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96年11月25日人民日报 第10版

第10版(农村经济)
专栏:四面八方

  青冈草原全部承包到户
本报讯黑龙江省青冈县为改变对草原无偿掠夺式的经营现状,实行草原长期承包到户。目前,全县70万亩草原全部承包到户。
青冈县有草原70万亩,多年来,由于国家无资金改良,农民只用不建,吃大锅饭,致使5%的草原植被遭到较严重破坏,25万亩采草场平均亩产干草不足百公斤,较10年前下降30%以上。为实现管建用结合、责权利统一,使农民爱护草原,青冈县从去年开始把草原长期承包到户。承包期限15年到50年,允许转让和继承。目前,承包到户的草原已改良1.5万亩,5万亩封区育草。
(房洗尘邢世国)


第10版(农村经济)
专栏:四面八方

  秭归发展脐橙安置移民
本报讯金秋季节,屈原故里湖北省秭归县四处橙黄桔香。据悉,该县今年柑桔总收入将突破9000万元大关。脐橙栽培生产,已逐步成为该县三峡工程移民安置的支柱产业。
秭归县地处三峡工程库区之首,须安置移民10万人。为落实开发性移民方针,县委、县政府不等不靠,充分发挥中国脐橙之乡的优势,发动库区移民早动手,在淹没线以上大力种植优质脐橙,尽力为国家减少负担。
该县首先在李家坡村试点开发水平梯田159亩,种植脐橙3.2万株,现已进入盛产期,年产量在10万公斤以上。淹没线以下的移民一经到来,便可靠脐橙过上富裕日子。像这样的移民点,在水田坝乡就建立了27处。如今,全县脐橙面积已发展到9.8万亩。
(胡海峰梅王)


第10版(农村经济)
专栏:农村新事

  谈判桌前两兄弟
康永和任相国
9月25日上午,山东省陵县宾馆二楼会议室内气氛异常活跃。在闪光灯下,来自两省的亲兄弟孙德宝、孙德春并排坐在谈判桌前,在“关于建立鲁顺肉牛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合同书上,郑重地签下了各自的姓名,这是’96中国德州经贸洽谈联谊会上的一个镜头。
弟弟孙德宝是陵县丁庄乡孙家洼村党支部书记、陵县兴旺畜禽养殖公司董事长。近几年他根据本村优势,引导群众大力发展以黄牛饲养为主的畜牧业,于1991年建立了陵县畜禽养殖公司。仅养牛场年存栏就达1100头,出栏超过5000头。全村人均养牛3.5头。养牛场成为山东省规模最大、效益最好的肉牛育肥出口基地之一。
哥哥孙德春是辽宁省抚顺县石文镇西沟村党支部书记。小时逃荒落户到西沟村。经过三十多年风风雨雨,他率领群众艰苦创业,挑头组建了实力雄厚的抚顺西城集团。
’96中国德州经贸洽谈会前,弟弟孙德宝向哥哥发出邀请,并流露出合作黄牛屠宰加工项目的意图,正巧哥哥也早有此意。经过几天的沟通了解,哥儿俩一个瞅准对方黄牛资源,一个看中对方市场,于是一起坐到了谈判桌前。
据了解,鲁顺肉牛股份有限公司总投资800万元,双方各投50%。兴旺畜禽养殖公司主要以黄牛、技术作股份,年提供黄牛1—2万头。部分黄牛可以通过宰杀分割出口,每头牛纯利较过去至少可增收200元。


