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2000年5月13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要闻)
专栏:西部纪行

  建设“两江”上游生态屏障
  ——贵州向“石漠化”宣战
  本报记者 刘杰 胡跃平 孙海涛
  3月18日,贵州省遵义县的三合镇在热火村召开村民动员大会,传达全省退耕还林还草试点会议精神。当晚,作为试点村镇之一的热火、互合和三合村召开村民大会。第二天一大早,村民就热火朝天地上山拉线测点、挖坑填肥,几天工夫栽下了千亩枇杷树。
  穿行在贵州的高山大川里,记者时常为高原群众抢抓时代机遇、积极投入西部大开发的热情所感染。
  “热情源于忧患,不如此就难以生存,长江、珠江上游的生态屏障就难以建成。”省林业厅厅长杨铁如是说。他介绍,地处长江、珠江流域的面积各占贵州省国土总面积的65.7%和34.3%,由于森林过度砍伐,毁林毁草和陡坡开荒,全省水土流失面积7.67万平方公里,占土地总面积的43.5%。境内乌江每年泥沙量达1.4亿吨,其中直接进入三峡库区的达1.1亿吨;珠江流域的南北盘江和红水河每年流入珠江的泥沙量也有3369万吨。上游在“流血”,下游更遭罪。贵州岩溶面积大,抗侵蚀能力弱,“石漠化”面积达12.8万平方公里,占土地总面积的73%,且以每年508平方公里的速度增加。
  来到贵州才会真切地感受到,由于缺土少水,石漠化比沙漠化还要顽固可怕,特殊的喀斯特地貌成了贵州开发西部、建设“两江”生态屏障中最难啃的“硬骨头”。
  贵州人并不畏难。最早向石漠化更向命运挑战的是普定县人民。人称“生态书记”的县委书记张义刚,在普定已工作了30多个年头。他告诉记者,1958年到1978年的20年间,普定平均每年新增石漠化面积达8300亩,速度之快为全省之最。照此下去,50年后的普定就将从中国绿色地图上消失。县委、县政府从80年代初就考虑生态农业体系建设,先治理128平方公里的蒙铺河流域,再引进长江中上游防护林工程,又启动了岩溶生态重建工程,目前全县森林覆盖率已由治理初期的7.4%上升到21.7%。西部大开发给普定带来新契机,普定已列入到“全国重点生态县”、“退耕还林重点县”等试点行列。
  不仅是普定,整个贵州都动起来了。各地要求加入退耕还林还草试点的信函雪片般飞到林业厅厅长杨铁的案头,有的县市林业局长因没有要到项目而被书记、县长训哭了。今年的省人大、政协会议对西部开发的议案、提案增加到68件。省委、省政府加大“两江”生态屏障建设力度,将长江上游64个县全部纳入天然林保护范围,并积极争取珠江生态保护和建设项目,力争通过10年左右的努力,实现全省25度以上的坡耕地基本退耕还林还草,水土流失治理面积达2.8万平方公里以上,森林覆盖率提高到38%。
  如今,贵州退耕还林还草注重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结合。遵义县选择林种时,县林业局原准备大种梨树,农民却说近年梨子市场趋于饱和,不如选市场看好、又是常绿阔叶的枇杷,县里尊重群众意愿。记者在三合镇试点片看到,一座座从前种满油菜、小麦的山头上,从坡底到坡顶全栽上了枇杷树。老百姓笑逐颜开,热情很高,还欢迎记者三四年后再来看看,到时候尝尝最大最甜的枇杷。
  在珠江上游的北盘江大峡谷南岸,满目怪石嶙峋的山坡上,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贞丰县兴北顶坛片区一片葱绿,花椒树婆娑多姿,枝叶间是密密的小椒果。镇党委书记郑各明介绍,这个片区95%的面积是岩山,剩下的5%也是石旮旯地,大的顶多能摆几张席,小的只能放下一个碗,全是跑水、跑土、跑肥的“三跑地”。近些年,当地大种花椒,几年工夫发展到2万多亩。如今,“顶坛牌”青皮大花椒名扬四方,亩效益3000多元,以前被贫穷吓跑的几十户人家纷纷迁回故里。
  “西部开发”,这声音在贵州的崇山峻岭里回响。地处长江上游的赤水市又为西部开发探索着新模式,他们走以竹为主的林业产业化之路,富了民,绿了山,清了水。全市有林面积达170多万亩,其中竹海达50万亩,竹林成了支柱性产业。在西部大开发中,贵州省号召各地学普定,学贞丰,学遵义,也学赤水新模式。有典型引路,有拼搏精神,在西部大开发的春风吹拂下,贵州山清水秀的“两江”生态屏障蓝图,一定会成为现实。


