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7年11月27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政文)
专栏:

震荡的启示
——北京企业基层党支部书记兼职化采访录(上)
本报记者 罗盘
自企业实行厂长(经理)负责制后,北京市广播电视工业公司、汽车工业总公司和化学工业总公司等单位所属的工厂率先改革了企业基层党组织,支部书记不再是专职干部,而是由党员选举产生的工人、技术人员、干部兼任,不再脱产。这一改革,精简了企业政工干部,克服了专职党支部书记包揽车间事务的弊端,使车间主任真正地行使职权,给企业带来了活力。
8月,改革在有600多名职工的北京化学试剂二厂进行。9个党支部,合并成6个,全厂除了6名专职政工干部外,包括党总支书记、支部书记在内的政工干部全都兼职,约80%的政工干部充实到了生产第一线,失去了官,失去了待遇和权力。这么大的一场改革似乎没有引起混乱,倒是在改革之后的第一个月——今年9月,全厂创造了4个历史最高水平:月产值由过去的最高纪录137万达到152万,月销售额由过去的最高纪录103万达到112万,全厂第一次按旬进度完成了全月生产,4大主要产品质量创历史最高水平。
化学试剂二厂党总支副书记、党政工作部部长丁刚说:“改革之前,我们下了半年多的毛毛雨,先是了解党员状况,摸清底细,然后要求党支部书记、政工干部对自己的能力、政绩客观估价,自己掂量掂量再让群众公开评议。这样一来,谁该精简下去,他自己心里有数,不用多磨嘴皮就能办到。所以,改革之后,没有一个党员干部闹情绪,职工情绪也高涨起来。”
然而,改革的历程并非是轻松自如的。
今年初,北京油泵油嘴厂有关负责人为推动行政科室的改革,匆忙宣布:所有专职党支部书记全部取消,由选举产生的党员兼任支部书记。原来的专职党支部书记,属于厂里的中层干部。现在,退下来的专职支书,不能担任行政系统中层干部的,到生产第一线。党委系统也进行了改革,所有中层干部全部调整为一般干部。于是,13个党支部的约17名专职正、副书记中,大部分改行,有的调往外单位,有的成为一般干部和工人。一位正处级的专职党支部书记,到厂部值班室当了值班员。
相当于车间主任的官职没有了,相当于车间主任的待遇也随之被规章制度取消。分房,他们没有担任车间主任一级干部的优先权;奖金,再不是旱涝保收的平均奖;还有失去的权力。突如其来的冲击,使一些人晕头转向,茫然不知所措。有的请病假不上班,有的找故友亲朋倾诉委屈,有的在车间纷纷议论……危机感从中层干部向工人蔓延。冲击,超出了一些人的承受能力,造成了意外的震荡。一位失去了支书职务的干部问:“我辛苦多年,就这么个下场?凭什么改革就冲我改?这不是过河拆桥吗?”
油泵油嘴厂的震荡,导致了工厂在改革后的头一个月就没能完成生产任务,一连三四个月也没有完成生产任务,一些干部牢骚满腹,人心浮动。厂党委的负责人说:“这次改革,我们先征得了公司党委的同意。不过,准备时间不到一个月,在一些同志对改革缺少充分认识的情况下‘一刀切’,使许多受到调整的同志意见很大,加上他们的同情者、同病相怜者,给企业造成一定的副作用。我们发现存在的问题后,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现在全厂干部职工情绪基本稳定下来了,估计再加把劲,可以完成全年生产计划。”改革的初衷与效果,没有那么和谐地融成一支交响曲。
当初,油泵油嘴厂更细致地做好被精简的干部的思想工作,如果妥善安排好落选的支部书记们的工作位置,如果厂里把改革前的准备工作做得充分些……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曲折。
改革不是为了损害人们的利益,但有的改革措施不免会使某些人的利益有所牺牲。是啊,牺牲有牺牲的光彩,牺牲有牺牲的痛苦。——关键在于提高人们的承受能力,减轻改革带来的阵痛。


