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97年3月29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各地传真)
专栏:专题报道

  在竞争中增添活力
——武汉铁路分局营销改革纪实
杜若原徐佑柏
“铁老大”面临挑战
华中重镇武汉,素享“九省通衢”之地利。这个率先进行交通和流通体制改革的城市,运输市场得到充分发育。铁路、公路、水运、航空市场竞争十分激烈,武汉铁路分局承受了巨大冲击。市场占有份额逐年下降,经营环境日趋窘迫。1996年,武汉至宜昌“三峡”号旅游列车,因客流被汉宜高速公路抢走被迫停运,几百名职工成了待岗人员……
运输市场的变化,令“铁老大”猝不及防。据统计,1996年全路客运量仅为9.42亿人次,比1995年下降12.3%;行包发送则下降19.5%。公路、航空、邮政的分流,使一向供不应求的铁路运输风光不再。
眼睁睁看着市场流失,武汉铁路分局的干部、职工警醒了。1995年,武铁分局局长兼党委书记邵力平带领客货运站长、段长以普通旅客的身份,乘坐汉宜高速客运公司的豪华大巴。这一趟,他们对“三峡”号的失利有了深切体会:铁路败在时效性不强、舒适度不高、营销方式落后……
武铁又派干部到与京广线平行的107国道调查,记下一组发人深省的数字:每昼夜进出武汉市的货物流量达到3万吨,相当于铁路500个标重60吨货车的运量。分局辖内的双汇集团、武汉新田保健品有限公司都已购置或准备购置大型货柜汽车,自行运输产品。
“铁老大”受到严峻挑战,武铁8万职工由此展开了一场“背水之战”!
“坐商”摇身变“行商”
去年10月,芦胜利被汉口车站聘为第一批营销员。车站规定,营销实行按件计酬,每月发给不到300元的生活费,揽到一件行包得1元报酬。为了干好行包营销,她自费购了寻呼机、自行车,印了名片,自封为“业务主办”。开始,货主不相信她,她没少暗自落泪。后来联系的人多了,业务也多了,第三个月揽到的行包便突破2000件。
今天,武铁分局已经涌现了数百名像芦胜利这样的营销员。他们没有休息日,不分上下班,挤公共汽车,蹬着自行车穿行在大街小巷,奔波在荆楚大地……
武铁分局局长邵力平说,客货营销意识和营销队伍的诞生,使得铁路有了适应市场的灵敏“触角”,有了抢占市场的有效手段。从去年起,武铁分局确立了竞争市场的战略目标:在客运市场上,抓住会议、团体流,盯住民工、学生流,吸引旅游、中转客人;在货运市场,确保大宗货源,重视零散需求,开拓联运市场,渗入经济“亮点”。
就客运而言,除改革售票方式外,还推出了流动售票车等多项举措。如今,就连边远山区的外出民工,足不出户也可拿到车票。而货运也在完善服务的同时,主动提前介入,以拓展阵地。铁路,这个多年的“坐商”终于四处出击,变成了“行商”。
“磨盘”缘何成“转子”
从构建面向市场、自主经营的竞争体制着眼,武铁分局选择武昌、汉口车站行包车间和江岸、汉西车站货运车间进行企业化经营试点,赋予其铁路运输产品“销售公司”职能;并将生产班组改造为经营班组,生产岗位转变为营销岗位。改制后,这4个车间均实现了运量、收入同步增长,效益大大超过其他同类车间。
让每个职工的利益与铁路的兴衰相连,这是武铁分局的又一改革举措。他们在市场竞争中需要开展什么业务,就设置什么岗位,关键岗位需要什么样的素质,就选配什么样的职工。对营销“窗口”的车间主任、班组长、列车长和关键岗位职工,采取张榜招贤、择优录用、竞争上岗的方式,选聘并实施动态在岗、严格考核。而以效定酬、简捷直观的分配机制的建立,更为竞争添了活力。
汉口车站交接班时的行包装卸,过去上班与下班互相推,现在大家抢着干。汉西货场专职营销员李小梅,原在车站干统计,总觉得提不起精神;干营销后,她的积极性得到发挥,仅去年12月份拉回新货源42车,个人收入达6511元。她深有感触地说:“过去我们像‘磨盘’,事事要靠领导推;现在成了‘转子’,自己起早贪黑连轴转。”
再造优势闯市场
武东站是专为武钢、武石化等大企业服务的货运站。过去由于服务意识不到位,武钢、武石化的货物被迫改走陆路或水路。从去年起,武东站转变观念,加大服务企业的力度。每当武钢的新产品尚在开发之中时,车站便组织技术人员进厂,掌握新产品的规格及装载要求,迅速展开技术攻关,制订装载、固定方案。过去装载较难,一直走水路的大型卷钢,被车站争取过来,不仅车站增加了大笔收入,还为货主减少支出200万元。
武东车站党委书记刘志祥告诉记者,只要不断挖掘自身潜力,进而主动适应市场,就能拥有广阔的市场。这也是铁路由粗放生产走向集约经营的重要一步。
目前,武铁分局已与省内外10家较大的供销单位开展了运贸和中转联营,与武汉港联手开发了华东煤炭陆转水、鄂西矿石水转陆运输市场,与省外4家汽运公司签订了行包代理运输协议,实现了长短互补、货源共享,进一步扩大了市场。
随着铁路体制改革的逐步深化、服务手段和水平的提高,铁路的发展已具备了越来越好的外部环境;而以营销为突破口的内部改革,正日益激发出旺盛的活力。这两者的结合,将使铁路形成新的整体优势,呈现崭新面貌。(附图片)
流动售票车进山村。  鲁志枢摄
武汉铁路分局局长、党委书记邵力平(左三)在长途汽车站了解情况。              吴侃摄


