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2000年7月20日人民日报 第10版

第10版(社会调查)
专栏:记者调查

  锁定流沙唤绿归
  ——赤峰市防治土地沙漠化纪实
  本报记者 李忠辉
  编者按: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50年来,坚持不懈地开展治沙造林活动,终于变“沙进人退”为“人进沙退”,大大改善了当地的生态环境。他们在林业生态建设、沙漠化防治方面积累了不少经验,很值得其他地方学习和借鉴。
  6月初,记者应国家林业局宣传办之邀,赴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采访以“保卫绿色,关注森林”为主题的当代文化名人沙漠植树活动,有机会第一次走近沙漠,直面无边的沙海;有机会耳闻目睹赤峰人在与沙漠抗争中的辉煌与骄傲;有机会让星罗棋布的防风林和留住流沙脚步的黄柳、牧草告诉我——
  绿色能够重返沙漠
  距北京400多公里,位于蒙、冀、辽三省区接壤处的赤峰市,总面积9万多平方公里,是典型的多山多沙地区。境内有科尔沁和浑善达克两大沙地,总面积4011万亩,全市受沙化危害的土地面积高达8435万亩。50年代初期,全市仅有森林682万亩,森林覆盖率为5%,生态环境非常恶劣,风沙干旱、水土流失等自然灾害频繁发生。在1958至1988年30年间,翁牛特、敖汉、巴林右和阿鲁科尔沁四个旗,流沙埋没公路231公里、房屋3891间、农田27万亩、草场570万亩,有600多户农牧民因流沙驱赶,被迫迁居他乡……
  饱受土地沙化之害的赤峰市各族群众,从新中国成立之初,便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开始了以治沙造林为重点的生态环境治理和建设。市林业局局长李法普告诉记者,赤峰市“向沙漠要森林,给沙漠披绿装”,经历了50年代艰难起步,六七十年代全面铺开,改革开放后快速发展三个阶段。
  敖汉旗曾是赤峰市沙地面积最大、风沙危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旗委、旗人民政府几十年如一日,每年都组织大规模的治沙造林会战,尤其是近10年来,先后启动了黄羊洼草牧场防护林工程、大青山山区综合治理开发工程、长胜乌兰巴苏和白土梁子黄柳治沙工程、唐家营子哈拉勿苏植物再生沙障治沙工程、王家营子乡龙泉山山地综合治理工程……取得了显著的生态效益。目前,全旗有林面积达532万亩,其中人工造林523万亩,259万亩沙地中已有200万亩得到有效治理,森林覆盖率达到36%,70%以上的荒山得到了治理和绿化……
  翁牛特旗于1997年4月正式实施我国履行国际荒漠化公约示范工程——响水工程。这一工程治沙面积达45万亩,集生态效益、经济效益于一身,是全国唯一的防治荒漠化示范工程。
  松山区于1996年初在五三乡古都河村启动龙潭工程,对3.3万亩干旱土地进行综合治理,目前已治理2.2万亩,生态林、经济林已初具规模。
  如今的赤峰市,每年治理沙化土地的速度超过了土地沙化的速度,“沙进人退”的局面已被“人进沙退”取代。截至1999年底,全市森林面积已由建国初期的682万亩增加到3179万亩,森林覆盖率由5%提高到23.54%;累计治理开发沙地1888万亩,占沙地总面积的47.1%。生态环境大大改善。与60年代相比,无霜期延长5.3天,大风天数年均减少9.4天,平均风速降低0.52米/秒,沙暴天数下降60%……赤峰已经跨入“全国林业生态建设先进市”的行列。
