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2000年3月10日人民日报 第11版

第11版(国际副刊)
专栏:世界新事

  商场棋局 流水行云
  本报驻日本记者 于青
  筑波市位于东京以北约80公里的地方,这里聚集着近200家科研机构,有日本“硅谷”之称。记者来此采访一家名叫“卡斯美”的公司。这家公司的总经理神林章夫先生,去年曾获得中国政府颁发的“友谊奖”。
  步入神林先生的办公室,扑面而来的是浓郁的围棋氛围。墙上挂着陈祖德、藤泽秀行等中日两国围棋界人士手书的条幅,办公室旁有一间约3平方米的对弈室,好像在等待主人随时进入黑白世界。在众多围棋高手中,神林先生对武宫正树最为青睐,欣赏他的“宇宙流”。
  “卡斯美”是一家以经营食品超市为主的企业。在众多商品中,食品、尤其是消费者每天都需求的生鲜食品,其“青春期”最短。难怪行家说,如果你对生鲜食品营销有方,你做其他买卖也不会赔钱。与下棋同样,“卡斯美”对开店也重视布局,讲究呼应,忌讳鞭长莫及。下属的103家连锁店以茨城县为中心,分布在东京周围地区,原则是配送生鲜食品3小时以内可抵达的范围。3小时是目前实现保鲜目标与降低保鲜成本的临界点。在强手如林的流通领域,“卡斯美”扬长避短,步步为营,成长为年营业额近1500亿日元的中型企业。
  说起经营之道,神林先生似乎很“保守”:“不炒房地产,不涉足股市,不借钱进货。要记取同行的日本八佰伴倒闭的教训。”其实,神林先生是一位不为旧习束缚、常常制造新潮话题的人物。1989年来“卡斯美”之前,神林先生是国立信州大学经济系主任。他率先实行招生制度改革,不单以平均分数决定弃取,破格录取有一技之长的考生,在日本教育界掀起一阵波澜。后来,他聘请歌手陈美玲、实业家堤清二等各界知名人士担任讲师,给课堂注入新的活力。出任“卡斯美”公司总经理后,把公司总部转移到筑波市,邀请世界著名建筑设计师设计的公司总部大楼造型别致,楼内设施免费提供社区活动使用。他主张不必照搬美国连锁店运作模式,应该因地制宜,办出自己的特色。他认为连锁店应该培养“精品农户”,提出流通业应主动与农业挂钩。也许是因为大学教授下海经商罕见,也许是因为受“宇宙流”的影响,他的思路富有跳跃性,神林先生一直是日本媒体关注的对象。
  神林先生与中国的交往始于1984年在中国人民大学做访问学者。10年后的1994年,“卡斯美”公司与北京市商委签订了为期5年的协议,为北京市商业系统培养干部,以支援中国流通业的现代化发展,推动连锁业的展开。过去的5年中,来自北京、广州等地的400多名商业干部来卡斯美接受培训,“卡斯美”的经营者60多次来华举办业务讲座和进行现场指导。卡斯美所属100多家连锁店的总务、后勤工作,由公司总部的6个人来做,而做海外培训工作的倒有8个人。为此公司支出了近8亿日元,“卡斯美”声明这笔投资绝无期待回报的动机。“投资不求回报,作为股票上市企业,经营者怎样得到股东的理解和认可?”神林先生说:“与资源、资金等相比,培养人才对中国经济发展更重要。中国经济能够实现稳定发展,日本的经济和企业就会从中受益。”
  话题又回到围棋上来,神林先生说起曾与芮乃伟手谈,被让四子仍无取胜机会;说起吴清源提倡的“21世纪围棋”。记者发现,围棋的大局观在神林先生的经商之道中随处可见,着眼于跨企业、跨行业、跨国界的大局,不计较局部的、一时的得失。有此视野和远见,无论下棋还是经商,都能成为高手。


第11版(国际副刊)
专栏:

