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4年7月25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苏就太空谈判提出建议 美迅作反应
但美对苏要求谈判开始即暂停部署宇宙武器未表态
本报华盛顿7月24日专电 记者张亮报道:在苏联塔斯社昨天公开发表要求在美苏举行太空武器谈判之前,双方正式签署一项联合声明,这个声明要说明双方同意着手谈判,以拟订防止宇宙军事化的协定,以及从谈判开始彼此就暂时停止试验和部署宇宙武器。美国政府当天对此做出了“积极”反应。
苏联外交部新闻司发言人洛迈科在莫斯科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了这一建议。他还说,联合声明应该明确规定谈判题目,不能再增加防止宇宙空间军事化之外的问题,如果把防止宇宙空间军事化的谈判同核武器谈判联系在一起只能把事情搞乱,使问题复杂化。他在回答记者问题时表示,如果美国拒绝自谈判之时双方冻结宇宙空间武器这个条件,就表明美国没有进行谈判的愿望。
美国白宫发言人斯皮克斯当天说,“我们已注意到苏联政府公布了它交给美国政府的一份拟议的联合声明,这个声明涉及了9月份维也纳会议的内容和目的”。但他对苏联方面泄露正在研究拟议中的声明一事提出了批评。据他说来,是苏联对美国“提出草拟一项联合声明的建议作出的反应”,而不是苏联提出的新建议。
斯皮克斯再次重申,我们已正式接受了苏联(举行太空武器谈判)的建议,不附带先决条件在维也纳举行谈判,我们期待着9月份开始举行这种谈判,但希望苏联也不附带先决条件。关于部署中程核导弹问题,斯皮克斯说,这项工作肯定仍将继续进行,这个方针美国不会改变,只有美苏就限制核武器达成协议,美国才会停止在欧洲部署导弹。
舒尔茨国务卿在全国广播公司昨天清晨播放的“今日”新闻节目中对记者说,里根总统准备并愿意无条件地与苏联就禁止宇宙空间武器举行谈判的事实是毫无疑问的,但问题是提出举行这种谈判的苏联是否真正愿意参加这一谈判。
此间观察家认为,苏联所以要求在联合声明中规定双方谈判一开始就暂时停止试验和部署宇宙武器,表明苏联的首要目标是希望禁止反卫星武器和其它太空武器,因为美国目前在这方面的技术超过了苏联。但美国当天对苏联作出的“积极”反应,并没有说它可能同意签署这样的联合声明,而不过是为了向美国和世界公众表明,如果美苏关于禁止宇宙空间武器的谈判不能实现,其责任在莫斯科而不在华盛顿。


第6版()
专栏:

齐奥塞斯库说如美停部署导弹苏愿谈判
新华社华盛顿7月22日电 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说,如果美国停止在欧洲部署新的导弹,苏联愿意同美国恢复日内瓦核会谈。
美国《旧金山考察家报》今天刊登了齐奥塞斯库同赫斯特报系记者的上述谈话。齐奥塞斯库说:“我认为,如果(美国)停止新的部署,谈判就能恢复。我深信,契尔年科是愿意谈判的。”
这家报纸说,齐奥塞斯库在一个月前同契尔年科举行过会谈。他同契尔年科“讨论了如何实现恢复日内瓦核会谈问题”。
齐奥塞斯库还说,他认为,一旦恢复会谈,只要里根重新当选,双方就能为里根同契尔年科在1985年举行最高级会谈问题上取得迅速进展。
齐奥塞斯库说,如果美国冻结在欧洲部署导弹,“苏联就将停止执行反措施,我相信,这将导致谈判的恢复”。他说,“那种认为停止部署导弹会使美国处于不利地位的看法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


第6版()
专栏:

塔斯社否认如美停部署导弹苏就谈判
本报讯 苏联塔斯社23日发表评论,否认了关于“只要美国停止在欧洲部署新的导弹而将其数量保持在已经部署的水平上,苏联就准备回到日内瓦谈判上来”的说法。评论重申,“谈判随时都可以恢复,但是必须使美国撤除由于它在欧洲部署新导弹所造成的障碍。”


