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96年9月15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要闻)
专栏:

  刘华清同希拉克会见
指出中国执行的是防御性国防政策,不威胁任何国家
本报巴黎9月14日电 记者杨汝生报道:法国总统希拉克今天中午在爱丽舍宫会见了正在此间访问的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双方就双边关系、国际形势和共同关心的问题友好地交换了意见。
希拉克对刘华清的访问表示欢迎。他说,他去年晤见过江泽民主席和李鹏总理,今年又接待过李鹏总理的访问,现在刘华清副主席的访问是加强和发展双边关系努力的一个部分。
刘华清对于希拉克总统为发展法中关系所做的积极努力,对于法国执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推动多极化、重视亚洲和中国的做法表示赞赏。刘华清指出,中国主张中法两国建立长期的、稳定的、全面的、面向21世纪的友好关系。
刘华清说,中国愿意推动两国两军的合作与交往。他接着指出,中国执行的是防御性的国防政策,中国不威胁任何国家。
希拉克表示,他赞成法中关系能够在各个领域中,包括在军事方面得到持续的发展。他说,欧亚关系对于未来世界是个重要因素,因此法国与中国应该保持良好的关系。
双方还谈到了欧盟对华武器禁运的问题。希拉克总统说,禁运是欧盟15国的一项决定,但他认为应该找到一个解决办法。
刘华清向希拉克转达了江泽民主席和李鹏总理的问候。对此,希拉克表示感谢,并说他期待着明年5月份访华。
陪同刘华清参加会见的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曹刚川、国防科工委主任丁衡高、海军司令员张连忠、空军副司令员刘顺尧和中国驻法大使蔡方柏。(附图片)
9月14日,法国总统希拉克在巴黎总统府爱丽舍宫会见来访的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 新华社记者 吕全成摄(传真照片)


第1版(要闻)
专栏:

  三年三大步 步步向市场
——吉化集团三年改革纪实
本报记者 李安达 新华社记者 辛明华
编者按:吉化公司“步步逼近市场”的经验值得借鉴。他们根据发展市场经济的需要转换机制,根据市场经济的发展规律加强管理,进行企业重组和要素重组,有效地提高了经济运行的质量,其中的关键是现代企业制度的逐步建立和完善。在逼近市场的进程中,吉化公司目标明确、步子稳妥、措施果断,而又步步伴随着艰巨大量的思想政治工作。在变革中,始终注意整体效益的提高和职工生活的改善,不只是其变革的目标,也是其稳妥变革的重要条件,这一点,也值得借鉴。
吉化集团,我国化学工业的一面旗帜。“吉化经验”曾在全国工业系统产生过强烈的反响,本报曾于1990年作过连续报道。时隔五载,在向市场经济转轨的新时期,不少人在关心,今天的吉化怎么样了?对此,总经理刘树林有一句颇具代表性的回答:“我们是三年三大步,一步一步逼近市场经济。”不断深化自身的改革,使吉化进入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
第一步,从转换机制入手,推
出决定命运的“20条”
吉化是我国最大的化工联合企业、重要的化工原料基地,拥有13万职工,生产1000多种化工产品,为我国化工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但是进入90年代以来,它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严峻局面。从1990年到1992年,利润不断下滑,企业留利近乎零,投入10亿元的技改项目,竟因缺3000万元收尾资金被迫停工三个月。炼油厂、有机合成厂因没钱买原料而低负荷运行,甚至职工发工资也碰到了困难。症结在哪里?吉化人在思考着。
1992年12月,一个决定吉化命运的文件《吉化公司加快改革,转换经营机制20条》诞生了,拉开了吉化向市场经济迈进的序幕。20条主要围绕两项改革,一是理顺集团和二级企业的关系,二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深化劳动人事工资制度改革。
吉化集团有30多个二级企业,过去在大一统管理体制下,大小事情公司统管,盈亏公司统算,二级企业缺乏面向市场的压力和动力。改革的第一刀就砍在这“大一统”的体制上:把二级企业推向市场,使他们真正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约束、自我发展的独立经营者。公司内部各厂间也互为用户,产品供需以合同方式保证,按市场价格结算。体制一变,马上见效。1993年当年实现利税13.7亿元,比1992年增长11.5%,一举结束了三年徘徊的局面。
紧接着,力度更大的用工、人事、分配三项制度改革开始。过去,吉化也搞过三项制度改革,但这次按市场机制运作,无疑会在13万职工中产生剧烈的震动。按照方案,公司机关要由原来的677人精简到238人。人事部经过反复落实,只能减到239人,还差一人。“差一个也不行,别的部门减不下来,就从你们人事部减。”总经理刘树林毫不通融。这一名额硬是从人事部减了下来。从1993年开始,经过定编、定岗、定员,三年共减下职工1.4万多人,占职工总数的10%;落聘、解聘、免职厂部级干部125名;公司机关部室由38个减至22个。由于是竞争上岗,过去苦活没人干和人浮于事的现象消失了。
在分配制度上,实行工资总额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双挂钩,拉开了分配档次,总体上提高职工的收益。
抓运营机制的改革按吉化人的说法是“很好使”,3月改,4月就见效,一个月的利润相当于第一季度的总和。到年末,主要经济指标增长都在10%以上。
第二步,向原有体制开刀,在要
素重组中寻求发展
经营机制理顺之后,体制上的矛盾就变得突出起来。吉化自己是个大而全的化工城,它下面200多个分厂又几乎都是小而全的单位,这在生产要素的组合上是不合理的。怎么解决这一司空见惯的“老大难”问题呢?
1994年,吉化在改革上迈出的第二步是向原有体制开刀,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为中心,围绕股份制改造,实行企业重组。
公司内原有一大一小两个炼油厂,大炼油厂每吨原油加工成本为95元,小厂为157.8元。过去是各干各的,两个厂合并重组后,大厂炼油,小厂进行深加工,每年增创利润3000多万元。又如,过去,各厂都有自己的车队,忙闲不均,现在各生产厂的机动运输和特种车辆统一归口成立了公路运输公司,仅对外承包运输任务每年就可增加收入1000万元。再如,集团内原有六个机械制造与加工企业,由于分散经营,很难形成合力,如今合并成立机械装备公司,实行专业化管理,很快就体现出它的效益。
这一年,吉林化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利用这一契机,吉化把卫生所、幼儿园、文化宫、体育场、招待所、医院等事业单位从原属各生产厂分离出来,集中组建了公用事业公司和职工医院,实行企业化管理,面向社会全方位服务。事业公司与企业签有协议,实行有偿服务,集团公司给予适当补贴。事业单位的重组同样显现出它的效益,1994年集团公司减少补贴1700万元,1995年又减少补贴3000多万元。
第三步,再做管理文章,提高
经济运行质量
1995年,吉化集中解决的问题是管理上台阶。
