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94年3月3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文学作品)
专栏:新潮启示录

  勇士渡过湍流
张平福
终于,王长林渡过了湍流。
王长林勇敢地带领他的队伍,终于渡过了那段最为困惑的时光。
他们来到一片开阔地。
那是他们用智慧和血汗拓展出的事业的舞台,虽然仍有风浪,毕竟已经风浪的锤炼,他和他的那支险些溃散的队伍不再是初试锋芒的新军了,而是被昂扬的斗志、严明的纪律和管理凝聚起来的突进市场的团队力量。在当前风云激荡的改革大潮前,他和他的队伍仍不失谨慎的思考。他们深知,自己的奋斗仅仅是一个漫长征旅的开始。因此,去年冬天,当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在河北听取了王长林关于如何使自己的工厂迅速扭亏为盈取得可喜经济效益的汇报时,王长林用了这样的一句话做结:“我只是做了一个国有企业的厂长应该做的事。”朱镕基副总理高兴地说:
“将来中国要形成一批这样的企业家,给他们挂牌,哪里的企业搞不好,就请他们去。”
    勇敢驾驭那“无形的手”
两年前,王长林是邢台玻璃总厂的代厂长,一个“代”字好比一条绳索,把他的手脚捆得结结实实。他只有38岁,厂内不少同志的资历、资格、级别都比他高,这个“代”字的分量就显得格外沉重。用他自己的话说,那时期,他就像掉进井里的一头牛,有劲使不出。1992年春天,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到邢台听取有关企业汇报,当听到邢玻已连续6年亏损、被人称为“亏损冠军”时,他限他们三年扭亏为盈,否则,就下令关闭。他听说邢玻的厂长还只是个代厂长,又十分不解地说,一个国营大型企业,怎么能长期没有一个有职有权的厂长呢?要让人家把企业搞上去,就要放开人家的手脚!
    王长林厂长前面那个“代”字终于去掉了!
这之后,王长林不但没觉得轻松,反而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他比谁都清楚,当代厂长,企业搞不好,还可有个托词;现在如果企业还搞不好,他又有何面目见“江东父老”呢?
一个商业巨子和经营理论家说过:“企业领导人的第一任务是思考。”
王长林的手脚彻底解脱之后,他思考的不是个人名利和得失,而是“清楚地、批判性地、创造性地”思考市场经济的规律。市场好比“无形之手”,可以对你奉若神明,把你扶持上经济最佳效益的“宝座”;也可以翻脸不认人,把你从“宝座”上拉下来,扔进亏损的泥坑和破产的深渊。
思考成熟之后,王长林便用他那双“解放了的双手”和市场那双“无形之手”展开了激烈的对攻战,为了抢占“制高点”和“主动权”,他紧紧抓住市场这个企业经营行为中的牛鼻子,主动出击,左冲右突,终于为邢玻杀开了一条畅销之路。
1992年8月,王长林在北京开会,得到了一条重要的市场信息:蓝色玻璃高雅端庄,豪华富贵,而且能遮挡阳光的紫外线,即将成为建筑行业的“宠儿”。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会议尚未结束,他便与随行人员一起北上秦皇岛国家研究院聘请专家。专家请来了,边立项边研制,边设计边施工,边试产边开发市场。从立项到出产品,前后只用了一个半月。由于他们抢在了全国同行们的前面,比市场快半拍,邢台“晶牛”牌蓝玻一花怒放,独领风骚。市场竞争使蓝玻价格不断看涨。这步棋将邢玻起死回生,一举甩掉了连年亏损的帽子。
市场经济有其固有的内在规律,但经营市场却是瞬息万变的。由于蓝玻市场看好,全国大大小小的玻璃生产厂家纷纷上马蓝玻,造成市场上白玻缺口,王长林瞅准机会,又果断决定,来个“反弹琵琶”,派出得力人员到全国各地大批量购买白玻。玻璃生产厂买玻璃,被同行视为奇闻,三思不得其解。殊不知这正是王长林驾驭市场机制的另一个“反常”高招。当市场上的买家为了白玻纷纷走进邢玻厂门时,当初卖白玻的厂家后悔不迭。
1993年6—7月份,王长林随团到美国考察,摸到了国外建材市场“回归自然,崇尚绿色”的变化与趋势。回国后,他便到秦皇岛等地去把摸国内市场的脉搏,了解到国内外市场走势大体一致,都在看好绿玻。于是,王长林从秦皇岛打电话到厂里,要求连夜行动,当即改产,抢占全国绿玻市场的“制高点”。前后仅用7天时间,那娇若翡翠的绿玻便生产出来了,刚一投放市场,就受到了用户的好评,成为抢手货。
王长林牢牢把握市场变化的主动权,在一年时间里杀了三个来回,使邢玻饱尝了盈利的滋味和自主经营的甜头。玻璃行业对他们这位年轻的同行,不能不刮目相看了,一位干了40余年的“老玻璃”不无感慨地说:“王长林效益是玻璃行业前所未有的,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
    断然割除身上的毒瘤
目前,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集体企业,无论是大型企业,还是中小型企业,普遍存在一个“吃回扣”的问题。经济学家和理论界把这个弊端称作“企业毒瘤”、“企业癌症”。
“毒瘤”是不治之症,致使许多企业处于死不死、活不活的苟延残喘的状态,而“毒瘤”的主要载体是企业的采购供应环节和销售基建环节,也就是进货和出货环节。
“企业毒瘤”在大量吞吃国家资产。
“企业毒瘤”在肆无忌惮地消蚀经济效益。
毒瘤不除,企业难活。
王长林怀揣尚方宝剑,高举企业内部约束机制这把“手术刀”,向“企业毒瘤”开刀了!
