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7年7月10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表扬

寻宝八年整 “完璧”献国家
6月11日,济南军区某团发出通报,表彰这个团运输股股长周景龙将8年来寻得的38件文物“完璧”奉还国家。
周景龙收集的文物,有原始社会末期的两枚白沙陶,新石器时期的石簇、白陶鬶,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剑,其他都是汉唐时期的文物。6月2日,他把这些文物送到山东淄博市周村文物管理所。
周景龙是位业余考古爱好者。他花费500多元买来考古书籍,钻研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平时一有空闲,他就到驻地附近的文物保护单位,向研究人员请教鉴赏文物、保护文物的知识。8年来,他经常利用节假日,四处找寻有价值的文物,加以妥善保管。  山东淄博市周村区驻军 高立海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建议与要求

工程停建以后怎么办?
作好技术处理,防止损失浪费
目前,一些单位停建了一批非生产性项目,由于没有采取保护措施,使人力物力受到损失。我省黄石市郊一项大楼工程,计划投资100万元,现在只完成了第一层土建工程就停工了,露在外面的钢筋锈蚀严重,承载力降低了20%以上。黄石市城建部门的同志说,这种“只停不管”的情况很多。
我们认为,因停建工程而造成浪费,实属不智之举。建议有关部门重视这一普遍存在的现象,对停建工程作好技术处理。 湖北大冶有色金属公司 许起腾 陈利华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

丰城县化工厂应加快搬迁
我县化工厂有9个烟囱,每天向空中排出的烟雾中的有毒气体含量超过国家标准100多倍。有关部门虽已决定将这个厂搬出居民区,但搬迁工程缓慢,希望县有关部门敦促这个厂加快搬迁速度。 江西丰城县 陈铎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

