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9年2月9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要闻)
专栏:

  轿车国产化众望所归
  一汽轿车基地加紧建设
  今年组装奥地轿车4000辆
本报讯 记者林钢报道:卅年来一贯生产中型载重卡车的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已将工厂发展的战略重点,移向轿车生产。7万一汽职工怀着“替代进口,发展民族轿车工业”的豪情壮志,开始了他们称之为第三次创业的新的征途。
最近荣获全国优秀企业家称号的厂长耿昭杰说:中国轿车工业起步已晚,国内市场对轿车的需求呈现饥饿状态。国庆40周年、亚运会、进口轿车更新,都需要轿车。因此一汽发展轿车的决策思想是:务实,快上。方案一次规划,工程分期实施。先建成年产3万辆的先导厂,快起步,快出车,以缓解市场急需。在此基础上,再分期建设,达到15万辆、30万辆的经济规模。
目前,轿车先导厂的主体厂房以及与之配套的发动机厂、铸造厂和模具中心等几座新的宏大的建筑物,已在新厂区矗立起来。厂房实行暖封闭,施工继续照常进行。油漆线、焊装线厂房已完成综合吊装。冲压设备今年要安装完毕。第一期工程总建筑面积40万平方米,到上月底止已完成25万平方米。
据悉,国家将给一汽以倾斜政策,加速发展我国第一个轿车基地的建设。经国家批准,一汽已开始用进口散件方式组装奥地轿车。去年组装的400多辆奥地轿车已陆续投放市场。今年将继续组装奥地车4000辆。
中央领导和国内人民最关心的是国产化进度。对此,轻轿工程总指挥李治国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预计,到1991年3万辆先导厂建成,第一辆轿车从总配线上驶下来时,国产化率已可达到80%。


第1版(要闻)
专栏:

  疏通资金渠道 组织横向协调 重视产品开发
  上海推动科技成果产业化
  平均每投入一元可增收五元
本报上海电 上海工业技术发展基金会依靠财力与潜力优势提供多种服务,在促进科技成果产业化方面取得显著成绩。他们支持、帮助469个单位的509个项目不同程度地实现产业化,平均每投入1元钱就能增加5元的效益。
1985年1月成立的上海工业技术发展基金会,是国内最早出现的基金会之一,是个半官半民的组织。他们对各类成果或项目作了技术与经济的评估和论证之后,采取如下形式给予帮助:
——疏通资金渠道。对于那些开创性的研究成果,技术水平高、经济效益大的技术项目,或作风险投资或进行资助或通过银行提供贴息贷款以及融通资金,使成果通过中试后扩大生产。1986年,基金会拨款78万元给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用于含铝易切削钢中试,经过两年努力,现已具备中规模生产条件。同时,基金会还资助了电子耳蜗、盲人眼镜等4项科技成果的开发,向BGO等28项科技成果提供了贴息贷款。为此,基金会依靠自有的1400万元与银行界、金融界、企业界配合,共融通、投放了2.88亿元。4年中,投出资金的回收率达98.5%。
——组织横向协调,使一些跨行业、跨部门的科研协作项目能及时投入生产。芳砜纶是一种又白又细的强力纤维,用途很广。早在70年代上海市科委组织攻关,已经突破了技术难关,并开始了小批量生产。但是,由于参加攻关的单位隶属于4个局、7个公司,条块分割的管理体制将成果转化为商品的过程分割开来,无法扩大生产。基金会成立不久,接受有关部门委托,承担了组织芳砜纶中试生产的协调工作,使产品性能和产量都有提高,并且组织专家写出了扩大中试生产的论证报告。现在,芳砜纶已列入国家“七五”重点工业性试验项目。
——建立科技开发型公司,直接从事新技术产品的开发和生产。上海公共安全公司承接了为一些宾馆、银行设计安装安全保险装置的任务,试制成系列门链报警锁、门链报警弹子门锁、电子密码锁以及电子保险箱。上海光电技术公司集中了激光、红外、电子计算机、光学等专业的人才,短短一年中就开发生产了9个新产品。目前,基金会下属共有32家开发型公司,加速了科技成果产业化的进程。  
  (曾忠锵 萧关根)


第1版(要闻)
专栏:

  李鹏在昌平走访村民时说
  农业经营形式最终以生产力为标准
  目前主要完善联产承包 有的地方可搞规模经营
新华社北京二月八日电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庞际昌、新华社记者倪小林)大年初三,国务院总理李鹏来到北京昌平县马池口村看望农民,给他们拜年,在和村民们座谈时,李鹏谈了对农村工作的几点意见。
陪同李鹏总理前往的有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市长陈希同。随行的还有国务委员邹家华、陈俊生,国务院秘书长罗干、农业部长何康等。李鹏总理夫人朱琳也一起去拜年。
今天上午十点,李鹏总理来到了马池口村到两户农民家里做客,向他们祝贺新春,并询问了他们的生活劳动情况。
接着,李鹏总理和这个村的党委书记、村民委员会主任、农场农民、劳动模范共十余人进行座谈。村党委书记左权向客人们介绍说,马池口村共有农户九百零六户,一千一百七十四名劳动力,其中务工劳力九百人,务农劳力一百六十四人。李鹏总理十分关心地问道:“一百多人种三千多亩粮田行吗?”左权回客:“我们村粮食生产实行的适度规模经营,主要采用机械化生产,劳动效率比较高,去年粮食总产达到了二百三十点四万公斤,平均亩产近七百公斤。”
座谈后,李鹏总理谈了对农村工作的几点意见。
他说,农业问题就全国范围来讲,主要还是完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这符合我国当前生产力发展水平。在像马池口村这样的地方,经过实践证明搞适度规模经营效果好,也可以发展适度规模经营。搞什么形式,最终以生产力是否发展为标准,促进生产力发展的,我们就欢迎。
谈到粮食问题时,李鹏总理指出,我国是十亿人口的大国,现在人均占有粮食已经不足四百公斤,不但人民要吃粮,副食品转换,水产、饲养都需要粮食。因此,一定要注意粮食的生产。要发展粮食生产,一靠政策,二靠农业投入,三靠科学技术。发展农村集体经济对增加农业投入是有利的。
李鹏总理谈到乡镇企业时说,乡镇企业要进一步发展巩固。在今年的治理、整顿期间,乡镇企业可能会遇到电力供应、原材料不足、资金紧张等困难。乡镇企业应当利用这个机会,调整产品结构、提高产品质量、提高劳动生产率、降低成本、提高企业的竞争能力。从长远看,乡镇企业要注意发展县、乡自有原料的加工业,尤其是养殖业、原粮加工、饲料工业等。
最后,李鹏总理还对农村精神文明建设寄予希望。他说,现在农民生活水平提高了,有吃的穿的,有房子住,不是到头了。人们会有更高的要求,要有文化生活,一定要加强农村的精神文明建设,让农民生活过得更加丰富多彩。
李鹏总理还到昌平县城问候了正在售货的商业职工。


第1版(要闻)
专栏:

  支农产品不卖高价 兑现合同不打折扣
  兰化公司不揩农民兄弟油
  去年平价销售化肥薄膜让利上亿元
据新华社兰州2月8日电 (通讯员廖孟、记者王昌)春耕将临,兰州化学工业公司生产的尿素、硝酸氨和高压聚乙烯正在源源运往乡村。据记者了解,从去年初到目前,不管涨价风怎么冲击,这个公司一直坚持支农产品不卖高价,不批计划外条子,不克扣合同斤两。去年初,一些大化工企业化肥和农用薄膜料销售价格提高,比这个厂同类产品销售价高出25%至100%。厂内也有人提出在价格上也应向兄弟厂看齐。公司领导人则认为,支援农业生产是大局,作为大型国营企业的兰化公司只能为农业加油,绝不能靠涨价或卖议价产品揩农民兄弟的油。公司经理郭锡廉向生产、销售人员和领导干部提出“约法三章”:农用化肥、薄膜料一斤不能卖高价,不能计划外批条子,执行合同不能短斤少两。
在公司廉政措施下,从主管经理到供销人员个个保企业信誉,保农业急需,不给计划外求购单位和“倒爷”开绿灯。
在公司内部,紧俏的支农产品也不搞“近水楼台先得月”。公司下属单位办有20多个农场,耕地近2万亩,过去每年用化肥想拉多少就拉多少,从不计数。从去年开始,这个公司不再向自己所属农场直供化肥,而交省供销部门按规定统一分配指标,纳入当地农业供应范围之内。
不久前国务院、中国石化总公司和甘肃省物价检查组经过全面检查核实,这个公司去年所销售的50万吨化肥和2.2万吨农用薄膜料都是用国家计划调拨价卖出,没有一斤卖高价,相当于向农民让利上亿元,而且如数完成了上交利税等各项合同指标。


