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9年9月4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国内新闻)
专栏:

好儿女年年治黄 “母亲河”岁岁安澜
黄河在新中国实现巨变
黄水两岸建起粮棉、能源和工业基地
据新华社郑州9月4日电 (记者杨玉生、张玉林、武成德)沿黄人民付出巨大劳动、国家建设投资达百亿元的黄河,今年又安然度过伏秋大汛。至此,这条万里巨川伴随着人民共和国前进的步伐,40年岁岁安澜。劳动人民世代盼望的“黄河宁,天下平”在社会主义新中国开始变为现实。
在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上,黄河被称为“母亲河”。在它的哺育下,炎黄子孙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民族文化,造就了沃野千里的华北大平原。然而桀骜不驯的黄河也曾给两岸人民带来过深重的灾难。
共和国刚刚成立,国家就把治理黄河作为安邦定国的重要措施。1952年10月,毛泽东主席首次离京就亲临黄河视察,并发出“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号召。周恩来总理多次亲自主持治黄会议,从治河方略、决策实施到重大水利工程的布局,他都倾注了大量心血。1955年7月,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全体会议通过了《关于根治黄河水害和开发黄河水利的综合规划的决议》。国家在财力十分紧张的情况下,先后投资上百亿元,为治理黄河提供了财力和物力基础。
中央对黄河的关心,极大地鼓舞了沿河群众治理开发黄河的热情。地处黄河下游的山东、河南两省沿黄群众,40年来兴利除害,消灭堤身隐患33万处,新建改建石坝护岸5000多道,三次加高加厚千里长堤,搬动土石7亿多立方,这相当于建筑13座万里长城,开挖两条苏伊士运河。
在黄河泥沙主要来源区的黄土高原,沿河群众数十年坚持不懈,植树种草,打坝淤地,修建梯田,进行小流域治理,大规模开展水土保持工作,成效卓著,水土流失最严重的粗沙区,有效治理面积已达10万平方公里,近15年来,平均每年减少入河泥沙1.8亿吨。
黄河水利委员会的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说,从1911年到1946年的35年间,黄河下游发生一万秒立方以上洪水8次,有7次决口泛滥,千村万落漂冲一空。而建国40年来,发生同样大的洪水12次,却没有一次决口成灾。1958年,黄河下游发生建国以来最大洪水。花园口出现每秒22300立方米特大洪峰,滔滔浊浪,排山倒海,但两岸大坝却安然无恙,沿河人民安居乐业,创造了治黄史上的奇迹。
40年来,黄河流域发生了历史性转变,我国最重要的粮棉、能源和工业基地先后在黄河流域建成,而正是黄河,为这些基地提供了丰富的水源。据统计,黄河两岸已建成5万亩以上的灌区200多处,灌溉面积由解放前的1200万亩发展到7000万亩。黄河下游新建引黄涵闸76座,虹吸工程55处,扬水站68座,引黄灌溉和补源面积达3000万亩,成为我国最大的自流灌区。
黄河流域水电事业的发展更是令人惊叹,目前已成为我国的重要能源基地。丰富的黄河水源还为建设中游的煤炭基地和下游的石油基地创造了条件。


第2版(国内新闻)
专栏:

“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纯属谎言
——首都几位大学生和教师谈现场见闻
新华社记者 张宝瑞 江钱峰
北京平息反革命暴乱已整整3个月,6月4日凌晨天安门广场清场过程也已真相大白。但是,叛逃到国外的“高自联”头头吾尔开希等人,依然四处游说什么“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天安门广场死亡3000人”……他们的谎言引起当时目击天安门广场清场过程的师生们的愤慨。一些师生近日向新华社记者介绍了当时清场的情况。
清华大学原非法组织“筹委会”成员、工程物理系学生赵明对记者说,6月3日晚10时,他来到天安门广场纪念碑东侧找到了清华大学的队伍,当时听到“高自联”的大喇叭在广播,说北京许多地方出现了军队,鼓动人们去各处围堵军车。一会儿,大喇叭又广播,要学生围绕人民英雄纪念碑坐下。清华大学的队伍在纪念碑南侧二层台基上,东侧还有一面清华大学无线电系的旗帜。这时,在纪念碑周围约有两千人,广场上的人已稀稀拉拉,气氛紧张。有的学生说:“想尝尝催泪瓦斯和警棍的滋味。”有的准备“决一死战。”以后有一辆装甲车从南面沿东侧开进广场,一些人围了上去。这时,我看见有的士兵从人群那边跑来,他们被打得头破血流。我听旁边的人说,有一些零散的部队战士赤手空拳从南面进了广场,遭到一些人的殴打。晚11时左右,一些从军事博物馆来的学生说:“那边开枪了!”面临这种情况,清华大学“筹委会”的几个人临时开了一个会,提出撤退的问题,但遭到个别人反对,理由是:“我们不能当整个学生队伍的逃兵。”最后,我们提出让一个人同各校商议撤退的事情,但商议的结果分歧很大,未能形成决定。这时,我看见一个人端着一挺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轻机枪朝“高自联”指挥部走去。在这之前能听到西边传来的枪声。戒严部队进入天安门广场后,列队排在金水桥一带,与学生队伍形成对峙状态。
“高自联”的喇叭里传出侯德健等人的声音,他们说经过与部队谈判,同意在广场的东南角为学生和群众留出一条撤退的通道。纪念碑周围的学生和群众听了一片混乱,各种意见都有,进行表决,喊“撤离”的声音比喊“坚持”的声音大。在这中间传来几声枪响,“高自联”的喇叭被打哑了,但没有看到学生和群众死伤。
学生和群众队伍这时徐徐朝东南方向撤去,北面戒严部队的坦克也慢慢向南开来。解放军与走在撤退队伍最后面的纠察队员之间总保持有二三十米的距离。我与一些纠察队员负责检查纪念碑以南帐篷内有无同学,检查结果没有一人。撤到最后仍有少数群众和学生不愿离开广场,于是,手拉手的纠察队员苦口婆心地劝他们离开。这时广场东南角还有200多人,其中大部分是进行劝说的纠察队员,而在数十名不愿撤离的人中,群众多于学生。相持了一段时间,一些戒严部队从毛主席纪念堂方向过来,他们高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不愿撤离的人一瞧这阵势都慌了,四处散逃。我从前门朝西走,一路上看到不少被烧毁的军车和其他车辆。我离开前门时已是凌晨6时15分了。
北京服装学院8552班学生谢娟香也是6月4日凌晨从天安门广场撤退的同学。她说,6月3日晚,我和一位在清华大学读书的老同学一同出去看电影。到了东四,听人说西单那边出事了。按捺不住的好奇心,驱使我俩徒步沿长安街去西单。到西单,只见那里人山人海,呆了一会儿我们就想返校。走到天安门广场,我疲惫不堪,便在历史博物馆北面的草坪上坐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背后的人群忽然骚动起来,有人跑得慌里慌张,我站起来想看个究竟,但是除了人群外,什么也没看见。周围的人说,有人在追打解放军。接着,火光出现了。别人告诉我,那是点燃了装甲车。我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想回学校,周围的人七嘴八舌,说有些地方已经打起来了,路上不安全,我害怕起来。
百般无奈之际,我忽然想到该到广场中心去,那里学生多,不会孤零害怕。我在纪念碑二层东北角的人堆里找个地方坐了下来,因为累极了便打起盹儿来,全不顾高音喇叭的广播。
待不相识的同学把我推醒,士兵已包围了纪念碑。同学们也准备撤离,东面、南面的同学先走,西面、北面的同学跟在后头。我离开纪念碑的时间是6月4日凌晨5时零5分,回到学校已是9点半了。一觉睡了20多个小时,直到第二天上午八点多才起床。回想起返校途中看到那么多车辆被烧被砸的惨状,开始明白北京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我很难过,这绝非幼稚的我所能预见到的。起床后,便听到了“血洗天安门”的传谣,不禁一怔。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们事情的经过,告诉他们我没看见一个死人,可是在谣言四起的校园中,我的话作用实在太小了。
