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2000年9月6日人民日报 第11版

第11版(法律与生活)
专栏:

  不是不愿回家,也不是愿意留下,万般无奈啊……
  被拐妇女,为什么不回家?
  本报记者 吴 兢
  在广西玉林市博白县英桥镇公安派出所里,记者见到了刚刚被警方解救回来的阿兰。她胡乱地套着一身粉色的衣衫,显得又瘦又小、可怜巴巴。
  在遭到人贩子拐卖了3次之后,今年刚刚24岁的阿兰自认为已经“很老了!”她不想回家。她说:“回家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的嫁人生子。我认了。”
  本以为,被拐卖的妇女在被解救之后,一定如自由小鸟般欢天喜地地飞回家。然而,作为一名采访“打拐”专项斗争的记者,一路采访,一路却留下了深深的困惑:被拐卖的妇女在被解救之后,尽管对解救她们的警方、对解救她们的人民政府心存感激,但是,她们却没有选择回家……相反,她们中的绝大多数选择了留下。在福建、广西等省区的一些地方,被解救妇女选择留下的比例高达90%。
  为什么这些被拐妇女在重获自由之后,却不回家呢?为什么她们会选择人贩子和买主强加给她们的生活呢?答案是:
  不是不愿回家,也不是愿意留下,万般无奈啊……
  “被卖两次后,我还有什么可说的?现在这样就不错了。”
  本文开头所提及的阿兰的故事,是记者采访中非常特殊的一例。
  4年前,20岁的桂林姑娘阿兰拥有挡不住的美丽青春。一天,急于寻找一份工作的阿兰碰上了一个“热心人”。这个“热心人”声称可以介绍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给阿兰,但这份好工作在广东。
  当阿兰随“热心人”来到了广东和广西交界处一个偏僻的农村后,就稀里糊涂地成了当地一个农民的“老婆”,甚至不知道自己已被卖掉。那个男子年龄大得几乎可以做阿兰的父亲。
  一次一次逃跑未遂,阿兰绝望了!她狠心用小刀向自己的手腕割去……至今,在阿兰的左手腕上,还爬着一条淡淡的“蚯蚓”。
  阿兰的自杀,终于让买主害怕了。也许是怕事情闹大;也许是怕阿兰死了,买阿兰的钱就白花了,买主一家同意将阿兰安置到隔壁的邻居家里养伤。伤快养好时,阿兰终于寻到了逃跑的机会,逃出了村子。
  不幸的是,在阿兰逃回家的途中,她再次遇到了人贩子。这一次,人贩子强奸了阿兰,并强迫阿兰跟他住了近一年的时间。在玩腻了之后,他转手将阿兰卖给了当地的一个青年农民。也许是稍许的良心发现,他在卖掉阿兰之前,让阿兰自己看了那个青年。所以,单纯的阿兰至今不承认自己的第三次被拐卖。
  警方解救阿兰时,阿兰一个人在家。她的“老公”出外打工去了。如果她愿意逃跑,有的是机会。然而,她没有逃,她乖乖地留在了家里。
