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6年8月25日人民日报 第8版

第8版()
专栏:

天山情
黄宗英
1986年7月15日。
病床前,高吊着输液瓶。滴……滴……滴……
六年前的今天,也在这座医院。不过,躺着的不是我;是他!这么巧,也是7月15日。急救车将他载往机场……从此,他没有再回上海,没有再回家。
阳台外,疾雨阵阵;长廊里,脚步轻轻。好安静啊!今夜,阿丹,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呢?
只等病一好,我就要去到你年轻时去过的地方,你在那里奋斗、开辟新生活、又坐了五年监牢的地方,你一生迷恋的地方——新疆。
1947年,我们两人初次合作,拍摄影片《幸福狂想曲》。我为你配戏,象我曾为许多潇洒倜傥的男角配过戏一样。导演选演员时对我说:“我要的就是你这双眼睛。”你也如是说。我明白,这都是专业语言,并无他意。突然一日,不一样了。只因你忽然痴情地说起的新疆。仿佛你不是曾在那里被关了五年黑牢,而是在那里拾到过无数奇彩的瑰宝。
“你知道吗?‘哪里来的骆驼客呀?沙里洪巴哀哀哀哀……’这首歌就是我们带回来的。”
那首新疆民歌,1946年以后在上海的青年男女中盛行,我也喜欢唱,但确实并不知道是阿丹他们从新疆带回上海来的。
你又说起在新疆的生活和工作,欢乐和痛苦,笑声和泪水……
“你们那是为什么呀?”我有点大惑不解地傻问,“就为了……建立一个体系?五年?”
“不是五年,是一辈子!……要建立中华民族的演剧体系。怎么,你不相信?”
“……”对艺术的狂恋,对理想的执著,可以过滤人生的种种辛酸苦涩,我信。
“中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咱们必须了解、理解、融汇各兄弟民族的文化精华。咱们……”
“咱们?”
“咱们!我带你去!新疆人可好客,可热情,可有意思啦!就是太荒凉了,太远了,能通飞机就好了。咱们带摄制组去!”
这不也是“幸福狂想曲”?那还是1947年啊!阿丹这个人,常常自编自导自演一些大大小小的“幸福狂想曲”。好容易才脱离新疆土皇帝的黑牢,两三年工夫,居然想带个摄制组乘飞机到新疆去拍片,想得是不是太狂了?也许他是对的。因为就在他发这通“狂想”以后不到两年,新疆土地上就插上了五星红旗!
而且还要带上我。仿佛他那时已经有权作主带我去任何地方,去天之涯、海之角。
也许,仍然是他对。就在《幸福狂想曲》停机,摄制组即将结束的时候,某一天,在环龙路他那间小屋里,他忽然冲口而出:
“我总觉得你应该跟我结婚。”
没有任何铺垫,没有丝毫酝酿,更没有一点诗情画意的镜头。他那间小屋里,瓶瓶罐罐,杂乱无章。也难为他,一个人生活,还带着一儿一女。我不记得怎么回答他的,似乎也并无突兀之感。也许是他对天山的那一片痴情,对建立一个中华民族演剧体系的梦,吸引了我,打动了我?我至今也说不清。而我竟然也就此被他的梦带了一辈子,直到如今。
如今,我们真的有一个《中国一绝》摄制组,已在大西南兄弟民族的山山寨寨之间转了大半年。现在,又有一个组奔向新疆,而且真的乘飞机去。在阿丹给我讲新疆的梦之后近四十年,我终于追随他的脚印漫游天山南北。
莫道不并蒂,偏偕我双游。
一起去。去新疆。飞去。阿丹,你再去看看,那里什么变了,什么没有变,什么正在变。再去找寻那里的老朋友、新朋友,维吾尔族的,哈萨克族的,汉族的,还有其他兄弟民族的。再去感受一下新疆人民的热情、好客,咱们再带支歌回来,比“沙里洪巴哀”更动人的。


