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94年5月25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参政议政)
专栏:

  合作共事十年整
路明
1984年12月底,甘肃人大常委会选举我为甘肃省副省长。10年间,我历经3届政府,与3任省委书记、4任省长、还有其他的中共党员合作共事。回顾这10年的经历,感受很多。
在我未进省政府领导班子之前,省委书记李子奇约我谈话。他非常诚恳地说:“你要联系广大非党知识分子为我们共同的事业奋斗。”子奇同志一席话使我深刻理解了党对我的重望。我是一直从事农业技术工作的。1961年大学毕业后在陕北农村搞了十多年农业技术推广工作。粉碎“四人帮”之后,又读了3年研究生,获得农学硕士学位,分配到甘肃省农科院搞小麦育种工作。我当农科院副院长才两年,缺少行政工作经验,缺乏组织能力。由一个农业技术人员到分管农业的副省长,跨度之大,可想而知。当时,省长陈光毅待我像老师和朋友。为了尽快把工作开展起来,陈省长帮我组建了以我为主的农业5人领导小组。农业领导小组一成立,全省农业工作很快就协调起来了,不仅及时处理了日常工作,还依托这个小组对甘肃农业发展的重大问题开展了调查研究,为省委、省政府的重大决策提供了依据,同时也认真地贯彻执行了这些决策。从1986年到1992年,我们的省长是贾志杰。贾志杰非常重视农业。我们一起为发展甘肃农业做了很大的努力。1989年秋季,我们得到陇东小麦普遍发黄的报告。我带了十几位专员到平凉、庆阳现场调查,发现一种病菌源量很大,来年可能发生大流行。我们及早做了预防准备:各地、县普遍建立病虫监测点;组织农民和乡农技站购买喷雾器;供销社调运农药150多吨;农技人员对农民进行培训。第二年果然这种病大流行,由于我们准备充足,全省展开了一场防治病害的“人民战争”,小麦获得了丰收,人民高兴,专家满意。
1993年至1994年的省长分别是阎海旺和张吾乐,我们既是同龄人又是老朋友,合作共事都非常愉快。
回顾这十年,我对如何合作共事有3点体会。
第一,把党中央的路线、方针和本地区、本部门的实际结合起来。这是合作共事的大前提。这样做可以明确方向,理清思路;有很强的针对性,易于贯彻执行;有利于统一大家的思想,调动各方的积极性。
第二,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用实践检验真理,统一思想。我进入省政府工作后,明确了两条指导思想:对农业一不能瞎指挥,二不能提高指标。10年来我始终告诫自己,一定不要争名争利,决不能为了自己的蝇头小利损害人民的利益。一个人把名利放在一边,就有勇气坚持实事求是。有了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很多认识上的分歧,就可以经过实践达到统一。
第三,坚持社会主义民主。共产党员与担任政府工作的民主党派成员合作共事,实际上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体现。这是一件关系到我们国家发展前途的大事。不能看作是合作双方个人关系问题。影响合作共事的主要因素在执政党方面。当党内矛盾不能正确处理的时候,当党内民主集中制不能正确执行的时候,当决策不能遵循民主化、科学化原则的时候,合作共事就特别难。因此,我衷心地希望中共中央要进行大力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教育,大力加强民主集中制的教育。
(作者为民建中央副主席、甘肃省副省长)
(附图片)