  对自己,阿兰认命了:“被卖两次后,我还有什么可说的?现在这样就不错了。”但对人贩子,阿兰恨极了!她说:“如果让我再遇上他们,我一定把他们撕得粉碎。”
  “反正回去还会被人笑话,恐怕也嫁不出去了……”
  湖南省株洲市的小罗,从家乡来到福建福州市打工。初到异乡,小罗非常想家。所以,当一个口操乡音的老乡出现时,她觉得非常非常地亲切。然而,就是这个让她很信任的老乡,却趁机将她拐卖到了闽侯县大湖乡一个农民家里。年纪轻轻的小罗就这样“嫁”给了已经38岁的“老公”。
  半年之后,一个外乡的木匠到家里做家具。小罗偷偷用木炭写了张求救的字条交给了他。好心的外乡人没有辜负小罗的重托,将字条寄给了闽侯县妇联。收到小罗的求救,妇联与公安很快便联手救出了小罗。
  3天后,远在湖南的小罗父母卖掉了家里仅有的两头耕牛,立即坐火车赶到了闽侯县。没有想到,女儿却不见了!几经寻找,原来,小罗又重新回到了“老公”家中……
  面对千里迢迢赶来的父母,小罗泪流满面:“阿爸阿妈,对不起了!就让女儿留在这里吧。他待我还算好,我就认命了吧。反正回去还会被人笑话,恐怕也嫁不出去了。日子更不好过……”
  罗父罗母抱着女儿哭成一团。可是,女儿已经认命了,他们劝也没有用。罗父罗母流着泪走了。
  所谓的“认命”二字,是选择留下的被拐妇女说得最多的
  “我好想我的爸爸妈妈啊!可是,回父母家,这边的孩子怎么办?我还是认命吧。”被拐卖到福建寿宁县的云南姑娘小花左右为难;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回家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地要嫁人。也许回去连嫁都嫁不出去了……”被拐卖的柳州姑娘小云今年才21岁,竟也如此悲观;
  “回家之后,我就能过得比现在好吗?也许连这样的日子都过不上,还让我的家里人丢尽了脸。”被拐卖的贵州女子小敏对自己的未来没有信心……
  在那些选择留下的被拐卖的妇女中,也有少数人是因为当地的生活比自己父母家里过得好。但是,这只是极少数被拐妇女留下的原因,绝大多数选择留下的妇女都是因为“认命”。这“认命”,来自被拐卖的痛苦经历留在她们内心深处的阴影,也来自她们自身不高的素质和愚昧无知。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被拐妇女既然不愿意回家,还花大力气解救她们干什么?这是完全不正确的。因为,不管怎么样,从警方解救她们的那一刻起,这些被拐妇女的人生便翻开了全新的一页,无论她们选择了回家、还是留下。就算是留下,也是以新的身份拥有完全人格地留下来。
  无论这些被拐妇女在被解救之后选择了回家、还是留下,我们都真诚地希望她们周围的人对她们多一份理解,我们都真心地祝福她们开始拥有自我,拥有真正幸福的人生。
  前不久,山西大同铁路公安处大同火车站派出所民警将被拐女青年小贺成功解救。 韩兴旺摄(附图片)


