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7年7月27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经济)
专栏:

  深圳经济呈现全面高涨新势头
外商投资热点仍在深圳,经济专家提醒,务必在“特”字上继续作好文章
本报深圳7月27日电 记者程凯报道:来自各方面的情况表明:今年上半年深圳特区经济已走出波谷,面临全面高涨的好形势。
走上深圳街头,便可感受到经济高涨的气氛。罗湖金融、商业区和火车站一带,又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从1985年下半年开始的街头萧条冷落,宾馆、商场、饭店门可罗雀的现象已不复存在。市区宾馆住房率已从去年的30%左右上升到70%以上。地处闹市的南洋大酒店,4月底便已完成全年的利润指标,形势好转之快,使酒店经理喜出望外。
可以说明当前经济形势的另一现象是:今年上半年,深圳长途电话的交换量,平均每月近190万次,平均每天超过6万次,比去年同期增加1倍多。经济的繁荣,使深圳一度缓解的打电话难再趋紧张。电话公司已采取新的扩容措施。
曾担心深圳房子盖得太多卖不出去的房地产商,脸上愁云渐消。无论工业厂房还是商业、住宅楼宇,行情都由淡而旺。以营建和销售工业厂房为主业的深圳工业发展服务公司,去年闲置的厂房已告售罄。今年在建的13幢厂房,已预售出8幢。这家公司的负责人说:工业厂房的供求状况,是深圳工业发展的晴雨表。
上半年,深圳又有49家企业建成投产,其中70%为中外合资企业,5月间点火的广东浮法玻璃厂,总投资1亿美元,为广东目前最大的中外合资企业。
外贸的形势也日渐乐观。至6月底止,实际利用外贸1.55亿美元。批准引进的工业项目92项,比去年同期增长46%,协议投资总额6.37亿港元,增长16.2%。目前,全市已有外商投资企业322家,其产值占全市工业产值的60%以上。大部分中外合资、合作和外商独资企业都盈利。颇有名气的三洋电机、华发电子等公司,获利后又追加了大笔投资。荷兰的飞利浦公司,不久前决定投资8000万荷兰盾(约4000万美元),与深圳合资经营“深飞激光化学系统有限公司”。这是飞利浦公司在深圳投资的第二家企业。上述情况无可置疑地说明:外商投资的热点仍在深圳。
日前,深圳市统计局公布:上半年,全市工业生产以12.3%的速度逐月上升,工业总值达24.02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67.7%。出口工业产品发展速度更快,出口工业产值达11.6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74.55%,出口产值占工业总产值的比重,由上年同期的46.59%上升到48.5%。海关也公布了一些数字:深圳特区1—6月出口总额7.26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26.9%。它告诉人们:深圳以工业为主的外向型经济,又进入一个新的层次。
在讨论深圳上半年经济何以出现高涨势头时,人们对下述两点取得一致认识:一是为贯彻《国务院关于鼓励外商投资的规定》,深圳公布了更加优惠政策的实施办法,如对技术先进和产品出口企业采取区别对待,以及减免税收、降低收费等等。同时为增强吸引外资的能力,相应采取了加强与内地横向经济联系、发展内联企业的更加优惠的措施。二是日元大幅度升值,国际游资增多,香港及东南亚经济繁荣,使深圳遇到利用外资的大好机会。因此,一些经济学家提醒深圳:值此经济全面复苏之际,务必在“特”字上作好文章,继续放宽政策,珍惜目前大好时机,及早采取更有效对策,更大规模地引进外资。


第2版(经济)
专栏:

  一些省市近来生猪生产下降
正在多方努力采取扶持措施
本报讯 从农牧渔业部畜牧局最近召集的北京、天津、上海、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浙江、山东、安徽等11个省市生猪生产座谈会上传出信息:今年,上述多数省市生猪生产出现了下降的局面。据10个省市统计(未包括安徽),今年5月底存栏猪12119.85万头,比去年同期下降4.5%。其中除上海略增、河南持平外,其余省市都下降了。
母猪下降的幅度尤为引人注目。据10省市统计,今年5月底,能繁母猪存栏810.63万头,比去年同期下降13.9%。其中北京下降的幅度最大,为30.2%。
出栏肉猪平均活重和产肉量也下降了。湖南省出栏肉猪平均活重87公斤,比去年下降9公斤。多数产区每头猪出肉率比去年同期下降4%—5%,其中有相当一部分猪是农民为了减少养猪亏损而提前出栏的。
据分析,生猪生产下降的主要原因是:饲料价格上涨的幅度大,而生猪收购价偏低,农民养猪获利不多,不但比不了务工经商,也不如养牛、羊、鸡、鱼。
目前,上述省市为稳定生猪生产已经采取了一些扶持的措施。
一是继续执行收购猪和奖售粮挂钩的政策。上海市食品部门会同定购的生猪,每头供应平价粮135公斤,天津市对瘦肉型猪还额外奖售50公斤饲料。
二是对母猪实行保护措施。山东省去年拿出2亿公斤粮食用于饲养母猪。今年5月,该省烟台、潍坊、泰安、临沂4个地区又筹集了2500万公斤粮食安排种猪生产。
三是猪田猪肥挂钩。一些地方给养猪户划拨饲料地,地随猪走,饲料地免收农业税和征购粮。还有的地方对农民交售生猪奖售化肥和工业品。
(王玉生)


第2版(经济)
专栏:

  旺季不旺 淡季不淡
  ——猪肉市场波动的观察与思考之一
  江夏 姜渭渔
最近,不少地方猪肉市场出现了值得注意的反常现象。往年的第二季度,是生猪收购的小旺季,同时,由于天气渐炎热,猪肉销售开始转入淡季。因此商业部门通常是购大于销、库容紧张,市场上的猪肉价格呈下降趋势。可是今年第二季度已过,不少地方却收购不见旺,销售不见淡。据有关部门提供的数字,今年上半年全国商业部门的生猪收购量比去年同期减少4.9%,销售量却比去年同期增加约12%。
国营商业,尽管猪肉零售价格没有随着收购减少、销售增加而发生变化,但收购价和省际调拨价的上升,已使他们明显感到市场波动的压力。
对市场供求状况极为敏感的城乡集市贸易价格,波动更明显。据有关部门对全国城乡170个集市的抽样统计,今年6月末每公斤猪肉的平均价格比4月末上涨了约10%。一些城市集市贸易点价格的波动更为明显。以6月份为例,北京上旬每公斤猪肉3.6元,下旬为3.9元;西安上旬为3.4元,下旬为4元;重庆上旬为3.4元,下旬为4.4元;福州上旬为4元,下旬为4.4元……
“旺季不旺”,对猪肉的市场供应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拿北京来说,5月份以后,全市国营商店净瘦肉的日上市量从40吨降至10余吨,居民们感到瘦肉没有过去好买了,随到随买变为排队等候。家庭主妇们,常常顶着太阳连跑几家菜市场,肉案板上放着的都只是被戏称为“丹顶鹤”的大肥肉。人们不禁又提出了前几年的老问题:瘦肉都哪儿去了!难道猪只长肥肉?
面对这种情况,不少居民的反应是,抓住机会便尽可能多买,不少家庭冰箱里存的瘦肉比往常倒多了;商业部门为应付下半年的猪肉消费高峰和节日供应,则较多考虑保证相当的库存,更注意控制瘦肉市场投放量。两方面的反应,人为加大了市场波动的幅度。
其实,近期的“反常”并不完全在人们的预料之外。想一想去年同期局部地区发生的“卖猪难”吧,想一想当时饲料价格上涨、养猪成本上升、农民养猪积极性受挫、仔猪价格下跌的种种状况吧。从那时起的生产不旺,就正是现在猪肉供应“旺季不旺”的重要原因。猪肉生产并不象蒸馒头那么简单,它的起伏是要有半年以上的周期的。
此外,“淡季不淡”,也与猪肉的其他替代副食品的生产状况有关。近期,牛羊肉、禽蛋、水产品上市量少且价高,使猪肉的“主角”地位更加突出。例如:北京市国营商业部门的猪肉销售量,今年除1月份因春节增长较多外,2、3、4几个月与去年同期相比,一直是在正常幅度内增长的,可是在鸡蛋凭本供应以后(5月起),猪肉销量直线上升,到6月末累计比去年同期增长14.6%。
真正值得忧虑的倒不是眼下的市场供应,而是由于目前生猪存栏下降,尤其是公母猪存栏比重下降造成的生猪生产后劲的不足。这种状况如不改变,有可能在更大范围内造成波动。


