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96年9月24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国际)
专栏:

李瑞环会见俄国家杜马主席
在莫斯科接受俄罗斯记者联合采访
本报莫斯科9月23日电记者刘进荣、许宏治报道:正在此间进行正式友好访问的中国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今天上午在莫斯科会见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谢列兹尼奥夫,强调发展中俄关系不仅有利于两国人民,也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会见中,李瑞环对谢列兹尼奥夫主席邀请他访问俄罗斯和为此所作的周到安排表示感谢,并转达了乔石委员长对他的问候。
李瑞环说,中俄两国有着悠久的传统友谊,近年来在双方共同努力下,关系愈加密切,高层互访不断,经贸合作日益增多,我们对此感到满意。同时我们也认为发展两国关系还有很大潜力。比如目前双方贸易规模就与两国经济发展水平不太相称。我们愿与俄罗斯朋友继续努力,把两国在各个领域内的友好合作关系提高到更高水平。
李瑞环指出,冷战结束后,世界总体上趋于缓和,但并未实现人们期待的普遍和平与安宁。发展中俄关系不仅有利于我们两国人民,也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两国领导人所签订的各项协议,已经并将继续在世界上产生广泛的、积极的影响。
会见中,李瑞环介绍了中国全国政协的历史及其在我国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表示中国全国政协愿意在发展两国人民友好合作关系中做出更大的贡献。
谢列兹尼奥夫代表俄罗斯国家杜马对李瑞环主席成功访问欧洲4国后来到莫斯科表示欢迎。他说,他刚在北京参加了各国议会联盟第九十六届大会,并有机会同中国领导人会晤,双方都对两国在各个领域的友好合作关系所取得的进展感到满意,希望这种关系继续发展。他说,中国不仅经济方面发展很快,而且对未来充满信心。中国发展经济的成就、经验以及国民经济第九个五年计划和中期发展规划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谢列兹尼奥夫说,中国全国政协同国外联系广泛,在中国社会、政治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希望今后俄罗斯国家杜马同中国全国政协加强交流与合作。
又讯23日上午,李瑞环向莫斯科亚历山大园的无名烈士墓献花圈。无名烈士墓是为纪念苏联1941年至1945年卫国战争中牺牲的无数烈士而建的。
本报莫斯科9月23日电记者刘进荣、许恒声、许宏治报道:今天下午,中国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在莫斯科接受了俄广播电台、俄通社—塔斯社、俄公共电视台和俄《独立报》记者的联合采访,就中俄关系以及其他内容广泛的国内和国际问题回答了他们的提问。
(附图片)
9月23日,中国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在莫斯科会见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谢列兹尼奥夫。
新华社记者齐铁砚摄(传真照片)


第6版(国际)
专栏:

斯里兰卡政府军重创猛虎游击队
新华社科伦坡9月23日电(记者李政)斯里兰卡政府军22日起在斯北部地区向反政府的猛虎组织游击队发动新攻势,已打死打伤200余名游击队员。
据斯军方发言人森纳那亚克今天公布的战报,政府军地面部队在空军的掩护下于22日凌晨开始向游击队控制的基利诺奇镇地区发起进攻,当天向前推进了3公里。政府军遭到游击队的顽强抵抗,激烈战斗仍在继续。
森纳那亚克说,据政府军估计和游击队电台广播,在一天多的战斗中,游击队已伤亡200余人,政府军有一名军官和21名士兵阵亡,58人受伤。
政府军的这次攻势是一个多月来的首次重大进攻行动。7月初,政府军曾在北部地区发起代号为“必胜”的军事行动。


