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6年12月25日人民日报 第7版

第7版()
专栏:勇于向不正之风作斗争

编者按:在某些人眼里,国家建设工程是一块“肥肉”,他们总是想方设法乘机揩油。赵朋国就是这样的人。他在既无施工营业执照、又无人员设备的情况下,竟承包了工程,又转包出去,从中大捞油水。这哪是在搞建设,分明是在“吃”建设!赵朋国不费吹灰之力赚得巨款,可见在承包和转包工程中大有漏洞可查。此事发生在一年以前,现在揭露出来,公之于众,可使人们窥见某些人在社会主义建设中营私舞弊的丑恶行径,并因此提高警惕,这无疑仍是很有意义的。
转包工程使一些人发了横财
原牡丹江铁路分局牡丹江工务段被服厂厂长赵朋国,利用转包铁路建设中的土方工程发横财。他还把公家的彩色电视机、自行车等搬到自己家里;在调离被服厂时,名义上让职工给他买“纪念品”,实际上花了两千多元公款。
要求党报派记者来调查赵朋国的问题。
黑龙江牡丹江市 易中
调查附记
为扩大黑龙江东部煤炭、木材和粮食的运输能力,1984年年中,国家决定投资修建哈尔滨至绥芬河铁路复线。施工任务由哈尔滨铁路分局和牡丹江铁路分局共同承担。
牡丹江铁路分局将施工任务包给所属站、段。因工程量较大,各站、段又将铺路基土石方的工程包给自己的劳动服务公司工程队和其它施工队伍。当时,赵朋国是牡丹江工务段劳动服务公司被服厂厂长兼铆焊队队长。这个铆焊队,只有会计、出纳和四名退休工人。在一无施工营业执照、二无施工队伍、三无施工设备的情况下,1985年初,赵朋国竟与分局汽车段签署了工程协议书,以总造价九十二万六千四百六十元承包了土方量为八万一千多立方米的工程。然后,赵朋国又以四十二万六千六百余元的造价,将这批土方工程通过关系分别转包给十五个单位和个人。也就是说,只一纸协议,转手之间,赵朋国的铆焊队便净赚了近五十万元。
赵朋国为铆焊队赚了大钱之后,自己就在铆焊队里大捞好处。他1985年底住进的三室一厅新房,就是用铆焊队的两万六千五百元资金盖的;他巧立名目花两千七百多元买了十只金戒指私分,一台价值一千六百多元的照相机,在铆焊队被作为购置仪器费报销后,他占为己有。在赵朋国“当政”期间,铆焊队的财物管理非常混乱,有物无账,有账无物,乱下科目,白条子报销,收款不开收据,甚至有的账册被烧掉。如工地招待费及其他费用支出账,都是当月毁掉,款也都是以假造临时工工资花名册支取的。仅此一项,1985年就达二千七百元。
赵朋国在转包工程中为一些人制造了发财的机会,他便向对方索要钱物。据查,仅尚志县庆阳乡的一个土方工程承包人孙玉明,就先后送给赵朋国现金三千元,还有木耳、蘑菇(价值八百元),一台电冰箱和一台彩色电视机(价值近四千元)。
赵朋国在转包工程过程中,也想方设法同各方面拉“关系”。牡丹江铁路分局行政办公室副主任张氖衅,原为分局招待所主任。赵朋国除让人送他一台电冰箱外,1985年5月17日还与张签订了假承包工程合同,同年11月24日又填写了假验工记录,铆焊队给了分局招待所六万七千元,招待所用这笔钱买了一辆丰田车。另外,赵朋国按照当时分局工程指挥部有关领导人的旨意,给分局工程指挥部也送去了三万元。现已查明,这些钱被用开假单据的办法,花在招待、送礼等方面。据说,得到赵朋国好处的人还远不止这些。就连一个记者买照相机花的二百六十多元,也在铆焊队报销了。
在调查中,有些人告诉记者,现在铁道部门的工程比较多,有些人把工程看作是“肥肉”。类似赵朋国这样的事不是个别的。由此使人想到,我们的国家的投资,有多少真正用在工程上,有多少被挪作它用,又有多少落入私人的腰包,真应该好好查一查。同时,为杜绝这类问题再发生,还应采取有效措施。 本报记者 周朗