第8版()
专栏:剧评

话剧《黑骏马》观后
徐晓钟
上海戏剧学院蒙古族学员班最近在京举行毕业公演,演出了根据获奖小说改编的话剧《黑骏马》。这是一个精彩的演出,也是一次成功的表演教学实践。
《黑骏马》的演出象是一首古歌,它叙述了一个迟归的骑手寻觅他丢失的爱情的故事。但无论是原作者、改编者还是导演,都着意地在揭示主人公复杂的情感和思绪:他的苦涩、哭泣和他最后“怀着一颗更丰富、更湿润的心去迎接明天”。演出在更广阔的背景上展现了一个有着永生不息生命力的民族的灵魂,这正是这个戏在哲理内涵及演剧观念上新意之所在。
话剧《黑骏马》在大的轮廓上模糊地勾勒了一个事件的过程——主人公宝力格返回哺育他成长的故乡,寻觅自己轻易挥霍、丢失的爱情、友谊,而整个戏的中心却是泼墨似地在表现主人公情感、思绪的流动,以人物回忆、反思的形式去展现人物的主观感受,表达演出者们对生活哲理的思索。舞台上不是此刻或昔日回忆的生活表面形态的再现,而是主人公和演出者主观感受的诗化的艺术表现。导演用了歌、舞等表现性的语汇来展示主人公的主观意识和导演自己对生活所作的哲理概括,如用四仙女伴舞的形式表现老额吉之死和索米娅的分娩,把人生的死与生升华为庄严、壮丽的永生不息的自然运动来表现。导演通过梦幻色彩的电子音乐
(如电子乐曲《潮汐》等)使舞台场景朦胧化;用浓烈的单色光及投射各种风格化图形的天幕,使场景抽象化,把一个个颇有草原气息的生活场景升华为主人公内心反思的意识活动,或直接向观众表达某种哲理的隐喻(如宝力格与索米娅分别九年之后在月下相遇时,天空出现旋转的天体,隐喻周而复始的人生)。演出中处处可以看到艺术家们的这种探索与创造,给观众以美的享受!
散文体乃至于诗化的戏剧,时序及空间转换的自由,着重展现人物的主观感受、意识的流动,以及不去再现生活表象,而追求艺术家主观意识的艺术表现(包括象征性、变形语汇的运用)等,近年来,在话剧舞台上时有出现,有的成功,有的不甚成功,但象《黑骏马》这样既令人感到新意,又令人感到亲切的演出,还是不多见的。
这种新而亲切的感觉,我以为是演出者把现代与传统、西方(大体上是西方现代戏剧的美学原则)与东方的审美意识较好地结合起来了,获得了某种和谐。《黑骏马》的编导者根据自己的构思,在一定的层次上用自己的形式作了结合:这是一个以表现人物心理情绪过程、主观感受为目的的戏,然而编导者还是给观众提供了一个人物行动的主线和事件发展的大轮廓(尽管编导者都无意去编织中心事件,也不想按习俗的生活逻辑去叙述一个故事),主人公的客观生活
(现在的或回忆中的人物交往关系)和主观的思绪、幻觉作为两条轨迹时续时断交替出现,两条轨迹的衔接与过渡往往很俏皮而又准确、清楚。在运用象征性、变形语汇时,用得准确而有节制,注意到观众在欣赏时想象与理解的承担能力。
选择《黑骏马》这样一个剧本排演,不是不存在着一种危险:在鲜明的舞台综合艺术手段中,加上时序、空间的多变,如果忽视了演员表演的重要性,就可能使演员沦为“编织”导演构思的傀儡。该剧的导演陈明正注意到这一点,他十分重视演员的表演,集中展现演员表演艺术的才华,尤其是充分展现了学生的形体基本功,使观众不仅看见导演,而且看见了演员。
前不久,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新疆民族班的毕业公演,演出了莫里哀的《伪君子》、维吾尔族话剧《血腥的年代》等剧目。这些少数民族的学生,在表演上有着一种粗犷、质朴、幽默、真挚、热情澎湃的气质,在扮演内心生活丰富、性格复杂的强烈个性时,这种气质简直成为不可缺少的基本条件。在上海戏剧学院蒙古族学员班的表演中也有这种十分可贵的气质。这和上海戏剧学院在表演教学中卓有成效地培养学生掌握塑造鲜明形象的能力,而且在培养学生基本功和表演技能的同时,注意发掘、解放少数民族学员的这种创作个性,发展他们作为演员的基本素质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第8版()
专栏:

野艾染绿的思念
严春生

田野上已编织出野艾的芬芳,小河里荡漾着我童年的向往。
挽着小篼箕,我和扎着一条大辫子的姐姐一起,来到小河边,采撷着妈妈的叮咛,采撷着艾粑粑的馨香。
我粗心,艾粑粑的诱惑只能拴住我一时的馋涎;可姐姐晶莹的专注却挂在她那好看的鼻尖上。我忘却了妈妈的叮咛,到小河里去展示丰富的想象。
呵,我就是喜欢把汗珠、艾绿、泥星搅合着涂抹在脖颈上;我就是喜欢光着膀子穿着裤衩凫在小河里;我就是喜欢往姐姐的花裳上泼溅水花,撩着她脸庞上红朴朴的嗔怨和羞涩;我就是喜欢姐姐的责怪,她的责怪象小河五月的水波一样,很暖,很软……

