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92年7月1日人民日报 第8版

第8版(副刊)
专栏:

党旗上一颗耀眼的星
——越剧《弥留》观后
葛士良
在仲夏的北京舞台,一出戏曲现代戏引人注目。这就是无锡越剧团向首都人民献演的《弥留》。该剧自去年10月正式公演以来,已连演150多场。所到之处观众十分踊跃。
这出戏取材于新时期优秀共产党员、焦裕禄式的好干部、无锡国棉一厂厂长顾鼎元的先进事迹,完全用真人真事创演,成功地塑造了一位在新中国成长起来的高级知识分子、贡献突出的企业家的动人形象。事迹本身并不存在任何戏剧性、也编织不出曲折奇离的情节,更没有什么尖锐激烈的矛盾冲突。按照传统的戏曲观念,很难编成戏曲。剧作者萧孟诠却能独具匠心,把戏编得绘声绘色,感人至深;演员们也台风不俗,把戏演得有血有肉、有情有义。
从内容出发,编导者在艺术上进行了全新的探索。他们大胆地采用无场次散点式结构,撷取顾鼎元在领导搞活大企业过程中正确解决资金、原料困难和处理人事、管理问题中的几个闪光点,串成珠链,巧妙地运用插叙追述的艺术手法,灯光音响等现代技巧和影视剪接、蒙太奇等先进技法,以事抒情,以情取胜,把顾鼎元这位优秀党员的事业心、责任心、夫妻情、姐弟情、同志情演得入木三分,楚楚动人。《弥留》可谓戏曲艺术中一篇精采的特写,或称戏曲艺术中一篇成功的报告文学,是一种崭新的戏曲艺术形式,对戏曲艺术的创新会产生积极影响。
最可称道的是作为女子剧团演现代戏,饰男角色,却能一扫脂粉气,个个情绪饱满,深入角色,演来称职得体。特别是主演顾鼎元的孙艳文,虽为女儿体,一身男子气,唱腔细腻动听,声情并茂,表演大方流畅,形神逼肖。就连无锡国棉一厂的工人们看戏后都称赞:“真像我们顾厂长再现。”
《弥留》的感人处很多,尤其是顾鼎元大学毕业时与三姐依依惜别和顾鼎元弥留时与三姐无悔诀别的两段戏,孙艳文与饰演三姐的孙国香配合默契、演唱充沛、情真意切,扣人心弦,使观众不知不觉与演员一起入戏。“勤勤恳恳为人民清清白白来做人”的座右铭闪动在观众眼帘。看完戏,多有感慨或感悟。足见此戏的艺术感染力。女子剧团不必视演现代戏为畏途,照样可以为弘扬时代精神一显身手。
《弥留》也确还有待进一步加工提高的地方。既然是艺术的再现,即使是演真人真事,也可酌情渲染和发挥。该剧在真实与事实之间划上等号而显得过于拘谨。艺术只有比生活更美、更丰富,观众才更乐于接受。(附图片)
顾鼎元正在倾吐衷肠。  顾祚维摄


