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96年11月23日人民日报 第7版

第7版(文化广角)
专栏:金台随感

  给圣地一方净土
张雨生
增加精神文明建设投入,我举双手赞成。倘若第一批资金到位,我建议,优先拨出一部分,供给革命历史纪念地,尽快取消那里的高额门票,禁止种种不合理的收费,杜绝宰观众的现象。我这么说,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实有感慨。
今年9月26日,是狼牙山五壮士舍身跳崖55周年纪念日,我们保定军分区机关的全体官兵来到这里祭奠英烈,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狼牙山所在地的易县,设立了一方标志:“思想政治教育基地”。这是明智之举。五位英雄抗击日寇,宁死不屈的壮举,是民族精神的光辉体现。全国人民,乃至全世界反法西斯人民,都崇敬这块英雄的土地,向往瞻仰她。可是,如今的山道上设了卡,门票每张20元,存车每辆10元。事先,不知道要高额收费,我们来的人多,带款不足。我只好对同来的易县武装部长说:“你先签个字,回头军分区再拿钱来。”与我们同行上山的,有一群学生,是保定农校的。我问他们:“要不要买票?”他们嚷嚷说:“不掏钱,还能让我们上来?”下山的时候,路过山村,我们进农家厕所出来,一个十来岁的女孩站在道旁,拦着我们收费。我交了钱,问她:“你为什么不去上学?”她不吱声。抗日年代,这个山村的乡亲为掩护八路军,曾遭日寇扫荡,做出了很大牺牲。今天,他们的子孙拦在自家的厕所前,收取来这里祭扫先烈的解放军的入厕费,其先人若有灵在天,当作何感想!
商品观念进入山区,也算是好事情。出现种种收费行为,我看还不能责怪当地群众。狼牙山被交给地方管理,给予的政策是“自收自支”。近年支出不少。原先上山,仅有羊肠小道,现在重修了较宽的山道,凡有陡坡,都用水泥和石条修筑了台阶,从山脚伸到山顶,五六公里长。山腰建有展览馆,介绍五壮士的壮举,以及两位幸存者的后事,并聘有解说人员。山麓的阳坡,正在修建停车场,开挖的土石量很大。还准备劈坡填沟,修一段公路,让车辆直接开到山根。对于一个山村,这些开支很大,自身负担不起。不收费,就无法进行这些建设。
问题在于那个“自收自支”的政策。革命历史纪念地,思想政治教育基地,是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课堂,其运转的各项开支,应该靠有关部门投入,不应该靠自身收费。到这里接受教育的多是年轻人。接受一次教育,学生得花一学期的书本费,战士得花一个月的津贴费,岂不弄得他们很窘迫?据说,这么做的,并非只有狼牙山一处。有的革命历史纪念地,不仅围起来卖门票,还巧立名目宰人。如照相,得交用地费。收费人强硬地说:“这块地我买下了。”谁卖的?当然是管理部门。为什么卖?还不是为了钱!英雄的土地,圣洁的土地,铜臭味渗入其中,必然与教育目的相抵触,使教育效果大大减弱,还会弄得人们不愉快,以至望而却步。
各地财力还不富裕,增加投入是有限的。为用好有限的财力,对纪念之地也应该整顿。尤其在“文革”中,修建得过多过滥。江西省委曾做过决定,把一部分纪念馆改为小学。真正值得纪念的,也不宜大兴土木,应量力而行。该改用的改用,该紧缩的紧缩,集中有限财力,把该办的纪念之地办好。目前,尽快投入一批资金,取消革命历史纪念地的种种不合理的收费行为,我看是做得到的。精神文明建设应当增加必要的投入,让圣地保持一方净土吧!


