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6年8月25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前线国家首脑邀请里根赴会
讨论结束南非种族隔离问题
新华社卢萨卡8月24日电 赞比亚总统府高级官员今天在这里透露,非洲前线国家领导人已经同意邀请美国总统里根前来南部非洲举行一次首脑会议,讨论结束南非种族隔离问题。
据透露,非洲前线国家主席、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昨晚接见来访的美国人权运动领袖杰西·杰克逊时表达了上述立场。杰克逊正率团访问南部非洲国家,此前,他已访问了安哥拉、博茨瓦纳和莫桑比克。据认为,杰克逊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劝说前线国家领导人与里根举行会谈。
这些官员说,卡翁达还表示,如果里根拒绝邀请,前线六国首脑准备前往华盛顿同里根会谈。卡翁达认为,里根可以在帮助改变南部非洲历史的进程中发挥作用。
这些官员还透露,邀请里根前来会谈的决定,是前线国家首脑上周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举行会议时作出的;这一决定将提交于9月1日在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召开的第八次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讨论通过。
杰克逊已于今天结束对赞比亚的两天访问,前往坦桑尼亚。


第6版()
专栏:

加纳元首呼吁建立泛非防务部队
新华社阿克拉8月22日电 据加纳广播公司今天报道,加纳国家元首、全国临时保卫委员会主席罗林斯呼吁非洲国家团结起来,共同建立一支泛非防务部队。
罗林斯是在阿克拉的一所加纳武装部队干部学院的毕业典礼上发表这番讲话的。他说,尽管非洲国家存在许多社会经济困难,但不能对不人道的南非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政权熟视无睹。
罗林斯要求非洲统一组织立即派出一个专家小组就能否成立这支部队进行调查和研究。
罗林斯指出,非洲大陆目前正遭受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压力所带来的骚乱和破坏。他说,即使南非和纳米比亚问题得到解决,非洲国家仍将受到来自别的方面的压力,尤其是那些西方国家仍然希望属于第三世界的非洲国家保证向它们提供廉价的原材料和其它物资。
罗林斯认为,只有建立起非洲国家的联合阵线,那些超级大国和西方发达国家才能承认不结盟运动和非洲的物力和人力,从而认真地坐下来谈判。
这所干部学院的学生来自坦桑尼亚、尼日利亚和加纳。学院的任务是为这些国家造就具有较高才干的干部以满足军队的需要。


第6版()
专栏:资料

二十年来的纳米比亚人民斗争
8月26日是“纳米比亚日”二十周年。二十年前的今天,纳米比亚人民在西南非洲人民组织的领导下,拿起武器,开始进行武装斗争。为了支持纳米比亚人民的正义斗争,联合国大会于1973年通过决议,把1966年8月26日这一天定为“纳米比亚日”。
纳米比亚地处南部非洲。从十五世纪起,纳米比亚相继遭到葡萄牙、荷兰和英国殖民者的侵略,十九世纪后期沦为德国殖民地。1915年,南非当局以参加协约国对德国作战为名,出兵占领纳米比亚。1920年,国际联盟委任南非统治这个地区。1949年南非议会通过《西南非洲事务修正法》,非法吞并了纳米比亚。1966年,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要求结束南非对纳米比亚的统治。此后,联合国大会多次通过决议,要求南非结束对纳米比亚的非法占领,但南非当局一直拒不执行。
南非赖在纳米比亚不走,是因为该地区对南非有着重大的经济和军事利益。
纳米比亚矿产十分丰富,主要有钻石、铀、铜、铅、锡、银等。钻石蕴藏量占世界第三位,年产量为二百万克拉左右。战略原料铀矿储藏量为十万吨到十八万吨,可开采二十年到四十年,产量目前居世界第四位。纳米比亚矿业集中控制在美、英等西方跨国公司和南非垄断资本手里。
纳米比亚的畜牧业和渔业也较发达。它生产的紫羔羊皮闻名于世,西海岸是鱼产丰富的世界著名渔场。
纳米比亚是南非的军事战略要地,南非在那里驻有军队并修建了海、陆、空军事基地。
为反对南非占领、争取国家独立,纳米比亚人民进行了长期的百折不挠的斗争。近二十年来,纳米比亚人民斗争的烽火越烧越旺,武装斗争的活动范围,已从原来的西北部扩大到中部、东北部和东部地区,甚至已扩展到纳米比亚首府温得和克。与此同时,由工人、农民、青年学生和各阶层人士参加的群众运动,也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有力地冲击着南非的黑暗统治。
面对国内外的强大压力,南非当局被迫同意通过“和平谈判”解决纳米比亚问题。1977年4月,美、英、法、联邦德国和加拿大五国提出解决纳米比亚问题的建议,主要内容是南非军队逐步从纳米比亚撤出;在联合国监督下举行选举,以实现纳米比亚的独立。1978年8月,联合国秘书长在西方五国方案的基础上向安理会提出了实现纳米比亚独立的计划。同年9月,安理会通过了以上述内容为基础的四三五号决议。但是,南非当局以种种借口,拒绝执行安理会四三五号决议,同时玩弄“内部解决”的骗局,先后两次在纳米比亚建立傀儡政权,企图把联合国和国际上承认的纳米比亚人民的真正代表——西南非洲人民组织排除在外。它甚至把纳米比亚独立同古巴从安哥拉撤军这个毫不相干的问题联系起来作为条件。由于南非当局的蛮横态度,纳米比亚问题的谈判一直陷于僵局。纳米比亚人民盼望已久的独立至今未能实现。
最近国际社会声援、支持纳米比亚人民的正义斗争和要求对南非实行强制性制裁的浪涛日益高涨。南非种族主义政权无论玩弄什么花招都阻挡不了这一历史潮流。
施静舫


