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94年11月8日人民日报 第10版

第10版(法制纵横)
专栏:

  一个屡遭磨难的北疆弱女,在异乡陷入了情与法的漩涡。她失去了丈夫,怎能忍心失去儿子?而婆婆已失去儿子,怎能忍心失去孙子?所幸的是,她遇上了一位正直、善良的老公安。于是,这桩罕见的“亲情案”由法来梳理,(诞生了一个凄婉动人并还在延续中的故事……
悲欢离合总关情
——一位北疆女与一位苏北老公安的传奇
陈平
今年国庆刚过,一封千里飞鸿落在江苏泗洪县公安局原信访股股长周振彬的案头。
大伯:您好!
3年前的秋天,正是我落难的日子,是您给了我亲人般的厚爱。在这遥远的东北,但愿我这封家书能化作鸿雁,伴着秋风,送去红霞最真挚的问候!
…………
往事如烟,时光倒流。
1991年9月12日上午9时许。江苏泗洪县公安局信访股内。
老股长周振彬刚送走几位来访群众,门外又进来一位老人和一位少妇。那老人满面胡须,年约50多岁,少妇白净娟秀,25岁上下。男的叫崔继光,女的叫崔红霞,他们是父女关系。
少妇开口了。然而,她的话却大大出乎老周意料:“大伯,我的孩子被婆母夺走了,我们是来向公安机关求援的。”老周感到纳闷:“你的孩子怎么会被孩子奶奶夺走?”蓦然,少妇跪在他的面前:“大伯,我的命好苦,公安机关要为我作主呀!”老周赶紧扶起少妇:“别这样。闺女,慢慢说。”
崔红霞是吉林伊通县井台镇人,26岁。那是1989年春布谷鸟叫的时候,她在《青春岁月》杂志上看到一则“征婚启事”,发现了自己心目中的爱人,按照地址,她发出了试探的信号。
小伙子回信了。他叫邹宜治,是江苏泗洪县魏营乡邹庄村农村青年。和她的经历相似,都做过上大学的梦,也曾有过初恋的波折。
母亲发现女儿的秘密后,说啥也不答应这门亲事。然而,母亲的劝阻并没能使红霞熄灭爱的火花,反而使她走上南下之路。
稻花飘香时节,她携同爱侣返回东北,请求父母宽恕。1989年国庆节,这对有情人返回江苏,正式结为连理。第二年8月初,爱子诞生了,他俩给儿子起名为璞微。
天有不测风云。孩子满月后,邹宜治便染疾在身,高烧不退,住院3个月后,诊断结果——白血病,并且已经到了晚期。1991年8月19日,邹宜治怀着对妻儿寡母未尽责任的深深遗憾,在故乡一所医院辞世。
邹宜治去世后第3周,红霞同婆母商量:“这段时间,我想把璞微带到东北抚养,那里的教育条件好些,宜治生前也有这个要求。”“不中,要走你一个人走好了。”婆婆断然拒绝。这是红霞嫁到邹家后,同婆母发生的第一次不愉快的争执。
按照当地风俗,死者去世满3周后,要搞一个悼念活动。这天早上,婆母举止有点反常,不时来看孙子;红霞并没介意。忽然,外面传来小姑子尖利的呼叫:“不好了,妈妈上吊了!”红霞赶紧放下孩子,冲到出事地点,此时,婆母已被众人从树上解开绳索。
红霞随大家把婆母抬到屋里。突然,她发现床上空荡荡的。“璞微呢?我的璞微呢?”她冲出屋外,呼喊着、询问着。可左邻右舍,村前村后,到处不见孩子的踪影。“谁抱走了我的孩子?我给你跪下。”她几乎要发疯了。一位大嫂把红霞拉到一旁,悄悄地说:“你不要着急,我看见璞微是被他大姑的小孩抱走的。”
