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6年12月15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是零不凑整,务实不图虚”
——记辽宁省新金县委书记巴殿璞
新华社记者 李新彦 李善远
在辽宁省新金县,人们把年轻的县委书记巴殿璞亲切地称为“求实书记”。
去年2月,巴殿璞上任后不久,到新金县一个乡了解工作,发现刚交春季,有的农户就没粮吃了;不少群众种地急需化肥,却拿不出钱来买。他向一位老农询问:“老大爷,咱乡不是人均收入二百四十四元吗?怎么弄到这步田地?”老农诙谐地说:“咱这是得了‘浮肿病’!”在攀谈中他得知,原来这个乡的人均收入没有那么高,开始乡里如实向县有关部门上报,上级领导怕他们“拖全县的后腿”,大会点,小会促,经过反复诱导,步步升级,改报三次才作罢。巴殿璞想,上边好大喜功,下边必然浮夸成风。结果是少数干部图虚名,多数群众遭灾祸。这种恶劣作风到了非煞不可的时候了!
去年春天,县林业局向上级林业部门报告说,全县“四旁”(村旁、路旁、河旁、宅旁)植树三百万棵,荒山造林三万亩。巴殿璞感到,这个报告有点玄。他向县委一位老干部请教,这位老同志打趣地说:“这个数字是多年一贯制了,如果真的年年栽这么多树,现在恐怕连锅台、炕上都早已绿化了!”到底栽了多少树?造了多少林?巴殿璞要较真。他发动各乡镇组织力量一村村查,一山山量,一棵棵数,然后责成县委、县政府办公室派人下去抽查、点调,验收结果是:四旁植树二百五十九万棵,荒山造林二万三千八百二十八亩。心中有了底数,巴殿璞找到林业局长,严肃地对他说:“一级熊一级,害人又害己,咱们共产党人不能搞这一套!要栽一棵报一棵,植一亩报一亩,是零不凑整,务实不图虚!”林业局长口服心服,重新向上级填报了植树造林报告。省、市有关部门褒奖了新金县这种求实精神。
为在全县倡导求实精神,巴殿璞还做了一番“锄草”工作。他责成县纪委对全县弄虚作假、虚夸谎报情况进行调查,并通报批评了一些厂家虚报产值盈利和隐亏不报的行为。上面有喊声,下边有应声。县委这么一抓,虚夸作风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县粮食局在整党中对弄虚作假、谎报以工代干时间骗得转干的七人作出严肃处理,取消了他们的干部职务。群众高兴地说,党的实事求是作风又回来了!
去年秋天,上报全县人均收入,这对巴殿璞是一个考验,人们关注着他“自己的刀能不能削自己的把”。前年全县上报人均收入是四百七十二元,去年秋经反复调查,全县人均收入为四百一十六元,比上一年掉下去五十六元。有的同志担心:“减收这么多怎么交待?”巴殿璞想:上任头一年就减收这么多,确实不大光彩,但决不能让老百姓勒紧肚子顾及我自己的面子。他毅然决定,让统计部门如实上报。
求实为了实干。在巴殿璞的带动下,县委组织一千七百多名县、乡、村干部,对全县贫困户情况进行全面调查。结果表明:全县尚有困难户三万七千七百八十八户,十六万零三百三十五人,两项均占全县总户数、总人口的五分之一。县直六十五个部门及其所属有经济效益的企事业单位陆续开展了包乡、村、户扶贫工作。县委常委研究包片,巴殿璞自告奋勇提出包北片。北片是新金县比较贫穷的北部山区,距县城最远,全县六个贫困乡镇,这里就占了四个。今年春耕开始后,他在一周多时间里走访了五十多户贫困户,逐户帮助他们研究脱贫办法。
巴殿璞在全县五分之一人口的贫困户家中,点起了脱贫致富的希望之火。
(新华社供本报专稿)


第4版()
专栏:

摆摊设点不忘党员责任 文明经商深受市民信赖
据新华社太原12月13日电(记者惠金义)在山西临汾市的一些个体摊点前,挂着这样一块牌子:“共产党员×××向你保证:不卖腐烂变质食物,不短斤缺两,不抬高市价,不坑骗群众。”分布在全市各个角落的四十五名共产党员,带头文明经商,成为市民所信赖的人。
农村女党员张银香进城经营了一个压面店,她服务热情,礼貌待人,压的面条粗细均匀,每斤比别的摊点多出一碗面,而少收一分钱,被群众称为“信得过的摊点。”
这四十五名党员已经联系了周围非党员经营的三百多个摊点,在他们帮助下,已有五十五个非党员个体商贩受到群众的信任。
今年初,市工商局在市场上设立了党支部,建立了“党员之家”和学习等制度。


第4版()
专栏:

兴隆县委为群众解决实际困难
新华社石家庄十二月十三日电(通讯员张金彦)河北省兴隆县委领导带头深入基层,为群众解决实际困难,促进了党风端正和山区经济的发展。
今春,县委书记薛鸿雁到村、户调查研究,针对养殖专业户在饲料、资金、防病和销售等方面存在的困难,很快组织畜牧、粮食、县社、农业银行等有关部门同专业户联系,现场决定:对养殖专业户实行优惠政策;落实畜禽防疫灭病责任制,推行社会保险;支援资金并与饲养大户签定包销合同。县委书记还经常同民政、乡镇企业、科技等部门的干部深入贫困乡村,共同研究脱贫致富的措施。在县委带动下,县政府、人大、政协的领导纷纷到实际中去解决问题,与全县群众生活密切相关、需要解决的十件事很快便落实了。城里恢复了浴池,建起煤气站,基本解决了蔬菜供应问题。
兴隆县委还通过实行干部目标管理的办法,推动各级、各部门都来为群众办实事。县妇联帮助石庙子乡大洼村建起景泰蓝雕刻厂、地毯加工等十四个摊点,从业农民达三百九十人。每人每年可增加收入七百多元。


第4版()
专栏:

佳木斯市用电化设备教育党员
新华社哈尔滨12月13日电 (通讯员谷庆范、董鹏志)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针对农村党员居住分散的特点,充分利用电视、广播、录音、录像等设备对农村党员进行教育。
目前,佳木斯市所有乡、镇党委和70%的农村党支部都配置了电视机和收录机,95%的村屯安装了有线广播。今年以来,市委组织部门利用电化设备宣传了二百多个先进典型,同时还举办了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和科技讲座,每次播放录音、录像前,都通知党员收听收看,使农村党员受教育面达到95%以上。


第4版()
专栏:

跳出“文山会海” 不当“三陪”干部
邵武领导到基层办实事
据新华社福州12月13日电 (记者肖辉家、通讯员李泗豹)中共福建省邵武市委一班人跳出“文山会海”,不当“三陪”(陪会、陪客、陪宴)领导,保证一年有四分之一以上时间深入基层调查研究,各项工作搞得扎扎实实。
邵武市地处鹰厦铁路线上,是通往武夷山风景区的必经之地,来往客人较多。去年以来,到邵武工作或途经这里的地区以上领导干部多达二千八百余人。整党中,市委一班人感到不能成天忙于迎来送往、陪客陪宴,宁可招“待客不热情”之嫌,也不当“三陪”干部。为此,市委决定,每个领导成员一年要有四分之一以上时间下基层调研,把主要精力放在办实事上。
市里精简了会议。上级有关部门在当地召开会议时,只由有关领导参加,书记不再逢会必陪。从会议和接待工作中超脱出来之后,每个常委都到一个乡、镇调查研究。市委书记郑启安今年头十个月深入拿口镇调研八十五天,写出了《村级整党应注意的问题》、《农村好党员——郑正春》、《大力发展食用菌》等十多篇调查报告和文章。市委副书记、市长蔡忠义,深入到一些边远贫困乡,使一些久拖不决的问题得到了解决。