第5版(参政议政)
专栏:统战佳话

  罗隆基眼里的政务会议
孙起孟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政务院是当时国家最高行政机关,政务会议则是政务院总理周恩来实行集体领导的组织形式。由于新中国的政府是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的政权机关,政务会议又成为推进多党合作,贯彻统一战线政策的最高层活动场所之一。我作为政务院副秘书长之一,理须参与政务会议的各项工作,并列席会议。政务会议每周举行一次,几乎每次都有一项人事任免的议程,我当时兼任人事局局长,因此对会议多一项更直接的职责。根据我手头的残存资料,我打算将周总理在政务会议上的重要论述分别整理介绍。在这里先谈一谈政务会议在非共产党员的政务委员中的影响和印象。
政务委员之一罗隆基,号努生,是民主同盟的负责人。罗隆基同我谈过他对政务会议的看法,我以为这在非共产党员的政务委员中很有代表性。我同罗隆基40年代在昆明就相识,可以随便交谈。有一天我问他:“努生先生,你为什么住医院还要参加政务会议呢?”他稍微沉吟了一下,讲了一段话——
说实在的,有些会我并不乐意参加,觉得参加没有多大意义。可是政务会议在我心目中却大不相同,不论我怎么忙,身体怎么不好,总要参加。这是为什么呢?不是政务会议上的什么事情我都有兴趣,也不是这个人那个人的讲话我都喜欢听,而是有一点深深地吸引了我,那就是在每次政务会议上,周总理总有一篇讲话,得到的教益很深很深,对我就像是上了一次大课,所以我舍不得不来。周总理的讲话见解精辟,纲举目张,其水平之高是一般领导人所达不到的。然而它的最大特点还不在此,而在于周总理在讲话中把其他人发言时哪怕有一点可取之处,也吸收进去,加以肯定。同时对包括我在内的其他与会人员发表的并不正确的意见,采取极其高明的方式实际上加以纠正,使人真正心悦诚服。
罗隆基上述这些话是真诚的,证明了周总理主持会议、发表讲话,的确收到最佳的政策效应。周总理说过:“为什么政务会议每个星期要开一次呢?难道我也是闲着没事干,高兴每个星期开一次会吗?不是的。这是有好处的。”好处在哪里?从根本上说,这是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需要,是按宪法所规定的民主集中制处理国家事务。从作为建设国家领导核心的中国共产党来说,完全有必要虚心听取各种意见,所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在兼听的过程中,还得“分辨出哪些意见是对的,哪些意见是不对的”。周总理把这看作对共产党员的“锻炼、教育和学习”。政策的要求到这里还没有打住。按周总理的分析,至少还有两件事要做。一是按团结——批评——团结的公式,摆事实、讲道理,帮助同盟者接受真理、修正错误;同时,同盟者也可以对居于领导核心地位的共产党提意见、作批评,实行民主监督。二是经过民主协商,对国家大政方针和同盟者取得共识之后,通过他们“把党的政策传达到他们所代表的那一部分人民中去”(见《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232页),共同努力,把国家的事情办好。这样,这部分同盟者就成为建设国家的动力。
(作者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


第5版(参政议政)
专栏:

  活跃的致公党女子医疗队
陈京香
多年来,福建省福州侨乡,活跃着一支以女归侨、侨眷为骨干的医务队伍。这支医疗服务队就是致公党福州市委会组织的医疗咨询服务队。
一九八五年以来,农村群众“看病难”的呼声越来越引起了致公党市委会领导重视。印尼归侨、福州市第一医院外科副主任医师黄双月为队长,致公党女党员蔡悦亨等为骨干的医疗咨询服务队组成了。九年来,她们先后组织了妇科、内科、外科、小儿科、神经科、五官科等主治医生,深入闽侯、连江、福清、长乐等乡镇农村,就诊人数达一万多人次。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预防、治疗妇科疑难病症,每次都作为医疗队下乡的重点任务。市委会配备了足够的药品和器械,累计冷冻手术治疗妇科病达三千多人次,为广大农村妇女早期发现和预防乳腺癌和宫颈糜烂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多次获得当地政府和群众的热情赞扬。一位连江琯头镇文武砂的大娘曾紧紧地握住黄双月医师的手,热泪满眶地说,她十几年来一直被妇科病魔缠绕着,非常痛苦,由于年事已高,加上交通不便,一直不能到福州看病,而今医疗队医师不辞辛劳,送医送药下乡来了,并且还带来了手术器械,使我们不出乡门就做完了手术,真是人民的好医师呀!
斗转星移。现在已身为中国致公党中央委员,福建省、福州市人大常委会委员,致公党福州市委会主委的黄双月医师,并没有因为职务的上升而忘记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还是经常在百忙中督促医疗队的组织工作,并抽出自己的休息日和其他医务人员一起到农村中去为农民办实事。
作为以归侨、侨眷为主的民主党派组织,服务对象就是广大的归侨、侨眷。福州北郊华侨农场、赤港、连江长龙华侨农场,居住生活着建国后从印尼、缅甸、越南等国家归来的侨民,地理位置上都远离城市,寻医问药的困难尤为突出。医疗队本着对归侨负责的态度,深入到那里为他们服务。北郊华侨农场的一位年逾八十岁高龄的黄阿婆说,致公党医疗队每年都组织医生到我们这里义诊,使我们在这里就受到了福州市最优秀医生的治疗,真是由衷感激致公党组织对我们归侨的关心。


