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2000年7月20日人民日报 第7版

第7版(国际周刊)
专栏:本报记者现场目击

  峰会在即话冲绳
本报驻日本记者 于青
  冲绳曾是二战期间美军与日军的激战地,由于日本军国主义挑起的战争,有数十万冲绳人死于战灾。这里有美国在亚太地区的25%、有日本的75%驻军,美军基地占用着冲绳县10%以上的土地。从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到海湾战争,都少不了驻冲绳美军的参与。
  战后50年来,冲绳人民反对美军基地的斗争从未间断。由于美军军事战略的需要和《日美安保条约》的存在,冲绳人民在短期内还不能如愿。
  此间报纸报道说,要总结战乱的20世纪,开拓和平共处的新世纪,冲绳是一个“合适的舞台”。从更广阔的背景来看,日本是想借此机遇在国际舞台上凸显其大国角色。
梅雨过后,冲绳阳光灿烂,水天一色,正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
  7月15日是日本传统的中元节,日本在节日前后有互赠礼物的习惯。商家在此期间都挖空心思促销。受冲绳八国峰会即将召开的影响。今年中元节的畅销商品中,冲绳特产异军突起。促销店员身穿冲绳特色和服,商品都印上了冲绳八国峰会的字样。
  与冲绳无关的商家也绞尽脑汁促销。日本政府已宣布,为纪念2000年和八国首脑会议在冲绳举行,将在冲绳峰会前夕的7月19日发行2000日元新纸币1亿枚,今年内发行10亿枚。于是,商家便在2000日元新纸币上做文章。千叶县的一家高级饭店推出两张2000日元纸币住宿一日的新服务。东京新宿的一家饭店推出一套定价2000日元、以2000日元纸币上图案为创作素材的和食套餐。
  战后日本三次发行不同面额的纸币,正面图案都用历史上著名人物头像。2000日元新纸币正面图案是一个名为“守礼门”的古代建筑。守礼门是个牌坊式建筑,“守礼”二字来自中国。相传明朝年间,明神宗为嘉勉琉球王国每年进贡的真诚,特赐一个金字匾额,上写“守礼之邦”,琉球王便将匾额悬挂在王室所在城内供人观瞻。如今“守礼”已成冲绳淳朴民风。
  八国首脑会议虽是第四次在日本举行,却是第一次在东京以外的地方举行。当初报名争办峰会的有横滨、大阪等8个城市和地区,冲绳的出线希望最小。警方认为,冲绳四面环海,难以警卫。外务省担心的是,冲绳人反对美军基地情绪强烈,美国总统来冲绳恐有不测。去年4月,当时的小渊首相力排众议,决定在冲绳县名护市举行八国峰会。
  为什么要在冲绳举行八国首脑会议?只有小渊前首相自己能说清楚。专家和媒体众说纷纭,多数看法认为出于眼下难题和长远的考虑。眼下难题是,日美两国政府1996年4月就美军归还普天间机场达成了协议,由于没有确定普天间机场的代替用地,归还问题3年多悬而未决。小渊前首相的打算是投桃报李,即把八国首脑会议会址选定冲绳作为催化剂,加快普天间机场代替用地的解决。冲绳方面争办八国峰会成功后果然做出反响,去年12月有条件同意把冲绳名护市边野古沿海地区作为普天间机场代替用地,七项附加条件之一是,代替设施的使用期限为15年。美国方面对附加条件表示为难。日本政府已经做出把名护市边野古沿海地区作为代替用地的决定,以及促进包括名护市的冲绳县北部地区振兴经济的政策。八国峰会会址选定冲绳县名护市,使归还普天间机场问题前进了一步,但又停顿下来。
  把冲绳作为八国峰会举办地,概括地说,一是为振兴冲绳经济。小渊前首相在大学时代投身冲绳回归运动,曾多次前往冲绳,把冲绳称做第二故乡,他深知冲绳经济在日本排名倒数第一,除非采取非常手段,否则难以使冲绳人建立起振兴经济的自信。二是为促动美国正视冲绳现实,为日美协调解决基地问题作铺垫。