第10版(农村经济)
专栏:农村经济观察

  结构调整财路大开
——山东冠县靠农业富民富县纪实
司印居
靠农业能不能富民富县?这是许多经济欠发达的农业县面临的共同问题。山东省冠县,这个拥有73万人口的农业县,以自己的实践作出了回答。1995年全县农业总收入9.76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1082元,存款余额达11亿元;今年1月至10月,农业总产值、农民人均纯收入和农民储蓄余额又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23%、37%和50%。
冠县的发展,靠的是什么?
冠县县委书记潘太银说,关键是调整产业结构,农业结构一变,财路大开;冠县最大的产业是农业,富民富县的重要支柱产业还是农业。
转变农业发展战略——西部花生东部莲,黄河故道建果园,家家户户搞饲养,城区周围抓菜篮
地处鲁西平原上的冠县,是个典型的农业县,说起来拥有170多万亩广阔土地,可是地上无山,地下无矿,90%以上村庄没有工业,靠传统的粮棉生产维持生计,县属企业盈利寥寥无几。一个“农业大县,工业小县,财政穷县”,要大办工业,步履艰难;靠单一的粮棉生产,实现小康目标,前景黯淡。
1993年初春,一份调查报告摆在了刚上任不久的县委书记潘太银的案头:1990年以来,全县粮食平均亩产750公斤、棉花60公斤,每亩粮棉田平均纯收入却比三年前降低了近100元,农民辛辛苦苦劳作一年,最后的收益还不如经商户一个月的收入,这无论怎么说也是不正常的。
冠县加快经济发展的出路在哪里?带着这个疑问,县党政领导走村入户,对人均收入过千元的20个村庄进行调查,发现他们多是靠发展高效农业致富的。地处黄河故道中心的清水镇刘屯村,一手抓林果,一手抓畜牧业,近五年来,人均纯收入一直在4000元以上。由此,他们的思路清晰了:冠县几十万亩荒地尚未开垦,适宜发展以林果、蔬菜为主的高效农业。另外,冠县是全国平原绿化达标先进县,草多、叶子多,发展以食草为主的畜牧业有着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当务之急,必须充分发挥本地优势,加快农村产业结构调整,大力发展“两高一优”农业。于是,县委、县政府提出了“西部花生东部莲,黄河故道建果园,家家户户搞饲养,城区周围抓菜篮”的发展战略,并把林果、畜牧、蔬菜作为重中之重。围绕这一思路,县委、县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文件,调整农村产业结构、发展高效农业很快在冠县形成燎原之势。
巧做土地新文章——宜果则果,宜菜则菜,宜养则养,宜种则种。既高产又高效
这个县在进一步调整农业结构中,提出了“四大转变”:生态林向经济林转变;单一粮棉型向多种经营主导型转变;畜牧业由分散养殖、使役型向规模养殖、商品型转变;蔬菜生产由小而散、“大路”菜向区域种植、规模经营、高档菜、淡季菜、精细菜转变,逐步建成林果、畜牧、花生、蔬菜等十大农副产品生产基地。
为促进农村产业结构的调整,他们进一步明晰了农村土地产权关系,把土地承包期延长到30年,把沙碱荒地承包期定到50年到70年,并与农民签订了承包合同。同时放权于农民,宜果则果,宜养则养,市场需要什么种什么,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政策对了头,农民有劲头。全县很快建成了鸭梨、苹果等四大生产基地,涌现出5个蔬菜、林果、畜禽饲养专业乡,涌现各类专业村108个,专业户1万多家。全县22个乡镇基本形成了一乡一业、一村一品的各具特色的产业开发带,为农民脱贫致富打下了坚实基础。
大面积推行了优化种植模式。该县根据果林、农作物不同特点,科学地实行间作、混作、轮作、套种等种植模式,形成了多种作物的立体种植,达到了一年三收;复种指数接近200%;粮食作物与经济作物之比由过去的6∶4调整为4∶6。大大提高了土地产出效益。
拉起一条产业链——龙头摆动,农业发展,农工互补,共同前进,实现了贸工农一体化生产格局
“市场牵龙头,龙头企业带基地,生产基地连农户,逐步把龙头伸向国内外,龙尾摆到千万家。”这是这个县在农业产业化实践中摸索出的新经验。他们围绕主导产业,培植龙头产业:以27座恒温库和桐杨木拼板厂为龙头,带动起果品生产、速生丰产林基地建设和农田林网化的发展;以畜禽开发公司、肉联厂和皮毛加工厂为龙头,带动畜牧业的发展;以大型蔬菜批发市场为龙头,带动了蔬菜业的发展。龙头企业有效地把一家一户分散经营与社会化商品市场连接起来,实现了贸工农一体化的生产格局。桐杨木拼板厂不仅促进了全县林业的发展,而且带动了500多处木材加工厂和小作坊。这个县每年间伐成材林木3万立方米,仅此一项,每年为农民增收1500万元。
农业结构的变化,促进了农业及其加工业的良性循环。种植业、林果业及由此带动的小群体、大规模的养殖业,培育了“农”字号加工业;加工业既使种、养业增值,又“反哺”种、养业,构成了冠县立体农业的框架,使全县农村产业结构朝着多品种、优质化、高档次、高效益发展。目前,全县花生、果树、蔬菜、畜禽四项总收入达到12亿元,人均占有1600多元,成为农民致富的支柱产业。
三年多的改革探索,使冠县形成了群龙起舞、万马奔腾的农业和农村经济新格局。