第3版(政文)
专栏:漫话

有感于“书记办案”
于松波
报载,山西省×县乡民刘黑娃,因为建新房与本乡党委副书记、乡长刘庆奎发生了冲突。刘乡长大权在握,依仗权势硬把院墙建到刘黑娃的院子里。当刘黑娃不同意,与刘乡长发生争执时,被刘乡长疏通了关系的乡法庭、县法院,先后用手铐铐了刘黑娃的老婆、儿子,并把刘黑娃关了三天。刘黑娃不得不把自己的院墙让出一半给了刘乡长。刚上任的县委刘书记听了刘黑娃的申诉后,亲自实地察访,证实了刘黑娃反映的冤情属实以后,马上找到张院长谈话,并正式通知,要法院重新调查处理此案。几天后刘家庄召开了大会,县、乡法院的院长、庭长分别在大会上做了检查,并责令刘庆奎乡长立即拆除侵占刘黑娃家的院墙。
读罢此文,感慨万端。刘书记一出马,就站在村民百姓一边,伸张正义,鞭笞邪恶,他的浩然正气,令人感叹。加强社会主义法制,端正党风及社会风气,需要这样的干部。然而,欣喜、感叹之余,仔细揣摩,不免又产生了疑虑,甚至为刘书记捏起一把汗来了。
在封建专制主义统治时期,“天下之事无小大皆决于上”,作为封建社会的“知县”,虽属“芝麻官”,却也集地方行政司法大权于一身,既办理行政事务,又升堂问案。但封建社会已被推翻,封建司法制度一去不返。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人民法院是国家的审判机关。刑事诉讼法也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提审或指令下级法院再审。县委书记不代表上级法院,却指令法院重新审理此案,越俎代疱且不必说,是否有违法之嫌?
如果允许“书记办案”,象刘书记这样清正廉明,当然好,如果书记是“昏官”、“贪官”、“赃官”,什么案子都要法院按照自己的旨意办,法院的审判权还如何行使?而且,书记办案的积极性一旦发挥起来,出现书记代法官、县委变法院的局面又如何是好呢?
“纪委”有权对党员违法乱纪的行为进行查处,“人大”有权对人民法院的工作进行监督。作为一个县委书记,为了一个平民的利益而不惜得罪部下,的确是难能可贵,但县委书记并不就是“纪委”,也不是“人大”,县委书记办案,容易造成依权压法。看来,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实行党政分开,如何理顺党与法的关系,是十分必要的。


第3版(政文)
专栏:

陕西万余科技人员到农村献技
新华社西安11月26日电 (记者杨润本)陕西省万余名专业科技人员竞相深入农村,在帮助群众改造传统农业、发展乡镇企业、提高劳动力素质等方面大显身手。
目前在陕西各地,农业科研、教学人员创办的综合及单科示范基地已发展到2500多处,农业技术推广人员搞农作物技术承包1500万亩,面积比上年扩大50%,产量普遍比一般农田高15%。由厂矿技术人员组成的咨询组、顾问团、科技大篷车等,为乡镇企业出谋划策,传授技术,培训人才,深受农民群众欢迎。


第3版(政文)
专栏:

领导搭台阶 前辈为人梯
天津一批青年演员崭露头角
新华社天津11月26日电 (记者张淑英)九年来,天津市文化局在培养青年演员方面取得了明显的效果,特别是在京剧艺术方面,出现了一批有前途的新秀。
天津市文化局扶植青少年演员是从抓基本功训练开始的。自1978年起,他们三次举办青少年基本功汇报表演,包括京剧、评剧、河北梆子、话剧、音乐舞蹈、曲艺、杂技、木偶等,600多名青少年演员参加了演出。通过表演评比,市文化局对青少年演员队伍的情况有了了解。他们一方面让比较成熟的青年演员多上舞台,增加实践机会,让观众熟悉;另一方面组织那些年龄不大、艺术上尚不成熟的青少年演员进修。从1980年开始,市文化局相继举办京剧、评剧、河北梆子进修班,20多名青年演员参加了进修。这些演员不脱离剧团,不脱离舞台演出,在演出和排练的空隙进行训练。文化局为参加进修的青年演员专门聘请了老师,逐一教授基本功。
为了给青年演员提供更多的机会,天津市文化局专门成立了青年京剧团。从1981年起,天津戏曲学校京剧班学生毕业后,不进行分配,再进修两年后全部进入青年京剧团,待到在舞台上有了一定根基后再输送到大剧团。为了提高这些青年演员的艺术水平和演出质量,文化局为他们寻师求艺,著名演员张君秋、吴素秋、李世济、方荣翔、谭元寿等,都在这个剧团收过徒弟。去年8月,文化局延请京津两地30名京剧名师,对青年京剧团集中培训。
经过老艺术家的精雕细刻,一批优秀的文艺幼苗在艺术上日趋成熟,每一行当都有尖子人才出现。今年10月初,天津市青年京剧团应香港联艺娱乐公司邀请,参加“中国地方戏曲展”的压轴演出。10场精彩表演,博得香港各界名流和京剧爱好者的赞扬。


