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6年8月25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加强市场管理 保护正当经营
工商管理人员秉公执法——应予支持
不法分子殴打管理人员——必须追究
编者按:目前,全国有证个体户已达一千七百多万人。事实证明,个体户的大量出现,有利于国计民生,是各地贯彻执行党的改革、开放、搞活经济政策取得的巨大成果。对个体户的合法权益,必须予以保护,让他们顺利地发展自己的事业。现在,出现了少数不法个体经营商贩和无照经营者,辱骂、殴打工商行政管理人员的事件。这值不得大惊小怪,决不能因此而否定个体户在国民经济中不可缺少的作用。但是,对辱骂、殴打工商行政管理人员的不法个体户,必须严肃处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报讯 记者毛磊报道:近来,少数不法个体经营商贩和无照经营者,不服管理,冲击工商行政管理所,辱骂、殴打工商管理人员的违法事件屡有发生,严重地阻碍和干扰了工商行政管理人员依法正常履行职责,侵犯和危害了工商管理人员的人身权利。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有关负责同志呼吁公安机关应采取有效措施,强化管理,严厉打击各种违法活动。
记者8月25日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采访时了解到,今年4月至5月,天津市仅塘沽、红桥两个区统计,工商管理人员遭到不法分子辱骂、殴打事件就发生六十多起。西安市五个区今年上半年发生殴打工商管理人员六十七起,被打人员有五十八人,而公安派出所仅处理了四起。
今年7月6日下午,四名歹徒冲进哈尔滨市道外工商局延爽农贸市场管理所办公室,无理殴打八名在场的工商管理人员,砸坏室内办公用具。
陕西省宝鸡市建国路市场管理人员郑心刚,今年7月16日晚在执行公务中,要求个体商贩朱小六按照市场管理规定在夜市划定地点摆摊,解除三年劳教刚刚回家的朱小六不服从管理,态度蛮横,随即向郑心刚头部猛击两拳,然后又纠集六人在市场管理所内对郑心刚拳打脚踢,直将郑心刚同志打倒在地,鼻口出血,才拂袖离去。现郑心刚仍住院治疗,朱小六依旧在原处摆摊,无人敢管。事情发生后,工商管理所立即向管辖当地治安的红旗路派出所报案,但至今此案未能得到处理。
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有关负责同志向记者介绍,目前全国拥有六万一千多个农贸市场和一千一百多个批发市场,有证个体户已达一千七百多万人,去年农贸市场总成交额多达六百二十三亿元人民币,而参与市场管理的工商行政人员才十六万余人,就是说平均一个农贸市场只有两个人在维护市场秩序、查处违章违法活动,工作负担很重。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有关负责人特别强调,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是代表人民政府从事市场监督管理和行政执法的机关,因此对于冲击工商管理所和围攻、殴打市场管理人员,阻碍工商行政管理人员履行公务,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不法分子,希望公安机关能够依法严肃处理,以保证工商管理人员行使职权和维护工商管理人员的合法权益,而不要把这类事件当成一般民事纠纷对待。地方各级政府也要大力支持工商行政管理人员依法开展工作,广大人民群众要遵纪守法,尊重工商管理人员。作为工商行政管理人员应在执行公务中,秉公执法,文明服务,保护个体户的合法权益,做他们的“贴心人”。