第一刀,标价公开。把他们的产品——各种规格的玻璃放在工厂大门口,标价公开拍卖。从厂长、书记到科长、主任再到销货员、采购员,任何人都不准“接条子”、“批条子”,更不准“讲交情”和“照顾关系”,全厂上下只讲一条,按市场价值趋向办事。他们的做法招来八方用户,四面顾主。东北一位用户道出了其中的奥秘:“邢玻的产品表面看价格高一些,实际比其它厂产品还要便宜一些,因为邢玻是公开拍卖,价格真实,而有的厂明价后面还有一个‘暗价’,也就是回扣之类的东西,明暗相加,远远高于邢玻的价格。”仅此一举,通过粗略计算,邢玻每年就可多获取500万元的经济效益。
“公开拍卖”这一刀,既坚定了王长林的信心,也鼓舞了全厂职工的斗志。王长林趁热打铁,提议把合同、质检两个部门的业务,合并为“质价办公室”,在供销和财务之间增加了一个约束环节。无论是供销合同、产品质量、进出货价格,在执行之前都需报“质价办”审批,盖上合格的公章后才能生效,否则,厂内银行不予结算,仓库不予入库,财务不予付款。进货大到原材料,小到劳保用品,出货大到整批玻璃小到废物利用,概莫能外。这样就有效地抑制了“企业毒瘤”的扩散,堵塞了采购、基建工程等全部商业行为中的“吃回扣”、造假发票,以劣充优,以少报多的种种弊端。
从去年5月始,邢玻用当地产品长石代替内蒙古产品硅砂作原料,每个月可节约原材料费用17.5万元,这样每年合计节省200余万元。
看到这个惊人的数字,王长林高兴地说:“这些都是看得见的经济效益,还有看不见的社会效益,那就是保护了一些干部职工,使他们不犯或少犯错误!”