  无论是在翁牛特旗、松山区,还是在敖汉旗、宁城县,那些长年战斗在防沙造林第一线的林业工作者,对记者讲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绿色来之不易
  赤峰市历届党委、政府都把林业生态建设当成头等大事,一张蓝图绘到底,一届接着一届干。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近年来,市、旗、县实行领导干部治沙造林任期目标责任制,签订责任状,有的旗、县还建立了生态建设一票否决制度和领导干部生态建设诫勉制度。他们按照建立林业改革实验区的要求,在活化机制方面进行改革尝试:在农村、牧区实行“推磨转圈,轮流治理,以工换工,大体平衡”的治理机制,开展联村会战或联乡会战;在机关、企事业单位开展“干部学农民,机关学农村,市直学基层”活动,组织干部职工到治沙造林第一线参加会战;推行“五荒”拍卖治理和股份合作制治沙造林机制,鼓励当地群众购买“五荒”,吸引外资合作治理开发“五荒”;市、县林业部门每年都抽调专业技术人员500多人,深入基层承包重点建设项目(全市每年确定50—60个重点建设项目,拟建30个精品工程),实施精品带动战略;实行草牧场有偿使用,以草定畜,调整畜群结构,控制山羊发展,逐步走舍饲、半舍饲的路子,以缓解林牧矛盾,保护绿化成果……
  黄羊洼草牧场防护林工程始于1989年,共营造草牧场防护林5.08万亩,形成主副宽林带294条,总长度726公里,构成500米×500米和500米×400米的网格877个,保护草牧场43.3万亩。这项工程由敖汉旗康家营子乡、古鲁板蒿乡、双井乡、种羊场、双井林场和古鲁板蒿林场干部群众干了整整3年。1997年和1998年,三乡三场又投资投劳对281个网格进行改造,造林2.19万亩,新建小网格80个,在小网格内建设灌木饲料林1.78万亩。大青山山区综合治理开发工程共动用土石方28万立方米,新修作业路8600米,5个村投劳8万个劳动日。龙潭工程截至目前已投资760万元,投工投劳38.6万个,动用土石方420万立方米,修路40公里……可以说,赤峰市林业生态建设中的每一项成就,都是广大农民、林业工作者、领导干部用智慧和汗水换来的。
  赤峰市作为全国防治沙漠化事业的探路器,没有辱没使命。现任市领导并没有满足于已有的成功,他们要——
  续写新的辉煌
  赤峰市目前仍有2000万亩沙化土地亟待治理,已经初步治理的地区,生态环境也还很脆弱,存在再度沙化、退化的可能。生态问题不仅制约着当地经济的发展,而且对京、津、沈等大城市的环境质量也有较大影响,防治沙漠化的任务依然十分艰巨。对此,市委、市政府及有关部门的领导有着清醒的认识。他们根据国家的统一部署,结合本地的实际情况,已经制定了跨世纪奋斗目标:从2000年开始,每年完成造林200万亩,治理开发沙地200万亩,到2005年初步完成对沙化土地的治理,森林覆盖率达到30%,生态建设初见成效;到2010年,绿化全部宜林荒山荒沙,森林覆盖率达到35%;2010年后,进一步巩固、完善、提高生态建设成果,力争到2030年,基本实现山川秀美的宏伟目标,成为北京北部的绿色生态屏障。
  蓝图已经绘就,新的辉煌不会太遥远。
  题图:内蒙古赤峰市黄羊洼退化沙化草牧场防护林。赤峰市林业局 崔玉堂摄(附图片)