第4版()
专栏:漫话

虚名与实祸
石角
俗话说:“图虚名,得实祸。”这个道理人们早就明白,但在过去相当长的时期内,为什么有些党员干部说假话,虚报浮夸呢?原因固然很多,但有一条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在当时的现实生活中,图虚名不一定就会给干部本人带来什么“实祸”,反而会带来“实惠”——被提拔。
“图虚名,得实惠”的事例,在1958年“大跃进”年代里出现过,在“文革”中更屡见不鲜。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恢复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党中央一再告诫党员干部,要说老实话,绝不能搞虚报浮夸。如今,“图虚名,得实惠”的事情,已不多见了。但不能说,讲假话、搞浮夸已经绝迹,已经捞不到实惠了。因此,辽宁省新金县县委书记巴殿璞,责成县纪委对全县弄虚作假、虚夸谎报情况进行调查,在干部中倡导求实精神,不能不说是明睿之举。
事情最根本的,还是“图虚名,得实祸”,这已被许多事实所证明了的。巴殿璞的见解很对:少数干部图虚名,多数群众遭实祸。如果我们所有的党员干部,都能时刻想着人民群众的利益,事在眼前,都能思考一下,自己虚夸谎报会给老百姓带来什么?给党的事业带来什么?这样,他们就会真正明白“图虚名,得实祸”的道理。
当然,光明白这个道理还不能完全杜绝虚报浮夸。为了杜绝它,还要加强法纪,该给予党纪处分的,按党纪论处;该追究刑事责任者,绳之以法。这样,也就不会再出现“图虚名,得实惠”的怪事了。


第4版()
专栏:

破婚丧陋习 除封建迷信
民政部召开红白事理事会经验交流会
据新华社石家庄12月14日电 (记者薛文茹)民政部召开的全国红白事理事会沧州地区现场经验交流会昨天结束。会议代表们认为,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中,广大人民群众要自己起来,改革婚丧陋习,破除封建迷信,杜绝铺张浪费,与愚昧落后的封建思想作斗争。
这次经验交流会期间,河北、山西、河南等省介绍了红白事理事会开展工作的情况。与会同志还到沧州地区的黄骅县李子扎村和南皮县小张官村进行了参观、考察。目前,沧州地区已有近90%的村建立了红白事理事会。
民政部副部长邹恩同强调指出,红白事理事会的出现更新了群众的道德观念,在人们中扎稳了除旧习、立新风的根基,减轻了群众的精神负担和经济负担。
这次会议12月11日召开。来自全国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的一百多人出席了会议。


第4版()
专栏:

克雷库举行答谢宴会
赵紫阳等应邀出席
新华社北京12月14日电 贝宁总统马蒂厄·克雷库今天晚上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答谢宴会上说,他这次对中国的访问表明,双边关系进入了继续加深和发展的重要新阶段。
我国国务院总理赵紫阳应邀出席了宴会。
克雷库在宴会上致祝酒辞时说,这次访问标志着中贝两国、两国人民和两党之间存在着富有成效的团结和合作。他同中国领导人在坦率、友好、充满谅解精神的气氛中举行了会谈和会晤,并取得了积极的成果。
赵紫阳在祝酒时对克雷库在北京的访问取得了圆满成功表示祝贺。赵紫阳说,克雷库同中国领导人举行了一系列的会晤和会谈,双方就当前国际问题广泛交换了意见,并就巩固和加强两国友好关系及两国经济、技术合作问题进行了有益的探讨。在此期间举行的中贝经济贸易和技术混合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也取得了积极的成果。这一切都为中贝友好合作关系的持续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应邀出席宴会的还有中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黄华、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吴学谦、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部长叶如棠、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何其宗等。
今天下午,克雷库总统参观了北京玉器厂。


第4版()
专栏:

少林寺方丈升座
新华社郑州12月13日电 (记者陈朝中)河南登封少林寺在方丈位置空缺了三百年之后,第二十九代方丈今天升座。德禅任名誉方丈,行政任方丈。
少林寺的天王殿和大雄宝殿已经重新修好,再现了1928年被军阀石友三烧毁前的原貌。整个寺院也整修一新。上午九时,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九十六岁的静严法师赐给行政方丈红袍和大印。八十高龄的名誉方丈德禅由僧徒用轮椅推着,和众僧一起参加了升座庆典。


第4版()
专栏:

南京消防支队火灾扑救成功率达99%
本报讯 武警南京市消防支队在去年和今年先后扑救的四百多起火灾中,成功率达99%。
随着城市经济建设迅速发展和大批高层建筑的崛起,各种火险隐患增多,火灾扑救难度增大。针对这些情况,这个支队采用教育整训等一系列方法加强行政管理。经过整训,这个支队的军事队列和消防业务技术都达到验收标准。今年11月13日,南京针织内衣厂发生重大火灾,责任区中队和增援部队迅速将火扑灭。每逢重大火灾,支队长曹秀山,政委李固贤及一些战训方面的领导都到现场指挥,共同商量灭火之计。今年10至11月,南京市共发生火灾四十起,都被消防支队扑灭。(高景峰 周乐明)


第4版()
专栏:

非法拘禁他人的下场
今年6月12日,广西凤山县人民法院以非法拘禁罪判处技术员杨胜高有期徒刑一年。消息传开,人们高兴地说:非法拘禁,国法不容。
去年12月21日,凤山县弄者村杨胜高家热闹非凡,村民正在帮他家挖房基地、备盖房材料。当天下午五时许,杨胜高突然发现他家箱子里的一千块钱不翼而飞了。他的母亲对帮工们说:“请大家不要走动,一千块钱被盗,可不是小事。”听了杨母的话,帮工中有人自辩道:“我可没偷过东西。”过了一会儿,帮工中有人高喊:“袁朝强从小就盗过他人财物,这事不是他是谁?”“对,我看也是他。”人群中有人附和着。
袁朝强是个十五岁的小青年,也是帮工人之一。他虽然料到人们会怀疑到他头上,但他还是气愤得涨红了脸。他想:是啊,谁叫自己当过小偷呢?
袁朝强因偷盗被学校警告处分过,后来又被开除了学籍。他被学校开除后,人们鄙视他,丢失东西的人经常找他。因此,他常常由伤心到自卑。倘若有人逼他赔未偷过的东西,他忍辱赔偿后,一定到那家偷回点别的东西来补回自己赔偿的损失。两年前的一天晚上,他正呼呼大睡,自己的衣物全被盗走,只剩身上穿着的三角裤,他难过极了,第一次感到被盗的痛苦。从那以后,他决心洗手不干,可眼下一千元被盗,自己哪能“赔”得起?他真是有口难言。
杨胜高是凤山县坡桃林场的技术员,对丢失一千元的事本应妥善处理。但是,他没有任何证据,硬是死死抓住袁朝强恶狠狠地说:“你把钱拿到哪里去了?赶快拿回来,否则……”袁朝强再也不能忍耐了,他气愤地说:“我没偷。”杨母见硬的不行,便拍拍袁朝强的肩膀笑着说:“朝强,既然你拿了就拿回来,我也不怪你。”“我没偷。”袁朝强把头一歪,冷冷地回答。杨胜高逼问:“不是你是谁?”袁朝强用鼻子哼了一声说:“我没偷。”杨胜高见袁朝强态度强硬,便用绳子把他捆起来。
杨胜高对袁朝强又踢又打,有时还把袁朝强倒吊起来。整整一天一夜,袁朝强滴水未进,还身受苦刑,身上的皮肤也青一块紫一块的。
凤山县公安局闻讯派人赶来,经过仔细查看现场,证实袁朝强没有作案。公安人员正准备进一步调查时,杨母掀开床垫,那一千元钱正放在那里。杨母装模作样地对杨胜高说:“儿啊,你吃酒太多,冤枉了好人啊!”
杨胜高非法拘禁并吊打他人,违反了我国刑法的有关规定,受到法律制裁。
(广西法制报供稿)