    正直的人格也是效益
一个企业的成败兴衰,首先取决于它的主要领导,取决于企业的“一把手”。而“一把手”的素质高低又取决于正直气度、忠诚、干劲、才干、成熟、才能、想象力、合作意识等多种因素,这些因素中最为重要的是“正直”。只有树立鲜明的正直人格的企业领导,才能感召其部属的献身精神,并以此来获取抽象的也就是潜在的经济效益。
正直人格也是效益,而且是最牢靠的经济效益,成本最低的经济效益。王长林深知其理。他正是以其鲜明的正直人格,博得了全厂2000多名职工的真挚情感和倾力支持。
王长林总说:“企业内部机制如一个链条,环环相扣,扣扣相关,其中主要领导这一环最为要紧,如果这一环失效,其它环节就会不锈而折,自动脱节。”王长林从走上厂领导岗位五年来,很少休息节假日。有时忙起来,几天几夜不回家。去年,他患痔疮做手术,缝了四针,医生见他不肯住院,再三叮嘱要回家休息两天,他答应了,但汽车开出医院门口,他就让司机取道回厂。从仓库到车间,从一楼到三楼,刀口疼得王长林眉头拧成疙瘩,汗珠子顺着脸颊在淌,从工厂回到家里便趴倒在床上。
王长林的妻子在市内某厂上班,离家很远,企业不景气,连基本工资都没有保证。市建材局领导和玻璃厂的同志几次让他把妻子调到玻璃厂来,他却始终没有同意。厂人事处长对记者说:王厂长从代理厂长主持玻璃厂的工作以来,几年间从没有让人事处办理过一次照顾私人关系的调动。他有几个同学想从外地调到玻璃厂,多次求他帮忙,他总是婉言谢绝。
王长林对自己和亲友要求很严,他因私事用公车都主动交费,偶尔到厂职工医院看病拿药,也坚持按标准付钱,因公外出,不坐出租车,不住高级宾馆。邢台火车站距他家有七八里路,他每次深夜下班后也步行回家。
王长林这一言一行,如高档的润滑剂,保证了工厂内部机制的链条运转自如;如无声的命令,使他不怒而威。正直的人们敬重他,心甘情愿为其领导的企业献身;搞歪门邪道的人畏惧他,不敢不为其所领导的企业卖力。
去年10月,当全厂职工听说厂长为上新产品蓝玻缺少资金而犯愁时,有人提议,发动全厂职工想办法。一传十、十传百,男女老幼齐上阵。有的青年工人拿出准备结婚的嫁妆钱;有的老工人拿出祝寿用的喜庆钱;有的职工拿出为其乡下老人买棺材的专用款;还有的到亲友家借钱或者卖掉彩电、冰箱。三天不到,70万元及时到位,而且没有一个人计较利息高低,这就有力地保证了蓝玻提前上马,超前市场半拍,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职工们一旦把企业当成自己的企业,真正树立了“主人翁”意识,他们身上便会迸发出惊人的创造力,每个人心中燃烧着建功立业的火焰。包装分厂是由各部门剩余劳动力组成的生产单位,老职工多,女职工多,没技术特长的人多,可以说是邢玻的一个沉重包袱。以前,他们那里每人每班平均订做6—7个包装箱,合格的只有八成。王长林担任厂长后,每人每班订做11—12个包装箱,最多高达16个,且全部合格,一年间超额创收37万余元,“包袱”变成“财富”!一位女工说:“为了邢玻,咱们厂长累病了,累瘦了。咱们不好好干,连自己都对不起!”
人格的力量,是无穷的!
是的,正是那种正直刚毅的人格,使所有怀抱抵达成功彼岸的勇士们有了破浪远行的最初的也是最持久的深厚力量。
胜利是属于他们的!


第5版(文学作品)
专栏:改革者风采

  追阳族之歌
金达地
小汽车沿着深(圳)广(州)公路疾驰。薛德炎此刻心情一定十分惬意,只见他一边眯着眼打量两旁的风景,一边轻松地哼着一支歌。曲调很有豪气,神似贝多芬的《英雄颂》。歌词则很怪,既不像中文,也不像英文、俄文、日文,像什么呢?一时无法断定。
薛德炎正在顺德建一座磁钢厂。“主厂房有5400平方米,可以组装波音飞机。”临出发前,他不无得意地介绍说。我知道,这正是他的实业情结,那里弥漫着他的瑰丽的梦。
薛德炎的梦,要一直追溯到30多年前。50年代,当他还是一个中学生的时候,就立志要成为一个科学家。也许因为他的名字里有两把火(炎),注定了要永远不熄地燃烧,高中毕业,他考进了北京钢铁学院。“那时的青年人都很重理想。在我么,从宏观上说,就是要把自己投入共和国的大熔炉,锻炼成一个出色的接班人。”老薛说起这段往事仍很动情,“选择钢铁学院,就是要以生命作矿石,为祖国贡献出高品位的结晶。”
他毕业后分到武汉。武汉那个“火炉”,炙烤人,也炙烤着他的梦。他教过书,搞过科研,只因有“海外关系”,涉嫌“里通外国”,先是被专政两年半,接着监外劳改两年。直至年近四十,才算落实政策,归于普通人之列。偏偏病魔又攫住了他:严重的哮喘,喘起来能让周围数十平方米内的人坐卧不宁,他本人更是心力交瘁。“在这个时候,只有一个药方能使我暂时忘记痛苦——重新捡起失落已久的科研梦。”薛德炎在一篇材料中说,“我在冶金领域的大野中久久逡巡,苦苦沉思,心想,既然身体已如此不济,何不奋余力一搏?要选,就选最尖端的课题,成功了,无愧于此生,失败了,也可以给后来者作个提醒。”
他选择了磁钢。
这是一种新型的高性能材料,在现代能源勘探、电子仪器仪表等方面大有用场。美国、日本已先行一步开发出来,产品源源不断打入我国。“我们为什么不能后来居上呢?”他暗暗给自己立下标尺。
薛德炎用理想支撑着自己的病躯,开始了在科研阵地的冲锋。人这东西很怪,当你报国无门、用武无地的时候,整天休息再好,营养再足,也常常是百病犯体,弱不禁风,而一旦行动有了指向,那种急切的、奋不顾身的、恨不得把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化作一颗小型原子弹去为人类爆破某一障碍的指向,立时就使人觉得自己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雄壮与威武,一切病症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星移斗转,暑往寒来,随着“低钴特高磁定向结晶铝镍钴五类永磁合金”、“低钴定向结晶高性能铝镍钴八类永磁合金”和“造渣熔炼新工艺”等一批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成果的诞生,薛德炎更像换了一个人:匀称的四肢肌肉丰满,白净的脸盘容光焕发,外表比实际年龄足足年轻了十岁!