苍松公司捣的什么鬼
——揭露一个以承办“馈赠肥料”为名的诈骗活动
本报记者 李而亮
编者按:愿大家都来读一读这里发表的这篇信访调查。它将会引起人们的愤慨、警惕和深思。
苍松公司某些人不择手段,不顾后果,承办进口和推销所谓“馈赠肥料”一事,目前已大体被制止。但是,这场诈骗活动可能产生的严重后果,却令人不寒而栗。这件事本身也提出了一系列不可回避的问题:一个小小的苍松公司,竟如此肆无忌惮,究竟有何仗恃?我们的管理工作有何漏洞?它能迅速招来众多顾客,用的是何种手段?有些什么人捧场?主持其事的是什么人?又是什么人给它大开绿灯?这些问题,都应得到确切答案。如果有人试图掩盖真相,将是不容许的。
象苍松这类公司,利欲熏心,只图发横财,祸国殃民在所不惜,实为法纪所不容。为了四化大业,对这类活动,决不可听之任之。苍松公司一事,非查不可,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引起重视,并协同动作,一查到底,查它个水落石出!
6月下旬,一些读者来本报反映:今年初,北京苍松实业发展公司(中国老年摄影学会基金会的下属单位)自称通过香港一家商行,承办国外一家有机肥料公司向我国馈赠25万吨“有机复合肥料”。由于苍松公司说是为国家办好事,不收货款、只收运费,使得全国10多个省、许多市县的单位将大笔款子作为“肥料”预定金交付给苍松公司。短短几十天时间里,2000多万元就转到了苍松公司所指定的银行的多头帐号上。来访者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经济诈骗案,要求人民日报迅速查明真相。
根据来访者提供的线索,记者于近日走访了农牧渔业部、中国农业生产资料总公司、对外经济贸易部等单位,并向一些联系馈赠“肥料”的单位做了调查。初步调查表明,实际情况比来访者所反映的更为严重。
肥分很少 有害物很多
根据农牧渔业部、中国农业生产资料总公司提供的材料,所谓馈赠我国的“有机复合肥料”,是国外一家有机肥料公司利用混合淤泥、污水加上粗木屑加工而成的东西,在当地被称为“市政废渣”。生产这种“肥料”的原料,过去生产国是倾入公海处理,后因遭到其他国家的严重抗议,才转而将这些所谓“肥料”向第三世界国家无偿供应。这种“肥料”不仅毫无农用价值,而且含许多有害元素,容易带来土壤污染和病菌传播。去年10月和12月,对方先后两次企图通过我农牧渔业部“馈赠”我国,均遭到了我方拒绝。
今年初,自称受馈赠方委托的香港一家商行同北京苍松公司挂上了钩,决定由苍松公司承办这项馈赠。3月30日,香港那家商行寄来“肥料”的样品和馈赠方的化验单。随后国内有些购买者看到“肥料”样品,是一种黑乎乎的东西,不象常见的化肥,为防上当受骗,便将样品送到中国农业科学院土壤肥料研究所等单位化验。化验的结果是:速效氮、磷的含量不足1%,不含速效钾。而有毒有害物质的含量却远高于原馈赠方提供的数据。4月20日,苍松公司又收到馈赠方新的化验报告,报告中“肥料”的氮、磷、钾含量虽比以前那份化验报告稍高,但也可以看出确实含有大量有害物质,如氰化物与中毒性物质分别达3.13%和2.09%,农药残毒高达29.9%。但是,苍松公司某些人为了达到进口这批“肥料”骗钱的目的,竟在申请进口报告上谎称,在他们3月30日接到样品后,立即将样品送到中国农业科学院土壤肥料所化验,“化验结果可以肯定无毒无害”。他们在引用馈赠方新寄来的化验报告中,只列举了氮、磷、钾的含量,把其它有害成份全部隐瞒下来,甚至宣称这种“肥料”的生产“是一项举世瞩目的科研成果”。5月12日,苍松公司以这样内容的报告,得到了经贸部对外贸易管理局同意进口的批准。这事幸亏被农牧渔业部的同志及时发现,经贸部对外贸易管理局才撤销同意进口的批文。
不择手段 骗取巨款
苍松公司在骗取进口许可之前,便广为招揽顾客。去年馈赠方来人到农牧渔业部联系“馈赠”时,曾明确提出从发货地运到中国各口岸的“肥料”,每吨由馈赠方支付15美元海运费(后来答应支付全部海运费每吨22美元)。可苍松公司却宣称海运费全部由接受馈赠单位承担,每吨“肥料”运费定为150元。河南睢县供销联合社来人到苍松公司后,先交了20万元的“押金”,领到了一套有关馈赠“肥料”的复印件;随后,还需要按照苍松公司分配的“肥料”吨数再交150万元预定金,才准许签订协议。
苍松公司不仅自己承办“馈赠肥料”,还委托北京市耀阳实业开发总公司、北京市华都林副产品经销公司等承办。这些公司又从中加码,提高运输费和管理费。如耀阳公司在承办6万吨
“肥料”馈赠手续时,竟在协议书上把“肥料”的成份故意夸大为含氮32%、磷20%、钾17%。每吨收取运费、馈献费共350元,在此基数上又增收10%的管理费。河南驻马店地区来人联系,耀阳公司一次就要他们交付300万元。更为恶劣的是,一份盖有北京华都林副产品经销公司公章的协议书上,公然伪造国务院文件,说进口这批“肥料”是国务院1987年68号文件下达的。但是,在记者发稿时,国务院发出的文件还没有排到68号。
苍松公司和受托公司在承办“馈赠肥料”中,都一再强调“不是买卖关系,不签购销合同,不作任何赔款,也不承担银行利息”。有关人士指出,他们这套做法,目的很明显,即一旦受“馈赠”者发现付出巨额费用,到手的只是一堆有害废土时,只能吃哑巴亏。万一“肥料”拿不到,仅几千万元货款的利息也能使这些公司捞到不小好处。
中国老年摄影学会一些领导人早在一个多月以前,发现苍松公司在这项交易活动中问题不少,曾限令苍松公司于6月17日前将已收货款退还原主。苍松公司的负责人对此却阳奉阴违,至今尚未退清。
这一场从北京刮起,波及许多省市的“肥料”风波,现在只能说是初露端倪。更多的更重要的问题还有待知情者、受害者深入揭发。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调查与思考