第4版()
专栏:政法论坛

非法拘禁 国法不容
吴木
我国刑法规定:“严禁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违者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对于严重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利者,不论是谁,都要依法惩处。
公民的人身自由,是指公民的人身和行动完全受自己支配,不受任何非法的侵害和干扰。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是公民应当享有的最起码的权利,也是公民享受其他权利的前提。因此,我国宪法在公民的基本权利中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为了确保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不受侵犯,根据法律的规定,除公安机关和国家安全机关外,其他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都无权行使拘留人的权力。公安机关拘留人的时候,也必须出示拘留证。拘留后,除法律规定的特殊情形外,应当在二十四小时以内,把拘留的原因和羁押的处所,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或者他的所在单位,并应即时讯问,发现不应当拘留的,必须立即释放。一般情况下,公安机关对被拘留的人,认为需要逮捕的,还应当在拘留后的三日以内,提请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对于人民检察院不批准逮捕的,公安机关应立即释放,发给释放证明。否则,被拘留的人或者他的家属有权要求释放。这些都说明,我国法律是充分保障公民人身权利的。
在社会主义法制日益健全的今天,每一个公民都应当努力学习法律知识,自觉遵守宪法和法律,在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人身权利的同时,还要勇于同非法拘禁他人的犯罪行为作坚决斗争,切实保障每一个公民的人身权利不受任何非法侵犯。


第4版()
专栏:

校长不学法 随意捆绑人
浙江省台州地区卫生学校校长张文韶,非法捆绑女教师,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经台州地区检察分院批准,已于今年9月16日被依法逮捕。
6月11日上午,台州地区卫生学校青年女教师柳菁,与另一女教师任某发生争吵。争吵过程中,柳菁动手打了对方。被打者要求校长张文韶严肃处理柳菁,还诬说柳菁犯精神病了。张文韶未作认真调查,就匆匆召集有关人员开会,决定将柳菁送往精神病医院检查。然后,在张文韶的指使下,将柳菁连拖带抬地拽到救护车上,并用绷带捆住柳菁的双脚。被打者又在他人的帮助下,将柳菁的双手分别捆绑在救护车内的左右两排座凳的凳脚上。柳菁四肢不能动弹,无力挣扎,只能悲愤地哭喊。救护车发动后,柳菁仍然不停地呼喊、抗议,张文韶竟下令给柳注射了一百毫克氯丙嗪。
身为一校之长的张文韶,无视宪法和法律的规定,对女教师柳菁非法捆绑,使柳菁的身心受到摧残,在群众中造成极坏的影响,他受到法律的制裁完全是罪由自取。
李良剑 殷明华


第4版()
专栏:

不该发生的事
今年9月24日,江苏省丰县范楼乡京庄村青年农民徐永峰,因犯非法拘禁罪,被依法逮捕。消息传开,群众议论纷纷,有的说:“一起本来可以打赢的官司,却因徐永峰不懂法而触犯刑律,真是一件憾事。”
  徐永峰是一个二十六岁的男青年。今年7月15日,一个家住安徽肖县新庄区梁庄村的“媒人”刘某,突然来到徐永峰家,要给徐永峰介绍“对象”,并说女方孙绪荣是他的干闺女,只要他从中牵线,这门婚事准成。徐永峰求偶心切,当即设宴招待。饭后,“媒人”要徐永峰先拿出二百元的“跑腿费”。过了几天,“媒人”又来徐永峰家,谎称“媒已说成”,女方要一块手表、一台缝纫机、一架锁边机作为“彩礼”。徐永峰二话没说,一一照办。“媒人”把钱骗到手后,就销声匿迹了。徐永峰找到“媒人”家,群众告诉他:刘某一向骗吃骗喝,你上当了!
徐永峰自知人财两空,又气又恨,但他不懂法,不知道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9月14日,徐永峰将刘某十二岁的儿子刘庆东哄骗到自己家里,关进东屋,并不准他哭叫。第二天,刘庆东借洗脸之机,想跑回家上学。徐永峰气急败坏地将他毒打一顿,而后又将他的双手捆绑起来,推进屋里继续关押。这期间,乡派出所和村民委员会多次要他放出刘庆东,他置之不理。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年被徐永峰关押了九天,直至县人民检察院出面干预,刘庆东才恢复了人身自由。
吴广荣