第5版(参政议政)
专栏:

  波谷浪峰显身手
——党外人士陈禄安救活“横泥”纪事
叶玉书贺民
陈禄安原是江西老区横峰县政协副主席、县工商联主委,现为县长助理。1992年5月28日,年近知命的陈禄安,毅然放弃清闲舒适的工作环境,来到了全区建材行业亏损大户——横峰县水泥厂出任厂长。短短的一年半时间里,企业面貌焕然一新,经济效益扶摇而上,一时被人们传为佳话。
横峰县水泥厂是个有20多年历史的老厂,自1987年新生产线投产以来,产量从未达到年生产设计能力的40%。
陈禄安起初是站在参政议政角度,数次到水泥厂调查,其目的是拿出治厂方案供县委、县政府决策参考,至于出任厂长则没有思想准备。所以,他当时内心很矛盾,认为自己是一位党外同志,在实际工作中将会存在诸多不便,尤其是担任企业一把手更会难上加难。同时,他小儿子正值高中毕业、临近高考的节骨眼上,加上80多岁的老母亲时常生病,还有年逾古稀的岳父岳母,这三老一少都需要人关照,要是去了水泥厂,这一摊子的事羸弱的妻子能承受得了吗?但陈禄安顾不了这么多。为了不负全县人民厚望,他带着县委、县政府的重托,受命于危难之际,挑起了水泥厂厂长这副担子。
陈禄安走马上任后,大刀阔斧改革劳动人事制度和工资制度,搬走了“铁交椅”,打破了“铁饭碗”,取消了“大锅饭”,结果使1名副厂长、1名科长和车间副主任落聘,5名工人厂内待业,只发给生活费;一线职工工资普遍高于其他职工,平均200多元,高的近400元,从而稳定了生产人员的心,稳住了干部职工队伍。
陈禄安作为一厂之长,不但要求干部职工进入角色,而且自己首先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他以身作则、廉洁自律。打上任那天起,他就搬进了七八公里外的水泥厂简陋的单人宿舍,同干部职工同吃、同住、同劳动,一呆就是几个月不回家。在厂里,他把自己85%的时间都泡在了车间、班组。他跟班劳动,现场办公,用自己的汗水换取了职工们的理解、信任和支持。
为树立企业良好形象,陈禄安一手抓信誉,一手抓产品质量。他亲自跑银行、电力部门和煤矿,做到不欠新电费、新利息,不搞资金体外循环,设法偿还旧债,从而取得了这些部门和单位的同情、理解和支持,供电、贷款和原材料都有了保障。从去年7月起,横峰水泥厂结束了生产325号水泥的历史,产品供不应求,备受市场青睐,远销福建、浙江、上海等十几个省市。武夷山机场跑道指定使用“横泥”产品。


第5版(参政议政)
专栏:

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年初在闽考察期间,参观了新建的福建省民主党派湖东办公楼。图为他与农工民主党福建省主委卢浩然握手。
《前进》杂志供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