  悉尼奥运公园水趣
  李北兰
  坐落在悉尼康宝树湾的奥运公园占地辽阔,建筑雄伟,交通方便,设施齐备,即使放在“世界奥林匹克大全”里,也是顶尖一级的水平。不过,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却是公园里形态各具、构思巧妙的“水”。
  “无水不成景”,一进入公园宽阔平坦的奥运大道,便听得流水潺潺,一条花岗石铺砌的水渠迂回曲折,将各大景点串连了起来。一般说来,水是最没有形状的,但在这里却被能工巧匠塑造得千姿百态,有形有款,宛若一串新颖别致的珍珠项链,缀连在花丛里,喷洒在林荫间,使原本静态的奥运景物也“活”了起来,“趣”了起来。
  最能体现水趣的莫过于公园里无处不有的喷泉。那喷泉或呈瀑布,或呈栅栏,或“一柱擎天”,或“众星捧月”,或并排喷射成水晶门帘,或交叉喷射成折叠雨扇,或旋转喷射成一棵水花乱溅的“树”,或间歇喷射成一朵重蕊叠瓣的“花”。那喷泉下,或是清清浅浅的一泓,或是雪雪白白的一滩,而更多的则是铺着各种防滑凹凸砖块的斜面,那“飞珠漱玉”一落下,便哗哗啦啦地流走。有些小喷泉群之间,还安放着一些距离相间的方石凳或圆石凳,既好看又实用,还给游人带来了“跳凳”的快乐。
  颇具艺术匠心的,还是奥运主会场“澳大利亚国家体育馆”前面的那道造型别致的“水帘洞”:黑色防滑砖砌成一条长达百米的斜面,斜面的左边安装着一排白色的喷嘴,而右边则是一条红色地砖砌成的人行道路,那喷嘴喷出水柱强劲有力,一直可以喷射到道路那边的斜面水池,圆弧形的水柱整齐地排列,恰似一道长长阔阔的“水帘洞”。
  说到“水”,就不能不提到奥运公园的配套设施“2000年公园”,那是以巴尔马塔河挖成的一个人工湖为中心的休闲式公园,公园里芳草似毯,绿树成荫,休闲娱乐设施一应俱全。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水”,是那碧波荡漾、水鸟翩飞的人工湖。也不知是否错觉,如果不看湖中用圆木为鸟们搭建的平台,这湖给人的印象不像是“人工”,倒像是“天然去雕饰”的自然湖泊。如此绝佳的生态环境,自然便引得百鸟来栖,数以千计的鸟儿(特别是水鸟)在湖畔散步觅食,在湖面起伏翻飞。于是,观鸟、逗鸟成了游人的一大赏心乐事。
  如果尚未尽兴,还可驱车数分钟到奥运码头去看“水”,那里将是奥运露天水上项目比赛的主会场。抵达码头,但见水天一色,烟波浩淼,那一望无际的静态的“水”使人的胸襟顿时开阔。岸边,一长排遮阳伞像花朵般面水开放,造型西洋的观众看台临水搭建,一道带棚的码头气势如虹地伸向水中,前面的水域还点缀着数根系缆木桩。水,水,水,码头徜徉,你似乎能听到桨声、涛声、呐喊声和喝彩声。


第11版(国际副刊)
专栏:

  普京本人也承认,目前确实存在“普京是个什么样的人”的疑问。在俄罗斯大选即将来临之际,俄罗斯新闻界让我们更多地了解了——
  普京其人其事
  本报记者 刘志海
  本月26日,俄罗斯将举行总统大选。舆论界认为,代总统兼总理普京最有希望问鼎总统宝座。因此,他还没当选,就已成为举世瞩目的人物。但是他进入政坛较晚,人们对他缺乏了解,称他为“猜不透的黑匣子”。普京本人也承认,目前确实存在“普京是个什么样的人”的疑问。为缩短同选民之间的距离,让选民更多地了解和支持自己,2月初以来,普京逐渐撩开自己神秘的面纱,利用各种场合,就民众关心的一系列问题阐述自己的观点和立场,介绍自己的个人生活。
  热线电话答疑
  2月9日,普京专程来到俄最受欢迎的报纸之一《共青团真理报》编辑部,在一个半小时的热线电话答疑中,38次拿起电话听筒回答读者的提问。第一个打来电话的一位莫斯科女士,直率地问普京“您是否认为自己是一个称职的总统人选?”普京对这一问题的回答也很坦率:“我的意志以选民的意志为基础。在3月26日的总统选举中,如果多数选民选举了我,就说明我称职;如果多数选民没有选举我,就说明我不称职。”
  在打进热线电话的读者中,不少人对普京本人及其家庭情况颇为关心。普京常去教堂做礼拜就引起女职员利吉娅的兴趣。她问普京:“您常去教堂做礼拜是不是因为心中有什么痛苦和烦恼?”
  普京仔细地向利吉娅讲述了其中的原因。他说他出生后不久,母亲就瞒着父亲带他到教堂接受了洗礼。后来,普京在圣彼得堡工作时,应以色列外交部长邀请,去了一趟耶路撒冷。在那里他将当年接受洗礼时佩带的十字架在圣棺上圣化,完成了母亲的嘱托。后来,普京携全家以旅游者身份再次前往耶路撒冷朝觐。从那以后,普京便经常去教堂做礼拜。普京说,到教堂做礼拜完全出于自愿。他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养成这个习惯。
  普京曾在情报部门工作多年。最近,克里姆林宫有针对性地发表了普京前克格勃同事对他的回忆文章。这些文章大多是对普京的赞美之词,说普京是一个诙谐、爱喝酒的男性,试图以此改变他在公众心目中冷峻、难以亲近的形象。普京的前同事伊古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普京工作能力很强,学习能力也很突出,一年就学会了德语。普京过去的上司说,普京并非是个不可接近的人,过去在工作之余我们常常同他一起喝酒。
  酷爱体育运动
  普京从小酷爱体育运动,尤其是格斗、柔道和桑勃式摔跤。他在上中学时就学会了格斗。在列宁格勒大学读书期间,又迷上了柔道和桑勃式摔跤。在大学二年级时,普京曾受学校委托组建摔跤队参加大学联赛,大学三年级时普京在全国大学生桑勃式摔跤比赛中取得佳绩。1973年,获得桑勃式摔跤运动健将称号。1974年,普京荣获列宁格勒市柔道比赛冠军。1975年获得柔道运动健将称号。
  除了格斗、柔道和桑勃式摔跤外,普京还喜欢山地滑雪和跑步。多年以来,普京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设法坚持体育锻炼。90年代初他访问上海期间,气温高达40摄氏度,酷暑难耐,代表团其他成员大多去逛商店或参观博物馆,普京却留在旅馆里游泳。目前,普京身兼俄罗斯代总统和总理两个重要职务,公务十分繁忙,但每天仍然坚持40分钟跑步和做操。
  处事务实冷静
  去年9月27日,普京接受了《莫斯科新闻时报》观察家库兹涅佐娃的采访。库问:“目前国内形势非常严峻,您却因打击车臣恐怖主义威望上升,您作为一个公众政治家自我感觉如何?”普京回答:“说实话,我没觉得自己像个公众政治家,倒更像是‘技术维护员’。当上总理算是一个非常高的级别了。我认为,作为一名官员,我已经算是成功的。”
  俄罗斯一名记者在普京出任总理后不久问他:“人们现在对政府的频繁更迭已习以为常。每一位新总理不过是走了一个短短的人事过场。您认为您在政府大厦能呆久吗?”普京答道:“俗话说,‘怕就别做,做了就别怕’。如果老想着会不会下台,就没时间工作了。”他对俄罗斯国内的情况看得十分冷静和客观,认为目前的那种一面是人才济济、一面是沿街乞讨的现象是“怪事多多”。
  俄罗斯舆论普遍认为,与盖达尔、切尔诺梅尔金、基里延科、普里马科夫和斯捷帕申等前几任总理不同,普京是一个目标明确、言行一致、说到做到的“铁腕人物”。他具有冷静务实的特点,他不是那种缺乏主见、优柔寡断、草率决定又容易变卦的人。形象点说,戈尔巴乔夫有点像莎士比亚笔下的哈姆雷特,叶利钦有点像塞万提斯笔下的堂·吉诃德,普京则更像冈查洛夫笔下的施拖列茨,其特点是极端务实、办事干净利落并讲究技巧。
  普京周围的人士也说,普京做事严谨,有板有眼。例如,如果有人要求接见,他会说:“10天后两点整来见我。”10天后,多数人认为他可能早就忘记了,其实他正在办公室等待客人到来。普京头脑非常冷静,处事果断而又慎重,总是先问:“这样做合法吗?”这大概与他学过法律有关。
  俄新社评论指出,俄罗斯人已将普京视为政治和经济稳定的保障。某些观察家今天更愿意把他称为“实干家”。普京在电视台答记者问时曾说,最近几个月来,他没有时间考虑自己的职位上升得如何之快,他的时间只够用来考虑如何完成国家对他提出的各项新的和越来越复杂的任务。从那时以来,他就给人们留下了实干家的印象。
  ①普京在回答记者的提问。②普京同孩子们在一起。③普京和他的妻子视察车臣前线。(附图片)