说到管理,人们对吉化“严、细、实、快”的管理经验并不陌生,曾在全国推广的“创无泄漏工厂”、“创清洁文明工厂”、“创无事故工厂”等活动至今还有旺盛的生命力……那么,今天提管理上台阶与过去有什么不同?总经理刘树林说:“光有基础管理的好传统是不够的,必须使企业的管理行为适应市场经济。”
对物资采购、产品销售回款、工程承包、外用工、营销人员现状等7个方面的解剖结果令人吃惊。仅1994年,物资超储占压流动资金8737万元;高价进货多支出2000多万元;资金被骗1700万元;外欠集团货款高达4亿多元。
吉化决定集中解决营销管理和财务管理两个主要矛盾,同时,将资本经营和资产经营都提上日程。
1995年,《吉化集团产品销售进入市场的实施办法》、《吉化集团物资采购订货管理规定》等条例相继出台,从集团公司到二级企业都确立了“销售—计划—生产”的运作流程,上海、北京等大城市和国外客户集中的地方有营销分中心,企业以市场行情来制定投资决策,组织生产经营。即将投产的30万吨乙烯工程,是在始建之初就着手市场开发的,乙二醇、聚乙烯等18种产品签订了今明两年的供需合同。现在,市场观念、营销观念已经成为各级经营者的首要观念。染料厂厂长王学令,用12天时间跑了美国13个营销点,仅在南卡罗莱纳州小城卡尔斯顿,一次就定出蒽醌88吨。
现代化的营销必须有现代化的队伍,在全面整顿中,那些吃回扣、收红包损公肥私的人被清除出去,调离了223人。并采取公开招标和考试方法,把一批坚持原则,有营销经验,又懂外语和微机知识的人才充实进营销队伍。
吉化原来实行“统筹统管,统借统还”的财务管理制度,弊病很大。新出台的《固定资产投资管理办法》、《经营资金管理办法》确定了“谁建设谁筹资,谁受益谁还贷”的原则,集团只监控固定资产投资规模。新制度实行后,二级单位花钱更精打细算了,市场真正成为资金投放的导向。销售回款速度明显加快,由日回款几百万元提高到千万元以上,并创造了日回款3700万元的高纪录。
集团还建立了每星期资金调度例会制度,合理调整资金流向,确保重点项目资金需要。成立财务公司,统一管理集团和二级单位银行帐户,统一资金结算,避免二级单位体外循环,增强了资金使用的整体实力。去年市场原油趋紧,炼油厂等单位缺少资金购不进油。集团通过集中调度,保付原油货款30亿元,保证了生产。吉化不仅做到了生产建设正常进行,而且连续三年未欠国家和地方税款。
“目标利润,成本倒逼”是吉化多年采用的降成本、增效益的管理办法。集团每年根据市场情况提出利润增长目标,分解到二级厂。二级厂再把这个“目标利润”转换成“目标成本”,分解到车间和各个生产环节,用控制成本来保证利润目标的实现。今年电石厂原材料价格大幅度上涨,产品价格下降。为了保证利润目标的实现,他们通过节约开支、降低消耗来控制目标成本,预计今年利润仍可增长10%。
每一步都离不开思想政治工作
在近三年的改革中,吉化有1万多人丢了原来的饭碗,400多人从领导机关精简下来,100多名厂部级干部被落聘、解聘或免职,一些人昨天还是效益好、收入高的企业职工,今天则变成了公用事业公司的成员。如此大的利益调整,必然会产生阵痛。而思想工作到位,正是化解矛盾、保证改革到位的法宝。
吉化是思想政治工作的老典型。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各种硬措施的作用越来越大,思想政治工作还灵不灵?吉化用事实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1993年元旦到春节,围绕“转换经营机制20条”顺利实施,企业的宣传舆论工具全面运作,改革成了热门话题。报纸上登,广播里说,电视上放,节日串门也议论。可谓家喻户晓,深入人心,春节后付诸实施,进展顺利。
三项制度改革,也产生过不小的震荡。落聘、解聘的干部,下岗待分配的工人,有上访的,有发牢骚骂娘的。他们不把矛盾上交或推向社会。对落聘、解聘的领导干部,区别不同情况,或由一线退居二线,或调到别的岗位待干出成绩来再聘任领导;对下岗的工人,多方设法帮助就业,组织技术培训。工人蔡德君下岗后自己设计加工帽子,生意很红火。他又主动找到工会,招了20名生活困难的职工一起来干,帮助他们摆脱困境,被评为公司劳动模范。经理说:“他当选劳模,一是奖励他干得好,二是鼓励大家广开就业门路,哪一行只要干好了都光荣。”
在吉化,思想政治工作者也同时兼任着企业的生产或行政领导。“思想政治工作要为企业的中心工作直接服务,思想工作的舞台要设在改革和发展的主战场。”党委副书记温继武经常强调这一点。每项改革措施出台,同时都有一套思想工作来保证,每项生产建设任务的关键时刻,也是思想工作最繁忙的时候。
吉化有2.7万多名党员,1542个党支部,33个二级党委,这是企业的中坚力量。“班子带队伍,党员带群众”,这也是吉化的优良传统。化肥厂的脏、难、险、重工程都由党员去带头完成,“党员工程”活动,依然在各厂、各单位全面开花。电石厂烧碱车间蒸发器加热器疏通清洗,操作时温度高达40多摄氏度,碱水滴下来经常烧伤皮肤。几年来这项工作一直由党员完成。丙烯蒸馏塔重420吨,高82米,是30万吨乙烯一台关键设备,技术要求高,工期紧。承担制造任务的装备公司机械厂焊工班,在班长孙长庆等十几名党员带领下,吃住在厂,日夜奋战,光焊条就用了8吨,三个月完成了国外通常要7个月才能完成的工程。
有人从管理学的角度,将思想政治工作当做现代管理的核心;也有人从两个文明的角度,将它作为社会良性循环的重要组成部分。吉化走过的路,或许留给人们的启示更多。