有一阵子,人们发现薛德炎仿佛在三五天内又老了许多——额头盘踞着破碎的四道皱纹,双眉未语先蹙,脸上阴云密布。为啥事?原来,成果是研制出来了,奖状是拿了,但却不能投入生产。国家急需的磁钢,还是要拿宝贵的外汇从国外进口。
薛德炎在迫近知天命之年,又作出了人生一项重大抉择:南下深圳办厂。
1984年1月,他跑到沙头角,加入一家工业发展公司。
沙头角有“特区中的特区”之称,最得改革开放风气之先。但也并不是事事都到位。薛德炎在那家公司干了许久,只是一般打杂,办厂生产自己科研成果的事,并没有受到重视。他失望了,这是双重的失望,双倍的打击。但薛德炎没有屈服,怀着一腔热望加紧游说。沙头角区新任区长王木龙被他说亮了眼,拍板拨款办厂。
接下来的日子,就像舟出三峡,马踏平川,诸事快捷,顺遂。1985年11月,薛德炎又研制出了一项最新产品,在磁钢家族中堪称是“大哥大”。
于是乎就有许多国外的大企业竞相邀请他加盟,开的条件也是一个比着一个往上涨。薛德炎总是笑笑,说:“我的厂子只能办在中国,欢迎你们来购买我的产品。”
薛德炎是上海人,长得秀气,透着精明。他更拥有一个职业科学家的旷达襟怀与高瞻远瞩,他追求的是一种丹柯式的理想。
薛德炎又轻轻地哼起了歌,我忍不住问他唱的是什么,薛德炎侧过脸来,“这是在和磁钢对话,我现在的公司叫做深圳太阳城新材料厂,你不妨就叫它为‘太阳城之歌’。”须臾,他又掉转头来,很认真地说:“刚才是在开玩笑,这是我即兴、随意哼的,鬼知道是什么歌?不过,我倒有个建议。时下不是流行追星族么?我觉得优秀的人类应该追阳,追逐太阳之光,星光不过是日光的折射!怎么样?如果你有兴趣,何不写一篇当代追阳族之歌。”
追阳族?说得好!薛德炎和他奋斗着的事业,不正是当代追阳族之歌中最高亢、嘹亮的音符么?!
(作者单位: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


第5版(文学作品)
专栏:

  沙原上的春天
刘成章
这儿,万古苍凉天地间,曾经演出过人猿相揖别的壮剧。在其后十分漫长的年月里,它森林茂密,水草丰美,养育了我们的无数祖先。秦汉之际的耕牧、征战、宴饮等诸多场景,辉煌了我们的历史,至今令人遐想。其后,也许在唐吧,它逐渐被荒沙掩埋了。美丽和富饶,随之被荒寂所替代。
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日子过得实在够凄惶了。经过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外部世界珠光宝气,灯红酒绿,可是这儿依然缺吃少穿。来到靖边县的一片沙原,一个叫做杨畔梁的村子,眼前展开的完全是一幅贫困图。真是穷到骨头上了,穷得等不及羊绒长长、女子长大,就卖给人家了。村里本来有38户人家,为了生存,先后有4户抛下了祖宗的坟茔,含泪迁往他乡。然而,就在这剩下的34户里头,居然挺着30条光棍!太阳落山,应该是吃晚饭的时候了,可是在这儿,人们全都早早地钻进被窝里去了。钻进被窝为的是能够省下来一顿饭的粮食……人们呀!什么时候才能熬出这苦日月呢?