奖售化肥为何兑现不了?
不少农民拿着奖售化肥票,为什么买不到化肥呢?5月上旬,我县人大常委会组织县物价、工商、粮食、供销等部门的同志,对本县槐树乡奖售化肥的供应情况作了调查。
1986年,国家拨给这个乡平价尿素344.19吨,现已全部售完;按奖售政策规定,这个乡应供应平价奖售尿素318.014吨。这说明国家不欠农民的化肥账。但是,这个乡的农民至今仍有52.57吨奖售化肥未能兑现。原因在哪里呢?
一、有关部门乱开口子。如这个乡政府在上级奖售给农民的平价化肥下拨后,擅自决定每亩棉花增供保棉桃化肥7.5公斤,全乡2700亩棉花,供应化肥20.25吨,侵占了奖售指标。
二、一些基层供销社用平价化肥换购畅销农副产品。如乡供销社决定,每收购50公斤柑桔或辣椒,供应平价尿素7.5公斤。去年收购柑桔、辣椒125吨,供应平价奖售化肥18.75吨。
三、一些人凭关系购买平价化肥,或利用工作之便贪占便宜。今年3月27日,一个汽车司机趁给槐树乡供销社拉化肥之机,强行索购平价化肥1.44吨。这样一来,平价化肥从后门“流”走,奖售化肥就难兑现。田里急需化肥,农民只得到自由市场买高价化肥。
槐树乡的问题也是全县普遍存在的问题。据县供销社和县农业生产资料公司的同志测算,目前在全县范围内,农民手里尚有5000吨化肥奖售票,但供销部门已无化肥可供应。
我县的国家平价尿素销售价每吨530元,议价630元,但在自由市场上每吨尿素的价格竟达800元左右。农民少得一吨奖售化肥,就要多支付二三百元购买高价化肥,这便大大增加了生产成本。去年槐树乡农民种棉花的纯收入比上年减少68%。当地一些农民表示,奖售化肥不兑现,他们不愿再种棉花了。今年,槐树乡计划种棉花3300亩,但实际只种了2400亩。
为了纠正化肥供应中的混乱现象,建议有关部门对基层供销社和有关人员加强教育和管理;对贪占、倒卖化肥的不法分子,必须依法处理。
四川西充县物价局 王仕乾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呼吁

施用劣质化肥 造成严重后果
濮阳麦苗大面积枯死
5月中旬,我市农村4.5万多亩的麦苗大面积枯死,据有关部门初步估计,减产250多万公斤。市农牧局派人作了调查,发现这是因为在麦田施用了劣质化肥的缘故。
郊区庆祖乡西里寨村刘书文种了12亩小麦,每亩施用北京腐肥二厂生产的复合肥15公斤,其中7亩大减产,5亩麦苗全部枯死。清丰县马村乡大张家村张献斋,使用了同盟山化肥厂生产的钙镁磷肥,14亩麦苗全部死亡。
目前投放我市的劣质化肥有10多种,其中有郑州、郑州西沙口和山西长治等地的产品。不少化肥的包装商标不合规定,有的不标明化肥的含量和生产单位。呼吁有关部门认真查处生产劣质化肥的厂家。
河南濮阳市 胡新会 杨克功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

青州市观音乡的农民大声疾呼:
这样拆房建村,我们心都凉了
去年以来,我们这里一些村庄掀起了村建规划的热潮。不少四合院被拆掉了,一些建起没几年的房子被拆掉了,甚至刚刚建成还没住的房子也被拆掉了。整个村庄残墙断壁,惨不忍睹。一些人为了筹建新房,不得不东借西凑,背了一身债。看到这些,我们的心都凉了。我们盖一幢房子要花费四五千元,这是我们好几年的积蓄。我们这些山区庄,村尤其是海拔几百米的山村,有必要把农民的住房规划得成行成趟吗?我们现在的生活比前几年好多了,但真正富起来的人还是少数。我们希望上级帮助我们建一些企业,增强我们致富的后劲,而不希望搞这种村建规划!老实讲,我们也想住好房子,但我们目前的经济实力有限,实在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山东青州市观音乡 部分农民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消除污染造福人民