第1版(要闻)
专栏:

  思进首先要思改
  本报评论员
  云南红塔集团勇于开拓、不断进取的事迹,说明偏远地区的企业,同样有发展前途,在西部大开发中还有潜力可挖。一旦他们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所释放出的能量不可小看,在带动地方经济发展中有着重要作用。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发展较快的大企业,责无旁贷地应当成为西部大开发的“龙头”。
  红塔集团地处西部,之所以能在不利条件中发展壮大,最重要的是他们有一种可贵精神,敢走前人未走过的路,敢做市场经济条件下需要做的事。他们依靠改革在同行中创造了几个“第一”:第一个建立“公司+农户”生产模式;第一个实行产销、管理“一条龙”体制;第一个走向产业多元化经营。结果不断抓住机遇,开创出一片片新天地,改革给红塔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思进,首先要思改,这一点对于西部企业来说,尤为重要。西部大开发,中央会给西部地区应有的政策倾斜、资金援助,全国各地也会给予西部支持,但这毕竟有限,也不能取代西部干部群众自身的艰苦努力。有项目有钱固然好,而没项目没钱也不能坐等,把立足点放在自身改革、努力挖潜,善于从市场途径找到项目资金,就会赢得更多的发展机遇。现在西部开发面临新的环境特点,经济全球化及“入世”带来市场更加开放,竞争更为激烈,甚至超过20年前东部沿海地区改革开放之初,因此,对西部开发的认识要有高起点,措施要有新思路,改革要有更大勇气和力度。要改变传统的发展观念和模式,以市场为导向大胆革除旧体制的弊端,深化企业体制改革、管理机制和制度改革,这样才能更好地适应新形势。如果这也不敢动,那也不敢改,因循守旧只会贻误竞争中的取胜时机。
  坚持改革,很重要的一条是坚持邓小平同志提出的生产力标准,以“三个有利于”判断改革的是非成败。应当说,东部地区的改革积累了丰富经验,许多可为西部借鉴。但东西部自然条件、文化背景的差异,体制架构、管理水平的差别,要求西部学习但不能照搬东部经验,要在中央方针指导下,从自己的实际出发,创造有效的发展途径,寻找适合自己的捷径。模式可以五花八门、办法可以多种多样,只要体现“三个有利于”原则,切切实实地有利于提高综合国力,提高生产力水平和人民生活水平,对社会的协调发展有促进作用,就应当予以肯定和支持。即使一时失败,也要鼓励改革者继续大胆实践,总结经验,不断完善,取得更好的成果。
  大企业的发展,离不开国家支持。政府要开明,政策要宽松,服务要到位,是企业所希望的。在西部大开发中,政府及职能部门要以宽容态度充分理解企业改革,成为支持企业改革的后盾,做好服务工作的高参。上下一心形成合力,开发中的困难就会迎刃而解。


第1版(要闻)
专栏:

  营造“航空母舰”
  ——记富而思进不断创新的云南红塔集团
  本报记者 班明丽 刘桂莲
  西部大开发,有实力的大企业应当扮演什么角色?近来,云南红塔集团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红塔是祖国西部颇具实力的大企业,是偏远和少数民族地区涌现出的一个产业多元化集团。改革开放20多年,他们的固定资产从1000万元,发展到70亿元、所有者权益340多亿元,是多年的国家利税大户。中央发出西部开发的战略号召后,红塔憋着一股劲,要多出一把力。
  集团总裁字国瑞说,大企业是西部经济发展的龙头,要为大开发出力,最重要的选择就是,在市场竞争的风浪中进一步强身健体,壮大实力。为此要富而思进,再创辉煌,在新世纪把红塔营造成西部的“航空母舰”。
  求富求强看发展
  改革开放以来,红塔企业模式有了质的变化。
  “面对经济全球化及‘入世’的压力,红塔不能仅仅是‘资源导向型’企业,要向‘市场导向型’发展,要向多元化经营迈进,在竞争中变强,成为一个有能力面向世界的大集团。”风尘仆仆从大朝山电站赶回的副总裁朱晓阳,向记者表达了他的想法。这既是红塔的今天,也是红塔的未来。
  大朝山、小湾水电站,是近年来红塔多元化经营、带动地方经济的重点项目。大朝山电站总投资88亿元,红塔占30%的股份。小湾电站总投资多达380个亿,红塔占了其中12%。利用主业积累,从90年代开始,红塔不断投资主业以外或与主业相关的门类,目前已形成能源、交通、轻工、新型建材、金融保险五大门类并存的产业格局,走出从产品经营到资金经营再到资本经营的混合经营之路,开始了跨国界、跨省区、跨行业、跨所有制的经营。其中有近一半合作是由红塔控股的,也有独资、参股及融资等合作形式。他们与德国合资的红塔兰鹰纸业公司,至1999年4年创利税3.6亿多元,成为德国100多个在华投资项目中效益最好的企业。从昆明至玉溪的昆玉高速公路,红塔控股80%,1999年4月运营以来在当地发挥了重要作用。红塔向银行、保险、证券业的投资,回报理想,并且培养了一批资本经营管理人才。
  去年是公司的投资高峰年,当年为多元化经营投资35.2亿元。近7年,累计投资已达100个亿。今年一季度统计,经营效果良好。其中销售收入增长16.9%,利税增长46%,利润增长51%。
  红塔的多元化投资,也有不成功的。在总结经验后,他们明确提出:“要警惕多元化陷阱”。字国瑞对此作了深入分析,归纳出红塔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七搞八不搞”经营原则:有选择地搞国家及省里的重点项目;有选择地搞高新技术项目、朝阳产业项目、能形成规模的资源开发项目、能扩大主业生产链的项目等;不搞传统小项目,不搞与乡镇企业抢市场的项目等。这一切由红塔邀请企业内外人员组成的专家咨询委员会审查把关,使前期决策从少数领导拍板,走向科学化、规范化,避免了不必要的失误。
  企业办企业,红塔要求严格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运作,投资就要有回报。他们坚持产权清晰,风险共担,利益共享。不论所有制成份,合作坚持实行股份制。新企业、新机制,起点高、效益好。发电量130万千瓦时的大朝山电站,仅用100名员工,不留冗员;由红塔控股的滇西水泥厂,完工后产量达105万吨,所用人员仅为同等规模企业的一半。
  过去有的项目投资后管不住,资产有流失,现在充分发挥监事会作用,审计工作到位,职代会也要参与监督。不久前,企业主管人员在电视台向职工介绍“红塔的钱该怎么花?”还组织员工到厂外一些项目参观。在制定“十五”规划中,他们已经确定新的目标,到2005年,多元化产业销售收入将达到114亿元;到2010年,工业项目销售收入占全部收入的60%。再用10年,多元化总资产超过主业,为西部再造一个“红塔”,成为世界之强。朱晓阳对此非常有信心,他说,我们是90年代打基础,新千年创造辉煌。
  内在动力看改革
  一次“地震”变成一阵“清风”。红塔人这样形容去年公开选拔销售人员的感受。
  多年的卖方市场,加上“专卖”经营,红塔主产品从来“不愁嫁”,5000多人的大企业只配备20多名销售人员,产品还可覆盖全国。然而,去年他们感到了买方市场的压力。
  销售人员从哪里来?上级主管部门任命、调动理所当然,是特殊体制下的做法,但调人往往引起人们猜疑:他“是某某领导的人”,“一定有背景”,更愤愤不平某某搞销售是“吃香的喝辣的”。结果,调动一个人,“打击一大片”,负面影响不小。
  红塔决定公开选拔。有人担心“搅乱职工思想”,字国瑞总裁说:“即使是地震,也要让它震,开了头就好。”一切过程公开,160多人走进销售队伍,派往全国各地。“地震”没有震乱,反而使不少有能力的人看到希望。青年人当然高兴:“没‘关系’、没‘背景’,也有舞台。”党委副书记李素华告诉记者:此举给红塔带来一阵清风。红塔领导者看到,企业需要的人才,主要应由内部培养产生,企业也有人才。像红塔,至今有相当数量的大学生长时间工作在一般生产岗位,“想用之人调不动,能调之人不想用”。他们认为解决矛盾的关键是铺架一座桥梁———建立公开选拔人才机制,补充销售人员的选拔开了好头。他们还选出一些管理人员到名牌高校深造,计划引进具有现代经济知识的高层管理人才。