第8版(副刊)
专栏:建设之歌散文特写征文

“我按入党宣誓干”
叶公觉
“按入党宣誓干!”
——一位地质工程师手记。
在桂黔交界的大山之中,传来阵阵龙吟虎啸……
龙,是那条披着绛红鳞甲,蜿蜒于丛山之中的赤龙——红水河,它在峡谷中发出阵阵惊心动魄的长吟;
虎,是一群中国穿山虎,他们在大山底下800米深处,开掘3条直径10.8米、总长30公里的隧洞,用以制服桀骜不驯的赤龙。
中国穿山虎的豪壮举动,使世人瞩目!
中国穿山虎的英雄气概,使世界震惊!
为什么要在这莽莽丛山之中、深深山地之下劈石穿山?
中国有黄、红两条姐妹河,是开发水电的重点,而红水河的水量是黄河的三倍,是中国的黄金河段,投资与开发黄河相当,而发电量比黄河多1/3。国务院批准了红水河水电开发计划,这里要建10个梯级电站,总装机容量达1100多万千瓦,年发电600多亿度,在全国数一数二,还有防洪、航运、灌溉、养殖等效益。
从坝索到桠叉是红水河上游南盘江上有名的雷公滩,水流湍急,声震若雷,两地落差达180米。若在下游筑坝,坝高至少200米,那样的堤坝容易坍垮。所以,决定从大山底下开掘三条隧洞,让水流从隧洞中直灌高压井,冲击水轮机,带动发电机……
于是,中外闻名的中国穿山虎、有“金奖之师”光荣称号的武警水电一总队来到了南盘江边,开始向大山掘进。
溶洞、岩爆、暗河、断层……复杂的地质情况使外国专家都束手无策,惊叹这里是“世界地质博物馆”!
可是,中国穿山虎们排除险阻,奋勇向前!
有时,掘进时发现一个大溶洞,里边有许多充填物,把从美国引进的世界先进掘进机堵住了;有时,突然从顶棚冲下来上千方黄泥,把工字钢的拱架都拧弯了;有时,遇到溶洞群,地面突然陷下去,地底下涌出数千方泥石流,开掘隧道三四年中,一共遇到溶洞550多处!还有岩爆,由于打洞,使地层环境发生变化,岩石会突然爆裂,出现塌落。
英雄献身岂止在战场!这里的危险不亚于战火纷飞的前沿阵地!但是,既要穿山,猛虎岂能畏惧!
每当出现险情的时候,英勇的穿山虎群中就会跃出勇敢无畏的领头虎。总队长、支队长、工程师们就是领头虎。有一次,发现一个大溶洞,上边有大堆烂石头,必须炸掉,但烂石随时有垮下来的危险,总队长亲临第一线指挥爆破,装好炸药后,他最后一个手拿多余的雷管退出现场。还有一次,洞底出现一个大溶洞,在掘进机底盘下出现二尺宽的一条裂缝,到底下面是怎样一个洞?有没有危险?在上面无法弄清。这时,一位地质高级工程师挺身而出,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从刀盘底下往洞里钻,顺着洞里黄泥往下滑,摸清了情况,然后爬上来,指挥开钻。
这些穿山虎何以如此不避险难!那位地质高级工程师说得好:“我有死的思想准备,所以我先下,宁可死我一个。我是按入党宣誓干。我们这代人,受党教育多年,我为水电地质奔波一辈子,回头一想,有一种精神上的安慰。在困难面前,我没有退缩过,也就感到无憾了。”一位被十吨大石从洞顶砸下而光荣献身的广西籍年轻战士唐喜成生前说过:“黄金是宝贵的,但比黄金更宝贵的是青春,我愿把青春的热能化作电能奉献给人民。”
当中国穿山虎们向着大山深处胜利挺进的时候,日本打洞专家、日本政府咨询团团长吉田说:“你们把这个隧洞打通了,可以到世界上任何地方受咨询了!如果把这个工程过程写成一本书,一定能轰动世界!”
就是这些中国穿山虎,年年岁岁,在空气恶浊、危机四伏的山洞里拚搏,他们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去挖山开洞,驯服江河巨龙,播种光明和热能。他们把青春和生命的光芒,融入那高高的电网。当强大的电流流入华南城乡的时候,英勇的中国穿山虎们,又将长啸一声,跃入新的崇山峻岭中去,为人民创造光和热!
壮哉!中国穿山虎!你们穿过自然的大山,迎来光和热!你们穿过历史的大山,留下中华民族奋进的足迹!
(作者单位:江苏省常熟市文联)


第8版(副刊)
专栏:

赠画友平山郁夫①
关山月
知交有日谊缠绵,岛屋长留翰墨缘。②
富士敦煌难尽梦,欣闻两地得君牵。
注:①从报上得悉画友平山郁夫被光荣地选为第四任日中友好协会会长、欣慰之余,以诗相赠,并祝中日邦交20周年。
②1982年为纪念中日建交10周年,由平山郁夫主持我的个人画展在东京、大阪高岛屋举行。
1990年5月乘重访日本之便,平山郁夫约我到高岛屋会面并参观其“楼兰纪行”画展,从展品中看到作者又到我国西北沙漠地区溯源探胜,并深入楼兰遗址写生,这种不畏艰苦的治艺精神,使我深受感动,即以诗记之:溯源求索仰敦煌,出塞追源丝路鞍,重见奇缘高岛屋,楼兰秘境画中观。
1992年6月于广州


