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94年5月17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社会一角探幽

  诱人、骗人、坑人
东方金银珠宝大世界搞直传销
早春二月,哈尔滨冒出个“东方金银珠宝大世界”。开业以后,每天都以讲课的形式免费培训、发展“直传销商”。2月28日下午1时30分,大世界门前停了20多辆车,两个共可容纳500多人的教室座无虚席。来听课的人中,既有机关干部、工人、教师,也有企业家和个体从业人员。
大世界执行总经理徐大鹏在台上说,你如是已年满20岁的公民,经人推荐,再花1万元买下他们的珠宝,就可成为直销商;如果你拉1到3个人来此各购买1万元的珠宝,那么你就可以从他们的货款中分到15%的红利;依此发展下去,网络中人越多,你分得的红利就越多。当下线有30人时,你便升为副经理直销商,红利为20%;到90人时你就会晋升为经理,此时红利已达25%。此时你手下已有3位副经理,如果直销网络继续扩大,你就会升为黄金经理、蓝宝石经理、红宝石经理及最高级的钻石经理。当你上升到黄金经理时,你就会进入永久分红层。徐大鹏又说:“我当钻石经理已9年半了,上个月我分到的红利是36万元。”
当一位40多岁的妇女问:“我们拿1万元钱买了你的珠宝,万一哪一天你们跑了怎么办?”
“不能,这是×政府的买卖,你还信不过?我们是签了3年合同的。”徐大鹏答。课后,人们被引到3楼金银珠宝首饰展厅,只见已加入直传销网络的人正热情地向后来者介绍着。一位演员也向人们做着宣传。我们于3月7日来到中国人民银行哈尔滨分行,看到了东方金银珠宝大世界关于经营采取直传销方式的申请报告。该分行主管部门的一位同志说:“他们申请搞直传销,行里没批。”该分行批准的哈尔滨东方金银珠宝大世界的经营范围是:黄金、珠宝镶嵌饰品零售。可见,该大世界大肆宣传并已采取的直传销活动,是未经批准的。
那么,花1万元买的珠宝是否就价值1万元呢?中国宝玉石协会理事、黑龙江宝玉石协会副会长周忠立说:“珠宝的价格很难确定,因为没有统一的标准,消费者若是缺乏珠宝鉴别知识很容易上当。不能一提珠宝就认为很值钱;这要看颗粒的大小,是否有瑕疵等。”“大世界”的人承认他们推销的钻戒利润为55%。据此,人们不难推算出花1万元买的珠宝成本价。
一些有识之士认为,那些当上直传销商的人也是消费者,他们被人盘剥,反过来又去盘剥别人,如此下去导致的后果不难设想:少数分到“红利”者自然欢喜,大多数圆不了发财梦的人免不了怨声载道……
   哈尔滨日报社康铁田瑷璞朱冬梅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呼吁