第10版(农村经济)
专栏:来信

  农业资金当支农
编辑同志:
近几年,有关农民贷款难的事不断发生,影响了农业和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通过调查,发现导致农民贷款难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农业资金非农化现象严重。真正投入农业的资金在整个农金部门信贷资金中的比例不是很大。
二是农金部门的外部环境不安宁。各条渠道集资、筹款,很大程度上挖走了农金部门的存款,从而导致农金部门支农贷款呈相对缩减趋势。
三是部分农金部门潜亏包袱难卸。有些农民贷款户信用观念和法制观念淡薄,借款不还,久而久之造成农贷死滞沉淀大,积欠利息高,再加上历年来由于种种原因形成的沉淀呆帐贷款无法核销,自身无力消化,造成亏损,农民贷款自然也就越来越难。
我国农业的基础性地位不容置疑,贷款难问题大大地影响了农民进行农业生产的积极性,对此,有关部门应予以高度重视,防止农业资金农转非。
人民银行湖南省江华支行李开发


第10版(农村经济)
专栏:农村杂谈

  挤干水分
张曙文
笔者有一位当村民组长的表弟。日前,他告诉我,他所在的某村尚未开展统计年报工作,今年的“农民人均纯收入”早已被内定为1800元。问及实际收入情况,这位村民组长认真测算了一会儿,然后,表情十分严肃地说:“最多超不过1200元。”
应该说,这些年,随着农村改革的不断深入,农民的收入在逐年增加,这是事实,但一些地方出现了随意提高农民人均纯收入的情况,这也是事实。造成农民收入“掺水”的原因在于:少数干部好大喜功。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农民人均纯收入仍在原地踏步,别说在领导面前不好交差,就连自己也过意不去。于是,在统计年报数据时,就来了个统计加估计。这是其一。其二,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减轻农民负担,并明确规定:乡统筹、村提留,以乡(镇)为单位,不得超过上年人均纯收入的5%。上面框框已定,哪里挖掘潜力?只有提高农民人均纯收入,统筹、提留才能“水涨船高”;再说,上级在考核干部政绩时,农民人均纯收入的增长幅度,往往被作为一项硬指标。夸大人均纯收入,既能显示政绩,又能捞到实惠,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乎,在一些人那里,人均纯收入成了一条拉不断的橡皮筋,被越扯越长。从这个意义上说,虚报农民人均纯收入,是加重农民负担的直接源头,是一点也不为过的。
1996年农村经济统计年报工作已经开始。诚望各地农村干部摆脱名缰利锁,如实地做好今年的统计年报工作;上级领导考查干部时,也应该深入农村,多作调查研究,切莫以数字论英雄。只有大家都这样做了,“农民人均纯收入”中的水分才有可能被挤干。