第8版(副刊)
专栏:大地漫笔

形式主义六谈
李健
形式主义并不是什么新的东西,已经是一个老毛病了。早在一九四二年延安整风时期,针对当时在宣传工作中出现的浮而不实、无的放矢的形式主义的文风,毛泽东就在《反对党八股》一文中,历数了党八股的八大罪状,阐明了其表现和危害,指出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传播出去就会妨害革命,祸国殃民。
目前的形式主义作风,在以下几个方面比较突出:
一是只讲空话,不办实事。一些领导干部在大会小会上发言、作报告,总是振振有词,但是一当真正干起实事来,却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二是哗众取宠,不管实际成效。不少人好大喜功,非弄出些声势、规模不可,不从实际出发,不经过严密科学推论。
三是文件、资料堆如山。在许多单位,尤其是行政、事业单位,各种文件源源不断地涌来,然而去认真阅读的人有多少!
四是开会不按时,会中开小会。不按时出席会议,锣齐鼓不齐,少则延长一二十分钟,多则要等半小时到一小时;开会期间上面在讲,下面窃窃私语,看小说看报的,打毛线的,静坐发呆的或梦见周公的,真是五花八门。
五是对上级指示,只讲照抄照转,不讲联系实际。在工作中经常发现“关于转发什么什么的通知”或“关于转发什么什么的文件”等。上面发的文件下面转,上级单位发了某项通知,下级单位也跟着发。这样抄来转去,说透了,还不就是搞公文旅行,做文字游戏。
六是对群众意见,敷衍搪塞,不认真解决。群众遇到了困难,希望帮助解决,却总以“研究研究”来应付,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要去真正解决问题。
总之,形式主义的工作作风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着,影响极坏,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就会使党群关系和干群关系受到严重的破坏;就会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给国家、集体和群众的利益造成严重的损失。


第8版(副刊)
专栏:

小镇书记
张波 张为
广东东莞有个桥头镇,书记病了,百姓的心都揪紧了。
桥头镇小,56平方公里,2.7万人口。10年前被称为“东莞的西伯利亚”,闭塞,贫穷,落后,珠江三角洲的商品经济大潮几乎冲刷不到。这位书记1983年上任,至1991年,小镇的工农业总产值增长了9.6倍,翻了三番,比国家提出的目标多了两番,提前10年步入小康。一跃而入珠江三角洲重点卫星镇的行列。连台湾出版的《大陆投资指南》上,小小的桥头镇都赫然有名。走在镇上,但见马路宽阔笔直,工业区、商业区、住宅区,现代化建筑群落鳞次栉比,一隅之内,不亚于广州。当年的泥腿子乡亲们西装革履,新潮时装,出洋房,入轿车,与外商洽谈于豪华宾馆,与亲友相聚于私家泳池。即便是开一个镇级“全运会”,其场地设施足以举办国际比赛,其来宾有中央及省、市领导人,其开幕式同样有大型团体操,有飞行表演和跳伞表演。表演之后,乡亲们分批乘坐飞机,俯瞰养育自己而又神话般地新潮起来的土地,兜了一个星期的圈子才算过足了瘾。
这一切都是书记在重病缠身之中,运筹帷幄而又身先士卒,领着乡亲们用心血和生命奉献出来的。
人们熟悉他忙碌的身影:看地形,阅图纸,泡工地,跑贷款,求援助,觅人才,仿佛夸父追日。人们熟悉一个令人心酸的场面:他正在会议发言,正在与人交谈,正在伏案批阅,他的妻子走进来,他并不停止,只是接过开水服了药,挽起袖子听凭肌肉注射。
他必须每天四次注射,三次服药,否则生命的火焰将要微弱,将要熄灭。
他的妻子因此把幼女寄养到亲戚家中,停薪留职,跟随在他身边,学着当上一名护士,差旅费自付。
小镇的群众富了,知识分子富了,干部也先后富了,只有他仍是老样子。几年前他请来的人民教师也住进了自己盖的小楼,他却和妻子仍然住在一个单间里,陈设简陋,连卫生间都没有。
春蚕吐丝,子规啼血。他让人们想起了焦裕禄,不同的是,焦裕禄带着满腔的遗愿离去,而他欣逢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每一努力都崛起着令人喜悦的成就;不同的是,焦裕禄留下的多是精神财富,而他则可以大书特书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成为一个用现代化武装头脑的共产党员。
他,在农村的田埂上跑大,参军,参战,立功,当军校教员,转业回到小镇,被选为书记时25岁,现患有较重的依赖型糖尿病。他叫莫浩棠。
(作者单位:广州军区创作室)


第8版(副刊)
专栏:艺文短波

艺文短波
△为提倡具有鲜明民族风格和艺术感染力的管弦乐曲,中央电视台、辽宁电视台、沈阳音乐学院联合主办全国性的“黑龙杯”管弦乐作曲大赛。大赛将由北京、上海、辽宁等地的著名作曲家、音乐理论家组成具有权威性的评委会,分初赛、复赛、决赛三轮进行。 (晓东)
△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音乐文化,由台湾普音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主办,北京中央民族乐团协办,近期发起了“首届新原人音乐创作甄选”有奖活动。近年来,台湾普音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央民族乐团等合作录制了一批民族管弦乐合奏,如《观世音》、《如来世家》、《妙法莲华》等磁带和唱片。这次征集的作品形式为独奏曲、重奏曲、室内乐曲、合奏曲及协奏曲。 (晓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