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5年8月15日人民日报 第8版

第8版()
专栏:

新官“忘恩”好
樊天香
看了电影《高山下的花环》,片中那个以老革命自居的“贵夫人”的所作所为,总使我联想不止。因为雷军长是她丈夫当年的部下,她又曾救过他的命。凭着这种“恩”,她便在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前,千里迢迢打电话到前线指挥所,要雷军长开个“后门”,把她的儿子从前线调到她身边。
在有的人看来,雷军长理应以“恩”相报。而雷军长非但不报,反而痛斥对方,说“这位贵夫人要把我的指挥所变成交易所了”。
于是我联想到,现今一些新进班子的年轻干部,上任后有干劲,有魄力,对不正之风,敢抓敢管敢碰硬,很有一股浩然正气。但对有“恩”者的不正之风,就犹豫了,常常碍于面子,唯恐落个“忘恩负义”的坏名声。这种心情似乎可以理解,但报“恩”的做法实不可取。新干部大可不必对“忘恩负义”一词过分敏感,考虑那么复杂,倒是很需要对老上级、老领导所给的“恩”作一番细致的考察。他们倘出于公心,从党的事业出发,培养提拔年轻干部,这是不能忘记的。但不存在个人报恩问题。如果选接班人就是为自己退居二线乃至离休后有人替他办事,要把指挥所当作走“后门”的交易所,那么,这种“恩”是不能报的。倘使说这是“忘恩”,我看忘得越彻底越干净越好。真要放弃原则报这样的“恩”,不只自己威信扫地,也有损老上级、老领导的形象。更重要的还在于损害了党和人民的利益,败坏了党风和社会风气。
何况,我们的“指挥所”,是党和人民建造的,指挥权也是党和人民赋予的,你理应把这个权力用在党和人民的事业上。不是那一个人的恩赐,根本就不存在报恩不报恩的问题。雷军长不给“贵夫人”走后门,不仅提高了自己的威信,鼓舞了士气,而且维护了“贵夫人”及其老上级的面子,他们的儿子也受益,不然,他怎么能在战火中受到考验,得到锻炼,成为一名英雄呢!
如果说报恩的话,新进班子的年轻干部,倒是应报党和人民的恩,坚持党的原则,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当然,在抵制不正之风的过程中,不能简单从事,必要的思想工作还是要做的。雷军长最后不就是通过做思想工作说服了“贵夫人”了么?


第8版()
专栏:

