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2000年9月24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读者来信)
专栏:呼吁

  重庆市万州区电力体制不顺
  电网重复建设浪费大
  上亿元资产闲置的同时又规划新建多座变电站
  目前,位于三峡库区的重庆市万州区在“两改一同价”(农村和城市用电同网同价)中,实行“一市两贷”(政府同时批准贷款给国家电网和地方电网),大小电网并存,电力体制不顺,造成万州区电网重复建设,城乡电网建设与改造资金浪费严重,也使得上亿元的国有资产闲置,不能发挥效益。
  如地方电网三峡水利电力集团在农村电网改造中,规划新建两座110千伏变电站,总容量6.3万千伏安,其中新建的110千伏申明坝变电站,距国家电网早已建成的110千伏天城变电站仅2公里多,天城站有4万千伏安变压器一台,并预留扩建二期一台4万千伏安变压器,现负荷不足2000千瓦,严重轻载运行;其中在建的110千伏三正变电站,距国家电网220千伏高峰变电站不足20公里,距国家电网110千伏分水变电站不足10公里,高峰站有15万千伏安变压器一台,现基本无负荷运行,分水站有2万千伏安变压器一台,基本无负荷运行。这两座新建的110千伏变电站投资2400万元,加上配套35千伏、110千伏输电线路投资1280万元,合计投资3680万元。
  另如地方电网奉节县电力公司规划新建一座110千伏变电站,计划投资1000多万元,而国家电网二滩电站配套工程已在奉节县规划建设一座220千伏变电站和一座110千伏变电站,即将进行“三通一平”工作。再如地方电网开县得泉电力公司规划新建的110千伏观音桥变电站,计划投资1000多万元,距国家电网110千伏石牛磅变电站仅3公里多,石牛磅站有2万千伏安变压器一台,长期轻载运行,只需要再扩建一台4万千伏安变压器就能满足新县城负荷需要。由于电网重复建设,将浪费7000多万元城乡电网建设与改造资金。
  为此建议:认真贯彻执行国办发【1998】134号、146号和国务院【1999】2号文件,取消“一市两贷”,和全国其他省市一样,搞“一市一贷”,避免电网的重复建设。
  对万州区各趸售县和即将联网运行的县,采用“上划由省(区、市)电力公司直接管理或代管,并逐步改组为有限责任公司或股份制公司”,理顺万州区电力工业体制,改变大小电网并存的局面。
  万州区电网实施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调度和统一管理,改变大小电网各自为政的局面。
  在万州区积极推行发电与供电系统分离,以利于万州区电力工业体制改革,以利于大小电网联合。
  上级和有关部门应高度重视万州区两网改造中电网重复建设情况,认真清理,把有限的宝贵的两网改造资金用在刀刃上,切实降低农村电价,达到城乡电网同价。
  重庆市政协委员、万州电业局 冉隆述
编后
  基本建设中因重复建设造成的浪费问题,大都是投资决策失误造成的,而投资决策的失误在很大程度上缘于体制的不顺。所以,理顺投资、管理体制,是保证投资效益的基础。三峡库区万州区电网改造中出现的重复建设浪费严重问题,再一次警示人们:体制混乱,浪费难免。目前正在进行的西部大开发应以此为鉴,防止类似问题的发生。


第3版(读者来信)
专栏:观察台

  真票假开 非法印制
  使用增值税发票犯罪新动向
  最近,云南省发生两起使用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案件。这两起案件表明,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有新动向,有关部门应予以重视,及早采取措施,避免国家税收流失。
  一是“真票假开”。我省泸水县烟草公司办税人员持一份有疑点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到县国税局要求验证。通过验证发现,这张由广东省某烟草公司开具的发票,除票是真的以外,密码区、纳税人识别码、填开日期、填开金额全是假的。
  二是非法印制税务机关有备案记录的发票。玉溪市红塔区国税稽查局在进行税务稽查过程中,发现玉溪某企业购进货物时取得的两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开具时间相距两个月,但字轨号码、监制章、以地、州、市为单位编印的专用发票顺序号、防伪标记等特征一致,销货方都是广东省某公司,并且购销活动均正常。
  经调查,我们发现广东的这家公司非法复制有税务机关备案记录的专用发票。采用这样的手段,广东的这家企业可以用开具的真税票向税务机关申报,用假税票实现销售收入隐匿不报。若不是该公司将同一字轨号码的真假票开具给同一购货方,此类问题就极易被掩盖,即使遇到税务机关的交叉检查,也可能因该企业专用发票字轨号码在税务机关有备案记录而被忽视。这种非法复制增值税发票、真票假票同时使用的犯罪行为在跨省、跨地区作案时很难被发现。
  云南省国税局 罗继富