  李素华说,企业要发展,必须在看人、用人上放得开。企业有实力,是吸引人才的好条件,但比实力更重要的是观念。引进高层管理者,干部首先不能怕超过自己;让“外来人”进厂,不能认为人家就是来“淘金”。观念开放,路越走越宽。
  值得称道的是红塔较早看到,他们虽然有计划体制在一定程度上的保护,但同样逃避不了市场风浪冲击,同样也要面对市场竞争压力,因此,穷时思改,富仍求变,坚持大胆改革不停步,在改革中削弱了计划经济的束缚,不仅确保国家税收,自身也从市场赢得了活力。多年前首创的“公司+农户”生产模式,创建了可靠的原料基地;继而构建出生产、销售、管理环节“三合一”体制,大大降低了经营成本;直到成立企业集团,顶着风险稳步前进,终于发展成为一个具有较强实力的现代化企业。改革带给红塔的是雄厚的物质财富,带给西部地区的是一艘迅速甩掉贫穷落后、乘风破浪前进的旗舰。
  “永远视今天为落后”,是红塔新的口号。现在,这种精神促使他们把改革的新目标,指向了国有企业的一大顽疾———“大锅饭”。红塔是一个“小社会”,也像一个“大家庭”。办学校、办医院、办食堂;职工劳动所得以各种实物形式发到手里,企业能包的都包,能发的就发,大家习惯于这种方便、优裕的生活环境。
  然而,好日子并不总是平静的。当企业投资8000多万元修建一座停车场,要求使用者停车24小时交费2元时,引起不满:“这是福利,为什么收钱?”
  副总裁普学明感慨地说,过去想不通为什么国企赶不上集体、集体赶不上个体,后来认清了,国企包袱沉重是大难题。职工进厂一切“公家包”,企业怎能负担得了!
  服务社会化的改革也在这里拉开序幕。红塔的中小学已经剥离出去;绿化、卫生对外承包;食堂合并招聘管理;福利该发的发,个人该交的费要交。尽管是初步的,但方向明确、实施稳妥。
  生命源泉看科技
  来自美国一家科研机构的结论告诉我们:一支“红塔山”烟所含的有害物质,仅为世界名牌产品的1/40,这是消费者的福音,也是红塔多年来依靠科技进步,改造传统产业的象征。
  “什么时候停止科技进步,什么时候企业生命力就要终止”。红塔人很早就意识到这一点,副总裁施永超介绍说,从1985年投资50多万元起步,红塔十分重视指导农民科学种植原料,从此原料基地被确认为“第一车间”。从选种、育苗、移栽、施肥、田间管理到烘烤,全面进行科学管理。优质原料为红塔生产优质卷烟提供了可靠基础。1988年国家公布13种名牌产品,玉溪红塔就占4种,一个不知名小厂跃为同行的排头兵。
  农田是企业“第一车间”,企业对农民的投入与扶植是慷慨的。为鼓励农民种植优质原料,红塔在农民的每一株烟上,落实23条政策。这些政策包括:对种植成本较高的环节给予必要补贴;对质优原料给予奖励;对农区水利、公路建设的资金投入等等,每年都有新内容,十几年来未间断,最高年份投入6亿元。初级产品与最终产品结合,资源与效益结合,互为依托,把当地资源优势有效地变为经济优势;“公司+农户”的模式,使得工农互补互利,城乡共同致富。红塔从此有了稳定、充裕的原料基地,成了富企业,附近八县一区20多万户,收入增加,普遍跨进“小康”。
  提高产品安全性,降低有害物质,是红塔追求科技进步的主攻目标。“七五”以来,他们先后投资50亿元,进行三次大的技术改造。大胆利用技改政策,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如今装备已经达到国际90年代水平,产品的化学指标等,不仅早已符合国内规定,还提前两年达到国际卫生组织的要求。现在,科技事业发展在红塔进入一个新阶段,1997年投资3亿元建立的科研中心,开始运行。
  视科技为生命的红塔,如今已经成为实力居亚洲第一、世界前列的大型现代化企业。它的产品不仅受到国内消费者认可,而且在与“洋货”竞争中毫不逊色,具有较为稳定的市场占有率。
  再创辉煌看支持
  营造好的政策环境,是政府对企业的最大支持。红塔许多领导对此有深切体会,他们说:“没有领导支持,就没有红塔的今天。”未来发展中,仍然需要更多的支持。
  当年红塔引进第一套国外设备时,没有外汇,是领导部门的变通措施,给了他们创新的勇气和开放的眼光;当年改建厂房车间,条件不允许按部就班等待审批,是领导部门帮助他们妥善处理,赢得了时间;当年在市场竞争中遇到体制障碍时,又是领导部门以生产力为标准,支持他们大胆改革,生产、流通、管理一度“三合一”,有效地发挥了新体制的作用。这些领导部门包括国家主管部门、云南省、玉溪市领导及有关部门。面对西部市场,信息、人才、政策环境还有许多不便,政府的开明与政策的支持,对企业犹如春风化雨。
  红塔一位领导说,“春江水暖鸭先知”,最先感知市场变化的是企业,政府支持企业的首创精神最重要。让企业有充分自主权,按照市场规律决定自己的命运,才能不使许多机遇失之交臂。这对于西部企业尤其重要。
  为社会多做贡献,是企业的义务。多年来,红塔不忘回报社会,无论地震救灾、希望工程、扶贫助困,还是发展各项公共事业,都给予力所能及的支持。但是,红塔是一个企业,要按市场规律办事;红塔也是一个肩负重任的企业,实现新的目标对于他们也非轻而易举,还有艰苦历程,因此,红塔身上有沉重的包袱要卸。比如,怎样帮他们减少或避免那些不符合企业意愿、不讲效益的指令性投资,不应有、不相干的伸手,不应支持、不该提倡的要求等等。如果给红塔一个更加宽松和自由的空间,它可以创造更多财富,给社会更加丰厚的回报。
  红塔期盼着,我们也期待着。