第7版()
专栏:表扬

千里邮零件 物轻精神高
上海照相机总厂热情为用户服务的精神,值得赞扬。一九八三年,我们单位购置了一架“海鸥”4A型120照相机。由于使用频繁,今年六月间,卷片系统的主要部件——卷片轮磨损严重,相机不能使用了。我们把相机拿到凤城镇、丹东市等几家照相机修理部,结果都没有同类型号的相机配件。十月间,我们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给上海照相机总厂写了封信,说明了上述情况。十一月十八日,便接到了上海照相机总厂服务部的挂号信,寄来了我们寻求已久的卷片轮,使停用了四个多月的相机又“复活”了。
一个小小的卷片轮,重量不超过二十五克。但从这个零件上,我们感受到了上海照相机总厂为广大用户服务的高度负责精神。
辽宁凤城满族自治县农业银行 李景山


第7版()
专栏:耳闻目睹

顾客摊贩双方便利的好措施
沈阳市铁西区工人村农贸大厅,花了五千多元,购置了一百台案秤,投放市场租给肉蛋商贩使用。
由于度量衡一致,摊贩和顾客都能看着称,每个货摊的秤又都可用来复称,这既杜绝了个别商贩在杆秤上做手脚,又解除了顾客怕缺斤少两的疑虑。这实是维护消费者利益,监督市场摊贩经商的好措施。
沈阳市铁西区个体劳动者协会 远平


第7版()
专栏:呼吁

长治市治安工作亟待加强
山西长治市公共汽车上的扒手甚多,乘客叫苦不迭。笔者今年5月上旬至10月中旬曾八次乘坐市内一路公共汽车,每次都碰上乘客被扒的事。有一次一趟车上竟有六位乘客被扒。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一是公共汽车拥挤不堪,便于扒手作案;二是治安工作太差,行窃者在车上屡屡作案,当地公安部门却未采取有效措施。
呼吁当地有关部门重视这个问题,加强治安工作,使长治古城能有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
山西屯留县 岑易


第7版()
专栏:毖后录

四教师扭送扒手报案 二民警不理睬不应该
11月20日上午,我县厦铺中学徐唐义、徐为时、黄建璋、郑三五四位教师乘车去阳新县龙港镇彭阳中学参观。客车行驶到大塘山镇附近时,黄老师看见一个青年扒窃了一位老人的钱包。不一会儿,就传来老人因五十多元钱被窃的痛哭声。黄老师与其他三位老师商量要抓住这个扒手。车到龙港站后,黄老师等迅速抓住窃贼,随后和老人一道把扒手扭送到派出所。当时,派出所里有两名民警值班。当黄老师向他们介绍情况时,一个民警竟不耐烦地说:“算了,算了,我们会处理的。”可是,十多分钟后,四位老师又在街上碰上了那个洋洋得意的扒手。原来派出所的民警认为证据不足,将他放了。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对这样的扒手不认真审查呢?
湖北通山县厦铺中学 郑远铁


第7版()
专栏:服务工作面面观

上海乘车三记
10月26日下午两点钟刚过,我匆匆来到上海市南汇县汽车站,要买一张去大团镇的车票。当时,再有五分钟班车就要开了,我身后还排着不少要买车票的旅客。然而,售票窗口里一个身穿制服的男售票员,却对我递过去的钱不理不睬。他微闭双目,两手垂落,俨然一副练静坐气功的样子。我身后的旅客愤怒地敲窗子,他才慢条斯理地开始数钱,我忍不住说了一声:“请您快一点。”他便瞪起眼,吼了一声:“不卖了!”在旅客的一片责问声中,一位女售票员卖给我一张车票。可是,班车已开走了。
11月12日上午近八时,我在新肇周路乘十八路电车去斜桥。我坐在靠近驾驶员的座位上,高呼三声“买张四分车票”,竟无人理睬。过了一站,我再呼买票,坐在前门边上的女售票员才懒洋洋地接过了我的一角钱,然后把车票和硬币一卷向我抛来,一个“仙女撒花”,票钱全掉在地上。我从乘客的脚下、手提包下、座位下找到了那六只壹分硬币和车票。刚拾到手,女售票员又叫我快下车,说到站了。我急忙下车,她关上车门对我一“哼”:“侬还想乘?开心??”车走了。我一看站牌,是斜土路,离斜桥还有一站。这辆车的车号尾数是“300”,那个女售票员的号码是“20695”。
11月12日中午十二时许,我乘上海市江边码头的渡轮到周家渡码头。船靠岸后,旅客冲向周家渡公共汽车站。我随着人流跑上周南线的公共汽车,突然一个汽车站工作人员拉住我的裤子叫我买车票去。我见车就要开的样子,央求他让我在车上买票。他说不行。我和许多旅客只得回身买了票再上车。车要开了,一位被拦在车门口的老太太在央求:“同志,让我上去吧,我误了这班车,就要再等一个多小时啊!”那个工作人员根本不理她。车开后,有三位先上车坐在座位上的乘客叫买票,车上的售票员卖给了他们。
以上这三件事,虽是小事,但也有损上海公共交通事业的声誉。听说,最近上海正在开展“为公交争信誉”的活动。我真诚地希望,通过这一活动,使上海市的公共交通面貌,有一个较大的改观。
江苏苏州市 王一声