第3版(读者来信)
专栏:读者论坛

  《生死抉择》热映说明了什么
  北京市统计局 潘番
  一部国产影片——《生死抉择》,没有时下银幕上常见的拳头加枕头、武打加悬念、帅哥加靓妹,却引起全国上下的关注,不少城市的票房收入超过了许多进口大片。除有组织的观看外,更多的观众是自动购票的。在北京,有的观众在公映之前就前往影院询问放映时间。虽然影片长达两小时四十分钟,但观众始终全神贯注,被剧情所吸引。看完影片,绝大多数观众都给予积极的评价。
  《生死抉择》的热映说明了什么?我以为至少可以给我们以下启示。
  其一,我们党有决心、信心和能力反对腐败。许许多多的观众走进影院,表明这部影片正成为反腐倡廉的生动教材,给党员干部以深刻警示和强烈震撼。而影片的结局再次证明,党和政府反腐倡廉的决心是坚定不移的。不论职位多高、权力多大,搞腐败必然身败名裂,死路一条。
  其二,人民群众对反腐败斗争给予极大的关注,寄予极大的希望。无疑,人民群众对党员干部中存在的腐败现象是深恶痛绝的。腐败不除,党无宁日,国无宁日。许多观众走进影院观看这部影片,说明他们不仅痛恨腐败行为和腐败分子,还希望我们党能有许多像李高成、杨诚那样的优秀分子;说明我们党所进行的反腐败斗争得到人民群众的积极拥护和大力支持。
  其三,“用优秀的作品鼓舞人”是开展思想政治工作的一种有效形式。影视艺术是一门综合艺术,声画结合,亦静亦动。思想性、艺术性俱佳的影视作品,往往比一般的文字作品更形象,比一般的表演更生动。空洞无物的说教和大话套话,收不到好的教育效果,甚至使人反感。而好的艺术作品形象地诠释人生与做人的道理,惩恶扬善,寓教于乐,则易为人们所接受。好作品不是万能的,但一定是有用的、有益的。
  其四,艺术创作只要关注社会、贴近生活,就能有所作为,就能出精品。长期以来,国产影片不景气,观众数量日减,影院门庭冷落。一些影视人甚至搞不清楚观众到底要看什么;一些圈内人士抱怨,中国拍不出“大片”是因为钱太少。《生死抉择》的热映有力地说明,用镜头聚焦社会和生活,用高水准的艺术语言喊出人民群众的心声,作品就一定能够赢得广大群众的喜爱和欣赏。


第3版(读者来信)
专栏:耳闻目睹

“油耗子”无法无天 大动脉流“血”不止
  位于甘肃省庆阳、华池县境内的华悦、悦阜、元悦三条输油管线,是长庆石油勘探局采油二厂的输油大动脉。
  今年以来,这条输油大动脉屡屡遭到不法分子钻孔盗抢。虽然油田和地方政府采取24小时轮流巡护措施,但由于该输油管线穿越山峦沟壑,情况复杂,不法分子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防不胜防,盗油事件愈演愈烈。他们在大山里开辟秘密通道,将盗抢的原油运送到某些地下炼油厂,牟取暴利。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至7月份,不法分子在输油管线上钻孔盗油380起,损失原油25000吨,管线停输1850小时,直接经济损失上百万元。
  甘肃庆阳阜城采油三大队剑锋
  上图:不法分子在盗抢原油。
  左下图:油贩子把罐车开到盗油现场收购原油。
  右下图:不法分子哄抢的原油全部装在特制的尼龙编织袋里。(附图片)


