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2000年7月29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体育)
专栏:

  一分之差 半场好球
  中国足球队再次负于韩国队
  本报北京7月28日讯 记者汪大昭报道:0∶1,中国足球队又一次输给了韩国队,为“逢韩不胜”续写了新篇。
  这场三星杯中韩足球对抗赛,中国队在开场时的门将是江津,后卫由左至右为吴承瑛、李伟峰、张恩华、王亮,左前卫申思,右前卫徐阳,中间接应的是李铁和马明宇,前锋黎兵和李金羽。这个阵容大体上不错,如果对个别位置的人选适当调整,有可能不是现在这样的结局,韩国队在大部分时间内被压在中后场,射门、角球和前场定位球次数远不及中国队,便是最好的证明。到场的4万多观众兴奋地制造“人浪”,有人扯起一面硕大的“盼”字黄旗,似乎预感到改写历史就在今晚。
  中场稍歇后,中国队半数球员被换下场。按照以往友谊比赛的老规矩,每队可换5名球员,若此,中国队主教练米卢蒂诺维奇不是一下子用尽了换人的名额吗?然而,场上还在不断换人,最终名单上的22名球员有19人先后出场。但是,换人不当直接导致了失分和失势。下半时开始不久,中国队刚换上场的球员还未进入角色,韩国队从右路发动攻击,12号李营杓在不经意间低射得手。场上的韩国队只在中锋的位置由李东国换下崔龙洙,领先之后才开始陆续将金度勋、姜喆等主力队员撤下,既赢了球,又练了兵。中国队的努力并未取得什么效果,虽然偶有机会,场面上还是韩国队更主动。直至日本籍主裁判上川澈吹响比赛结束的哨音,中国队只能接受无奈的败局。
  韩国队只手再将中国队挡在胜利之外。
  本报记者 王霞光摄(附图片)


第4版(体育)
专栏:

  悉尼奥运会组委会主席来京访问
  称各项准备工作进展顺利
  本报北京7月28日讯 记者王霞光报道:今天下午,专程到中国访问的2000年悉尼奥运会组委会主席、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奥林匹克部长迈克尔·奈特在此间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悉尼奥运会各项准备工作进展顺利。
  奈特在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先后谈到了悉尼奥运会的交通、安全、预算等问题。据他介绍,悉尼为了保证奥运会期间交通畅通,专门成立了“奥林匹克道路和交通局”,3年来进行了多次交通演习,另外,奥运会期间,悉尼还将启用10条新的公交专线,并规定竞赛场所一律不准停放私家车。奈特说,为了奥运会的安全,悉尼建立了统一指挥的安全保障系统。谈到悉尼奥运会预算较低的问题,奈特表示,新南威尔士州政府为此专门准备了1.4亿澳元的“应急资金”,悉尼不会为节省费用而影响奥运会的成功举办。
  奈特还表示,如果中国申办2008年奥运会成功的话,澳大利亚愿为中国承办奥运会提供可能的支持和帮助。谈到悉尼奥运会的开幕式,奈特说,大型表演将会体现澳大利亚的历史、现代以及土著文化,但对谁将点燃主体育场的圣火坛等细节问题,奈特则秘而不宣。


第4版(体育)
专栏:

  散打王争霸赛进入第二阶段
  本报讯 7月22日中国武术散打王争霸赛第十八周比赛结束,经过82场紧张激烈的较量,48位选手闯入了各自所在级别的八强行列。7月29日开始,各级别的8强将分成两组展开捉对厮杀,至此中国武术散打王争霸赛正式进入了第二阶段的比赛——循环过关赛阶段。
  7月29日首场比赛,红方武汉长江俱乐部的“踏雪无痕”刘会帅和黑方吉林的“天池孤星”刘保杰将参加65公斤级的争夺,这场比赛的胜负不仅关系到选手在小组内的排位,同时也将关系到自己代表队的总积分和团体的排位情况。
  70公斤级,山东的李杰和河南的修东宁首发出场。“射月金弓”李杰实力较强,拳腿组合进攻往往使得对手无法招架。“日月神修”修东宁进入第二阶段比赛后不知道是否还有好的运气。75公斤级,解放军代表队“柳腿劈挂”柳海龙迎战河南的“神行太保”张顺。这个级别中没有绝对的强手,任何一名选手稍有不慎,就可能失去晋级4强的机会。
  第十九周最后一场是85公斤以上级的比赛,山东的“定海针”杨晓靖和湖北的“天霸”张敬奎不期而遇。年仅19岁的山东小将杨晓靖目前正处在上升阶段,他的对手张敬奎也是一位难以对付的选手,杨晓靖能否战胜张敬奎,只有在29日的比赛中见分晓。


第4版(体育)
专栏:

  汪嘉伟自评落选赛
  本报记者 江正茂
  “此次我调整中国男排,是有一点‘赌’的意思,这样的结果,不能说‘赌’赢了。”在无缘奥运会后,中国男排主教练汪嘉伟对本队和自己做了评说。
  汪嘉伟说,如果还用老队员作为主力阵容,没有任何优势可言,成绩也不见得会比现在好。新队员第一次参加这样重大的比赛,心理不稳定很正常,今后可以进一步总结经验教训,这对年轻队员在今后的比赛中会有帮助。
  汪嘉伟认为,中国队跟西班牙那场球第一局没有拿下,老队员应该负责任,他们发挥不够出色。汪嘉伟也承认了自己的失误,如在队伍管理上存在问题。
  对中国男排今后的发展,汪嘉伟谈了几点。首先一定要严格管理。其次是培养尖子选手,中国男排中现在缺乏“一锤定音”的尖子选手,所以在关键时刻打得异常艰难。还有一个重要的措施是,中国队应该加强与欧洲强队,尤其是意大利队的交流,现在意大利那边已看上了9号陈方、5号陈琦等选手,要抓紧时间让他们去意大利参加比赛和训练。
  汪嘉伟说,他是1997年3月回国担任中国队主教练的,由于中国男排未能出线,他与排协签订的四年协议已经到期,回国后将与有关方面交换意见,总结经验教训后,不再担任中国队主教练。汪嘉伟告诉记者,回国后将好好休整一段时间。他对于今后从事什么工作暂时还没有明确目标,但他表示不会去别的国家任教。汪嘉伟称有意尝试电视台体育评论员的工作。(本报雅典7月27日电)


