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9年8月10日人民日报 第7版

第7版(国际专页)
专栏:政情背景

民族和解之风吹拂非洲大陆
刘鲁 明非
随着安哥拉总统多斯·桑托斯同反政府游击队安盟领导人萨文比不久前握手言好,宣布结束14年兄弟相煎的内战,实现民族和解,一股政治解决国内战乱、谋求民族和解的习习熏风,开始吹拂广袤的非洲大陆:
——莫桑比克政府为政治解决持续13年的战乱,最近开始同抵抗运动领导人进行建设性接触。肯尼亚总统莫伊日前飞往莫首都马普托进行居间调解,受到莫对立双方的欢迎。
——埃塞俄比亚议会提出解决厄立特里亚问题的六点和平倡议后,有关各方趁热打铁,积极进行斡旋,美国前总统卡特为此日前访问了埃塞俄比亚。预计埃政府同交战28年的厄解放阵线之间的和谈帷幕,不久即将拉开。
——苏丹新总理巴希尔执政伊始,即把和平解决南方战乱问题作为当务之急。为表明诚意,巴希尔总理单方面宣布实行停火,同时积极筹备在8月份同反政府武装苏丹人民解放军正式举行和谈。
——索马里总统西亚德在最近召开的执政党代表大会上,表示愿同武装反对派在任何时间、地点进行谈判,以求尽快结束北方战乱。
总之,非洲几个经年内战不息的国家,近来几乎都呈现出停战求和趋势,这是今年以来非洲国家政局中最突出的新动向,对该大陆的和平与发展将产生积极的影响。
非洲出现的民族和解势头,并非孤立的偶然现象,而是国际形势演变及有关国家渴求和平、发展的必然结果。多年来,一些非洲国家战火连绵,致使田园荒芜,生灵涂炭,国家不堪重负,经济濒临崩溃。厌战思和,早已成为各国人民的共同心愿。交战双方也日渐从严酷的现实中认识到,再打下去只能两败俱伤,民族和解才是明智之举。同时,广大非洲国家近年来同发达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集团之间在经济上的差距日益拉大,它们担心在变化了的国际政治和经济格局面前,如不改弦更张将有被进一步冷落和永远陷入落后状态的危险,因而在一种集体危机感和紧迫感的催动下,加强了
“以非洲方式”谋求实现地区和平的努力。导致安哥拉民族和解的巴多利特宣言,就是扎伊尔等非洲国家领导人经过艰苦调解直接促成的。
另一方面,超级大国在东西方缓和及综合国力较量的架构内调整了对非政策,希望减轻各自支持内战的财政包袱和有限度地脱身,因而愿意看到非洲地区保持相对稳定,并改变以往露骨干涉非洲国家内政的作法。它们和其他西方一些国家,减少了对有关国家的军事和武器援助,并参与推动和谈的进程。再者,去年以来,非洲几个地区热点问题普遍降温或得到初步解决,纳米比亚独立在望,南非对邻国的侵略和骚扰亦有所收敛。这使有关国家之间的关系得以改善,因而较前有条件和精力顾及政治解决国内战乱问题。非洲国家通过政治对话解决内乱、实现民族和解的进程刚刚起步,不会是一帆风顺的。非洲国家的内部战乱均已持续多年,且同历史纠纷、部族矛盾、民族自治要求等棘手问题交织在一起,政治社会背景错综复杂;交战双方歧见和积怨甚深,再加外部势力插手,政治解决的难度很大。看来要真正实现和平与稳定还得假以时日。但综观全局,由于国际环境和非洲形势已发生显著的变化,初步出现了有利于通过谈判、对话解决战乱的政治氛围和客观条件,而且非洲的发展问题又变得日益紧迫、突出,人心思和求变已成大势所趋,所以,非洲国家政治解决战乱、实现民族和解的基本趋势会继续发展下去,为多灾多难的非洲大陆带来新的希望。


第7版(国际专页)
专栏:

巴拿马“三方对话”开始讨论实质性问题
新华社记者 胡泰然
巴拿马政府包括国防军、执政的民族解放联盟和公民反对派民主联盟,8月4日在美洲国家组织代表团斡旋下重开“三方对话”,正式讨论解决国内政治危机的问题。
美洲国家组织是在巴拿马选举法庭宣布今年5月7日大选无效和参加大选的两派政治集团斗争加剧的情况下,参与调解这个国家争端的。从5月中旬到7月中旬,这个泛美组织3次举行外长协商会议专门讨论巴拿马局势,两度延长斡旋限期。它委派厄瓜多尔、危地马拉、特里尼达和多巴哥三国外长在其秘书长辅助下组成代表团,三访巴拿马,同政府、军方、朝野政党、教会等举行数十次会谈,几经曲折反复,终于在7月16日促成了“三方对话”。
冲突各派能以民族大义为重,面对面坐下来对话,受到国内外舆论的广泛重视。但是首次对话仅仅把各方立场列入议题就陷于中断,说明各方分歧很大,谈判之路崎岖不平。
美洲国家组织调解的最后限期定为8月23日,在此之前它要促使巴拿马冲突各方达成一致,并按宪法规定在9月1日民主交接政权。可是选举结果既已作废,剩余时间不足一个月,能否及时交权,向谁交权,怎样交权?这将是三方在对话中争论的焦点。
围绕这个焦点,对话三方至少在3个问题上尖锐对立。首先,政府和执政党联盟认为5月大选作废已成既定事实,不容翻案;而反对党联盟则坚持自己在大选中获胜,要求尊重民意,反对重新选举。
其次,政府和执政党联盟主张通过“全国对话”,成立各派政治力量参加的“全国团结政府”或“民族复兴政府”接掌政权,并且申明如果反对党联盟拒绝参加,它们就和军方“作出自己的决定”;而反对党联盟则要求以5月大选为基础成立新政府,实行“真正的民主交权”,否则他们也“将决定自己的行动”。
第三,反对党联盟认为国防军司令诺列加将军是实权人物,他必须尽早辞职,否则就不可能建立民主政权;而政府和执政党联盟断然拒绝,认为这个问题应由将来的政府决定,不容党派谈判。
正是出于这种分歧,反对党联盟在美洲国家组织代表团第4次访问巴拿马前,要求这个泛美组织对其7月19日声明中关于9月1日交权和尽快举行新的选举的两项建议作出说明,反对重新选举。代表团及时说明上述建议不是强制性,只是促使巴拿马人自己谈判解决问题。这样,中断半个月的“三方对话”才有了重新开始的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三方对话”受到美国直接的干涉和干扰。美国为了保障它在巴拿马运河和运河区的经济和军事利益,一直通过经济制裁和军事威胁等手段,企图把诺列加将军及其控制下的政府压下台。在美洲国家组织斡旋过程中,直接出面威逼诺列加辞职,使巴拿马危机更加难于解决。
巴拿马官方为此多次提出抗议,并在“三方对话”中要求美国停止干涉和侵略,以保障巴拿马和平和民主等内容列入了对话议题。美洲国家组织也顶住了美国压力,坚决主张巴拿马人民在不受外来干预的情况下,自己谈判解决政治危机。