第4版()
专栏: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五十周年
红二方面军老战士缅怀战斗历程
新华社北京8月25日电 (记者徐心华)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五十周年,当年红二方面军的在京部分老同志今天上午欢聚在一起,回忆过去的战斗历程,商讨如何把红二方面军英勇奋斗的历史写出来,留给后代,以继承和发扬红军的光荣传统和革命精神,促进四个现代化的建设。
红二方面军是由原红二、六军团合并组成的,在任弼时、贺龙等同志的领导下,团结奋战,开辟和发展根据地,有力地配合了中央红军,为长征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在中南海中顾委会议室里,老同志们见面,互相问候,分外亲密。虽然大都鬓发皆白,但许多老同志脸色红润,腰板挺直,说话声音洪亮,仍不失当年战场上的英姿豪气。当任弼时同志的夫人、八十四岁的陈琮英同志走进来时,许多同志上前和她握手。贺彪同志对她说:“弼时同志过去对我们的教育,我永远忘记不了。我常常想去看看您。”陈琮英同志说:“我也很想念你们。”
座谈会开始后,大家发言十分热烈。王震同志说,在纪念长征胜利五十周年的时候,我们深切怀念在长征中英勇牺牲的革命先烈,十分想念当年全力支援红军的革命老区人民。我们要向老区人民表示感谢和慰问。对于革命烈士的子女,我希望社会各方面要关怀他们的成长。
王震同志说,二方面军在长征中有自己光荣的历史,但过去写这方面历史的文章不多。要组织一下,按照历史本来面貌,把红二方面军长征历史分几个阶段写出来。
肖克同志说,长征是中国革命历史上的伟大事件,到现在已经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们这些还健在的人今天能坐在一起,不容易呀!我们都是七十岁以上的人了,大都退到了二线,我们要发挥余热,做好力所能及的工作。
廖汉生、张平化、杨秀山同志都谈到红二方面军有许多宝贵的经验值得一写。张平化同志告诉大家,他近几年已经写了几篇。贺彪同志也告诉大家,他和别人合作,已经完成了一本书的初稿。他说,我不是写书的人,但我掌握很多历史资料,有些是别人不知道的。我觉得应该把它写下来,这对千百万烈士是个安慰,对老区人民今天建设四化是个鼓舞。
余秋里同志说,把红军英勇奋斗的历史写出来,有重大意义。今天的四化建设需要发扬当年红军不怕困难、不怕牺牲、一往无前的精神。红二方面军有几点值得认真写一写:战略指导方针正确;部队始终保持顽强的斗志和旺盛的士气;在战斗中不断有新的创造;团结是个典型。他说,现在很多老同志都健在,资料也很丰富,要组织起来,把它写好。
参加座谈会的老同志还有旷伏兆、李贞、蹇先任、蹇先佛、罗章、黎东汉、邓东哲、胡政等。


第4版()
专栏:漫话

“不听话”及其它
建达
八个月前,江西流量器厂厂长张瑞权,受到流言蜚语攻击,被迫辞职。八个月后,上级经过调查,宣布他“清白”,张瑞权重新担任了厂长。这本来是值得高兴的。岂知,这位厂长复职后,他的办公桌被撬,厂里大量物资被“转移”,会议室黑板上写着“胡汉三又回来了!”他刚开口讲话,到会的五位车间正副主任抬起屁股就走。
流量器厂个别干部胆敢如此对待厂长,据说是因为该厂的上级——江西省建筑机械施工公司的某些领导对张瑞权有“看法”。“看法”头一条就是:“不听话,不把领导放在眼里”。
张瑞权具体“不听”顶头上司哪些“话”,我不知道,也不好评论。但对“不听话,不把领导放在眼里”,却有必要作具体分析。如果上级的话符合党中央的方针政策,对工作、生产有好处,下级不但要听,而且要结合本单位具体情况照着去做。这不是把某位上级个人“放在眼里”的问题,而是对正确意见的尊重和服从。如果对上级的“话”一时不理解,或有不同意见,下级在“听”的过程中,可以与上级交换意见或进行讨论。这是党内生活民主化的表现。这种交换或讨论,不能说是“不听话”。
还有一种情况是,上级的话与党中央的方针政策不一致,明显地不利于工作或生产。对此,下级不但可以不听,而且应对其进行抵制,提出批评。表面上看,这是不听某位“长官”的话,实际上,这是听了党中央的话,对党的事业有利。这种“不听话”,有什么可以指责的呢?
张瑞权承包企业后,管理对头,经济效益上去了。可见,他是听了正确的话,江西省建筑机械公司的某些领导应该高兴才是,为什么要用“不听话”的大棒去打击一位勇于改革的企业家呢?如果因为自己说了不正确的话,下级没有听,就要去整下级,那就更是错误了。


第4版()
专栏:

赵总理给联合国纳米比亚理事会声援电
我坚决支持纳米比亚争取民族独立正义斗争
新华社北京8月26日电 中国总理赵紫阳今天就“纳米比亚日”(八月二十六日)二十周年纪念日致电联合国纳米比亚理事会主席保罗—卢萨卡,谴责南非当局对纳米比亚的非法占领,表示中国政府和人民坚决支持纳米比亚人民争取民族独立的正义斗争。
电报说,多年来,纳米比亚理事会为动员世界人民反对南非当局对纳米比亚的非法占领,为支持纳米比亚人民的正义斗争和早日实施联合国有关决议,进行了不懈的努力,赢得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赞扬。
电报说,中国政府和人民一贯坚决支持纳米比亚人民争取民族独立的正义斗争,反对和谴责南非当局对纳米比亚的非法占领和阻挠纳米比亚独立的阴谋活动。电报表示深信,在世界上所有主持正义的国家和人民的共同支持和声援下,纳米比亚人民在西南非洲人民组织领导下所从事的正义斗争,必将赢得最后的胜利。