金河的鞭炮
李廉颇
我家乡的那条金河,位于湖南浏阳河畔的南部,尽管小得在地球仪上难以找到,然而,它在我孩提时候的印象中,却是一条大大的河,伴随着我生,伴随着我长,一直在我心中默默地流淌,还不时地掀起阵阵涟漪。虽然相隔四十年了,它那漠然欣然的神情,清澈见底的汩汩流水,百舸竞渡的龙舟,白帆点点的商船,尤其是那万紫千红、艳丽腾飞的烟花,噼哩啪啦的鞭炮,满满地塞进了我的脑海,摇撼着我的心灵。
浏阳的鞭炮自古有名,浏阳河畔的金市,更是鞭炮之乡。鞭炮和烟花,在这里简直是人人熟知的工艺技能,从男到女,从老到幼,那怕是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首先就是学着“栽引”,做鞭炮。我的青少年时代,就是在鞭炮声中度过的。
去年盛夏来临之前,绿油油的早稻正在含苞竞放,团团的青山垣墙,夹持着蜿蜒金市古镇,金市河从古镇的东南方向流过。围绕金市四周的村村寨寨,新房林立,恰似盛满糕点的绿色瓷盘。
我们在乡企业办的刘同志陪同下,沿金市河流经的地域,走访了这里的村村屋场。所到之处,除了青翠欲滴的早稻,栋栋新房,便是鞭炮。鞭炮之广,鞭炮之多,举目皆是。这个乡有三十二个村,办起了三十四个鞭炮厂,还有不少农民自己办起了家庭鞭炮厂,家家户户,老老幼幼,没有不为鞭炮的发展而奔忙的。我们访问的一户姓李的五口之家,户主在乡花炮厂做事,每月收入一百多元,而他的母亲、爱人、女儿每月加工鞭炮的收入达两百余元,连他家一个四岁的小女孩也在跟着大人学“栽引”咧。有一个村,仅鞭炮一项收入就达到人均五百多元。村上盖起了集体住房,村民看病,子女上学都由村上鞭炮厂给钱……
我的一位同行者感慨地说:“难怪这里的人们吃穿住是这般美好和宽裕,尤其是姑娘、嫂子们,在田里做事的,在家里加工鞭炮的,在路上走的,都穿得花枝招展,落落大方”。听说早两年,有一个矿区来这里招工,经过动员,好容易才招满数额。
由于历史的原因,和金河古镇的孕育,金市的炎黄子孙不少人走上了化工、火药研制的道路,飘洋过海,但他们对故乡的烟花总是怀着特别的情感。有一位旅居外国的学者对于金市的传统产品倍加赞赏。过去由于封闭政策所致,家乡的烟花鞭炮曾一度被外国垄断,他出于爱国热忱而愤愤不平。当六十年代初期,内地烟花鞭炮在香港主办的中秋晚会上燃放时,爆开在摩天大厦之巅的五彩缤纷、艳丽夺目的浏阳、金市烟花,映红了整个夜空,照亮了港澳同胞们的心。那位金市后裔无比兴奋、激动,他迅笔疾书:“烟花呀,来自祖国!”“鞭炮呀,来自故乡!”从那以后,我国的烟花、鞭炮源源不绝地进入国际市场,打破了外国垄断烟花鞭炮的局面,恢复了它驰名全球的声誉。
隐荫在绿树丛中的金市出口花炮厂,就是适应新的形势建造起来的。这是一座地地道道的农民工厂,农民到厂里做事拿工资,户口还放在家里,按照他们的说法是“吃谷的”,即人们过去常说的亦工亦农。就是这样一个性质的工厂,经过十几年的风风雨雨,特别是近两年来,由小变大,由单一生产鞭炮发展到能生产六十多种烟花的出口工厂。烟花鞭炮的名字蛮有意思,诸如腊梅报春、蜜蜂采花、满天星、新年乐、丛中笑、啄木鸟、花皮红等等,畅销美国、日本、法国、西德、荷兰、丹麦、瑞典、瑞士、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二十几个国家。仅去年的总产值就达五百余万元,除缴纳国家税收外,尚有一百五十余万元,可换取外汇一百多万元。在这绿色的厂房里,使我感触到火一样的年华,花一样的生活!仿佛又回到了我的青少年时代……
夜幕降临,沸腾的金市渐渐静寂下来,接踵而至的万家灯火,闪烁着耀眼的光柱,映照着田垄、山峦、树木、金河。小伙子和姑娘们相依在金河两岸谈情说爱,妇女和孩子们围坐在电灯下“结鞭子”、“栽引”……主人为使我们有着实际的感受,特别为我们燃放了他们荣获全国优质奖的产品和传统烟花。顷刻,一阵“噼噼啪啪”腾空而起,把人们的喜悦和姑娘的笑靥导致最动人的境界。呵,如此火树银花,万紫千红,把金河古镇照耀得五彩缤纷,粼粼波光,载着金市人民的欢乐流向远方……


第8版()
专栏:

他乡遇故知
吴烟痕意外地见到你的面影,只是白发已经染上了双鬓,意外地听到你的言语,只是已经有些改变了乡音。我时刻记挂着你呵,在他乡意外地把双手握得很紧,我时刻惦念着你呵,在梦中也曾和你抵足谈心。离别时我们都是军人,离别时我们都是年轻的士兵,在炮火纷飞的战场,挥泪而别,热泪滴湿了衣襟。你要坚持敌后战场,护卫抚育你的故土乡亲,我要随大军转战南北,踏上了解放祖国的万里征程。战争使我们分开双手,战争使我们断绝了音讯,我期待着战争的结束,让我们谈谈怎样无愧于战争。胜利后我曾回乡探亲,到处打听你失去的踪影,望着三间古老的房舍,堆满了杂物,空无一人。莫非在战场上生病去世?莫非在战场上献出了生命?我向苍天默默祈祷,有朝一日我们终会笑脸相迎。斟满酒,我们来痛饮,为了他乡遇故知的美好良辰,我有忠于人民的意志,你有忠于人民军队的红心。斟满酒,我们干一杯,他乡遇故知怎不使人精神振奋,我有一个远大的抱负,你有一个战斗到底的决心。


