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9年11月24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要闻)
专栏:

江泽民会见尼雷尔时强调
  稳定政局发展经济
  中国可立不败之地
本报北京十一月二十三日讯 记者孙毅报道: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今天指出:目前中国压倒一切的问题就是在稳定的局势下发展经济。他说:“政局稳定、经济发展,这是两个大问题,解决好这两个问题,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中国是不怕任何外来压力的,我们是充满自信心的。”
他是在会见应邀来访的南方委员会主席、坦桑尼亚革命党主席尼雷尔时讲这番话的。
会见开始时,江泽民对尼雷尔说,“你是中国老一辈革命家的老朋友了,我是昨天特意从云南省赶到北京欢迎您的,结识您感到很高兴”。
随后,江泽民向客人介绍了他对当前国内、国际形势的看法和立场。他说,和平与发展仍然是当代的两大潮流。国际形势总的趋势是缓和,但并不排除某些局部地区的紧张和动荡。对有些国家发生的事情,中国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不干涉别国的内政。但中国也绝不允许任何国家干涉中国的内政。
他接着说,当今世界经济、科技的高度发展,使各国的联系更加紧密,因此任何国家都不可能闭关自守。这就是说,一方面我们要坚持改革开放,吸收西方国家先进的科学技术、管理经验,但对资本主义腐朽的东西则十分注意,并坚决抵制。另一方面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使中国的现代化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沿着社会主义的航道前进。
尼雷尔对江泽民的介绍表示感谢。
江泽民还向尼雷尔转达了李先念主席的问候,他说,李先念同志因为有事,没能来看望您,特意要我转达他对您的问候。(附图片)
右下图:江泽民总书记刚刚从云南视察后回到北京,二十三日上午在中南海亲切会见尼雷尔主席。


第1版(要闻)
专栏:

  接受联邦德国《世界报》主编采访
  李鹏总理谈国内和国际问题
  中国发展经济需要和平的国际环境和安定的国内政局
新华社北京11月23日电 国务院总理李鹏日前接受了联邦德国《世界报》主编谢尔的专访,就广泛的国内和国际问题回答了谢尔的提问。
对中国来说第一位的是发展经济。实
行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不是引向
资本主义
在回答什么是中国的发展方向问题时,李鹏说,“中国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制度,又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中国来说,第一位的是发展经济。我们确定了一个分三步走的计划,争取在本世纪末实现初步的现代化,人民过着比较充足的生活,之后再花30至50年的时间,达到世界上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为达此目的,中国需要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国内要有一个安定的政治局面。”
当谢尔问及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时,李鹏说,“中国的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在经济上实行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不是把中国引向资本主义。现在世界上有些舆论之所以说中国现在从改革开放倒退了,就是因为他们对中国改革究竟改什么不了解。他们检验改革的标准是,如果中国的经济中市场的部分多了,他们就认为中国的改革前进了,而不是看改革以后经济是不是发展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误会。”
外商来华投资搞建设有一系列法律保
证。中国有充分偿还外债的能力
他说,“最近召开的五中全会决定对现行的改革措施必须保持稳定性和连续性,并且不断地加以完善。这是我们的基本想法。我们对吸收外国资本到中国来进行建设的一系列法律仍然有效并对其实施予以充分保证。目前我们的经济虽有一定的困难,但是中国还是有充分的偿还外债的能力的。”
李鹏说,“关于现在在中国投资是否是一种冒险,光靠我来说是不解决问题的。中国的政局是稳定的,中国的经济是不断发展的,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是不变的。当然我讲这几句话对他们也不能有多大安慰。恐怕重要的是要看实际行动。在北京有一个中国同日本合资的显像管工厂,这个厂规模很大。这个厂在22个月内就顺利地投产了,而且是在中国发生暴乱不久以后投产的。最近我参观了这个工厂后,说了这么一句话:世界上如果哪一个企业家,哪一个国家不相信中国有一个好的投资环境,就请他到这个工厂去看一看。”
他说,“我们制定了产业政策,今后外国企业家到中国来投资,我们要给予一定的指导,把中国的市场情况告诉他们,哪些在市场上有前景,哪些在市场上过剩,以避免盲目性。”
平暴是为了保
卫社会主义制度和
国家安全。处理和
追究的只是那些触
犯刑律的人
李鹏还详细地回答了记者关于北京发生的反革命暴乱事件的提问。他说,“我们应该从历史的、全局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们中国选择了社会主义制度,因为这种制度适合我们的国情,能使中国繁荣稳定。这次动乱和暴乱已经威胁到我国的安全,威胁到我们社会主义制度能否实行下去。所以我们最后不得不采取果断措施加以制止和平息。为了保卫社会主义制度,保卫共和国的安全,这样做是正确的。若干年以后再来看这个问题,就更能看出它的正确性。”
他说,“我们本来是可以早一点解决这个问题的,但是由于我们最高领导层有分歧,前总书记赵紫阳采取了支持动乱、分裂党的错误行动,使得我们本来可以但却没有能够把这个事态在萌芽状态就予以解决。”
当谢尔问及是否已宣布赵紫阳是叛党时,李鹏说,“我们没有说赵紫阳是叛党。我们只是说他犯了错误。如果他能够以他的实际行动改正错误,我们是欢迎的。”
他说,“对于参加过游行、示威、绝食或者是声援的那些人,尽管不经申请而进行游行示威不合乎我们法律,我们都一律采取宽大处理,不予追究。不予追究就是不对他们进行任何处分。但是,要拿出一段时间来进行学习,让他们自己来总结,哪些事情他们是做对了,哪些他们是做错了,通过学习提高了认识就行了。处理和追究的只是那些触犯刑律的人。”
李鹏说,“我们希望法国、美国能够从维护中法和中美友谊的大局出发,不允许逃到国外的那些动乱策划者在法国、美国从事反对中国政府的政治活动。这是起码的国际法准则。法国外长迪马已表示,他们也要遵循这个原则。我希望他们这么说,也要这么行动。”
邓小平同志为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起
了表率作用
谢尔问及邓小平同志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问题。对此,李鹏总理回答说,“邓小平同志为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事业奋斗了60多年,这次在五中全会上,他辞去了他最后一个职务。他之所以退下来,就是要在中国废除领导干部的职务终身制。他提出了废除终身制,现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贯彻这种制度,起了一个表率作用。邓小平同志希望在他仍健康的时候退下来,意义是十分重大的,同时他也看到现在中国政局的稳定。作为一个有威望的、对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的政治家,他的智慧和经验对我们仍然是宝贵的。”
结束对中国的制裁只是时间问题,现
在要看西方国家谁走勇敢的第一步
在回答谢尔提出的关于西方国家对中国实行制裁的问题时,李鹏说,“我可以预言,改变对中国的态度,结束对中国的制裁,只是时间问题。总是有先有后。现在就要看谁走第一步,走第一步的是勇敢的,是值得称道的。西方国家迟早会明白,把一个11亿人口的大国的大门关起来,对谁都没有好处。一个孤立的中国,对中国不利,我们绝不会这样做,对世界也不利。改善与西方的关系,需要有内部因素,也有外部因素。内部的因素就是中国的政局要稳定,中国的经济要稳定。现在中国的政局是稳定的。四中全会以后,建立了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领导集体。这个领导集体能够有效地、正常地行使它的职能。现在邓小平同志退下来了,就是一种稳定的表现。在经济上,我们确定了一个方针,叫做持续、稳定、协调的发展方针,使我们在今后12年保持一个合理的发展速度,避免经济发展有时过热。经济的稳定会促使政治的稳定。从外部条件看,中国执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中国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经济上对任何国家都不构成威胁。中国是大家的朋友。”
改善中美关系主动权在美国方面;中
苏关系正常化不会妨碍中国同其他国家关
系;中国的大门对欧共体是开着的
在回答记者关于中美关系、中苏关系、中国同欧洲共同体关系问题时,李鹏说,“我们希望中美关系能够摆脱目前的困境。改善中美关系的主动权在美国方面,球在他们一边。”
他说,“中苏关系正常化不等于中苏两国和两党关系恢复到50年代那种状况。中苏两国的国情完全不一样,虽然都实行社会主义制度,都在进行改革,但究竟应该怎么进行改革,苏联可以走苏联自己的路,中国走中国自己的路。中苏关系恢复正常有利于世界和亚太局势的稳定,它不会妨碍中国同其他国家的关系。”
李鹏说,“由于欧共体对中国实行制裁,现在关系比较冷淡,这不是中国的原因。我希望欧共体的政治家们重新检讨他们的政策,采取主动行动来改善同中国的关系。中国的大门对他们是开着的。我们也注意到这些国家的态度也不完全一样。我们认为,科尔总理、根舍外长、联邦德国政府的态度比较明智和克制。”
谢尔最后请李鹏总理就德国统一问题发表评论。对此,李鹏说,“我们不干涉别国的内政,也不干涉别的党的内部事务。德国问题是个很敏感的问题。关于德意志民族统一的问题,这主要由两个德意志国家和人民在有利于双方和欧洲和平与稳定的前提下,自己协商解决。”


