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5年8月20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传技术管理之经 兴联合开发之利
上海积极发展与兄弟地区的经济合作
本报讯 上海市在对外开放的同时,积极发展与兄弟省、市、自治区的经济协作与联合。目前,上海与各地的经济交流面广量大,日趋频繁。仅湖北省就有近六百个企业与上海对口单位开展协作。上海市各工业部门同兄弟地区组织起来的经济联合体已达一千多个。近几年来,上海市主要在五个方面加强与兄弟地区的协作与联合:
一、通过合资经营、补偿贸易等形式,联合开发原材料资源。截至1985年3月底,由上海市建设银行提供贷款的联合开发项目累计达一百六十一个,投资三亿多元。兄弟地区以增产的煤炭、生铁、铝、锌、铜及水泥、玻璃等建筑材料作补偿。上海金属材料公司提供无息资金,协助陕西铜川铝厂进行技术改造,竣工投产后可向上海提供五万吨铝锭,与目前进口铝锭比较,共可节约财政补贴一点三亿元。
二、从市场需要出发,发展工业产品的联合生产。1979年以来,上海有关企业先后与其他省、市、自治区的对口企业组织了“蜜蜂”牌缝纫机、“航空”牌羽毛球、“盾”牌乒乓球等一批名牌产品的专业化协作生产。上海市轻机公司所属工厂与江苏无锡、武进、沙洲等县的十六家工厂实行长期定点协作,生产印刷机等四十二个品种的产品。上海第一印刷机械厂与无锡印刷机械厂实行联合生产后,无锡的这家厂利润上升,成本下降,产品质量全部达到部颁标准;上海第一印刷机械厂腾出力量,先后试制成功五种国际市场热销的新型印刷机械,恢复了中断十几年的产品出口。
三、加快技术和管理经验向内地的转移,发展咨询产业。上海建立的咨询机构累计已达五百二十八个,承接了兄弟地区提出的生产技术、工程建设、经营管理、信息情报等方面一万多个咨询项目。上海企业在少数民族地区进行技术指导和咨询服务过程中,把技术传授与改善经营管理相结合;把现场示范操作与专业技术讲课相结合;把上海的技术、管理经验与当地的实际情况相结合。云南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盈江县民族染织厂在上海色织十厂帮助下,解决了二十多年来在漂染方面的技术难题,生产出当地少数民族妇女欢迎的筒裙布,被云南省评为优质产品。
四、积极组织“技术市场”交易,加快科研成果应用于生产的速度。随着商品经济和科学技术的发展,以技术成果交易为内容的技术市场已经在上海形成。仅1984年,在上海举办了五十多次科技成果交易会、洽谈会。上海的高等院校和科研单位还和兄弟地区有关企业一起,创办了一批科研生产联合体。
五、促进人才合理交流。上海是全国的人才基地,拥有专门人才四十八万余人;已退休的技术工人达二十多万。1982年以来,上海工业系统有五百多个助理工程师职称以上的科技人员调往安徽、浙江、江西、广东等地区工作。上海退休技术工人也广泛分布于上海经济区范围内的各个地区,为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为了做好科技人员合理流动工作,上海已成立了科技人才开发银行,提供服务。


第2版()
专栏:

怀化铁路分局一些单位和个人违法乱纪
出卖车皮赚钱 明目张胆索贿
本报记者 吴兴华
广州铁路局所属怀化铁路分局的一些单位和个人见利忘义,目无法纪,利用手中掌握的车皮,不择手段地谋取本单位和个人的私利,严重损害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败坏了人民铁路的声誉,败坏了社会风气。
怀化地区是湖南主要木材产区,每年约外运八十万立方米的木材,木材市场开放后,经营木材的单位对车皮的需求越来越大。
去年下半年以来,怀化铁路分局的一些单位和个人,以几百元至一千几百元一个车皮的价格,向货主出卖车皮。从事这项“买卖”的有铁路段、站,有铁路职工,也有铁路独办或与地方合办的公司;还有车站的劳动服务公司。
例如,去年11月至12月,艮山口火车站职工李志成以每个车皮三百元至五百一十元的价格,卖给靖县日铁联营公司十四个车皮,得款五千零六十元。接着,这家由靖县车务段与县日杂公司合办的联营公司又将这些车皮全数转卖出去,得款一万六千八百四十九元五角。
今年中央三令五申纠正新的不正之风,但怀化铁路分局的一些单位和个人却充耳不闻,有禁不止,继续变换手法捞取车皮费。今年4月,北京四季青建筑材料公司在会同县购了一批小杂木,申报十个车皮计划,结果一个没给。采购员无法,只好由“孔方兄”(钱)开路:请卖方先将这批小杂木以每方二百七十六元的价格卖给会同火车站,再由车站以二百九十五元的价格卖给四季青建筑材料公司,车站从中捞取二千三百元。四季青建筑材料公司得了三个车皮。三个车皮仍不能解决问题,于是,卖方也做点牺牲,只好每立方米杂木降价四元,先卖给靖县车务段办的通达公司驻会同办事处,再以每立方米二百九十五元的价格转卖给北京四季青建筑公司。合同签订不到一个星期,就发出车皮五个。靖县车务段通达公司驻会同办事处转手赚取车皮费二万九千元。
许多货主反映,在怀化铁路分局所属车站,只要谁肯出钱,肯多出钱,就能搞到车皮。社会上一些不法之徒也乘机进行倒卖车皮勾当,他们向货运人员行贿搞到车皮,然后又高价倒卖,从中牟取暴利。现在,在怀化铁路分局管辖沿线的一些地方已出现了一批车皮贩子。
在公开出卖车皮的同时,怀化铁路分局的许多站、段还和沿线地方一些商业单位办联营公司。这些联营公司主要做木材生意,而木材生意盈利的多少,取决于运输。据反映,许多地方单位是因为搞不到车皮,才被迫与铁路“联营”的。靖县木材公司未与铁路联营前,求爷爷、拜奶奶,也难搞到车皮,今年7月1日被迫与靖县车务段联营后,要车皮容易多了。靖县车站货运人员公开说过,我们安排车皮的次序是:一通达(即车务段自办的通达公司);二联营;三代办;四其它。
“联营”使铁路捞到了不少好处。靖县工业品贸易中心一年固定给“联营”的靖县车务段十万元。靖县日杂铁路联营公司去年11月至今年4月盈利十八万八千四百元,铁路拿走了一半。会同县土产铁路联营公司今年1至7月共盈利十七万多元,铁路也拿走了一半。
参加联营的地方单位负责同志说:“联营”要车皮容易;但利润被剥去了一半。
手中掌握车皮的怀化铁路分局的一些单位和个人,特别是货运单位及其少数职工更是明目张胆地索礼索贿。索要东西有高档家用电器、紧俏商品票证、茅台酒、生漆、现金等。许多货主无法,只好忍气吞声,违反国家规定,向他们“进贡”。
靖县锰粉厂生产的锰粉要通过艮山口火车站外运,开始该站以锰粉为易燃易爆品为理由拒绝运输,后来收“车皮费”,给运了。今年初该站货运室有个人要工厂每月给他爱人六十元钱才肯发货。该厂无法,只得照办。从今年元月起以“临时工”“工资”的名义付钱。
更为严重的是,有的货运人员为了索礼索贿竟与货主串通作弊坑害国家。今年5月,溆浦县让家溪乡林工商公司有五十五立方米杉圆木未办理出口手续,要从低庄车站运往江苏。该站货运室李姓和姚姓两名货运员乘机敲榨,以每方低于市价二百多元的价格购了三方木材,然后帮这个公司将圆木改为杉尾申报并批了车皮,还给货主出主意,以“间伐材”去办理出口证。
此外,怀化铁路分局的一些单位以开展多种经营为名,收取名目繁多的费用。仅靖县、怀化两个车务段,从去年9月至今年3月,就收取代办费九十六万多元,实际支出仅四十五万多元,湖南省物价部门曾要求将数十多万元非法收入上交财政,铁路拒不执行。
今年木材市场开放后,国家规定,木材要凭证收购,凭出口证运输。
但铁路部门的少数人为了赚钱,竟然乱收乱购木材和运输无证木材,据有关部门查证,今年以来,从怀化地区所属车站运出的无采伐证、无出口证的木材达十万立方米,助长了沿线地方的乱砍乱伐森林歪风。
人们不禁要问,怀化铁路分局的不正之风如此严重,为什么无人管?为什么管不住?对于这样严重的局面,那里的党组织、政府以及铁道部门,将要怎样处置?那里的整党到底是怎么搞的?