  届时出席八国峰会的克林顿,将是继艾森豪威尔1960年以来,美国现职总统时隔40年再次访问冲绳。自1972年美国把冲绳归还日本后,美国总统还是第一次访问冲绳。让克林顿听听军用飞机的轰鸣、冲绳人的呼声,或许有利于日美讨论美军基地问题,据说这是小渊前首相的初衷。
  说到冲绳,人们对5年前三名驻冲绳美军士兵强暴一名少女还记忆犹新。本月3日,在冲绳峰会举行前夕,当地又发生一起美军士兵猥亵少女事件。冲绳群情激愤,日本舆论哗然。森喜朗首相表示遗憾,驻冲绳美军表示道歉。因日美之间有协定,作恶的士兵可不受追究。7月7日,冲绳县知事稻岭惠一怒不可遏地向内阁官房长官中川说,冲绳的岩浆在涌动,随时都能喷发。
  图为冲绳八国峰会主会场建筑群。(附图片)


第7版(国际周刊)
专栏:

  普京首次出席八国峰会,他在会上的一举一动将引起国际社会密切关注
  俄罗斯争取表决权
  本报记者 唐进修
普京入主克里姆林宫后,一再强调恢复俄罗斯的大国尊严和维护俄罗斯的大国地位。这次八国峰会,是他展示俄罗斯大国形象的难得机会。
  早在今年4月,普京就表明了对出席八国峰会的想法。他认为同“七大国”的关系意义重大,他要完成叶利钦的未竟事业——把“七大国”变成名副其实的“八大国”。他的目标是争取在八国峰会讨论的所有问题上俄罗斯都有表决权。然而,在冲绳峰会上,普京的目标还达不到。因为,讨论世界经济和对乌克兰关闭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支援措施的会议,俄罗斯不能参加。
  就经济发展水平而言,俄罗斯与其他七国相比,确有很大差距,但俄之所以有资格出席八国峰会,是因为俄是仍拥有庞大核武库的军事大国。普京总统当然明白什么是俄罗斯的强项。因此,在这次峰会上,普京将再次强调核裁军和维持国际战略形势稳定的重要性。
  众所周知,俄罗斯前几年因国内麻烦较多,在国际问题上,如核裁军领域,一直处于守势。普京执政后,俄国家杜马先批准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和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俄坚决反对美国修改《反弹道导弹条约》和部署国家导弹防御系统。与此同时,俄还陆续提出俄美共同的导弹防御设想和全欧战区导弹防御建议。估计,在此次峰会上,普京会重申上述建议。虽然美国和欧洲国家采纳俄方建议的可能性很小,但至少可以增加美国决定部署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难度。
  关于第三阶段核裁军的核弹头限额问题,俄美各执一词:俄方主张削减到1500枚,美方坚持不少于2000枚。克林顿暗示,如果限额问题与修改《反弹道导弹条约》挂钩,美方不排除让步的可能。但俄罗斯表示,如果美国退出反导条约,俄将不执行现有的核裁军协议和常规武器协议。然而,俄美双方又不愿意把关系搞得太僵。尤其是俄罗斯要集中精力发展经济,不愿再被拖进劳民伤财的核军备竞赛。不知道普京总统还有没有缓解矛盾的高招。
  舆论认为,虽然普京继承了叶利钦的“双头鹰”外交,但从普京上台后的外交举动看,俄罗斯对外关系的重点仍在欧洲。普京在接受英国记者采访时曾明确表示:“俄罗斯是欧洲文化的组成部分,我无法想象自己的国家被孤立于欧洲以及我们常说的‘文明世界’之外。”在这种思想指导下,今年以来,普京先后访问了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和德国,并同法国总统希拉克通了电话。这次冲绳峰会,普京有机会同欧洲大国的领导人面对面地交谈,他不会不向西方政要表白自己的“欧洲情结”和要“融入欧洲”的愿望。俄学者认为,普京外交学说的精髓是国内目标高于国外目标;经济务实主义压倒国际关系的意识形态。说到底就是外交要为经济服务。与会八国除俄罗斯外都是富国,是俄伸手要钱或者要债主减轻债务的好机会。从普京的特点看,他不会直接开口向西方要贷款,但会婉转地表示,俄将努力改善投资环境,欢迎西方国家到俄投资。