第11版(法律与生活)
专栏:

  打拐沉思录
  任晓刚
  编者按:历时3个月的打拐专项斗争已经结束了。一批被拐妇女重获新生,一批被拐儿童回到了亲人身边,一批人贩子受到了法律的严惩……我们在庆功之余,却又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在中国的一些地方,有不少妇女和孩子期待着半夜突来的敲门声打破他们悲惨命运的牢笼。打拐,在这样的期待之中变得异常的沉重,变成了每个民警、每个关注打拐行动的人们心中最灼人的字眼。对于泯灭人性、丧尽人伦的犯罪分子,我们决不放过。
  “买方市场”为何形成?
  在打拐行动捷报频传的时候,也有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令民警们喜忧参半。一些被拐妇女为了能留下来,而不如实交代情况,报假名字等,妨碍干警办案。同时,一些农村基层干部错误地认为人贩子拐卖妇女是做红娘,是为村里找不到媳妇的男人做好事。在查案过程中,有的基层领导还为人贩子提供便利,为买主出具假证明,包庇买主。在民警解救妇女时,他们还通风报信,阻挠民警执行公务,造成了对这些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不力。
  通过以上问题,我们不能不对“买方市场”现象进行思考。
  其实,在我国许多农村,男方为了筹集娶媳妇的彩礼几乎要花尽多年的积蓄,而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变相的买卖婚姻。通常,一个家境贫困但自身条件较好的女孩子的彩礼要3万到5万元。这样,对一些生活困难的男青年来说,从人贩子那里买个媳妇只要花个几千元,自然合算得多。
  另一方面,一些贫困村里的女青年希望可以嫁到富裕的地方,而经济条件较好又有一定文化的女青年也希望可以到经济发达地区去闯世界,而她们绝大部分不愿再回到农村去。这样就造成了一些农村男女比例的严重失调。据统计,个别贫困乡村里20岁到30岁的男女比例高达6∶4。一些农村男青年的婚姻大事就成了人贩子从中牟利的市场。而铲除“买方市场”不仅仅是加大对买主的打击力度,更是一个社会综合治理的问题。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有相当一部分被拐妇女因为有了孩子,或“丈夫”还不错,或家境也比自己老家强等原因愿意留下。既然这么多男女“两厢情愿”,我们政府部门是否可以主动去充当一个红娘的角色?在加强法制教育、文化教育的同时,由当地妇联组织一些跨省跨地区的婚姻介绍所,为这些贫困山区娶不到媳妇的男青年和相对更贫穷偏僻的外地女青年创造更多的联姻机会,搭上一座合法的鹊桥,对人贩子的“买方市场”釜底抽薪。
  被拐妇女家在何方
  据了解,许多被拐妇女终于结束了牢笼般生活,但在遥遥无期等待家人来接的失望中胆怯了,在回到家中父母、丈夫的冷眼和拳脚中绝望了,在村里人或明或暗的议论和指指点点中彻底心寒了……
  如不是向往着美好的生活,谁会被人贩子利用,谁甘心被拐卖?当她们陷入人贩子的陷阱,那个原本贫瘠的家就成为她们唯一的希望和开始新生活的依靠。但是,家庭和社会又是以怎样的眼光来迎接这些受尽磨难、希望光明重来的妇女们的呢?鄙夷、唾弃、拳头和流言……如果说人贩子毁了这些妇女曾拥有的幸福,那么,冷漠的社会和愚昧封建的家庭就是毁了她们未来的另一只黑手,把她们重又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因此,怎样尽快地建立起一个针对被拐卖妇女的社会帮助体系是当务之急。单纯的解救并不是目的,怎样让她们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重新被纳入正常生活的轨道才是“打拐”行动的最终目的。否则,一边解救,一边无奈地重新出走,形成了一个不断循环的怪圈,不但打拐不见成效,反而越打问题越多。
  被拐儿童路向何处
  在被拐卖的儿童当中,我们不得不说,相对于被迫偷窃、沦为乞丐的孩子来说,那些被卖做人子、人女的孩子是幸运的。相当一部分被拐孩子被犯罪分子利用,被迫从事偷窃、欺骗行乞的活动,有的犯罪分子利用买来的孩子作掩护倒卖淫秽光盘。他们不知道家在何方,不知道父母在一夜间愁白了头,不知道如何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偶尔有逃出牢笼的,也逃不出再次被拐卖,或流落街头、偷窃为生的命运。
  面对这些无辜的孩子们无知的犯罪,打拐也开始成为一项社会事业。一方面,利用高科技DNA鉴定,尽快使失散的家庭重聚,让尽可能多的孩子找回失散的幸福;另一方面,对于那些暂时无法认定亲属的孩子们,我们的社会应当给予他们最大程度的宽容和接纳,建立起一个相应的收容机构,让他们能同样地感受到来自人与人之间的温暖。也许只有这样,才能防止这些在心灵上备受折磨的孩子们重新走上犯罪的道路。
  打拐工作发展不平衡
  对于打拐工作,有的地区没有认真贯彻公安部的各项部署,力度不够。比如河南省、重庆市打拐工作还存在着公、检、法三机关缺乏沟通,对打击处理的标准认识不一的情况。这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打击的力度和干警们工作的积极性。
  由于打拐工作工作量大,需要投入的警力和经费较大,办案周期长又不容易取得成效,因此一些基层公安机关对深挖犯罪团伙存在畏难情绪,影响了打击力度。
  另一方面,长期以来打拐工作缺乏足够的资金,缺乏充足的具有一定素质的专职打拐民警,缺乏必要的收容、遣送、中转机构。如何调动干警的积极性、加大经费投入,给干警提供有力的工作支持和保证,这也是把打拐工作进行到底的根本保证和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作者系本报《时代潮》记者)