第1版(要闻)
专栏:

  湖南积极承包国际工程
  成交近百项分布于二十一个国家地区
新华社长沙2月8日电 (记者张勇)湖南省积极参与国际工程承包和劳务技术合作。从1984年以来这个省已对外成交项目98项,这些项目分布在北美、欧洲、非洲和亚洲的21个国家和地区。
据湖南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总经理石砚光介绍,去年,湖南签订的国际工程承包和劳务技术合作业务的合同金额达554万美元。通过劳务承包,带动了各种设备、材料的出口,并支持了民航、远洋运输、银行、保险等业务的发展,收到良好的社会效益。
湖南已实施的对外承包工程包括一些国家的议会大厦、大使馆、航空公司办公楼、高级宾馆、加油站、住宅和农田水利设施、小水电和沼气工程等。近5年来,承包项目由小到大,目前已向设计施工总承包发展。在对外劳务合作和技术服务方面,也已由单一的普通劳务、传统技艺向高层次多行业的技术劳务发展。现在,联邦德国的11个州中,已有7个州、24个城市的30多家餐馆聘有湖南派出的湘菜厨师,厨师劳务已辐射到卢森堡、西班牙、丹麦等国。
目前,湖南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已在海外兴办了8个合资或独资企业,经营餐馆、农场、贸易、咖啡加工、大理石开采和工程承包等业务。


第1版(要闻)
专栏:

  哈市冰雪佳节美不胜收
  风气不甚文明令人遗憾
新华社哈尔滨2月8日电 (记者徐江善)闻名遐迩的哈尔滨冰雪节吸引了众多中外游客,巧夺天工的冰灯雪景使人犹如置身仙境,心灵得到美的熏陶。冰雪节期间,哈尔滨团市委开展了“温暖在冰城”活动,团员青年们纷纷到孤寡老人家里送温暖、做好事。一名技工学校学生得了重病,当地报纸报道后,报社接到上千人的万元捐款。
然而,节日的冰城并非处处美景。在南岗博物馆103路无轨车站,每当公共汽车驶来,人们蜂拥而上,毫不相让。一位年已古稀的老人被挤倒在地,竟无人上前搀扶。一位抱着婴儿的母亲挤上了汽车,却无人让座。
香坊区一家邮政所,工作人员与顾客发生口角,双方破口大骂,不堪入耳。在商店门前,在路旁树下,以“押宝”骗人的赌徒时常可见。
这是多么不协调的情景。
一位大学教授认为,在历史的变革时期,不文明、甚至丑恶的现象往往与美好的事物共存,这种“反差”并不奇怪。政府的责任在于通过各种形式扶正祛邪,倡导新风。
据了解,哈尔滨市政府举办冰雪节的初衷,也是想通过冰雪节,推动全市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但从实际效果看,仍然是经济效益成果显著,精神文明收效甚微。
一位女教师说,再不抓精神文明建设,四化大业就要受到影响。哈尔滨市副市长程道喜深有感触地说,市政府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今后的冰雪节要把精神文明建设作为一项重要内容来考虑。


第1版(要闻)
专栏:今日谈

  用笔名也要请示领导吗?
  何山
最近,某学校发生一场风波。一位教师在刊物上发表文章时用了笔名,因此遭到校领导指斥:“不经领导同意就用笔名,你这个人还有没有领导观念?”弄得那位教师哭笑不得。
在刊物上发表文章署笔名,未经领导批准就是“没有领导观念”,这样的怪论真是令人吃惊。联想起来,叫人担心的是,至今还有一些领导干部坚持这样的“领导观念”,明明是自己对某些工作的情况无知或知之不多,却非要坚持“以我为标准”,下属的一切言论、行动均要称我心、遂我意,否则,就给人家扣上大帽子,甚至打击报复。这就只能给工作带来损失,并且降低领导者的威信。
值得深思的是,十年改革对这些领导者来说,仿佛雨过地皮湿。他们也常常把改革当作口头禅,可始终未想到改革改革这种落后于时代的“领导观念”,试问,这样的“领导观念”如果不改变,怎能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建设?