第6版()
专栏:

8月24日,西南非洲人民组织举行集会,纪念该组织领导的游击队袭击南非殖民军二十周年。 传真照片(新华社发)


第6版()
专栏:

金日成主席会见秦基伟
新华社平壤8月25日电 (记者朱克川)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国家主席金日成,今天上午在锦绣山议事堂会见了正在平壤休假的北京军区司令员秦基伟及其一行。
金日成主席同秦基伟进行了十分亲切友好的谈话。


第6版()
专栏:

炳总理观赏我杂技表演
本报曼谷8月24日专电 记者周修庆、刘爱成报道:泰国总理炳·廷素拉暖23日晚上观看了中国沈阳杂技团的精彩演出,演出节目有《狮子舞》、《敦煌彩蝶》、《高台定车》、《空中飞人》等。演出结束后,炳总理走上舞台,向演员们献花表示祝贺,他说:“你们演得太精彩了,演得太成功、太好了,我很高兴。”


第6版()
专栏:

非洲蝗灾重于三年旱灾
受灾国家在国际援助下积极组织抗灾斗争
本报综合新华社消息 南部非洲和西非一些国家正遭到蝗灾的严重威胁。专家估计,这场灾难将比已夺去无数生命的三年旱灾还要严重。
联合国粮农组织驻赞比亚代表艾哈迈德·瓦达说,正向赞比亚和非洲其他十五个国家蜂拥而来的有三种蝗虫。当地的红蝗和移栖的蝗虫正从西面向莫桑比克和坦桑尼亚袭来,棕色的蝗虫从南非飞过纳米比亚沙漠向安哥拉、博茨瓦纳和纳米比亚侵袭。
面对这一严重威胁,受灾国家及联合国粮农组织等国际组织和地区性组织纷纷采取措施进行抗灾斗争,保护受到威胁的庄稼。联合国粮农组织驻赞比亚代表瓦达8月21日宣布成立一支抗蝗突击队,美国国际开发署、联合国粮农组织、驻赞比亚的英国高级专署和日本驻赞使馆都参加了突击队。他们已开始收到其他组织提供的援助。
瓦达希望国际社会对非洲面临的蝗灾给予足够的重视,支持非洲国家防止灾难的蔓延,因为这场灾难将比历时三年、已夺走成千上万非洲人生命的旱灾还要可怕。
欧洲共同体决定提供二百万欧洲货币单位的紧急援助。


第6版()
专栏:图片新闻

苏丹南部灾情十分严重,目前共有二百万左右的灾民面临饥荒的威胁。最近由于反政府武装力量同政府军之间的内战不断升级,国际红十字会发放的救济粮和救济物资被迫中止,致使大批灾民逃离家园,不少人死于饥荒。图为苏丹灾区儿童正在等待国际红十字会分发食物。
本报电视照片