第11版(国际副刊)
专栏:五洲茶亭

  威尼斯商人卖什么
  邢世嘉
  尽管莎士比亚的时代已过去了几个世纪,今天的威尼斯商人中也许不再有安东尼奥和夏洛克式的人物,商业资本与封建性的高利贷之间的矛盾斗争也成了遥远的记忆。但莎士比亚和他的《威尼斯商人》仍在威尼斯发挥着巨大的商业价值。
  在威尼斯的市中心,有一个最吸引人的商业区,那就是里亚尔多桥及其附近的里亚尔多街。据说,这里的一个店铺,一个月挣的钱一年也花不完。而生意之所以如此火爆,全在于里亚尔多桥和里亚尔多街有幸成为《威尼斯商人》中的特定环境,使这个原先并不怎么起眼的地方随着《威尼斯商人》的广泛流传而蒙上了一层传奇色彩。世界各地来威尼斯旅游的人,并不只是冲着水巷、广场和鸽子而来,领略里亚尔多的风采是许多国外游客的最主要的动机。对国外游客来说,威尼斯毕竟是从《威尼斯商人》开始的,是从里亚尔多开始的。
  威尼斯现代商人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并抓住这一商机,在这一区域大肆扩展商铺,增加商品的花色品种,提高商品价格,从而赚取了数不清的里拉。这是莎士比亚和他这部伟大剧作的另一种不朽,这种不朽是莎士比亚本人所始料不及的。
  今天的威尼斯商人,不再像他们的“商祖”一样靠卖船只和渔业产品赚钱,也不再像夏洛克一样靠高利贷赚钱,而是靠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学艺术家及其他们的艺术成果。如果有人要问,今日的威尼斯商人卖什么,我会很肯定地回答:他们首先卖文学艺术,其次才是商品和服务。
  威尼斯唯有的自产产品是玻璃制品和花边。但人们从不把这两种产品只当作纯粹的商品,它们的艺术价值远远超过了作为商品的本身。在布拉诺岛,我亲眼目睹了玻璃工匠的手工表演,亲身感受了玻璃工艺的奇妙。置身其中,我不得不感叹艺术创造的伟大与神奇。这些工艺品的价格低则五六十美元,高则万余美元。如果人们仅仅将其当作纯粹的商品,那今天的威尼斯商人肯定只能喝地中海的海风了。布拉诺岛的花边与玻璃工艺品一样,没有人怀疑它的艺术属性和艺术魅力。它们的价格自然也不是普通纺织品所能企及的。威尼斯商人所出售的皮革、时装,虽然大多属于舶来品,但在威尼斯这个处处弥漫着艺术气息的城市中,它们的附加值远远超过了其商品价值的本身。
  当然,威尼斯的财富来源不只是有形的商品。被威尼斯商人称为“大老板”的圣马可教堂以其独特的建筑艺术和绘画艺术不知征服了多少游客和他们的钱包。
  在圣马可广场的一家咖啡厅里,有一把十分普通的椅子最为引人注目。椅背上拴着一根红绳,绳上悬着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福楼拜先生曾坐此椅”。据说,因为这个牌子的神奇作用,使这家咖啡厅天天高朋满座。
  在市内一家叫“塞卡”的小旅馆,其大门口赫然立着一块大碑,碑上刻着:“歌德1708年9月28日—10月14日在此住过”。又一家小旅馆的门口刻着:“拜伦1816—1820年在此店居住,并创作了《唐璜》”。
  果戈里、契诃夫、格林等著名作家,还有提香、拉斐尔、列宾等著名绘画家都或长或短地在威尼斯居住和生活过。也许在某一次不经意的闲逛中也会在某一个商业点发现他们的碑文或塑像。俄罗斯画家列宾说:“在威尼斯,艺术就是本城的呼吸,它感动着每个威尼斯人。”
  能不感动吗?在威尼斯,凡是生意兴隆的地方都有艺术家和文学家的影子。他们关照着这里的生意,使这里的商品和服务大幅增值。


第11版(国际副刊)
专栏:

  湖畔烤鱼香
  孙志荣
  长期在非洲工作,有机会品尝各地很有特色的美食:如西非的乳香上尉鱼;中非的木薯粘糕、蕉叶花生酱和炖野猪肉;北非的库斯库斯烤全羊、羊肉卷等等,不一而足。唯刚果(金)的阿尔伯特湖畔烤鱼令我终生难忘,至今一想到它就口内生津。
  笔者曾随由外交人员组成的旅游团赴刚果(金)东部维龙加国家公园观光。该公园实为一个面积达8000平方公里的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全团10余人,欧、亚、非、美四大洲的人都有,笔者是唯一的亚洲人。早饭后,两辆面包车拉着客人出发,在茫茫的稀树草原上奔驰了大半天,总算碰上了大家最想见的大象和狮子。临近中午,大家都感到十分疲乏,个个口渴难耐、饥肠辘辘。导游一说要到阿尔伯特湖边休息并午餐,乘客们立即有了精神。车队进入一个靠湖边的小渔村,停在一家小饭馆门前。那不过是由几间茅草屋拼成的简易“食堂”:餐厅是一大间四面通风的大棚,内置两排由粗厚木板搭成的桌子和长条板凳,里面还算敞亮;其余几间大概是厨房、库房和卧室了。饭馆虽无一丁点现代化气息,但确充分体现非洲人生活中贴近自然和朴实粗犷的特色。坐定之后,黑人老板面带笑容为客人捧出一坛本地佳酿。坛内插了几根管子,以便客人吸用。据说此酒系以香蕉为原料,经发酵加工而成,是老百姓喜饮的土酒。渴得快喉内冒烟了,也顾不上卫生与否,笔者前去试上几口。一尝还可以,味有点酸甜,透发出香蕉特有的清香。酒味嘛,并不太浓。
  不一会儿,从厨房飘出丝丝香味,一入鼻腔,更加重了大家的饥饿感。服务员终于把菜端上来了,盘子上放着一条鱼,是一条一斤多重的罗非鱼(注:阿尔伯特湖之水汇入尼罗河,属尼罗河水系),刚刚出炉的烤鱼。鱼的表面微黑透黄,抹了一些棕榈油及不知名的香料,香气袭人。盘内除几小块面包外,没放刀叉,更无筷子。客人们只好入乡随俗,用手抓起鱼就撕,然后往嘴里送。一尝,味道不俗,鱼肉外酥里嫩,不淡不咸,既有辣味,又很鲜美,尤其是鱼香味更是引人垂涎。应该承认,这是笔者尝过的非洲野味中的佼佼者。第一条很快被“消灭”,又要了第二条。吃完之后想上第三条。但一看同伴们都停止进食,为不失外交人员的风度,只好放弃这个念头,有礼貌地推开盘子,以示餐毕。桌上多了一堆堆鱼骨、鱼头。服务员把这些剩余物资拿出去倒在室外空地上,那儿等着第二拨食客——大鸟秃鹳。它们以鱼为食,对鱼骨也感兴趣,竟然能一口吞下带刺的鱼头等而安然无恙。可见人、鸟都喜食这种烤鱼。是饿了呢还是鱼确实做得好?我至今仍认为,肯定鱼烤得太好了。


第11版(国际副刊)
专栏:

  假日中的越南少女
  越良钊 摄


第11版(国际副刊)
专栏:

  日本有个杨贵妃墓
  李世顺
  在日本山口县大津郡油谷町的二尊院,有一块规模不大的墓地。位于墓地的最前面,靠近大海处是“华侨”杨贵妃的墓地,是由乱石砌成的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平台。台上有5座石塔,被日本人称为“五轮塔”,列为国家保护文物。这里既无规模宏大的庙宇,也无墓碑之类的明显标志,只有墓前插着的几束鲜花,证明不断有人前来扫墓。据说朝拜杨贵妃墓之后,可生个漂亮可爱的孩子。墓前有两块年代较新的木板,一是关于杨贵妃之墓的介绍,一是关于“五轮塔”的说明。
  在介绍杨贵妃墓的木板上写着:充满着谜团和浪漫色彩的杨贵妃之墓——关于唐六代玄宗皇帝爱妾杨贵妃的传说。传说她在马嵬驿兵变中并未被逼自缢身亡,真正死的是其替身侍女,而杨贵妃在皇帝亲信的护送下,从海上乘船逃走,漂流到日本向津县半岛的唐渡口,不久之后因病身亡。当地人为了哀悼她,将她葬于二尊院。后来,杨贵妃托梦于唐玄宗。唐玄宗命人制作了释迦如来和阿弥陀如来两尊佛像,命陈安带到日本安放在杨贵妃的墓地。陈安多处寻找,未能找到杨贵妃墓地的下落,就暂时将两尊佛像安置于京都的清凉寺后回国。后来,人们得知杨贵妃漂流身死的地点是山口县,但清凉寺众僧对两尊佛像爱不释手,就又制作了完全相同的两尊佛像,并将新旧佛像各一尊分别安置在京都的清凉寺和山口县的二尊院。如今山口县地方政府及有关社团,已将杨贵妃墓作为旅游胜地进行开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