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2001年3月30日人民日报 第9版

第9版(假日生活周刊)
专栏:

  鲜花旅游火爆川西平原
  李金元
  从2月下旬以来,以赏花、踏青为特征的鲜花旅游在川西平原的成都、德阳、绵阳等数十个县、市火爆起来。
  百余万亩油菜花开得遍地金黄,每天都有数十万群众奔向田野赏花看景。进入3月份,蒲江、什邡、新津、邛崃、龙泉驿站等县、区成规模的桃花、梨花进入了盛花期,喜欢赏花的人们更是迎着春风,或自驾车、或搭乘公共汽车前往景区赏花。
  近几天,随着龙泉桃花开得日益艳丽,龙泉踏青赏花也进入高潮,景区500多家“农家乐”天天爆满,到龙泉观赏桃花的游客每天都在10万人次以上,多则达到20多万人次。


第9版(假日生活周刊)
专栏:生活资讯

  新型家用车将在京同台亮相
  第七届北京国际博览会将于4月3日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开幕,记者从组委会获悉,本届展会的新亮点是国展三号馆的家用汽车馆,将有12个品牌、近20个型号的30多辆新型家用车与观众见面。它们是赛欧、夏利2000、长安羚羊、长安奥拓、帕萨特B5、桑塔纳俊杰、奇瑞、吉利、美日、英格尔、优尼柯和海南马自达。参展车辆大多是国内近期下线的新款,价位一般在10万元左右,其中人们期待已久的“赛欧”轿车将首次亮相车展。组委会将组织各参展商在现场轮流进行专场演讲,直接与观众交流。(雯子)


第9版(假日生活周刊)
专栏:生活资讯

  黛安芬在华展演“梦醉霓裳桥”
优雅的模特、三维的图像、前卫的音乐、华丽的羽毛、漂亮的蕾丝花边……黛安芬“梦醉霓裳桥”大型内衣展演,将自4月7日起由北京开始,在全国30个主要大中城市巡回演出。这是黛安芬在全球举行的最大规模的展示活动,每一位黛安芬中国用户都有机会到场观看。据了解,该公司进入中国市场10年来,为国内女性设计了多款舒适合体而美观的内衣,受到欢迎。
  (嘉陵)


