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94年2月11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副刊)
专栏:大地星光

  瑞雪年关
苏云海
年节刚过,矿区还没有从节日的陶醉中苏醒过来。
旧历初二清晨,天空上压下了沉重的铅云。一会儿,便觉着有白絮自天而降,以为是爆竹的碎屑,片刻,知道了是雪,降到了高耸的天轮上,似熠熠生辉镀银的日轮。
哦,瑞雪——瑞雪兆丰年么?
十几个年头了,煤矿放了少有的一次年假。不是检修设备,这日子该是地下战场上又一次龙腾虎跃的夺煤战。
三区队200名矿工,绝大多数家居农村,离矿上三五十里,百八十里不等,家居深山老峪的也不为少数。十几天的假日,他们的心许是被年节的欢乐融化了。
眼看该上班了,可,老天偏偏下起了雪,且撒欢儿般地纷纷扬扬,一会儿,竟如鹅毛般抛洒起来。一天下来,全封锁了所有的山川道路,满世界只好让一个“雪”字占领。
区队长对着老天一遍遍地直骂娘!
能不骂娘吗?三区队可是全国出了名的“煤炭甲级队”。建队十几个年头,一直甲级队红旗不倒,还有两次被国务院命名为“特别能战斗队伍”的殊荣。
几年以前,三区队就担负起对60米冲积层煤炭试采的重大任务。开采冲积层煤炭,这在全世界采煤史上也是个崭新的课题。80年代末,三区队已经拿下了60米中的45米。正是90年代的第一个春天,他们就要向最后的五米冲刺了!
冲刺——一分钟也不允许延误的冲刺!可偏偏在这节骨眼上,老天那里出了毛病。
尽管矿上通过地区电视台,已经向四面八方的矿工下达了通知,告诉他们矿上的汽车已由推土机开道,停在若干山口公路旁等候接人。可是,不通公路的更难的路呢,哪个能从半米深的大雪中飞过来?
矿领导对如期开工已不抱多大希望。谁知,该上班的那天,三区队的矿工一个个果真像从天上飞回来的一样,准时到了井口,绝少有人迟到。后来一调查,100多名工人各自不同在雪中赶路的故事,把矿领导感动得眼泪一个劲儿在眼圈里转!
有个青工,家居山坡丘陵地,离矿上约有五六十里路。往常,连步行带骑车,两个多小时就能赶到矿上。那几天,他看着天上地下的大雪,心里像着了火。媳妇劝他:迟几天再走吧,又不是咱不想走。老天做下的,谁能拦挡!他对着媳妇的脸狠瞪了几眼。上班的前一天,吃完早饭,他推起了自行车,就闯入了雪里,一直到夜里12点钟才赶到矿上。中间摔了多少跟头,他自己说开始还记着,后来太多了,记着记着就忘了。说反正摔回来了,就是胜利!
这似乎是难以理解的。在三区队,你又很容易理解它——
就是在下大雪的前一个春节,区队支书的家属来了信,说是春节要带着孩子来矿上过。他自然高兴得没法儿。旧历二十八,他爱人在“鸳鸯楼”里把年货都备齐了,孩子的新袄也穿上了身。就在这时,一个矿工的家属又从农村来了。所有的房子都被探亲的占满了,连有的单身屋都挤了又挤,还是安排不下。支书急了一身汗,最后一咬牙:动员动员孩子他妈吧,回老家去过……
于是,便有了当年春节的特大超产,也当然会有第二年春节大雪中发生的故事……