第2版()
专栏:长话短说

看看他们干了些什么
江畅
改革之年,广大干部、广大人民群众正在大干四化的时候,请看怀化铁路分局的一些单位和个人干了些什么:
以几百至一千几百元的价钱出卖车皮;
变换手法,以联营的名义倒卖木材;
明目张胆索礼索贿,逼货主“进贡”;
等等。
这里充满了铜臭气。群众说:只要谁肯出钱,肯多出钱,就能搞到车皮。“钱能通神”,“有钱能使鬼推磨”。
于是,党的原则,上级的规定,国家利益和人民的利益,统统被抛到脑后,有些货运人员从货主身上捞到好处后,一起串通作弊。
这哪里象社会主义制度下的企业!
把国家的车皮作为个人和小团体发财的工具,腐蚀了人们的思想,败坏了社会主义铁路的名声,败坏了社会风气;同时,因运木材不讲原则,助长了滥砍乱伐。
铁路是国家的交通大动脉,车皮是国家的生产资料,各铁路分局、段、站和职工,只有全心全意为国家管理好,为人民服务的义务,这应该是不言而喻的。倘若有了部分车皮管理权,便可以胡作非为,敲诈勒索,那还叫什么人民铁路!怀化铁路分局一些单位和个人出卖车皮延续这么长的时间,有关的上级主管部门为什么不加以制止、纠正?仅仅是失察吗?这件事从反面教育了我们:在放开搞活经济的时候,切不可放松了理想、纪律的教育,切不可放松了管理。


第2版()
专栏:

辽宁驻军大力支援地方抗洪救灾
铁道部和辽宁省分别致电感谢
新华社沈阳8月19日电 (记者黄明松、通讯员张鸣)铁道部和辽宁省抗洪指挥部最近分别向沈阳军区致电,感谢辽宁驻军各部队顶烈日,冒风雨,连续奋战,助民抗洪救灾,抢修被洪水冲毁的铁路,为保护国家财产和人民群众安全做出的重大贡献。
7月中旬以来,辽宁各地连降大雨。辽东、辽南部分地区农田受淹,部分村庄房屋倒塌,铁路、公路被冲毁,人民生命财产受到损失。在灾情面前,驻辽宁各地部队把群众利益摆在首位,全力助民救灾。到目前为止,各部队先后派出救灾人员一万六千多名,车辆四百六十多台,帮助各地灾区转移群众四千七百余人,修复被冲的铁路四十多处,桥梁三座,加固河堤十多处。
7月25日,丹东地区暴雨成灾,铁路沿线一些路基被冲坏,运输被迫中断。驻军各部队闻讯后,紧急出动近三千人,同群众一起冒雨抢修。他们连续奋战两天多,把四十多处路基和两座桥梁修复,保证列车尽快恢复运行。7月下旬,凤城满族自治县连降三次暴雨,降雨量达五百毫米,山洪下泻,河水猛涨。流经县城的二道河河堤背坡渗水,一旦决口,将危及全城七万多居民生命财产的安全。驻军某师和舟桥团指战员闻讯,立即赶赴河岸大堤,二百多名指战员跳进急流中,手挽手地筑起一道人墙。其余一千多名指战员扛石头,背草袋,迅速加固河堤。他们奋战了九个多小时,排除了险情。8月以来,辽宁中部辽河、浑河、太子河流域大雨连绵,几条河流水位上涨,不少河岸发生滑坡,辽河油田和沿岸群众受到威胁。部队及时派飞机协助地方侦察水情,数千名指战员奋战在抢险救灾第一线。他们昼夜坚守在堤岸上,砌石堆土,制止了滑坡,保住了堤坝,保证了油田生产和群众的安全。


