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2002年2月7日人民日报 第10版

第10版(党的建设周刊)
专栏:本期聚焦

  年关莫忘设“廉关”
本报记者 崔士鑫
  “廉不廉,看过年;洁不洁,看过节。”这句话不无道理。春节就要到来,在祥和喜庆的气氛中,却不可忽视腐败的阴影:部分人利用春节大搞“钱权交易”,行贿受贿,严重损害了党风,毒化了社会风气。
  因此,春节在即,有必要再次提醒:年关莫忘设“廉关”。
  “年关”也是“廉洁关”
  古有“年关”一说,指穷人过年如过关。而今春节不再是“年关”,然而对许多干部来说,“年关”仍是考验是否廉洁自律的“廉洁关”。近年来,有不少干部因经济问题而走上了犯罪道路,分析他们的犯罪轨迹,许多人贪污受贿的“初犯”和“高峰”都发生在春节期间。
  徐凤娟,广东徐闻县原县委书记。最初大肆受贿始于1991年春节,当时收了3万元“红包”她还有点惴惴不安。但此后便“虎口”大开。在徐闻工作4年,4个春节都在徐闻度过。倒不是因为她能与民同庆,而是不愿错过“发财”机会:1992年收了15万,1993年收了20万,1994年收了18万。有时春节送礼的人竟然排成了队,她的司机用电话调度指挥,以错开送礼时间。仅过春节一项她就敛财60多万。
  戚火贵,海南东方市原市委书记。初当“一把手”也就是他当上国有西流农场场长时,第一个春节就收受了几十个红包,总计5万多元。从此,不收礼他就感到手心发痒,而且官做大了,春节收的“红包”数目多得他自己也说不清。
  最近伏法的马向东,自从当上辽宁省沈阳市副市长后,收受下级干部的“红包”也是集中在各种节日,最多的是在春节,往往一个春节下来,就有数十万元人民币的“进账”。
  “年关”也是“廉洁关”,一点都不夸张。
礼尚往来
有“玄机”为什么春节腐败现象如此集中?除了少数贪官有意借机敛财外,更多人是由于节日期间意志薄弱、放松警惕,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便抓住了这种心理。
中国人讲究礼尚往来,逢年过节送点年礼已成传统习俗。许多平时对不正之风还有几分抵抗力的干部,这时也有“过节不要扫兴”的心态,思想上放松了反腐倡廉这根弦。有人认为礼尚往来,太较真了没意思;有的认为“一年忙到头,收这一次也没啥”;有人推阻再三,却顶不住进贡者“过年了,一点小意思”等甜言蜜语。于是不少人就抓住这一机会,从送特产到送礼品,从送礼品到送“红包”,档次越来越高,分量越来越重。只要收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一发而不可止。在一片“拜年祝福”声中,一批又一批干部就有可能被拉下水。
河南鹤壁市原市长朱振江,其堕落就是从逢年过节收礼品开始的。他在自白书中写道:“过年过节,自己收点同志们送的钱物,觉得好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朋友往来,人之常情嘛!”正是这样的“人之常情”,最后使他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因此,这些看似简单的“人之常情”背后,往往隐藏着送礼者种种不良的心机。一名行贿者事发后“总结”说:贿赂也是一门“科学”,贿前要认真思考,抓住“机遇”,春节就是一个“机遇”,要把握住这个“火候”,送礼的理由也要站得住脚……
如此费尽心机送礼、送“红包”,当然不会白送,其目的不外乎是为了从掌权者那里获取实惠,捞得往往是违纪违法的好处。这样一来,春节这个一片祥和的节日,就成了最易滋生和蔓延“权钱交易”的时节。
过好“转变作风年”
怎样防止这种现象?
  一是“早打招呼,少犯错误”。各级党政机关应尽早向所属干部打好招呼,纪检监察机关要主动出击,提出要求,先在思想上设一道“廉洁关”。要用活生生的反面事例教育干部,让他们绷紧节日反腐倡廉这根弦。二是确立制度、明确责任。要把这方面的行为规范要求和惩处量纪标准作出明确规定,并作为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责任制的重要内容,节前部署,节后检查。三是加强监督,群众参与。虽然一些人可以借拜年之名,掩盖行贿之实,但腐败现象总会有蛛丝马迹。谁来“拜年”、到谁家“拜年”、拿什么“拜年”,群众都心里有数。有的地方要求干部年后要如实填写节日期间上门“拜年”者的详细情况等的“节日期间廉洁自律情况汇报表”,并公开让群众监督,就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中央提出要把2002年作为“转变作风年”。一年之计在于春,怎样让广大干部过好“廉洁年”,理应成为今年反腐败的第一个重头戏。因此,过年莫忘设“廉关”,“转变作风年”不妨从怎样过好“廉洁年”抓起。