第4版(副刊)
专栏:金台随感

  也谈“潇洒”
殷陆君
随着港台歌星数度大陆演唱会,国内某些歌星走穴成风,经一些小报的新闻爆炒,“月朗星稀”的天空仿佛一夜之间即成“繁星闪烁”。炒爱玩愁的歌曲流行,一些少男少女如痴如醉形成了所谓追星族。年初“何不潇洒走一回”更是风靡一时,于是歌星演潇洒,追星族学潇洒,大亨、“大腕”、大款玩潇洒,不少人被“潇洒”风卷得晕头转向,潇洒得不能再潇洒了。
稍归纳一下,流行的所谓“潇洒”不外乎高档化、星化、怪异化。高档化即请客必到星级酒店豪门宴,饭菜满汉全席加点金箔,乐须泡名妞金蛇狂舞。星化即什么皆惟星是瞻,举手投足,东施效颦,一哭一笑,惟妙惟肖;爱穿仿制星服,对星之罗曼蒂克,吃喝玩乐津津乐道。歌星廉价飞吻引无数美女竞折腰,甚而冲破重重突围,在大庭广众之下扑上星颈,只为一吻,下台后,美在其中,竟有数人讨教个中滋味。
比起怪异化,上述不过雕虫小技耳。且说先富“贵族”之潇洒,吃要吃别人之未尝,虎口伸到珍稀动物,虽罚款亦颇为自豪;玩,钞票作爆竹折飞机贺喜,可一掷千金赌斗于酒吧只为争口气,可不问价钱不皱眉头为藏娇购裘皮兽毛,不辨真伪不经卫生检疫牵走假作真时真亦假的洋狗;一夜之间挥霍半生积蓄,只因围城里赢要赢得痛快,输要输得潇洒;少数见人发财就心痒的有权者,为争取潇洒面前人人平等,竟不择手段,大肆侵吞国有财产,假公济私,以权谋利,等等。
再说星级潇洒,以装腔作势为星,以光怪陆离为追求,以表现原始冲动为极致。唱不像唱,说不像说,台风奔放过度,身体巴不得每个关节都滚动……
潇洒得变了味,变得越神经质越潇洒,越忘记自我越潇洒;越打幌子赚昧心钱搞些义演不义的越潇洒;越是玩世不恭蛮不讲理越俗痞越粗鄙越排斥文化越潇洒;越刮公家油偷漏税款越潇洒,玩得叫人心跳惊讶莫名、叫人不知潇洒为何物越“潇洒”!
何为潇洒?《辞海》注释:清高洒脱,不同凡俗之谓也。普通词典上更作了通俗易懂的解释:行动举止自然大方,不呆板,不拘束。
由此可见,潇洒确实为脱俗高雅、达观超然的人生境界,是一个很有风度和魅力的词汇。看来,今日之流行潇洒怕是与之挨不上边了。
纵情奢侈放荡享乐穷吃胀喝,把吃喝玩乐当作人生目的,把金钱当作衡量一切的标准,自以为得意,殊不知“如果一个人只会吃喝享乐,而缺乏创造,没有思想,和禽兽又何异?”(李大钊语)讲排场,摆阔气,腐化堕落,实是一种人耻,与改革时代风貌相差甚远,何来潇洒之有?
鄙弃民族文化优秀传统,跟着商业文化卷得晕头转向丧失自我,被有哗众取宠之意少求高求雅之心的歌星一阵邪风牵鼻而动,没有高尚风格让人回味,没有高尚作品留给后人欣赏的短暂效应,何来潇洒之有?
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花,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前途的灯火。文艺应符合时代精神。我们正在进行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伟大的创业实践需要与之相匹配的伟大文艺去讴歌,需要高标准高格调的富含文化传统底蕴的文化去感染,需要激人向上、催人奋进的文艺鼓舞人们努力创造,为伟大目标不懈奋斗!
不少学者对流行的“潇洒”文化深表忧虑,流行文化中许多缺少力度与深度,与传统隔离,并不利于青年一代的人格和正确价值观形成。流行文化毕竟只是快餐,量大却吃不饱且营养不全面,在当前拜金主义、享乐主义、虚无主义沉渣泛起,在社会改革极其需要奋发图强的形势下,迫切需要提倡有力度、思想深刻的高尚文化。如何对青少年因势利导,培养其美好高尚的道德情操,养成不断求索,学习领悟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显得非常必要。
在中国历史上,潇洒之士应有尽有。有凌云壮志,却遭流放汨罗江仍苦叹“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忧国忧民的屈原何等脱俗!斗酒出绝唱,诗文传千古的李太白何等高雅!临风而歌“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何等洒脱!胸中经纶百万兵,横枪立马杀得金军后撤千里的民族英雄岳飞何等风采!不为五斗米而折腰,宁肯戴月荷锄归的陶潜多么清高!用深厚国学功底铺就华彩乐章嬉笑怒骂皆成潇洒文字的鲁迅何等俊逸!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于马上急就章而成旷世佳篇的毛泽东何等潇洒!
说到潇洒,应该属于高雅脱俗,把个人美好追求和崇高使命、积极的社会效益紧密融合和谐共进的那种风范。
“中国自古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拚命硬干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这些人才是中国的脊梁。”在现阶段,需要更多这样的脊梁人物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努力奋斗,他们直面五彩人生,正视时代挑战,工作积极进取,获得有价值的人生,才是真正潇洒的内涵。


