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9年12月1日人民日报 第7版

第7版(国际专页)
专栏:

朝鲜重视青年教育
黎能清
朝鲜劳动党和政府注重对青年的教育工作,把它当作是关系到国家前途的大问题来抓。不久前记者采访了朝鲜青年组织的最高领导机构——社会主义劳动青年同盟中央委员会(简称“社劳青”),“社劳青”的宣传部长金明哲同志介绍了有关青年教育的一些情况。
在朝鲜,从14岁到19岁的青年人为“社劳青”组织成员。目前,共有450万成员。“社劳青”根据青年爱学习、热情高、接受新事物快、富有献身精神等特点,采取多种形式对青年进行教育。
创办“青年之家”
“青年之家”是专门供青年学习、娱乐的场所,遍及城乡。不论是学生、工人,还是机关干部、合作农场的场员,都自觉地参加“青年之家”组织的集体活动,如在“青年之家”学习劳动党的方针政策,平时个人学习,每月集中学习一次。学习中,既可以讨论,也可以讲心得体会。这样,每个青年就能够加深对劳动党的各种方针政策的理解,增强行动的自觉性。
开展读书和文化活动
“社劳青”中央要求每个青年每天利用业余时间读50页书,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各类书籍,并写出读书笔记,年终还要对照自己的学习计划写出总结。
为了提高青年的文化素质,“社劳青”中央规定,每月第一个星期日为“青年日”。“青年日”这一天,由青年组织举办体育比赛、诗歌朗诵、书法绘画等集体活动。此外,每周还举办两次舞会。从1987年开始,每年都开展一次全国性的独唱音乐比赛会,夏季还举办“文学之夜联欢会”,来自不同战线的青年欢聚在一起,开展对人生、青春的讨论和辩论。
组织参观访问
学校的“社劳青”组织经常组织学生参观革命史迹地和革命历史博物馆。为了使偏僻地区的青年受到革命传统教育,朝鲜中央革命战争纪念馆将陈列的物品复制成便于携带的模型,到全国各地巡回展出。今天,朝鲜的青年都努力继承发扬革命传统,保持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社劳青”中央还分期分批组织地方青年到首都平壤参观,使青年们更加了解自己的祖国,热爱自己的首都。今年7月,第13届世界青年联欢节在平壤举行,朝鲜青年表现出了社会主义青年良好的精神面貌和道德风尚,受到各国青年的好评。
目前,朝鲜正在对青年进行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教育,使广大青年了解自己国家的历史、现在和未来,从而更好地坚持党的领导,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
(附图片)
下图为金日成综合大学学生在音乐会上独唱。  黎能清摄