第10版(党的建设周刊)
专栏:剖析与思考

  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原县委书记王绪刚谈“一把手”如何带头倡新风——
“不收拜年礼从我做起”
天鹰
怕过年对联拒礼(王绪刚1995年调任陕西省蒲城县县长后发现,这里兴盛送礼,特别是向领导干部送礼成风,春节尤甚。蒲城富裕,礼也送得“狠”。)
我对这种风气看不惯,当年春节便与政府班子研究,过年期间不准接受年礼,对拜年者不开门。年前一个晚上,我家门铃响个不停,我从窗户看到楼前站了一片人,越发不敢开门。恰巧一个外地旧友来看我,我只好开门迎接,结果呼拉拉跟着拥进来一群拜年者,都是手下的干部,吃的用的瞬间放了一地,搞得我措手不及。回头一算账,惊出一身汗。如果把门敞开,至少全县一二百正科级干部都要来,就说每人只送两瓶酒,两条烟,加在一起价值一二十万元呀!
第二年我当上了县委书记,心知送礼还会升级,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出门躲礼。大年三十一下班,我就写了一副对联贴在门上,上联是:不收拜年礼从我做起;下联是:不送贺岁物请你带头。横批:同倡新风。随后带着老婆孩子到兰州的亲戚家过年去了。
随后的两个春节,我都是带着家人出门走亲戚。外出过年躲大礼,躲得手下的干部不敢再送了,也躲得其他领导干部不敢收了,许多干部了解我是一个不收礼的县委书记,我的心里踏实了许多。但是压力也很大,不少人说我没人情味,还有人说我假正经。说句心里话,廉政老百姓最关心,党也迫切想解决,但在基层,解决这个问题的每一个具体的哪怕是很小一件事,都会遇到很大的压力。
(记者了解到,王绪刚躲年礼在蒲城已传开。群众说,这样的书记才像个共产党干部的样子。而一些干部也对记者说:清水不养鱼,这样的书记不会团结人,干不出啥大事来。)
十七万退出风波
(1999年11月的一天,王绪刚到陕西宝鸡地区出差,途中发生车祸住院,这期间100多名蒲城的干部群众到医院看望,除了一些鲜花、礼品外,王绪刚还收到了不少现金。)
这次车祸让我昏迷了几天,住了一个多月医院。前来看望的人有农民群众也有干部,送钱的不少,当然都是县里的干部,少则三五百,多则三五千,总共17万元。有的将钱塞在枕头下或压在褥子底下扭身就走。我躺在床上不能动,只好让陪护的家人将这些钱一一登记了名字。
出院后上班的第一天,我就把送我钱的人分别叫到办公室,逐一将钱退给本人。
在紧接着召开的干部会上我就此事公开说:“我不认为你们是行贿。如果送的是自己的钱,请拿回去交给老婆,如果是公家的钱,请你们立即交到财务入账。我没有别的想法,只是希望共产党的江山千秋万代。”当时会场一片掌声,我自己都被感动了。
但随后发生的事却大出我的意料。各种非议扑面而来。有的说我不给人面子,把蒲城的干部都疏远了;有的说这是为了沽名钓誉;更荒唐的说法是,你这么做,其他领导还敢不敢生病住院。这件事后来传得越来越离谱,甚至传言说我收了200万、400万,退的只是个零头。
虽然有一些负面影响,有一些不同的说法,甚至个别人此后见了我,明显表露出不屑的神态。但是我想,我们搞廉政,不能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否则怎么能做好反腐败工作?
对腐败决不认同
现在有个很荒诞的现象,说起腐败人人痛恨,包括腐败者本身也从内心反感,但对腐败行为却又有人认同。腐败成了“正常”的,不腐败反倒“不正常”了,一些不愿意送礼的人也被逼得不得不送。我拒礼、退钱遭遇的尴尬,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做了在一些人看来“不正常”的正常事。
我在蒲城县这几年,退礼退钱是常有的事,我想尽可能先管好自己。这个办法在局部产生了效果,不管有什么说法,至少蒲城现在的“送”风被刹了许多。在社会监督机制还不完善的情况下,权力集中也能为反腐败提供有利条件。我给你说句实话,买官者进不了“一把手”家的门,进其他人的门意思就不大了。如果各级党委、政府和各个部门的“一把手”,都能用坚强的党性扛过这一关,滋生腐败的土壤就会大大减少。
(记者了解到,王绪刚现已被调任渭南市临渭区区委书记,同时任渭南市委常委。蒲城县又有一个新说法:王绪刚是个笨人,用的是笨办法,吃了笨亏,又沾了笨便宜。更有一些干部向记者感慨:看来不送礼、不跑官也能升官。)