第3版(政文)
专栏:

一万多官兵参加治理黄河故道
本报讯 11月21日,驻江苏徐州一万多解放军官兵开赴黄河故道,拉开了第二期整治黄河故道的帷幕。
千百年来,黄河故道由于泥沙沉积,造成河床抬高和局部地段堵塞,河水利用率低,汛期险情大。从1985年开始,徐州市广大军民对黄河故道上游堵塞地段进行了疏理,开挖了万湾河等蓄水河道。这些工程对减轻洪水威胁,发挥浇灌效益,改善城乡环境起到一定的作用。第二期工程竣工后,将不但造福人民,化害为利,黄河故道开辟了一条水上通路,而且还可以促进流域地区全面发展。
(高传立 葛英祥)


第3版(政文)
专栏:

广西边防部队到村寨宣传十三大精神
本报讯 人民解放军广西边防部队派出150多个宣传小组深入到驻地的边远村寨,为边境一线的壮、瑶、苗、侗等10多个少数民族群众宣讲十三大精神。截至目前,共为400多个少数民族村寨、40000多人宣讲了十三大精神。
为了使地处边远山区的少数民族群众能及时了解学习和领会十三大会议精神,广西边防部队指战员组织宣传小组深入到驻地钦州、防城、龙州、凭祥、宁明等地少数民族村寨,采取读报、放录音、讲解会等形式宣讲十三大报告,宣传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某团三连驻地的河渡村有5个屯,200多个壮族老人、中年妇女听不懂普通话,该连指导员周自立把30名会讲当地话的干部战士组成7个宣传小组,为这些群众作专场宣讲。
(段先才 刘攀霞)


第3版(政文)
专栏:

青年彭新民舍己救人英勇牺牲
本报讯 成都铁路局重庆分局内江车务段青年工人彭新民,为抢救遇险的一老一少,不幸壮烈牺牲。
今年10月31日上午9点17分至18分间,在四川的内宜铁路线上,由宜宾开往内江的816次货车,以每小时50公里的速度向舒平火车站飞驰而来。这时,铁道道心内有一位叫邓贵华的农村老大妈,背着一个8个月的小孩,在铁道上缓慢而行。正在舒平火车站2号扳道房值班的青年扳道员彭新民看见后,立即向这位老人高喊:“火车来了!火车来了!”彭新民的喊叫声、火车的汽笛声,一声紧接着一声。可是,邓贵华老人没有听见。火车离老人只有20多米远了,眼看老人和孩子瞬间就要丧身车轮之下。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彭新民不顾一切,冒着生命危险,飞身向前,奋力从铁道上救出了邓贵华老人和小孩。然而年仅33岁的彭新民却被呼啸而来的火车撞倒,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彭新民参加铁路工作十多年来,工作兢兢业业,忠于职守,从未发生过任何事故,还曾多次在铁道上抢救过遇险群众。 (袁树德)


第3版(政文)
专栏:

新加坡著名画家陈有炳在京举办画展
据新华社北京11月26日电 新加坡著名画家陈有炳今天把他的50余幅书画作品在中国画研究院展示给中国观众。中国画研究院院长、著名美术家李可染及美术界一些知名人士参观了展览。
陈有炳1947年生于新加坡,早年曾师事于名画家范昌乾,1973年任华翰研究会主席,现在新加坡南洋美术专科学院任教。近几年,他分别在新加坡、芬兰、澳大利亚、法国、马来西亚及台湾举行画展。
陈有炳的绘画艺术把西方艺术和中国写意画巧妙融合,作品曾荣获国家奖章。这次展览由中国画研究院和北京清秘阁主办。