第7版()
专栏:服务工作面面观

上海发出空运货 一月还未到银川
10月上旬,上海照相机三厂彩色照相放大技术教学组,应宁夏回族自治区公安厅技术处的邀请,订于11月12日在银川市举办彩色照相放大技术学习班。
这个厂在10月15日经上海民航货运处,把六箱技术设备及教学仪器,发往银川。
11月8日,教学人员到了银川后,可货物还没到达目的地。第二天上午,我们与上海民航货运处联系,货运处的人说这六箱设备已于10月16日运抵北京。于是银川民航货运处即发电报给北京民航催请发货。北京民航告知已于10月23日将货物发往西安。我们又与西安机场货运处陈兴德同志联系,他说他知道这箱设备是10月23日运到西安的,上次转运银川时,因班机“超载”而被搁下。他答应一定帮助尽快解决。11月12日上午,我们驾车去银川机场取货,谁知设备仍然没到。
货物经两次周转,历时一个月还未运抵目的地,这是民航的速度吗?
上海照相机三厂
姜溥恩 李贵生
宁夏回族自治区公安厅
鲍焕明
银川市公安局 苏榆海


第7版()
专栏:读者催促

赶快赔偿农民麻种钱
你报今年4月3日第七版刊登了我写的题为《射阳县林苗圃服务公司推销劣质麻种》的批评信后,射阳县林苗圃服务公司先后四次写下保证书和欠款条,答应按原协议给我乡曹兵和许渭涛等八户农民以赔偿。此后,八户农民分别登门要款八十多(人)次,误工七十来天,笔者也曾八次打电话联系,两次用挂号信催办,但这家公司却一拖再拖,六十元赔款至今没有付给农户。林苗圃服务公司这种敷衍塞责不守信用的行为,实在令人气愤!
作为社会主义企业,应该最讲信誉。按协议赔偿是理所当然的事,怎能一拖再拖呢?希望上级有关方面敦促县林苗圃服务公司,尽快赔款给农民。江苏射阳县合兴乡
党委 许尚明


第7版()
专栏:监督哨

监督哨
△十一月二十一日,我区第二医院从台儿庄区药材批发站购进山东沂蒙新华制药厂生产的两箱土霉素药片,每箱二十瓶,每瓶一千片。开箱抽出三瓶检查,发现每瓶短少近百片。沂蒙新华制药厂工作这样马虎,岂不坑害购买者!
山东枣庄市台儿庄区涧头集镇
张干
△十一月三日,我买了一袋“奶油杏肉”(五十克装,是甘肃镇原县农副公司果脯厂出品),食用时,竟吃出一块缠过手指的脏纱布。
四川广汉县广兴乡中学 阳运晓
△我在葛洲坝船闸值勤时,发现不少乘客从船上翻上闸面。这样的事,仅今年就发生几十起。这些乘客的行为,违反了葛洲坝船闸的管理制度,影响不好。
湖北葛洲坝船闸派出所 航公
△十月下旬,一位山西农民运了一批高粱笤帚到我市出售。这位农民到火车站提货时,货运员不让他点数,也不让过秤。原因是这个货运员已抽走了三四十把。
甘肃武威市 非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