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2000年4月8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大地周刊)
专栏:影视窗

  小人物艰难地迈出大步子
  李下
  电视剧《五爱街》,就其所反映的个体商贩这一题材而言,是一部多年来少有的好戏。
  《五爱街》的故事紧凑,结构严谨,矛盾冲突的设置张弛有度,环环相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剧中人物的事业线和感情线齐头并进,交叉巧妙、纠葛自然,很能引人入胜。
  《五爱街》的成功,得力于它推出的一批鲜活的人物。这批人物,剧本写得生动,演员演得带劲。人各其面,人各其声,令人过目不忘。
  首先,小商贩的一组群像,塑造得有声有色。像全国各地一样,五爱街最早闯世界的小商贩们也多是由一些无业游民组成的。这些人没有多少文化,更谈不上什么修养,像吴大等人。《五爱街》在塑造这些小商贩上有两点值得一提:其一,是编、导、演对表现这些人物倾注了深厚感情。他们着力开掘了这些人物性格中向上的一面,表现了他们创业艰苦的一面,使观众对他们充满同情进而喜欢他们。其二,是小商贩们的性格塑造,不是静止的、凝固不变的,而是随着时代的前进而进步,进步虽然步履维艰,却是进步得合情合理,一步一个脚印,而且层次清晰,起伏有致。从他们性格演进、发展的轨迹中,我们不仅能看到小商贩们综合素质的提高,政策观念的增强,还能够看到,集贸市场的规范有序化所折射出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逐渐健全和繁荣。
  其次,工商所所长王大山的形象,塑造得颇为出色,是多年来影视作品中不多见的光彩照人的工商干部典型。面对着这些既精明又愚昧、既灵活又固执、既小气又豪爽、时而做俯首帖耳状时而又不管不顾要玩命的小商贩,王大山伤透了脑筋。五爱街的集贸市场从不规范到规范,从无序到有序,小商贩们由粗野、愚昧、唯利是图转变为文明、团结、互相帮助、顾全大局,正是王大山等工商干部的心血浇灌的结果。生动感人的形象,必须有细腻动人的情节来支撑。王大山对李泽的关心和教育的许多情节的设计,值得称道,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最后,我认为,《五爱街》中的文斌是一个值得关注、值得研究的新形象。这个人物的出现,是《五爱街》最见功力的精彩一笔。文斌这个学服装设计的大学毕业生,在保守僵化的国有服装厂怀才不遇,被生活的困境所迫,误打误撞地钻进了五爱街市场。这位当初连买床的钱也凑不出来的市场新手,最后竟成为五爱街市场举足轻重的栋梁,成为决定五爱街市场乃至光明服装厂兴衰存亡的关键人物。救活了五爱街市场和光明服装厂的,不是文斌这个人,而是他头脑中紧跟时代潮流的服装新观念、新思路和新的设计能力。
  戏有各种各样的编法和演法,就像老话说的,有一百个观众,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五爱街》也是一样,有一百个编剧,就会有一百个《五爱街》。我所设想的,也只能是我喜欢的一种编法而已,这里多半没有错对和是非,有的只是不同艺术构思之间的切磋和交流。


第5版(大地周刊)
专栏:文化纵横

  中国革命博物馆收藏“九九莲还”雕塑
  3月9日,全国政协副主席马万祺等澳门各界人士,将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曹崇恩先生为庆祝澳门回归祖国创作的“九九莲还”雕塑捐赠给中国革命博物馆。
  “九九莲还”,以两个相对的“9”字构成壮观的大门,犹如世纪之门;而“9”字上端,巧妙地交织在一起,构成一朵含苞欲放的白莲花;那一片片莲花托,又似海水波浪;那世纪门槛像波浪中的桥梁……构思巧妙,寓意深刻。(卢祖品)


第5版(大地周刊)
专栏:文化纵横

  全国青年歌手电视角逐在即
  第九届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最近又将拉开帷幕。这届大奖赛分专业组和业余组进行,每组又分团体和个人单项赛两种方式,演唱仍然分民族、美声、通俗三种唱法。歌手的参赛内容除歌曲现场演唱外,依旧沿用第八届取得很好反响的综合素质考核。此外,本届大赛还新增设“观众最喜爱歌手奖”由专家评委与电视观众共同投票产生。
  大赛决赛、“观众最喜爱歌手奖”、颁奖晚会共有二十六场,全部现场直播。业余组颁奖晚会定于5月23日举行,据悉,有可能走出演播室,深入基层。专业组的颁奖晚会将于7月底举行。
  (艺文)