第10版(社会调查)
专栏:民主建设在乡村

  竞选承诺不兑现
  村委主任遭罢免
  今年5月17日,河南省新郑市和庄镇小岗王村村委会主任王远,被一年半前踊跃选举自己的村民罢免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王远在当地长期行医,口碑较好,有一定群众基础。1998年12月初,村委会换届选举时,他以上任后整修村里街道、整顿宅基地审批、清算公粮款、查清并公布高速公路占地款的使用情况等承诺,取得了广大村民的信任,以732票的绝对多数,当选为小岗王村村委会主任。然而,上任后的几把火,却让村民的心凉透了。
  ——上任伊始,他的第一把火,是把一直由村文书掌管的村委会公章要过来,违章批了3处宅基地,使本已混乱的宅基地审批更加混乱。
  ——他上任承诺要办的事,都是全村的“焦点”、“热点”。一年多过去了,“光听打雷,不见下雨”,无一件由蓝图变为现实。
  ——镇政府为解决群众看病难问题,大力推行农村合作医疗。但王远却置村民疾苦于不顾,只担心自己的诊所生意受影响,百般阻挠,致使小岗王村至今没有一个村民加入合作医疗。
  ——王远的儿子是在外地入伍的,按政策不享受优待金,他却以欺骗手段,从镇政府骗取了1200元优待金……
  虽然镇政府与村委会是指导与被指导关系,但人民政府决不允许任何人以权谋私、恣意妄为。镇党委、政府察觉到王远的所作所为后,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多次以领导集体、委派专人等形式找他谈话,进行批评教育,但他依然我行我素。广大村民愤怒了,他们要再次行使自己手中神圣的权利。今年初春,276名村民联合上书镇政府,强烈要求罢免王远村委会主任职务。
  5月17日下午,在镇政府的主持下,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有关条款的规定,小岗王村举行村民大会,进行投票表决。1055名选民中有960人投了票,其中同意罢免的695票,不同意罢免的237票,弃权28票,一举罢免了王远村委会主任的职务。
  王远之所以被罢免,主要原因是他没有为村民办实事,是一位只承诺不兑现、在其位不谋其政的“主任”。
  河南新郑市 严杰华 王欣


第10版(社会调查)
专栏:各抒己见

  造林绿化重在管理
  每年春季,各地都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植树造林。一些地方前期栽植工作搞得红红火火、有声有色,但绿化效果却不尽如人意,出现“年年种树年年荒,种树还是老地方”的怪现象。究其原因是后期管理不善。
  俗话说:“造林绿化三分栽,七分管”。管理在绿化中具有重要的作用。目前林木的管理存在以下几个问题:一是管理责任不明确。栽种后没有明确具体的责任单位或个人,导致栽的苗木谁也不管。二是管理资金不足。林木种植后的管理包括浇水、施肥、治虫、修剪等方面,需要一定的资金投入。有的地方林木管理资金投入不到位,使苗木得不到正常的管理而死亡。三是奖惩机制不健全,有制度没能认真执行。由于林木的管理效果与管理人员的切身利益未挂钩,管理人员的积极性没有调动起来,造成管与不管一个样。四是管理方法不得当。不同树种有不同的管理方式,而有的管理人员方法简单,许多林木因管理方法不当而死亡。
  林木的种植是短期的、阶段性的,而其管理是长期的、全面性的。为实现“种植一片、存活一片”的目标,必须把握好管理这个重要环节。要明确管理的责任单位和责任人,建立健全监督制约机制,充分调动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的积极性。
  湖北枣阳市园林局
  付宏才 魏登良


第10版(社会调查)
专栏:社会短波

  社会短波
  陕西省长武县:
  治土五十载 环境大变样
  陕西长武县为了控制水土流失,改善农业生态环境,坚持50年不间断地进行水土保持综合治理。截至1999年底,全县累计治理水土流失面积385.87平方公里,其中兴修“四田”25.20万亩,“四田”改水地6.3万亩,营造水土保持防护林17.86万亩,经济林13.52万亩,种草1.14万亩,治理程度达到71.2%,涌现出了王东沟、中原沟、鸦儿沟、孝席沟等一大批高质量的治理典型。
  陕西长武县委宣传部 尚小武 韩宏春
  湖北省宜昌市:
  东山常停水 苦煞众住户
  长期以来,停水在宜昌市东山开发区已司空见惯。笔者留心统计了今年5月20日至6月20日的停水情况,这30天中停水5次,平均不到一周一次。停水时间最长的3天,最短的一天,仅有一次提前通知了住户。由于经常停水,住户的正常起居生活受到严重影响。不少住户多次打电话给市长热线、三峡新闻热线和宜昌市自来水公司,问题迟迟没有得到解决。
  湖北宜昌市东山开发区富林花园住户 耿长森
  农村“公用电话”:
  管理不规范 话费随意收
  随着电信事业的发展,农村电话装机数量越来越多。一些农民家中的电话没有经过批准,便改作“公用电话”。这些“公用电话”没有计费器,收多少钱全由机主说了算,通话时间也计算不准。有的机主在节假日和晚上到清晨的优惠时段也按平时的价格收费。有的机主听到打电话的人是外地口音便多收费。
  农村“公用电话”管理不规范,机主乱要价,增加了通话人的经济负担,也损害了电信部门的形象。对此,有关方面应给予足够的重视。
  湖南省冷水江市财政局 李林森