心地善良的红霞怎么也没想到,悲剧原来是婆母亲手导演的,自杀不过是一场苦肉计。红霞跪在婆婆面前,苦苦哀求:“妈妈,璞微是邹家的根,也是我的心头肉。他还是一个没断奶的孩子呀,您把璞微还给我吧!”忽然,红霞从怀中掏出一张纸。这是邹宜治的遗书:“……璞微是我和崔红霞的孩子。我不在后,璞微由崔红霞带回东北抚养,任何人不得干涉,包括我母亲和妹妹在内!”
可是,儿子的遗嘱并不能使母亲遵循。老人争辩道:“俺不识字,就是宜治写的也不管用——他是我的儿子!反正孙子俺要留着,不能断了邹家的‘香火’,你要走就自己走吧。”
红霞拿着丈夫遗书,找村支书、乡妇联主任和魏营乡法庭。大家对红霞的遭遇都很同情,但调解无效。
父亲从东北风尘仆仆地赶来了。在魏营乡街头,老人终于见到了衣衫褴褛、面容憔悴的女儿。在一位好心人的指点下,父女俩找到了泗洪县公安局。
听完红霞的陈述,周振彬的心情很不平静。这位老公安,处理过的疑难案件数不胜数。可是,遇到这样的情况,还是头一回。
老周收起纸笔,对来访者说:“你们申诉的情况属于民事纠纷。按照规定,此事应由法院调解或判决。不过,我会尽力帮助你们。”当天下午,崔红霞和周振彬一同走进了法院大门。
当老周得知这父女俩打算住到车站去时说:“那儿不安全。你们到我家住,虽然条件不好,但房子还有。”父女俩一再推辞。然而,盛情难却,父女俩终于同意了。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呀!老伴因冠心病病卧床上,女儿双目失明,终身残疾,里里外外全指望周振彬一人。老周为父女俩腾好一间房子,并端来热乎乎的饭菜。
第二天,红霞开始早出晚归,又踏上了艰辛的寻子路。法院、乡村干部先后几次前去调解,均没有进展。
中秋节到了。在县城那个临时的“家”,周振彬为红霞父女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可父女俩却没有一点食欲。“我给你们出个主意:县里有个分管政法的县委副书记,叫李谊忠,听说他为老百姓办了不少好事,去找找他试试看。”老周说。可是,红霞的心中仍忐忑不安:我,一个举目无亲的异乡人,县委领导能接待我吗?
事实打消了红霞的疑虑。李副书记不但听完了她的哭诉,当即打电话找法院院长,还把自己和爱人的棉衣、毛衣、衬衣共13件送给崔氏父女。县政法委还专门为此案召开了一次协调会议,确定处理方案。
1991年10月24日上午9时。庄严肃穆的江苏泗洪县人民法庭。这是该县受理的首例监护人纠纷案。场内座无虚席,场外人头攒动。会场静得出奇。被告没有到场,但并不影响此案的审理、判决。
原告是来自东北的崔红霞。她开始陈述。法庭根据实地调查,核对死者笔迹,收取证言证词,对照法律条文,最后判决璞微由崔红霞抚养。50元诉讼费也破例免去。
法定的15天上诉期过去了,被告没有上诉,却带着孙子藏匿起来。前去执行判决的法官,两次吃了闭门羹。法院以璞微的大姑为突破口,在当地派出所的配合下,采取了司法拘审措施,才找到孩子的下落。
1991年11月23日下午5时许。泗洪县公安局行政看守所院内。这是一个感人肺腑的团聚和离别场面。分别3个多月的母子终于相见了。红霞不停地呼唤孩子的名字。妈妈哭了,孩子哭了,专程赶来的奶奶也哭了。就连轻易不动感情的法官,眼睛也湿润了。
而今,邹、崔两家的监护人纠纷案虽已结案,但是,回想起这个颇有传奇色彩的故事,依然能够震撼人们的心灵。(《警方》供稿)(附图片)
苏北“老公安”周振彬。
屡遭磨难的崔红霞母子。