第10版(农村经济)
专栏:微型调查

  警惕:脱贫又返贫
岳忠诚岳金铃
最近,我们对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扶贫工作情况进行了调查,发现10年来全州累计脱贫16871户、85872人,但同时又返贫4973户、24972人。造成农牧民脱贫后又返贫的原因是:
一是有些贫困户依赖思想严重,脱贫后仍想继续得到扶持;或者经济稍有好转后就讲排场,还人情债,盖新房,结婚大操大办,逢年过节铺张浪费,生产投入大减,失去生产后劲。
二是有些地方党政部门在扶贫工作中存在重脱贫、轻巩固的现象,只考虑当年人均收入,未考虑其他情况。
三是有些户脱贫后脚跟未稳就被取消了优惠政策,一遇年景不好,生产歉收或疫病灾害又垮了下来。
四是扶标多,扶本少,脱贫后未学到技术和管理水平,加之农牧业生产条件本身就差,基础设施落后,抵御自然灾害能力弱,一旦失去扶持,生产就随之又下来了。
五是农牧区计划生育宣传不够深入,管理不严,人口增长过快、过猛,越生越穷,越穷越生。
六是脱贫标准太低,与达到温饱的最低标准(按每天人均消费标准1.5元计算,贫困户达到温饱的最低标准为547.5元)有一定差距(1994年的脱贫标准为500元),一些脱贫户并未真正脱贫。
农牧民脱贫后又返贫,危及农牧区社会稳定,同时也影响广大农牧民致富奔小康的步伐,希望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切实采取措施加以解决。


第10版(农村经济)
专栏:

河南省睢县在实施“九五”扶贫攻坚计划中,变救济式扶贫为科技开发式扶贫,组织农民大力发展蔬菜、林果等经济产业,使全县粮经比例达到了6∶4。今年7月,他们又引进了生长期短、高产高效的“日本大白萝卜”,使传统的一年两熟变为一年三收。仅此一项,就使群众增加收入300万元。图为榆厢乡村民正在对“日本大白萝卜”进行晾晒脱水。
 李茂峰 陈传彦摄


第10版(农村经济)
专栏:地方经济

  联手成桥
——记胡家店农民养鸡联合体
程永江夏景波兰亚军
农民单个闯进市场,形单力薄经不住商海的折腾。三位农民醒过腔来,做起联手闯市场的大文章
“我们养鸡已有10年了,开始那阵真难呢,鸡蛋卖不出去,送上门人家都不要。”黑龙江省庆安县胡家店的养鸡大户杨雨波谈起他养鸡的经历感慨万千。
十年前,他背着篓、挎着筐到庆安县和邻近县城的食品加工厂、食品公司、个体卖蛋户去送鸡蛋,好话说了一火车,人家都不愿要。眼睁睁看着人家一车一车地往回拉鸡蛋,可就是不要咱送上门的鸡蛋,为啥?杨雨波通过几年的摸索终于明白:是嫌咱的数量少,规模小。于是,杨雨波牵头,联合本屯的韩庆学、孙得弟,做起养鸡卖蛋的大文章。
杨雨波负责生产、鸡病防治,孙得弟负责饲料加工和机械修理,韩庆学负责销售。三户农民把鸡蛋集中在一起到周边地区找销路,由于蛋多很快被伊春、南岔的倒蛋户接受,而且主动到胡家店来买鸡蛋。几年来,他们装车的数量从未差过,破损率几乎是零。联合体还喊出了:“倒蛋户,胡家店保你赚钱”的口号。来胡家店买鸡蛋的无论数量多少,如果回到本地在进货价格上高于其它地方,下次来差价一并找回。“宁可自己赔也要让倒蛋户挣”。杨雨波说这是价格战略。诚招天下客。胡家店成了远近闻名的鸡蛋批发市场。
联合体犹如千里眼顺风耳,使农民能在扑朔迷离的市场竞争中频频得手
三位农民把眼光拉向周边地区。为了扩大规模占领市场,三个养鸡户开始分头发展自己的养鸡对象,他们对临近村屯能吃苦、有事业心的农户做工作,动员他们养鸡。只几年功夫就发展了七十多户,形成了养鸡联合集团。他们还在各主要市场派了信息员,及时地把当地的行情反馈给联合体。联合体根据这些信息调整自己的生产、经营、价格等。市场竞争的态势与供求关系紧密相联,产品的供给量、需求量有多大,直接影响产品的销路和价格竞争环境。分散经营,共同销售形成了规模。现在南岔市场上出售的鸡蛋,胡家店竟占了八九成。
农民经营者们在尽情领略占有市场的欢乐中悟出了一个真谛:能人,联合体的支柱
杨雨波等三位农民对自己发展的对象从接雏、转群到成鸡产蛋,一直义务负责技术指导、鸡病防治、产品销售。由于科学养殖,规范化管理,杨雨波他们养的鸡平均一只比其它地方的鸡多赚六七元。
现在担任庆安县政协委员的杨雨波深有感触地说,联合体的“头”要有见识、懂技术、会经营。在德、才、学、识等方面都要比别人强。养鸡户在生产中出了毛病,你一到场手到病除,人家就服你,养鸡也有了底气。遇到勒卡,联合体的“头”一出面,用法律、政策据理力争就顶得住,养鸡户就有了靠山。
市场铸造了一批像杨雨波那样的专业化生产管理人才,使其劳动技能、生产本领、思想境界、价值观念都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在他们的组织带动下,不但形成了良性循环的产业链条,还使广大农民学会了在瞬息万变的市场竞争中得以生存发展的本领。