第7版(国际专页)
专栏:在外国报刊上

外报论评
巴黎柬埔寨问题国际会议
泰国《民族报》在题为《泰国能解开柬埔寨之结》的社论中说,这次巴黎柬埔寨问题国际会议在解决柬埔寨问题方面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但是,在会议头几天出现的一个有希望的迹象是,会议一致认为,联合国应该在国际监督机构中起重要作用。
《新中原报》在题为《全面解决尚需时日》的评论中说,希望在这次巴黎国际会议上一劳永逸地解决柬埔寨问题是不切实际的。
现在争论的焦点是,民柬三派、东盟及中国坚决主张越南撤军后必须组成以西哈努克亲王为首的四派临时政府,主持全国大选,而越南及其傀儡不同意,并反对红色高棉在未来的政府中分享权力。在这个问题上取得妥协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越南虽然强调不同意红色高棉在未来新政府中分享权力,却表示同意某些红色高棉成员参加未来政府。苏联也表示,要防止阿富汗的情况在柬埔寨重演。
法国《世界报》8月3日刊载题为《亚洲暂时平静》的文章说:大家看到人们在亚洲正开始重新分牌。例如,美国人、中国人和苏联人之间的一致,给这次国际会议打上了印记。没有这种默契,事情就很可能仍处于良好愿望阶段。贝克和谢瓦尔德纳泽之间的长时间单独会议表明,“超级大国”虽然有某些分歧,但仍要一致来根除一个已存在得太久的祸患。苏联外长把自己的观点告诉了他的3个印支盟友。越南很容易地由此得出了结论,同意作出它前一天还拒绝作出的让步,何况中国的调子是最和解的调子。
路透社的新闻分析认为巴黎和谈在继续举行,但与此同时,柬埔寨各派却在重整军备。越南下个月的撤军未必会带来和平。越南撤军后,金边政府只剩有大约4万正规军和一支民兵队伍,运输、炮兵和装甲力量有限。其对手是三个游击队组织的部队,其中力量最强的是红色高棉。
专家估计,红色高棉拥有2万到4万兵力。这样的兵力不足以在柬打赢一场战争。但军事专家说,红色高棉若能在短促、激烈的游击战中打胜仗,可能会提高自己在今后的谈判中的地位。


第7版(国际专页)
专栏:

阿根廷新政府对英外交动向
本报记者 李志明
阿根廷新政府就职后,在对外关系上最引人注目的动作是表示愿意同英国恢复正常关系。梅内姆总统呼吁在不讨论马岛主权的条件下恢复两国关系正常化的谈判,此项呼吁已得到英国的积极响应。阿根廷准备宣布正式结束敌对状态,并已取消对进口英国产品的限制。由此看来,多年陷入僵局的阿英关系有松动的可能。
一九八二年四月,阿根廷和英国之间发生了马尔维纳斯群岛战争,两国的外交关系及经济贸易交往随之中断。虽然联合国大会每年都通过决议要求阿英两国谈判解决马岛争端,双方也一直保持着非正式接触,但是关于马岛主权的争执使双方正式谈判实际上未能举行。
阿英关系实际上所处的敌对状态,不仅使阿根廷南部海域经常出现紧张气氛,而且直接影响到阿根廷与欧洲共同体的经济往来。西欧是阿根廷产品的传统市场和资金的主要来源之一。近年来,阿根廷与欧共体个别成员国意大利及西班牙分别签署了双边合作协议,但是欧共体作为一个经济联合体,碍于其成员国英国与阿根廷的对抗,不能与阿根廷进行正常的经济合作。
目前,阿根廷资金短缺,经济停滞日益严重,极需扩大外销市场寻求外部资金,而欧共体的经济一体化即将跨入更高层次。在这种形势下,阿英关系的僵持局面对阿根廷很不利,一般认为,梅内姆政府在马岛问题将可能采取的新策略,正是基于这种考虑。
鉴于国家处于前所未有的经济社会危机中,阿根廷政府对外交政策进行了调整。梅内姆总统在就职演说中,对正义党创始人庇隆将军提出的经济独立、政治主权原则,作了如下解释:对本届政府来说,经济独立意味着结束停滞状态,生产取得胜利,发展取得胜利;经济独立就是开发矿藏、增加出口、与其他国家公平贸易;主张一种建设性的主权概念,使阿根廷与世界联为一体,使机会多于风险。
外交部长卡瓦洛在谈到新政府与上届政府的外交政策的区别时说,阿根廷外交政策的传统原则将继续实行,但将改变出现于国际讲坛上的形式和处理与他国双边关系的方式。他明确表示,阿根廷正经历一场社会后果极其严重的经济危机,本届政府谋求一种有利的国际环境,因此将把主要精力用于讨论与本国问题有关的题目。
上述表示给人们这样一种印象;阿根廷外交政策的核心和基本出发点是服务于本国的经济社会利益,从这一总方针出发,阿根廷将会以打破阿英关系僵局为开端,在对外关系上视需要采取灵活作法,在一些重大国际问题上的态度也可能发生某些变化。


第7版(国际专页)
专栏:

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建立以来,巴勒斯坦人民同以色列侵略者展开了英勇不屈的斗争。
图为巴勒斯坦一小战士。 新华社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