第7版(国际周刊)
专栏:国际资料库

 七国集团
  八国集团
  1975年11月 在法国总统德斯坦的倡议下,西方主要工业国家为共商克服经济危机的对策,在法国巴黎郊外的朗布依埃召开了有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等六国首脑出席的最高级经济会议,会后发表了《朗布依埃宣言》。
  1976年6月 第二次西方国家首脑会议在波多黎各首府圣胡安举行,加拿大总理应美国之邀与会,从此,轮流在各国举行的一年一度的“西方七国首脑会议”作为一种制度被固定下来。
  1977年5月 第三次首脑会议在英国伦敦举行,会议主要就西方严重的通货膨胀、失业和经济回升乏力等问题进行了讨论。此后,经济议题始终是历次首脑会议的主题。从本次会议起,欧共体(即后来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开始出席会议。
  1980年6月 第六次首脑会议在意大利威尼斯举行。会议讨论了苏联入侵阿富汗问题,并就此发表声明,使“经济首脑会议”第一次带有了政治色彩。
  1982年6月 在法国凡尔赛召开的第八次首脑会议上,除讨论货币金融、国际贸易以及南北经济问题外,科技问题首次成为会议的议题,大会主席密特朗在会上呼吁西方七国进行科技合作,并决定成立一个协调科技政策的工作小组。
  1984年6月 由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做东的第十次首脑会议在伦敦举行,虽然如何克服经济回升中的不稳定因素是会议的中心议题,但是会议通过的《关于民主与价值观念的宣言》、《关于东西方关系和军备控制问题的宣言》以及《关于国际恐怖活动的声明》等,显示了首脑会议的政治色彩正在加重。
  1991年7月 在伦敦举行的第十七次首脑会议,首次邀请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在会后与七国首脑会晤,此后,每年的正式会议后俄罗斯领导人都要参加“7+1”会谈,且参与程度逐年增强。
  1994年7月 在意大利那不勒斯举行的第二十次首脑会议上,俄罗斯被允许正式参加政治磋商阶段的会议,但在经济问题上俄仍被排斥在七国之外。
  1997年6月 第二十三次首脑会议在美国丹佛举行,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以“同等成员”身份自始至终参加会议,并首次与七国集团首脑以“八国首脑会议”名义共同发表“最后公报”,但不参加全球具体经济问题的讨论。自此,延续了23年的西方七国首脑会议终于演化为“八国首脑会议”。
  1998年5月 八国首脑会议在英国伯明翰举行,会议就世界目前的经济与政治形势进行了广泛的探讨,并以八国集团名义发表了《最后公报》和关于地区热点问题的《地区声明》,发表了除俄以外的七国集团关于国际金融体系改革的《主席声明》。
  1999年6月 八国集团在德国科隆举行首脑会议,会议就世界经济、国际金融秩序、免债等问题发表了十点公报,并就科索沃维和、巴尔干重建、中东及印巴冲突等问题发表了《关于地区问题的声明》等文件。此外,美俄双方领导人还就裁军问题进行磋商并商定重开削减战略武器谈判。
  (未央)


第7版(国际周刊)
专栏:

 谈八国集团与冲绳峰会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李少军
  西方政治经济的论坛