第5版(各地传真)
专栏:公仆谈心录

  听到群众批评时
——山西省榆次市委书记王新义访谈录
底安民刘伟
王新义,男,49岁,大学文化。历任灵石县委办主任、介休县委副书记、县长,1993年任榆次市市长,1995年任晋中地委委员、榆次市委书记。
作为一个地方主要党政领导,在实际工作中,难免会挨群众的批评。如何对待群众的批评,不仅是工作方法和个人涵养问题,而且是对群众的感情问题。我们应当善于从批评中,捕捉人民群众的思想情绪,倾听他们的呼声,把群众关心的事情办好,更好地造福一方百姓。
1993年夏天,我刚调榆次工作不久,一天深夜,一位男子打来电话,怒冲冲地责问:你就是市长?我们这里停水好几天了,你知道不知道?连这个问题也解决不了,不如趁早滚蛋。这样的电话使我受到很大震动,我冷静地分析后确立一条:当领导干部的一定要把群众冷暖时刻挂在心上。
群众批评干部,大都出于要求解决问题和困难的迫切心愿。1996年年初,我和市委机关干部到新华街参加劳动,往汽车上装运垃圾。一位住在附近的老人,一边忙着捡砖头,一边满腹怨气地说:“垃圾堆了几个月,连路都堵住了,书记市长是干啥吃的!”我握住老人的手说:“对市里工作有啥意见,尽管说……”
老人诉说了这条路得不到硬化,人们乱倒垃圾带给附近居民的麻烦。随后,我与城建部门的同志一起察看了全市小街小巷的情况,很快,一个整修改造的工程方案付诸实施了。
还有一种批评是对决策的不理解。如近几年我们连续上马了108国道改线工程和四座大型立交桥,起初群众不理解,抱怨政府拆迁占地多、工程投资大,认为目前不上也行,甚至免不了说些难听的话。群众对我们的工作暂时不理解,更加强我们的一种责任感和紧迫感,促使我们把工作做得更好。这样,一些群众不理解的批评也就变成理解的赞扬了。
近年来,我们投资4亿多元,围绕“水、气、路、桥”下大力气解决关系群众生活的难点、热点问题,从根本上改变了市民用水难、用煤气难、行路难等问题。我们还实行了市委热线电话和市长办公电话24小时值班制度,使影响群众生活的停电、断水、防汛等突发事件都能及时得到处理;市委、政府分别确定一名副秘书长抓信访工作,建立了五大班子领导信访接待值班制度,使市领导和群众有了更多的接触和沟通的机会。通过我们的努力,群众对我们的批评越来越少,称赞越来越多了。
我认为,由于我们的工作肯定还会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仍然会听到群众的一些批评甚至骂声,这将使我警醒,看到工作中的差距与不足,从而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不断努力把工作做得更好。
(附图片)