第6版(国际)
专栏:连载

贝鲁特还没喘过气来
——黎巴嫩纪行之一
本报驻埃及记者刘水明
从开罗乘飞机到贝鲁特,只需一小时左右。
登机前,我结识了做铝合金门窗生意的哈桑·巴兹。巴兹是一位德鲁兹人,家住贝鲁特以南的舒夫山区。德鲁兹人相信“轮回”,好人死后转世为婴儿,有人认为将到中国投胎,所以,他们对中国人很友善。初次见面,巴兹就盛邀我到他家做客。我问巴兹:“黎巴嫩现在情况怎样?”
“感谢真主!一切都在好转。”巴兹说这句话时,嘴角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我们乘坐的是黎巴嫩中东航空公司的航班,能载200多人的客机座无虚席。中东航空公司目前拥有14架客机。在1975年4月至1990年10月内战期间,贝鲁特国际机场经常被迫关闭,首先遭殃的就是这家公司。那年月航运时断时续,收益入不敷出,据说有的职员20多年未曾长过一次工资。现在公司的经营状况有了改观,并计划在黎中央银行的支持下,明年初新购4架“空中客车”,黎巴嫩一度是“战争、爆炸、暗杀和绑架”的代名词,连本国居民都唯恐逃之不及,如今却有那么多人满怀希冀纷至沓来。1991年获释的美国人质、曾被关押过7年的记者安德森在离开5年后重返贝鲁特,拍了一部电视片——《今日黎巴嫩》,也反映出这个国家的变化。
贝鲁特位于黎巴嫩海岸线中部突出的海岬上,面向烟波浩淼的地中海,背倚连绵起伏的黎巴嫩山。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贝鲁特的城墙长不过750米,宽370米。19世纪前期城墙被拆除,城区随之扩大。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又沿山麓向东、西两侧发展,初具现代城市规模,如今人口约有150万。我们透过机窗俯瞰,只见万顷碧水环抱着青山,自北而南逶迤伸展,是那样的端庄、和谐;山中绿树簇拥着白楼,层层叠叠纵横交错,是那样的宁静、安详。阳光倾泻在数不清的桔红色屋顶上,折射出梦幻般的情调……在环地中海沿岸这圈链条上,贝鲁特不愧为一颗玲珑剔透的乳白色明珠,它怎能经得起十多年无情战火的蹂躏和摧残?
贝鲁特机场是中东著名的航空枢纽之一,目前每天仍有21家各国航空公司的飞机在此起降。那天,与我们几乎同时抵达的还有来自沙特和科威特的航班,几百人一下子涌进入境大厅,边检人员急忙打开所有通道,但乘客仍需排长队。入境大厅低矮狭窄,人声嘈杂,室内温度同室外温度相差无几,燥热难耐。航空港是一个国家的窗口,通过它,我们可以窥见贝鲁特乃至整个黎巴嫩的社会、经济概貌之一斑。
贝鲁特有过许多值得夸耀的桂冠。如“东方小巴黎”、“东方瑞士”、“地中海新娘”、中近东贸易、金融、交通、情报和文化旅游中心等等。可内战的枪弹已将那一顶顶桂冠击得七零八落,面目全非。就拿眼前的贝鲁特来说,虽然内战已经停息了6年,但战争的痕迹依然随处可见。离机场不远的夏蒂拉广场,中心转盘周围的建筑仍是废墟连片,临街的墙壁恰似熏黑了的蜂窝。一些屋顶和阳台上杂草丛生,裸露生锈的钢筋吊着摇摇欲坠的水泥预制板,就像一团团随风飘荡的烂棉絮。从南郊沿拉姆勒大街、沙贝尔·扈利大街北行,直到贝鲁特港南侧,形成一条长约6公里、宽约200米的“无人区”,这是内战时贝鲁特东西两区的“分界线”,人称“死亡线”。那一带的战争破坏最严重,交界线上的市中心商业区早已荡然无存,临海的数座高层饭店也遍体鳞伤,至今尚未修复。
新生的贝鲁特还没有完全从内战的浩劫中喘过气来。这大概是许多初来乍到者得出的第一印象。(本报开罗电)
(附图片)
贝鲁特市沙贝尔·扈利大街上被战乱毁坏的楼房。
本报记者刘水明摄


第6版(国际)
专栏:

阿拉法特向以总理贺新年
新华社耶路撒冷9月22日电(记者怀成波)据以色列总理办公室宣布,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22日打电话给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向他祝贺犹太历5757年新年,并祝以色列在新的一年中繁荣昌盛。
内塔尼亚胡感谢阿拉法特在犹太教“赎罪日”前夕打来电话,并“希望新的一年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是个好年份”。
阿拉法特对和平进程迟迟没有进展表示失望,他希望巴以两国领导人今后能够增加接触,推动中东和平进程的发展。
内塔尼亚胡在今年5月当选以总理以前,一度声称他绝不同“恐怖分子”阿拉法特会晤。但是迫于美国的压力及中东和平进程的需要,内塔尼亚胡于今年9月4日同阿拉法特举行了首次会晤。


第6版(国际)
专栏:

欧委会车臣问题听证会改期
本报莫斯科9月23日电记者许宏治报道:据来自斯特拉斯堡的消息,原定于今天举行的欧委会议会车臣问题听证会将改期进行,因为被邀请在会上发言的俄罗斯安全会议秘书列别德和车臣反对派武装总参谋长马斯哈多夫均表示将不去斯特拉斯堡与会。
关于听证会改期的决定是欧洲委员会议会主席菲舍尔夫人今天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的。她说,她于上星期六收到列别德的信,信中表示,他在莫斯科忙于车臣事务脱不开身。今天又得知,马斯哈多夫也将不来斯特拉斯堡与会。因此,欧委会议会决定把听证会改在11月份举行。
欧委会议会原定于9月23日在斯特拉斯堡举行关于车臣问题的听证会,邀请列别德和马斯哈多夫在会上发言。
欧委会议会的这一做法受到俄罗斯的强烈反对,认为这是对俄罗斯内政的粗暴干涉,因为欧委会议会违反了它与俄早先达成的如举行听证会应有车臣冲突各方代表参加的协议,并企图在听证会上讨论所谓“车臣地位”问题。


第6版(国际)
专栏:

墨敦促美俄尽早批准禁化武公约
新华社墨西哥城9月22日电墨西哥外交部21日发表声明,敦促美国和俄罗斯尽早批准《关于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和使用化学武器及销毁此种武器的公约》。
声明说,墨西哥政府对美俄决定延期批准这一公约表示担忧。
声明指出,美俄的决定将不利于其他国家对公约的批准。
经过在日内瓦裁军会议上长达20年的艰苦谈判,禁止化学武器公约于1993年1月13日在巴黎签署,共有160个国家在这个文件上签了字。
按照规定,公约将于65个国家批准后再过180天开始生效。但是,到目前为止,仅有63个国家批准了该项条约。
墨西哥已于1994年8月29日批准禁止化学武器公约,是美洲最早批准该公约的国家。


第6版(国际)
专栏:

李钟玉会见本报代表团
本报平壤9月23日电记者张友新、赵嘉鸣报道: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李钟玉今天在平壤万寿台议事堂亲切会见以范敬宜总编辑为团长的人民日报代表团时强调,朝鲜党和政府将为进一步发展朝中友谊竭尽努力。
李钟玉说,朝中友谊是由两国老一辈革命家缔造和培育的,经受了历史的考验。不断巩固和发展这一传统友好关系,是朝鲜党和政府坚定不移的方针。
他高度评价中国人民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领导下,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取得的巨大成就,并祝愿中国人民在执行国民经济第九个五年计划及2010年远景目标规划中取得更大成就。李钟玉还说,朝鲜人民正紧密团结在金正日同志周围,继承金日成主席遗志,满怀信心地为建设社会主义和实现自主和平统一而奋斗。
李钟玉表示,确信人民日报代表团访朝必将为进一步加强朝中两党及两党报间的友谊作出贡献。
范敬宜说,朝鲜劳动党高度重视精神文明建设,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充分发扬全体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战胜各种压力和困难,中国人民从中深受鼓舞。他祝愿朝鲜人民紧密团结在以金正日同志为中心的朝鲜劳动党周围,遵照金日成主席的遗愿,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取得更大成就。
朝鲜《劳动新闻》总编辑金哲明、中国驻朝鲜大使馆公使衔参赞隋旭东会见时在座。
人民日报代表团是应朝鲜《劳动新闻》的邀请,于18日抵达平壤对朝鲜进行友好访问的。