中国人民大学软科学研究所的教师孔祥智也目击了天安门广场清场的过程。他说,我有必要谈一下天安门广场清场的情况,以驳斥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关于“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的谣言。
6月3日下午,人民大学“自治会”的广播一直鼓动人们去各路口围堵军车。我深怕学生们会采取什么过激行动,大约在晚10时左右,骑车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在天安门广场,戒严部队指挥部和“高自联”的喇叭都在广播。在“高自联”的广播中,有人鼓吹“以暴力对付暴力”,“维护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我听了十分气愤,这不是把学生往火坑里推吗?于是,我想挤进去找那个演说的人,但纠察队员把我拦住了,我拿出工作证也不行。过了一会儿,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人大的帐篷,没有发现认识的学生,但几个人看到我戴着人大红校徽,便主动上来和我交谈。我对他们讲,今晚政府要采取措施,希望他们把大家劝回去。但他们认为可能性不大,有一个学生说:“5月19日、20日夜里的情况比今晚严峻得多。”我告诉他们,如果政府真的清场,希望他们千万不要“自卫”,要迅速返校。他们答应了。大约12点零10分,戒严部队就从西长安街开过来了。
这时我正在人民大会堂西门的台阶上休息。部队过来时,我看到有一伙人朝部队扔石块。几个战士走过来,他们便没命地往南跑。这几个战士对着天空开了枪,后来又有几个战士走过来,但没往人群开枪,否则我站在大会堂西门的路边上,还能打不着我吗?过了一会儿,我放弃了到车站取自行车的念头,想到广场把人大的学生劝走。
当我走到人民大会堂南门东侧路口时,看见一队解放军战士由南向北行进,一辆坦克也在徐徐开进,广场已处于部队的控制之下,我不敢进去了。这时学生已聚集在纪念碑周围。
过了一会儿,我向人大会堂东门走去。那里有几百名解放军战士坐着休息,一些群众在和他们交谈,看来谈得很融洽。我看见一个人正在给一个小战士包扎伤口,便走过去帮忙,并与他们攀谈。我问那个战士:“你是怎么受的伤?”他说:“是群众扔石块打的。”他还告诉我,他的许多战友都受了伤。我看到四周的许多战士头上、手上、胳膊上确实包扎了白纱布。我对这位战士说,我相信大多数学生、市民是不会这么干的。他也同意我的说法。过了一会儿,又走过来一个军官与我们交谈。那个军官说,部队决不会向群众开枪,不会向大学生开枪。
大约凌晨3时半,部队开始集合,和我谈话的那个军官说:我们马上就去清场了,我宣布,任何人都不许向学生、群众开枪,目前,这是最高纪律!
我和站在前排的十几名战士一一握手,祝他们顺利。正准备离开时,那位军官走了过来,紧紧握着我的手说:“请你转告学校的老师们,我们是决不会向大学生开枪的,请你们放心!”我听了不知说什么好,只是说:“谢谢!谢谢!”
约4时10分,广场上所有的灯都熄灭了,许多战士从大会堂东门走出来,出来后,有的在门前坐着休息,有的往北走,我便坐在南侧的松树下观看,心情既兴奋又紧张。紧张的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多持枪的解放军战士,而且不知道怎样清场;兴奋的是,50天的闹剧即将结束了,人们的神经可以放松了。
不久,学生就在纪念碑周围点燃了几堆火,火光冲天。这时从喇叭里听见,自称侯德健的几个人一遍又一遍地呼吁学生们撤离,并表示愿意和戒严部队谈判。约4时半,戒严部队指挥部广播说:“同学们请注意,我们同意你们的呼吁,允许你们和平撤离。”广播了一遍又一遍。
约4时50分,纪念碑周围的学生开始撤离了。我看了看四周,几乎没人了,便向学生方向走去,刚来到广场东南角,恰好人大的学生撤出来,我便和他们一起回来了。当时是5时零5分。
这就是我当时所看到的全部情况,整个过程中没有看到死亡一个人。现在逃到国外的极少数人别有用心地谎称:“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说什么他们是“从死尸堆里爬出来”的,这纯属无稽之谈。他们妄图欺骗世界上一切善良的人们,诋毁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共和国,这是徒劳的,因为事实胜于雄辩。
(新华社北京9月4日电)


