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7年7月22日人民日报 第8版

第8版(副刊)
专栏:

  铁坚杉的浩叹
  ——写在神农架
  沙白
  铁柯四张
  八百年风霜雨雪甩落身后
  碧叶摩天
  远望如飘过山头的墨云一团
  一如八百岁的彭祖鬓发飘飘
  巍巍然,凛凛然
  立脚在二千米高山
  前不见密林蔽日
  后不见古木参天
  遍山头只见灌木丛短发戟立
  山毛榉抖落一身黄叶
  黄栌燃起三堆两堆火焰
  二十世纪公路的长带
  竟也是一条新的冰川
  铁坚杉又一次成为“孑遗”
  因为是“神树”幸免于难
  没有白鹤飞来栖止高枝
  没有金钱豹隐身偶露一斑
  华南虎飏然远去
  长尾雉难得一见
  神木也难耐清秋的孤独
  夜静时能听到声声浩叹
  为砍倒樱桃树
  华盛顿曾有过终身遗憾
  面对茕茕铁坚杉
  我听到“伐木者醒来”的呼唤


第8版(副刊)
专栏:

  海港之晨
  贺羡泉
  港口的灯火,还锃明雪亮
  不眠的客轮,已在航笛声中出港
  把天和海的结合部
  荡出一片鲜红的霞光
  大海醒了,渔村醒了
  整个大海,到处熙熙攘攘
  连日的台风终已过境
  所有的船队都在远航
  经过风暴的洗礼
  海面显得分外明净
  连那航笛的粗犷的声带
  也分外高亢,分外激昂
  船长的头脑倍加清醒
  水手的目光能透视海疆
  迎着大海新涨的潮汛
  弄潮儿的心上都生出翅膀


第8版(副刊)
专栏:大地漫笔

  “调茶团”之类
  郭庆晨
报载,湖北省竹溪县春茶上市,调查团频繁而至。有的低价买茶“尝鲜”;有的不满足于自己“尝”,还要带走一些送人;更有甚者,拿着领导的批条强行“调茶”。于是乎,当地群众称他们为“调茶团”。
在茶乡的调查团被改名为“调茶团”,那么,在水乡、米乡、菜乡的,是否改称为“调鱼团”、“调米团”、“调菜团”呢?
近年来,有些“调查团”,名曰“调查”却总是言不及义,其实谈不到正题上去。精力用到哪里去了?用在了“调茶”之类上。所以,被调查的单位很少对“调查团”抱有什么厚望,他们所想的也很实际:减少些干扰,给点“茶”,赶紧打发他们走人了事。
调查团就是调查团,决不能变成别的什么“团”。愿办实事的调查团能够以尽责尽职的调查研究工作,洗去“调茶团”的耻辱。


第8版(副刊)
专栏:

  “恋人式”的微笑与评价改革的尺子
  陈小川
我陪外国代表团去广州,住了几日中国大酒店。酒店大堂有几爿洗手间,内里一尘不染,柔曼的轻音乐不绝于耳,没有一点儿秽气。凡有宾客光顾,总有一位白衣白帽的服务员恭谨地服务着,等宾客用厕一毕,为您开水龙头,递上香皂,递上擦手纸巾,一张未擦好再递一张。有些洋客人领受了这样殷勤的服务,会送去一些小费。如我这样没有给小费的习惯又囊中羞涩的客人,只好递上一句“谢谢”。无论给不给小费,白衣白帽一律脸带微笑,殷勤周到。
回到北京,把这事当新闻传播给朋友,没有想到竟会遇到不屑:“你看那微笑由衷么?是为了钞票的。”听了这话,我竟一时语噎。初时只是觉得过于苛求了,要职业性的微笑如“一日不见,如三秋兮”那种水平的恋人式微笑一样由衷,岂非强人所难?
“为了钞票。”这话实际上是对白衣白帽们从道德上评价。言外之意为了钞票而微笑,而殷勤,而彬彬有理,都不是那么道德的;至于白衣白帽主持的洗手间,给宾客带来方便,令人免受秽气熏蒸之苦,使人感到愉快,则似乎不值一提。这道德评价的尺度用在白衣白帽身上,不过是小小一端,它还被用去量改革,这正是前一段时候对改革种种非议的一源。
道德第一,从古至今的中国人一直确信着,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把道德评价的尺子,可用去量大到朝代兴替,小到儿女情长。细看看一部中国史,真正的英雄只有道德英雄一种,是人人尊奉的。死谏的文官、死战的武将、节妇烈女、忠臣义士,都有碑的有碑,有庙的有庙,有牌坊的有牌坊。而黄道婆、祖冲之、蔡伦、毕升,却没有这些殊荣,还不如男人死了就上吊的妇人伟大。
8年前,改革兴起,产生了许许多多改革干将、改革新事。于是许多人又纷纷用道德评价的尺度去衡量:与厕工的笑是否由衷相似,去论先富的人是不是为富且仁,大刀阔斧的厂长是不是还同工人促膝谈心,承包租赁的关广梅为什么在分配上高出职工那么多……以至于对一些因改革而受益,而买了电冰箱大彩电的人,也颇多微辞。这就是我们祖传的道德评价传统放之四海所遇到的困惑。最恨不仁不义,却又不能完全耻于言利。尝够了三个和尚没水吃的苦,却又不忍看着多挑水的和尚多喝些许。义与利的抵牾,使得多少改革的拥护者也如迷宫中的蚂蚁,陷入道德评价与效益评价的两难境地中。打破平等和谐,什么时候都会给人带来困惑和痛苦,但是追求崇尚绝对的平等和谐,代价则是不要前进。
我不主张抛弃道德评价,尤其要强调职业道德,讲求利与义的结合。但是我以为衡量改革的首先和主要的标尺不应该是道德评价,而应该是生产力这把尺子,是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社会主义理论还仅仅在空想社会主义者的脑瓜里转悠的阶段,没有生产力经济学去启开茅塞,空想社会主义者们把家产分给穷人,搞公社试验,多是一种道德理想蓝图的实践。而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就是抓住了生产力这枚金钥匙。科学社会主义不是“均贫富”,不是一个人的饭三人吃,更不可能是启发阔佬们为富且仁,把家产分给穷哥们儿,只能是创造出前所未有的生产力发展的高水平,在这个基础上实现共同富裕。
今天的改革,就是改革束缚生产力发展的旧体制,当然要打破旧有的平等和谐,不可避免地要冲击“均贫富”和“不患寡而患不均”等道德观念,这些观念受到种种批评是不奇怪的。改革,给国人既带来眼前的利益,又带来长远利益,是件大“义”的事,是义利兼顾绝不抵牾的善举,历史将从更宏大的视角给予高度的道德上的评价。
因此,对待改革的成败利钝,当前须强调的,是生产力、效益评价的尺子。这样,我们首先看到的将是租赁承包的给国家创造了多少税利,给职工带来了多少好处,大刀阔斧的厂长创造了什么样的生产力水平。用效益评价这把尺子一量,也许就不会把卖假药、使昧心秤引起的道德义愤,迁怒于改革本身了。恰恰只有深化完善改革,才能有效地消除这类不道德现象。
我愿中国大酒店的白衣白帽们微笑得更好,给国家创造更好的效益,给宾客带来更大的方便,尽管这种微笑可能比不上恋人的微笑。


第8版(副刊)
专栏:

  贵在创新
  ——看《宋雨桂、冯大中画展》有感
  冯迪
作为负有社会责任的造型艺术家,应具有深厚功力和多方艺术修养,更要有高尚理想和创新精神。否则,难以创作出既有时代气息,又有个人风貌,并能与人民相呼应的优秀艺术作品。
气质与素质,在当今中国画坛上不无兼而较优的人在。宋雨桂、冯大中两位中年国画家就是其中佼佼者。这可以从最近在中国美术馆开幕的《宋雨桂、冯大中画展》中数十幅气势磅礴、格调新奇的佳作中,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他们一方面深入生活,一方面又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刻意求新,经过长期地探索和创新,终于取得了成功。象《长江明珠图》、《苏醒》、《长白八月》和《晚晴》等作品,都是在继承传统技法的基础上,大胆地发挥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表达了作者对祖国河山和大自然的酷爱,从而把时下的山水画推到了反映时代气度的洪流巨澜之中。
大面积的泼墨、泼彩和恰到好处的留白,是宋雨桂、冯大中作品的显著特点之一。《长白八月》运用这种技法使整个画面的景物都在以雷霆之势滚动着,疾速地运动着,动态极其强烈。如此狂放的大泼墨、大泼彩实属难得。而大面积的留白,在几幅作品中又占有特殊的审美意义和价值:或对比,或补充,或呼应,都是对传统留白技法特点的继承和发展。其它作品,如《逝去的野花》等等,也都可以使人饱尝大墨淋漓的艺术快感。“泼”,需要胆量和勇气,更要有默思撷要,笔歌墨舞的运筹。没有足够的把握和丰富的想象力加之因思泼去,因形造化生发开去的驾驭本领,恐怕纵有千般妙想,也难以收拾成章。他们学习传统,从生活的实际感受出发,还大胆地创造了适于表达自己独特感受的技法——“冰裂纹皱”,一扫古代山水画的旧貌,使有限的手段发挥出无限的妙处,从而丰富了画面,也增强了时代气息和艺术感染力。正如我国著名书画鉴赏家杨仁恺先生所评:“在于打破了明清以来上下相因的模式”,在于他们的胆气和干练;在于他们追求创新的精神和素质休养。
艺术创作是个不断创造、不断发现的过程,也不断地发现自身。所以他们的作品表现的诗情是壮阔的,情感是豁达的、豪放的,毫无小桥流水的小家气。更可贵的是他们两人晨夕与共,艺术追求、艺术观点、艺术造诣日趋一致和默契合作的精神。
出现在他们的作品中的山是地处群峰耸立的长白山,虎是体态硕大、色彩斑斓的东北虎。作品的景物气概非凡:或风卷云飞冰封雪裹,寒气袭人;或墨气盖顶,山泉奔泻,雄奇挥洒,令人感到惊异、浩瀚,神秘和壮丽。而静静的白桦林,却又是那般恬适宜人,鸟兽不惊,另有一番野趣。他们的老虎,真如活虎般的栩栩生气,呼之欲出。那蓬松的质感无不显露着老虎的筋骨和肌腱,显露着美丽而含蓄的斑纹。作者这种悉心的追求和描绘,是会得到观众的赞许的。


