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3年7月5日参考消息 第2版

    【新华社河内4日电】寮国战斗部队电台3日晚上奉命发表声明指出,富马亲王关于所谓老挝爱国战线党同意在万象举行会谈的说法,是不符合事实的。
    电台说,据西方通讯社报道,梭发那·富马亲王7月1日宣称,老挝爱国战线党的代表昭苏·冯萨在6月30日向他递交了苏发努冯亲王的一封信。这封信表示老挝爱国战线党同意继续在万象举行初步会谈。富马亲王还说,万象会谈可能代替查尔平原的初步接触。
    寮国战斗部队电台声明说,“梭发那·富马亲王的这番话可能是对苏发努冯亲王的信件错误理解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但这番话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
    电台说,苏发努冯亲王在由昭苏·冯萨交给梭发那·富马亲王的信里,完全没有提出老挝爱国战线党同意以万象作为举行双方会谈的筹备会议的地点。筹备会议仍然是根据双方已达成的协议在查尔平原举行,丝毫没有什么改变。老挝爱国战线党代表昭苏·冯萨和坎番·杜纳龙同中立派的代表在万象会晤,仅仅是为了讨论即将在查尔平原举行的筹备会议的安全措施问题。这次万象会晤决不能代替在查尔平原举行的筹备会议。


    【路透社伦敦3日电】国防部发言人说,已经发现“一些巴格达当地的共产党人”计划在星期五发动一次政变,办法是占据拉希德营的军事监狱和释放“被拘在那里的共产党官兵”。
    发言人说,一批穿制服的共产党人,佩戴着伪造的从中尉到上校级的肩章,打败了营房警卫,向监狱总部前进。
    【美联社大马士革4日电】伊拉克说,星期三在巴格达城外的一个军营中发生的战斗中,企图推翻政府的共产党军官俘掳了三名内阁部长和空军总司令,并把他们判处死刑。
    电台说,政府部队发现了叛乱分子准备广播的公报,宣布伊拉克成立了一个共产党政权,署名是“人民阵线革命司令部”。
    发言人说,公报还宣布伊拉克将退出拟议中的伊拉克、叙利亚和阿联的联盟。
    拉希德营也曾经充作在复兴社会党在2月8日革命中上台以后被捕的大约一千名共产党人和其他政治犯的监狱。
    电台说,叛乱分子俘掳了副总理,复兴党民政首脑萨迪,当时他同外交部长谢比卜和内政部长贾瓦德以及空军首脑提克里蒂驱车进入该营。
    它说,叛乱分子赶忙成立了一个法庭,把他们判处死刑,但是一营忠实的部队赶走了叛乱分子,把部长们释放了。
    发言人说,叛乱分子还准备下令逮捕政府人员,任命一位新的军事司令、一位新的军事总督和伊拉克陆军5个师的新首脑。
    电台说,“大多数的司令都是逃犯”,据猜测,这是意味着在2月大规模逮捕以后,共产党人仍然是自由的。
    它说,“但是他们都已被捕,并将得到应得的惩处。”
    电台说,叛乱分子原来准备在星期五暴动的,但是由于政府破获了这个阴谋,并且决定把据认为曾参加这次政变的共产党军官和平民从他们在拉希德营的组织调走,于是他们提早采取了行动。
    【合众国际社贝鲁特3日电】据从巴格达抵达这里的旅客说,在一次“共产党阴谋”显然被粉碎之后,今天在巴格达街道上闻到了枪声,增援部队被调往伊拉克首都各地的具有战略意义的地方。