第5版(各地传真)
专栏:公仆谈心录

  兴水利安民心
——湖南省岳阳县委书记宋再钦一席谈
殷陆君周立耘
宋再钦,1953年生,大学文化。曾任岳阳市人事局办公室主任,岳阳市郊区区长。1994年任岳阳县委书记。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既是一个领导干部的职责所在,也是共产党人的良知召唤。
岳阳县境内有大小堤垸16个,垸区人口25万,保护面积39万多亩。湖区既有优势又有劣势。风调雨顺的年景,到处是丰收的景象;暴雨成灾的时候,内渍外涝成为心腹大患。1994年到岳阳县工作后,我和县委一班人摆正爱民与安民、劳民与富民的关系,下决心消除水患。麻塘垸面积3万多亩,是岳阳县的“聚宝盆”。1996年遭百年不遇的洪水,外湖水位比历史最高水位还高0.91米。30多天我们坚守在大堤上,带领2万多干部群众与洪水进行了殊死搏斗,终于保住了大堤。当洪水消退时,垸内群众按捺不住惊恐后的喜悦和感激,纷纷说,多亏县委、县政府看得远,早两年加固了大堤,不然遇上这样百年不遇的大水,就是神仙也守不住。
有了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工作中就有使不完的劲。中洲垸是铁山库区移民垸,前有湘、沅两江,后有平、费两湖,前后濒水,左右夹击。1996年11月2日,我们投资2000万元,装机3200千瓦的中洲电排大型工程破土动工。受益区的黄沙、鹿角、中洲三个乡镇的群众积极捐资投劳支持工程建设。这项工程竣工后,岳阳县水利上的最大一块心腹之患将被清除。
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一定要讲究方法。去年洪灾过后,我们痛定思痛,对防汛抢险中暴露出来的问题进行深刻反思,建立水利建设与防汛抢险连环责任制。全县县乡(镇)的一把手,纷纷赶赴联点堤垸安营扎寨、包干负责。大兴水利,顺民心,得民意,抓住了这一条,便抓住了人心,同时也推动了其他各项事业的发展。(附图片)


第5版(各地传真)
专栏:采访随想

  品味“含心量”
肖荻
天津有位84岁的老人白芳礼,以蹬三轮车为生,辛辛苦苦积攒了15万元,全部支援了教育事业。他向记者说:“我不过为孩子们尽点心。”北京有位作家最近在报上谈1997年创作计划时说:我是个低产作家,我看重作品的“含心量”。老作家巴金给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为他塑造的铜像题写了四个大字:“掏出心来”。
在“含金量”三个字分外耀眼的今日,“含心量”三个字格外耐人寻味。
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只要是遵纪守法,勤劳致富,其“含金量”当然越大越好。但是,眼睛只盯住“含金量”而不顾及其他,其结果如何?某些从商者制售假冒伪劣产品,某些为文者制造文字垃圾伤风败俗……如此种种,倒是山东泰安那个大贪官胡建学被判死缓后才悟出了病根儿:昧了良心。
自古以来,国人崇尚“宅心仁厚”,如今,孜孜以求“含心量”者亦大有其人。据报道:河北省长征集团新任董事长王有玺上任伊始,全部封存17部“大哥大”,公司领导不坐小车上下班,自己工资下调45%;天津渤海欧立电子公司领导只拿职工奖金平均数的80%。这两个厂领导身先士卒,卧薪尝胆,全体职工齐心协力,勇于拼搏,开拓市场,终于很快创出奇迹,在他人认为束手无策的严峻局面下使企业扭亏为盈。
事实证明:单单醉心“含金量”者往往走入歧途,甚至走上犯罪道路;而那些珍视“含心量”者则事业兴旺,受人敬重。这道理是如此之简单,可现实生活中却偏偏有人执迷不悟,可叹可悲复可笑也。


第5版(各地传真)
专栏:

  半个世纪的寻找
本报记者任维东
这是半个世纪的谜。这是半个世纪的梦。多少年来,它一直牵动着远隔重洋的中美两国人民的爱心。
1996年10月,昆明。多年致力于二次大战期间云南西部抗战和“驼峰航线”历史研究的戈叔亚,收到了美国人福莱切·汉克斯的一封信。信中写道:
“我在美国杂志上看到了你的文章《进入缅甸探险》,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驼峰’飞行纪念所进行的工作是很有意义的。”“航天飞机‘哥伦比亚’号曾经飞越过你进行研究的地区,使用雷达探测器在中缅边境地区发现了一个巨大金属物。在荒无人烟的高山丛林地带,‘巨大金属物’除了是飞机残骸,不会是别的什么东西。”“我希望你们能去寻找53号飞机。”
就在戈叔亚拿着汉克斯寄来的各种资料,准备寻找这架失事飞机时,忽然得到消息:在云南西北部山区发现了一架飞机残骸。今年1月25日,他约上同伴杨发顺,去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实地考证。
由于山险路陡,戈叔亚和杨发顺不得不从缅甸一侧进入失事地点。到达目的地后,他们拍摄了大量失事飞机的照片。
这架飞机残骸,是去年8月至9月间由缅甸猎人首先发现的,缅方于去年12月中旬通知了中国方面。双方经实地勘察和谈判,确认失事地点在中国境内,随即缅方将飞机移交中方。
从飞机上的英文和标牌可以看出,这是美国道格拉斯飞机制造公司制造的C—53型运输机,其机型是著名的DC—3型,隶属于当时的“中国航空公司”,担负著名的“驼峰航线”飞行任务,机长是美国人吉米·福克斯,另外两名机组人员都是中国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反法西斯的同盟国为支援中国抗日战争,从1942年起开辟了一条飞越喜马拉雅山脉的空中通道,即著名的“驼峰航线”,为中国取得抗战胜利立下了不朽功勋。
不少美国飞行员曾在这条航线上执行任务,那是当时世界上最危险的飞行之一。根据美军当年的报告,美中两国的飞机共有456架在“驼峰航线”失事,还有107架失踪。1943年3月11日,这架C—53飞机满载货物,从昆明起飞,在准备穿越片马丫口、飞往印度的汀江时遭遇低气压而失事坠毁。
三星期后,“中航”的同事们才获悉失事消息。当时,每天有25架次往返“驼峰航线”的“中航”飞机,总是自发飞越这一丫口,在这一带低飞盘旋,试图发现什么。但是,由于恶劣的气候和日军还占领这一地区,地面营救无法进行。无人知道3名机组人员的命运。
当时,福莱切·汉克斯是吉米·福克斯的同事,曾参加了一次营救行动。他们在高山丛林里寻找了9天9夜,但一无所获。
经历了53年的风风雨雨,这架牵动中美双方的失事飞机,终于被找到了。怒江州政府专门成立了由一位副州长挂帅,有公安、外事等部门参加的工作组,并从拮据的财政里拨出专款,请专人看护飞机残骸。
对照现场考证情况和美国陆军空运总队当年关于这架飞机的失事报告、美国“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空中探测等资料,可以肯定这就是那架失事的运输机。这一结论得到了原中国航空公司美方飞行员的证实。
戈叔亚介绍说,飞机的机头和左翼坠落时受到严重破坏,右翼比较完好,机身中部已经断裂变形,尾翼也受到损伤。值得注意的是,机身依然清楚地保留着“中国航空公司”和“U·S·ARMYC53”等字样。飞机的部分零件和舱内物品在移交中方前已被人盗窃,各种零件和数百件碎片散落四周。令人遗憾的是,虽经仔细寻找,除发现一只飞行员右脚皮鞋外,目前没有发现能证实福克斯和两名中国机组人员是遇难还是幸存的线索。他们的下落至今还是一个谜。(附图片)
题图:山林里的飞机残骸。戈叔亚摄


第5版(各地传真)
专栏:

  戈壁养路人
陈沸宇彭红
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寸草不生,人烟鲜见;夏日酷暑,冬日严寒。凡从兰新线上走过的人,无不对此喟叹。然而,那些终年守护着这条铁路的人们如何度日?早春时节,冒着撕破天地的狂风,我们走访了位于“三十里风口”的吐鲁番工务段所辖几个养路工区。
“谈何容易啊!”在火焰山脚下的胜金台工区,养了18年路的王卓仁说道,这里夏天热得要死,温度计露天放上不足20分钟就自行炸破。那时在沿线作业,热得连个乘凉的地方也找不到,常常是一根电线杆的阴影下站立着十几个人。他说,茫茫戈壁滩上连个鸟也碰不着,年轻人找对象也就更难了。但是,能留下来的人都是汉子,他们在这里付出了青春的代价,那滋味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真正知晓。
戈壁滩上的养路人早已把自己的生命融进了铁道线中。七泉湖工区有个姓李的老工人风里雨里养了一辈子路,退休后,他儿子为他找了份月工资1000元的差事,老人却又义务巡了8年路。他临终前唯一的要求是要家人将他葬在他熟悉的铁路旁,做一个永远的铁道卫士。“有养路人就有铁路在”。在去年抢修白杨河铁路大桥时,那么多养路人连续几十个小时奋战在工地上。当裹挟着巨大石块的洪水再次威胁桥基时,他们置生死于度外,用生命在水中筑起人墙。
列车一年又一年地从戈壁大漠中安全驶过,而今这些养路人的生活也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宽敞明亮的公寓化宿舍代替了四面漏风的枕木房,从前那种从缝隙刮进的雪压得人揭不开被子的情况再也不会发生。在优雅卫生的餐厅里,人们可安然地吃着丰盛的饭菜,再也用不着被熏得满脸煤灰去摆弄那呛人的炉子……
吐鲁番工务段段长葛春庚告诉记者,近年来,他们先后投入800万元彻底改善了一线职工的生活设施,去年下半年又解决了沿线20多对夫妻分居的问题,沿线孩子们上学也不用发愁了。他说,养路先养人,改善生活条件是完全应该的。但有一点不能变,那就是养路人的生命与灵魂永远与铁路的安全畅通融为一体。