  滇东北是世界黑颈鹤主要越冬地
采取措施抢救珍稀鹤种十分迫切
本报记者李春雷
云南大学动物分类和生态学家何晓瑞教授,去年5月在云南寻甸县发现一处黑颈鹤新越冬地。这一消息去年6月8日本报刊出后,引起了国内外专家的关注。去冬今春,美国、英国、意大利、香港的一些生物学研究人员、探险者和黑颈鹤爱好者纷纷前往寻甸考察观赏。
黑颈鹤是世界15种鹤中唯一的高原鹤类,是我国特有鹤种,和大熊猫、金丝猴等同属“国宝”。它们夏季飞往青藏高原避暑和繁殖后代,冬季在云贵高原避寒,1983年国际鹤类基金会公布的数字是,世界仅存黑颈鹤200余只,近年在我国已发现约有2000多只。黑颈鹤是我国的一级保护动物,被“世界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列为濒危物种。
何晓瑞教授在去年新发现的基础上,得到云南省教委的资助,再次于去年10月至今年4月同云南大学生物系副教授吴金亮一道,不畏艰辛,跋涉于滇东北及云、贵、川三省交界的高山沼泽地区,行程四五千公里,又取得了可喜的重大成果:新发现的黑颈鹤越冬地有5县9个分布点,总数约700只。这些新发现的分布点主要是:鲁甸县的新街乡、水磨乡;巧家县的老店乡、马树乡;会泽县的驾车乡、待补乡;寻甸县的河口乡;永善县的茂林乡、武寨乡。
考察结果表明,目前在云南8个县共发现黑颈鹤重要越冬地18个分布点,有黑颈鹤约2000只。其中滇东北就有6县15个分布点1850只,这是我国也是世界上发现的最大最重要的黑颈鹤越冬地。
何晓瑞教授介绍,五六十年代黑颈鹤广布于滇东北各县,活动地区海拔较低,滇东北海拔1900至2000米的一些地区曾是它们过冬的乐园。由于人类的捕杀和自然环境遭到破坏,黑颈鹤不仅数量大大减少,而且被“逼上梁山”,现在只有在高山沼泽的草甸中才能零星地见到。这次发现的分布点中,有7个在海拔2300米至2900米之间人烟稀少的沼泽草甸。何教授强调:鹤群及分布点的新发现,并不意味着鹤数量的增加。实际上,现在的黑颈鹤数量还不及过去的1/10乃至1%。
何晓瑞教授在考察中发现,当地多数群众甚至乡村干部不知道黑颈鹤是国家保护的珍稀动物,把它称之为“老雁鹅”,被猎杀的事件时有发生。去年12月,他们考察到寻甸县境内时发现了7只黑颈鹤,正要用相机拍照,突然附近响起枪声,他们当场抓获一持火药枪的猎鹤者。在考察过程中,他们一路上经常听到群众反映猎杀鹤的事情,发现禽皮、成堆的鹤毛和血迹。
威胁黑颈鹤生存的另一主要因素是生态环境严重恶化。在滇东北一带,黑颈鹤越冬地除个别分布点的生态环境略好一点外,绝大多数分布点十分恶劣化。黑颈鹤栖息的沼泽草甸被排水造地,众多的“海子”一个个在相继消失。鲁甸新街的王家海子、永善茂林的典寨海子等均不见水了,变成了耕地。主要以水草根茎为食的黑颈鹤只好远飞到旱地里找寻洋芋、荞子充饥。
何晓瑞教授、吴金亮副教授呼吁,国家和云南省有关部门应全面综合考虑滇东北黑颈鹤的保护问题,采取有效措施,救救这些濒临绝灭的珍贵物种。他们建议,在这些地区迅速建立自然保护区和保护点,尽快保护和改善黑颈鹤的栖息环境,保护好湿地、沼泽草甸和海子,冬天冰雪时期须作必要的投食。此外,林业、环保主管部门以及县、乡、村干部要向群众进行广泛的宣传教育,让群众了解保护黑颈鹤的重要意义,要在分布点地区大力宣传野生动物保护法、环境保护法,严禁捕杀黑颈鹤。(附图片)
这是在寻甸县河口乡撒米罗发现的被伤害黑颈鹤的鹤皮。    
 何晓瑞摄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一点希望

  天然气包须扎牢
近日,笔者在隆昌乐只滩附近,看见一位骑自行车的中年男子被从汽车顶部掉下的天然气包击中,倒在公路旁边。与我同行的一位同事告诉我,他曾亲眼见到一位挑菜老汉被天然气包砸死。
据了解,目前不少地方都有这种背“口袋”的天然气汽车从事客货运输。希望有这种车的单位和个人能为路上行人的安全着想,把天然气包扎牢。
四川隆昌石油井下工具公司 侯莺茗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观察台

  先受骗后行骗
直传销危害大
近来,有的地方出现一股直传销热。
所谓直传销,就是企业不把产品推上市场,而是通过其组织的直传销网,直接推给消费者。消费者买了商品,便成为传销员。传销员每推销一件产品,都会得到一定比例的提成。传销越多,提成比例越高。由于有大利可图,不少人都愿意先“受骗”后“行骗”,积极参加“传销”活动。企业付给“直传销”员的钱,便出在后来的“受骗”者身上。因为厂家所“传销”的产品,其价格远高于产品本身价值。
“传销”产品质量好坏、作用如何?我想只有其会员知道。不过,笔者的一位朋友用二万元买了一个“冬暖夏凉”能治“百病”的日本磁性床褥,睡了一年却什么感觉都没有。南方天气热得早,4月下旬他已无法在床褥安睡。
直传销活动有三个弊端:一是扰乱了市场价格,给蓄意哄抬价格者创造了良机;二是严重损害了消费者利益;三是偷税漏税严重,给国家造成损失。
对于这一种不正常的推销活动,有关部门应给足够重视。
深圳铁路公安处 周运标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光彩一页