一日,人们忽然想起了姚加元,想求他帮着找找致富的门路。怪了!有人说,姚加元只是县地方公路管理站的站长,找他有什么用呢?不!别看他官儿不大,可是由于他带领着全站几十号工人,在短短的几年间,艰苦创业,拚死奋战,破天荒修通了许多乡间公路,为老百姓谋来了巨大利益,加上他密切联系群众,他成了整个靖边县最有威望、最有名气的人物。
见过姚加元的人都说,这个人浓眉大眼,粉白脸膛,爱说爱笑,干事喜欢雷厉风行,浑身透着豪爽之气。他心里藏不住什么,是个直杆子性格。别看他是个司机出身的粗人,他枕头边却常常放着科学书籍,经常钻研到深夜。他的学识水平,起码抵得上一个理科大学毕业生。这样,人们更加迫切地想找找他了。
姚加元整年东跑西颠,很难找。但终有一天,他的胳膊被杨畔梁的村长拽住了。姚加元尽管忙得不可开交,可是他望着穿得像叫花子般的村长,动心了。他说:“这个忙我一定会帮的。你放心回去吧,过两天我就来。”
不料第二天一早,姚加元就来了,他骑着被当地人戏称为“黑叫驴”的摩托车,嘟嘟吼着,在村头扬起一股黄尘。乡亲们满指望姚加元一来,就会想出法子的,可是姚加元和大伙座谈了一个上午,还是毫无眉目。原因是村里除了一些勉强可以长庄稼的烂地之外,什么资源也没有。连树都没有几棵。姚加元皱着眉头吃了饭,思谋着这儿水太缺了,没有一分水地,就先帮他们打几口井吧。他说出自己的想法,由村长陪同着,去村子周围寻找能够打井的地方。刚走出二里路,姚加元望着一道沙梁,忽然两眼放光,飞跑过去,伸手抓起一把沙子,激动地喊叫:“有了!有了!”村长莫名其妙:“有什么了?”姚加元的脸膛就像喝了酒一般地绯红,他说:“遍地都是钱,看你拈不拈!”村长更不懂了,眨巴着眼睛:“你说甚?”姚加元说:“你看这沙子!多好的沙子!黄米颗一样!我看,八成是上好的工业用沙。”姚加元凭着他平时学到的科学知识,断定这沙子大有用场,他信心十足地带走一袋,让乡亲们静候佳音。
不久就传来消息:经科学鉴定,这杨畔梁的沙子,完全符合工业用料标准,而且超标了,是优质的。在靖边县内外作业的长庆油田钻井队,曾经跑遍大小沙原,都没有找到这样的沙子。
杨畔梁一夜之间神气起来了,成了拥有宝贵资源的富庶之乡。姚加元从公路管理站的帐号中,一下就给他们拿出20万元,修通了公路,架设了高低压电线,打了两眼机井。只几个月时间,到1993年5月,一个规模宏大的沙场便正式投产了。乡亲们都成了沙场的工人。机井除沙场使用外,还灌溉农田,人均实现了一亩水地。人们的生活很快过得像个样子了,村里到处飘荡着酒肉的香味和欢声笑语。更引人瞩目的是,唢呐常吹,花轿常闪,村里的30条光棍,一个一个娶来了花枝招展的俊婆姨。而姚加元这时拿出一本化学书说:“从书上看,咱这沙子还可以烧耐火砖,制造玻璃,制造电用瓷瓶。”看来,姚加元又在给乡亲们谋划更美好的前程了。
(作者单位:陕西省作协)


第5版(文学作品)
专栏:

  海螺
刘会元
初始的力量留下奏不出壮举的悲哀
而遗言仍然在寄托
穿过懒散和麻木的沼泽
一曲动人的乐章奏起来
低沉而雄浑地
使一个沉沦的主题复生
力之素材沿着山脚沟壑潜伏
用群峰不屈的头颅显示难以抗拒的威力
死亡赋予你的
比生更为有力就像
黑亮的煤海只有燃烧才能显示价值
在你一声又一声的呼唤中
无数漠然的面孔焕发欣喜
臂膀上弹起青色的旋律
构思你一生中未能表达的辉煌
从四面八方的骚动中你
赋予灵感的笔触
铸成纪念碑
真实的壮举通过你的遗言
庄严地出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