第10版(社会调查)
专栏:实话实说

  为乡镇干部“减压”
  江西省金溪县秀谷镇政府 李山冕
  当前,“学生负担”、“农民负担”、“企业负担”问题已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有关方面解决这些问题也取得了一定效果。笔者认为,为乡镇干部“减压”问题也应摆到上级有关部门的重要议事日程。当前,乡镇干部主要面临以下三种压力:
  一是工作压力。乡镇政府与村委会的关系,已由昔日的领导与被领导关系改变为今天的指导与被指导关系,乡镇政府不得干预依法属于村民自治范围内的事项。这就意味着乡镇干部已不能像过去那样对依法属于村民自治范围内的事项采取行政命令式的管理方式。然而一些上级领导和部门却忽视了这一变化,对乡镇政府仍习惯于计划经济年代的行政管理模式,致使乡镇干部工作压力增大。
  二是生活压力。实行乡镇财政包干体制后,乡镇干部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由于财税任务要完成,有的地方乡镇干部工资不能按时足额发放,再扣除工作保证金和各种捐款,所剩无几。由于财政困难,有的地方乡镇干部福利待遇中应发的部分如独生子女费、降温费、烤火费乃至普调后的增资部分不能到位。乡镇干部工作环境比较艰苦,双休日很少休息。
  三是舆论压力。由于诸多原因,乡镇干部给农民的少,“拿”农民的多。作为农村基层矛盾的处理者和“拿”字的执行者,乡镇干部不可避免地成了少数农民不满情绪的发泄对象和上面追查责任的承担者以及社会舆论的指责者。有的新闻媒体忽视了乡镇干部的主流和工作上的困难,片面报道乡镇干部的工作失误或不足,使乡镇干部的形象受到影响,工作难度加大。
  乡镇干部作为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在农村的贯彻执行者,其生存状况和现实表现如何,直接关系到基层政权能否正常运转,党在农村的各项方针、政策能否贯彻落实到位。上级有关组织和部门应当体谅和善待乡镇干部,通过深化政治和经济体制改革、把握正确舆论导向等途径来为乡镇干部减压,充分调动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和创造性,推动农村各项事业的发展。