第8版(副刊)
专栏:

  风月无边〔中国画〕      宋雨桂 冯大中


第8版(副刊)
专栏:大地

  边城晨曲
  高维晞
来到多年梦绕神牵的边境城市二连浩特,就急切想看看边城的风貌,一大早兴致勃勃地走到大街上,惊讶地发现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优雅、明亮,浮动着一层温情脉脉的怡美、和谐的诗意。城是那样幽静,街是那样平直,各式的建筑默默耸立,洁净无瑕。虽是酷暑时节,气温依然十分宜人,从草原上吹来的风,驱退暑热,送来清凉。翠蓝欲滴的天空,几缕白云在上面轻轻滑动,更显出幽深和空灵。地面上极少痰迹、纸屑,就是小沙粒,也几乎是透明的,似色彩斑斓的宝石,真不忍心践踏它们。路旁栽种了两排耐旱的榆树,一人多高,茂密葱郁,被修剪得整整齐齐。
太阳冉冉升上了地平线,霞光笼罩着大地,城市苏醒过来了。街道上涌动着急匆匆去上班的人们,建筑工地吊车启动,店铺开张营业……一切都紧张而井然有序。一个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女中学生,一面沿着大道去,一面手捧书本,口中念念有词。我散步到西城边回来时,又迎面遇到了她。我看着她,不由产生了一种父辈的柔情。她有很好的身材,端正、稚气的脸儿,小鼻子几乎触到了书本。专心致志,锲而不舍,事业的成功就是从这里起步吧!
就象这座城市,解放之初还只是茫茫草原上的一个荒凉的小村。后来集宁市至二连浩特的集二线铁路建成,才显示了它的重要性,才被国人所知。由于种种原因,它一直发展不大,近几年才有较大改观,且把镇改为市的建制。不过,它仍然很小,只有一两万人口,辖百余平方公里的地面,市区长宽不过三四里。但我认为,只要有一种积极进取的精神和责任感,小城市同样可以出类拔萃。
我曾就此请教过招待所里的一个年轻的服务员。她嫣然一笑,自豪地说:“二连虽小,地处边境,代表着我们的国家,怎么可以马虎行事?”
登上市北的国门,我更理解二连人的感情了。
国门,象一座巍峨、庄严的城楼,高踞于国境线上。国际列车就从门洞中驶过。站在“城楼”上瞭望,车西面是一片茫茫草原,沿边界线设有铁丝网和巡逻车道;北面,百米之外,有一块界石,从那里再往前走一步就是蒙古人民共和国的领土了,界石那边,同样有一个国门,两下遥遥相对。界石两边,曾是友好邻邦,现在又渐渐恢复贸易和往来。近几年来,从这里出入境的各种代表团、艺术团,日渐增多,出入口的货物激增至每年百余万吨。这里,正象南方的深圳一样,是我们国家在北方的一个窗口,也是一个重要门户。
市长给我们介绍说,他们还要开采石油、办大型炼油厂、发电厂、自来水厂和畜牧场,兴建蔬菜副食品基地;同时,还要精简行政机构,提高工作效率……
我相信他的计划能成为现实,因为二连以坚韧的腾飞精神已经高奏了一首辉煌晨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