第1版(要闻)
专栏:

  广东支持西部能源发展
  10年投入电力建设资金23.9亿元,7年支付西电电费40亿元
  本报广州5月12日电 记者王楚报道:广东省坚持以市场为导向,互利互惠,积极参与“西电东送”工程,加大资金投入,让电力市场为实施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积极利用西南水电资源,是广东省能源发展的基本方针。据广东省电力集团公司提供的统计数据,截至今年4月底,“西电东送”进入广东的电量已达192.69亿千瓦时,“西电东送”对调整广东电源结构、减少污染、改善环境发挥了积极作用。
  广东经济发展较快,对电力需求成倍增长。早在1990年,广东省就积极支持和参与国家提出的“西电东送”能源发展战略,并和西南三省共同开发西南水电。自1990年以来,广东投入西部电力建设资金共23.9亿元,参与天生桥一级水电站、云南曲靖电厂和天广直流输变电工程等。
  据统计,广东7年已支付购买西电的电费40亿元,有力地支持了西部地区经济发展。除严格按合同购买有关项目的电量外,努力为“西电东送”提供市场,大量吸纳西南季节性电能。到1999年底,广东累计吸收西南份额内电力49亿千瓦时,份额外电力126亿千瓦时。1999年吸纳西南电量比1988年增长73%。


第1版(要闻)
专栏:

  尉健行会见世界劳联代表团
  新华社北京5月12日电(记者谭国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尉健行今天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威廉·迪总书记率领的世界劳工联合会代表团。
  尉健行对代表团的来访表示欢迎,并向代表团介绍了中国改革开放20年来所取得的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尉健行说,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中国采取了一系列正确的方针政策,克服了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和各种困难,国民经济继续取得较快增长,特别是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取得重大进展,人民生活不断改善,社会保持稳定。
  尉健行还向代表团介绍了当前中国工会工作的主要情况,并表示中国工会愿在“独立平等、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内部事务”的原则基础上,发展同世界劳联和世界各国工会与国际工会组织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
  威廉·迪表示,非常高兴能有机会来中国访问,通过访问,我们看到中国工会是维护工人权益的工会。他表示,在经济全球化形势下,各国工会之间应相互尊重,加强合作,各国工人之间应该团结起来。他还表示,愿意进一步加强世界劳联与中国工会以及两组织下属产业和区域工会之间的友好交往与合作关系。
  代表团是应中华全国总工会邀请来华访问的。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张俊九等参加了会见。


第1版(要闻)
专栏:

  中国北京高新技术产业国际周圆满落幕
  5天签署合资合作等协议总计60多亿美元
  本报北京5月12日讯记者颜世贵、赖仁琼报道:今天下午,第二批29个项目、总金额7.1亿美元的签约仪式后,历时5天的中国北京高新技术产业国际周落下帷幕。联合国、欧盟等国际组织,51个国家和地区的65个外国政府、企业代表团以及国内31个省、市、自治区的代表团参加了国际周的各项活动。国际周期间,签署合资合作、技术贸易、产品贸易等合同、协议、意向总计60.23亿美元。
  第三届国际周期间举办的展览会,全方位展示了中国高新技术产业最新成果和发展前景,20多万中外来宾参观了展览。在6个展馆、2万平方米的展区内,450多家跨国公司、高新技术企业、科技园区、科研院所集中展示了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环境保护、现代农业等方面的先进技术和产品。全球定位系统、东方红三号通讯卫星、中巴资源卫星等在国际周首次亮相;最新工业机器人、可视电话、信息安全产品和软件、智能建筑、宽带通讯、自动邮局设备等也出现在展会上。一些世界500强跨国公司和高科技企业、中外合资合作企业也展示了各自在高新技术领域的最新成果。
  国际周期间举办的55场论坛演讲几乎场场爆满,国内外190位知名专家、学者、企业家、金融家到会发表演讲;以技术引进、对外投资、技术输出和政府采购为主要内容的9场经贸洽谈积极务实,洽谈会还将政策研究、信息发布与交易有机地结合,使交流促进了交易。