第2版()
专栏:

教授热心出主意 农民办厂得效益
本报讯 榆次市北田镇小赵村农民李海生,请温元凯副教授出主意,建起了山西省第一家人造大理石厂,这件事在当地一时传为佳话。
去年3月,四十六岁的李海生有心办一个工厂,却不知搞什么项目好。拖到6月份,他突然想起经常在报纸上见面的温元凯副教授,就给温元凯写信求主意。他在信里写了自己的情况和意图,又提了几个具体要求,一是办厂投资限于三万元左右;二是主要搞手工操作;三是农忙季节劳力紧,这个厂最好是人多能干,人少也能干;四是他们村里常停电,这个厂最好是不用电也能生产;五是要求当年建厂当年收回投资。过了不久,温元凯回信了。信中说,你提的办厂条件我作了仔细考虑,这几天正给你选项目,年末合肥召开全国科技信息交流会,到时你到会上找我,我给你解决。
去年12月,李海生到了合肥,温元凯热情接待了他,并告诉他办厂的事已经同安庆化工研究所联系好了。李海生到了那里,得到了生产人造结晶大理石的整套资料。这个项目果然符合他提的全部条件,回去后他很快干起来了。这个厂今年3月份开始筹建,5月份正式投产。到8月15日共实现利润八千元。大理石的品种已经增到二十五种。李海生逢人便说,老温出了个好主意。
(王斌平)


第2版()
专栏:

我国第一套大理石板材加工设备在贵州研制成功
我国第一套大理石板材加工设备最近在贵州省研制成功,并在国营建新机器厂投入小批量生产。这套设备技术先进,具有加工精度高、光洁度好、操作简单、维修方便、生产效率高等优点,年生产能力为五万平方米。(据新华社)


第2版()
专栏:编后小议

心肠热 主意好
李文学
农民李海生想办厂,有了志向,也有一定的资金,就是缺主意。这时,他想起了温元凯,写信求助。温元凯以助人为乐的精神和认真、严谨的态度,先是热情回信,随后按李海生提出的各项要求,介绍他到有关部门,给谋划了一个好主意。
一大批农民离土离乡,务工经商,是当前农村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但许多象李海生那样的农民,知识不足,信息不灵,为致富无门而苦恼。有的农民盲目上马又匆匆下马,吃了一些苦头。
有的人看到农民办厂兴业“土里土气”,碰了不少钉子,受到一些挫折,便评头品足,说三道四。这些人缺些什么呢?同温元凯同志比起来,一缺帮助农民发展生产的热心肠,二缺对待事物的科学态度。农民想发展生产,需要好主意。农村工作的同志,各条战线的干部、知识分子,要从实际出发,满腔热情地为农民出主意,帮助发展商品生产,农民是非常欢迎的。


第2版()
专栏:市场随笔

管市场与管人
吕传寿
一些集市贸易场所秩序不好,原因虽然很多,其中,市管人员方法不当是重要一条。一次,笔者在一个农贸市场,看到由于管理人员板脸训人,夺秤杆,抢菜篮,扔东西,结果,被管者不服,争吵起来,市场秩序越搞越乱。
要把市场管好,先得把人管好。人非物,在一定范围内,物可任人摆布,人可不一样。既是管人,就得用管人的办法——以说服教育为主。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以一定的方式加以劝告,他会乐意改正;个别人不按规定办事,又不听劝阻,你绳之以法,也会得到多数人的支持。凡是市场秩序不好的地方,市管部门不妨先从自身找找原因。