第7版(国际专页)
专栏:政情背景

美国驻菲军事基地问题
许晓松
今年8月,新加坡政府表示愿向美国提供军事基地设施,以便一旦美菲基地谈判破裂,美从菲律宾撤出后,能保留美在东南亚的军事存在。此举再次引起有关国家及舆论对美在菲军事基地问题的关注。
美国在菲律宾基地的历史可追溯到上个世纪末至本世纪初。1898年,美西战争以西班牙战败告终,美西签订《巴黎协定》,规定菲律宾由西班牙转让给美国统治。从此,开始了美国对菲律宾的占领历史。与此同时,美国开始接管并逐步经营其在菲军事基地。1946年7月,菲律宾宣布独立。次年3月,美国和菲律宾政府签订《美菲军事基地协定》,规定美国对菲律宾基地的使用期限为99年。1966年,双方将基地的租期改为25年,即到1991年9月16日,美国对菲律宾基地的租期届满。
美国在菲律宾的基地主要有两处:一个是位于邦板牙省的克拉克空军基地,另一个是位于马尼拉以西80公里处的苏比克海军基地。两个基地共驻有1.7万余名军事人员。这是美国在海外规模最大的两个军事基地。它们扼太平洋通往印度洋的交通要道,支持着美国部署在东亚和印度洋——波斯湾地区的军事力量。这里的海、空军设施既是美第7舰队的主要后勤补给和舰船维修地,又是支援美军在印度洋的军事活动和作战的运输枢纽。
然而,这两处军事基地的存在目前已成为美国最棘手的一个问题。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特别是60年代以来,收回基地、维护国家主权已成为许多国家人民政治斗争的一个主要目标。1986年初,菲律宾政权更迭后,由于菲国内政治原因,并随着基地租约期满日益临近,美国在菲律宾基地问题更形突出。虽然美菲在此之前于1979年10月签订过军事基地协定修正案,菲律宾得以象征性地拥有对基地的主权,但实际控制权仍掌握在美国手中。庞大的美军基地仍是菲律宾境内的“国中之国”,严重损害了菲律宾的主权和民族利益。因此,菲律宾人民认为,美军基地的存在有损于菲律宾作为一个真正独立的民主国家的形象。他们从维护国家主权和民族利益出发,要求美军在租约期满后撤出的呼声日益强烈。此外,近年来美国政府的财政收入每况愈下,平衡预算削减开支限制了美国对菲律宾等国的经济和军事援助,这无疑也引起菲律宾国内更强烈的不满。
美国方面为了在租约期满后能继续使用这些基地,从里根政府后期起,就同菲方开始就基地前途等问题进行谈判。去年10月17日,美菲两国达成协议,美国政府允诺把每年给菲的基地租金由目前的1.8亿美元增至4.8亿美元,并继续谈判基地的前途。新的基地租金虽增加了许多,但与菲律宾提出的每年12亿美元的要求还相差甚远,因此,菲律宾方面在基地续约问题上始终未做承诺。
不久前,美国和菲律宾一致同意在今年12月就美驻菲军事基地的去留问题举行会谈。一般认为,美将力保对菲基地的继续使用权。11月9日,布什在欢迎阿基诺夫人访美时说,美国有信心“达成这项新的并且使双方受益的保留军事基地的长期协议”,就是一个证明。估计美国在未来的谈判中将采取软硬兼施的手段,并会利用东盟、日本等国不愿美军从菲律宾撤出的愿望,以及菲律宾国内局势尚存不稳因素等情况,逼菲就范。与此同时,美国也在西太平洋地区积极寻求替代基地。但据报道,美国不大可能在其它东南亚国家另建此类基地。有消息说,美国经过对新加坡多次考察后认为,新加坡的基地设施很难代替克拉克和苏比克这两个基地。较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美在今后会更多地使用在新加坡的军事设施。另一方面,菲律宾也将在维护本国主权和民族利益的前提下,从确保东南亚地区安全的愿望出发,并考虑到本国面临严重的经济困难这一情况,力图寻求一个妥善解决的办法。据认为,菲律宾可能利用两基地对美国全球战略利益的重要性,迫使美国在租金及援助数额等问题上做出让步,为自己争取尽可能多的利益。但是,美菲谈判破裂,或者由于菲国内强烈的反美情绪,导致菲律宾按期收回美军这两个基地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关于美国驻菲军事基地问题的前途,还要待以时日才能见分晓。


第7版(国际专页)
专栏:

不丹开展“德利兰·纳姆查”运动
詹得雄
不丹国王旺楚克最近说:“我们不希望我们的年轻人把现代化同西方化混为一谈。”正是出于这种考虑,不丹现在正在开展一场“德利兰·纳姆查”(意为不丹传统与文化的复兴)运动。
不丹王国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景色秀丽,环境安谧,素有“神龙之国”的美称。60年代前,它基本上与世隔绝,人民靠放牧和原始农业为生。1971年以前没有货币,人们习惯以物易物。1974年以前,这里还是一块旅游业的处女地。
60年代实行开放后,不丹在现代化道路上有了长足的进步。现在既有连接外界的公路、自己的民航,也有了电、电话和卫星线路。30年前,这里的农民拒绝用良种和化肥,政府只好免费供应,而今他们争购这些东西。30年前,政府免费送一些孩子到邻国上学,家长顾虑重重,而今许多家长为孩子虚报年龄,力争早些送出去受教育。负责计划的大臣多尔吉说:“不丹的变化太大了,描叙这种变化最贴切的一句话是:从一无所有到一切都有。”
但是,同时也出现了另一种情况:许多年轻人抛弃了传统服装、风俗习惯和生活方式,盲目模仿西方;一些有地位的成年人,热衷于高尔夫球,而对传统的射箭不屑一顾。首都廷布的一位老人说:“这一代人已不喜欢民间歌曲和传统的假面具舞蹈了,他们跳迪斯科。”
旺楚克国王说:“实现现代化仍是我们的主要目标。但是对发展操之过急,使不丹的一切都在受到侵蚀。”为此,旺楚克国王在全国发起“德利兰·纳姆查”运动,鼓励人民穿民族服装,讲民族语言,热爱民族文化和文娱活动,恢复一切传统的美德。目前,“德利兰·纳姆查”运动已得到广大不丹人民的响应,最明
显的变化是,廷布街头男的都穿“巴库”,女的都穿“基拉”(民族服装),大家讲本国语言,民族特色十分鲜明。不丹并未放弃现代化目标,它正投资600万美元用于本国的卫星事业。西方旅游者也还在廷布街头游览。“德利兰·纳姆查”的目的,正如国王所概括的:“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是要确保不丹仍然是不丹。”