第1版(要闻)
专栏:新闻简报

  新闻简报
  纺织工业一季度开局良好
  一季度我国纺织工业开局良好,化学纤维、纱、布、丝织品四大类纺织生产和销售快速增长,实现产品销售收入1684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6.3%,盈亏相抵全行业实现利润39.5亿元,同比增盈38.1亿元;全行业亏损面28.6%,同比下降4.7个百分点。国有纺织企业的经济运行状况全面好转,产品销售收入554亿元,同比增长28.6%,实现利润4.9亿元,同比减亏增盈18.9亿元,国有纺织企业亏损面为43.4%,比去年同期下降7.3个百分点;纺织品服装出口额创下历史新高,达107.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0.6%,净创汇77.8亿美元。
  吴泾热电厂国产火电机组并网
  上海市“九五”电力建设头号工程———吴泾热电厂8期工程的首台国产60万千瓦亚临界燃煤发电机组,日前一次并网成功。
  投资70亿元建设的吴泾热电厂8期工程,共安装由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承担制造的2台60万千瓦燃煤机组,该机组可带基本负荷运行,也可按大于40%额定功率调峰运行,对缓解上海用电增长高峰将起积极作用。据介绍,另一台60万千瓦发电机组将于明年上半年投运。
  江西移动通信用户突破百万
  截至5月9日,江西移动通信公司的用户数已突破100万。江西先后进行了五期模拟电话网扩容建设,交换网容量达18万户;又先后开展了四期GSM数字移动电话网的扩容建设,用户数连年翻番。目前公司拥有“全球通”和“神州行”两大知名品牌业务,主要业务有来电显示、国际漫游、短消息、“神州行”储值卡、移动电话缴费卡、呼叫保持、呼叫等待等。(以上均据新华社电)
  可读写光盘生产企业在渝投产
  总投资2.5亿元,设置10条全自动光盘生产线、可年产6000万片可读写CD—R光盘的企业———重庆新华多媒体发展公司,5月12日在渝正式投产。这是西部首家可读写光盘生产企业。可读写CD—R光盘是电子信息储存的重要产品,在政府办公、电子出版、企业管理、家庭生活等领域有着广泛的用途。据悉,该项目全部完成后,年产量可满足国内市场近期需求的30%。(李维平 熊开达)


第1版(要闻)
专栏:邢钢高线杯新闻摄影比赛

  位于三峡库区的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施行退耕还林工程。把原来种植高粱、小麦、玉米等农作物的山坡改种柑橘、银杏等经济林,并对荒山、荒坡进行改造,种上高效经济林,以利于长江上游的水土保持。目前,该县已种植经济林1万余亩。图为新种的柑橘林。
  新华社记者 詹国强摄


第1版(要闻)
专栏:编者的话

  黔山治 黔水清
  贵州有旖旎的风光,也有发展的难题。黔山重重,十分版图山占其九。山,是贵州发展的主要难题,也是贵州发展的潜力所在。围绕山做文章,向生态要效益,是贵州人民投身西部大开发的豪情壮志,是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在对全局作出贡献。
  可能不是每个人都清楚贵州对长江、珠江的重要性。黔水滔滔,汇入长江、珠江中。贵州有65.7%的国土面积属长江流域,有34.3%的国土面积属珠江流域,这里是“两江”上游的生态屏障。这个屏障是绿树葱茏,还是“石漠化”,不仅关乎贵州,而且事关整个“两江”流域。
  黔山治,黔水清。现在,贵州人民正在以啃硬骨头的精神建设“两江”生态屏障,喝着长江、珠江水长大的人,广大“两江”流域的地区和人民,要关心、支持他们的这一壮举。上游不再“流血”,下游才免遭祸殃。
  从今天开始,本报再推出《西部纪行》10篇,从不同角度介绍西部大开发的最新情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