第5版(大地周刊)
专栏:文化纵横

  纪念诗人李学鳌座谈会在京举行
  北京市作家协会于3月27日召开了纪念北京工人诗人李学鳌座谈会。与会者深切怀念了李学鳌作为新中国第一位工人诗人、北京市专业作家,对于当代文学事业所作的贡献,回忆了他高尚的人品和诗品。(木子)


第5版(大地周刊)
专栏:文化纵横

  虞城县获赠二十台电脑用于扶贫助学
  由中国贫困地区文化促进会提议并协办、中央金融工委主办的全国金融系统“电脑扶贫助学活动”启动几个月以来,在社会各界引起强烈反响。日前,他们向我社对口帮扶的国家级贫困县——河南省虞城县捐赠二十台电脑,用于改变当地部分学校电脑教学十分落后的现状。(徐格)


第5版(大地周刊)
专栏:本月话题

  孙焕英,北京人,评论家——
  歌坛不是筐
  如今歌坛也是筐,什么都敢往里装。
  什么样的人物,都可以入主歌坛,什么人都可以到歌坛过把瘾,只要是名人,就成了理所当然的歌星。不管你是半老徐娘,还是小雏燕子,或者是刚从红高粱地里钻出来的,只要成了星儿腕儿,自然就可以登台音乐会,甚至出盒带、出光盘。富人,更是不仅可以随时登坛而且一定拜相。只要你肯出钱赞助,你就可以坐上音乐大赛的评委席,行使生杀予夺大权,哪怕你是个五音不辨、锣鼓不分的音盲。
  什么样的表演,都可以成为歌唱。传统的歌唱,分为美声唱法、民族唱法和通俗唱法。有人说,如此分类不科学。我们且不管这些吧,它们总算是在歌唱。如今,这些都已成了老皇历。当今的歌坛,应该正名为杂坛——不是杂技的杂,是杂乱的杂。什么说歌念歌、吼歌嚎歌、哭歌笑歌,什么折磨唱法、恐怖高音、摧残气息,不一而足。说不定有朝一日,产房的妇喊婴啼,也算作二重唱。
  什么样的制作,都可以算作歌曲。在人们的常识中,歌曲,一要有歌词,二要有曲调。当今歌将不歌,已成现实。对于今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有一家大报作了一次受众调查,其结果,“最臭的是歌词”。一些歌词“简直不知所云,不知道是怎么写出来的”。至于曲调,有些已经连作曲上的A、B、C常识都不见了。旋律哑子、节奏瘸子,只要披上流行歌曲的外衣,便可堂而皇之地招摇过市。
  歌坛成了筐,是歌坛的异化。但愿歌坛这只筐,不要成了垃圾筐。


第5版(大地周刊)
专栏:我看当前流行歌曲④

  孙献祥,成都人,职员——
  老歌新唱与新歌老唱
  看了中央电视台的“相聚二○○○年大型歌会”,使我的心为之一振。这些歌并非独具匠心的新歌,而全是一些不再流行的老歌,然而我却被它们打动了。听吧,那如诗如诉的《军港之夜》把你带到了深邃星空下那蔚蓝大海上的舰船,凝视着年轻水兵的身影;那几曲激越高亢的《黄土高坡》和《信天游》使你仿佛置身于丘冈起伏的西北高原,眼望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拓荒者;还有《迟到歌》、《爱你在心口难开》等诸多老歌,除了带给你艺术上的享受外,似乎还都有一种新的感觉。
  这些老歌“一觉醒来”竟有如此魅力,其实与人们对它的淡忘而由此产生的“怀旧”情绪有关。人的情感是不是也遵循一条螺旋上升的法则,由产生、流行到消失、淡忘再到复归?人们开始“怀旧”的时候也就要寻求对逝去的美好事物的重现。重温过去的感觉可以认为是“怀旧”,但却不必认为是“复旧”。实际上它是一种求新意识。人们在某种环境下很难找到新的感觉,便产生了要从逝去的东西里找点新感觉的意识。当然,这逝去的东西应该是“美好的过去”。
  老歌新唱,无疑唱出了新意。不过时下人们多崇尚新歌老唱。常听人说:某某晚会又是某某“星”唱某某歌,“心里话”反复对着“父老乡亲”讲;更有甚者,一两句俗不可耐的所谓词曲反反复复、哼来哼去,让人联想到“很久很久以前有个老爷爷”对付地主讲的一则无尽的故事:大群蚂蚁围吃一个大米囤,这个出来,那个进去;这个出来,那个进去;这个出来,那个进去……从冬天讲到春天,他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不是说歌曲或词曲不能重复,但一个“故事”总不能无尽地念叨下去吧,让它好好睡上一觉再出来也许更加楚楚动人;通俗也不能落入俗气。让我们的重复提高些层次吧,否则就让我们回忆“过去的好时光”。