第2版(经济)
专栏:

  一些单位和干部在购销中搞不正之风
桑植县农民买不到化肥强烈不满
本报讯 记者吴兴华报道:湖南省桑植县供销社系统、县氮肥厂和部分领导干部在化肥购销中搞不正之风,县委、县政府领导措施不力,存在严重的官僚主义,引起当地农民的强烈不满,导致6月19日至22日2000多农民先后到县氮肥厂、县农业生产资料公司仓库抢购化肥。
桑植县办有氮肥厂,今年安排生产碳铵15000吨。到6月中旬,全县已调拨碳铵8604吨,尿素1692吨,农村人均碳铵40多公斤,尿素4公斤多。只要将这些化肥按规定供应到农民手里,肥料缺口不会很大。
但,县供销系统不少单位或抬价、图省事,将肥料卖大号,售给亲友、县外和乡外单位,有些人转手高价出售,从中牟利。或为自己和亲友多购肥料,或截留肥料。上洞街供销社将173.25吨碳铵调拨单先后分给五个个体司机和个体户,其中123.25吨被运往县外、乡外高价出售。苦竹坪供销社共9名职工,为自己买尿素3150公斤,社主任就买走550公斤。
县氮肥厂也不按规定调拨化肥给农村,擅自扩大自销量,卖大号。县政府曾决定,县氮肥厂生产的碳铵80%交县农业生产资料公司销售给本县农村,20%自销。但该厂为了多赚钱,多自销了800吨以上。还卖给本厂职工431.94吨,人均近1吨。有的职工一人就买了10多吨,个别职工还将从厂里购买的肥料转手,从中牟利。
县、区、乡的部分干部利用职权,拉关系,走后门,为自己和亲友搞肥料,搞乱了正常的化肥分配秩序。今年1至5月,县直机关有245人次到县生资公司购买尿素26.47吨。其中有县政府办、县公安局、县法院的负责人。仅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就为外县的弟弟搞走7吨氮肥。不少不务农的双职工也购买了尿素。县财委家属在农村的干部仅2名,而买尿素达1275公斤。县直机关干部带头这样搞,部分区、乡干部也纷纷效仿。仅空壳树乡的乡干部和乡直单位职工,在今年4至5月,先后从乡供销社弄走专用尿素3.1吨。
由于搞不正之风,许多农民买不到化肥。仅据官地坪区统计,全区4700多户农民,到6月中旬,尚有970户没买到一两化肥。
桑植县发生两千多农民进县城抢购化肥的事件,其重要原因是县委、县政府领导严重的官僚主义。县政府对化肥分配、购销先后作过几次研究,也作出过决定,但没有及时检查落实,督促执行,造成化肥购销中的混乱。今年3月19日,县政府曾决定氮肥供应由乡政府发票给农民,凭票供应,并将指标分配到各乡。但后来一些乡或供销社根本没有执行县政府的决定,化肥供应出现混乱,农民反映十分强烈。县政府知道这些情况后,没有采取措施及时纠正,以致不正之风愈演愈烈。县农业生产资料公司仓库尚有尿素、复合肥等110多吨。而县生资公司汇报说仓库没有肥料了。县委、县政府领导没有实地了解,就信以为真。6月22日,当四五个农民来到县政府,询问生资公司的仓库里有肥料为什么不拿出来卖时,县政府办公室负责人一口回绝:“仓库里没有肥料。”早已了解仓库情况的农民十分气愤。结果造成1100多农民抢购仓库肥料的严重后果。


第2版(经济)
专栏:

  轻工部提出限制滞销品生产
据新华社北京7月27日电 (记者吴锦才)轻工业部副部长康仲伦今天在北京说,对国内市场已经饱和的耐用消费品如自行车、手表、电风扇,各级地方政府不应随便减免税收再支持它们扩大产量。他指出,国家已明确规定钟、表、自行车、缝纫机、机器脚踏车、电冰箱、冷柜、空调器、洗衣机、电风扇等10种耐用消费品的宏观管理由轻工业部统一归口,轻工业部为此决定要将工作职能的重点由过去偏重系统内管理转向对全社会的轻工业品生产进行管理。


第2版(经济)
专栏:

  一手抓生产 一手抓流通
  北京供销社深化改革农商受益
本报讯 记者赵兴林报道:北京市供销社坚持一手抓生产,一手抓流通,企业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同步增长,今年1至6月与去年同期相比,商品销售额增长19.6%,实现利润增长30%。
北京市供销社近几年改革虽有成效,但由于领导体制、管理体制、流通体制和职工素质,一时还不能适应已经变化了的新形势,企业购销、实现利润等指标连续两年出现“滑坡”。为了充分发挥供销社在生产和流通中的积极作用,各级供销社首先把亏损、微利门店实行租赁经营作为深化改革的突破口。“租赁进店,企业变样”。据今年5月对实行租赁经营的884个门店调查,实现利润比去年同期增长近一倍,上缴税金增长二成多,企业增收八成多,职工个人收入也明显增长。
农村实行经营承包责任制后,为了促进一家一户的农民搞规模经营,一些基层供销社主动出面组织成立了养蜂、西瓜、蔬菜、果品等172个专业性的合作社,供销社负责提供信息、籽种、技术咨询和商品销售服务。农民看到有利可图,已有16927户农民报名加入这一组织。进入夏季,活跃在京郊农村的51个西瓜产销协会,到7月13日,已将1.8亿多公斤西瓜秩序井然地调入首都市场。
通过深化改革,多数基层社增强了自我经营能力。今年上半年京郊农村市场销售的价值8亿多元的商品,其中1/3是基层社自己购进的。


第2版(经济)
专栏:

国内首套医用尿素装置建成投产
本报讯 我国第一套年产五十吨医用尿素和二百万支尿素软膏装置,七月初,在中国石化总公司洞庭氮肥厂制药分厂建成投产。
医用尿素是一种化学原料药,广泛用于外科、五官科及美容行业,此药品对脑水肿、血管瘤等疑难病有特殊疗效。过去,医用尿素只有英、美等国家能生产,在我国还是一项空白,长期以来依赖进口或用分析纯尿素代替。 (张怡林 刘松杉)


第2版(经济)
专栏:

齐齐哈尔大量增加渔业生产投入
本报讯 截至五月三十日,齐齐哈尔市农村用于养鱼的贷款和各类投资已达一千八百多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近一倍,是历史上最多的一年;购买鱼饲料和鱼用药达五百多万公斤和二十万公斤,分别比上年同期增长百分之三十和五倍;订购的鱼苗也比上年同期增长近一倍,为渔业生产增添了后劲。
(王瑞光)


第2版(经济)
专栏:

掖县台钳出口量占全国四分之一
本报讯 山东掖县台钳厂把信息触角伸向国外,根据国际市场的需求变化,对产品进行更新换代,提高了出口创汇能力。去年外贸出口额七百四十万元,比上年增长百分之四十四点三,产品出口占国内出口量的四分之一。今年头五个月,出口额又比去年同期增长百分之三十二。 (邓兆安)


第2版(经济)
专栏:

CAD软件展示会在清华大学举行
本报讯 我国第一届计算机辅助设计(CAD)软件展示会,于七月二十六日起在北京清华大学举行。计算机辅助设计技术是一项八十年代的前沿技术,它将计算机技术应用于各个工程设计领域,在技术人员的控制之下,进行工程设计的绘图、评价、统计、优化、计算等方面的工作。这一技术将使设计的速度和精度大大提高。


第2版(经济)
专栏:

  忽视劳动保护尘毒危害严重
阳泉苇泊钢厂等企业被处罚
本报讯 长期忽视劳动保护法规,尘毒危害严重的山西阳泉市苇泊钢铁厂等六家企业,七月四日被阳泉市有关单位提出警告和限期改正及罚款处理。这些企业的主要负责人也受到了经济处罚。
在最近的抽样调查中,阳泉市发现部分企业单位在尘毒治理中,速度慢、效果差,“三废”尘毒仍然危害着职工的身体健康,严重污染着大气环境。市苇泊钢铁厂作业场所一氧化碳浓度超过国家标准的十倍,粉尘浓度超标二十四倍之多,去年曾发生一氧化碳中毒事故。市玻璃器皿厂置职工的健康于不顾,擅自挪用技术改造专款,不曾改善工人劳动条件,车间温度高,热辐射强度超过国家标准,严重危害着职工身体健康。市玛钢厂、矿务局水泥厂、南庄煤矿、矿区弹簧厂也不同程度地存在着管理不善,粉尘浓度大、厂容厂貌脏乱等现象。
为此,阳泉市安委会、经委、总工会、劳动局、卫生局联合对以上六个企业提出警告,并责令限期改正。
(李命森 司兵瑞)


第2版(经济)
专栏:

  船在水上行 人在画中游
江苏开辟水上旅游
本报讯 新华社记者龙文彬、杨木寿报道:在素称“水乡泽园”的江苏省,船运部门开辟的水上旅游业,以独具一格的“船在水上行,人在画中游”的情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中外游客。
江苏名胜古迹荟萃,许多佳景胜地或飞临长江两岸,或连袂运河沿线,或镶嵌于太湖、黄海之滨,具有开办水上旅游的优势。
目前,5个水上旅行服务社有座卧、全卧和装有空调、音响设备的新型游轮、游驳、龙舟50多艘,客位6700多个,开辟了以苏州——杭州、无锡——杭州、常州——杭州和以太湖为代表的江南运河旅游、太湖旅游、长江旅游、江河湖联游、水陆联游以及季节旅游、专项旅游、纳凉夜游等30多条定期与不定期的长短结合的水上旅游航线。
利用水上航线,把江河湖海的风景名胜联系在一起,加之吃、住、行、游、购的一条龙服务,使游客既感到舒适、方便,又省时省钱。现在,江苏省每年接待的水上旅游的游客有200多万人次。
(新华社供本报专稿)


第2版(经济)
专栏:

  枣阳自行车厂以质量求发展
本报讯 “谁砸‘野马’的牌子,就砸谁的饭碗”。这是湖北枣阳自行车厂职工中流行的一句话,他们就是靠这种高度的质量意识,使这个县办自行车厂在强手如林的自行车行业中崛起,去年生产野马牌自行车四十万辆,今年上半年生产了二十六万辆,产品畅销不衰。去年实现税利五百万元。
(苏平)


第2版(经济)
专栏:编者的话

  应当关心工人疾苦
  燮阳
目前正值炎热的夏天,各级领导部门应当十分关心处在生产第一线的工人,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尽力改善职工的劳动条件,采取积极措施,做好劳动保护和防暑降温工作。
人是生产力的重要因素,一切财富都是人创造出来的。要搞好双增双节运动,必须关心人。只有关心人,体贴人,尊重人,人才能发挥主动精神,创造出更多的财富。
对于处在炼钢炉前高温下的工人,对于那些冒着烈日施工的建筑工人,对于钻入井下的煤矿工人……有关部门应当百倍关心他们的疾苦,看看防暑降温工作是否落实?劳动条件是否改善?晚间睡眠如何?对于这些,切不可掉以轻心,采取官僚主义的态度。
阳泉市对六个忽视劳动保护法规,严重损害工人健康的企业提出警告和处罚,并责令限期改正,这一关心职工健康的措施,抓得好。


第2版(经济)
专栏:

  水,请加倍珍惜它
  刘燮阳 宫建华
北京,这千百年的古都,为什么现在成了缺水城?记者查寻了有关资料,访问了一些水源专家。
在地理位置上,北京不靠近水量充沛的大河流。永定河,密云、官厅等水库,水源补充量十分有限,对北京市用水起不到什么重要作用。1910年,北京架设了第一条自来水管,初期引用温榆河水,后来,河水日益减少,不得不改用地下水。所以,从建国前至今,北京一直使用的是地下水。
这几年,北京城市建设、工业生产迅猛发展,人口数量不断增长。仅1986年,房屋竣工面积达900万平方米,相当于解放初期房屋总面积的一半;随着第三次生育高峰的到来,北京人口每年还将以13万的速度增长。为了适应社会各方面的发展,北京的地下水资源目前已是超量开采的阶段了。据调查,北京市地下水每年只能开采6亿吨,而现在已达到了9亿吨,超出了3亿吨。50年代,北京第四水厂,井水地下水位距地面只2到3米。而现在下降到离地面20余米,平均每年以0.5至1米的速度下降,现在含水层还剩15米。有关部门统计,1986年全市八个水厂平均水位比1985年又下降了1.3米。这几年,由于超量开采,东郊一带有的地面已出现下沉。经专家测算,北京今后十几年,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工业生产的逐步增加,需水量每年还会以5%以上的速度递增,再这样继续采水,北京的地下水有疏干的可能,地面下沉趋势还会扩大。
水,如此宝贵,然而浪费水的问题,目前在一些单位却非常惊人,记者在北京市节水办公室了解到:东郊八里庄一个宿舍区,有个公用水管,三年没安水龙头,水昼夜流淌,以每小时最低流速算,三年流了52560吨水,相当于两万人一个月的用水量。中关村有一个研究所的食堂,一台冷冻机没有循环水设施,每天直排量达88吨,相当于44个人一个月的用水量。
东直门外,有个卖汽水的个体户,入夏以来,汽水生意非常好,窍门是“引”用了一家副食店流出的冷却水。节水办的同志查寻时发现,这个副食店,有一台4000大卡的冷冻机,因不安装循环装置,一天要泄出72吨冷却水。一个过路老者说,国营店这么好的水被白白流掉,个体户“巧”利用,赚了大钱。
浪费水的单位,还不仅仅这几家,一些企业还有直排水的死角。个别住户,对自己该修理的“长流水”水管,还不屑一顾。原因就是头脑中认为,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他们哪能想到北京缺水;哪能想到,为了保障北京人用水,几千名职工奋战在各个水厂。
更为严重的是,据有关专家考察,北京地下水的水质已开始出现污染。几年来,硬度逐年增高,个别地区的水质有机污染指标呈上升趋势。如果不立即治理,十几年后,北京的地下水水质将会严重恶化,到那时,北京将出现水荒。
造成这些污染的原因,一方面是市区周围垃圾坑的垃圾,常年经雨水浸泡,有害物质渗入地下水;另一方面,一些工厂的废物堆放不合理。如有些地方废钢渣常年堆积如山,废钢渣中有害物质——酚,随雨水流入地下;再有一些工厂的污水,不经治理就排出,日久天长也渗入地下。
北京的西、北郊是地下水的补给区,然而这两个地区又是污染非常重的地区。一位专家说,地下水一旦受到污染,人工是无法治理的,如果靠自然净化,也得十几年或几十年的时间。作为北京稀缺资源的水,已向人们发出了危险的信号。
尽管北京市水的问题这么严重,自来水公司和市节水办的同志,几年来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一些可喜成绩。他们从长远规划出发,修建了水源八厂及田村山水厂,并正在加速水源九厂的建设,同时颁布了用水法规,改革了包费制,研制了许多节水器具等。今年入夏以来,所有水厂的供水设备运转率达100%。占全市供水量40%的主力水厂——八厂,为防止潮白河汛期,洪水破坏河床边的水库,进行了各种加固工程。
尽管如此,水不会自生,北京水资源有限。如果一边节水,一边浪费,总有一天会坐吃山空。水是生命的源泉,水对人体的需要价值,是任何物质不能代替的。水贡献于社会,造福于社会,真正解决水紧张的问题,不能只靠自来水公司,还要靠全社会来爱惜水、珍重水、节约水!


第2版(经济)
专栏:

安徽淮南潘集一矿运输区在双增双节运动中,既拣芝麻,又抱西瓜。2000多个煤车轮子沉睡在废旧堆里已经三年多了,如果全部修复再用,可为国家节约100多万元。他们认准了这个大西瓜,突击检修煤车轮子,现在已有1500多个轮子又重新转动起来。 池宏斌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