第1版(要闻)
专栏:

  邓小平看望尼雷尔
  两位老朋友亲切交谈
本报北京11月23日讯 记者孙毅报道:今天上午,邓小平同志特意来到钓鱼台国宾馆,看望南方委员会主席、坦桑尼亚革命党主席尼雷尔。这是邓小平告别政治生涯之后第一次到客人住地进行的拜访活动。
在国宾馆尼雷尔主席下榻的18号楼大厅里,当尼雷尔看到邓小平健步走过来时,迎上前去同这位老朋友亲切握手、拥抱。
尼雷尔说,“再次见到您非常高兴。”
邓小平说,“我们是老朋友了,应该来看看你,拜访你。”
“看起来您身体还很好啊!”
邓小平风趣地说,“没有大毛病,但小毛病不断,毕竟85岁了。我已经退休了,也许退休后能给我带来多活几年的好处。”
邓小平接着说,我来看望你,是为了看看老朋友,叙叙友情,但不谈政治。你以后再来,我还会看望你的,我们要常叙友情。
尼雷尔说,您身体很健康,我们还会经常见面的。
随后,两位老朋友在十分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了交谈。(附图片)
左下图:二十三日上午,邓小平同志到钓鱼台国宾馆看望了七次访华的尼雷尔主席。老朋友相见,共叙友情,亲密无间。
本报记者 徐建中摄


第1版(要闻)
专栏:

  万里会见非洲九国客人时说
  发展中国家经验可相互借鉴
新华社北京11月23日电 (记者杨国钧、徐耀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万里今天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出席中国——非洲经济改革与调整研讨会的九个非洲国家以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福特基金会的代表。
万里首先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向来自非洲的贵宾表示欢迎。他说,中国和非洲都是第三世界国家,有着良好的政治、经济合作关系,目前都面临着如何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物质和文化生活的共同问题。同时,中国和非洲还有诸如和平、发展、人口、环境等共同关心的问题。
他说,各国的发展都应从各自的历史和国情出发,采取不同的手段。
万里说,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都应把经济建设放在首位,并且在其发展过程中,注意把农业的发展和教育放在突出的地位。
他说,各国在发展中的经验都可相互借鉴,非洲国家也可从中国过去四十年经济发展中的一些失误吸取教训。他指出,中国目前正在进行的治理整顿就是为了纠正前几年出现的经济过热的问题。
万里说,近十几年来,中国实行开放政策,吸引了一些外资,中国逐步改善的投资环境还可以吸引更多的外资。这些外资将对中国的经济发展起一定作用。但中国作为一个有11亿人口的大国,其经济发展主要还是要靠自力更生。
他说,在靠自力更生发展经济方面,中国正在探索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的途径。但从总体上来说,这样的一个大国没有宏观上的控制是不行的。
他在谈到台湾问题时说,台湾最近在非洲和其他一些地区开展所谓“弹性外交”、“经济外交”。他说,中国在这方面的立场是一贯的,“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都是我们坚决反对的。他表示相信,与中国一直有着良好关系的非洲国家对此是完全理解的。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塞内加尔代表萨利夫·恩迪叶代表所有与会者高度评价了这次研讨会。


第1版(要闻)
专栏:

  李瑞环会见泰国客人
新华社北京11月23日电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瑞环今天下午在中南海会见了由主席郑明如率领的泰国中华总商会考察团。
会见时,李瑞环向客人介绍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政策和在经济上进行治理、整顿的情况。他说,坚持改革开放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趋势,这个政策决不会变。
双方还就发展经济合作等问题进行了交谈。李瑞环赞扬泰国中华总商会为加强中泰友谊、促进中泰经济、贸易、技术交流作出了贡献。


第1版(要闻)
专栏:

  姚依林会见法经济学家
新华社北京11月23日电 (记者朱云龙)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今天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法国著名经济学家居伊·索尔曼。
姚依林回答了客人提出的关于中国的农业、工业和经济政策以及中法关系等问题。
姚依林说,中国发展农业一靠公有制,二靠增加投入。这几年投入少了,影响了农业的发展。他指出,农业发展还有潜力,我们希望在四、五年内再上一个台阶。
他说,中国用世界上7%的耕地养活了世界上20%的人口,决定了中国必须采取不同于美国、欧洲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
姚依林还说,中国欢迎法国企业界人士来投资,欢迎改善中法关系,但中国不会迁就。
索尔曼是应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邀请来华进行学术访问的。


第1版(要闻)
专栏:

  外交部发言人指出
  公费留学人员学成回国是国际惯例
  美国会的法案进一步恶化中美关系
本报北京11月23日讯 记者孙毅报道:外交部发言人在今天下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就美联社记者提出的中国对美国国会通过的“中国移民紧急救援法案”有何反应时指出,要求公费留学人员学成回国服务是国际惯例,中美双方在教育交流方面曾经就这件事达成明确的谅解。美国国会的议案违背中美两国政府协议,也不符合国际上通常的作法。美国国会提出这项决议的所谓依据更是不能接受的。
这位发言人说,我们一贯反对美国国会通过这一类严重损害中美教育交流、进一步恶化两国关系的议案。我们已经就这件事多次向美国政府进行交涉,中国政府还将作出反应。
另有记者问,“中国采取什么措施以吸引更多的在国外的中国留学生回国?”
外交部发言人说,中国政府正在采取一系列措施,使学成回国人员能够得到妥善安排,而且能够发挥他们的作用,为祖国四化做出贡献。
他还重申,中国政府关于向国外派遣留学生的政策将继续下去。


第1版(要闻)
专栏:

  对黎巴嫩总统不幸遇难中国政府表示沉痛哀悼
本报北京11月23日讯 外交部发言人在今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对黎巴嫩总统勒内·穆阿瓦德不幸遇难表示沉痛的哀悼。
这位发言人说,我们反对任何形式的恐怖行动。我们对饱受战乱之苦的黎巴嫩人民一向寄予深切的同情,衷心希望黎巴嫩争端各方以民族利益为重,积极致力于实现民族和解,争取早日恢复和平与安宁。


第1版(要闻)
专栏:今日谈

  “两路拳脚” 可以休矣
  李则胜
一段时间以来,耍弄“两路拳脚”几乎成了一些企业公开的秘密。一路是做样品,不惜工本,精心操作,使之具备任何一级评优会上进行角逐的实力;另一路是放松对正常生产的质量管理,降低标准,粗制滥造。这种“创牌子”的手段,利用消费者崇尚“名”“优”产品的心理遮掩落后,推销伪劣,把企业经营引向歧途。
毫无疑问,“两路拳脚”带给企业的只是局部和眼前的利益,因为在产品消费过程中,质量问题迟早会暴露出来。时有所闻的“名牌”、“优质”的信誉危机难道不足以使这些企业警醒么?
长期以来,不论是政府主管部门还是行业、协会的评比,都基本沿袭了在企业抽取样品的惯例,虽然也搞监督抽样,但常常是表面文章。这就为“两路拳脚”的充分施展提供了机会,使企业可以把少量精品堂而皇之地送到一言九鼎的评委案前,而把大批偷工减料之产品留给消费者。由此可见,要废止“两路拳脚”的把戏,完善评比取样制度,从市场直接抽样参评才是唯一可行的措施。这样才能促使企业之间进行健康的竞争,提高产品质量,保护消费者的利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