第7版(文化广角)
专栏:

  连环漫画中的一枝花
——我看《叶丹在美国》
杨永青
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朱抗编、洪涛画的长篇连环漫画《叶丹在美国》上下两集画册,是近几年来儿童漫画作品中一部难得的佳作。
一向擅长油画、水粉、水彩等写实画风的中年画家洪涛,此举对我来说还是一件新闻。连环漫画是少年儿童比较喜爱的一种读物,现在小读者们的胃口越来越大,短篇的不过瘾,要求长篇的,而画一部长篇连环漫画,起码要上千幅甚至好几千幅,其劳动量实在是令人望而生畏。《叶丹在美国》据说画家是用了好几年时间才完成的。
由于过去一些外来的内容不健康、造型公式化的连环漫画的入侵,不少画家对这个新画种缺乏好感,很少有人热心投入。倒是一些学美术的青年学生和连环漫画的发烧友,成为这方面一支重要的创作力量。有些较受小读者喜爱的作者,恨不能多长几双手,以满足他们的需要。可重要的是要保证质量,实在是力不从心啊!洪涛是一位知名画家,对连环漫画却是门外汉,然而他不声不响地参与进来,给我们一大惊喜。同时,也给了我们一个启示:我们有很多高水平的儿童读物画家、漫画家、连环画家,即使有一小部分人能和洪涛一样地热心参与,我们的连环漫画还愁不繁荣吗?
没有见洪涛画过漫画,我估计他可能是以写实为基础,而在动作表情特写和构图方面加以夸张的画法画的故事连环画。这种画在日本都称连环漫画,我国也沿袭这种称呼,并加入卡通之列。待见到了书,竟是一套真正地道、出色的连环漫画。这是画家为了适应小读者们的喜好所作出的难能可贵的努力。
看了漫画家丁午先生写的深情而幽默的“后记”,我饶有兴趣地一口气读完了这部以崭新的视角和体裁创作的画册。说实在的,我读新连环漫画,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顺畅。首先是故事引人入胜。从叶丹这位中国小朋友的眼中来看美国,画册中描写的虽都是校园生活,家庭趣事,社会风情,凡人小事,但却生动形象地反映了美国社会。童言无忌,令人发笑,也令人可信。这对于广大少年儿童了解美国、了解世界,有入门向导的作用。再看画面,节奏设计得好,活泼而不惹人眼花缭乱,特写、中景、远景、全景随故事需要而发展,绝不避重就轻,避难就易。不论街道、居室和学校,每一幅画刻画认真,让小读者犹如置身于美国,一起跟着那些不同肤色的调皮蛋们,一起到处“碰撞”。故事跳出了目前充斥于市场上那些打打杀杀、荒诞离奇、严重缺乏生活气息的氛围,以其源于生活、题材新颖,似一股清新健康的新鲜空气,在新连环漫画中脱颖而出。
画得好,脚本的编写和设计更是重要的一环。文学脚本的作者正是故事主人公叶丹的妈妈朱抗。她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传统连环画脚本的编创者。她带着儿子叶丹旅居美国,这脚本可以说是她母子俩共同的创作。用丁午先生的话来说:画家“义无反顾地接受了这个刚刚出笼的香味四溢的热包子——脚本”。编者以其深厚的文学素养,运用形象思维的新方式,艺术地把生活演绎成一幕幕幽默的喜剧,文字非常简洁,对话生动幽默,力排粗话脏话骂人话。她和画家是老同事、老朋友,合作更是默契,以往两人曾经合作出版过好几部连环画册。朱抗到美国后,他们继续合作。她把自己和儿子在美国的亲见亲闻,编成故事,由洪涛用连环漫画的形式表现出来,先在《儿童漫画》月刊上连载,受到了小读者的欢迎,一连三次获得由小读者投票推选的年度十佳作品奖。出书之前,两位作者,远隔重洋,鱼雁往返,电话不断,以至最后朱抗又回到北京,和洪涛一起对画册进行反复认真的修改。这反映了作者对广大小读者深厚的热爱之情,同时也对我国连环画的发展,提供了有益的启示。(附图片)