第6版(国际)
专栏:

中也友谊根深叶茂
李留根
也门是最早与中国建交的阿拉伯国家之一。1956年9月24日,也门穆塔瓦基利亚王国(北也门)政府和中国政府决定建立正式外交关系。1968年1月31日南也门独立后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1990年5月22日,南北也门实现统一,确认中也两国建交日期为1956年9月24日。中也建交40年来,两国关系始终保持稳定、友好和相互信任。1987年12月,邓小平在会见来访的萨利赫总统时说:“中也建交以来,关系一直很好,彼此相互信任到这种程度是不容易的。我们的任务是使这种友好合作关系继续发展下去。”萨利赫总统说:“由于我们了解中国过去的经历和目前的状况,因此,中国在也门人民心中的形象是高大的。也门政府已作出决定,要进一步同中国发展各个领域内的友好合作。”
中也关系持续稳定,长盛不衰,是两国政府和人民共同努力的结果,同时也是因为两国关系有着坚实的政治基础。中也两国从开始交往之日起,就清楚地意识到,两国的意识形态、社会制度虽然不同,但完全可能,也应该做到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建立和发展友好合作关系。1958年1月,当时的也门领导人巴德尔王储访问中国,他是历史上第一位访问中国的阿拉伯国家政府首脑。访问期间,他同周恩来总理签署了中国与阿拉伯国家第一个政府间条约——《中也友好条约》,条约全面确定了两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科学等领域的友好合作关系,确立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两国交往中应遵守的原则。40年的中也交往证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两国关系注入了持久的活力。
也门在历史上本来就是一个国家,只是由于16世纪以后,连续遭受外国殖民者入侵,才陷于分裂。也门人民为了争取民族独立,实现民族统一进行了长期英勇斗争。中国人民十分理解也门人民的民族愿望。1958年1月2日,毛泽东主席在会见巴德尔时说:“我们支持阿拉伯民族,我们也需要阿拉伯民族的支持。”毛主席的谈话集中表达了中国人民对阿拉伯人民的深厚情谊。
1990年3月,钱其琛外长访也,这是中国外长第一次访问南北也门。当时南北也门领导人正为和平统一也门进行着紧张的工作。钱外长在会谈中就也门统一问题明确表示了中国的支持立场。1994年6月,萨利赫总统的特使,也门总统委员会成员加尼访华,李鹏总理、钱其琛副总理兼外长在会见、会谈中再次重申了中国政府和人民理解和支持也门人民要求统一的愿望和选择。
同样,也门政府和人民几十年来也始终如一地支持中国的正义事业和正当权益,在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西藏问题、人权问题和台湾问题上坚持原则立场,坚定地支持我国。尤其在台湾问题上,也门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不为台湾当局的“银弹外交”、“弹性外交”所动,坚决拒绝与台建立任何形式的官方关系。也门政府的这一立场受到中国人民的高度赞赏。
中也建交以来,两国在经济贸易、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等领域进行了卓有成效的互利合作,取得了累累硕果。自1958年以来,中国向南北两方提供了多笔援款,承担援建了如荷台达—萨那公路、萨那纺织厂、萨那技校、全吉巴尔大桥等一批对也社会经济发展有一定作用的工程项目。自1979年起,中也经济合作由单纯援助向援建和承包相结合的方式转变,合作规模进一步扩大,中国公司通过承包、劳务合作或合资经营完成了一批公路、大楼和工厂的建设项目。从60年代起,应也门南北两方的要求,中国派出了一批批医疗队、体育教练和教师,提供了数百个奖学金名额供也门留学生来中国高等院校学习。两国的贸易额逐年增长,1995年,中也两国贸易总额达到4.52亿美元。
1992年至1995年,我有幸出任中国驻也门共和国大使。在此期间,我目睹了由于中也两国领导人的重视,两国关系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领域出现了不断发展的好势头,高级代表团互访不断。可以说,中国和也门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已是根深叶茂,硕果累累。