  刘宝元父子保护秃鹫受嘉奖
5月3日上午,京郊通县甘棠乡前营村刘宝元家的院子里,一只伤愈的秃鹫,温顺地接受人们的拍照、抚摸,有关部门向救治、保护这只秃鹫的刘宝元父子颁发奖金和奖状。
去年10月的一个星期天,通县大东各庄中学初二学生刘学明在潮白河附近的一个鱼塘边,看到了一只黑褐色受伤的“大鸡”,觉得很稀奇,就把它抱回家中。刘学明的父亲、49岁的刘宝元觉得儿子捡回的这只“大鸡”很像《动物世界》节目里播放的秃鹫,便精心饲养。时间一天天过去了,这只“大鸡”在刘家过了元旦又过了春节。它只吃肉食,刘家经常买猪肉喂它,还把20多只产蛋鸡喂了它。刘家也不富裕,“大鸡”的到来无疑增加了经济负担。于是,有人给刘宝元出主意,让把“大鸡”卖给包子铺。刘宝元想,这家伙即便不是秃鹫,也是应该保护的野生动物,绝不能卖掉。与此同时,他托人多方联系,请求给予鉴定。4月28日,经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施光孚理事等人鉴定,这只“大鸡”确是秃鹫,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5月4日上午,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这只秃鹫被市县野生动物保护部门护送到国家松山自然保护区放飞。
(北京通县县委宣传部高德澍)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毖后录

  上海化工物品专业运输存在隐患
上海市化工物品汽车运输公司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化工物品专业运输企业,主要承运易燃、易爆、腐蚀、毒害、放射性等危险货物。由于公司缺乏资金,无力更新设备和车辆,存在诸多事故隐患。
车辆带“病”运行。一九九二年度公司原计划更新四十五辆车,实际只更新了十辆;一九九三年应更新三十八辆车,只更新了十五辆。许多槽车中的托架都已经腐烂,还在继续使用。车上装运危险品的槽桶,按规定使用四至五年后应该报废,但一九九二年计划更新改造五十三只槽桶,只完成了二十六只;一九九三年计划更新五十七只槽桶,仅完成了十三只。
各类事故频发,职工健康受损。公司车队自一九八四年以来曾先后多次发生过爆燃、火灾、中毒等重大事故。另据一九九二年对公司化运四队六十四名工人体检情况统计,有二十五人身体不同程度受到职业工作伤害,占百分之三十九。为消除事故隐患,避免危险发生,建议有关部门对上海市化运公司这样的特殊企业,给予倾斜政策,帮助企业尽快更新不安全的设备和车辆。
(上海市总工会经济工作部高国强)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经验交流

  如皋土地局:
抓信访促管理
我国土地法颁布实施后,土地纠纷也多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上访人数的明显增加。针对这一状况,如皋市土地管理局从1991年起,着重抓了土地信访工作,建立了局长接待日、回信回复等制度,推动了土地管理工作。
他们注重抓信息,在各职能部门、各乡镇聘请了兼职土地信访员,村级设了土地信访信息员,形成土地信访网络。前年,丁堰镇某纺织厂有66名职工为土地问题酝酿上访,当地信访员及时将这一信息反馈到土管局,通过做工作,遏制了事态的发展。
抓好典型土地案件的处理。去年下半年,如皋市个别乡镇少数村民非法占地,擅自在房前屋后的责任田里新建立体窑26座,群众纷纷写信要求依法处理。如皋市土管局和有关部门多次上门做工作,建窑村民不听劝阻。土地局依法作出处理决定,法院配合,将26座砖窑强行拆除,没收了主要设备,挽回耕地50多亩,产生较大影响。
近几年,如皋市通过土地信访渠道,先后调解和处理各类土地纠纷489起,保护耕地400多亩,复耕土地154.3亩。
江苏如皋市吕剑鸣徐进缪克健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经验交流