第4版()
专栏:

邓颖超为我国建造的最大船舶下水剪彩
新华社大连8月25日电 (记者王启星)我国建造的最大的化学品、成品油轮“奥斯科·倍龙娜”号,今天中午在大连造船厂顺利下水。
全国政协主席邓颖超为这艘六万九千吨巨轮下水剪了彩。
国务委员张劲夫、挪威商务部国务秘书斯托坦伯格女士、挪威驻华大使阿尼森先生和夫人、挪威奥斯科航运公司总经理斯坦宁先生等中外贵宾出席了这艘船的命名暨下水仪式。
国务委员张劲夫在讲话中说,近几年来,我国船舶工业产品已打入国际市场并取得良好信誉。“七五”期间还要进一步提高船舶出口竞争能力和地位,使我国的船舶工业有个新发展。
这艘轮船是大连造船厂为挪威奥斯科航运公司建造的。它是目前我国建造的吨位最大、技术最先进的船舶。这艘船装载对象复杂,技术要求高,现在世界上只有少数国家可以建造。奥斯科航运公司总经理斯坦宁先生评价说,这艘船的建造质量是世界第一流的。
中午十二时二十分,这个长二百二十八米、十几层楼高的庞然大物沿着滑道平稳地徐徐入水。


第4版()
专栏:

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宴会
欢迎罗马尼亚大国民议会代表团
新华社北京8月25日电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耿飚今天晚上在人民大会堂代表彭真委员长举行宴会,欢迎以主席尼古拉·乔桑为首的罗马尼亚大国民议会代表团。
耿飚在宴会上的讲话中说,中罗两党、两国和两国人民之间有着传统的友好合作关系,并且一直在全面稳定地发展。近几年来,两国最高领导人连年互访,有力地推动着两国在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各个领域中的友好合作关系不断发展。今年7月赵紫阳总理对罗马尼亚进行的友好访问与齐奥塞斯库同志和德斯克列斯库同志达成的谅解,为中罗全面友好合作关系开辟了新的广阔前景。
他说,这次乔桑同志率大国民议会代表团来访是我们两国、也是我们两国议会关系史上的一件大事。他表示相信,这次访问必将进一步密切中国全国人大和罗马尼亚大国民议会之间的传统友谊,为发展我们两党、两国和两国人民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作出新的贡献。
乔桑主席在讲话中说,罗马尼亚议会代表团此次访华就是我们两国最高权力机构代表团频繁往来和近十年来两国议会间富有成果对话的继续,是坚持和拥护贯彻落实罗中两国党政领导人所达成的谅解和制定的方针的具体行动。
他强调指出,在许多国际问题上,我们两国之间有着一致或非常相近的立场和观点,这既便于双边合作的顺利发展,也有利于我们在国际上的合作,包括在各国议会联盟中的合作。他说,通过对话和建设性的合作,我们能够并必须作出努力确保各国间有一和平、谅解、缓和与合作的环境。我们愿在这些方面进一步促进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议会和议员的关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张珍和罗马尼亚驻华大使安杰洛·米库列斯库出席了宴会。
罗马尼亚客人是今天傍晚抵达北京的。


第4版()
专栏:

习仲勋会见意共领导机构成员
新华社北京8月25日电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习仲勋今晚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意大利共产党领导机构成员、中央书记处书记朱·安·基亚兰特和夫人。
习仲勋代表胡耀邦总书记对基亚兰特夫妇的来访表示热烈欢迎。他说,中意两党自1980年恢复关系以来,两党之间的交往日益密切。
基亚兰特说,我们在访问中感受到意中两党之间的密切关系不仅表现在两党同志间的亲密友好,而且表现在我们对一些重大国际问题上特别是在反对军备竞赛和维护世界和平的问题上有着广泛的一致或相近的看法。习仲勋对此表示赞赏。
基亚兰特转达了意共中央和纳塔总书记对中共中央和胡耀邦总书记的亲切问候。
会见后,习仲勋设宴招待意大利客人。
基亚兰特夫妇自8月6日抵达中国后,已访问了西安、杭州、上海、青岛和北京,并于今晚离开北京回国。


第4版()
专栏:

李鹏会见澳大利亚教育代表团
新华社北京8月25日电 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教育委员会主任李鹏今天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由联邦教育部长苏珊·瑞安率领的澳大利亚教育代表团。
李鹏说,中澳两国在教育领域里的合作很好。几年来,中国已派出一千多名留学人员到澳大利亚学习和进修。
瑞安说,我们希望通过代表团的这次访问,双方能达成对两国教育界都有利的新协议。她表示,澳大利亚将向中国提供更多的科学技术训练机会。她还希望更多的澳大利亚人到中国学习语言、经济、文化,并了解中国当前的经济改革情况。


第4版()
专栏:

尼加拉瓜首任大使向乌兰夫递交国书
新华社北京8月25日电 尼加拉瓜首任驻华大使阿尔弗雷多·阿拉尼斯今天上午在人民大会堂向国家副主席乌兰夫递交了国书。
阿拉尼斯大使是19日抵达北京的。


第4版()
专栏:

赵紫阳会见尼泊尔阿尔及利亚大使
新华社北京8月25日电 赵紫阳总理今天在人民大会堂分别会见了即将离任的尼泊尔驻华大使拉纳和阿尔及利亚驻华大使阿克比。


第4版()
专栏:

八月二十五日,国务院总理赵紫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匈牙利部长会议副主席兼国家计划局局长法路韦纪·拉约什。
新华社记者 刘东鳌摄


第4版()
专栏:外事简讯

外事简讯
▲国务委员兼中国人民银行行长陈慕华8月25日上午到钓鱼台国宾馆拜会匈牙利部长会议副主席兼国家计划局局长法路韦纪·拉约什,同他讨论了双边经济合作问题。
▲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郝建秀8月25日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并设午宴欢迎由联邦教育部长苏珊·瑞安率领的澳大利亚教育代表团。
代表团是应国家教育委员会的邀请于8月25日清晨抵达北京的。8月25日上午,国家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何东昌在钓鱼台国宾馆同代表团就继续发展两国之间的教育交流问题举行了会谈。
▲中日友协名誉会长王震8月25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由日本东京丸一商事公司总经理谷泰宏率领的“促进中国商品对日贸易丝绸之路访华团”。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会长贾石会见时在座。
代表团是8月24日到达北京的。日本客人除在北京参观访问外还将去新疆、甘肃、上海等地。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周谷城8月25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由几内亚全国工人联合会总书记穆罕默德·桑巴·凯贝为团长的几内亚工联代表团。
▲中联部部长朱良8月25日晚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并宴请莫桑比克解放阵线党中央委员、马普托省委书记、省长莫亚内。
▲土耳其驻华使馆武官内杰代特·依伊特8月25日中午在大使馆举行招待会,庆祝土耳其建军节。
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徐惠滋等应邀出席。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罗干8月25日会见并宴请了以主席汉斯·蓬特为团长的荷兰工会总联合会代表团。宾主就进一步发展两国工人和工会之间的关系进行了交谈。
(新华社)


第4版()
专栏:

百万职工参加法律知识竞赛
本报讯 记者苏宁报道:历时四个多月、共有上百万人参加的“全国职工法律知识竞赛”,已见分晓。8月25日,沙焕玉等五十多名获竞赛特别优秀奖的竞赛者登上北京人民大会堂主席台,领取大红证书和锦旗。同时,有三百人获竞赛优秀奖,两千人获竞赛优胜奖。
这次法律知识竞赛活动,是由《工人日报》等十二家报社共同举办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彭真同志为这次竞赛活动题词:“全国职工熟悉我们的宪法和法律是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建设的一件大事”。
竞赛组委会收到的九十万份答卷,来自除台湾省外的全国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有的远在国外工作的工人也寄来了答卷。
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邓力群、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彭冲,以及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出席了今天上午举行的全国职工法律知识竞赛表彰大会。


第4版()
专栏:

《农村整党》一书将出版发行
本报讯 为适应今冬明春农村整党工作的需要,帮助农村基层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学习中央有关整党的指示精神,人民日报出版社编印了《农村整党》一书,即将在全国发行。薄一波同志为《农村整党》一书题写了书名。


第4版()
专栏:

于细微处见精神
——衡广铁路复线建设工地共产党员剪影
本报记者 赵相如
五万工人奋战在千里衡广复线建设工地。在我国华南地形极为复杂、地质条件极差的状况下,取得快速、优质的显著效果,这与施工队伍里几千名共产党员充分发挥了先锋模范带头作用是分不开的。
认真地对待自己
运用大中型机械进行生产操作的铁五局机械筑路工程处,每年要用汽油、柴油约两千吨,从一进入建设工地起,工程处党委就强调严格的纪律和要相互监督。别的单位去开“公司”,赚外快,他们一点也不眼红:“我们给国家修建铁路,只能搞好管理,不能去做生意。”他们没有一个人接受过“红包”,更没有以物易物接受贿赂或借物资敲诈勒索等经济犯罪,也没有出现采购员因“受骗上当”采购了没用物资造成“销账”的现象。
能做到这么清廉,因为这里的共产党员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有个外地的配件厂要推销产品,找到共产党员王雨平,说:“只要做成一万元生意,就可供给一台福日牌彩电给私人,只收优惠价五百元。”王雨平严肃地说:“这是用不正当手法来推销产品,对不起,我们不订货。”
“图的是象名共产党员”
修筑铁路的工人,一年四季在荒无人烟的山沟野地里生活。春节前后才是这些辛勤的建设者回家团聚的日子。涂元昌,一个铲运车的司机,家乡的亲人盼着他早点归来。可是,春节前,他主动让别人回乡,他自己顶班。他把对亲人的思念化成了一股力量,一个月铲运了一万二千六百多立方米的土石,相当于三台铲运车才干得了的工作量。按理他可以得三份奖金,他只取了一份。有人说他呆,他摇摇头说:“中央领导同志万里、胡启立来视察衡广复线,号召大家加快进度。我是个党员,我要多干点活出来,象个党员的样子。”
隧道工人王道德,人称“王政委”。他是个“不守本份”的人。在隧道里打炮眼、拱部灌浆等苦差事,他干在前;放了炮,要去检查炮放净没有,这是最危险的差使,他跑在前。下了班,他还要去找人谈心,工人也好,干部也好,来队家属也好,谁有点想不通,他知道了就去串门。开初有人嘲笑他:菜刀管起门锁,难道你当了政委?他乐呵呵地笑了,毫不在意。有个工人犯了错误受了处分,想不通,破罐子破摔。老王上门了。那个工人抢白了他一通,他只当没那回事,第二次又上门。那个工人爱理不理,他又第三次上门。在感情上,先和人家亲近,然后说家常,婉转劝告。经过四十多次交谈,那个工人说:“老王,我真服了,听你的!”从此以后,那个工人积极劳动,很快改正了错误,还被大伙推选为班长。
在关键时刻
挖隧道,随时会塌方。共产党员,应该怎么办?全长六公里的南岭隧道已经开挖好几年了,很快就要两头打通。年仅三十一岁的第五工程处党委副书记赵宏翔同志担任了南岭隧道施工的负责人,一直下到地层深处百米的坑道内掌子面上。他和工人一起打钎、凿洞、放炮。6月17日,他和五个工人正在操作时,突然一哑炮响了,他们受了伤,赵宏翔在最前边,伤得最重,一百多粒象米谷大的石头子,打进了他的脸、颈脖和胸脯,鲜血直流。他不顾自己,背着另一个受伤倒地的工人,一步一步往外挪。走了十来步,“扑通”,他昏倒在地。抢救队冲进去,把他们背出来,送到医院。医生当即给他切断了气管,动了五个多小时的手术。当同志们去看望他时,他不顾自己伤势,一再问别的同志伤情,问导坑打得如何,还说:“我没能很好完成任务,请上级给我处分……”他的这种精神感动了打导坑的同志,终于提前十三天完成了打洞计划。他的伤没有痊愈,就出了医院,继续开始了工作。以前他英俊的脸上,如今留下了一个个疙瘩。他笑着说:“没事!反正我已经结了婚啦,怕啥!”
今年6月23日,南岭隧道又涌出大量淤泥,洞顶下塌,琏溪河的河床断裂,河水以每小时五千立方的速度灌进隧道,天又下起了大雨。党委书记辜清华一边要人快修河床,一边组织职工抢险。在四公里外正在休息的铁路职工,听到广播要抢险,没有二话,不到十五分钟,就集合好一百多人,所有的共产党员都排在了最前头,连职工家属也上去了。家属李荣珍给孩子买好了饭,要他吃了就睡觉,自己拿了雨衣、工具要走。孩子问:“妈妈,你去哪儿?”她说:“去抢险。”孩子说:“天下雨,怎么还要你去?”她说:“妈妈是共产党员,要冲在最前头!”
三伏天,气温达摄氏四十度,钢轨温度达摄氏五十八度。顶着烈日酷暑,铁路工人铺着钢轨,满身汗湿得没有一根干纱,全不叫苦。有时候,后勤部门把一瓶瓶汽水送来工地,汽水少,工人多。我们的铁路工人把汽水瓶放进嘴喝上一口,就递给另一个同志。共产党员在这时刻,决不允许自己比别人多沾一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