  八国集团,在国际上被简称为G8,是世界上几个最发达的工业化国家自1975年开始举行的经济、政治论坛。就形式而言,它实际上是一种国际会议制度。参加该论坛的国家每年举行一次首脑会议以及若干次部长级会议。最初的参加国有6个,即美国、日本、德国、法国、英国和意大利。1976年增加了加拿大,1977年增加了欧共体。此后,G7的形式就固定了下来。从1991年开始,苏联(其后是俄罗斯)应邀到会与G7首脑进行对话。1994年G7开始与俄罗斯举行八国首脑政治会议,形成“政治八国”(P8)。1997年俄罗斯参加了除金融和某些经济问题讨论之外的所有会议。1998年俄罗斯成为会议的完全参加者,从而标志着G8的诞生。
  在G7和G8的首脑会议中,经济议题通常比较突出,诸如宏观经济管理、国际贸易、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等,但它同时也始终保持着非常明确的政治和意识形态传统。这个论坛开始于冷战时代。它的出现从根本上来说是为了应对西方国家社会制度所遭受的挑战。如果说70年代固定汇率制度的瓦解和石油危机对西方世界的经济造成了冲击,那么苏联的扩张,欧洲共产主义的兴起,美国在越南的失败,则对西方世界构成了巨大的政治冲击。这些西方最发达工业化国家感到有必要以一种固定的形式来协调它们的行动,于是这样一种会议制度就产生了。作为一个论坛,“市场经济、民主和人权”一直是它的旗帜。1975年的会议公报宣称:“我们走到一起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信念和责任。我们的成功将加强所有地方的民主社会。”
  向全世界输出其价值观念,是G7和G8的一个主要使命。一位专门从事G8问题研究的加拿大学者认为,在90年代,G7的最大成就是确保了前苏联及东欧国家和平地“向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过渡”。在这个过程中,G7坚持了支持与制裁的两手政策。在1991年的伦敦会议上,G7领导人明智地拒绝了戈尔巴乔夫的援助要求,从而为叶利钦的上台铺平了道路。该学者认为,俄罗斯成为G8的完全成员之后,去年的科隆会议成了对其价值观的一个重大考验。在科索沃危机发生之初,俄罗斯采取了与西方国家针锋相对的立场。但在G8首脑会议上,叶利钦决定认同西方伙伴,并共同推出了解决科索沃危机的方案。
  对于这一组织的功能,有的西方学者提出了“全球治理”的概念。这里的“治理”,是指英文的gover-nance,这个词的理论内涵比较复杂,指在全球层次上由已被接受的法则、规范、制度组成的框架,这一框架能够在没有强力中央权威干预的情况下为合作提供基础。按照这些学者的理想,G8应该成为一个全球民主治理的工具,它不但应在其成员中维持民主制度,而且应向世界范围扩展其民主制度,使其价值观念成为全球都能接受的准则。
  当然,迄今为止,G8并没有真的成为能发挥这种作用的组织。作为论坛,它们并不能达成或执行建立新的国际秩序的协议。事实上,在西方国家也有很多人更看好联合国和WTO那样的组织,而不是这样的小俱乐部。甚至美国也并不特别看重这个组织,担心这个组织的一些协议会限制美国的单边行动。
  森喜朗说,尽管他从未动过计算机键盘,但他希望冲绳峰会能以“IT峰会”载入史册
  2000年的峰会在日本举行,对日本来说是得到了一次施展其大国抱负的难得机会。多年来,日本一直想在国际上谋求与其经济地位相称的政治地位。放不下的战争历史包袱,使得它始终对国际领导角色神经紧张。这次作为G8主席国,又恰逢千年之交和G8成立25周年,日本显然想尝试一下政治领导角色,并借会议之机激发民族自豪感,凸显其大国地位。