第9版(假日生活周刊)
专栏:消费视窗

  大到买电脑赠VCD机,买空调赠微波炉;小到买洗面奶赠润手霜,甚至买管牙膏也会赠个牙刷,商家如此“大方”让不少消费者有点心痒——
消费赠品能打动你吗
  文雪梅
  是馅饼还是陷阱?
  春节过后,郑女士在北京城乡购物中心的手机专柜购买了一部新款诺基亚手机,获得了一台果蔬榨汁机,可是这台塑料质地的榨汁机用了没几天就坏了。在要求调换时她遭到了商场的拒绝,商场的理由很简单,赠品不同于正式消费品,既然是白送,出了问题消费者也就没什么实质损失,商场自然无须负责。郑女士有理说不出,只是发誓以后不再相信商家抛出的“馅饼”了。
  在北京的许多超市,人们常常可以看到化妆品“买一送三”的广告,买28元一支的新品牌洗面奶可获赠同样的三支,也就是说,每支才7元钱,而且从质量、包装上看怎么都值十几块钱。刘小姐毫不犹豫地买了一套。促销过后她才得知,这种洗面奶原价不过8元钱,顾客实际得到的只是每支1元的让利。她连呼上当,后悔不该一下买那么多。
  李先生在某商场买西装送羊毛衫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目前市场价800元的西服套装比夏天淡季已上涨近200元,而所送的羊毛衫一般都是100元左右的低档货。一位商业人士坦言:商家的赠品很多属滞销产品,产品积压对库存和资金流动都有很大影响,而如果将它作为新上市产品的赠品附带销售掉,既能赢利又可以加速资金回笼,可谓一举两得。
  看来,要天上掉馅饼还真难,这“馅饼”和“陷阱”的差别也就那么一点点。
  算盘不该这么打
  不可否认,一些商家在促销中确实让消费者得到了一些实惠,但是有些商家爱在赠品问题上做文章、打小算盘,缺乏必要的灵活性。
  在报社工作的王女士提起消费赠品不无感触,她曾在北京国华商场看中了一条200多元钱的长裙,但同时赠送的一件衬衫却让她左右为难,那件衬衫样式陈旧老气,质地也不合意,而折价单买这条裙子吧,售货员又不同意。于是,王女士索性连那条裙子也不要了,因为那样的衬衫拿回家也只能压箱底。结果,一件搭顺风车的衬衫搅了一桩挺好的生意。
  对于消费赠品,现在消费者多以一颗平常心来看待。近日记者从一些商场的营业员处了解到,只要是质量过硬,价格公道的好商品,顾客都会爽快地买下来,即使没有赠品,商品也照样好销。而对商家大加渲染的“买一赠一”、“大礼包”,消费者也不再盲听、盲信了。毕竟,赠品不能在商品销售中唱主角。在城乡购物中心记者看到,虽然很多品牌的热水器都有赠品或折价之类的优惠,但家住昌平的荆先生还是选择了一台不带赠品的丹普热水器,不为别的,就为用着放心。
  赛特购物中心的公关经理鲍小姐告诉记者,对于赠品消费,赛特有自己的理念,认为利用赠品从消费者身上抠利润的做法会影响公司的信誉。因此,赛特从进货这道程序开始就严把质量关,即使出现问题也会先行赔付,争取让每个消费者都满意而归。
  最终吃亏的是谁?
  对于赠品质量问题,曾协助过中消协开展工作的北京当代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克义说,赠品与正式消费品不可分割,都要受到《消法》的保护,商家将两者区别对待的做法是错误的。《民法通则》规定,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在符合所附条件时生效。而在赠品消费中,消费者与商家构成了一种附条件买卖合同关系,因此,赠品消费仍是买卖行为,而非赠送行为。商家应对其经营行为后果承担法律义务,如果商品存在质量问题,消费者有权依照法律规定,要求销售者承担“包修、包换、包退”的法律义务。因此,商家以伪劣商品做赠品,诱导消费者的行为是法律所不允许的,久而久之,还会弄巧成拙,不仅损害了自家的信誉,还寒了消费者的心,这样最终吃亏的就是商家了。
  (压题照片为本报记者徐烨摄)(附图片)


第9版(假日生活周刊)
专栏:周末闲话

  暗折机票“黑”了谁
百合
近日出差去上海,闲下来时与两位上海的老同学相聚聊天。一位同学关切地询问离沪的机票是否已买好,他可以帮忙买到打折机票。笔者连忙谢了他的好意,说此次来沪一行好几人,有人负责买票,又有公家报销,等下次自费旅游时再请他帮忙买票吧。不想这位同学却说,正是有公家报销,买这种打折机票才更合适,因为有钱“赚”。
  只知道买打折机票能省钱,却没听说过还能赚钱,真有这样的好事吗?见我一脸不解的样子,这位同学细细道出原委。原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些航空公司推出了一种所谓的暗折机票,这种机票在购买时可以打六折甚至更低的折扣,但机票的票面上却是不打折的价格。这样,买票时只付六折的钱而报销时则可以报100%的全价,岂不是有40%的“赚头”落到个人腰包吗?当然,这种暗折机票与真正不打折机票也有些区别,不打折的机票票面上是红色字体,暗折机票则是蓝黑色字体,并在签注一栏写着英文“ONLY”,意思是只能乘这一班,不得签转。但这些区别一般人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即便是看出来了恐怕也不影响报销,因为毕竟机票价格清清楚楚地写着,单位的会计纵有天大本事也无法“看”出这张票究竟花了多少钱。
  从北京到上海一张单程机票票价在1000元左右,如果往返都买这样的机票并报销的话,一个人赚上七八百元钱不在话下。看来这黑色的暗折机票还真够“黑”的,神不知鬼不觉就让“公家”当了“冤大头”。据说,这种暗折机票不仅上海有,深圳等其他一些城市也有,只不过并不是所有的机票代理点都出售。出售这种机票的代理点往往采取电话订票方式,虽然多少让人感到有些“神秘”,但机票的真实性却不容置疑,因为持有这种机票的人都顺利地登上了飞机。
  目前,国内民航乘客中自费的是少数,大多数都是因公乘机,机票单位给报销。暗折机票有着明显的漏洞和弊端,既增加了“公家”的负担,更助长了社会的腐败风气。同时,暗折机票的存在,也表明机票有着相当大的降价空间,单靠行政命令一律禁止机票打折在市场上是行不通的。与其让机票打折偷偷摸摸地进行“暗箱”操作,成为不正当得利的“帮凶”,不如允许机票明折明扣销售,合理合法地让消费者得到实惠。
  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整顿市场经济秩序,机票暗折也是一种破坏市场经济秩序的行为。机票打折应该还其公开透明的本来面目,不能再这样“黑”下去了。