第3版(读者来信)
专栏:编辑视角

  商品可以打折 执法不可“打折”
  赵蓓蓓
  秋风送爽的季节是换季商品打折、甩卖的旺季,自然也是人们购物的好季节,许多人特别是女人们都会趁此机会买些心仪的、物美价廉的物品。购买打折商品的消费者会注意到,许多店家所开的购物小票上,都写有“打折商品不退换”的字样,但却很少有人知道或在意,这种“声明”既不合理也不合法。
  打折商品不等于处理品。处理品(残次品)是因商品有质量问题才降价处理的,打折商品则不同,它与商品质量无关,只与商家的营销策略有关,是商家促销的一种手段。商品打折是价格打折,而不应是质量、服务打折。打折商品若有质量问题,商家理应包退包换。但不知从何时起,“打折商品不退换”却成了许多厂家、商家的共同“法则”。消费者在购买打折商品后,常被告知:“你看好了啊,打折商品不退不换。”对这种“公开声明”的不合理性,消费者一般并不知晓,故少有质疑、抗争,通常就都默认了。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经营者不得以格式合同、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或者减轻、免除其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所谓“打折商品不退换”就属于这种“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作出这种声明的经营者,实际上是在商品打折的同时,在执行有关法律上也打了折扣,侵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在我国,经营者对消费者作出的种种不合理规定并不少见。不久前一家传媒列举了我们身边的一些不合理条款:洗衣店称,衣物洗涤损毁,赔偿额不超过洗涤费的10倍;餐厅称,最低消费××元;商场称,离开商场发现商品短缺,商场概不退换;公交车称,自备零钱,恕不找零;电信部门称,安装电话必须购买由电信部门销售的话机;彩扩店称,如遇意外损坏或损失,只赔同类同量胶卷;房产公司称,订购房者若中途退房,无权要求返还订金……长期以来,经营者单方拟定的这些不合理条款,却在现实生活中畅行无阻。
  这些以格式合同形式存在的不合理条款可以说是短缺经济时代的产物。因为是卖方市场,一些店规、厂家交易格式合同或多或少流露着霸气与霸道———就这么定了,买不买由你。如今我们早已告别了商品短缺的时代,并向市场经济迈进,但在经营者单方制定的一些交易条款中,却仍残留着旧日的痕迹,不少“不平等条约”似已约定俗成,相沿成习。是该改改的时候了。公平交易是市场经济的不二法则,一切参与市场竞争者理应恪守这一法则。中国经济要与世界经济接轨,必须在经营理念上也与世界经济接轨。经营者与消费者公平交易,不仅是情理,也是法理。据报道,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不久前通过的《上海市合同格式条款监督条例》将于明年1月1日起实施,消费者对不合理的格式合同中的不合理条款进行申诉、投诉、起诉的权利得到了更明确的法律保障。它也意味着我们的市场经济又向法治化迈进了一步。
  商品可以打折,执法不可“打折”。对这一点,买卖双方都应铭记。


第3版(读者来信)
专栏:有问有答

  豚草 是野生有害植物吗?
  问:近年来,我在南京郊区路旁、旷野及一些风景区发现有豚草生长蔓延。据说,这种草污染环境,危害人体健康。请问,豚草是野生有害杂草吗?江苏汪秋
  答:豚草是一种野生杂草,原产于北美,又名美洲艾,属菊科植物,是世界上公认的有害植物之一,素有“植物杀手”之称。当前正是豚草生长旺季,如能及时发现、及时铲除,可防止其开花时花粉污染环境,避免某些人过敏性疾病的发生。这种草还严重危害农作物的生长,可造成农田大面积荒芜。为消灭豚草,美国、墨西哥、俄罗斯、日本等国每年都要投入大量资金,但至今未能彻底消除。我国受豚草的威胁日渐严重,东北地区及山东、江苏、上海、浙江、湖北等地均有发现。要消灭豚草,首先要认识豚草。豚草类植物在全世界约有40余种,我国有两种。东北地区多为三裂叶豚草,长江流域多为一般豚草,从幼苗到开花,植株能长至1米左右,叶羽状分裂,雄头状花序有细短梗,排成总状花序,总苞碟形,有波状圆齿,雌头状花序无梗,在雄头状花序下面或上部叶腋单生或2—3聚生。瘦果倒卵形。
  建议各地负责进出口农产品的部门和单位,做好把关检查工作,不让豚草籽混入农产品中,同时做好宣传工作,让大家认识豚草的危害性,消灭豚草,净化环境。《江苏药学与临床》杂志 王铁僧