第2版(国内新闻)
专栏:

团中央国家税务局发出通知
对个体工商户开展税法教育
本报北京9月4日讯 记者王锦鹄报道:为贯彻国务院《关于大力加强城乡个体工商户和私营企业税收征管工作的决定》,共青团中央、国家税务局决定,在全国个体工商户中开展税法宣传普及教育活动。
据了解,目前全国2300万个体劳动者中,青年占70%以上。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刘延东今天在此间说,向广大个体劳动者,特别是他们中的青年人宣传税法,进行税务知识普及教育,是共青团组织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她要求各级团组织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做好这件意义深远的工作,作为团组织配合政府部门做的一件实事来抓。国家税务局局长金鑫希望通过这一活动,团结教育和启发个体纳税户中的青年人热爱祖国,奋发向上,遵纪守法,照章纳税,自觉地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作出贡献。


第2版(国内新闻)
专栏:

《瞭望》载文揭露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
“小气候”主要有八种表现
新华社北京9月4日电 即将出版的《瞭望》周刊发表署名张国祚的文章《如何认识“小气候”》,指出“小气候”的八种表现。
文章说,一场惊心动魄的风波平息了,人们不禁要问:一个蒸蒸日上、大有希望的中国,为什么会风云突变,发生动乱?邓小平同志明确地回答了这个问题:这是国际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何谓小气候?就是指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泛滥,其主要表现是:
(1)露骨地宣扬极端个人主义。他们鼓吹“个人至上”,“自私是人的本性和基因”,认为“提倡大公无私会束缚人的本性”,“树立雷锋是历史上最大的错误”,公开宣扬
“建设自私自利的大厦,具有天然的合理性”。
(2)露骨地宣扬拜金主义,鼓吹“一切向钱看”。在这种思潮影响下,许多人为了金钱,为了个人或小团体的利益,而不顾法律、不讲公德、不要原则,丧失国格,辱没人格。
(3)借讲抽象的“民主”、
“自由”、“人权”鼓吹资产阶级的自由、民主观,否定社会主义自由、民主观。他们否定
“五四”以来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民主革命的进程和民主建设的成果,公开宣扬“社会主义的中国同样是一个没有民主的国家”。主张中国政体效法西方资产阶级的“三权分立”,建立所谓议会制民主;他们歪曲
“百家争鸣”的方针,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兜售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他们鼓吹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人权,无视和践踏社会主义社会中他人的人权,肆意破坏社会主义的民主法制,奉行无政府主义,对外则仰仗洋人鼻息,对我国施加压力。
(4)借口反对封建专制主义而反对人民民主专政。他们故意混淆社会主义与封建主义的根本区别、人民民主专政与封建专制主义的根本区别,宣称人民民主专政是“以言治罪”的“反人权”的“暴政”,与此同时又极力鼓吹资产阶级虚伪的、超阶级的“人道主义”,公开要求释放所有“政治犯”。
(5)反对共产党的领导,鼓吹政治多元化,要求实行西方资产阶级的多党制,建立反对党。他们叫嚣要“取消共产党专制”,鼓噪“报纸不应成为党的喉舌”、“工人要脱离共产党的领导”。
(6)反对坚持马克思主义,公开鼓吹马克思主义“过时论”。他们宣扬“马克思主义三个部分均已过时,而且错误”,断言“马克思主义在今日之中国没有用处”,“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方法是从正确的原则出发,得出错误的结果”,声称“一定要彻底批判毛泽东思想”。
(7)反对社会主义制度,美化资本主义制度。他们宣扬“社会主义的尝试及其失败,是20世纪人类的两大遗产之一”,“破坏靠‘老马’,建设靠‘走资’”。鼓吹“中国的出路是,资本主义化”,要为私有制正名,“早日敲响公有制的丧钟”。
(8)宣扬民族虚无主义,鼓吹卖国主义,主张全盘西化。极少数卖力鼓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美化帝国主义的野蛮侵略,甚至希望中国至少再当“300年殖民地”。他们极力贬低和诅咒中国传统文化,公然反对提爱国主义口号,认为“中国是微不足道的”,甚至认为
“中国人种不行”,“中国不是要解放,而是要解散”。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以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为主要内容和特征的“小气候”,是与我们的立国之本——四项基本原则根本对立的。


第2版(国内新闻)
专栏:

审判工作落实政策 审判质量有所提高
法院告诉申诉案件明显下降
新华社北京9月4日电 (记者周立宪)全国地方各级法院改进和加强告诉、申诉工作,今年上半年,告诉、申诉案件和非诉来信来访比去年同期下降31%。
据最高人民法院告诉申诉审判庭有关负责人介绍,出现上述好局面,主要是审判工作方面落实政策的工作已经全部完成,刑事申诉大大减少,一、二审案件的审判质量有所提高。
据了解,全国已有23个高级法院、222个中级法院和1045个基层法院先后成立了告诉申诉审判庭,分别占同级法院数的76%,68.3%,36.9%。多数法院还实行了院长接待日,亲自阅批重要来信,促进和推动了对告诉申诉案件的及时解决。
各级法院在大量的申诉来信来访中,发现有错判可能的作为重点案件进行查处。
据统计,今年全国各级法院通过审判监督程序,进行再审的案件53179件,已审结50373件,其中维持原判的30590件,占结案数的60.7%,改判11707件,占23.3%。
针对长期存在的群众告状难的问题,各级法院采取有关措施加以解决,也取得了明显成效。