第5版(大地周刊)
专栏:

  “当我们渐渐苏醒,又因爱而有了生命,不由得一步步地去丈量,由此到天堂的路程;当我们追逐激情,美便如歌般在大地上游行,请让我们这样告诉你——我们为你而生”。由王潮歌、樊跃导演的中国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大型时装艺术表演“为你而生”近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演出荟萃了中国数十位知名服装设计师的作品,同时对时装表演的风格作了新的探索。图为一幅演出照。卢北峰 摄


第5版(大地周刊)
专栏:

  国际唱片公司合并的冲击
  王炬
  国际唱片业接踵而至的购并导致四大唱片公司(集团)主宰世界唱片业的局面,这四大公司是:环球·宝丽金、华纳·百代、索尼和贝图斯曼(BMG)。唱片公司的购并似乎是唱片业发展的动力。每一次大的购并案发生之后,都会改变唱片业原有的格局。资产的重新组合不仅是收购公司的发展壮大,也带来了“势力范围”的重新瓜分,同时也带来新的商机。继去年环球(Universal)购并宝丽金(PolyGram)之后,国际唱片业又一重大购并案于新年伊始发生了。1月24日,伦敦证券交易所正式宣布了时代华纳旗下的华纳唱片公司(WAE)与英国百代唱片公司(EMI)总值达八十亿美元的合并协议。据了解,这次购并案华纳将取得百代的控股权,名为华纳·百代的新公司每年的销售额将超过五十亿英镑。据新公司称,合并后将削减几十亿美元的运营费,并将从事新业务——互联网上的MP3音乐下载。这是时代华纳与美国在线(美国最大的互联网经营公司)合并后的又一重大举措。
  如果说,八十年代索尼收购了老牌唱片公司哥伦比亚,是硬件厂商进军软件业的话,那么九十年代末,环球购并宝丽金则是两家大型跨国影音公司的合并,环球偏重影视节目,宝丽金则是音乐软件的巨擘。巧合的是,刚刚发生的唱片业两大巨头华纳和百代的合并,几乎是环球与宝丽金合并的再版,时代华纳偏重电影,而百代则是老牌音乐公司。这一趋势表明,以音乐为主业的唱片公司已很难独立支撑局面,唱片业的格局肯定要被打乱。在世界唱片业新的格局形成之前,唱片业将再次面临动荡。
  九十年代中期以来,全球性的不景气迫使国际唱片业于绝处求生,在变革中发展。如果说,我国音像业近年来的不景气是因为盗版、市场秩序混乱、管理不力等因素造成的,那么,国际大唱片公司的不景气则不能归结为上述原因。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不景气,目前尚无定论,但百余年来形成传统模式的唱片制作、生产、发行的生产结构已不适应飞速发展的网络信息时代,却是显而易见的。环球与宝丽金、华纳与百代、时代华纳与美国在线的购并案足以说明,国际唱片公司不甘于束手待毙,他们已经、正在和还将进行的重新组合,将给国际唱片业带来某种内涵深刻的革命,其结果将产生深远影响,很可能为下个世纪的娱乐业奠定一个基础,或是形成新的模式。这些购并案绝不是1+1那样简单,绝不仅仅是组织机构的重组,而是通过机构和资产重组,增强自身实力,寻找新的市场,发展新的业务,开拓新的领域。
  国际唱片公司的购并案,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户,也给形势严峻的国内音像业以有益的启示。我国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正版音像制品的销售额呈逐年下降趋势,音像市场正版占有率也越来越小。1999年,我国音像业除了屈指可数的几家,如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中唱上海公司、北京京文音像公司、正大国际音乐制作中心、广州俏佳人、北京喜洋洋等出版社和制作公司,在为支撑最后的正版音像市场而浴血奋争之外,其他的音像出版社,要么苦苦挣扎,小本经营,为温饱而斗争;要么龟缩一隅,利用手中的版号资源,做起无本经营(当然,也无大利可图)。八十年代音像界涌现的英雄豪杰,西北风的领军人物、签约时代的旗手们,如过眼烟云,一哄而散。倒是非法音像制品的新“品牌”,新“包装”,新“创意”层出不穷、源源不断,张狂到肆无忌惮的程度。
  我国音像业在新世纪到来之际,主要面临的是三大难题:盗版、入世和网上音乐。哪个难题解决不好,都将置音像业于困难重重的境地。
  尽管我国音像业的体制与国外大不相同,但在市场经济的大前提下,资本运作、经营管理、乃至市场法则还是类同的。近三百家小型音像出版社既多又乱,为什么不能合并为三十家或十几家稍大些的公司?经营效益好,管理较完善,又有经销网络的硬件厂商,为什么不能兼并既有品牌又有制作能力的音像公司?国有资产的界限,在国家控股的前提下为什么不能打破?音像业为什么不能与高新技术的网络公司合作,去开发新市场?音像市场的经营者和管理者为什么不能分开?既然音像业肩负着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重任,可否给他们创造一个更加宽松的环境,给些许政策优惠?既知盗版危害甚深,能否制定更为严厉的法律,采取更加坚决的态度予以打击?实力强大得多的国际唱片公司尚且在合并,在想办法突出重围走出困境的中国唱片业难道甘于束手待毙,或是听任垮掉吗?!
  文化娱乐业作为二十世纪后半叶形成的庞大产业,展现了它广阔的消费市场和潜力,在以消耗巨大能源为代价的大工业逐渐让位给高科技的信息产业的时代来临之际,文化娱乐业越来越显露出它的市场价值。而且,文化娱乐业在带给人们欢娱的时候,也在改变人们的欣赏观、世界观和价值取向,这也是我们强调文化娱乐业的重要性的原因之一。我国音像业二十年的历史证明,这应该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新兴产业,有着庞大的消费市场和巨大的消费潜力。寻找一条既符合国情,又能与国际接轨的道路,势在必行。