第10版(党的建设周刊)
专栏:

  鄂州大力查处收送“红包”
本报讯 记者罗盘报道:近日,湖北鄂州市对市水利局系统少数单位和个人在1999年至2001年春节期间大肆赠送、收受“红包”问题进行查处。该局下属3个单位在3个春节期间,给局原领导班子成员和机关干部共56人赠送“红包”计款15万余元。鄂州市纪委、监察局决定,将个人收受的“红包”全部收缴财政,对水利局原局长胡发平、副局长吴国洪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另有17人受到相应党纪政纪处分。


第10版(党的建设周刊)
专栏:

  瑞金岁末加强廉政教育
本报讯 春节将至,江西瑞金市针对以往节日期间请客送礼多等“年关综合征”,专门下发文件,再次重申节日期间不准公款请客送礼、不准领导干部接受任何名义的吃请、馈赠和休闲娱乐活动等“十不准”和“戒酒令”等“六禁令”。市纪委还以案说纪,通过召开千人廉政大会、评比“廉内助”等活动,加强年关廉洁教育。 (苏春生 赖雨亭)


第10版(党的建设周刊)
专栏:

  扬州节日严防“红包风”
本报讯 江苏省扬州市近日向社会通报严防各级党政干部节日收受“红包”的措施:严禁节日期间赠送和收受“红包”;严禁使用代币券(卡)等。同时,向全市所有县处级干部及其家属寄一份廉政贺卡,以作提醒;组织市直部门主要负责人接受电视采访,对抵制“红包”作公开承诺;并组织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近百人,进行明察暗访。(陈荣坤 陈立军)


第10版(党的建设周刊)
专栏:

  热心读者 寄语周刊
《党的建设》周刊创刊,得到了广大读者的热烈欢迎。创刊不久我们就收到了许多读者的来信和电子邮件。不少读者在信件或邮件中,除了对周刊的创办表示祝贺,还提出了很有见地的期望和意见。一些读者同时提交了党建方面的有分量的稿件。
河南郑州市75岁的离休干部曹一凡,离休前是河南省委党史研究室副研究员。他来信说:我是半个多世纪以来《人民日报》的老读者,看到贵报开辟《党的建设》周刊的消息后,感到非常鼓舞。他随信寄来了近日创作的《“三个代表”“八个坚持”歌》,宣传江泽民总书记“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党的十五届六中全会精神。
湖南吉首市委组织部刘柱石来信说:《党的建设》周刊创刊,是我们党务工作者的福音。看到周刊设有“党政干部论坛”的栏目,他专门撰写了《作风连着民心》的文章。
江苏高淳县共产党员陈珂华说:我是来自最基层的党员。看到人民日报创办了《党的建设》周刊,感到非常高兴。近年来,党建工作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新经验,基层党组织和广大党员也遇到了许多实际问题,需要党报排忧解难。陈珂华针对基层党员出现“老龄化”,不少老党员难以正常参加党组织活动的问题,提出了建立“荣誉党员”制度的建议。
福建光泽县老党员董兆训有集报的爱好,他建议周刊的栏目应当便于剪贴,以方便许多想收集党建宣传资料的同志……读者一封封热情洋溢的来信,我们感到兴奋,也感到了压力。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决心快马加鞭,把周刊办得更好。在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之际,我们衷心感谢广大读者对周刊的支持,衷心祝愿周刊的读者节日快乐!