第2版(国内新闻)
专栏:

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
新华社北京9月4日电 国务院1989年8月31日任命贺敬之为文化部副部长,代理部长职务,免去阮崇武的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职务;8月4日任命王守强为水利部副部长,免去刘鸿儒的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职务。


第2版(国内新闻)
专栏: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
(第19号)
新华社北京9月4日电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
第十九号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九次会议1989年9月4日的决定,免去王蒙的文化部部长职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杨尚昆
1989年9月4日


第2版(国内新闻)
专栏:

全国人大常委会免职名单
新华社北京9月4日电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免职名单
1989年9月4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九次会议通过
免去张敏、岳齐德、盖凤歧的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员职务。


第2版(国内新闻)
专栏: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接受贺敬之辞去人大常委会委员的请求的决定
新华社北京9月4日电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接受贺敬之辞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职务和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职务的请求的决定
(1989年9月4日通过)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关于“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不得担任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和检察机关的职务;如果担任上述职务,必须向常务委员会辞去常务委员会的职务”的规定,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决定:接受贺敬之辞去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职务的请求,报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下次会议确认;并接受他辞去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委员职务的请求。


第2版(国内新闻)
专栏:

出色完成抢运煤炭任务
国家计委致函表扬铁道交通两部职工
本报北京9月4日讯 记者鲁牧报道:国家计委日前致函铁道部、交通部,表扬干部职工出色地完成抢运煤炭任务,为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协调发展作出突出贡献。
为确保今年电力增长速度达到5.6%—6%,安排好过冬煤炭运输,国家计委在7月末召开了秦皇岛港煤炭运输办公会议,要求八九两月铁路到达秦皇岛港的煤车日均2550车。在北京铁路局等有关单位共同努力下,8月份共调入煤炭416.8万吨,比上月多调入75.2万吨,最高日调入量达3105车。秦皇岛港充分挖掘潜力,8月份共装运煤炭471万吨,比上月多装145万吨,创月度装运历史最好成绩。
占煤炭运输任务90%以上的上海、广州海运局积极调整运力,组织外贸航线船舶投入抢运煤炭,并强化煤船调度,减少运力损失,结果创造了月运煤量历史最高水平。中国远洋总公司在散装货船运力相当紧张情况下,为支援沿海抢运煤炭,接到调度命令立即行动,半个月就运出煤炭18.2万吨,超额完成了任务。
国家计委给铁道、交通两部的表扬信说,在这次抢运煤炭中,铁道、交通战线涌现出许多公而忘私、艰苦奋斗、克服困难、坚决完成任务的好人好事,希望戒骄戒躁,再接再厉,狠抓薄弱环节,挖掘潜力,为进一步保证国家计划的完成做出新的贡献。


第2版(国内新闻)
专栏:

庆祝建国40周年系列活动之一
89北京时装节开幕
本报北京9月4日讯 记者王谨、程蕙芬报道:彩球飘飘,和平鸽腾飞,89北京时装节今天上午在北京农业展览馆拉开帷幕。
田纪云为开幕式剪了彩,习仲勋、杨得志、阎颖、吴文英、刘毅、张健民、吴仪等负责同志出席了开幕式。
由北京市贸促会承办的首次北京时装节,是庆祝建国40周年的系列活动之一,共有全国13个省、市及法国、香港的150多家工商企业参加,内容包括时装展览、贸易洽谈、服装设计评比、时装表演、服饰技术讲座、时装文艺晚会。


第2版(国内新闻)
专栏:

秦基伟会见孟加拉国客人
据新华社北京9月4日电 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秦基伟今天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孟加拉国空军参谋长蒙塔兹·艾哈迈德少将一行。
秦基伟说,中孟两国人民有着传统的友谊。中孟建交后,两国、两军的友好合作关系得到了顺利发展。他说,中孟同属第三世界,它们的友谊是真诚的。
中国今年6月平息反革命暴乱,得到了孟加拉国政府和人民的同情和支持。
蒙塔兹说,孟中两国有着最好的友好合作关系。两国同属第三世界,都热爱和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