第7版(文化广角)
专栏:金台随感

  何以“吃不起”?
郭振亚
欣闻沈阳市电影票价从近日起,全线大幅下调,进口影片票价降幅为百分之四十,国产影片降幅为百分之五十,得到了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不少影院观众满员,一改过去的萧条景象。
我是一个“电影迷”,看一场好的电影就觉着是一种精神享受,其乐趣不亚于山珍海味的品尝和“玉液琼浆”的酌饮。
可是这几年来,我发现看电影的人少了,有时一场电影只有十几名观众(其中大多数还是来此谈恋爱的小青年),难怪一位电影导演到了某电影院看到如此萧条的情景,不禁热泪下垂:“我的电影白拍了……”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不景气的现象?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电影票价太贵不能不说是一个重要的缘故。据报纸透露,上海市民在这二三年中,没进过一次电影院的约占八成以上,原因之一是票价涨得太离谱,看一场电影,一般总得花费十元到二十元,如果是双人情侣座,票价更是高达五十元到一百元。这种并不算低的消费水平,对众多的工薪阶层来说,只能偶一为之。
由电影院,我又想到了新华书店。这些年来,逛书店的人同样少了。虽有看看翻翻的,似有爱不释手之状,但还是无可奈何地离书而去。爱书而不买书,原因是和爱看电影而不看电影一样,是因为花钱太多之故。书价与其他商品价格比较,近十年来,书价上涨了十倍以上,在涨价大军中名列前茅。所以许多人只好望“书”兴叹,或者干脆与书店绝缘,不再理睬它。据新闻出版署的最新统计,截至八月底,全国图书积压金额已高达八十一亿三千九百万元,是历史之最。
现在,全国都在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党的十四届六中全会已把积极发展社会主义文化事业提上日程,出版界和电影界应当树立精品意识,出好书,出好电影……因为一本好书、一部好电影,对教育人、影响人的潜移默化作用是不可小视的,它们对人的思想、世界观的影响,也是举足轻重的。遗憾的是精神食粮的价格一涨再涨,弄得很多人私下议论:我们吃不起了!
沈阳市的电影票价可以降低,其他城市的电影票价是否也可以降低?我们的书籍是否也可以仿效?薄利既然能够多销,其经济效益当然不会下降,而且还能增加,同时,又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益,为精神文明建设做出了应有的贡献,真可谓一举两得。


第7版(文化广角)
专栏:

  痴心不改
史群友
27年前,我才上小学二年级,教我们的班主任姓代,个头不高,一副清瘦的面庞,只有那炯炯的目光,才充分显示出他那青春的活力。他高中毕业,对文学、美术、音乐都在行。他的教学方式别具一格,在课堂上,总爱见缝插针讲个故事,逗得全班同学笑得前仰后合。令人难忘的是,他在教唱歌时,能一手弹风琴,一手吹笛子,令同学们倾倒。所以,每周上音乐课时,全班同学个个都乐得手舞足蹈,仿佛过节一般。
一天,有几个风度翩翩的人夹着公文包进了学校。他们干什么呢?经不住大家的追问,王老师才告诉我们,这些人是城里文工团的,他们听说代老师很有艺术天赋,要招他进文工团。听到这个消息,全班同学伤心极了,我亦不例外。下课后,我跑到校园里的柳树林里,禁不住簌簌落下泪来。
那一天,我终身都不会忘记。放学了,我们全班同学没一个人回家,齐刷刷坐在教室里,一个女同学抽泣着说:“代老师,你不能走啊!”
翌日,代老师迈着有力的步子登上了讲台。教室里静极了,代老师咳嗽了一声,说:“同学们,今天我宣布:今后,我还是你们的老师!”话音刚落,教室里便响起了一阵轰鸣般的掌声,有几个同学竟兴奋得流出了泪花儿。
后来我们才知道,代老师在村里当民办教师,每月仅2元钱工资,全年能分到65公斤小麦的口粮。这次城里招工,代老师本来可以进城改变自己生活道路,而他为了家乡的教育事业,毅然放弃了这个天赐良机,因为他离不开眷恋的故土和他的学生啊!
代老师从二年级一直把我们送到五年级,此后,我与他一别竟是二十多年。
今春,一个阳光如水,杨柳垂金的上午,我专程回到河南省偃师市回龙湾小学拜访代老师。
脚踏进母校,李校长就告诉我:农村开放了,男教师一个个离开了学校,到社会上“抓钱”去了。只有代老师心境淡泊,仍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他的老伴耐受不了家庭的贫困,也与他分手了……
当我见到代老师时,他完全变了:满头银发,额上刻下了深深的皱纹,只是嗓音依然是那样的洪亮,言语谆谆,不改当年。
站在村口,只见整个回龙湾村,楼房林立,楼顶是蛛网似的电视天线。来到代老师家,映入眼帘的是两个破窑洞,桌子上放着的一架旧收音机,大概是唯一的高档品吧。而他从旧皮箱里取出一本红色烫金的“洛阳市劳动模范荣誉证书”让我看时,却显得那样自豪,那样知足。代老师除了继续教书育人外,好像别无所求!
我又重新上了一课。