第9版(假日生活周刊)
专栏:市说新语

  蒙娜丽莎“近视”了?
骆旭冰
  最近,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的艺术人物——蒙娜丽莎成了广告名人:某报上,一家公司给这位名人戴上了眼镜,为的是使电脑视保屏广告显得更动人些;另一家权威媒体利用美人羞赧了脸的神情反衬一位影星窈窕的身段,以此说明一种减肥品的威力可以沟通相隔好几个世纪的女人的心;还有一种化妆品,它那神奇的功效使蒙娜丽莎的脸“更白”了。
  广告创意追新求异当然是件好事。80年代的“省优部优”被实践证实,由于缺乏新意,没能较好地与消费者沟通,从而埋没了产品的个性,也没有收到多少宣传效果。到如今,仅仅广而告之已经不难——难的是过目不忘,印象深刻,为达到这个目标,广告商制作广告可谓是花样翻新,奇招迭出。所以,借古典艺术名人替产品做秀的手法创意新奇,本无可厚非。然而,这当中却有一个如何对待商业广告中经典艺术作品原型的问题。一个自认为很好的创意,如果没有从保持作品内涵的角度出发,就会违背消费者普遍的审美标准和欣赏习惯,就会大大降低创意的效果,甚至与广告的初衷相悖。越希望消费者在意,就越应关注消费者所在意之处——如蒙娜丽莎的遭遇一般,历史名人都被用来制造噱头,哪里能给人留下美好印象?也许只有对产品的恶感了。虽然广告属于经济行为,但如今已与艺术须臾难分,凡是意美情挚的广告,市场已证实的确能获得良好的回报。而那些以畸形的艺术形式走哗众取宠之路的媚俗广告,最终将令消费者产生对企业整体文化低劣的感觉,阻碍企业产品市场的发展。所以,宣传保护视力的产品不见得非要逼蒙娜丽莎假装近视。


第9版(假日生活周刊)
专栏:

  “索道风波”过后再看泰山
  本报记者 宋光茂
  泰山索道扩建曾引起众多非议,新闻媒体一度炒得沸沸扬扬。在索道风波过后,记者再访泰山,但见新索道已投入使用,从中天门到南天门的运客能力由300人/小时增加到1800人/小时,1983年建成的我国第一条客运索道,现已成为我国当前运力最大的登山索道。
  时任泰安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的李洪峰(新任泰安市委副书记)向记者澄清两个事实:一是在索道风波中,有的新闻媒体说扩建工程没经过国家建设部门批准,这是有些媒体记者不了解真实情况。事实是,泰安市的扩建报告得到了国家建设部的批复。二是一些新闻媒体只讲一面之词,而不反映同意建设索道的专家的意见。事实是,同意的专家比反对的专家更多。
  泰安旅游管理部门还向记者介绍,跨入新世纪,泰山不仅有了大运力索道,游客还多了一项新选择:坐直升机游泰山。伴随着泰山运能的提高,泰山的各主要旅游景区也发生了一些新变化。
  在天街,新建的一批IC卡电话亭已投入使用,这改变了游人在泰山上无法与家人、客朋联系的历史,手机、寻呼机在泰山上失灵的遗憾得到了弥补;在岱顶步游街,新修的6公里小环线把日观峰、拱北石、玉皇顶等著名景点像项链一样串了起来,游客登顶后可不再走回头路,岱顶的游览面积由0.6平方公里拓展为1.8平方公里;在南天门景区,4040级盘山路已经整修一新,游人在艰难的步履中更能领略到泰山的雄伟;在登山的4条主要路径上,沿途整修或者恢复了150多个单体项目,冯玉祥墓、黑龙潭、竹林寺等一批著名的景点和文物面貌一新,给游人一路登攀一路景的感受;在泰山脚下,岱庙游览区已成为泰山文化的“展览馆”,泰山作为一座文化山,在这里可以一览无余。
  泰山上最耐人寻味的变化莫过于厕所。在去年“五一”长假的旅游高峰期间,泰安市委书记收到了一封韩国老华侨的来信。信中批评说,泰山作为一处国际观光景区,原始厕所很不卫生,给外国客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泰安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视这一批评来信,遂把厕所整治列为泰山的窗口工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在盘山路上下、在天街两侧,49处融景点与实用于一体的高标准水冲厕所建成了,每间厕所投资超过20万元。泰安市旅游局的负责同志介绍说,泰山“厕所革命”带来的不仅是“方便”,还有包括厕所文明在内的城市文化与古老的泰山文化相映成辉的效果。
  “营造大泰山,开拓大市场,构筑大产业,发展大旅游”。泰安市现又制定了新的保护和开发利用泰山的方针,并把泰山旅游提升为全市经济的支柱产业。孔夫子2500年前“登泰山而小天下”;今天我们既可以登泰山,也可以乘索道游泰山,减少登山之苦、之累;明天还会有怎样的变化呢?泰安人启发记者这样看待索道扩建问题。