第4版(副刊)
专栏:

  幽幽环山路
成志伟
环山路,环府山而筑的马路之谓也。
府山,又名龙山,位于绍兴城西,山上有越王台、越王殿、文种墓、风雨亭等名胜古迹,现已辟为供群众休憩游乐的公园。
在绍兴工作期间,我住在府山脚下、环山路旁,天天踏着这条马路上班,日日顺着这条马路回家。环山路与我紧紧相连,结下了难舍的情谊。
这条路好静啊!嘈杂的市声远离此地,这儿只有几座宾馆、几个机关、几段住宅,虽无商业之便,却有闹中取静之利。夜晚,稀疏的路灯放射出幽暗的光亮,路上少见人影。我时常在此漫步,清凉的风吹来,可以尽情享受这宁静的抚慰。树叶儿沙沙作响,在静谧的夜空中弹奏出柔美的行板,倏地为环山路注入了青春活力。
这条路好绿啊!每逢夏季,府山上浓密厚重的绿荫掩遮了它的真容;山麓住宅的围墙上爬满攀援植物。沿墙而筑的花畦里,小树小草碧绿生青,还有那星星点点的红花、黄花、紫花缀在绿丛中,恰似一幅简朴而生动的花草图。两旁的梧桐树长得正旺,使劲把自己的枝叶向对面伸去,交错缠绕,给路人织就一匹绿色的遮阳布。置身其间,好似在绿色的篷布下呼吸着清爽阴凉的空气,暑热暂消,精神焕发。
这条路好美啊!每天,清洁工定时给它整容,保持姣好的面貌。凌晨,男女老少或步行或骑车,或空手或持剑,到府山上散步做操、舞剑练功,迎接朝阳的升起。上班时间快到了,清脆的自行车铃声送走了一批批奔向工作岗位的职工。看若平静的小路上,这时生气盎然,跳跃着生命的律动,踩踏着时代的脚步,传递着新潮的澎湃声,充溢着人间美好的情爱。一天的生活,从这里开始;灿烂的明天,由这里起步。
这静、这绿、这情、这美,给环山路编织了一个彩色的花环,给环山路增添了秀丽的雅姿。站在路中央,仰望高大的越王台和越王殿,仿佛看见勾践与他的臣民们正在卧薪尝胆发愤图强,仿佛看见鲁迅正在中学的课堂上给学生们讲授救国救民的道理,仿佛看见周恩来正在给他的亲友们书写爱国保家的题词。还有那陆游、徐渭、秋瑾、蔡元培等等绍兴名贤,也仿佛在向我们微笑地点头,盼望着越地的子孙们,把这片富饶美丽的土地建设得更加辉煌。
环山路使我留恋,环山路叫我难忘。我把脚印刻在这条小路上,我把真情洒在这条小路上,我把赤心留在这条小路上,却把美好的记忆带将终生。


第4版(副刊)
专栏:

  飞雪迎春
黄秉荣
迎接春又凯旋
宇宙演出精彩节目
雪花起舞联欢
在苍茫的天穹飘飞
带着对壮丽边疆的向往
和对锦绣明天的祝福
飞过群山飞过大漠
在春梦正甜的绿洲飘落
雪花送走最后一缕寒意
又悄然迎来春的讯息
银色覆盖着万绿千红
轻声唱着无词的歌
从拖拉机的辙印里
闻到野花的馨香了
从奔马的蹄印里
闻到苜蓿的馨香了


第4版(副刊)
专栏:品书札记

  含蓄而不晦涩
焦祖尧
武建中同志从一个初中时代便割草做农活挣工分、修路抬石头打土坯挣钱来补贴家用的孩子,成为一个中专生,以后又进大学中文系深造,然后到报社当编辑、记者,在这个过程中,他业余孜孜不倦地写作诗歌,竟也在中央和省级报纸、文学刊物上发表了200多首,这个《黄河赤子》诗集里的54首诗,就是从200多首诗中选出来的。
“诗言志。”这是古人说的。写东西总是有话要说,无病呻吟当然算不上真正的创作,虽然这类“作品”时下并不少见。武建中的诗里却有他的心声,有他的呐喊,有他的鲜明爱憎,也有云霞的旖旎和如水的柔性,有他对人民对祖国的一片赤诚和无限情怀,也有对普通人命运的关切。而表达人民的意志、愿望、情绪和要求便成为他诗中的主旋律。
武建中的诗,在艺术风格上有他自己的特色:首先,他的诗不仅富有激情,而且善于把握诗的透明度,即含蓄而不晦涩,明朗而不浅露。从布局谋篇乃至语言的锤炼都恪守“诗贵含蓄”的美学创作原则,而不流于某些诗人以晦涩朦胧而自诩的窠臼,这一点在《唱给祖国的恋歌》、《生命之歌》、《灵魂之镜》等政治抒情诗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其次,他善于在深邃的意境中融入哲理,做到意象、意境与理性闪光的统一。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武建中对诗歌民族形式的继承和创新,这在他诗集的第四辑《山河幽思》和第五辑《朝露玫瑰》中有着明显的探索。他将古典诗词与民歌的格调、节奏、句式,比较自然、熨贴地熔铸于现代语言形式之中,或歌唱、或赞颂、或揶揄、或嘲讽,都较得心应手,甚至游刃有余,这种在以传统的民族诗歌形式为基础上的新尝试新探索应当锲而不舍,持之以恒。
我很欣赏唐人杨巨源的《城东早春》:“诗家清景在新春,柳绿才黄半未匀,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希望武建中同志在现有的基础上,在创新出新方面下更多的功夫。这不仅指诗的形式,内容上更应如此,进一步则要求内容和形式浑然的完美的统一。作为一个有出息的诗人,不论是专业还是业余,总应该取法乎上,总应该给自己定一个标杆,才能在不断的突破中不断提高,这大概也是他的读者所希望的。


第4版(副刊)
专栏:

  在北方
陈林
黑龙江确实冷,尤其是我们搞电视新闻这一行,任你天大本事,镜头差一步就摄录不进来。好在这些“死”玩艺还听话,只要一直在室外作业,摄像机是工作的,只是小心你的手指别给冻掉了,条件是一见手指发白针扎样疼痛时就赶快停止工作,入怀里暖和一会再拍。但机器不能暖和,一暖和就返霜,镜头全是冰雾,半天返不过来,耽误拍摄。北方冬天摄像必须按室内外顺序先设计好,不能交叉进行,摄影也是如此。
然而,尽管零下三四十摄氏度,只要不刮风,游人却仍能坚持。街上行人也有不戴帽的,江边还有凿开一两米厚冰层冬泳的。其说法有二:一是地热散发少,二是人的适应性。此时来抚远旅游的俄罗斯女性,还有穿长袜短裙的呢!你又怎么解释?
人对没有经历过的事总爱借助想象。其实,北方并不像南方人想象的那么可畏。北方人个个都是防寒专家,室内密不透风,火炕温暖如春,那是高寒地区理想的睡具。北方的优势也不少,土地——可以藏一年地力,供夏季一熟庄稼。植物——可以冬眠半年养精蓄锐,供春夏半年疯长。农民也是半年劳作半年生息,这恐怕是南方农家祖祖辈辈都应该羡慕的。