第3版(政文)
专栏:

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成立
本报贵阳11月26日电 记者潘帝都报道:贵州省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今天成立,5万多各族各界群众汇集在县政府所在地都濡镇,热烈庆祝这个大喜日子。
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位于黔北山区,历来是一个多民族聚居县。唐曾设务州,复名黔州、思州,贞观21年(公元646年)置都濡县。宋称思州,设务川县。元朝,因婺星陨石降落于此,便改为婺川县。明属思州宣慰司,后属思南府至清朝。1959年改为务川县。境内多系崇山峻岭,溪流纵横,银瀑飞溅,林木幽深,景色旖旎,素有“黔北多佳景,风物在思州”之美誉。全县面积为2766平方公里,人口32万,其中仡佬、苗、土家等少数民族人口占55%。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的成立,将进一步加快务川经济文化建设的步伐。


第3版(政文)
专栏:

岭南派四画家合作画展在京举行
据新华社北京11月26日电(记者尹鸿祝)一个别开生面的画展——赵少昂、黎雄才、关山月、杨善深合作画展,今天起在中国美术馆同观众见面。
这四位已是耄耋之年的国画家早年分别师事于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高奇峰。在几十年的艺术创作道路上,他们立足于中国民族绘画,又吸收东、西方绘画的某些技巧,形成各自鲜明的艺术风格,在国内外享有盛誉。40年代末,赵少昂、杨善深移居香港,黎雄才、关山月长期在广州从事创作和艺术教学。
1981年,4位画家在香港久别重逢,并希望合作一批作品。这次展示的4位画家的近百幅合作画既呈现各自的艺术风貌,又体现出统一完整的意境。展览还展出他们各自的书画代表作20余幅。
方毅、杨静仁、杨成武、赵朴初、马文瑞、雷洁琼同书画界知名人士李可染、刘开渠、华君武、启功、秦征、黄胄、董寿平、黄苗子等出席开幕式并参观了展览。
展览将于12月6日结束。今天下午,还举行了《赵少昂、黎雄才、关山月、杨善深四人合作画选》发行仪式。这部由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大型画集将陆续在国内外发行。


第3版(政文)
专栏:

解民众之困苦 分社会之忧愁
唐山某部家属工厂吸收残疾人就业
本报讯 北京军区驻唐山某部家属工厂想民众之所想,忧政府之所忧,主动吸收37名残疾人进厂当工人,受到唐山市社会各界的赞颂。
唐山大地震,使不少健全人瞬时成为伤残,安置残疾人就业在唐山成为一大难题,给这些人的家庭也带来了许多负担。一些伤残人自己也痛苦、自卑,个别人甚至失去了生活的信心。
进厂后,这个家属工厂的领导对他们的生活给予多种优惠和照顾,想方设法因人制宜安排好他们的工作。并规定他们与正常职工同工同酬,不同工也同酬。
37名残疾人感到了社会、工厂的温暖,人人努力工作,以实际行动报答部队的关怀。残疾工人进厂一年来,厂里纯利润比上年增加了一倍。他们自己也用辛勤的劳动争得了每月百元左右的报酬,为社会和家庭减轻了负担,给自己带来了生的欢乐。
  (杨秀章 华雪根 胡恒芳)


第3版(政文)
专栏:

魏县普遍建起农村党员教育辅导站
本报讯 中共河北省魏县县委在全县550个农村党支部中建立了党员教育辅导站,使党员学习不出村,不误农活,收到了较好的效果。
这个县在1985年就普建了乡镇党校,县委决定于今年7月在全县550个村建立党员教育辅导站,辅导站组织学习,教育面达到83%。县委针对群众的“怕变”心理,组织党员深入学习党的有关政策,使党员们吃了“定心丸”,激发和带动了群众的积极性。
 (李银堂 段凤周)


第3版(政文)
专栏:

旅居国外台胞到海南岛参观
据新华社海口11月26日电 (记者陈江)应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的邀请,旅居美国、日本、加拿大等国的台湾同胞一行11人,在广州观看第六届全运会开幕式后,于11月23日至26日到海南岛参观。
这是旅居国外的台湾同胞第一次应邀到海南岛参观。他们当中多数是旅居国外台胞民间体育团体的负责人或是体育教学工作者。在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及海南行政区政府有关人员陪同下,他们先后参观了海南岛著名旅游风景区天涯海角、牙龙湾、南湾猴子岛等。


第3版(政文)
专栏:

世界针灸联合会首届学术大会在京闭幕
本报北京11月26日讯 历时4天的世界针灸联合会第一届学术大会今天在北京降下帷幕。澳大利亚外长发来贺电。
这次学术大会是在世界针灸联合会举行成立大会后举行的,共有8场专题性的学术报告大会、100多位代表在会上宣读了学术论文。我国有120多个医疗单位的产品参加了大会举办的展销会,新当选的世界针灸联主席胡熙明在闭幕式上宣布:下届学术大会将在法国巴黎召开。 (王咏明 潘淑生)


第3版(政文)
专栏:民族地区纪行

鹿鸣呦呦
本报记者 费伟伟
踏进位于大兴安岭西北麓的敖鲁古亚鄂温克民族乡,最先映入我们眼帘的就是一尊塑立在路口的驯鹿雕像:头顶美丽的犄角,矫健有力的前蹄卷曲凌空,长长的颈部垂毛迎风飘动,那温情的目光深深凝望着苍苍茫茫的大兴安岭……。这里,就是我国珍贵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驯鹿的故乡。
驯鹿,鄂温克语叫“索格召”,俗名便是人们熟悉的“四不象”;它的茸角似鹿非鹿,身子似驴非驴,耳朵似马非马,趾蹄似牛非牛。虽然形象颇有几分奇特,外貌却十分优雅,性情甚是温顺。无论是枝杈繁茂的密林,还是塔头草遍布的沼泽、马匹难以涉足的地方,驯鹿都可以穿行无阻,如履平地,因而素有“林海之舟”的美誉。
居住在敖鲁古亚的鄂温克族世世代代以狩猎和饲养驯鹿为生,驯鹿是猎民游猎生活必不可少的得力“帮手”:打猎时驮猎物,搬家时载家当、供妇女小孩骑乘;平时下山运粮、购物自然也少不了它。一头健壮的驯鹿可驮一百五六十斤重物。
驯鹿作为鄂温克猎民的主要生产资料,以前还曾是猎民娶嫁的聘礼和妆奁。婚礼之夜,人们环绕篝火轻歌曼舞,唱起传统的婚礼歌,歌子的内容同样离不开驯鹿:
祝愿新婚的人永远幸福!
新婚的夫妇请记牢:
劳动要流汗,
对鳏寡孤独要扶持,
这样你们会有成群的驯鹿,
走起来尘土连天!
随着大兴安岭林区的不断开发,猎民们赖以为生的动物资源日益减少,传统的狩猎经济退到了次要地位,而驯鹿则越来越在敖鲁古亚猎民的经济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
驯鹿的全身都是宝。从前,鄂温克人虽然懂得饲养和役使驯鹿,却不知道茸角是十分珍贵的药材,解放后他们开始有组织地切割鹿茸,向国家交售。在鹿科动物中,其它的鹿只有雄鹿才长角,唯独驯鹿,无论雌雄都长着宛如珊瑚枝一样美丽的茸角。不过,雌鹿的茸角比雄鹿要略微小些。一头驯鹿平均每年能产茸角四两左右。去年,敖鲁古亚乡24户鄂温克族猎民组成的猎业队,全年狩猎收入不到万元,而出售驯鹿和割售茸角的收入就达5.8万元。