第4版()
专栏:法律词黄

非法拘禁罪
非法拘禁罪是指违反法律规定,拘留、监禁他人或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在我国,是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的一种。本罪的主要特征有:(1)行为人主观方面是故意的,即明知是非法而故意剥夺他人人身自由,过失行为不构成本罪。(2)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对被害人非法实施了拘留、禁闭、绑架的行为,使被害人失去了人身自由。如果司法机关决定将人犯释放,而司法工作人员坚持继续关押,也构成本罪。


第4版()
专栏:

一句呓语引起的悲剧
今年初春的一天,云南省富宁县人民法院以非法拘留罪判处毛敬忠有期徒刑九年。审判结束时,毛敬忠颤抖着说:“审判长,我有罪,我不上诉,一切都怪我不懂法,封建思想严重,我要好好改造自己。”
事情是这样的:去年夏天,富宁县田蓬区龙修乡马街村村民委员会主任毛敬忠的妻子因感冒发高烧,昏睡中她说了这样一句话:“陈兴顺和杨贵方两人想杀死我。”
一句呓语,本来不足为奇。她所说的陈兴顺是本村一个青年社员,杨贵方是邻村的老农,他们与毛敬忠家无冤无仇,他们两人也互不相识。然而,满脑子封建迷信意识的毛敬忠,却信以为真,认为是陈、杨二人放“魔法”,他的妻子才会生病。
毛敬忠为了驱魔赶鬼,请来了“神汉”为其妻招魂,闹得全村乌烟瘴气。正在这时,陈兴顺来看热闹,他刚进毛家的门,毛敬忠便气势汹汹地指着陈兴顺大骂:你这个会放“魔法”的坏东西,我老婆的病好不了你要负责!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谩骂和指责,陈兴顺莫明其妙。他当即申辩说,确实不懂什么是“魔法”。但是,毛敬忠根本不听陈兴顺的话。在毛敬忠的教唆下,毛家的几个亲戚拿绳子把陈兴顺捆起来。在毛敬忠等人的刑讯逼供下,陈兴顺被迫写了确保毛敬忠之妻不死的保证书,才被放回家。
第二天一大早,毛敬忠又约四名亲信,气冲冲地赶到杨贵方家,硬逼杨老头到他家去驱除“魔法”。杨贵方再三申辩自己不会放“魔法”。
毛敬忠威胁说:你不承认就要你的命!杨只好点起一把香火,当着毛家五人的面下跪求饶。面对杨老头的苦苦哀求,毛敬忠进而欺骗恐吓地说:“外面还有两位公安人员等着。”接着他又冲到杨贵方的住处非法搜查。年过半百的杨老头被逼得走投无路,便借机喝了毒药。当杨贵方的妻子大声呼救时,毛敬忠等人竟见死不救,匆匆溜走了。杨贵方于当天死亡。
蒙祖寿


第4版()
专栏:

在黑龙江省桦川县长发镇敬老院,孤寡老人生活幸福,精神愉快。您瞧,老汉孙连国和老太婆李雅珍经自由恋爱,戴上了结婚大红花。
    孙伟 安宇摄影报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