第10版(党的建设周刊)
专栏:党建纵横

  湖北武汉3509工厂青少部利用凭吊革命历史遗迹、开展党的知识竞赛等形式的宣教活动,培养青年党员以及中小学生立志爱党、颂党、跟党走的坚定信念。图为小学生们聆听老师讲解党旗知识。 虞炬摄


第10版(党的建设周刊)
专栏:风采瞬间

  党的温暖到家门
1月5日,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委、区政府将13台满载着党和政府关怀之情的大彩电送到了革命老区一顷坡村群众手中。
一顷坡村是抗战时期中共稷麓县委、县政府所在地。由于山峦沟壑阻隔,电力不通,吃水困难。在“三个代表”学教活动中,区电力、水利部门投资26万元上电引水,使村里的煤油灯、挑水担“下了岗”。更使老区群众想不到的是,政府又为他们一家送来一台大彩电,丰富他们精神文化生活。
这一天,艳阳高照,老区群众提着满篮子的水果像战争年代拥军那样,往干部的口袋里一塞再塞。有位叫吕文胜的群众接到彩电后高呼:“社会主义好!共产党万岁!”
图①:感谢亲人共产党,送上红苹果尝一尝。图②:一家一台,谁都不少。图③:全村沸腾了。
杨建斌 李致峰 任志坚摄影报道


第10版(党的建设周刊)
专栏:有感而发

也说“盛情难却”
士心
“盛情难却”——不少贪官被查处后,谈到滑向犯罪的“第一次”,常用到这个字眼。
这话似乎有道理。中国人很讲究情面,俗话说:“当官不打送礼的”。人家“好心好意”地送钱、送物给你,你反而要板起面孔、逐出门去,甚至要在公开场合点名批评,未免太不近人情。但这“盛情”中的“情”字要仔细分析。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许多把为官掌权者拉下水的人,起初与这官员不过是萍水相逢,为什么会有那样深的感情,甚至像广西交通厅“一把手”褚之田一样,过年给成克杰行“跪拜礼”,临走不忘留下1万元“孝敬钱”,比对自己的亲爹还亲!假如成克杰不是手中有权,褚之田还会有此媚态吗?因此,那些对领导干部一片“盛情”的人,不过是冲着权力而来,根本不是什么真情,却之有何不恭?
即使认为这种情也是情,那也拗不过一个“理”字。权力虽然常常由具体的人来行使,但权力本身是人民赋予的。利用人民赋予的权力,个人接受冲着权力而来的“盛情”,显然是“合情不合理”。更不能像哈尔滨市原常务副市长朱胜文那样,把“权钱交易”中收的“红包”,心安理得地称之为“我的灰色收入”,讲起了歪理。
即使认为这种歪理也是理,那也拗不过一个“纪”字、一个“法”字。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遵纪守法是义务。党纪昭昭,法条凿凿,对党员干部是限制,也是保护。一项调查表明,最后因受贿被惩处的干部,有70%是从节日收受礼品开始的。虽然你认为你只不过是“盛情难却”,但党纪不讲情面,法律不听“歪理”,不管有什么理由,只要违纪违法直至犯罪,就要按纪查处,依法查办,最后恐怕也会“法网”难却,悔之晚矣。
因此,以“盛情难却”为借口,未出事时为自己寻求心理平衡,出事后为自己开脱,不是“矫情”,就是糊涂。必须从节日慎收礼物这样的小事做起,才会防微杜渐,避免重蹈覆辙。


第10版(党的建设周刊)
专栏:党建纵横

  武乡电业局实施“堡垒工程”治“软”治“散”
本报讯 山西武乡县电业局针对受行业垄断思想影响,党员表现出“软、散、懒”、缺乏改革竞争意识等现象,以加强党支部战斗堡垒为目标,实施“堡垒工程”,取得可喜成绩。
他们以“三个代表”思想教育为主要内容,开展了以党风廉政建设为主要内容的作风整顿;开展以“一名党员一面旗”、“党员身边无违纪”等为主要内容的创先争优活动。在两网改造等重大工程中,实行党员挂牌上岗制度,并结合党员目标化管理,给完成任务良好的党员挂小红旗,完不成者挂小黄旗,从而激发了党员的荣誉感、使命感和责任感。
实施“堡垒工程”一年来,该局先后有十余名职工向党组织递交入党申请书,局风局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去年该局被评为全县“红旗党支部”。 (杨长青)


第10版(党的建设周刊)
专栏:党建纵横

  郑铁分局政工人员不再“孤军奋战”
本报讯 郑州铁路分局针对思想政治工作被动、政工人员“孤军奋战”和行政干部甘当“外围部队”的思想,把思想政治工作纳入企业管理、纳入干部政绩考核,建立分工科学、权责明确的领导机制和工作格局,制定了《思想政治工作“两个纳入”实施办法》等操作性强的文件,形成了“党委统一领导,党政共同负责,党政工团齐抓共管,以专职政工人员为主,各级干部负有责任,职工群众广泛参与,纳入企业管理”思想政治工作管理体制。(李大勇 李学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