第1版(要闻)
专栏:

  吸收外商直接投资生产性项目国务院决定适当扩大审批权限
新华社北京9月14日电(记者焦然、李安定)记者从国家计委了解到,为了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促进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并为逐步缩小地区差距创造条件,国务院决定适当扩大内地省、自治区和计划单列市,国务院有关部委、直属机构以及中国科学院、船舶工业总公司、兵器工业总公司、航空工业总公司、航天工业总公司、核工业总公司、石油化工总公司、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和解放军总后勤部吸收外商直接投资项目的审批权限。
国务院的这一决定,日前已以通知的形式下发到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以及国务院各部委、各直属机构,并已开始执行。
通知规定,凡符合国家《指导外商投资方向暂行规定》和《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中方投资和建设、生产经营条件以及外汇需求可自行平衡解决的吸收外商直接投资的生产性项目,上述有关地方、部门及单位的审批权限,由现行项目总投资额1000万美元以下提高到3000万美元以下;项目批准后,需根据项目建设性质分别报国家计委、国家经贸委备案,企业合同、章程报外经贸部备案。


第1版(要闻)
专栏:

国务院决定
固定资产投资项目将试行资本金制度
新华社北京九月十四日电从一九九六年开始,对各种经营性固定资产投资项目,包括国有单位的基本建设、技术改造、房地产开发项目和集体投资项目,试行资本金制度,投资项目必须首先落实资本金才能进行建设。这是国务院在日前发出的《国务院关于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试行资本金制度的通知》中决定的。
投资项目资本金,是指在投资项目总投资中,由投资者认缴的出资额,对投资项目来说是非债务性资金,项目法人不承担这部分资金的任何利息和债务;投资者可按其出资的比例依法享有所有者权益,也可转让其出资,但不得以任何方式抽回。经营性投资项目试行资本金制度,目的是深化投资体制改革,建立投资风险约束机制,有效地控制投资规模,提高投资效益,促进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
按照国务院的决定,投资项目资本金可以用货币出资,也可以用实物、工业产权、非专利技术、土地使用权作价出资。对作为资本金的实物、工业产权、非专利技术、土地使用权,必须经过有资格的资产评估机构依照法律、法规评估作价,不得高估或低估。以工业产权、非专利技术作价出资的比例不得超过投资项目资本金总额的百分之二十,国家对采用高新技术成果有特别规定的除外。投资者以货币方式认缴的资本金,其资金来源有:各级人民政府的财政预算内资金、国家批准的各种专项建设基金、“拨改贷”和经营性基本建设基金回收的本息、土地批租收入、国有企业产权转让收入、地方人民政府按国家有关规定收取的各种规费及其它预算外资金;国家授权的投资机构及企业法人的所有者权益(包括资本金、资本公积金、盈余公积金和未分配利润、股票上市收益资金等)、企业折旧资金以及投资者按照国家规定从资金市场上筹措的资金;社会个人合法所有的资金;国家规定的其它可以用作投资项目资本金的资金。
《通知》规定,投资项目资本金占总投资的比例,根据不同行业和项目的经济效益等因素确定,其中,交通运输、煤炭项目,资本金比例为百分之三十五及以上;钢铁邮电、化肥项目,资本金比例为百分之二十五及以上;电力、机电、建材、化工、石油加工、有色、轻工、纺织、商贸及其他行业的项目,资本金比例为百分之二十及以上。投资项目资本金的具体比例,由项目审批单位根据投资项目的经济效益以及银行贷款意愿和评估意见等情况,在审批可行性研究报告时核定。经国务院批准,对个别情况特殊的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可以适当降低资本金比例。
此外,对某些投资回报率稳定、收益可靠的基础设施、基础产业投资项目,以及经济效益好的竞争性投资项目,经国务院批准,可以试行通过发行可转换债券或组建股份制公司发行股票方式筹措资本金。
《通知》说,为扶持不发达地区的经济发展,国家主要通过在投资项目资本金中适当增加国家投资的比重,在信贷资金中适当增加政策性贷款比重以及适当延长政策性贷款的还款期等措施,增强其投融资能力。
《通知》规定,投资项目的资本金一次认缴,并根据批准的建设进度按比例逐年到位。试行资本金制度的投资项目,在可行性研究报告中要就资本金筹措情况作出详细说明。主要使用商业银行贷款的投资项目,投资者应将资本金按分年应到位数量存入其主要贷款银行;主要使用国家开发银行贷款的投资项目,应将资本金存入国家开发银行指定的银行。投资项目资本金只能用于项目建设,不得挪作他用,更不得抽回。有关银行承诺贷款后,要根据投资项目建设进度和资本金到位情况分年发放贷款。有关部门要按照国家规定对投资项目资本金到位和使用情况进行监督。
《通知》还规定,个体和私营企业的经营性投资项目参照执行上述规定。公益性投资项目不实行资本金制度。外商投资项目按现行有关法规执行。