第6版()
专栏:

五角大楼不同意说美国经不起同苏打持久战
本报讯 美国防部长温伯格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维西23日在五角大楼举行记者招待会,尖锐批评美国国会关于美国武装力量缺乏应战准备,经受不起同苏联打持久战争的调查报告,认为这份报告是过时的和不真实的。
温伯格说,国会的报告是根据1982年的统计数字做出的,现在已经过时。以后美国军队的战斗力一直在稳步增长。我们的情况比1980年(里根上台时)大有好转。重要的是,不论谁都不应得到美国武装力量是缺乏准备、打不了持久战的信息和印象。
美国国会22日发表的一份长达二百七十六页的调查报告认为,美国陆军经受不起旷日持久的战争,美国海军是否有能力经受住一场一个星期开外的全面海空作战也令人怀疑,美国空军没有能力同苏联打一场持久的常规战争。美军的飞机、装备零部件、人员、燃料储备、通讯器材和弹药都不足。美国军队缺乏对付苏联化学武器进攻的能力。
据报道,这份报告是由众议院拨款委员会经过十八个月的调查写出的。美国国防部长温伯格的助手们曾对报告进行过研究。


第6版()
专栏:

以色列大选结果初步揭晓
工党领先,但各派均未获足够席位单独组阁
综合本报大马士革、开罗7月24日专电 记者周国铭、俞成秀、安国章报道:以色列议会第十一届大选已于昨晚结束。
据以色列电台今天中午宣布的大选初步结果:在议会一百二十个席位中,以佩雷斯为首的工党获得四十五席,以沙米尔为首的利库德集团获得四十二席,其余由各小党派拥有。
据报道,大选初步结果宣布之后,各党派立刻作出了不同的反应。工党对未能取得所期望的席位数感到“失望”,而利库德集团则对大选结果感到“宽慰”,认为这是“利库德集团的一个胜利”。沙米尔昨晚当即表示,“将组成以利库德集团为首的联合政府。”佩雷斯也马上声称,“工党将组成一个能够解决以色列问题的政府”。究竟由谁组阁,已成为以色列大选初步结果没有任何一个党派单独获得过半数议席以后的政治争斗焦点。
根据以色列宪法规定,以色列总统将把组阁权委任给一名能够得到议会六十一票支持的议员,而不是交给在议会取得多数席位的政党领袖。大选的初步结果已经表明,工党和利库德集团都未能取得单独组阁的足够席位,所以两大集团都必须依靠其他小党的支持才能组阁。从昨晚开始,工党和利库德集团都已着手与各小党派进行频繁的联系。以色列各小党派获得了三十一个席位。这使它们在工党和利库德集团争夺组阁权中将起重要作用,也将加强它们在今后联合政府中的地位和更多的发言权。
据观察家分析,以色列目前面临组阁难题。
由工党和利库德集团联合组阁的可能性甚微。在工党没能取得六十一票多数席位的情况下,组成以佩雷斯为首的联合政府的可能性也很小。此外,虽然存在着以沙米尔为首的利库德集团在一些中小党派的支持下再次组阁的可能性,但利库德集团要完全说服这些极端宗教党派成为伙伴仍然面临着许多困难。
以色列电视台评论大选形势时指出:“大选的结果使工党和利库德集团都无法组成一个稳定的政府。这种结果将给以色列未来数月的政治形势带来不稳定的局面。不能排除提前举行第十二届大选的可能性”。