    【新华社仰光4日电】据《卫报》今天报道,缅甸共产党表示它感到革命委员会关于举行和平谈判的建议中有某些点需要澄清,为此,它准备并且愿意派出一个代表团同当局讨论进行初步准备的问题。
    这是最近通过德钦哥都迈转交革命委员会的一封信中说的。德钦哥都迈昨天把这封信交给了革命委员会。
    缅共领袖还给了德钦哥都迈一封私人信,透露了他给革命委员会的信件内容。
    从这封信看来,缅共中央委员会对革命委员会和平谈判建议的态度如下:
    缅共认为,革命委员会为和谈而作的让步是由于革命委员会提出的大赦不能为地下力量所接受,德钦哥都迈、民族团结阵线和人民都起而要求举行面对面的谈判。但是缅共认为革命委员会并没有放弃通过大赦使地下力量投降。
    缅共认为,和平建议不仅是混乱的,而且可以作两种解释。一方面,看来好像地下力量如果同意举行和谈就必须接受大赦。另一方面,从和谈建议中看来,好像所以需要举行和谈,是因为地下力量拒绝接受大赦。
    缅共不会接受在大赦基础上的面对面的会谈。
    因此,缅共写信给革命委员会,以便使这些点得到澄清。
    缅共感到,不奠定谈判的基础是不能举行谈判的。在基础奠定之后,缅共和革命委员会才会得到时间来考虑需要谈判的问题。
    缅共不能接受革命委员会在谈判举行和谈时强制缅共投降。缅共也不能参加以缅共投降为基础的商谈。
    缅共主张以商谈政治问题作为和谈的基本事项。
    缅共信中提醒说,缅共在5月间给了革命委员会一封信,其中提出了四点。信中说,缅共将在这四点的基础上进行初步商谈的准备。
    信中最后表示:缅共不会放弃谈判的机会,并将为实现和平而努力。
    缅共希望知道,和谈是所有地下力量都将参加的,还是与不同组织分别举行的。缅共的意见是,所有地下武装组织都应该有代表参加与革命委员会举行的谈判。


    【本刊讯】英《每日电讯报》3日刊登了它的记者星期二从卡拉奇发回的一篇报道,题目是《巴基斯坦可能退出东南亚条约组织》,副题是《给印度武器》。全文如下:
    巴基斯坦对英国和美国扬言,除非在解决克什米尔争执前停止向印度提供武器援助,不然巴基斯坦将退出东南亚条约组织。巴基斯坦准备正式通知东南亚条约组织,它要退出。它现在在等待伦敦和华盛顿的答复。
    巴基斯坦外交部今天说,我们在考虑麦克米伦—肯尼迪的声明,这则声明说,要继续向印度提供武器。但是,官员们说,还没有作出退出东南亚条约组织的决定。官员们说:“如果有一天这样宣布的话,你也不要吃惊”。官员们说,巴基斯坦坚决认为,印度并不担心中国会再次进攻。


    【法新社阿尔及尔3日电】古巴财政部长格瓦拉今晚到达这里,代表他的国家参加阿尔及利亚独立一周年庆祝仪式。
    格瓦拉是从哈瓦那经布拉格和巴黎到达这里的,他穿着黄色军服、在机场受到阿尔及利亚总理本·贝拉、第一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布迈丁和第二副总理赛义德的欢迎。
    前往机场欢迎的还有阿尔及利亚的其他部长,各国外交人员,其中有人民中国大使和古巴大使塞尔格拉。


    【法新社华盛顿3日电】美洲国家组织理事会今天在14票赞成、4国弃权和智利反对下通过了决议草案,在草案中规定把一份关于拉丁美洲共产主义颠复的报告转给美洲各政府,并根据这项草案要求上述政府执行这个文件中包括的建议。
    弃权的国家是巴西、海地、委内瑞拉和墨西哥,智利代表在称这个文件是危险的、不适合的、违背该组织所遵循的宗旨的之后,投了反对票。
    这个文件是由美洲国家组织理事会的一个特别委员会起草的,这个委员会是根据埃斯特角外长会议成立的,由秘鲁、巴拿马、哥伦比亚、萨尔瓦多、美国、阿根廷、多米尼加共和国和危地马拉的代表组成。
    他们在最后表决以前进行了三个小时的激烈讨论。
    通过的决议宣称:美洲国家组织理事会决定把报告转给各成员国政府,要求它们遵照它们各国的宪法准则,以过去从未采取过的方法,执行报告中的各项建议。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3日电】美洲国家组织今天在辩论对抵制共产主义在拉丁美洲的渗透所采取的态度时意见不一。
    当委内瑞拉代表内尔松·伊米奥布对美洲国家组织特别委员会草拟的备忘录的若干部分表示反对时,在19个国家组成的理事会中出现了分歧。
    类似的、虽然是更强烈的反对意见可能是由目前同共产党古巴仍然保持着外交关系的巴西、智利和其他国家的政府的代表提出来的。


