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94年1月5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参政议政)
专栏:

  毛泽东和九三学社朋友们
焦聚川
在九三学社老一辈社员中,流传着一段感人的佳话。
那是1949年5月,北平解放后的一天。北平师范大学代理校长、数学家汤璪真意想不到地接到毛泽东打来的一个电话。毛泽东不仅在电话中同这位湖南同乡聊家常,而且还表示马上动身去看望老相识北师大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以及同乡劳君展、许德珩夫妇。
北平和平门内,早年梁启超创建尚志学会会所,现在是北师大教工宿舍了。汤璪真约了黎锦熙、黄国璋、傅仲嘉等,早在门口等候。一辆黑色轿车急驶过来,停稳后,毛主席健步跳下。一见年过花甲的黎锦熙,毛主席便迅步向前,连呼“黎老师,黎老师,您好哇!”黎锦熙满面笑容,连说:“不敢当,不敢当。”语言学家黎锦熙,是毛主席青年时期在长沙湖南省立第一师范上学时的历史老师。毛主席拉着黎锦熙老师的手,搀扶着,寒暄着,进到汤璪真的家里。地理学家黄国璋是毛主席同乡,他一直负责九三学社的组织工作。他谈到抗日战争后期,和许德珩、潘菽、黎锦熙等人在重庆、兰州等地知识界发起“民主科学座谈会”(九三学社的前身)以及抗战胜利后,在中国共产党的支持下,成立九三学社的情况。毛主席神情关注,频频点头。当黄国璋说到九三学社总部迁到北平以后,孟林(汤璪真)也参加进来了,毛主席说:“好,好,好哇!”时值新政协筹备期间和建国前夕,大家对新中国文化、科学、教育事业的发展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毛主席听了以后,欣然说道:“还是党外有党好哇!民主党派是中国共产党的朋友。‘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嘛!”
谈话间天色已晚,汤璪真让家人备饭,特别叮嘱弄些湖南腊肉来招待主席。毛主席风趣而又意味深长地说:“不麻烦你们了,今日之聚会,不只是乡情了,该轮到我掏腰包喽!”于是吩咐随从的工作人员去准备。工作人员就近从西单菜馆叫来两桌酒席。大家见酒菜太多,正不知何意,毛主席说:“你们都是九三学社社员,今天我要宴请九三学社的朋友们。在北师大还有哪些九三学社同仁,都请来。”教育学家董渭川、化学家鲁宝重等人来了,连与九三学社联系密切的朋友也请来一些。有幸见到毛主席,个个欣喜异常。
席间,毛主席脱去了外衣。白衬衫袖口和领子上打着补钉。大家喝酒,毛主席请求抽烟,名曰“以烟代酒”。有人说:“主席,你的乡音无大改呀!”毛主席笑道:“乡音虽无改,鬓毛却已衰矣!”有人提议为主席健康长寿干杯,毛主席连连摆手制止。他说:“在座的都是教员,我也是教员,只不过教的科目不同而已。现在,我和各位都是新中国的‘长工’,我们的主人是谁呢?不是地主老财或资本家,而是人民,四万万五千万中国人民,我们要全心全意为他们服务!”
毛主席一席话,深深打动了大家的心。


第5版(参政议政)
专栏:

  农工民主党江西省委的出色工作,得到新闻界的关注,由此引出——
省委书记写信支持民主监督
李汉秋龚林儿
不久前,中共江西省委书记毛致用给农工民主党江西省委主委沃祖全写了一封信,赞扬江西农工党各级组织在参政议政和为经济建设服务中取得的可喜成绩,欢迎民主党派在民主监督中进一步发挥作用。
毛致用为什么要写这封充满感情的信呢?原来,最近江西的一家报纸连续报道了农工民主党江西省委的工作情况,毛致用同志读后深受感动。
概括起来说,农工党江西省委做了以下三方面的工作。第一,自身建设过硬。农工新一届省委会负责人都在政府部门和医院担任重要领导工作,他们当选正、副主委后响亮地提出:“倾一腔热情,把兼职工作兼到实处。”果然,他们不顾劳累、不计报酬,深入实际,深入基层,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工作的新思路和新规划。
其次,在参政议政、民主监督方面发挥了参政党地方组织的作用,在参加中共省委、省政府召开的协商会、座谈会上,他们积极就一些大政方针和重大决策提出建议和意见;担任各级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农工党员,也就当地的一些重大问题努力献计献策。例如,《关于江西省农业高等教育的调查》、《关于江西农业市场经济转轨的三点建议》、《昌九工业走廊(乡镇)卫生院面临的困境与对策》、《关于解决江西省能源供应紧张问题》等调查报告和提案,有分析、有见地、有分量,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重视和采纳。
再者,在为经济建设服务中省委会作出了许多贡献。目前,全省农工组织已创办各种咨询服务机构28个,开展项目500多项;开设农工专家医疗门诊部、农工中草药门诊部等数以十计;开办业余院校、医学院校等14所……这类活动已成为凝聚组织的粘合剂,开拓了民主党派发挥智力优势的新路子。正因为如此,他们的工作才受到中共江西省委的重视和有力的支持。