  郑州火车站:
重建设正路风
去年以来,郑州车站路风建设稳步发展,取得好效果。在这期间他们着重抓了四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抓表率,制定了干部廉政建设准则,重点监督以票谋私问题,有效地发挥了干部的模范带头作用;二是抓教育,对班组长进行普遍轮训,对新职工坚持先培训、后上岗的原则;三是抓典型,站党委在全站树立了以客运员张海燕为代表的十大路风先进个人,组织了海燕事迹演讲团,职工们对此反应强烈;四是抓制度,如行包车间正式职工和临时工近500人,日办理行包托运最高达25000件,由于监督制度健全,近年来没有发生一起内盗案件。
通过抓路风建设,全站的服务质量明显提高。去年以来,共收到旅客表扬信596封,锦旗、牌匾234面,为旅客做好事4万余件。前不久,国务院纠风办、铁道部路风办的领导同志来站检查路风工作,给予了很高评价。
郑州铁路局李尚卿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监督哨

  上游采矿下游遭殃
浙江苍南县矾山镇矾矿的矾渣、矾浆、废水等沿着大兰溪全部排入与之毗邻的福建福鼎县前岐镇,使该镇11个行政村1万多名群众的生产和生活受到严重影响。最近,我到海拔高出前岐镇500米的矾矿区,只见大大小小的矿井遍地都是,废渣等污染物堆在河流两岸。据了解,这里的矾矿年产量5万吨,每年排入前岐镇的“三废”达百万吨。前岐镇1/3的农田和2/3的海面和滩涂受污染,其中,农田面积5080亩,绝收410亩;海面和滩涂面积2.9万亩,3400亩的鱼虾贝类已绝迹,给前岐镇每年造成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上千万元。近年来,前岐镇群众已多次与矿区发生冲突。
希望浙江省有关部门尽快解决苍南县矾矿区给下游造成的严重污染问题。
    福建日报刘见闻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一点希望

  管好增值税发票
今年以来,新的增值税发票的使用,对推动市场经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最近,我发觉有少数干部职工及个体户在增值税发票上打主意,如有人带上增值税发票长驻襄樊钢厂和宜昌八一钢厂,低价购进废铁,高价卖给钢厂;有人带上增值税发票长驻十堰二汽招待所,以低价买高价卖和出售组装东风汽车,从中捞取暴利,严重地偷漏了国家税款。扰乱了社会秩序。
各地各级税务机关、各级政府主管部门要引起高度重视,加强对增值税发票的管理。
湖北省宜城县城关镇周有余
湖北省宜城县城关税务所杨世喜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耳闻目睹

扫兴
日前,慕名去苏州寒山寺景区观光,游至“枫桥夜泊处”,不禁愕然:好端端的河湾竟成了附近居民的垃圾场。诗情画意既无,只得怏怏而归。 本报记者 蒋铎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编者的话

  切勿上“直传销”的当
企业搞直销是无可非议的。因为,它可以减少中间环节、缩短流通过程、降低中转费用。当然,直销也有风险,这主要与商品的性能、质量和直销员的素质有关。但是,像哈尔滨东方金银珠宝大世界搞的什么“直传销”、当经理、发大财之类的既诱人、又离谱的活动,不能不说是一种骗人、坑人的不正当行为。原因是:一、使商品的价格大大高于它本身的价值,公开进行市场欺诈,严重地侵害了消费者的利益;二、这种推销方式,不是以产品的品种质量和热情周到的服务来吸引消费,而是利用消费者不成熟的购买心理,以高额红利为诱饵刺激消费,是一种违法的、不正当的市场竞争;同时,这种推销方式,很容易为假冒伪劣产品提供出路。三、所谓的直传销,实际上拉人入伙,带有某种团会性质,给社会带来不安定因素。
据了解,类似哈尔滨东方金银珠宝大世界搞的“直传销”,在其它地区也已发现,已引起国家职能部门的注意。这里,我们要提醒广大消费者,切莫上“直传销”花言巧语的当,如若不信一旦发生破财欠债的悲剧,后悔都来不及了。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靠盘剥别人来发财,向来为人们所不齿。发生在哈尔滨的这场闹剧,该收场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