我在黝黑的皮肤上搽着夏天,我不喜欢穿簇新的衣裳;我在乱蓬蓬的头发里让沙粒和草屑躲着迷藏,我怎么也学不会在镜子里朗读自己。
每天每天,我要给自己,也给妈妈制造许多疲惫;每天每天,妈妈要给自己,也给我制造许多眼泪……
我晓得,在小镇上读过《诗经》的外公曾交给妈妈一捧沉甸甸的希冀。
呵,妈妈,泪水,能给我浸润出一个温煦的季节吗?
在弯弯的河流里,我童年的目光只能看见澄碧的涟漪。妈妈,相信吧,我终究会看见河道上的渡口的……

夜的黑绒幕上,闪烁着瞬亮瞬暗的萤光,流萤扯着幽幽的金丝银线为黑缎编织花边。
妈妈说:流萤提着小灯笼逗乐捉迷藏哩。哦,敢情是哩,要不然,它怎么把灯笼一会儿点燃,一会又摁熄呢。
在萋萋的艾蒿丛,在汩汩的小河畔,我和小伙伴们也在跟流萤捉迷藏。倏地,小伴伙惊叫:萤虫儿落在小河里了!于是,我们又在水波里捕捞星星的光芒,捕捞童年的梦幻……

油黄油黄的沁着凉爽的竹床上栖着我夏夜的惬意,一蓬燃熏的干艾蒿为我驱散了蚊蠓的骚扰。
轻烟袅然的氛围中,奶奶娓娓地叙述那些讲了几十代也讲不了的银河星汉的传说。
在人生的启蒙课里,我懂得了织女牛郎,也懂得了王母娘娘。
吸着艾蒿轻烟淡淡的辣辛,吸着艾蒿轻烟微微的芳馨,我揣着朦胧的向往,稚嫩的嘴角上挂上了自信的笑靥。
如今,这笑,还有么?


第8版()
专栏:

砚烁金星
庐山脚下的星子县是陶渊明的故乡。传说陶渊明弃官还乡后,在驼岭山下偶得金星石,如获至宝,自刻成砚,名篇《五柳先生传》就是用此砚写就的。到宋代,金星砚成为皇家文房御宝,广为制作,从此被称为“金星宋砚”。这种砚石质细润,内嵌金星,扣之如钟,呵气生云。它下墨快而细腻,蓄墨长而不涸,研磨久而无粉。上乘的质地再加上悠久的历史,使金星砚名扬海内外,受到书画家们的珍爱。许德珩同志赞它为“砚国明珠”。
今天,金星砚是文房用品、旅游纪念品,也是趣味高雅的工艺美术品。精雕细刻的金星砚曾在全国工艺美术百花奖评选中获优秀创作设计奖。最近,星子县工艺美术厂又匠心独运地制成一方精品——“九龟荷叶金星砚”,送北京参加评选。在一块品质精良的难得砚材上,由陈茂林设计,钱炳仁操刀,巧妙利用石上天然具有的金星、金环、猫眼、凤眼、鱼子纹、水波纹等“石品”,刻出浮雕图案,九只乌龟戏于残荷之间,在秋意中显出一派生机。
(朱云)


第8版()
专栏:

跑马溜溜的山上(二首)
李加建
扎西
跑马山上已不再跑马
扎西,你是驾驶着汽车来的
腰间的板带上钉着银饰
而拉链是上海产
草原的骑手可惯登山?
扎西,你也迷恋这支溜溜的情歌么?
轻声哼着“月儿弯弯”
可使你想起帐房后的幽会?
格桑花这儿叫做杜鹃
扎西,缀一朵在藏刀上吧
我有一支英雄牌钢笔
和你一道保卫爱情
锅庄舞
跑马山上已不再跑马
我的马,也重伤在平原战斗里
跳下马来,带着解放战争年代的
那支歌那旋律,融合进这锅庄舞步
以重重的踏步踏出沉没的青春
而雪山摇着白发的头颅绕着时间旋转
格桑泽仁,当你用歌声赞颂草原的卓玛
而我,却错唱出一个汉族姑娘的名字
那个弯弯的月亮还会出来吗?
情歌中的张家妹儿和李家大哥早已老去
跑马山上又飘浮起这么多溜溜的云


第8版()
专栏:

闻鸡起舞 王丹丹(十二岁)
(获1985年国际儿童画展金质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