第1版(要闻)
专栏:今日谈征文

  请注意“人均”之下的贫困户
魏章官
福建省一位领导同志到农村调研时说:“实现小康目标,不光是看人均收入水平,还要注意‘人均数’掩盖的不平衡,树立人人意识。”此话很有针对性,令人深思。
“人均”收入高低是衡量贫富的一个重要标尺,掌握准确的“人均数”,是正确决策的一个重要依据。但是,不能看到颇高的“人均数”就沾沾自喜。因为“人均数”里看不到贫富差别,看不到贫困线。试想,把一两个大户几十万上百万元的年收入平均到一般户、贫困户头上,全村人均收入自然能够上去。作为领导干部,如果只是看到“人均数”,而看不到“人均”背后的不平衡,不会算“人均”之下的收入帐,不知道一个乡一个村里的贫困户有多少,他们的收入为何低,怎样帮助他们脱贫致富,使他们的收入达到或超过“人均数”,就很难使我们保持清醒的头脑,加快农民群众共同富裕的步伐。


第1版(要闻)
专栏:

  乔石会见两国议长
希望密切联系加强合作把议联大会开好
新华社北京9月14日电 (记者高兴华)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今天下午在人民大会堂分别会见了前来参加第96届议联大会的埃塞俄比亚人民代表院议长达维特·约哈内斯和吉尔吉斯斯坦人民会议主席马图布赖莫夫。
乔石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并以个人名义对客人们表示欢迎,并希望在此次议联大会上,代表团之间密切联系,加强合作,共同把会议开好。
在会见约哈内斯时,乔石高度评价了中埃两国间的友好合作关系,对埃塞俄比亚在许多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给予中国的理解和合作,特别是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表示赞赏。
他表示相信约哈内斯议长和他率领的埃塞俄比亚议会代表团来华与会一定会增进对中国的了解和友谊,促进两国立法机构和两国关系的发展。
约哈内斯说,埃塞俄比亚非常重视加强与中国全国人大之间的友好合作。作为促进和平与发展的伙伴,双方在国际问题上有着共同利益,合作的潜力是巨大的。
他说,埃塞俄比亚长期奉行“一个中国”的政策,在这个问题上绝不动摇。
在会见马图布赖莫夫时,乔石说,吉尔吉斯共和国是中国的友好邻邦,两国有着共同的边界,所以双方有一切理由加强两国间的友谊和团结。
他说,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得到全面发展,在各个领域的合作取得了长足的发展。近年来,高层领导人不断互访,两国议会的领导人也实现了互访,这些访问都促进了两国关系的发展。
乔石说,今后两国立法机构之间的交流可以不断加强;中国珍视两国间业已存在的友好关系,愿意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发展两国的友好合作。
马图布赖莫夫说,吉尔吉斯斯坦是一个独立才五年的年轻国家,非常希望了解中国,了解中国的改革开放。他希望两国议会建立友好小组,交流立法和改革方面的经验。
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铁木尔·达瓦买提、秘书长曹志等参加了会见。


第1版(要闻)
专栏:

  “山上银行”梦成真
——湖南丘岗山地开发见闻
本报记者吴兴华
近两年,湖南丘岗山区发生了显著变化:昔日的荒山荒坡,如今布满了果树、药材、蔬菜等;不少往日稀疏的竹林、油茶林、油桐林,今日浓荫蔽日,郁郁葱葱。
从1994年10月到今年上半年,湖南省共改造和新开发丘岗山地1700万亩,其中低产改造面积896万亩,新开发面积805万亩。大规模的丘岗开发不到两年,已成为湖南农村经济发展新的增长点。许多山丘区的农民满怀喜悦地告诉记者:我们做了多年的“山上银行”梦,这回要变成真的了!
牵住发展农业的牛鼻子
在湖南,干部和群众赞扬省委、省政府开发丘岗山地的决策是“牵住了经济发展的牛鼻子”。
1993年,省委书记王茂林先后到怀化、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长沙等地山丘区调查,了解到大面积的丘岗山地出产很低,也看到一批靠丘岗山地致富的典型,深感湖南经济发展的最大潜力在山水资源特别是丘岗山地的综合开发上。1994年,省委、省政府决定,在全省大规模开展丘岗山地开发,在“九五”末期,通过丘岗开发建成各类商品生产基地5000万亩。
丘岗山地开发只有面向市场,才会有效益。
毗邻广东、广西的永州市瞄准“两广”市场的需要,充分利用本地的土地资源和温光资源,大力发展反季节蔬菜,去年发展到110多万亩,去年全市蔬菜销售额达11.6亿元。溆浦县是著名的水果之乡,出产个大肉厚的鸡蛋枣。近两年,县委、县政府在丘岗开发中,根据市场的需要,新开枣园3.35万亩,改造低产枣园1.8万亩,全县枣园面积发展到7.55万亩,年产鲜枣达28万担,枣果年加工量12万担。
实行规模经营
实行规模开发,提高开发效益,这是湖南丘岗开发的重要特点。
桃江县是全国著名的楠竹之乡。近两年来,这个县抓楠竹的低产改造,建立起30万亩楠竹速生丰产基地,每亩立竹由原来的101根增加到168根。与此同时,大力发展楠竹的加工,全县已建立竹制品加工企业1200多家,生产竹胶版、竹地板、保健凉席等100多个花色品种,去年竹制品产值达5.2亿元,占全县乡镇企业产值近三成,全县农民仅从竹业中获得的纯收入人均达400元。
地处湘南山区的道县,境内冬暖夏凉,年无霜期309天,年降雨量1509毫米,是蔬菜种植发展的理想之地。近年来,县委、县政府在丘岗开发中,积极引导发展蔬菜产业,全县12.5万户,有6.2万多户种植商品蔬菜,去年种植面积发展到16.8万亩,其中千亩以上的连片种植基地20个,种商品菜农户的收入均达千元以上。围绕蔬菜生产,蔬菜加工、销售、运输也兴旺起来。通过丘岗开发,蔬菜生产已成为道县的一大支柱产业。
建立灵活机制
为了加速丘岗开发,湖南省委、省政府实行了灵活的投资机制和经营机制,促进资金、技术、劳力、土地资源等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和优化配置,丘岗开发出现了多形式、多主体开发局面。
在投入机制上,实行全方位筹资。除财政、银行投资外,引进城市机关、企事业单位资金及外资。近两年,全省共投入丘岗山地开发资金15.8亿元,其中各级财政投入8000多万元,信贷投入4.21亿元,农村合作基金投入1.7亿元,集聚社会资金2.97亿元,引进外资6200万元,群众集资5.5亿元。
鼓励采取灵活的经营机制。各地凡是有利于加快丘岗山地开发、有利于农民增产增收的办法,都予以支持,出现了大户承包、租赁开发、合作联营开发、股份合作开发、拍卖开发、外商独资开发、庭院开发等开发经营形式。
机关、企事业单位及省外单位和个人参与丘岗开发,是湖南丘岗开发经营机制活力的生动体现。娄底、怀化、邵阳、岳阳、郴州、永州六个地、市,参与丘岗开发的机关单位达1846家,企业397家。地处湘桂边界的江永县,在丘岗开发中,县里着重发展香柚。县里制定一系列的政策,鼓励土地流转,引进各方资金。全县已流转土地8.6万亩;全县有81个县直机关、企事业单位创办了香柚场,有35家省、地机关采取资金入股、联营或租赁承包的方式,开发香柚1.14万亩,去年,全县香柚发展到7万多亩,产值3000多万元,被国家命名为“香柚之乡”。
重视依靠科技
湖南丘岗山地开发的又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依靠科技,提高开发效益。
双牌县有草山草坡及林间草地90多万亩,近年,县委、县政府发动群众利用草山资源养羊。县里组建了县山羊产业开发总公司,总公司引进江南黄羊和成都麻羊公羊进行杂交,培育出受广东、广西市场欢迎的“扁角麻羊”;开展科技培训,去年,培训2万多人;推广农作物秸秆过腹还田、秸秆盐化喂羊、青储饲料等,山羊产业开发带动农作物栽培制度改革,不仅使养一头羊的纯利达到200元左右,而且促进了粮食生产。现在全县养羊发展到11万头。
1994年,地处湘黔边界的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利用砍伐后的马尾松松蔸为基材,引进中科院选育的“5.78”菌种,探索新的茯苓种植方式,形成年产6000吨茯苓干品的生产能力。他们改变过去卖茯苓干品的做法,与中科院、省内的科研机构合作研制,与港商合资,开发出羧甲基茯苓多糖、多糖口服液、保健饮料等二十多种科技产品。这些产品大部分出口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年出口创汇200多万美元,上缴税金200多万元。
在采访中,记者看到湖南的丘岗开发方兴未艾。随着开发向广度和深度发展,在振兴湖南经济中,丘岗开发将日益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