第9版(假日生活周刊)
专栏:

  广州排队现象为何又多起来
  新华社记者 顾万明
  排队现象是过去商品匮乏时期常有的现象。改革开放以来,商品多了,服务效率高了,排队现象也少了。但近来,广州有些市民反映:在一些行业中排队现象又多起来了。
  在广州天河一家银行,储户反映在这里存取钱,一次竟要排队超过一个小时。有一次,一位储户来这里办理业务,本以为半小时足可以搞妥,结果排队一个多小时才办理完,他对如此慢的服务效率十分不满意。
  记者记得几年前不少银行曾搞过“服务超时赔偿”制度,在柜台上放了计时器,银行营业员开始办理业务时,储户按下开关,计时器开始计时,一次服务超过3分钟,银行就赔偿几元钱。但近来记者在广州走了多家银行,发现再也找不到这种计时器了,也没有了“服务超时赔偿”的做法。有储户反映,银行早就不再实行这项制度了,服务效率比过去差了,排队等候的时间也长了。
  市民反映,排队现象主要是服务质量下降、效率不高造成的,有的服务人员上班打私人电话,有的闲聊,还有的则是业务不熟练,点钞、计算、开票速度太慢。过去各行业曾培训出不少能手、快手,有点钞能手、抓药快手,现在则很少有行业这样做了。银行、邮局、医院、电信营业所、水电收费站,要排的队还真不少,太耽误事了。市民认为,现在应再次呼吁提高服务质量和服务效率,各行各业应提倡培养能手、快手,否则不能适应人们工作、生活的需要,也与快节奏的时代不相适应。


第9版(假日生活周刊)
专栏:

  科技旅游热起来
  如今,以开阔视野、提高素质为目的的科技旅游渐渐成为人们假日休闲新热点。3月24日,国家气象局举办了一年一次的“气象开放日”,免费向社会开放。当天,数千市民在国家气象中心的会商室、演播厅参观游览(如左、下图)。庞铮铮摄


第9版(假日生活周刊)
专栏:消费信箱

逛超市的尴尬编辑同志:
前些日,笔者路过一超市时,想进去买罐饮料,便让同行的朋友在门口等。一进门,服务员告诉我饮料在一楼。我走到一楼入口时,一楼不让进,说必须上二楼再下到一楼。我摸不着头脑,事后才明白,多数去一楼的人是通过电梯上到二楼,然后绕过二楼的大半圈,再顺着步行梯折返到一楼。人很拥挤,不能走快。于是,乘慢悠悠的电梯上楼,跟在人群后浏览完二楼的商品,最后才到了一楼。我想,商场是否别有用意,要让购买一楼商品的人顺便买二楼的东西,以增加营业额?
  到一楼后,我好不容易凑到饮料区,也来不及挑选或查看生产日期、品牌,拿起一罐饮料就往外走。可一楼仅有的几个出口也被二楼、三楼下来的顾客所占,又得排队、掏钱、结账。出门时,一看表,时间已过去了40分钟。若在小店,像上面买罐饮料的事用不了一两分钟。当然,办超市是现代商业的大趋势,无可厚非,如若在布局上为消费者设想得周到一些,方便一些,岂不更好?
  铁道部读者 赵志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