第5版(大地周刊)
专栏:

  梁大南为何南下
  元也
  曾任中央乐团和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首席的小提琴家梁大南忽然成了上海广播交响乐团的首席,一时间,京城媒体议论纷纷,音乐界和听众也惋惜不已。
  北京是文化中心,重要乐团都集中在这里,况且上海广播交响乐团在沪也非位居第一,为什么梁大南会有此一举呢?
  有人说因为上海薪酬丰厚;还有人称北京的艺术团体问题太多,环境不利于风华正茂的梁大南。这些也许都不无道理,然而他更看重的是上海经济文化的发展前景,看中的是经过一番改革之后焕然一新的上海广播交响乐团。
  上海目前的发展成就举世瞩目,但是艺术人才却相对不足。近几年,上海为了延揽各方面的文化高手,想方设法重定政策。去年底今年初,广播乐团重新组合,由在国际音乐界驰骋多年的指挥家胡咏言出任艺术总监,从国外招聘了九位艺术家担任乐手,以新的面貌出现。面对上海的变化,面对上海艺术界的革新精神,面对上海广播交响乐团的诚恳邀请,梁大南终于作出了有益于自己未来前途的抉择。
  到了上海,经过切身体验,梁大南更坚信他的判断。他告诉记者,上海文化发展的硬件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准,像大剧院、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都是全国第一流的;报刊、广播、电视的文化节目非常活跃;文化出版物的制作、销售、服务也十分讲究、规范、到位;市民在紧张的经济生活之余,越来越需要高层次的艺术享受,收入中等的文化消费层日趋稳定;这些都为艺术团体的改新,文化人才的施展,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环境。
  4月1日晚上,辉煌的上海大剧院迎来了广播交响乐团重整旗鼓后的首场演奏,这也是乐团和大剧院签约后的第一场演出。梁大南想的没有错,胡咏言出色的指挥,加上新人才新状态新体制带来的新风貌,使乐团的演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梁大南今年三十八岁,毕业于天津音乐学院,1987年以后一直任中央乐团首席,1996年又以首席的身份被聘入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他曾获过多少奖项,足迹踏遍世界各地,不仅举办独奏、重奏音乐会,还录制了大量的磁带和CD,曾发起组织了新世纪室内乐团,名重一时。国内外报刊评价他的演奏是:音质醇厚,音色甜美,技巧高超、娴熟、准确、细腻,有一种亲切的抒情感。行家们认为,他是一位最适合做首席的优秀人才。(附图片)