第2版()
专栏:

海上石油开发设备展览会开幕
海上石油开发设备展览会八月十九日在北京展览馆开幕。国务委员张劲夫和国家经委主任吕东等出席了开幕式。
这次展览会是由国家经委海上石油开发设备领导小组主办的,展出了十二个工业与科研部门,二百多个企业生产的海上石油设备。
展览会将于八月二十五日结束。
(据新华社)


第2版()
专栏:

宽城县采矿业发展迅速
本报讯 河北省宽城县坚持国家、集体和个人一齐上,促进了采矿业发展。近几年来全县共增加新矿点四百八十三处,采矿人数达到八千五百多人,产值达三百多万元。
(唐仕普 金天林)


第2版()
专栏:

藏北牧区采挖虫草一万多斤
今年,西藏藏北牧区采挖虫草一万五千多斤。目前,商业部门和医药部门正在积极作好虫草收购工作。
(黄锡景)


第2版()
专栏:

胶南鼓励农民发展出口商品
本报讯 山东省胶南县采取优惠政策,提供各种服务,鼓励和扶持农民大力发展外贸出口生产。今年1至5月,全县外贸收购总额达一千四百七十多万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0%。
这个县为鼓励农民发展出口商品生产,制订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县里优先安排出口的项目,优先给予贷款,优先提供能源和原材料。县外贸部门还采取贴息贷款的办法,帮助农民发展出口商品生产。同时,县外贸公司到外地引进水貂、鹅、长毛兔、菜牛良种共一千多头(只)。
(秦华)


第2版()
专栏:

志在全村富盈门
——记赞皇县榆底村党支部书记张五妮
本报通讯员 张绍良 本报记者 杨振武
今年“七一”,河北省赞皇县榆底村的农民奔走相告:老支书张五妮被评为省优秀党员,登报了!
张五妮是榆底村的一杆旗。这位五十二岁的支部书记,1971年挑起这副重担,顺应党的富民政策,使出全身的力气带着大伙往富道上奔。
(一)
1983年,在蓬勃兴起的商品生产浪潮中,一些长期“土里刨食”的农民感到茫然了。富裕,是他们多年盼望的,可是,谁也不敢挑这个头。人们眼巴巴地看着村干部们的行动。
张五妮理解群众的心情,决心自己来出这个头。他东借西凑,发狠买了辆汽车,又把在县城当临时工的儿子玉辰叫回来,学开车,跑运输。
“支书家买汽车,新鲜!”“别看现在闹得欢,当心将来拉清单。”在这种褒贬都有的议论声中,张玉辰开车上山西,下山东,紧拉快跑,到年底,还清了近万元的借贷款,一拉清单,还剩六千多元。这一年,张五妮家成了全村收入最高的户。
老支书勇于致富的事给人们开了窍,壮了胆,群众的致富情绪一下子给鼓动起来了。大家有门的投门,有路的找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去年,全村各种专业户发展到二百二十多个,办起二十三个联合体,投入商品生产的劳力占71%。
(二)
张五妮为群众的热情而激动,更为那些没有门路的人而犯愁。为了引导大家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他思前想后,决定在村里办几个厂子。
山村办厂谈何容易?张五妮拐着瘸腿四处奔波,常常累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为办淀粉厂,他曾九赴省城,到过几十个单位,每上一层楼,都要伏在楼梯栏杆上喘一阵子气。接待单位的同志感动了,劝他:“老张,以后您就不要自己跑了。”就这样,谈妥了一项项合同。村里先后建起了淀粉厂、面粉厂、纸盒厂等五个集体企业。
农民李石玉打算在村里开个饭馆,可又怕办不好赔钱,一直犹豫不决。张五妮听说后,就和副支书范秋双一起上门给他打气,还帮他选了地址。他看到李石玉心里还是不踏实,就一拍胸脯:“干吧!赚了钱是你的,赔了,我和秋双算一份!”饭馆开张后,生意挺兴隆。年底,李石玉满怀感激之情,给张五妮送去八十元钱。张五妮说啥也不肯接。
张五妮经常对村干部们说:“有能力的人扶一把就能致富,贫困户则需要我们扶两把、三把……”党支部组织党员分包贫困户,他挑了三个困难最大的,在不长的时间内就使他们走上了富裕。
(三)
张五妮有句口头禅:“当一任干部,就要干一番事业,为群众办成几件事。”其实,他办成的何止几件事!榆底村五百多户人家的大事小事,他都记在心上。为了不让一户在致富路上掉队,他整天拉着瘸腿奔波,一年没个闲,可是得到的仅是每天一元五角的报酬,干部群众多次请求给他增加点钱,他都谢绝了。有的专业户请他在联合体里挂个名,年终参加分红,他不应。家里的汽车缺油,儿子求他托人买点,他顾不上。家里人埋怨他,他也不当一回事,总是说:“咱个人的事和全村的事相比,只是个小数点,全村人都富了,我这个当支书的也光荣。”
张五妮的心血没有白费,近几年,榆底村的商品经济飞跃发展。1982年以来,全村已连续两年人均收入递增二百五十元,去年工农业总产值超过三百万元,比1980年翻了两番还多,人均收入达到六百一十七元。有了钱,张五妮引导大家首先用在教育上,集体投资五万元,盖了一所全新的学校。今年春天,他和村干部一起,精心研究和绘制了1990年榆底村的蓝图,力争成为赞皇县第一个达到小康水平的村!