第11版(法律与生活)
专栏:执法者风采

  治安防范在永年
  张维新 进 都
  今年6月2日,河北省永年县公安局门前锣鼓声、鞭炮声此起彼伏,因为震惊太行的6起特大系列杀人、奸尸、焚尸案被侦破,犯罪嫌疑人杨社兴落入法网。
  这就是永年县公安局加强治安防范措施的成果之一。今年以来,永年县公安局首先搞了“警民鱼水情深”系列工程,在全体干警中开展了“讲政治、树形象”、“岗位学雷锋”、“向社会送温暖”等活动。一年来,他们共为百姓义务做好事千余件,解决社会治安问题500多个,为社会捐款2万多元,救助失学儿童25名、孤寡老人40人。今年初,在上级机关对全县各界进行问卷调查中,全县人民对公安工作的评价由过去的基本满意变为满意,满意率达88.3%。
  有了良好的群众基础后,永年县公安局接着又在全县158个村庄开展了“联防一体化”防范体系。即:以群防群治为基础,以创建安全文明小区为依托,以大力倡导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保证党在农村各项方针政策贯彻落实为目标,“防、管、建、改”有机结合,形成配套的农村治安防范网络。通过这项活动这些村已实现了五无:无刑事案件、无治安案件、无治安灾害事故、无集体上访、无封建迷信。使全县人民的治安观念和防范格局明显发生了转变,由过去“要我防范”变为“我要防范”,由“防范靠公安”变为“全社会搞防范”。同时该局还实施了“一区四结合”的严打治乱工程。一区就是实行区域治理;四结合就是:严打与中心工作、源头管理、群众工作、信访工作相结合,自该局推行“一区四结合”以来,已对于8个复杂村镇和区域进行了整治并收到实效,共挖出刑事犯罪分子48名,其他违法人员70余名。
  良好的群众基础,严密的治安防范措施,加之干警较强的敬业精神,必然给社会治安带来良好的氛围。今年4月21日杀人狂杨社兴再次作案后,回家还没静下神来,就落入火眼金睛的群众和神兵天降的公安干警的视线中。


第11版(法律与生活)
专栏:

  灵活多样强素质
  ——郑州市上街区法院思想政治工作纪实
  程延金 主 滨
  扎扎实实地开展“素质工程”教育,健全完善的政治思想教育网络,这些,构成了河南省郑州市上街区法院思想政治工作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今年上半年,法院以多种形式,灵活多样地展开了“素质工程”教育。
  他们增强班子成员的服务意识,“棘手案”、“骨头案”由领导负责。短短几个月,院领导先后“啃掉”重大复杂疑难案件近20起。
  今年3月初,上街法院又在41名干警中,展开了“假如我是当事人”、“如何发挥党员干部模范带头作用”的大讨论,使全院干警达成“人民法官为人民”的共识,自发提出“一月为当事人办一件好事”。一位78岁的老太太来法院告儿子、儿媳虐待她,出了法院门却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法官就开车带她找了3条街,终于将她送回家,一时传为佳话;淮阳农民王全勇背井离乡来到上街区,和某厂打官司讨欠款,官司打完了,他却身无分文,回不了家,执行庭长、执行员当即拿出200元钱帮他渡过难关,同时加大执行力度,使他很快就拿到执行款。
  政治思想教育,要服务于“审判工作”的中心,这是上街法院今年工作的一条主线。围绕这条主线,从今年3月起,他们推出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法院还把这些措施与评先、评优结合起来。
  奖优罚劣,评出了干劲,比出了劲头。执行庭庭长王驰峰一次胆囊炎突然发作,他竟举着输液瓶奔赴浙江办案;执行员禹红岩在母亲患病情况下,毅然北上山西搞执行。案件执行完了,可就在他返回途中,母亲突然与世长辞。
  在全院干警共同努力下,今年前6个月全院结案750起,结案率比去年同期增长9.3个百分点,结案周期由去年的78天缩短为今年的29天,不仅创下了“无诉讼积案”的新纪录,而且保持了无违法违纪、无违法审判、无不合格干警的“三无”纪录。


第11版(法律与生活)
专栏:

  文物黑市“游击队”
  何等猖獗
  在海南海口市博爱路一带,活跃着一伙文物黑市“游击队”。这些来自河北、河南、陕西等地的文物贩子,暗地里干着倒卖文物的勾当。近日,笔者扮成买主前往暗访,在街道上看到不少出售“小古董”的摊点。记者问摊主有没有值钱些的“珍品”,他们谨慎试探一番之后,便神秘地将记者带到他们的租住屋。只见一箱箱用卫生纸裹包着的文物藏在床底下、暗道里,品种数量之多令人瞠目结舌。他们不断改租住房,转移这些文物,形成“游击式”的文物黑市。希望省市公安、文化部门联手出击,遏制这伙“游击”贩子的嚣张气焰。
  图一:堆放在暗道纸箱里的是一件件珍贵的文物。
  图二:这个文物贩子从床下拿出号称是商朝的青铜器。
  罗亲彪 摄影报道(附图片)