南昌塑料二厂的污染何时解决?
南昌市塑料二厂建在有3万多人口的居民区内,这里的群众曾多次向上反映这个厂严重污染问题,但一直没得到解决。
1985年5月,南昌市塑料八厂人造革生产线又搬迁到这里;1986年底,这个厂安装了震撼地皮的压力机。现在,这个厂的噪音和排放的有害气体使我们日夜不得安宁。我们强烈要求有关部门按环境保护法办事,保障我们有一个宁静而安全的生活环境。科普协会江西省科技情报所纺织工业公司
160名受害者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

塑料厂严重污染空气 不该建在居民密集区
娄底市塑料厂建在居民密集区,周围有30多家企事业单位和一批服务网点,有二三万人在这里工作和生活。
这个厂在1985年建厂时没有考虑如何治理污染。去年5月投产以来,4个烟筒每天排出大量聚氯乙烯烟雾,人若嗅之,顿时翻胃欲吐,头昏脑胀。
据塑料厂党支部书记说,他们曾向有关部门提交了治理废气的报告,可至今有关部门尚未拿出治理的方案。
呼吁有关部门尽快采取措施,早日解除群众受污染之苦!
湖南怀化铁路分局娄底车站 吴传清
娄底工务段 范 涛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答复反应

决心搞好维修工作
5月6日你报第五版刊登韩雪飞同志写的《说明书名不符实,生意人信誉何在》的来信,对我厂售后服务差提出了批评。
我厂决定,充实专业维修力量,在备件不足的情况下,将一些摩托车的零配件拆下,以供维修用。5月9日,我厂修好了韩雪飞的摩托车。  河南柴油机厂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法律顾问

儿亡媳嫁,父母能继承多少遗产编辑同志:
去年我儿洪才病故,留下一个3岁女孩。不久儿媳李银香再婚到外地,带走了女孩和我儿全部遗产。他们盖的3间房也未交给我们老俩口保管使用。李银香这样做符合继承法吗?
湖北宜昌县中岭乡邓家埫村 刘贤正刘贤正同志:
据你提供的情节,简要答复如下:
继承法第26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先将共同所有的财产的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的为被继承人的遗产。”根据这条规定,刘洪才死后,应分割刘洪才和李银香的共有财产,包括他们的3间房屋。其中的1/2是李银香的个人财产,应归她所有;另外1/2是刘洪才的遗产,按遗产继承处理。从你的来信看,刘洪才没有留下遗嘱,那么刘洪才的遗产就要由他的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继承法第10条规定了第一顺序继承人:配偶、子女、父母。刘洪才遗产的第一顺序继承人有:他的妻子李银香、他和李银香生的女孩、你和你老伴共4人。这4人的继承权是平等的,一般说遗产可以均分,但还要考虑继承人的经济情况及对被继承人生前所尽义务的多少。继承法第30条规定:“夫妻一方死亡后另一方再婚的,有权处分所继承的财产,任何人不得干涉。”这样,李银香可以带走这两部分财产:应分得的夫妻共有的一半财产和继承刘洪才遗产的份额。由于女孩由李银香抚养,女孩继承刘洪才的遗产便由李银香管理,李银香可以将这部分遗产带走。你在信中说,李银香把全部财产带走了,不知都有些什么,如果包括你和你老伴应继承的那部分遗产,你们可以向李银香索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依法保护属于你们应继承的财产。  本报法律顾问团


第5版(读者来信)
专栏:耳闻目睹

未见效益的工程
为了疏导京包线上北京昌平县沙河镇火车站南端和公路交叉路口的交通,国家在交叉路口南侧修了座立交桥。桥已竣工一年多了,仍未启用,据说是因为搬迁问题在扯皮。现在桥下积了一潭臭水,而这每天通过火车和机车、车皮换轨挂钩作业百余次的道口,交通堵塞状况仍无法改善。看看照片上的情景便可想而知了。
这事,有关部门应该过问一下,总不能眼看着国家花了那么多钱,见不着效益。
总参防化研究院 刘增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