第4版(体育)
专栏:

  夏日酷暑不敌篮球激情
  全国学生三人制篮球赛在沪鏖战两日
  本报讯 7月28日,由教育部、中国中学生体育协会、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共同主办的“LG未来窗杯”全国学生三人制篮球比赛在上海进入第二天。
  在高中组比赛中,复旦“排骨”队、五十四中“天狼星”队、五十四中“明星”队、复旦“三分王”队、南模“取胜”队、市西“S·X云”队、南模“南魔”队和市三“反应”队打进八强,最后“天狼星”队和“南魔”队晋级决赛,并同时获得了参加北京总决赛的资格。而在昨天已进行的初中组的比赛中,“破坏者”队、南模队、猎人队、王复联队、猛龙队、“杀手”队、光新一队和探索队等八支队伍突出重围,闯入八强,冲入北京总决赛的是猎人队和光新一队。此外,积极参与本届比赛所组织的三分球大赛和罚球大赛的观众还获得了LG公司提供的精美奖品和比赛服装。
  据悉,此次比赛将先后在上海、广州、成都、北京四个城市举行,比赛分为初中、高中和大学三个年龄组,各地各组的前两名将于8月19日在北京进行总决赛。各年龄组的全国冠军将获得最高达3万元的篮球奖学金。
  (陈晨曦)


第4版(体育)
专栏:

  中国体操奥运壮行
  本报北京7月28日讯 深圳飞亚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国体操运动管理中心今日在港澳中心举办仪式,为即将出征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中国体操健儿壮行。
  仪式上,国家体育总局体操管理中心主任张健感谢深圳飞亚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对中国体操事业的热心支持,并表示中国体操队一定要在悉尼奥运会上顽强拼搏,再创佳绩。飞亚达公司总经理朱根森代表公司向中国体操队赠送了一批特制“飞亚达”手表。(梁虹)


第4版(体育)
专栏:

  五○五赞助中国奥运代表团
  本报讯 7月26日,国家体育总局、陕西咸阳五○五集团公司在北京大观园酒店联合召开了“陕西咸阳五○五集团公司赞助参加第二十七届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新闻发布会。
  五○五集团公司是以生产505神功元气袋而誉满海内外的高科技产业集团。该集团公司总裁来辉武教授一直倾力支持我国的体育事业,此次赞助价值50万元的505神功系列产品,是该公司继巴塞罗那、亚特兰大奥运会之后第三次赞助参加奥运会的中国体育代表团。


第4版(体育)
专栏:

  “奥运美的之星”评选推出
  本报讯 中国体育报和广东美的集团空调事业部日前联合推出了美的空调杯“奥运美的之星”评选活动。“奥运美的之星”评选旨在为中华健儿加油助威。本项评选将在国内外市场为民族工业争光的国产空调机品牌形象,与在国际赛场为中国争光的英雄形象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共将评出4颗“星”。


第4版(体育)
专栏:

 米卢依旧避实就虚
  本报记者 汪大昭
  中韩足球对抗赛后,中国队主教练米卢蒂诺维奇让韩国队主教练许丁茂在新闻发布会会场坐等,过了七八分钟才露面。
  许丁茂像是担心中国记者又要让他评价中国队,自己有言在先:“我只谈韩国队。队里的年轻球员与老队员配合上还有问题,上半场发挥得不好。”他的谈话永远言简意赅。
  轮到米卢说话了。“输球的教练是不会高兴的,但是队员们尽了很大努力,我们的水平不比对手差,偶然的疏忽丢了球,在对方门前处理得又不冷静……”这些话已经让人耳熟能详,不是记者们此时最想听的。于是,记者接连发问,表面上看是要米卢解释为什么上下半场中国队打得完全不一样,是战术问题,还是另有缘故,实质上已经流露出对米卢指挥中韩之战的随意有所不满。
  尽管米卢从执教中国队那一天,就知道中国足球憋了“逢韩不胜”这口气,但是他不可能跟中国的球迷一样重视与韩国队的比赛。米卢嘴上说输了球从不找借口,但又回避了正面作答,反问记者:“你知道赛后发给韩国队门将奖杯是什么意思?”
  米卢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可以各抒己见。谁都不想输球,我只想继续工作。像今天这样输球,比赛过程中有很多积极的东西,要看到球队的进步。”他说得并不错,正像他多次提醒人们要摆正关系,“只有世界杯外围赛才是最重要的”。可是,他也许永远不明白中国足球对战胜韩国队的渴望。尽管球员和球迷都懂得,赢一场对抗赛不等于超过了韩国队,但是这么多年,大小比赛总赢不了,为什么不抓住机会,吐出这口闷气呢?谁也说不好赢一场能管多大用,但对输赢太无所谓,又有多大锻炼价值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