第10版(法制纵横)
专栏:

  国旗下的忏悔
刘冬梅张宝丰高洪景
每逢周一早晨8点,一面鲜红的五星红旗就会在天津市公安局大港分局看守所院内冉冉升起。此时不仅公安干警和负责警戒任务的武警战士行起了军礼,还有几百名看守所内犯有各种罪错的在押人员也行起了注目礼。
每周举行一次升国旗仪式,这是大港分局对在押人员开展的一次别开生面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今年8月份,当看守所要进行升国旗和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消息传出后,刚被释放不久的吕某、李某主动捐资捐物,为看守所修建了10多米高的旗杆。他们说:“是管教干警的耐心帮助教育,才使我们这些昔日的浪子改过自新。为此,我们要协助看守所挽救更多的失足浪子,使他们也和我们一样重新做人。”
9月初,当国旗第一次在看守所内升起时,望着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听着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不少在押人员流下了激动的热泪。这次升国旗仪式结束后,很多人写出了书面感想和悔过书,还有22人主动坦白检举犯罪线索。被逮捕前曾是某厂工程师的袁俊其在感想中这样写道:“我经历过很多升旗仪式,而这一次是永生难忘的,面对既熟悉又陌生的国旗,我更加悔恨自己犯下的罪错。”
大港分局针对升国旗仪式在在押人员中的强烈反响,又于前不久举行了“国旗下的忏悔”演讲会。一面大横幅标语道出了在押人员的心声:心系祖国告别昨天,剔骨剜疮重新做人。因伤害罪而被逮捕的王占领在演讲中说:“‘远南’健儿用他们的残疾之躯,为国旗增添了光彩。而我们这些体魄健全的人,却犯下了可耻的罪行。如果不痛改前非,怎能面对这神圣的国旗呢!”


第10版(法制纵横)
专栏:政法短波

  蚌埠铁路公安处行动组荣立集体一等功
本报讯近日,公安部发布命令,为上海铁路公安局蚌埠铁路公安处打击车匪路霸“1130”行动组荣记集体一等功。“1130”行动组参战干警奋战10个月,共打掉盗窃、抢劫犯罪团伙8个,捕获案犯46个,破获刑事案件248起,缴获赃款赃物折合人民币24万余元。(赵竹青王文灿)


第10版(法制纵横)
专栏:政法短波

  莱西民兵为社会治安作贡献
本报讯山东省莱西市人武部积极组织动员广大民兵参加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发挥民兵在社会治安中的卫士作用,为全市社会稳定做出了积极贡献。目前,全市农村共成立民兵治安值勤分队860多个,两年来,协助公安部门侦破大小案件275起,抓获各类犯罪分子312人。(张爱勤杨林)


第10版(法制纵横)
专栏:政法短波

  北京铁路公安处坚持严打不放松
本报讯以整顿站车秩序为中心,打击票贩子为重点,北京铁路公安处时刻紧绷“严打”这根“弦”。从今年1月至9月,该处清理倒票人员9779人,收缴车票1.7万余张,价值人民币375542元,有效地保障了客货运输任务的顺利完成。(马松龄)


第10版(法制纵横)
专栏:政法短波

  沂南“庄户巡警”显威力
本报讯今年年初,地处沂蒙山区腹地的山东省沂南县,为弥补警力不足,经公安局精心挑选,严格训练,在县城及28个乡镇组建了29支治安巡逻队。县乡村三级治安巡逻队日夜活跃在大街小巷、村落田间,形成了城乡一体、纵横交错、上下贯通的防范网络,有效地增强了社会面的控制。1—7月,全县刑事案件发案率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1%。(刘乃任石珂)


第10版(法制纵横)
专栏:

  10月上旬,首都各大新闻媒介纷纷报道了一起涉及数名新闻出版界工作人员的非法盗版、印制、贩卖违禁书刊案。这些违禁书刊是怎样被发现的?案情的来龙去脉又如何?请看——
书蛀虫落网记
李砚春
今年9月5日上午9时,北京市西城公安分局阜外派出所的管片民警李志强走进了月坛北街居委会。治保主任徐大妈叫住了他。“小李呀,有人告诉我,17楼的地下室里有人存了好多书。”“走,咱们看看去!”
主任找来钥匙,跟小李进了地下室。空房内成捆的图书摞成小山。李志强撕开包装的牛皮纸,《肉蒲团》赫然出现在眼前……书很快被送到有关部门,经鉴定,此书属违禁之列。
夜幕低垂,喧哗的城市伴着丝丝凉意入睡了。17楼的入口处停着一辆吉普车,车内蹲守的干警睁大了警惕的双眼。手表的指针刚过10点,一个黑影走进楼门,溜进地下室。吉普车车门大开,几个身着便装的干警冲出汽车……不多时,一个男子被塞进车箱。这个叫张永全的男子,正是存书人!
根据张永全的交待,干警们兵分三路,一路对张的住所进行搜查,另两路分别扑向张的同伙田奇、余岩的住处。很快,三路人马胜利凯旋:他们起获了400册淫书,田奇、余岩也都被抓获。经分头审讯,案犯初步供认:此书是山西太原一个读者服务部的经理连印泽委托印制的;而他们则通过孙杰印的书。
时间刻不容缓!王颖、张春林、李永海3位干警接受了前往山西太原的办案任务,火速登程。
9月8日上午,3名干警来到“读者服务部”。听说是找连经理,业务员从里边走了出来。“连经理出去进书了,一会儿就回来。”3人佯装走远,然后又迂回到马路对面,在一个小饭铺靠窗户的桌旁等候。
大约过了40分钟,一辆双排座货车停在书店门口。一个40岁左右的瘦小男子走进了“读者服务部”,业务员迎了上去。三名干警站起身,迅速冲过马路。
连印泽面对从天而降的干警,脸上顿失血色。在其住处,干警们查缴了10余本内容淫秽、反动的书籍。
另据存书人张永全交待,在他家起获的400册淫书,是《山西青年》编辑部胡树嵬的,缉捕小组又奔赴《山西青年》编辑部。不料,胡已于前天晚上离开太原来京,到商务出版社联系业务。当在京的干警火速赶到商务出版社时,出版社的同志说,今天没有太原来人联系业务。
线索断了。干警决定:一方面提审田奇让他引出孙杰;另一方面,传唤张永全的妻子,寻找新线索。
对张妻的询问大有收获:她提供了胡树嵬到京后的经常落脚处——人民出版社招待所。
正躺在床上的胡树嵬被抓获。
与此同时,9月15日下午5时,侦察员向局里报告:孙杰现已逃往吉林省磐石县明城镇联合村。
北京警方立即向千里之外的吉林磐石警方求助。不到一小时,盘石的电话打了回来:所托之事已完成,孙杰已抓到!
9月18日,孙杰被押解回京,他交待了制作激光照排软片的蔡某和程某。派出所连夜出击,于9月19日凌晨3时,将蔡、程二人抓获。
历时14天的侦破工作胜利结束了。参与此案的14名违法人员无一漏网,收缴违禁刊物4000余册。一起非法盗版、印制、贩卖违禁书刊案的案情终于水落石出。
今年5月,山西太原读者服务部经理连印泽带着违禁书样,来京找到交往甚密的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干部田奇,经密谋策划,敲定了制作此书5000册。
田奇利用工作之便,盗出了盖有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国情部专用章的介绍信和发排单,连、田二人共同出资投入制作。田奇又通过新华书店总店书刊发行部的业务员刘自力与孙杰相识。孙杰通过关系人蔡某找到了某印刷厂彩印车间的程某,制作出激光照排软片。
5月下旬,孙杰通过梁某在河北怀来装潢印刷厂印成书页,然后于6月初,将书页运到三河付辛庄江环装订厂装订成册。8月底,张永全将其中1250册书拉到月坛北街17号楼的地下室,然后批发给关系人。
10月4日,在大量物证和人证面前,企图抵赖、拒不交待的田奇终于承认了窝藏软片的地点,民警们迅速起获了软片,彻底根除了隐患。
此案的侦破,为北京市深入开展“扫黄”、“扫非”打响了头一炮。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第10版(法制纵横)
专栏:

  见义勇为的马世新
毛焕章孙益荣
马世新,今年45岁,现任山东省德州地区经委主任。多年来,他总是在人民群众需要他的时候,挺身而出。
前不久的一天晚上,他和德州市委、地区建行的几位负责同志路过德州一中。碰巧几个歹徒正肆意闹事,他们打骂行人、砸坏车辆、阻碍交通。群众敢怒不敢言。
马世新见状带头冲了上去!在群众的支持下,几个歹徒很快就被制服了,而马世新却受了伤。
一天夜晚,马世新外出办事,在德州市天衢路人民银行附近,突然有4名少女惊恐地跑过来求救。歹徒有的拿刀、有的拿着砖头,尾随其后。
马世新决心“豁出命也要救这几个姑娘!”他拦住歹徒,让4位姑娘逃……歹徒挥舞着凶器冲上来,马世新一边与歹徒搏斗,一边对过路行人大喊:“快来抓歹徒!”人们闻声迅速赶来。歹徒见势不妙,慌忙逃窜了。
马世新见义勇为的事迹传开后,有人不解地问他:“见义勇为是要冒风险的,你难道就没有后顾之忧吗?”马世新坦然地回答:“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只是做了我应做的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