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9年11月17日人民日报 第8版

第8版(副刊)
专栏:

中国地球科学的开拓者
——献给中国知识界的一面旗帜的心声
李向晨
脑海里奔涌通宵难尽的遐想,
曦微中伏案入梦,满头银丝闪亮。
岁月的刀痕固然给你刻上不少皱纹,
却也使你愈加珍惜宝贵的时光。
难道你真的不热爱多彩的生活?
难道你真的不理解妻孥的心肠?
曾记否:青郊草坪上度蜜月,
一枚片石却牵住你痴情的目光;
曾记否:爱妻恭候你共进丰餐,
你却迷恋着书本,调味酱油忘一旁……
难道你仅仅是为一己的杂念?
难道你仅仅是竞一日之短长?
曾记否:庐山地质博物馆被摧毁,
你怅恨良久,担忧中华民族的兴亡;
曾记否:当新中国从东方崛起,
你力排纷扰,飘洋过海返回家乡;
曾记否:你首创地质力学,
不怕谗言诬陷,心胸何其坦荡……
呵,李四光!年事虽高仍襟抱热望,
上下求索的修远路途又加宽加长。
地球的深层并非玄奥莫测,
有志者终于唤醒沉睡千年的黑色琼浆。
怀抱啼哭的孤儿,肩头担起多大份量?
抖动的大地呵,哪容你永远这样疯狂!
呵,李四光!你的脑海是多么富有,
几十年的积蓄使它敢跟地球较量。
呵,李四光!你满头的青丝虽已耗尽,
给予人民的却是无尽的宝藏。


第8版(副刊)
专栏:

南国有座界碑
阎豫昌
一座普通水泥建筑物——不高的底座上矗起一人高的一块尖顶方碑。如果碑的上端没有铭刻那两个大字,那么,在碑的大家族中,以它的体型、质地而言,只能默默无闻,连个小兄弟的位儿也排不上。
人们不惜万里之遥,从天山脚下的乌鲁木齐,从冰城哈尔滨,从上海浦江之滨,从二七纪念塔下的绿城,从胶洲湾的名城青岛,从碑林如海的古都长安……来到这里,来到这座既不精美又不高大巍峨的普通水泥建筑物前,来瞻仰,来摄影留念,为的是什么?哦,人们的眼睛如磁石吸铁那样被碑上端两个楷体大红字吸引:中国。
中国!哦,中国的国界碑!
有了这两个大红字,这座水泥建筑物,这块普通的方碑,在人们心目中不再普通,它的庄严神圣,它的巨大凝聚力,立刻显示出来。从人们深情的目光中可以看出,它同任何一座高耸的纪念碑都可以排列成行并肩而立。
它的脚下,响过大象驮着的战鼓,燃过战争的烟火,埋过战士的白骨;也有过马帮的铃声,和平交易的洽谈,邻邦友人的欢笑,异国情侣的幽会……似乎很遥远了,曾经有一位离乡的少年漂泊者,衣衫褴缕,面孔黧黑,怀一颗酸楚而充满追求的心,泪眼回眸凝望故国,过界碑,渡界河,消失在远方丛林群山中,消失在亚热带夕阳喷出的火烧云中,消失在异国浸透少男少女血泪的人生舞台上……多年之后,他从异国归来,一本绮丽悲凉的小说集《南行记》送他进入三十年代的中国文坛。
南行的少年漂泊者呵,你是不幸的南行人中的幸运者。更多的南行者,跨过界碑越过界河,穷困潦倒含辛茹苦魂断异邦。当他们尸骨流落异乡荒山野岭时,在故国他们仍是
“春闺梦里人”……
而今,没有刺刀,没有枪弹,界碑耸立在平静的大地上;沉重的岁月已随瑞丽江水流去。异邦友邻男女老幼,持护照晨出暮归,走亲访友,贸易往来,如鱼得水。国界碑成了从内地来的游人最热的风景点,一架架摄影机对准那红色的中国两个大字。跋涉了多少山多少水,经历了多少漫长的旅途,才来到国界碑前啊!
界碑濒临界河——南国少女般静静流淌的瑞丽江。江这边的中国傣族少女,同江那边的缅甸小伙,清晨在江边梳洗,彼此可听对方悦耳的歌吟欢笑,且有人结成情侣。一条很普通的河流,特殊的地理位置,倍增了它的身价,成了和平使者、善良商旅往来必经的水上要道;成了电影导演、电视摄影师追逐的外景场所。
初冬,北国已飘雪,瑞丽江畔的傣族少女,依然赤脚担香蕉菠萝在村寨间奔走;缅甸小伙把精美的木雕工艺品带过瑞丽江,又带回昆明的纺织
品。
边防检查站的卫士,是些优秀的小伙和出色的姑娘。他们同过往行人说说笑笑,热情谦逊地打招呼,亲如家人好友。但是,即使是一小包白色毒品,一颗在画皮掩盖下的黑心,都会被那一双双锐利的眼睛识破,都躲不过静悄悄的哨卡。
界碑耸立在平静的大地上,界河每天清晨和黄昏向界碑温柔地絮语。界碑眺望着共饮一江水的中缅少男少女;界碑眺望着河两岸村寨飘出的炊烟,倾听着情思绵绵的歌声……


第8版(副刊)
专栏:

孩子们心中的未来世界
杨永清
孩子们心中的未来世界谁能捉摸呢?这次由中国妇女报社、全国妇联儿童部和广东东莞雅文首饰制品有限公司主办的全国少年儿童“金锁匙”书画大奖赛,就展示了这一主题。我怀着浓厚的兴趣,参加了这次大赛绘画方面的评选工作。这次活动,对儿童美育教育的开展并使它深入到千家万户不无益处。它好似一把打开儿童智慧之门的锁匙。请看孩子们的作品吧!他们想象以各式各样的手段遨游太空,潜入深海;他们要把世界建设成一个大花园,有摩天入云的高楼大厦,有彩虹一般的立交桥和高速公路,有上天入地的交通工具,有各式各样未来的机器和机器人,五彩缤纷的鲜花四时不谢,多种多样的蔬果长在一棵树上。他们希望世界和平友好,不管黑色人种、白色人种、黄色人种都手拉手心连心。而学龄前儿童心中的未来世界有他们自己的特色,他们来到这万花筒一般的世界,睁开好奇的双眼,目不暇接探之不尽的奥秘。现实世界还没有来得及领略,未来又是什么样子的呢?更多的还是幻想,他们想和所有的小动物交朋友,一起唱歌,一起跳舞,和青蛙一起游泳,和鸟儿一起飞翔,展示了他们纯洁的心灵。多么天真而丰富的想象啊!
我每回品味儿童画,主办单位总要道声辛苦,然而我总是说孩子们的画使我快乐,让我感到年轻,而且给我很多有益的启示,这绝不是客套。
画画对孩子们来说,是一种最富想象力的创造活动,对他们的全面发展有重要意义。指导儿童画画首先不在于绘画技术,而是要着重培养孩子的观察能力。观察不在精微,而重在开阔眼界,使他们热爱生活,丰富知识,提高审美水平。只有见多识广,才能产生丰富联想,有了丰富的想象力,绘画才能有生动真实的生活内容,有个性,有美的感染力。一味刻板的临摹,过多地讲求他们暂时还不好理解的绘画技术,反会束缚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精神。即使能画一两样东西,也是缺乏生气的小老头画。
有些落选的作品,其原因很多不是绘画技术上的问题,主要是缺乏想象力。虽然好多画表现骑龙跨凤,在月亮上盈秋千,画火箭上月球等等,但画面大多雷同和概念化,这样的画看得出不全是出于儿童自己的创造。说明我们引导儿童接触社会生活不够,成人在构思上和技术上往往帮了倒忙。让我们放手让孩子们发挥自己的想象力,用自己特有的表现方法去进行创作吧!


第8版(副刊)
专栏:世纪风

永恒
葛海霞
我忘不了他。
那时我在医院当护士。他是因为晚期肺癌入院的。医生曾尽了最大的努力想挽救他的生命,手术切开胸腔后才发现,癌细胞早已扩散,无法施行手术了,医生又无可奈何地给他缝合。
他被送进了特护病房。我每天守护在他身边,眼见着他一天天地消瘦下去。
有一天下午,他要求到户外去看看,透透空气,我便用手推车推着他出了病房。他瘦弱的身体裹在厚厚的棉大衣里,无力地靠在轮椅上。我推着他在水泥小径上缓缓地走着,初春的天气,虽然还有些寒冷,但春的气息已经抑制不住地在空气中颤抖着,随着阵阵微风拂面而来。走着走着,他忽然费力地抬起头来,发出“啊、啊”两声微弱、沙哑的叫声。我停下了脚步,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路边的柳枝上绽出了星星点点的芽苞,柔软的枝条载着满身的芽苞正在微风中轻松地摇曳着。“啊、啊”,他微张着嘴,望着在风中翩跹的柳枝又艰难地叫了两声,那双布满了血丝变得有些混浊的眼睛里充满了渴望,渐渐地,这渴望凝聚成了两颗晶亮的大泪珠从眼眶里滚了出来,顺着他消瘦的脸颊一直流下来。那一瞬间,我的心像被什么猛烈地撞击了一下,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住了。
他是在春天里离去的。那是万物复苏、草木抽芽的季节,是生命诞生的季节。
他的妻和他的女儿跪在他的床前哭喊着,同时一边哭诉着他是如何不顾惜自己的身体,不操心家里的一切事,又是如何全身心地扑到工作上。她们说他只知道工作、工作,却没有享过一天清福,她们哭他去得太早,太不应该……
我在他的床前默默伫立。白色,简单、明了。白色被单覆盖下的他不再会呼吸。但那“啊、啊”的微弱却执拗的叫声,那微张的嘴唇,那双充满了渴望的眼睛,那两颗晶亮的大泪珠,却永远留在了我的心里。那一瞬间,我懂得了他声音里的含义,懂得了那满含的渴望,他多么想重新投入生活,为他终身奋斗的事业一直工作、工作。唯有这种渴望,才使生命有了意义,得到了永恒。
我对这位前辈油然生起了敬意,我到外面去折了两条柳枝回来放到了他的身上。枝条上的芽苞已经长成了新叶,在白色被单的衬映下显得那么碧绿、那么鲜嫩。


第8版(副刊)
专栏:

收割水稻
陈所巨
禾场碾平扫净之后
那温厚产床和碎金子阳光
就等待从大板箩倾泻的
金瀑布
这时候我们充满喜悦
在中国的土地上
我们所指望的丰收
似乎不只一次幸福地走来
我们所期待的奇迹
似乎不只一次摆动黄金旗帜
我的兄弟姐妹们在汗和雨的
水稻田中
像淘金者淘出金色亮星
那镰刀不仅只是工具
抑或也有感觉
那稻禾不仅只是植物
抑或也是多情的如愿以偿
在我们丰厚殷情的大地
收割从来都是节日
风与土地的回声
阳光与雨水的梦想
都只为必然的饱满与丰润吗
都只为握住镰刀柄的手吗
收割水稻
在中国这片稻米产区
成熟与丰收的交响
情不自禁


第8版(副刊)
专栏:

到二○○○年看我们的 张宇(九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