第3版(读者来信)
专栏:监督哨

  北安市长途汽车站
  巧立名目乱收费
  8月7日上午,笔者和一位战友到市内购药返回部队,搬着一箱药品来到黑龙江北安市长途汽车客运站乘车。我们走到车站门口时,车站工作人员竟向我们每人索要一元钱的“进门费”,否则不予放行。我们刚进站内,又有一位身着白色制服的工作人员让我们交两元钱的“行包管理和搬运费”。笔者不解地问:“这一箱药就算是一件行包,也根本不需要你们‘管理和搬运’,况且你们也没有人帮我们‘管理和搬运’,为什么要向我们收费呢?”那人竟说:“说这些没用。”无奈,我们只好如数交钱。据有的战友反映,就连战士随身背的军被在这里也要交两元钱的“行包管理和搬运费”。另外,交通部早有明文规定,国内长途汽车站公厕一律不得向旅客收费,否则按乱收费论处。然而几年来,北安市长途汽车站候车厅的公共厕所,一直向旅客收取每次0.5元的入厕费。
  黑龙江北安市驻军某部 姜飞


第3版(读者来信)
专栏:监督哨

  抚远县沿江公园
  堤上风景美 堤下垃圾堆
  日前,笔者出差到地处我国最东端的偏远城镇——抚远县城。小城傍水而建,风景秀美。尤其是今年初才正式投入使用的沿江公园,有花有草有树,水泥方砖地面,光亮干净,令人赏心悦目。然而,走近江堤,你便会发现与这优美环境不和谐的一面:江堤下垃圾遍地,就像一个“天然大垃圾场”。在笔者愣神的工夫,岸上唯一的一家卡拉OK厅里,一块西瓜皮飞来,“啪”地一声落在堤下,令游人不禁眉头紧锁。
  经了解,堤上归沿江公园管理处管,堤下归水利河道公司管。笔者问公园管理人员:“堤上这么干净,堤下那么多的垃圾,有你们倒的吗?”答:“有一些枯草是,其他不是。”我又问:“枯草不也是垃圾吗?堆在堤下多有碍观瞻呀?”管理人员回答:“没事,等一涨大水就全都冲走了。”笔者没再继续往下问,但想必向江堤下扔垃圾的人也都是这么想的吧?
  黑龙江省军区宣传处 李志


第3版(读者来信)
专栏:监督哨

  郑州火车站附近
  公开兜售黄色光盘
  笔者日前从外地赶回郑州,只见刚离别5个多月的郑州火车站附近,一些人沿街叫卖黄色光盘。
  8月20日上午,在标志河南省光荣历史的二七纪念塔西南方向街道左侧,沿街随处可见卖光盘的摊贩。摊位其实就是用10多个诸如《潘金莲》之类的光盘纸盒子粘成的,满眼都是撩人的画面,摊主大部分是年轻人。在一个梳着分头的卖主前,一个中年人与“分头”在讨价还价,只见“分头”装出很神秘的样子,从旁边一个黑色提包里掏出“货”给了这个中年人,中年人塞给“分头”一张钞票,就匆匆离开了。
  在福寿街西侧,一个女摊主直言不讳地问笔者:“要不要三级片?哪个国家的都有。”说着从摊位下的一个盒子里拿出了一摞光盘。“多少钱一张?”“国产的10块,外国的12块。”
  天色已晚,我准备离开,“分头”摊位前的一幕又吸引了我:上文说的那个中年人正在和“分头”争吵。原来那个中年人家就在附近,刚才买的光盘拿回家一放,是一张空盘,便回来理论,旁边的几个同行在帮“分头”说话。“分头”见硬的不行,只好拿了一张“真货”给了中年人。
  据了解,这些人都是成群结伙在一起卖,对象是外地过路人,他们不管谁遇到麻烦,其他人都会一哄而上。
  当地群众期盼执法部门早日将这些不法分子一网打尽,还给游人、市民一个美丽、清洁、文明的城市。
  湖南长沙驻军某部 刘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