第6版()
专栏:短评

评以色列大选
七月二十三日,以色列大选初步揭晓:在议会一百二十席中,以色列工党获得四十五席,以沙米尔为首的利库德集团获得四十二席,其余三十三席由十二个小党分得。由于两大政党获得的议席都没有超过议会席位的半数,究竟谁将上台组阁,尚在未定之天。
利库德集团是在一九七七年五月上台的。七年来,无论是贝京政府还是沙米尔政府,都顽固坚持与阿拉伯人民为敌的侵略扩张政策。它以庞大军费开支使以色列的经济陷于严重危机。财政赤字剧增,年通货膨胀率创世界纪录,外债累累……。经济形势的恶化,加重了人民的负担,引起了连绵不断的反对战争政策的罢工和示威。本届大选的结果充分表明:利库德集团由于坚持侵略扩张,已经声名狼藉,失尽人心,十分孤立。
以色列工党虽然得票比利库德集团稍多,但也未能超过议会议席的半数。这也并不奇怪。在以色列历史上,工党曾经长期执政。它在一九七七年下台以前执行的也是侵略扩张的政策,在恶化以色列同阿拉伯国家和巴勒斯坦的关系上起过恶劣的作用。在以色列当前的内外形势下,它在竞选中表示要有所改变。工党领袖西蒙·佩雷斯曾经表示,工党如果重新执政,将“制定一个新经济计划,挽救已垮台的局面。制定一个实现从黎巴嫩撤军的计划”。制定一个打开谈判大门,达成中东问题全面解决的计划。然而工党过去的所作所为,使它失去了人民的信任,因此它的种种许愿,并不能为它赢来更多的选票。这表明以色列选民认为无论是工党还是利库德集团,都不能使以色列走出现在的困境。以色列政局如何发展,还有待观察。在联合小党的基础上,利库德集团可能仍然执政,也可能由工党出面组阁。进行新的大选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不管怎么样,谁要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继续推行侵略扩张政策,到头来总不会有好下场。


第6版()
专栏:资料

以色列的政党
参加以色列大选的共有大小二十七个政党。主要的政党是:
利库德集团:“利库德”在希伯莱语中是“联合”的意思。它成立于1973年,由加哈尔集团、拉阿姆集团、自由中心和犹太和平党联合组成。1977年5月利库德集团在全国宗教党和以色列正教党的支持下,在大选中获胜,组成贝京政府。1983年9月贝京下台后,由外长沙米尔继任总理,重新组阁。
以色列工党:成立于1930年。创始人为本·古里安、艾希科尔和果尔达·梅厄和摩西·达扬等。现有党员约三十万。自1948年至1977年它一直是执政党,现主席是西蒙·佩雷斯。
统一工人党:成立于1948年。总书记是维克多·舍姆托夫。
全国宗教党:1965年由精神中心党和中心工人党合并而成,多次参加以工党为主的联合政府。1976年11月,因宗教问题退出政府而导致工党拉宾政府的辞职。1977年大选后,参加了利库德政府。
以色列正教党:成立于1912年。该党与利库德集团合作。
以色列共产党:1919年成立。1965年8月正式分裂成以米库尼斯为首的“以共(马基)”和以维尔纳为首的“以共(拉赫)”。1975年6月,“以共(马基)”又因内部分歧而宣布自行解散,自此,“以共(拉赫)”成为唯一的共产党。
·元敏·


第6版()
专栏:

国际世界语大会开幕
胡愈之当选“荣誉领导委员会”成员
新华社渥太华7月23日电 (记者赵仲强)第六十九届国际世界语大会21日在温哥华开幕,来自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约七百名学者参加了大会,中国也派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世界语学习的倡导者胡愈之昨天在国际世界语协会委员会会议上当选为该协会的“荣誉领导委员会”成员。他是我国继著名作家巴金之后获得这一荣誉的第二个人。胡愈之三十年代起就开始在中国推广世界语。他没有出席这届大会。
由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副理事长陈原率领的中国世界语代表团参加了这次大会。陈原在大会主办的国际世界语大会大学上发表了题为《中国语言文字的美学特征和社会学特征》的学术报告。
国际世界语协会常务委员会决定第七十届国际世界语大会将于1985年在联邦德国举行,第七十一届大会将于1986年在北京举行。


第6版()
专栏:

侵阿苏军互不信任 阿政府军纷纷逃跑
新华社纽约7月23日电 阿富汗全国伊斯兰革命阵线领导人沙赫鲁赫·格兰今天在这里对一批记者说,目前,侵阿苏军内部互不信任,阿富汗政府军士兵纷纷逃跑,兵源匮乏,士气涣散。
格兰说,苏联人现在“并不相信他们自己的战士”。他们害怕走漏风声,常常派遣驻扎在喀布尔的士兵去打仗。“在一些大的战斗中,苏联人甚至直接从苏联空运士兵来打仗。”
他说,“苏联人企图在阿富汗建立一支代替他们打仗的阿富汗军队,但阿富汗人民不愿和苏联人‘合作’。”
他说,由于兵源缺乏,“苏联人到处强行征兵”,并在兵营旁边布雷以防止士兵逃跑。但是,阿富汗士兵在被送上战场打仗时便大批地逃跑。
格兰说,据他在阿富汗政府军第八师第七十二旅的一位朋友说,该旅正常编制应为一千二百人。但是,目前该旅仅剩一百四十二人。其中两人患有精神病,四五十人失去战斗能力。
格兰说,苏联人一方面大谈“政治解决阿富汗问题”,一方面又在阿富汗各地“发动全面进攻,残杀村民,企图把我们赶出阿富汗,夺取我们的领土。”他说,“自从苏联入侵以来,七十万名阿富汗人被杀害和受拷打。目前有三万名阿富汗人被关在监狱里。”


第6版()
专栏:

波兰庆祝建国四十周年
据新华社华沙7月22日电 (记者汤德乔)波兰人民在国内局势日趋稳定的气氛中,隆重而简朴地庆祝了波兰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周年。
中午,在市中心胜利广场上的无名烈士墓前,举行了庄严的升旗仪式。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第一书记、政府总理沃·雅鲁泽尔斯基以及波兰各界代表向无名烈士墓献了花圈。
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主席吉洪诺夫率领的苏联党政代表团和东欧一些国家党政代表团也向无名烈士墓献了花圈。今天献花圈的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波兰大使于洪亮以及各国驻波兰使节。
新华社华沙7月23日电 据波通社报道,波兰华沙省法院今天释放了三十名被拘留者或在押罪犯。
波兰电视台说,他们中主要是妇女和青少年犯罪者。
这是波兰议会7月21日颁布大赦令以来释放的第一批罪犯。这个大赦令是在波兰庆祝人民政权建立四十周年时颁布的。根据大赦令的规定,所有政治犯和大批刑事犯都将获释或减刑。
据官方宣布,大赦令将涉及三万五千人。


第6版()
专栏:

西提外长率代表团启程访华
新华社曼谷7月24日电 泰国外长西提·沙卫西拉今天上午率领一个三十七人代表团前往中国访问。西提在曼谷机场发表谈话说,他相信通过这次出访,泰中两国关系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西提说,在访问期间,他将拜会胡耀邦总书记、赵紫阳总理和吴学谦外长,就促进两国的政治、经济、贸易投资、旅游等方面的合作交换意见。
由他率领的代表团包括二十多名商人和企业家。
西提说,他还将向中国领导人通报最近举行的东盟外长会议对于解决柬埔寨问题的立场。并就共同关心的国际问题交换意见。
中国驻泰国大使馆临时代办张青到机场送行。


第6版()
专栏:

张劲夫结束对日访问后回国
新华社东京7月24日电 (徐启新)中国国务委员兼国家经委主任张劲夫一行圆满结束了对日本为期两周的访问,今天乘飞机离大阪回国。
张劲夫一行是21日离开东京前往关西地区访问的。23日,大阪府知事岸昌会见了张劲夫。会见时,岸昌说,大阪同中国交流的历史悠久,同中国建立友好城市的活动开始得也早。张劲夫表示希望关西地区在与中国的经济技术合作方面也走在前头。
23日晚,日中经济协会为张劲夫一行举行了与关西财界人士座谈的晚餐会,张劲夫在会上介绍了中国的经济情况。出席晚餐会的有日中经济协会副会长兼关西本部长川胜传、关西地区经团联副会长宫道大五、大阪商工会议所副会长近藤驹太郎等,中国驻大阪总领事文迟也应邀出席。
在关西访问期间,张劲夫一行还游览了京都,瞻仰了岚山的周总理诗碑,参观了松下电器公司和京都精密陶瓷公司。


第6版()
专栏:

张廷发结束对孟访问后回国
据新华社达卡电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员张廷发23日晚在这里的中国大使馆举行的答谢宴会上说,他同孟加拉国政府和武装部队高级领导人的会晤和讨论进一步促进了两国的相互了解和友谊。
他说:“我们双方在国际问题和武装部队的建设问题上有着广泛一致的看法。”
张廷发赞扬孟加拉国人民在发展国民经济方面取得的成就,赞扬孟加拉国武装部队在保卫国家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方面所做出的巨大努力。他希望中孟悠久友谊象长江和布拉马普特拉河一样万古长流。
孟加拉国空军参谋长苏丹·马哈茂德在讲话中表示,张廷发一行的这次访问有助于加强两国和两国武装部队之间的友好联系和相互合作。他表示支持中国反对霸权主义和帝国主义的立场。
孟加拉国海军司令马赫布卜·阿里·汗和中国驻孟加拉国大使肖向前出席了答谢宴会。
张廷发一行于24日结束访问回国。


第6版()
专栏:

我援建的布隆迪七号国家公路正式通车
据新华社布琼布拉7月23日电 (记者陈维斌)由中国援建的布隆迪七号国家公路的正式通车典礼今天在布琼布拉省伊杰达举行。
布隆迪公共工程、能源和矿业部长伊西多尔·尼亚博亚主持了通车典礼。正在布隆迪访问的中国政府代表团团长、交通部副部长王展意应邀出席典礼仪式。
在此以前,王展意和布隆迪对外关系和合作部长洛朗·恩泽伊马纳分别代表本国政府签署了公路的交接证书。


第6版()
专栏:

欧洲—中国协会举办的国际暑期学校开学
据新华社伦敦7月23日电 (林海)由欧洲—中国协会举办的第六期国际暑期学校今天在英国牛津开学。
来自欧洲十四个国家和中国的八十多名教授、学者、学生、作家、经济学家和科研工作者参加了这一期学校的活动。
这届暑期学校讨论的主要议题是中国的艺术和文化。一些中国问题研究者和专家将就中国的艺术、建筑、绘画、诗歌、音乐等举办讲座。学校还将举办书法和太极拳课程。


第6版()
专栏:

我农业经济学家旅游团结束访苏
据新华社莫斯科7月23日电 (记者郑揆)以中苏友好协会理事、中国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杜润生为首的中国农业经济学家旅游团结束了对苏联为期十五天的访问,于今晚乘飞机离开莫斯科回国。
今天上午,苏联对外友好和文化协会联合会主席克鲁格洛娃会见了旅游团。苏联对外友好和文化协会联合会副主席别尔诺夫和苏中友协副主席卡利亚金今天设宴招待旅游团。
今晚,中国驻苏联大使杨守正为旅游团访苏举行招待会,苏联有关方面负责人应邀出席。


第6版()
专栏:

萨莫拉结束对朝鲜访问
据新华社平壤7月24日电 莫桑比克解放阵线党主席、国家总统萨莫拉·莫伊塞斯·马谢尔及其一行,结束了对朝鲜为期两天的正式友好访问,今天上午乘专机离开平壤前往河内。
据报道,金日成主席和萨莫拉总统23日举行了两次会谈。同一天,萨莫拉向金日成授予了莫桑比克的“爱德华多·蒙德拉纳”一级勋章,金日成向萨莫拉授予了朝鲜的自由独立一级勋章。两国领导人还互赠了礼品,金日成设午宴招待了萨莫拉。


第6版()
专栏:

在柬埔寨越军战线的背后
在村子的一个角落里,站着一群人,民柬国民军的医生和炊事员拿出一些药品,告诉他们如何使用。儿童们急不可待地等着发糖。
这两座村庄住着三千多名村民。他们穿的衣服很破旧,大部分人脚上没鞋。他们抱怨说,他们吃不饱,每天只有一两小罐大米。
村民们告诉我们,越军撤走已经六个月了。一个村民说:“越军一来就想抓我们的青年人当兵。但我们的人不愿当兵。越军撤走不久,驻在这里的金边军队也跑掉了。有时,越军抓我们一些人,强迫我们为他们挖掩体或堤坎。他们还抢我们的粮食。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支持他们呢?”
我们还采访了两名越军指派的村长。他们说,他们几次想辞掉不干,因为他们感到不安全,但越南人逼着他们干。谈到民柬国民军,他们说,1982年国民军第一次进村时,他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不很相信国民军能打仗,他们非常害怕越军报复。但两年以后的今天,他们相信柬埔寨的军队能够打败越军,所以他们支持国民军的行动。一位长者说:“这些柬埔寨军队不偷我们的粮食,不强迫我们劳动,他们在打越南人。”他听到过有个联合政府,提到乔森潘、西哈努克、宋双的名字。他听说他们正在合作,他说这样做很好。
国民军尼团长问几位村民:他们希望国民军干什么?一位村民马上回答说:“你们一定要打败越南侵略者。”
在三个小时的采访中,要了解这些村民的真实感情是困难的,特别是身边又有这么多军队。但是,有几点可以说明:第一,村民们说的话都翻译给我们听了。第二,村民们同民柬部队接触表情很自然。第三,如果有人骑自行车悄悄溜到五号公路向越南当局报告是很容易的事。五号公路离我们这儿很近,远处卡车经过都看得见。自然,越南要得到西方人在村子里的情报会赏给报告人一笔钱。抓住或杀掉我们后,可以大事宣传。然而,在三小时的访问和村民两小时的午饭期间,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一位民柬官员对我们说,你们不能把这儿列为“解放的”村庄。因为他们还没建立自己的村政权,也不能保护村民不受越军的攻击。但这样的村子是友好的。
我们已经到达了我们的目的地,这使我们感到满意。民柬把七十名战士留在前线营地,联系当地村民并开展军事活动。在梅特村稍事休息后,我们于7月15日返回泰国,结束了对柬埔寨的两周访问。
所有这些都意味着什么呢?民柬满有把握地护送四名西方人穿过越南战线,进入越军重兵防守的战略公路毗邻的村庄,这件事本身就说明,民柬国民军在柬埔寨内地游击战活动的能力有很大的进步。
这是从越南侵柬以来我第三次到柬埔寨作考察旅行。1979年,红色高棉处境岌岌可危。一年以后的1980年,我第一次到柬埔寨,活动地区只在梅莱山和奥多棉吉省靠近泰国边境的一些村庄和营地。民柬第一次开始宣传新的政治纲领,并作出了转向游击战的战略决定。当时,大多数老百姓仍旧疑虑重重,三到十一名小股部队只能在边界活动。民柬部队给养不足,基本上搞一些小规模的骚扰活动,在很大程度上处于守势。1981年我再次访问时,可以到梅莱山和马亨山。在柬埔寨境内伸延数公里的许多地区,这样的营地已结成网状,并建立了完整有效的通讯系统。给养源源不断,民柬部队的作战规模和次数加强。
现在,三年以后,民柬已在柬埔寨境内许多地区建立了前线机动营地。运输队过去几年贮存了大量的弹药和武器。部队在前线作战一个月,然后回到营地休整两周。
过去的旱季军事形势表明,抵抗力量在蒸蒸日上。今年,民柬部队首次对越南占领的六个省的省会发动成功的袭击。英萨利说,今年3月2日攻打戈公省,民柬部队烧毁了越南四百万公升柴油和大量汽油,摧毁了两千吨弹药。美国卫星照片证实当时油库起火。
越军打败法国人和美国人,有人因此认为,越南人是战无不胜的。但是,越南人过去是在自己的土地上作战。如今,他们却在柬埔寨的土地上作战。
河内领导人同意就从柬埔寨撤军进行谈判或许还需要一些时候。但是,他们迟早要走到谈判桌旁。因为,他们尽管还能够发动重大攻势,但是,他们已丧失了军事上的主动,时间并不对他们有利。
(朱振国 摘译)
(续完)


第6版()
专栏:

不久前,阿富汗游击队在东部潘杰希尔山谷地区挫败了苏联侵略军的一次行动。图为苏军车队在装甲车护送下通过潘杰希尔山谷时遭到阿富汗游击队的伏击。一颗炮弹击中了汽车的油箱。 新华社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