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9年8月19日人民日报 第8版

第8版(每周文摘)
专栏:

风波之后的反思
——谈青年思想政治工作的“六多六少”
风波之后,痛定思痛,对近年来青年思想政治工作进行认真反思,启示和教训是深刻的,可归纳为“六多六少”:
一、当和平与发展逐渐成为当今世界的主题时,对国内和平的生产和生活看得多,对国际资本主义对我“和平演变”之心不死的卑劣用心分析揭露得少。
二、当西方资本主义思潮和形形色色的“理论”一涌而进之时,对此不加鉴别和批判地介绍得多,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正面宣传教育少。
三、当西方国家近年来依赖各种特定条件而使经济呈现某些发展之时,对它们的所谓“长处”说得多,而对社会主义无可比拟的优越性宣传教育得少。
四、当面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急需加强党的领导之时,思想政治工作队伍被削弱的多,真正采取切实措施予以加强的少。
五、当改革和建设出现某些暂时困难之时,对工作中的某些失误和问题说得多,对少数别有用心的人以此离间党和人民关系的险恶用心揭露得少。
六、当急需激励全国人民艰苦奋斗共建四化之时,对金钱、享乐、索取说得多,对理想、奉献、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宣传教育得少。 
(8月8日《中国青年报》刘鹏文)


第8版(每周文摘)
专栏:

我国中药出口管理混乱
肥水流入外人田 目前,具有中药出口权的不仅有中药、外贸部门,还有农垦、商业、轻纺、化工、部队等十几个系统以及工商联、中信公司、康华公司等单位。它们本与中药业务毫无关系,现在来跨行业插手经营中药出口,既不负责国内外中药市场的统筹安排,又不了解国内中药资源情况。对一些国内外紧缺品种,它们抬价抢购,低价外销,造成国人“自相残杀”的局面。最终是出口数量增加,创汇反而减少。
近几年,这种混乱局面给我国中药外汇收入带来很大损失。为争购药材,国内曾出现了“甘草大战”、“田七大战”、
“吴萸大战”,致使中药资源遭到严重破坏。如甘草,国内用量很大,有“十方九草”之称。国家规定每年出口3700吨,实际出口却在1万吨以上,使我国的甘草资源减少了70%。
多头出口一盘散沙 吉林省盛产人参,其人参出口产品占国际市场交易总量的70%,但价格仅及南朝鲜的30%。这是因为我们的人参出口是各自经营,“一盘散沙”。而南朝鲜却是统一管理。出口的人参一律以“高丽参”名称对外。我们则有吉林红参、长白山红参、新开河参、辽河参、皇封参等多种名目,尽管质量上乘,但加工、包装难与南朝鲜匹敌。
其实,在国际上吃亏的又何止人参一种呢?中成药由于国内竞相出口,名牌产品多家生产,名目繁多,有的甚至鱼目混珠,名誉大大受损。
(8月6日《健康报》邢思邵、马继红文)


第8版(每周文摘)
专栏:

生活保健文章的危机
杨如鹏在一九八九年第十五期《求是》杂志上撰文说,我爱读介绍生活保健知识的文章。但有时也感觉,某些文章似乎陷入了危机,难以正确引导人们科学合理地进行生活保健。
其一,轻易提倡或否定某种见解,使人无所适从。有文章说,铝制品对人体有害,应提倡使用铁锅、铁壶等铁制品。后来,又有文章说,铝不易被人体吸收,人体需要的微量元素铁也不能从铁制品中得到。至于边吃饭边看书报、菠菜与豆腐同烧、喝隔夜茶、“饭后百步走”等等是好还是不好,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其二,单纯强调某种食物、药物或用品含有多少人体需要的成份,而忽视不同地区、不同健康状况的人的实际需求量和吸收量。对情况的复杂性缺乏科学的分析和综合,服用或使用的效果就很难保证,甚至难免事与愿违。
其三,脱离国情家情,盲目引进外国生活保健方式。据说西方人是不午睡的,台湾一位讲师还发表了“午睡对心脏不利”的高论。但对于一天工作八小时、体质和营养水平尚不高的中国人来说,只要有条件,中午打个盹儿对工作、对身体都有裨益。
其四,弄虚作假,糊弄读者。甩手疗法、喝红茶菌等健身“妙法”着实热闹过一阵子,如今早已烟消云散。但至今“人体增高”、“青春长驻”之类的广告和广告色彩甚浓的新闻、专访、文章仍在各种出版物中堂而皇之地占据一席之地。


第8版(每周文摘)
专栏:

中国城市“大丈夫”如今“家庭主夫”多
“家庭主夫”,是指具有较强的家庭责任感,能主动和妻子共同管理家庭事务,承担家务劳动、教育孩子等工作的男性。
全国妇联1988年对全国57个行业的女职工抽样调查,在“您丈夫干家务活儿的情况怎样?”一问中,305人回答“丈夫承担大部分家务”,占回答者的7.5%;回答“丈夫基本上和自己一起做家务”的占39%;回答“夫妻平等分担”的占23%,三项相加共占69.5%。在“谁指导孩子学习”一问中,回答“丈夫管”的有662人,占3768个回答者的17.6%;回答“夫妻谁有空谁管”的占50%。在另一项调查中,问及“家庭经济管理由谁做主”575名女性中,认为“自己做主”的占31.3%,“丈夫做主”的占6.4%,“夫妻共同协商”的占43.1%。96名男性中,认为自己做主的占18.8%,妻子做主的占16.7 %,夫妻共同协商的占45.8%,三项相加,“做主”男女分别为80.8%和81.3%,数据十分接近。以上调查表明,男性在家庭中承担了义务和责任,已经成为我国城市家庭中的普遍现象。
(1989年第7、8期合刊《中国妇女》陈新欣文)


第8版(每周文摘)
专栏:

税收立法亟待加强
河北保定市税务所的一些市场专管员反映,征零散税难,征市场零散税更难。
有的纳税户分不清税与费,纳税意识淡薄,态度十分强硬。今年4月中旬至5月中旬,仅清苑县就发生3起殴打税务干部案件。4月19日,全昆税务所专管员阎海宽到该乡清凉城集市征税,清凉城村民翟黑球、李小迎二人借询问税收政策为名寻衅闹事。当阎海宽反驳时,头部被打成脑震荡。在联盟路税务所,先后有10名市场专管员遭纳税人殴打。市场人员复杂,大多数文化水平较低,甚至还有刑满释放分子,有的威胁税务人员:“再让我交税就捅了他!”对这样的纳税户,专管员感到无可奈何。
税收软化是当前税收工作中的一个严重问题,税收部门执法手段太少、太弱,一旦发生暴力抗税事件,要寻求公安派出所的帮助。但现有税法中一些条例规定得不太具体,执法部门感到很为难。
因此,他们呼吁:强化税收征管手段,加强税收立法,把依法治税落到实处。让法真正成为他们的保护神。
(8月6日《经济日报》史巧灵文)


第8版(每周文摘)
专栏:

发展中国家食物消费模式改变
发展中国家食物消费模式正在改变,并由此导致了一些农副产品消耗量和进口量的大幅度增长。
统计表明,1980年—1988年,发展中国家对茶叶需求量平均增长4.6%,食糖4%,制作面包用小麦5.4%,而在70年代上述三种食物的平均增长分别为3.8%、2.2%和3.2%。
这种趋势的出现,主要是由于饮食结构发生变化,引起消费模式的改变。过去不喜吃甜食的国家,正在改变口味,糖果、软饮料和西方口味食品的消费增加,是促成这种变化的主因。因此引起了进出口的变化,巴基斯坦、印度等传统茶出口国家因本国消费增长,使可供出口的数额大幅度减少。
近10年来,发展中国家咖啡消费率上升0.8%。一些过去以大米和木薯或其它谷物为主的国家,近年都变成以面包为主食。在亚洲,面包代替了大米。在非洲,进口小麦占领了玉米市场。
(7月16日《科技日报》蓟辰文 汪慧摘)


第8版(每周文摘)
专栏:

红旗轿车兴衰记
第一辆红旗轿车诞生于1958年,车前标志不是一面红旗,而是一条龙。这辆车由毛泽东主席乘坐,其后规定,红旗轿车只供正部(省)级和大军区司令员政委以上的首长乘坐。
红旗轿车不仅仅是车,在老百姓看来,她更是一种身份,是最高的政治规格。
红旗轿车的装饰也体现着政治。最初,车体两侧各饰有一面红旗,后改为五面,又改为三面。这一面和五面红旗各寓有什么政治含意,今人已说不大清了,但对三面红旗,大家众口一辞:它代表着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
1980年前后,长春第一汽车厂轿车分厂的红旗轿车生产渐缓下来。当时供大于求,库存200辆。1958年到1980年这22年中,共生产红旗轿车1800辆。当时,一辆红旗轿车售价四万元,成本却有八九万元,生产一辆赔一辆。只好轿车分厂“吃”总厂,红旗轿车“吃”解放卡车。
红旗轿车停产见诸1983年国务院的一份通知,提到了红旗轿车油耗高。同年中央北戴河会议,正式决定停产红旗轿车。
当时,红旗轿车除油耗高外,人们还反映其车速低、起动慢,驻外使馆使用时不适于高速公路。红旗轿车车速盘上标明最高时速是200公里,但人们说最多跑170公里。有的司机说,红旗轿车停产是因为许多首长家处深巷,而红旗轿车身宽体重,行走不便。
红旗轿车停产后,一汽轿车分厂曾改产19座的高级旅游车,到1987年停产共制造了千余辆。当年生产红旗轿车的厂房,如今已铺起了一条西德大众汽车公司的奥迪轿车组装线,计划1992年出车,年组装30000辆。
失宠多年,红旗轿车怎么样了?眼下,许多红旗轿车已下归较低级的机关单位,有的甚至跌入个体户的怀抱。湖北一个体户辗转买了台红旗轿车,过市闯街倒是畅通无阻,但到了工商交通部门办牌可难坏了官员们:私人也能拥有红旗轿车吗?
一汽轿车分厂的工人可没忘了红旗轿车,相信红旗轿车还会重振雄风。去年8月他们又盖了3672平方米的新厂房。果然,今年3、4月间,接到上级命令,恢复红旗轿车生产。
说干就干。一汽已决定,10月1日前一定拿出10辆新红旗轿车。
有传闻,红旗轿车已有很大改进。还有传闻,红旗轿车里面的机件都是进口的,只是搭了一个红旗的壳。而中国汽车工业联合会一位副经理说,红旗轿车基本没有新的改进,先恢复生产再说。一汽驻京办事处的一位工程师则坚决否认红旗轿车有外国机件:“红旗就是红旗,怎么会用外国件?红旗是慢了点,但就我国现有的公路条件,能跑120公里就行了。”
(8月8日《工商时报》王安文)


第8版(每周文摘)
专栏:

地球自转速度不一
很久以前,多数科学家认为,地球以均衡的速度自转,一年四季不变。但随着科技的发展,仪器日益先进,对地球的自转速度可以进行精密的测量。测量结果表明,地球的自转速度因季节不同而有所变化,在八月和九月自转速度最快,在三月和四月自转速度最慢。
后来,科学家进一步测量得知,地球各年之间的自转速度也有差异。近三百年的纪录表明,地球自转速度最快的是一八七○年,最慢的是,一九○三年。是什么原因引起地球自转速度发生变化的呢?对此,天文学家至今还在争论。多数人的观点认为,是地球上海水的涨潮和退潮影响所致。然而近年来的研究表明,海水的涨潮与退潮固然有影响,但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地球两极冰块融化所造成的海水水位的上升。目前,这个观点已被大多数科学家所接受。
(七月二十六日《世界科技译报》徐有张摘)


第8版(每周文摘)
专栏:

大兴安岭森林资源告急
1987年特大森林火灾重创后的大兴安岭,当前又面临森林资源危机。
大兴安岭地委副书记张毅忧心忡忡地对比了1964年与1988年两次森林资源调查结果:
有林地从632万公顷减为538万公顷,减少15%;森林覆盖率由70%降至64.7%;活立木总蓄积由7.2亿立方米减至5.8亿立方米,减少18.4%;大面积密林演化成稀疏林;用材林中的过熟林蓄积由4.5亿立方米减至2.7亿立方米;全区8个林业局已有3个局可采蓄积将枯竭;65个林场已有22个转产或将大幅度减产。15年后整个林区将无木可采!
更可怕的是,森林资源的破坏,将造成生态环境的恶化!
大兴安岭是松辽平原的天然屏障,具有调节气候、涵养水源、防风固沙、净化环境、保护生物资源等多种功能。仅从涵养水源看,大兴安岭如果失去蓄水能力,将导致嫩江水量急剧减少,直接影响大庆油田及一大批工业基地用水,危及黑、吉两省农田及城乡居民的生活。
目前,该地区绝大多数山顶、山坡的土层瘠薄,土层下岩屑和砾石已经裸露,培育新树不易成活。因此,解决大兴安岭森林资源危机已刻不容缓。
大兴安岭林区开发建设20多年,森林资源如此迅速衰减,原因是:长期以来,国家在林区实行以木材生产为中心的经济政策,重采伐轻保护;重利用轻培育;重经济效益轻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这种“大木头挂帅”的思想贻害无穷!
(8月7日《经济日报》王慧明文)


第8版(每周文摘)
专栏:

给我儿子开瓶“孝母”片吧!
(8月6日《广州日报》望阳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