  关于这次首脑会议的议题,日本前首相小渊在2月提出了四个方面,即信息技术革命、发展、健康和文化多样性。小渊逝世后,现首相森喜朗在6月提出了三项议题,即信息技术革命、传染病与食品安全问题。尽管两者的设想有所不同,但以信息技术革命为中心这一点是一致的。
  日本政府把信息技术(即IT)作为峰会主题,是想把这次峰会开成一个能载入史册的会议。森喜朗首相在访问一所高中的计算机班时说,尽管他从未接触过计算机键盘,但却希望冲绳峰会能以“IT峰会”载入人们的记忆。再者,日本政府也寄希望于IT革命能创造日本经济奇迹。西方媒体报道说,日本政府希望数字革命能像二战中的“神风”战斗机一样提升日本滞缓的经济。据日本有关部门估计,如果日本IT的普及能达到美国那样,那么IT以及与IT相关的企业就能推动日本GDP的增长达到4.21%,这显然是一个很有雄心的设想。
  为了消除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因信息技术普及程度不同而产生的经济增长差距,日本政府表示G8将回应各国人民对这个问题的关注。作为开始,日本建议实施一揽子综合性援助,帮助发展中国家从数字革命中得益。
  不过,日本前首相小渊的突然逝世对于日本举办这次会议的雄心无疑是一次大的打击。6月25日举行的众院选举,尽管联合执政的三党获得了超过绝对稳定多数的271席,但自民党减少了38席。继续执政的森喜朗首相的支持率已降到很低的程度。作为G8的主席国,这样一种政治状况显然是十分不利的。前首相小渊曾希望日本能向八国首脑会议展示其最佳状态,但现在这一点肯定是难以做到了。
  对于前往冲绳的八国首脑来说,尽管被认为有共同的民主价值观,但实际上在很多重大问题上有相异的利益和立场。最近美国坚持要搞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就导致了G8成员之间的对立。俄罗斯坚决反对,明确表示,如果美国破坏反导条约,俄就将推翻所有削减核武器条约及常规武器条约。欧洲国家对此也持批评态度。对于这样一个关系G8未来关系的大问题,这次会议可能将回避。
  矛盾重重,难有作为
  对于会议所要讨论的问题,在G8之间也有很多矛盾。预防冲突是会议可能涉及的一个重要的国际安全问题。这个问题是去年科隆会议提出的。尽管俄罗斯曾积极参加了有关的讨论,并且是有关声明的签字国,但俄罗斯在车臣问题上与G7的立场是尖锐对立的。在有关人道主义干涉的问题上,法国与俄罗斯仍坚持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主权与不干涉内政原则,持明确的保留态度。
  在IT问题上,G8也有矛盾。例如,对于电子商务,欧洲人想要征税,而美国人则反对。而在这次会议上倡导IT革命的日本,由于受到不情愿开放电信市场的指责,因此其倡议未必会有多大收效。
  在冲绳会议上,债务问题有可能再次引起关注。在去年的科隆会议上,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意大利曾许诺免去所有48个最贫穷国家欠它们的债务。但遗憾的是,事后只有3个国家的一小部分债务被免去。今年,一个旨在促使西方国家免去世界最穷国家债务的组织声称将到会举行活动,这种情况将使日本政府处于一种微妙境地,因为日本是国际发展援助最大提供国,也是这些负债穷国的最大债权国。现在英国、美国和加拿大等已提出取消那些未付清的债务,而日本则坚持要重新制订时间表,对于日本来说,债务问题显然是个麻烦问题。
  在冲绳会议上,转基因食品可能成为一个议题。欧盟认为应由一个新的国际组织来管理转基因食品,但美国和加拿大却强烈反对这个倡议。欧盟和日本因抵制转基因食品,已被指责为保护主义。如果日本和欧盟想要达成一项关于农业自由化的框架协议,它们就需要在转基因食品问题上作出妥协。在冲绳峰会上,如何就这个问题提出一项使欧盟和美国都能接受的建议,日本需要施展高超的外交技巧。