第6版(国际)
专栏:

国际传媒积极筹备报道香港回归
卫星组织决定提前接受租星申请
新华社华盛顿9月22日电由于国际新闻界对报道明年香港回归中国的热情极高,国际卫星组织决定提前接受报道这一盛典的短期租借卫星申请。
国际卫星组织董事会17日决定,从本月23日起提前9个多月接受有关报道香港回归中国的短期租借卫星申请。通常情况下,国际卫星组织只提前半年考虑短期租借卫星的要求。
目前,在1997年7月香港回归中国这段时间内,卫星组织在60度E、63度E、174度E和177度E几颗卫星上的电视转发器已经全部被预订。


第6版(国际)
专栏:国际论坛

比尔特建议浅析
念生
北欧四国(不包括冰岛)中,挪威、丹麦是北约成员国,芬兰、瑞典则不是,而且不久前还表示它们也无意加入。而波罗的海三国正在谋求加入北约。在这种情况下,设计北欧的安全机制成了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
本月初,瑞典前首相、欧盟波黑问题协调人比尔特在赫尔辛基就此提出一项新建议:北欧四国与波罗的海三国建立“北欧和平伙伴关系”,加强军事合作,一旦发生危机,则依照北约在波黑的模式解决。这项建议引起舆论界的普遍关注。
一些专家对此表示赞同,认为北欧国家“有责任”帮助波海三国加强安全防御,“北欧和平伙伴关系”计划是北欧与波海三国进行军事合作的可行方式。而在政府方面,芬兰外长哈洛宁只表示愿与瑞典进一步协商讨论,瑞典政府对此则反应并不积极,首相与外交大臣均表示此时讨论“不太合适”。丹、挪政府基本保持缄默。
冷战以后,北欧国家一直非常关注波海三国的安全问题。今年5月,瑞典主持召开环波海国家首脑会议;8月初,瑞典首相佩尔松访美;8月底,北欧举行外长会议与首脑会晤,这些外交活动都同波海三国的安全问题有关。佩尔松曾多次表示,“波罗的海国家的事就是我们的事。”确实,波罗的海三国的安全直接关系到整个北欧。
在北欧安全格局中,俄罗斯被认为是主要影响因素。瑞三军总司令维克托林日前说,今后几年内影响瑞典安全的主要是俄罗斯。北欧诸国发展对俄关系,几乎都强调要将俄罗斯纳入欧洲一体化进程,不能孤立俄罗斯。芬、瑞两国政府对波海三国加入北约问题表态谨慎,其主要原因之一是为了避免刺激俄罗斯。在芬、瑞等国看来,建立北欧安全新格局,首先要处理好与俄罗斯的关系,而目前最紧迫的是维持波罗的海地区的安全与稳定。美国国防部长佩里最近走访芬兰和瑞典,他表示北约东扩不是要分割欧洲,不是要在欧洲建立新的“藩篱”,而是要建立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欧洲安全圈。看来,这与北欧国家寻求建立北欧安全新格局的重点是相似的。
瑞典确立加强地区合作、促进与俄对话的想法似已得到了美国的首肯。芬、挪、丹等国也充分肯定瑞典在波海地区安全合作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不久前,瑞典邀请俄罗斯和波罗的海三国参加明年首次在瑞典本土举行的北约“和平关系伙伴”计划军事演习,为地区合作提供了机会。可以说,北欧安全格局目前仍处在探索阶段。


第6版(国际)
专栏:

希腊大选
执政党获胜
据新华社雅典9月22日电(记者陈德昌)希腊执政党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在22日举行的大选中获胜。
希腊内政部根据已统计出的70%的选票公布的结果显示,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获41.7%的选票,在300席的议会中得到163席;主要反对党新民主党获38.6%的选票,得107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