第6版()
专栏:阿根廷通讯

“和平是正义的果实”
——访阿根廷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埃斯基维尔
本报记者 管彦忠
值此国际和平年之际,记者最近访问了1980年获诺贝尔和平奖的阿道夫·埃斯基维尔博士。
曾经当过记者和诗人的埃斯基维尔,现在是“为和平与正义服务”国际组织的拉美总协调员。这个机构的座右铭是:“和平是正义的果实”。埃斯基维尔解释说:“和平不是抽象的定义,它有具体的内容。实现了正义才能确保持久巩固的和平。和平不单是不发生冲突,和平的基础是建立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的公正关系。”本着这一指导思想,他所领导的组织多年来在许多拉美国家开展工作。他们深入到印第安人、农民和城市的工人中间去,号召和组织人们为争取基本的生存权利而斗争,不断揭露军人独裁政权侵犯人权的罪行,受到了广泛的好评。
衣着简朴、平易近人的埃斯基维尔娓娓谈来,亲切而又谦逊地表示,诺贝尔和平奖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和平奖是对拉美人民争取和平与正义事业的鼓励。
在国际和平年里,“为和平与正义服务”的成员们根据联合国的决议,制定了自己的活动计划。主要内容为巩固国家的民主化进程,建设新的公正的社会秩序,保护人民享受教育、卫生和居住等项权利,要求合理解决债务问题等。人们通过散发宣传品、组织讨论会、举办文化活动等形式,动员各阶层人士广泛参加这一运动,提高人们为和平而斗争的觉悟。埃斯基维尔告诉记者,他们有二百多人在全国各地工作,大多数人是义务服务的。
中美洲冲突作为当今世界的热点之一,直接威胁到拉美地区的和平。埃斯基维尔坚定地对记者表示,他们谴责美国对尼加拉瓜的干涉政策,支持孔塔多拉集团的调解努力。他认为中美洲各国的主权和自决权应当受到尊重,冲突应谈判解决。
我们的话题转到了世界和平问题。埃斯基维尔认为,为了维护世界和平,应该实现裁军尤其是核裁军,超级大国应当谈判,控制军备竞赛。他举例说,去年全世界花了八千亿美元去制造杀人的武器,与此同时,亚洲、非洲及拉丁美洲的许多人挣扎在饥饿线上,这种状况是不公正的。埃斯基维尔最后说,只有建立新型的南北关系及南南关系,确立国际经济新秩序,让具有不同历史和文化的各国人民增进了解、合作和互相支持,真正的持久和平才会到来。埃斯基维尔,这位和平战士正在为了实现这一崇高目的不停地奔忙,紧张地工作。


第6版()
专栏:国际要闻简报

国际要闻简报
苏联特使到达孟加拉国访问
苏联特使鲍斯托林八月二十五日下午到达达卡,对孟加拉国进行为期六天的正式访问。
此间人士说,鲍斯托林将向孟加拉国外长胡马云·乔杜里递交苏联政府的特别信件,并就国际、地区、双边关系问题,特别是就戈尔巴乔夫七月底的海参崴讲话问题同胡马云举行会谈。
喀麦隆宣布尼奥斯湖为灾区
喀麦隆政府八月二十四日宣布喷发毒气的尼奥斯湖地区为灾区,并命令当地居民立即撤离。
尼奥斯火山湖二十一日开始喷出含有硫化氢的有毒气体,至少有四十人中毒死亡,预料死亡人数还会明显增加。目前毒气已停止喷发,援救工作正在进行。喀麦隆政府派出直升飞机帮助当地居民撤离。
约允许重开巴解三个办事处
一位巴勒斯坦官员八月二十四在安曼证实,约旦政府已在二十一日同意让巴解组织执委会主席阿拉法特的办事处、阿拉法特顾问哈桑的办事处和巴解组织的一个联络处在约旦重新开放。上月初,约旦政府下令关闭巴解组织在约旦的二十五个办事处。
约得到一批苏制地对空导弹
据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团结报》八月二十四日报道,约旦已经得到一批苏制萨姆—8式和萨姆—13式地对空导弹。这类导弹是用来打击低空飞行的战斗机的。
据报纸援引西方人士的话报道,约旦还打算购买萨姆—11式导弹,这是最新的苏制防空导弹,它能够攻击在不同高度和距离飞行的战斗机。
霍梅尼拒同伊拉克实现和平
伊朗领袖伊马姆霍梅尼八月二十四日再次拒绝同伊拉克实现和平。
霍梅尼在接见伊朗总统哈梅内伊、议长拉夫桑贾尼、总理穆萨维和其他高级官员时强调说,伊朗不接受任何和平或者是强行对它的仲裁。他说:“我们必须战斗到胜利,而且胜利在即。”
以强迫戈兰高地居民入以籍
据叙利亚电台广播,被以色列占领的戈兰高地的居民八月二十四日打电报给联合国秘书长佩雷斯·德奎利亚尔,谴责以色列当局强迫他们登记加入以色列国籍和参加以色列选举。
电报说,戈兰高地局势紧张,当地居民正同侵略者展开斗争,拒绝同以色列发生任何关系。
美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去世
白宫八月二十四日宣布,美国总统里根的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唐纳德·福蒂埃二十三日晚因患肝癌去世,终年三十九岁。福蒂埃生前被认为是白宫内部一位敏锐的政策分析家。
(据新华社)