第10版(社会调查)
专栏:专题调查

  林业“卫士”竟成刀斧手
  ——对河南内乡县涉林犯罪的调查
  近年来,涉林犯罪虽屡遭打击,仍时有发生。最近笔者对内乡县近5年来发生的57起涉林违法案件进行调查,发现60%以上的涉林案件与林业干部有关,构成犯罪的不乏其人。这些“监守自盗”的林业干部的所作所为,在群众中造成恶劣影响。请看:
  案例一:1999年4月16日,内乡县湍东镇花园村大石沟组申请采伐该组公路两侧及河道集体种植的杨树,尔后更新。主持林政管理工作的县林业局副局长杨宗亮违反《森林法》和《公路法》关于“公路的护路林和城镇林木更新采伐,应当经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交通主管部门同意后,方可办理审批手续”的规定,未经交通主管部门批准,为该组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致使县级公路两侧的杨树被采伐53.84立方米,护路林被破坏。杨的行为构成了违法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罪。
  案例二:1998年4月初,群众举报内乡县林业局个别工作人员在山区滥伐林木,内乡县林业局林政股立即派人赴现场调查,责令被举报人停止砍伐,等候处理。被举报人找到板场乡林业站站长曹俊德,谎称有批准手续,曹俊德在没见到县林业局批准的采伐计划的情况下,擅自作主,出具一张加盖乡林业站公章的350立方米采伐证明,致使被举报人滥伐的林木被运走。
  案例三:1997年12月,内乡县西庙岗乡彭沟村前营组以道路两边树已成材,影响农村耕作为由,申请间伐60棵树。该申请经乡政府批准后,于1998年1月5日报乡林业站审查,乡林业站站长常其贵以间伐不利于重栽幼树成长为由,提出将此段路上树木全伐的意见。申请人提出“办一个手续便于联系买主”,常便将早已不准使用的河南省林木采伐许可证填发给申请人,先后两次收取申请人育林金1280元,同意该组违法采伐林木50.08立方米。常身为林业主管部门工作人员,理应严格执法,却违反《森林法》有关规定,在明知发放的采伐证已作废的情况下,超越职权,擅自发放,构成违法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罪。
  案例四:1995年11月14日,内乡县林业局林产品购销公司工作人员岳文欣与板场乡让河村龙王组村民刘红朝签订承包山坡合同。同月18日,该公司向县林业局申请间伐160立方米木材计划,县林业局同意。1995年12月13日,岳开始组织采伐队采伐。由于山坡修路原因,乡林业站为该公司追加350立方米采伐计划,县林业局又追加60立方米采伐计划。但岳实际采伐637.8立方米木材,超过三次批准的计划采伐量67.8立方米。岳的行为构成滥伐林木罪。
  案例五:1998年12月,内乡县七里坪乡三道河村北湾组村民徐保成、李继刚预谋后,由徐找到村委会主任李国平,请求办理7立方米木材采伐证,给李人民币850元作为育林金。后徐、李二人到内乡县宝天曼自然保护区交界处的该县七里坪乡大龙村蚂蚁潭超计划采伐菌材58立方米。1999年3月,宝天曼自然保护区管理处万沟林场派出所所长姚国群,在查获此案后,明知徐、李二人的行为已构成犯罪,却只对二人收取5800元资源补偿费了结,以罚代刑。姚国群的行为已构成徇私枉法罪……
  林业工作人员,大都处在保护森林资源第一线,手中直接或间接握有林木“生杀大权”。林业工作人员这种只管理别人,而忽视自我约束;只要求他人保护资源,而自己披着合法外衣“监守自盗”,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重视。在当前,要突出做好以下三方面的工作:
  首先,要提高林业工作人员素质,教育林业干部当好林业卫士,展现卫士风采,切实担负起保卫森林的责任。
  其次,要纯洁林业队伍。对那些披着林业工作人员外衣,恣意破坏国家森林资源的盗伐、滥伐林木的害群之马,要坚决清除出林业队伍,以保证林业队伍的纯洁性,使党和国家的林业保护政策真正落到实处。
  再次,要完善内部监督机制。涉林违法案件多与林业工作人员有关的事实,说明林业系统内部管理还存在薄弱环节,亟待完善。只有一手抓林政管理,一手抓内部监督,才能从根本上减少或杜绝“监守自盗”,保证严格执法,防止毁林案件的发生。
  河南内乡县人民检察院
  郑潘柯
  河南内乡县人民法院
  程相鹏 郑德欣


第10版(社会调查)
专栏:社会聚焦

  “大漠之魂”在呼救
  胡杨,沙漠中最有生命力的植物,因其千年不死、千年不倒、千年不朽而被誉为“大漠之魂”。生长于塔里木河流域的大片天然胡杨林是塔里木盆地万顷良田的天然保护屏障。
  由于种种原因,塔里木河流域的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胡杨林在短短几十年间锐减七十万亩。如不加大对塔里木河流域的综合治理,剩余的胡杨林终将被无情的风沙吞没。新的生态灾难将使开垦出的人造绿洲再度荒漠化。
  图一: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生长得郁郁葱葱的胡杨林。
  图二:遭遇不测的胡杨。
  图三:驻守在塔里木河岸边的武警某部官兵正在胡杨林边巡逻,严禁驻地群众乱砍滥伐。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武警兵团一支队政治处 马泉洲 李建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