第10版(农村经济)
专栏:四面八方

  即墨:市场带来百业兴
本报讯山东省即墨市以市场为纽带,将全市经济纳入产业化轨道,逐步形成了“市场带基地,基地连农户”的格局,促进了全市经济的迅猛发展。
近些年,即墨市的高效农业发展迅速,黄瓜、生姜、芋头、白菜等农副产品在全国占有一定位置。然而,波动的农产品市场,又经常使农户面临卖难的窘境。如何解决这一问题?该市全力培育市场,以市场带基地,壮大基地促市场。他们把发展专业村、专业户、专业乡镇作为培育发展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市委、市政府相继出台了28条优惠政策,对个体私营经济加以扶持、引导,全市建成各类集贸市场117家,同时形成以市场为依托的八大农副产品生产基地和20多家较大规模的饲养场、加工厂,使全市上下形成了多元化专业市场群。该市还围绕市场发展一村一品、一乡多业、一产多业。近几年来先后重点培养了200个生产供应大户、198个专业村,由此带动和发展了6个专业镇。市里围绕市场搞好配套服务,已成立经济服务组织120个,架起了市场与专业户、专业村的桥梁,去年农民人均纯收入1900元。(孟宪江)


第10版(农村经济)
专栏:村里人·村中事

  猪帐本
吴政保
在赣中山区永丰县,张劲松是个了不起的“猪倌”。他从1983年起专门养猪,年出栏生猪由40多头发展到200多头,年收入2万多元。
养猪本是薄利,尤其是近年来猪饲料价格暴涨,许多养猪专业户因亏本而叫苦不迭,而张劲松却稳坐钓鱼台。原因很简单,就是他建了猪帐本,会算帐。仔猪的行情、各种饲料的价格以及使用量、猪肉价格的时间差和地区差、饲养防疫技术的试验情况等等,一笔笔、一项项都记载得清清楚楚。
说起建帐本,张劲松深有感触。他说,办养猪场,其实跟经营工厂差不多,来不得半点马虎,必须搞市场预测、成本核算以及产品销售,也是一门科学。他举了个例子,去年全县养猪业不景气,大部分养猪户亏本,而且养得越多亏得越多。而他去年出栏200多头猪,虽然比前年赚得少,但也赢利近万元。他的绝招就是精打细算,猪价下跌,他就经常跑市场,打听到新干贩子价钱高,便请他们代销,每公斤价格比本地贩子高1.3元;饲料涨价,他就买来米皮糠掺着喂,每百公斤降低40元,效果却不差……他说,“我赚的都是这样抠出来的。”
张劲松养猪十多年,建起了猪帐本十多本,哪年赚得多,哪年赚得少,只要翻一下帐本,便一目了然。他从中还摸出了规律性:养猪业也是波浪形发展的,不能因为赚得少就不养,只要讲科学,坚持养下去就能致富。


第10版(农村经济)
专栏:

不怕天灾,就怕……
抗旱哪管日当午 治虫洒药不怕苦
防涝顶雨挥锨干 集资摊派仓囤枯
李树国绘


第10版(农村经济)
专栏:服务台

三皇西红柿“烂市”
号称“桂北西红柿第一市”的广西永福县三皇乡今年西红柿又获大丰收,目前,每天上市200多吨,然而,由于销路不畅,每公斤价格仅为0.20—0.30元。看着眼前一筐筐滞销的西红柿,农民们愁眉不展。图为该乡西红柿市场一角。 黄启忠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