第5版(参政议政)
专栏:政协论语

  提高国民素质不可忽视
姚美良
最近,接触各地的一些现实,阅读一些报章,我发现许多情况令人深思。
人们易于将复杂的经济发展看成单纯的经济因素的发展,因此,经济指标居于前列的一些地方,社会治安状况堪为人忧,社会发展出现失衡现象;一些低级庸俗的文艺作品、演唱会可以换取高额报酬,而淡泊敬业的专家教授的学术论著却无人问津,稿费极低;中国的文盲数量在世界上占第三位,国民素质的问题时时困扰我们。我完全赞同巴金先生的一次谈话。他说,“教育涉及到人的素质,不重视教育是个大问题。”“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对的,但如果没有知识,没有文化,经济能搞上去吗?”
在先父姚永芳的苦心安排下,我有幸从小就到大陆接受中华文化教育。我一直认为,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国家的强盛,有赖于民族素质的提高,有赖于民族精神的振奋,有赖于万众一心的凝聚力。凝聚力从何而来?来自共同的历史、共同的理想、共同的精神文化。一个民族,只有植根于自己的历史文化和优良传统,才能赢得现在和未来。因此,四五年来在海内外投资兴办实业的同时,我学习前辈的榜样,对近代史和爱国主义教育身体力行,拿出一定的资财倡办纪念中国近代史开端一百五十周年的八项系列活动,创建中山大学“近代中国研究中心”等,事情虽小,但受到海内外人士肯定和支持的程度出乎意料,使我深深体会到中国知识界和社会各界的高度爱国热情。我的能力有限,只是想通过自己的行动影响周围的人一同兴办弘扬民族文化、振奋民族精神的实事。
新的一年来临了,我建议党和政府在加快改革开放步伐的同时,要对公民加强进行近现代史和爱国主义教育,并且要使这种教育深入人心。
                (作者为全国政协委员)


第5版(参政议政)
专栏:

  在共产党政府里做“官”
——记无党派人士、北京朝阳区副区长何淑云
本报记者赖仁琼
农艺师出身的何淑云刚刚走上领导岗位时,曾听过这样的议论:“她不是党员,又是个女人,能干好吗?”
说实话,何淑云也没想到自己能以较多的选票当选为朝阳区副区长。面对选民的信任,她顾不上理会那些闲言碎语,抱定“在其位就要谋其政”的想法,大胆泼辣地工作。9年过去了,何淑云连任3届副区长,不仅与共产党员干部合作得很愉快,而且政绩突出,深得群众特别是农民的拥戴。她这个党外人士如何在共产党的政府里做“官”呢?
“领导就是服务。”何淑云说:“为下面服务就要多办实事,而且要卖命地办。”她分管全区农业和农村工作,从提高粮食产量、计划大白菜种植面积到解决农民卖粮难;从丰富首都人民菜篮子、新村规划到乡镇企业发展,何淑云样样都得管。
几年前出现农民卖粮难时,何淑云一面跑市政府想办法,一面琢磨如何在增强稳农意识的同时引导农民转变观念。朝阳区是开发区,土地面积以每年5000亩的速度减少。加之种粮赔钱,农民缺乏积极性,全区粮食生产面临许多困难。何淑云认为,我国人口众多,不能靠进口粮食养活,在议购价越来越低的情况下,她向区政府要了100万,连续两年补贴粮食生产。与此同时,她不遗余力地支持各乡搞农产品加工企业,帮助引进机器设备、给贴息贷款等,使全区粮食产量不断上升,不仅稳定了农业,而且还建起了以日产50吨速冻水饺、馄饨的食品厂为龙头的多家农产品加工企业,粮食、蔬菜就地加工,提高了附加值,方便了首都人民生活,农民的收入也大大增加。
何淑云为乡镇企业的发展更是倾注了大量心血。一次,誉华家具厂厂长得知刚结束的世界家具机械展览要就地出售展品,急忙找到何淑云。当时正值外汇冻结,能否搞到现汇,她也没把握。但何淑云知道,这些机械对这个在车马店基础上建起来的家具厂何等重要。于是,她对厂长说:“别急,任何事情都不是铁板一块,我带你去找找看。”一连几天,何淑云领着厂长跑市政府、外汇局、经贸委,最后,花15万美元买下了外商索价45万美元的几套设备。如今,这个厂生产的三优家具成了名牌,家具厂也成了明星企业。
何淑云知道,下面能办的事,人家一般不会来找领导,而一旦找上门来,都是难度较大或自己办不了的。因此,她为各乡办事都特卖力。前年,洼里乡与外商合资修建碧玉公园,有份文件急需市计委主任签字。何淑云来到市政府,工作人员说:“主任不在,你坐外边等着吧!”不一会儿,她被朝阳区来此办事的干部发现:“何区长,你怎么坐这儿?”里边的人一听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位普通的中年妇女会是区长,急忙请进办公室,并帮助找到主任。正要出去开会的主任分身无术,他对何淑云说:“明天再来吧!”何淑云一听急了:“乡里的人明天就要去香港,否则合同就要作废。”她灵机一动:“我坐你的车吧!”她向主任汇报完情况,硬“逼”着主任在车上签了字。
何淑云就这样一桩桩、一件件地为农民办实事。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朝阳区的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全区14个集体乡中有13个成为亿元乡。除粮食单产年年都上新台阶外,林业、畜牧业、建筑业等多次在全国和北京市获奖。何淑云为此感到欣慰但却并不满足。这位心中装着农民的女区长说:“农村工作大有所为,要做的事还很多很多。”
(附图片)
何淑云在基层调查研究。秋雨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