第7版(文化广角)
专栏:

  第二、三季度杂文金台奖获奖名单
(共10篇,按得分多少为序)
登云三傍       刘 征   5.6
潘金莲的“竞标问题” 张儒昌   4.1
只缘沉渣又泛起    杨文镒   6.15
“读史”与“明智”  李庚辰   8.12
重读《义田记》有感  张文祥   6.2
站在虎门炮台上    赵宗礼   4.29
“公罪不可无”    赖文毅   5.20
读《捕蝗谣》     杨洪立   6.17
从澳门“春耕团”说起 区达权   5.23
闲谈怀旧       朱谷忠   5.30


第7版(文化广角)
专栏:

  首都书画界人士挥毫泼彩庆贺人民政协报明年改日报
近日,人民政协报社在中国妇女活动中心隆重举办书画笔会,邀请在京书画界全国政协委员、社会各界人士及兄弟单位同仁七十余人,共同庆贺该报从明年元月起改为日报。全国政协副主席杨汝岱、万国权等领导人出席并表示祝贺。
出席笔会的政协常委、委员和其他书画家,展纸挥毫,或泼彩抒情,或走笔写意,表达了对人民政协报的深厚感情,并祝愿改刊后的人民政协报越办越好,成为委员和各界人士的朋友。


第7版(文化广角)
专栏:

  河北举办音像政策宣传周活动
日前,由河北省广播电视厅发起组织的音像政策宣传周活动,在全省各地展开。各级广播电视部门走上街头,以大型音像制品惠卖的形式为依托,开展了有关音像制品政策、法规方面的咨询活动。这次音像政策宣传周,突出的特点是有声势、有气氛。


第7版(文化广角)
专栏:

  在棋盘里创作的油画
吴兴人
英国美术史家里德指出:“整个艺术史是一部视觉方式的历史。关于人类观看世界所采用的各种不同方式的历史。”对众多画家说来,由于观看世界的方式的不同,技法的不同,因而形成了不同的画种、不同的流派和不同风格的作品。
上海青年画家、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师浦捷在上海美术馆展出的一批油画作品,以其独特的艺术构思、超常的现代表现手法,引起了沪上美术界的关注。他在一张中国象棋的棋盘里,创作出了一批寓意颇深的作品。
浦捷提出,长期以来,我在中国象棋中获得了特别的感受。整个的文化发展就像中国象棋中所具有的特定的意义:两极对峙,相互落差,永远在矛盾中变化与发展。在象棋的每格中,我看到了更具有现代艺术特有的含义,那就是在抽象的意义上产生无穷的自由,一种回归到艺术原有的随意状态,但同时必须是具体的理性思考。
画家是怎样在楚河汉界这方寸之地,描摹这芸芸众生的大千世界?《老上海,新上海》,一条楚河,象征黄浦江,新建的南浦大桥与杨浦大桥,横贯西东,飞架在江面上,而浦江一端的外白渡桥,则显得十分古老而令人眼熟,与两座现代化的大桥形成强烈的落差;一面河西,一面河东,分别标示着老上海与新上海,凭借棋格内的人与事的差异,可以看出上海都市文明的两种景观。东方明珠电视塔和一批现代化的高层建筑,矗立在浦东这片热土上,它像昭示着上海改革开放的成就;然而,画家对于老上海,也怀有深情,南京路上的繁华景象,则是今远胜于昔……
画家曾在中国西北部的宁夏生活了七年。那里的风土人情给浦捷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这种强大的原动力,驱使画家创作了好几幅作品。《女儿们》也是一幅画在棋盘里的画。它描绘了一位老农和他的两个女儿。“楚河”两边的景物是黄土高原、土地和绿洲,父亲是扎着羊肚头巾的宁夏农民,两个女儿依偎在老农左右,不同的气质、装束意味着她俩的不同的生活经历,然而,她们都是黄土高原上生命的延续。画家以娴熟的绘画技巧,把这三个不同人物的不同风貌、神态,刻画得细致入微,具有极强的感染力。同样是在棋盘这片土地上,其艺术韵味与《老上海,新上海》完全不同。
瑞士驻华大使乌利·希客博士在观看了浦捷的画展后发表评论道:“根据我的西方人的标准,浦捷创作了令人激动的艺术作品。我关注他如何继续吸收和消化西方和东方的文化,然后为我们描绘出中国的今天和未来。”浦捷的作品获得了中外人士的普遍好评,显示出了他的作品具有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价值。


第7版(文化广角)
专栏:

  艺文短波
△王景山新著《鲁迅仍然活着——纪念鲁迅逝世60周年诞生115周年》已由中国和平出版社出版。(京)
△甲乙的散文集《寻找往事》已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丙)
△宋志坚的随笔集《老宋炒古》已由海风出版社出版。(建)


第7版(文化广角)
专栏:

  记文山墓
毛祖棠
离县城60公里的大坑之原,长眠着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文氏墓园气势若虹,与众殊异。墓前耸立一座高大的石坊,镌刻“仁至义尽”四个大字。走过石拱桥,登上99级石砌神道,神道全长为47米,寓意文天祥走过的不寻常的47年人生历程。神道两旁,翁仲、石兽肃立,青松翠柏成行。文山墓的所在,是一座虎形山,墓在山腰座北向南,几乎没有偏差。最上端是墓茔,往下依次是菱形石梯、笔直狭长的石台阶,整个造型,活像一柄利剑,刺入虎口狼穴般的山窝;又似一枚磁针,昭示文天祥“不指南方誓不休”的倔强品格。这样设计,是颇费了建筑师一番苦心的。
其实,这里仅是文公的一座衣冠冢。714年前,文天祥誓死不降,在燕京柴市口慷慨就义,身首异处。殉难三日,欧阳夫人与江南义士冒死收尸,先是葬于燕京南门外五里大道旁,后起出遗体火化,拣出头骨、遗齿以及先前留下的几绺遗发,合殓于木匣子中,由乡友张宏毅背着木匣千里南归。据传近故乡时,张宏毅巧遇文天祥弟扶文母灵柩顺赣水而去。文天祥诗云:“母尝教我忠,我不违母志。及泉会相见,鬼神共欢喜。”母子俩生前共同谱写了一曲荡气回肠的爱国主义赞歌。今日江上相见,泉台赴会,此情此景,倘若神灵有知,也会为之恻然落泪。
故乡青山作袍,绿水为带,层林伴歌,采天地之精华以慰英雄儿女。红土地上的吉安县人民没有忘记这位烈士先贤,他们造文天祥纪念馆,塑文天祥神像,继又将文山墓几次扩展打扮,虔诚备至。宽阔的墓台前,每一个拜谒者都会像我们一样,接受一次灵魂的洗礼,都会想起那句千古绝唱:“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第7版(文化广角)
专栏:心香一瓣