第5版(各地传真)
专栏:人生舞台

  “捕捉”名人
——葛继宏印象
本报记者余继军
葛继宏其实并无特别之处,其貌不扬,精瘦精瘦,而在杭州甚至浙江,他却小有名气。正是通过他和他主持制作的电视系列专题片《名人名家》,浙江的观众才得以进一步了解冰心、曹禺、张爱萍、金庸、曾宪梓、邵逸夫等一大批海内外著名人士;他策划的每一个活动,都在社会上引起不小的反响。
葛继宏成功了,在《名人名家》创办一周年之际,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梁平波欣然题词:愿《名人名家》成为名栏目。可谁又能想到这位刚满而立之年的年轻人走过的是怎样的一条充满艰辛与坎坷的道路!
1988年,高中毕业的葛继宏离开浙西山区,只身来到杭州寻求发展。小葛至今仍清晰地记得当年怀揣全国粮票,吃冷菜凉饭,每天为找住所而“东躲西藏”的日子。然而,就是在那些日子里,他成功地组织策划了多个大型活动,由此他作为特殊人才,户口进了杭州。
1994年,小葛产生了一个独立制作电视专题片的想法。这个想法立即得到了浙江省广电厅的肯定与支持。同年9月,一个不要国家一分钱投资,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葛继宏工作室”宣告成立,他成了浙江省第一个自负盈亏的电视专栏节目独立制片人。
节目开办之初,朋友们都为他捏一把汗,小葛却有这个自信。他常说:我想做的事,一定要争取做成。正是这点“狂劲”,成了他事业成功的基础。而小葛无孔不入、锲而不舍的“钻劲”则是他事业成功的“敲门砖”。
一次,有位颇有名气的艺人途经上海,小葛连夜赶过去,顶着寒风,足足在宾馆门口守候了十个小时才算等着。到采访结束,小葛才发现自己的脚已经冻麻木了……还有一次,为了追踪采访张艺谋,小葛专门跑到太湖中的一个孤岛上,可张艺谋根本不接受采访。当他得知张艺谋将带剧组凌晨4时开赴外景地时,他凌晨3时就赶到了外景地。也许是被小葛的精神所感动,张艺谋接受了采访。再说1995年采访“世纪老人”冰心吧。小葛给冰心家打了七八次电话,但因冰心身体一直不好,家人总是婉言谢绝。正在为难之际,他得到全国第三次少代会将在北京召开的消息,而冰心老人最喜爱的就是孩子,便策划组织了浙江省小记者团赴京采访活动。95岁高龄的冰心破例接待了孩子们和随行的小葛。在与孩子们的交流中,冰心自始至终非常愉快,而小葛也就做成了他的专辑《冰心——一片冰心在玉壶》。
采访名人是风光的,可独立制片却是非常艰难的,其中甘苦只有小葛自己知道。节目开办之初,他借了四五十万元购置设备,而仅制作经费一项每年又需50万元。他曾自嘲说:“自说自话,权力很大;资金拮据,心里最怕,《名人名家》留下酸甜苦辣。”
作为一个独立制片人,小葛的影响除了《名人名家》之外,更多地来自他策划的活动。如为纪念抗战胜利50周年而策划的“大学生采访抗战老将军”和“名人名家情系凡人百姓”活动等,都引起了较大反响。最近,小葛又将播出的近百期《名人名家》辑录成了一本书《叩访名家》。这样一来,小葛就更忙了。不要以为“葛继宏工作室”是一支多么庞大的队伍,其实从策划到采访到后期制作,事无巨细全是小葛一人操办。这些年来,小葛除了外出采访,大部分时间都泡在机房里,很少有休息的时候。人虽极辛苦,他却感到充实。他说,这样才有压力,也才会有干劲。
如今,风风火火的葛继宏又在为浙江省策划一个以“香港回归”为主题的大型少儿活动。葛继宏想干的事还有很多,毕竟他才30岁,脚下的路还很长。(附图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