第11版(法律与生活)
专栏:

  云南政法机关服务西部大开发
  本报讯 云南省政法机关先后出台了220条服务西部大开发的措施,努力为西部大开发营造良好的法制环境。这些措施的内容涉及治安管理、交通管理、出入境管理、消防管理、法律服务、法律监督、司法改革、司法公正、队伍建设以及保护外商和外来投资者的合法权益等政法工作的方方面面。(李绍才)


第11版(法律与生活)
专栏:

  安徽公安机关从严治警
  本报讯 安徽省公安机关在“三项教育”中,有针对性地制定整改措施,从严治警,取得明显成效。今年以来,群众反映民警违法违纪问题比去年同期下降37%,受处分民警数量比去年同期下降40%。安徽省公安厅在内部开展讲问题、揭问题、查问题、防问题的活动,同时,把“三项教育”与人事制度改革、与干部任职资格、与评比先进、从优待警结合起来。合肥市公安局广泛印发意见书,设立意见箱和专线电话,开展“百万市民评公安”活动,开门评警,开门整风;芜湖市公安局加大干部人事制度改革,推行竞争上岗,建立起能上能下的用人机制。(章晓春)


第11版(法律与生活)
专栏:

  江苏警方服务涉外商务
  本报讯 日前,江苏省公安厅出台了《江苏省公安出入境管理服务经济建设十项举措》以方便企业经营者出入境从事商务活动。《十项举措》包括支持企业赴香港、澳门从事商务活动,年度纳税10万元人民币或出口创汇5万美元以上的企业,均可申请赴香港、澳门从事商务活动;高新技术企业、符合产业政策的重点企业、投资规模较大的新办企业,以及从事境外加工贸易企业等,需要赴香港、澳门了解行情、寻求合作项目等商务活动的,可不受纳税或创汇数额的限制;企业工作人员出国从事商贸、业务洽谈,需办理因私护照的,加快审批办照速度,等等。(沈宫轩)


第11版(法律与生活)
专栏:

  雄县法院推行案件全程跟踪制度
  本报讯 河北省雄县人民法院全面推行“案件全程跟踪管理卡”制度,提高审判质量,促进司法公正,成效明显。“案件全程跟踪管理卡”涉及民事、刑事、行政和执行的各个程序。从立案、审判、执行、结案、评查、检查、归档七个环节进行全程跟踪。(杨章锁 田三强)


第11版(法律与生活)
专栏:

  武警交通指挥部施工处捐助希望工程
  本报讯 武警交通指挥部施工处积极支持驻地的教育事业。从1986年至今,施工处所属各单位共与地方10多所学校结成共建对子,出动机械400多台次支援驻地学校建设,派出校外辅导员300余人(次),帮助学校进行军训和开展爱国主义教育、交通安全教育,先后为学校捐款捐物达13万余元,扶助30余名失学儿童和贫困学生。(徐秀放 杨志平)


第11版(法律与生活)
专栏:

  锦州古塔交警大队加强对中小学生交通管理
  本报讯 今年年初开始,辽宁锦州市公安交警支队结合全市交通治理整顿,在全区15所中小学校开展共建活动。这个大队组织中小学生利用节假日走上街头宣传交通法规,开展当一日小交警活动。此项活动的开展有力地促进了交通管理工作。到6月末,古塔大队辖区内中小学生事故为零。(张 宏)


第11版(法律与生活)
专栏:

  秦皇岛边防检查站为基层办实事
  本报讯 为改善基层官兵物质文化生活,河北秦皇岛边防检查站对各食堂装修改造,为各餐厅安装空调器,更新餐凳、调料车、操作台,并培训炊事技术骨干20余人,提高了伙食保障能力。他们因地制宜,发展起了以种菜、养猪、豆制品加工为主的农副业生产,丰富了官兵的“菜盘子”。(程日光 王宏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