第5版(大地周刊)
专栏:文化信箱

  真假难辨
  3月7日晚,北京电视台报道:在一文化部门办的“巨龙迷宫”的塑像和解说中,把孟子说成是孔子的弟子“七十二贤人”之一,其实,孟子出生要比孔子晚一百多年。报道对这一误导历史、文化的现象作了尖锐的批评。
  看罢以上报道,令人顿生感慨。无独有偶,我因写文章查资料,也遇到了类似以上的书刊“迷宫”。
  例如我国植树节的沿革。查1986年版《汉语大词典》“植树节”条,注解为:……在1915年,由政府颁令规定清明节为植树节。1929年,为纪念一贯倡导植树造林的孙中山先生,又把植树节改在孙中山先生逝世的那一天,即3月12日……再查1999年版《辞海》“植树节”条,注释为:……为纪念孙中山先生忌日,1928年将植树节改在3月12日……又查《中华人民共和国知识辞典》、《干部知识手册》、《中国少年儿童百科全书》,后二者记载均与《辞海》一致,而《中华人民共和国知识辞典》记载为1928年4月。各执一端,信乎其谁?
  又如毛泽东同志“向雷锋同志学习”题词的时间。中共党史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工作学习手册》载:1963年,“3月2日,毛泽东主席应《中国青年》杂志的请求,亲笔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半月谈》1999年第8期《创业心怀共和国学习情系雷锋魂——中国青年运动八十年史话(四)》载:“1963年2月,团中央机关刊物《中国青年》决定编‘学雷锋专辑’,并请毛主席题词……2月22日,毛主席挥笔题写了‘向雷锋同志学习’……3月4日,新华社发出通稿,3月5日,全国各报均在头版头条刊出毛主席题词。”再查1999年版《辞海》“雷锋”条,注解为:1963年1月7日国防部命名他生前所在班为“雷锋班”。同年3月5日,毛泽东亲笔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另查浙江教育出版社《中国少年儿童百科全书》,其记载与《辞海》一致。书刊中存在的真假难辨的质量问题着实令人忧虑。重庆市 甘祥利


第5版(大地周刊)
专栏:漫笔

  换个思路如何
  范伟国
  新闻的职业,决定了我们总是四处奔波。每到了一地,热情的主人总会捧出一本厚厚的装潢考究的画册来,借此介绍一番当地概貌、企业、人物和风光。于是,常常有这种画册到手。
  这一本一本看似十分精美的画册,老实说,往往是我清理行装时放弃的第一对象。为什么?一是重,每本差不多都有一二公斤,箱子倒装得下,但拎起来吃不消;二是平,内容多是当地领导的标准像和八股式的介绍文章。这些文章,无非一地理环境,二历史沿革,三建设成就,四生产总量、名牌产品等等。除非有收藏的爱好,一般的记者诸君,我猜想也大都是扔了吧,外商就更不用说了。
  据我自己的体会,每到一地买一张地图看看倒蛮好。采访的时候有了方位感,对写文章也有帮助;回来过段时间再凭图神游,看看自己到过了这块地方的哪里哪里,也是一种消遣。但总觉得平板了一点。
  前不久,到浙江的鄞县采访,拿到该地的宣传品一看,不但没了以前遭遇鸡肋的遗憾,反而深有感悟。这是一本仿古印制的印谱,朴实无华的蓝色封面显出它与众不同的格调。书的内容更是别具一格,将当地最有特色的风景名胜的名称或吟咏风景名胜的诗文辑集之后,请当地出身的在国内有知名度的一批篆刻高手分别刻制成各种印章,尔后印制成册。集当地的山水灵气和人文精华而成,这样的宣传品才真正有了隽永的品味,才给人们留下了不舍的印象,才产生了让人带走再品味的效果。
  宣传画册的改良,是一件小事。其实,打破程式化的思维方法,很多事能事半功倍。还是就接待来说,能不能省掉千篇一律的公式化的介绍,而变成座谈式和讨论式的交流;能不能省掉整桌的酒席和过量的酒水,来一点当地农家的菜蔬和茶水。这样,主客双方也许会更亲切、更随意一点,对工作也一定更有推动。记得有位海外富商回到家乡,独点了一碟臭冬瓜,因为此物最慰乡思;有朋自远方来,往往是大排档中的小吃最对胃口,就好在一个随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