第6版()
专栏:

西德难民问题引起执政党关注
本报讯 当前,难民问题已成为联邦德国国内突出的问题,执政党联盟甚至将它列为下届竞选的主要议题。
联邦德国基本法第十六条规定,准许外国人政治避难。为了弥合战争的创伤,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西德政府比较乐于收容各种政治背景的难民。然而近几年不仅政治避难者增多了,而且由于经济和战争原因避难者也逐日增加。例如:西德当前难民中就有许多来自印度和加纳的无家可归的饥民,还有不少来自阿富汗、越南、伊朗、伊拉克等国为躲避战争的人。据统计,1980年在西德避难人数多达十万零七千八百一十八人,今年上半年难民人数已达四万三千余人。由于难民越来越多,各州政府地方财政支出大增,一年支出的难民维持费多达二点八亿马克。对此,许多人呼吁严格限制难民入境。
执政党联盟认为,过去一段时间里,西德难民机构采取了一些限制难民涌入的措施,但收效甚微。
执政党认为,要解决好难民问题,必须修改基本法里关于避难的条款,对申请避难的人迅速采取措施,并制止滥用避难条款。这一主张遭到了另一部分人的反对。两种意见至今相持不下。


第6版()
专栏:

美国政府官员丑闻层出不穷
一百三十多人营私身败名裂
本报讯 在美国国会即将于11月举行的中期选举之际,据说,共和党胆战心惊地迎接选举的到来。其原因之一是政府官员所谓的“腐败因素”——贪污和贪图钱财的丑闻大大增加,玷污了里根政府的形象。这些丑闻是:
一位劳工部长辞去了职务,目前正面对一百多项有关同黑手党进行见不得人的商业交易的指控。
中央情报局局长好不容易才没有被一起有关他利用情报增加股票交易投资的丑闻弄得身败名裂。国防部一位副部长因为同样的罪行正在监狱服刑,刑期为四年。
南希·里根的宠臣离开政府公职的几周时间内,利用自己的影响弄到了二百万美元填进腰包,然后又看着这笔钱离身而去。
司法部长、美国新闻署署长、里根总统的第一任国家安全顾问和两名主管环境保护局而却为她们从前商业上的同事谋取利益的妇女都陷入了麻烦中。
国防部一位助理部长雇用一位以色列间谍嫌疑分子作他的助手,向以色列贩卖军火,从中获取佣金,拍卖了一部描写他同目前驻西德大使之间的不和的小说。
据美国报刊透露,迄今为止,里根的高级官员中总共已有一百三十八人因被揭露利用公职肆无忌惮地谋取私利而被投进监狱,罚款,解除职务而名誉扫地。
观察家们回顾说,艾森豪威尔、罗斯福和肯尼迪执政时期的政治也并不是洁白无瑕,但是,那时象现在那种利用政治职务大捞其钱的乱哄哄的气氛却没有那么严重。
正当美国调查社会现象的记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密切地注视着腐败现象的时候,腐败却成了一个普遍存在的政治问题。