    【本刊讯】印尼《人民日报》2日在社论中说,苏加诺昨天在警察节庆祝集会上就消灭反革命所发表的演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他出国期间,一种非常明显的趋势表明,一些领导人士鼓励了反革命分子。此外,有些人抱有邪恶的打算,企图妨碍积极对反革命分子进行激烈斗争的左派人士。
    报纸说,苏加诺的演说已经向武装部队和人民指出了应当采取的具体步骤的方向,可以说,这篇演说指责了这些人的邪恶打算。
    《东星报》发表社论说,苏加诺总统的演说是重要的和必要的,对于企图妨害别人粉碎反革命的那些人来说,尤其是这样。这家报纸认为,在总统发表这篇演说以后,应当对那些反对纳沙贡和妨害加强革命团结的人采取行动。不能容忍反革命。
    《印度尼西亚新闻》昨天的社论说,如果不存在反革命行动,苏加诺总统就不可能说武装部队的任务是消灭反革命。
    印度尼西亚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之一韦多约昨天向安塔拉通讯社记者表示欢迎苏加诺在警察节发表的演说。韦多约说,这篇演说是非常正确和具体的,它表明,朋加诺接受了人民的看法和不安情绪,因为经验证明,在武装部队中仍然存在着对反革命和破坏革命现象采取的犹豫态度。韦多约说,这篇演说的内容指出反革命和破坏革命现象是存在的,这种现象不仅存在于政党和群众团体中,而且也存在于武装部队中,因此,我们认为,武装部队和政党的领导人应当对他们的反对革命成员采取行动。


    【合众国际社雅加达3日电】安塔拉通讯社星期二说,民族党主席沙斯特罗阿米佐约攻击政府的价格政策,认为它是违反印尼经济宣言的精神的。
    据安塔拉说,他在周末在万隆陆军参谋指挥学校讲话时说,经济宣言要求降低物价。
    他说,他认识到政府在如何制止通货膨胀方面所面临的问题。他说,“但是,政府所采取的方法恰恰相反……因此我不同意这个政策。”
    在东爪哇的伯苏基,11个团体的代表们上周在地方政府的前面示威,抗议提高价格。
    他们要求政府重新研究它的经济政策。
    【美联社雅加达3日电】据报道,东爪哇的文多禾梭和占碑发生反对政府经济条例的群众示威。
    官方的安塔拉通讯社说,文多禾梭有200名妇女、占碑有300名工人参加了示威,未闻发生暴力行动。
    安塔拉通讯社没有提示威者的政治倾向,但印度尼西亚的左派集团已经对包括提高公用事业价格的一些措施提出了强烈的异议。


    【本刊讯】印尼《新闻报》星期刊6月16日讯:
    印尼体育界认为阿德里安诺夫以“私人”身份来调解印尼同国际奥委会的争端是一种相当勇敢的行动。因为,鉴于苏联体育组织的状况,无论如何人们不能消除这样的印象:阿德里安诺夫的态度是反映莫斯科当权者的立场,从而这意味着苏联把威信寄托于阿德里安诺夫的成败。
    印尼体育界认为阿德里安诺夫的态度不令人感到惊异,因苏联对新兴力量运动会的态度早已表现了这种趋向。苏联到新兴力量运动会筹备会议召开之前三天才肯定要参加这个运动会。后来,在筹备会议上,到闭幕会议时苏联代表才第一次提到新兴力量运动会这个名称。
    这之前,当印尼宣布退出国际奥委会时,据可靠方面说,阿德里安诺夫曾写信给体育部长马拉迪。信的内容至今没有公布。但是,记者获悉,阿德里安诺夫在这封信中认为,印尼对国际奥委会采取强硬的态度不使苏联感到高兴,并且认为印尼的态度是非常“轻率”的。
    阿德里安诺夫能否获得成功,要看他在雅加达时对这个问题采取怎样的接触方式。
    不过,现在就可以想象到,任何人如认为新兴力量运动会问题只是同印尼不邀请以色列和台湾的事有关,那么,他的任务必将遭到失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