在敖鲁古亚乡副乡长、鄂温克族干部果士克·索的带领下,我们驱车50多公里,采访了深山密林中的一个驯鹿放牧点。
在一片嫩绿的林间草地上,我们见到了刚从林间饱餐了一顿鲜蘑菇后归来的驯鹿群。驯鹿安详地聚在草地中央,或站或卧,默默地反刍着,偶尔低头啃几口脚边的嫩草,姿态优雅、温顺。有时,颈下佩着小铃铛的母鹿为驱赶叮咬头部的蚊虻,轻轻摇一摇头,于是,便有低低的铃声如湖上清风一般轻柔地向我们飘来……我们一时沉浸在眼前这幅充满诗情画意的牧鹿图卷中。
然而,长年住在山上野外放牧驯鹿的那份艰辛却是我们无法体会的。在敖鲁古亚,男子的义务是狩猎,饲养驯鹿的全部是妇女。这些辛勤饲养驯鹿的鄂温克妇女吃的苦,也不比那些越重山,穿老林,四出狩猎的猎手们少。
驯鹿原先是鄂温克猎人狩猎的主要对象。后来,传说有8个猎人在狩猎时抓到六只野生鹿崽,带回后搭上栅栏喂养,年复一年,野生的驯鹿才渐渐变成鄂温克人的家畜。然而至今,饲养驯鹿仍还沿袭相当原始的野外放养的办法。
在敖鲁古亚,国家从1980年开始,投资32万元,把鄂温克猎民的“木刻楞”房全翻盖成砖瓦结构的新房,然而相当一部分房子却几乎长年紧闭,不见炊烟,房屋的主人们住在条件十分艰苦的猎业点上。夏天住“吉乌”,冬天住简易板房,日常生活必需品全靠山下一月一趟往上送。而且,在山上饲养驯鹿的妇女还以老年人居多。这些本来可以住在舒适、温暖的新居安享晚年的老妈妈们仍然不得不经常深一脚、浅一脚地钻老林、过沼泽,伫立在满山松风中辨别驯鹿群传来的颈铃声,苦苦追寻那些因为寻找食物走失、走得太远的驯鹿。更使她们感到担忧的是,这一群群她们辛辛苦苦带大的驯鹿,以后交给谁来管理、饲养。果士克·索乡长告诉记者,由于山上放牧条件太差,年轻人不愿上山,放牧队伍面临后继无人的局面。劳力缺乏,直接影响了驯鹿业的发展,这几年驯鹿一直徘徊在千头左右。前几年曾经搞过一阵驯鹿舍饲圈养试验,积累了十分宝贵的经验。可惜由于经费没有保证,这个很有意义的科研项目不得不停掉了。提起这些,这位猎乡的第一代大学生十分焦虑。
佩铃叮当,又一群饱餐了一顿蘑菇、嫩叶的驯鹿从林间归来了。几位老人忙着准备给驯鹿喂盐。望着她们忙碌的身影,我们不禁想,什么时候,这些鄂温克妇女才能真正住进山下那些整洁、宽敞的砖瓦房?这些半野生的驯鹿才能真正成为鄂温克人的家畜呢?(附图片)
图为内蒙古自治区鄂温克族自治旗辉苏木(乡)新建的奶牛专业村。
本报记者 卢传友摄


第3版(政文)
专栏:

韩菁清访问冰心胡絜青
本报北京11月26日讯 记者王谨报道:已故著名文学家梁实秋遗孀韩菁清女士及其长女梁文茜,昨天下午和今天下午分别拜会了梁先生的好友冰心和老舍夫人胡絜青女士,以实现梁实秋先生的遗愿。
在北京民族学院谢冰心女士的寓所,韩菁清女士向冰心赠送了梁实秋先生生前喜欢吃的高丽参和她自己演唱的歌曲录音带。临分手时,冰心赠送给梁夫人几本由她签名的著作。
老舍先生和梁实秋先生交谊于30年代,当时他们都在山东大学任教。今天在老舍先生的故居,梁夫人和老舍先生的夫人相聚一起亲切交谈。韩菁清女士同样赠送给胡絜青女士两根高丽参和她演唱歌曲的录音带,胡絜青女士把由她编的《老舍写作生涯》和老舍两部小说合集《老张的哲学和赵子曰》签名赠送给韩菁清女士。
韩菁清女士原籍湖北黄陂,1967年从香港赴台演唱,继而认识梁实秋先生。他们于1975年结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