第2版()
专栏:我说经济改革

建议扩大信贷管理范围
帅少俊
随着经济形势的发展,企业资金构成和运动方向发生了新的变化。银行信贷由原来主要是纵向的、朝比较固定的方向流通,发展到横向的、朝多方位的方向流通。社会资金结构和流通,决定信贷资金的构成和运动方向,因此,我认为扩大银行对信贷管理的范围势在必行。
随着企业资金来源渠道增多,留利增多,归己支配资金增多。银行把暂时闲置的资金集中起来,将其使用情况进行监督引导,以防止社会资金再分配中的盲目性。另一方面,加强对企业存款增减变化原因的分析,可以发现贷款投向、规模等方面的问题,对于掌握企业单位整个资金运动,将于加强对存款的资金管理是十分必要的。
近年来,由于忽视对企业单位自有流动资金的管理,一方面没有从企业的盈利中,逐年按规定来充实自有流动资金;另一方面对随意挪用、抽走、平调企业自有流动资金没有进行监督,一些企业生产规模不适当地扩大,非生产性开支剧增,自有流动资金比例逐年下降。据统计,我县企业的自有流动资金占全部流动资金比例,由1980年22.4%下降到1984年13.6%,还有些企业由银行全额贷款解决流动资金。自有流动资金不合理减少,贷款相应增多,不仅扩大银行信贷规模,而且掩盖了企业虚盈实亏占用银行流动资金贷款等现象。
随着企业基本建设投资由拨改贷的比重增大,固定资产绝大部分来自银行贷款。且固定资产投入的期限长、周转慢、风险大,从固定资金的现状来看亟待加强这一管理。如有的企业固定资产增加了,而产值或销售收入没有相应增加;有的企业将固定资金投向非生产固定资产,这使银行贷款的周转性、偿还性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
因此,信贷管理要适应经济形势发展的需要,就必须加强宏观控制,把微观经济搞活,以利于发展社会生产力。
(注:作者是江西九江县农业银行干部)


第2版()
专栏:

上海协昌缝纫机厂,为了使职工牢固树立质量第一的思想,搞好质量综合控制,在装配车间设立了质量监督站,专门巡回在各生产线上,抽查已经挂上合格证、准备出厂的缝纫机质量。
新华社记者 徐义根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