第7版(国际周刊)
专栏:

  克林顿的难题
本报驻美国记者 马世琨 张勇
  ▲朝鲜半岛局势缓解
  美国在亚洲的驻军再遭强烈反对
  ▲反对声浪此起彼伏
  美国怎样推销国家导弹防御系统
  ▲重大问题分歧依旧
  美国与俄罗斯如何继续改善关系
  即将召开的冲绳八国首脑会议,是克林顿总统任内最后一次参加西方主要国家元首聚会。由于国内外诸多因素,他此行不会轻松,在一些重大问题上难有作为。
  事实上,美国对这次会议显得不够重视。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因参加巴以和谈,没有参加为首脑会议作准备的外长会议,让东道国日本颇感不悦。会议所在地的一所学校,原打算用奥尔布赖特的名字给新建的礼堂命名,后来宣布取消这一安排。甚至有传言说,克林顿总统也可能因中东和谈而不参加首脑会议。尽管白宫出面否认,但还是招致批评。有人评论,八国首脑会议日程早已确定,克林顿政府如果对它重视,就应该在安排中东和谈日程时有所考虑。还有人认为,美国对这次首脑会议预期不高,因而态度不够积极。甚至有人就美国的冷淡评论道,八国集团正在成为过时的组织。
  稳固美国在亚洲驻军的地位,将是克林顿的一项紧迫任务。在日本和韩国的驻军,是美国控制亚洲的重要招数。目前,美国驻军的必要性正在受到双重挑战。其一是朝鲜半岛形势出现变化。美国在韩日驻军的一大借口是对付朝鲜。朝韩首脑会晤后,半岛对峙局势大大缓解,驻日、韩美军的合理性自然受到质疑。有舆论认为,美国很可能寻找一个替代朝鲜的对手。其二是日本国内要求撤出美军的呼声高涨。冲绳是美军在日本最大的基地,也是日本反对美国驻军最强烈的地方。不久前接连发生美国士兵猥亵日本女学生和开车撞人的罪行,再次激起当地政府和居民的反美怒潮。他们举行了声势浩大的集会,并计划在八国首脑会议前一天举行2.5万人参加的大规模示威活动。日本政府也在驻军问题上与美国闹别扭,认为美军一年4亿美元的开支数目太大,迟迟不肯批准这笔预算。据报道,克林顿将在会议期间对冲绳民众发表演讲,以图缓解当地居民对美军的敌意。但是,一次演讲又能产生多大效果呢?
  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是另一个棘手问题。美国NMD第三次导弹拦截试验失败后,引起国内外新一轮反对声浪。但美国迄今并没有放弃部置NMD的打算。克林顿决定是否部置NMD的四个考虑之一是国际反应。可以想见,他不会放过八国首脑会议的机会,向各国元首推销NMD,至少会试探他们的态度。但结果恐怕不容乐观。在不久前召开的八国集团外长会议上,美国自知形势不利,不愿谈这个问题。但俄罗斯、加拿大和欧洲等国还是讨论了NMD,表示不同程度的担忧和反对,要求维护和加强反弹道导弹条约。俄罗斯总统普京已放话,将在双边会晤中再次要求克林顿放弃NMD,并愿为此在削减战略核武器问题上妥协。这等于将了克林顿的军。《华盛顿邮报》不客气地说,“美国反导弹系统受到了更多的攻击”。
  美俄关系恐怕难有起色。首脑会议期间,克林顿将与普京举行第二次元首会晤,继续就恢复美俄关系和建立个人关系进行努力。普京上台后,对西方采取现实和强硬的政策,让美国觉得难以对付。他这次在访问朝鲜之后前往出席冲绳会议,被美国认为是在“打朝鲜导弹牌”,以图加强俄罗斯的发言权。美国眼看自己在该地区利益受到威胁,内心自然不会高兴,对俄罗斯减免债务和增加贷款的要求不冷不热。美国媒体呼吁政府,在俄罗斯偿还旧债前,不要再贷新款。俄罗斯对此有比较清醒的认识:“西方不会帮多大忙”。此间舆论认为,由于两国在许多重大问题上分歧依旧,美俄元首会晤难有成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