第7版(国际专页)
专栏:

老挝改革取得可喜成果
李明
老挝是印度支那的一个内陆国,面积约23万平方公里,人口380多万。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森林、水利及矿产资源相当丰富,对发展经济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
1975年12月2日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成立后,老挝人民在老挝人民革命党的领导下,在医治战争创伤、恢复国民经济和建设社会主义等方面作出很大努力,取得了显著成就。然而,由于长期受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统治和战争破坏的影响,老挝的生产力尚未得到应有的发展,优势也未得到很好地发挥,人民生活改善缓慢,国民经济基本上仍处于自给自足状态。
为了促进老挝国民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老挝政府于1986年开始对经济管理机制、组织机构等方面进行全面改革。主要内容包括:以发展生产力为中心,以农业为基础,逐步把自然经济发展为多种形式的商品经济,废除官僚主义的管理机制,兼顾国家和劳动者个人利益。对外实行开放,吸引外资、技术和先进的管理方法,扩大对外经济关系。
几年来,老挝政府先后采取了一系列具体措施,如下放生产经营权,实行厂长或经理负责制;进行物价改革,实行统一价格制;改进税收制度,放宽对减免农业税的范围,对工商税、进出口税作了相应调整;理顺流通渠道,减少中间环节;实行出口承包;颁布外资法,开始同外国办合资企业等。由于做法比较稳妥,使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经济形势比较稳定,工农业有较大发展。同1975年相比,1988年工业生产总值增加3.4倍,农业生产总值增加2.7倍,国民生产总值增加3倍,国民收入增加2倍,出口总值增加6倍,人民生活有明显改善。
老挝在吸引外资方面也取得了初步成果,自去年颁布投资法至今,共接收外资申请项目124项,批准76项,注册投资总额约5000万美元。
改革给老挝带来了变化,增添了生机和活力。目前,首都万象到处大兴土木,新商店、新住宅日益增多,许多新餐馆纷纷开业,气氛活跃,颇有朝气。
勤劳智慧的老挝人民正在老挝人民革命党的领导下,努力在建设社会主义事业和改革开放的进程中取得新的更大的成就。


第7版(国际专页)
专栏:国外剪影

“老外”东京找房难
对于外国人来说,要想在东京寻找栖身之处颇为困难。即使昂贵的房租未使你望而却步,那么,日本房主对“老外”们不理不睬的态度也会使你退避三舍。
特伦特·希尔是美国一位录像专业人员。他想在东京租一间寓所,但日本房主仅仅因他是外国人便将其打发走了。“因为房主不喜欢同‘老外’打交道。”希尔说。
许多外国人抱怨日本人对他们不爱理睬。他们在东京找房子不得不求助于中间人,但中间人能够提供的房子大都租金昂贵,且多在外国人集中的地方,后一点令许多想深入日本人中间生活的外国人颇感失望。
那位帮希尔找房子的中间人承认,他不帮助外国人介绍住所,对希尔只是一个例外,因为希尔会说点日语。当问及个中原因时,希尔说:“我曾听到一位日本房主抱怨外国人不守居住规矩,常常在一间房子里挤上许多人,而且外国人比日本人要吵闹得多。”
一些日本房主说他们不愿接待不会说日语的主顾,但实际上,对于许多会说日语的外国人来说,日本房主的面孔也是冷若冰霜。
在日本,排外心理并非局限在找房一事上。一些出租汽车司机若发现乘客是个外国人,便会扬长而去。在有些闹市区的酒吧门前,挂有“外国人不得入内”的牌子。
专门介绍住房的中间人坂本说,他和他的同行们对此无能为力,因为按照日本的法律,房产所有者比顾客的地位要有利得多。他还认为,房主(主要是些上了年纪的日本人)之所以不喜欢外国人,可能与他们至今仍存有二次大战遗留下来的仇恨心理不无关系。
(陈为民编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