第8版()
专栏:

琴韵
——泉州大桥抒情
陈文和
在福建沿海开放的滚沸声浪中飞架起来的泉州大桥,多象一把横卧在古城之侧的大竖琴。
那么多的桥墩成排地站立在沧桑变化的古河床里,站立在二三十米深的卵石层上,站立在粘满海蛎壳的风化石层上……当汩汩的晋江水从成排的桥孔中穿过,当碧玉般的浪花轻拍着只只灌柱桩和桥墩,我觉得,那是无数灵活的手指,在频频地敲击着铿锵的琴键;
当高级豪华的“大巴士”和流线型的小轿车,疾驰过饰有翡翠琉璃瓦和雕梁画栋的桥头亭,疾驰过六百多座石雕狮子和白莲花桥栏时,我的耳畔又飞起竖琴阵阵的颤音……
白天,我在来往观光的人群中,看到头戴白帽或缠着白头巾的阿拉伯人,张着惊奇的大眼,用略带黝黑的手指,深情地抚摸着这些立体艺术——雌雄配对的石狮子和含苞待放的石莲花,尔后,又钻进一辆轿车往北驰去。他是要沿着石头街去拜谒灵山圣墓,还是要去目睹一下开元寺的古桑莲?
入夜,两排横贯南北的多蕊式和海鸥式灯柱,刷地一齐亮了,灯光水影中,身著西装革履和南洋花格衫裤的海外赤子,依着桥栏,流连忘返。那阵阵的欢声笑语抛洒进水中,又震起多少美妙的琴韵。
呵,泉州大桥,看到你,我又想起了你那古老的桥梁“兄弟”——安平桥。
唐宋时代的泉州港,万国来商,樯桅如织,海上的“丝绸之路”是从这儿铺起的。
但那时孔道太窄,多少船舶货物急待装卸和转运,安海的潮水在呼唤着桥梁,于是,一座跨海五里的花岗岩石桥诞生了,它疏通了货物的淤塞,这就是被称为“天下无桥长此桥”的安平桥……
安平桥横跨在澄碧的海湾上,远远望去,桥孔一个连着一个,煞象一支横放的洞箫。箫声不断歌不断……
如今,时代又在呼唤着新的大桥。
当车辆长龙般被堵塞在单行道的泉南“顺济桥”时,当古城被“卡脖子桥”卡住脖子时,晋江呵,你的流水怎能绽开笑容?
现在,一座雄伟壮丽的泉州大桥,在一片鞭炮声和欢呼声中落成了!
它为侨乡通向繁荣、通向幸福打开了新的通道!
它是海上“丝绸之路”的新的联结点。
作为一架大竖琴,你弹唱的是改革和开放之歌,是友谊和文明之歌……
呵,泉州大桥,你在古洞箫之外,又给侨乡增添了新的琴韵,这怎不叫我涌动的情思,随着你的音符飘向远方……


第8版()
专栏:群言录

加邦信仰的幻灭
张安生
俄国一九○五年革命中有一个重要人物——加邦牧师,曾向列宁介绍过的一段往事,颇有参阅价值。一次,加邦到某地拜见一位长老,那长老正在小河边做祈祷。他虔诚地走近长老,向长老祝福,可长老却首先问他:“我们开的那个蜡烛铺赚了多少钱?”就这一句话,折磨得加邦牧师几乎害了一场大病,好容易挣扎到家——宗教原来如此!
倘理想的追求者和信仰的崇拜者发现他们为之追求和崇拜的是一尊虚幻的偶像,那必然造成理想幻灭和信仰危机。而造成这种后果的契机,往往是那些教育人们树立理想和信仰的人言与行相悖。
共产党人以追求共产主义理想为旗帜,群众往往从共产党员身上验证共产主义在现实中的根基。一个党员倘做出与党的宗旨相违背的事来,那怕是一件小事,并且是个别人的行为,但所造成的影响就不只是对其自身的否定,更主要的是败坏了整个党的荣誉,动摇了人们对共产主义的信念。因此,那些“满口大道理,满腹小算盘”的人是群众最厌恶的,也是进行理想教育之大忌。倘要切实地教育青少年树立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有必要听孔子一句话:“君子欲纳于言而敏于行”。


第8版()
专栏:大地

漓江鸡冠山〔中国画〕 吴守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