第1版(要闻)
专栏:

  工业品下乡难面面观
本报记者 潘岗
改革进入第10个年头,人们惊异地发现,“最早得实惠”的8亿农民,如今又添了些许牢骚、愤懑。
农民说,日用工业品购买难!
 工业品下乡太难
江南许多农民,为添置热水瓶、铝锅四处奔波;北方一些农家,因购买棉布无望,又支起了纺线车、织布机。
被城里主妇视为累赘的单缸洗衣机、缝纫机,乡下人要买还得托人;年前进城收购旧挂历的商贩称:这些废纸,运出城就可当“年画”销售……
有关资料表明,1987年,我国每个农民购买的生活资料仅相当于城市居民的1/4。去年1—9月,农村日用工业品零售总额增长幅度,竟比大城市低50%以上。
是农村购买力仍然低下吗?不是。目前,4000多亿元社会结余购买力,农村占了整整一半。除约20%用于购买生产资料外,至少有1500亿在待购日用工业品。
是日用工业品全面紧张吗?更不是。权威人士称,除少数品种花色紧俏外,全国自行车、缝纫机、手表“老三件”大量积压,电风扇、收音机、录音机销售持续疲软。
 “难”在渠道不畅
商业愁卖,占压大量资金难以周转;农民愁买,手中的钞票换不来实物。卖难买难,卡壳的是“中间环节”。这的确令人忧虑。
过去,在商品紧缺的情况下,国家为解决城乡商品供应紧张的矛盾,工业品下乡基本上是按行政切块分配的。随着近年来市场的逐渐丰富和商业改革的深入,国家大幅度减少了计划供应的商品。目前,商业部计划供应的日用工业品,仅剩下糖、铁丝、元钉三种。在销售上,也突破了“单一渠道”,改变了工业品下乡必须经一、二、三级批发站,再到基层供销社的多环节流通模式。
这种意在改变城乡市场分割,实现多渠道、少环节的商业改革,实践中也带来了“负效应”:
首先,一些国营批发商业认为供销社可以为农民“自采”工业品,因此在组织下乡货源上不再积极。
其次,一些工业自销部门,或只顾及自身效益,或苦于在农村没有销售网,于是只顾抓城市市场。
而向以“点多面广”为优势的供销合作社,却因资金缺、货源少,陷入了力不从心的尴尬境地。
工业品下乡艰难,城乡交换失衡,这直接挫伤了农民交售农副产品的积极性。“工业品买不着,农产品我不卖”,如果任其下去,势必影响城市的副食品供应,进而影响工人生产积极性,导致社会供求矛盾再度加剧。
 “京霸模式”的启示
正当农民感叹工业品下乡难之际,北京市交电公司和河北省霸县供销社的紧密联合经营,提出了解决困难的思路。
霸县地处北京、天津、保定三市交界,交通便利,商品经济比较发达。但是供销社货源一直较少,资金短缺。国家放开经营的商品,供销社进货也很困难。北京市一商系统过去都由市交电公司供货。近年来,一商系统的四大商场纷纷摆脱了传统的供货模式,和工厂直接拉上了手。交电公司虽然拥有货源,却苦于在城市没有销售渠道,而供销社想扩大货源,又苦于在城里没有供货点。于是,北京市交电公司找到霸县供销社这个“接力点”,把商品辐射到农村。共同的处境和意愿,促使这两家城乡商业企业成了合作伙伴。
城乡商业联营,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趟出了一条增加农村日用工业品有效供给的新路。
短短两年,霸县供销社工业品销售总额由1986年的452万元,增加到1988年的3000万元,北京市交电公司的销售额也突破了8.6亿元。
两年间,近3万台在北京滞销的电风扇,成了霸县农民喜爱的商品。如今,霸县农民不仅买一般商品不用出县,就是许多城里人眼馋的名牌洗衣机、彩电、录相机,霸县农民也可买到。
“京霸模式”说明,解决工业品下乡难,国营商业、供销社大有作为;同时也证明,工业品下乡的途径,还有待深入开拓。


第1版(要闻)
专栏:

  郁郁葱葱的沼泽地
  吉林省大石头林业局是一个已经采伐50多年的老林区。在森林资源日益减少的情况下,该局积极开展以营林为基础的多种经营综合利用,林场采伐更新率达到100%。他们二十年如一日,改造利用沼泽地造林,目前10万亩沼泽地落叶松已封闭成林,成为全国最大的沼泽地人工林。大石头林业局探索老林区青山常在,连续生产的经验,引起了国内外林业专家的瞩目和赞扬。图为林业工人在柳树河沼泽地护林巡逻。 王汝清文 孟仁泉摄


第1版(要闻)
专栏:

深圳特区经过8年建设,已发展成为具有一定规模的现代化新型城市。图为高楼如林的罗湖区一角。 何慷民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