第4版(副刊)
专栏:

  森林的沉思
任先青
乱砍乱伐之声
使森林后悔
交出了第一根斧柄
人类走出绿色胎盘
渐渐忘记乳名
背离之心与斧刃
哪个更冷
斧声呼啸天空倒下
大片大片的树墩
张着圆圆的哑嘴
再也唱不出和谐的歌声
毁树容易植树难
一部大书被撕毁封皮
裸露的文字
在寒风中瑟缩


第4版(副刊)
专栏:

  草原散曲(二首)
王忠范
抵达春天
剪羊毛剪出个丰收节
血色的啼叫缀沉了草原
浅嫩幽黄是最初的春歌
勒勒车抵达绿茵边缘
接春羔的地方
挣开接羔袋的时候
是雪浪花与梦歌唱的地方
小河如剪刀到处剪彩
绿蒙袍飘成一片草地了
蒙古包洁白着春的气息


第4版(副刊)
专栏:

  荒原寻路
席小平
我徘徊在苍茫的原野。
黄昏时分,一群野鹿很自信地悠然从我面前走过。北大荒的原野辽阔而邈远。也许是炎夏的缘故,正值花草繁茂,看上去颜色鲜艳并不使人觉得荒凉。我看到鹿的脚下是一条窄窄的、弯弯曲曲的小路,有时隐没在荒草里,很难辨出来。鲁迅说过,地上原本没有路的,只是走得人多了,便成了路。何况这里已经有鹿走过,跟着它们走,也许能找到出路。开始时我心里美滋滋的,金灿灿的霞光里,穹庐笼盖四野,万籁无音,我却仿佛听到有歌声。我又迈步朝前走。无意中仰望头上那片蓝天,蓝过千古如今仍然年轻的蓝天,令人惊叹的净化。眼前无边无际的绿浪,一漾一漾地漂浮着,金黄的、浅粉的、深红的、淡紫的花朵。可不像王维说的“面中草色绿堪染,如与桃花红欲燃”那么单调。有一种难以容纳的丰富感,恍若入了孩提之时的梦境,辅导员将红领巾结围在胸前,我就想着要走的是一条铺满鲜花的路。
忽然,我发现眼前那一群鹿走远不见了,我便有些慌张焦急,这路如何走下去?幸好总算寻觅到了那些鹿的脚印。在我用手分拨草丛,低头寻觅小路时,手指触及了一朵迎风而招摇的花,这时像是听到那一首歌:“有句话儿我要交待,路边的野花你莫要采,我等待着你回来……”就要摘取那朵红得发紫的花的手,犹如被芒刺扎了似的,一抖便紧缩了回来。这倒不是因为意识里总不忘有人惦记自己回去。而是想到那真诚的教诲:“路上鲜花艳冶之处,往往地下有陷阱,旁侧有暗中窥视的狼。”我斗胆试着又迎过去一步,荒原的路委实难走,一浪高过一浪的杂草,时时缠绕双脚。只顾低头拨草,就会迷失方向。然而草原那份坦荡,四野茫茫方向又在何处。
我终于走到一片洼地,三面临水,水之滨到处丢弃着白骨,有野羊的头骨,有野驴的头骨,也有人的骷髅。这是一个死地,是恶兽饱食以后饮水的所在。但是,这里没有鹿骨。鹿在我的印象里是最温驯的动物,但它们是如何越过这死地呢?我不想再在盛开着鲜花的黄昏草原里徘徊,我努力寻觅鹿的足迹,找到了它,我相信就可以走出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