第6版()
专栏:本报记者述评

阿富汗战局僵持依旧
本报记者 史宗星
入夏以来,阿富汗战场形势依然呈僵持局面。苏联关于年底前从阿富汗撤出六个团的许诺,并未给阿富汗战局带来什么变化。
事实上,苏军和阿富汗政府军的军事活动不是有所收敛,而是继续加强。象前两年那样出动一、二万兵力的大规模进攻虽未重演,但以团、营建制兵力发动的中、小规模进攻却比以往频繁。化整为零、用“突击队”打游击队的战术采用得越来越多。进攻的战线也比春季攻势拉得要长,明显加强了对西部、南部和北部一些省份游击队的军事压力。从6月初至8月中,在靠近伊朗边界的赫拉特、南部的坎大哈和赫尔曼德、喀布尔以南的洛加尔等地,都发生过激烈的战斗。
苏军和阿富汗政府军还增加了对巴基斯坦边境地区的军事入侵和恐怖活动,使西北边境省和俾路支省的和平居民、阿富汗难民经常蒙受严重的生命和财产损失。在西北边境省的省会白沙瓦,近两、三个月来不断发生爆炸事件,许多证据表明,这是苏联和喀布尔当局的特务所为。这种入侵和恐怖活动的目的,在于逼迫巴基斯坦在政治谈判中让步。
喀布尔5月初换马之后,苏联在竭力扩大伪政权的社会基础,为它抹上“广泛代表性”的色彩。取代卡尔迈勒的纳吉布拉一上台,即大抓军事,一是强行招兵,二是“加强军队政治工作”,企图从数量和质量上重整已经不象样子的政府军。纳吉布拉的图谋不言自明,仍立足于用军事手段遏制和镇压游击队。
抵抗力量为独立自由而战的信念依然十分坚定,表示决心战斗到苏军全部撤出阿富汗为止。入夏以来,各地游击队在英勇抵抗中取得了丰硕的战果。在洛加尔山谷,游击队击退了敌军夏季攻势中规模最大的一次进攻,保住了那里的武装斗争根据地。在赫拉特城,游击队粉碎了敌军在城市周围建立“安全地带”的计划,拔掉了六十多个哨所,控制了该市的西部地区。苏军在阿富汗的主要空军基地巴格拉姆机场最近又遭游击队的猛烈袭击,连设在喀布尔的阿富汗情报局总部大楼也被游击队击毁。北部七省游击队联合抵抗指挥部的成立,使北部的抵抗运动有了统一指挥。前不久,在马苏德司令员指挥下,北部游击队在昆都土、塔哈尔和巴格兰三省交界处打了个漂亮仗,既消灭了大批敌人,又保护了新建的游击队根据地。喀布尔政权为此十分恼火。
战场局面继续僵持的同时,关于政治解决阿富汗问题的日内瓦间接会谈也未取得进展。在8月上旬结束的第八轮会谈中,双方在苏联撤军的时间表这一关键问题上,立场相距很远。巴基斯坦认为,既然数万苏军能在一夜之内开进阿富汗,那末,在几个月内撤回去不会有什么困难。但苏联和喀布尔政权方面却一味坚持需要几年时间。意味深长的是,这第八轮会谈是在苏联宣布“部分撤军”后举行的。
一个是战场上继续强化进攻,一个是谈判桌上继续坚持有利于自己的政治条件,这两个事实表明,苏联近来在阿富汗问题上的“松动”是非常有限的。
(本报伊斯兰堡8月25日电)


第6版()
专栏:一句话快讯

一句话快讯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24日晚突然抵班加西对利比亚进行访问,陪同访问的有一个庞大的党政代表团,据报道,阿萨德一到达立即同卡扎菲和贾卢德举行了会谈。
▲菲律宾二万名马科斯支持者24日在马尼拉举行集会,为马科斯的支持者、19日在马尼拉被人枪杀的洛塔举行下葬仪式。
▲巴基斯坦总理居内久24日拒绝巴反对党提出的提前大选的要求,认为提前选举既无必要,也不符合宪法。
▲突尼斯和利比亚19日在瑞士开始秘密会谈,目的是消除两国关系中的紧张形势,这是科威特《祖国报》24日报道的。
▲伊朗外长韦拉亚提24日飞往大马士革参加第五次伊朗、利比亚和叙利亚三国外长会晤,韦拉亚提说,三国一直在就反对犹太复国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斗争问题协调立场。
▲南非泛非主义者大会中央委员会最近举行会议选举泽法尼亚·莫托彭为主席,莫托彭现年七十三岁,因供认参与索韦托事件于1976年被判处三十年徒刑,目前正在罗本岛苦役监狱服刑。
▲美国空军24日宣布气象卫星NOAA—G因漏气再次推迟发射。
▲委内瑞拉中央银行23日宣布,6月底委内瑞拉的国际储备只剩一百二十六亿一千一百万美元,比年初减少十一亿三千九百万美元,原因是石油降价造成外汇收入减少。
▲埃及石油部长坎迪勒24日说,他预计油价今年将回升到每桶约二十美元,并认为从同欧佩克石油部长们的会晤情况看,石油市场供求将会出现平衡。 (本报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