  送端木蕻良远行
方蒙
10月12日清晨。天阴沉、雾濛濛,我们一行,到八宝山为端木蕻良送行。
我和端木相识五十年了。不知分别过多少次。每次分别,又每次重逢。可是这一次,端木却永远去了。永远不能再重逢了。
五十年前,在重庆嘉陵江与长江汇合处,我和他站在江岸上,看着滚滚东流的江水,哼着他写歌词的《嘉陵江上》的歌曲,怀念着刚从日本侵略军铁蹄下解放出来的他家乡东北的父老乡亲,又遭受到国民党内战炮火的摧残。后来他离开重庆去上海,我与友人又哼着《嘉陵江上》的歌曲,在江边为他送行,并相约在上海重见。
不久,我们在上海相见了。1948年底,这次,我们不是送别而是同行,乘火车去香港。这时,淮海战役已近尾声,国民党数十万军队惨败。国民党统治区江南一带,人心浮动,混乱一片。临走的晚上,端木的二哥、二嫂到火车站送行,开玩笑说端木从小体弱,托我把他这件“活行李”带去。我说一定安全、鲜活送到。这时火车车厢内,有国民党军队溃散的军官和家属,有跑单帮、做生意的商贩。火车每到一站,早已挤满的车厢,车门很难打开。月台上的人便从车窗翻爬进来。车厢内早已人满,行李架上是人,坐椅背上是人,坐椅下面是人,走道行李上是人,加上坐位上的人,共有五层之多。车门、厕所也被占满。端木好不容易补上一张卧铺票,“活行李”才保持鲜活到达广州。
从广州到香港的火车上,我和端木并肩而坐。车渐渐南行,端木也渐渐沉默不语。后来眼圈红了,我知道他在想念肖红。到达香港的第二天,我们同去西环半山,在圣士提反女校操场边上的一棵树下,端木站住了。说肖红的一个骨灰瓶葬在这里,另一个葬在浅水湾。那时,1941年底,日军侵占香港,征用医院,开刀不久的肖红也被赶了出来。因伤口感染,药物缺乏,不治而逝。次日,我们去浅水湾,找到海边一棵树下,肖红另一个骨灰瓶葬在这里。当年还用石块砌成一圈矮墙,现矮墙仍在。端木说,肖红当年患喉结核。其实不用开刀,只要增强体力,仍可治好。但肖红坚持要开刀,端木拒不签字,但肖红另找人签字,动了手术。香港医疗费用昂贵,医院催付费用。端木请一位东北友人在医院照顾肖红,自己到处奔跑借钱。战时交通不便,一双半旧皮鞋跑穿了鞋底,才借到钱还清医院欠款。肖红逝世后,有人说端木不义,弃肖红而到处外跑。悲恸中的端木,对此未加辩解,认为人已去世,何必多言。默默地承受着直到今天。
“文革”以来,端木多病缠身,几次住医院治疗。但仍断断续续撰写长篇《曹雪芹》,已出版了数十万字的上、中卷,并着手写下卷。后因脑血栓迫使他搁笔,终于离开了人世。
在告别室里见到端木遗容,他消瘦多了。端木张开的嘴未闭上,我想是还有话想说?端木从小勤学,22岁时创作了《科尔沁旗草原》,一举成名。后又创作了《大地的海》和许多短篇小说、散文,他没有辜负读者的期望。在动荡不定的生活中,他能排除干扰,默默写作,活到85岁。这需要多么坚忍的毅力和信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