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4年7月20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干部、后勤人员减少 农民负担减轻
桃棚大队改革管理体制迈出一大步
编者按:《北京日报》关于平谷县桃棚大队的报道,很有说服力,值得一读。造成一些地区农民负担过重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大队、生产队干部和后勤人员太多,拿补贴的人太多。很明显,不劳而获或少劳多获的人多了,真正的劳动者收入就少了。人多了,未必好办事;干部多了,未必就能把生产领导好。关键是让能干的上台,让“吃闲饭”的下台。不下决心进行这样的改革,束缚生产发展的框框就打不破,农民的不合理负担就减不了。农民富不起来,“吃闲饭”的干部也富不起来;干部和群众“捆”在一起过穷光景,有什么意思呢!
本报讯 据《北京日报》报道:平谷县山东庄公社桃棚大队,在实行包干到户责任制以后,大胆进行管理体制的改革,保留大队,取消生产队,干部和各种后勤人员由六十七人减少到七人。一年多实践表明,干部减少,生产却大发展。1983年,全大队总收入比上一年增加一倍多,人均收入增加近一倍。今年一至五月份,全大队集体和社员自营收入达十二万元,比去年同期增加30%。
桃棚大队地处深山区,以林果生产为主。全大队九十五户,三百九十九口人,原是一个大队,下设四个生产队,有大队干部十人,生产队干部三十人,各种后勤人员二十七人,共六十七人。1982年,这个大队实行包干到户责任制后,群众反映脱产人员多,负担重;干部们本身也感到人浮于事,应当精简。大队经过周密的研究和算账,报请上级批准,在集体财产不能受损失的前提下,取消了生产队,两级变一级,大队只留下六名干部和一名后勤人员。干部和后勤人员由六十七人减少到七人后,群众负担的补贴由人均七十二元减到二元七角一分。群众因减轻了负担,大大激发了生产积极性。由于减少了生产队一层,落实责任制时一杆子插到底,大队直接与社员户签定果树承包合同,实行统一指导下的分户管理,在这种规模较小的大队效果很好。1983年,全大队果产量达到六十三万斤,比上年翻了一番多。林果生产和大田种植包干到户后,节约了大批劳动力,大队干部及时把他们组织起来发展工副业生产。
今年年初,这个大队成立了村民委员会,在不增加干部数量的情况下,继续实行干部身兼多职的办法。大队党支部书记陈有文除抓好支部工作以外,还负责工副业生产;村民委员会主任于德富既负责全村的村民事务性工作,又担任会计职务;大队长于志海重点抓好农、林、牧等项生产。由于全村六名干部团结协作,使各业生产生机勃勃,井井有条。


第2版()
专栏:

扩大企业自主权,各级主管部门必须简政放权,改革要上下同步进行,这是企业的呼声。目前一些主管部门对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干预过多,束缚了企业的主动性和积极性。这个问题,急待解决。本期讨论专栏发表的孙效良、刘峰昌、林豹三位同志的文章,谈了他们对这个问题的意见和看法。欢迎广大读者就这方面问题继续发表意见。
——编者
简政扩权需同步进行
机械工业部政策研究室主任 孙效良
城市改革牵涉面广,上下左右关系复杂,对于各项改革措施必须有个统筹考虑,不能“抓住一点,不及其余”,也不能只管眼前,不顾长远。简而言之,相关要素的改革要同步配套进行。
各级政府部门的简政放权与企业扩权不同步、不配套,是城市改革中的一个突出问题。扩大企业自主权虽然搞了五年,实际上是走走停停,在许多方面,企业仍然处于无权的状态。例如,一方面提出要扩大企业的产供销自主权;另一方面又要增加统配原材料的比重。结果,正象企业同志反映的:有了自主权而没有原材料市场,是徒有虚名。
又如,实行利润分成等各种形式的经济责任制以后,企业有了一定的自有资金;但这些资金的使用权却牢牢掌握在各级政府部门手里。一个几千人的工厂,想买台复印机还要报请上级审批。有个工厂几次申请未得批准,只好“更名换姓”,把复印机改称“翻晒机”,才得以“蒙混过关”。
凡此种种,都说明企业扩权与主管部门放权,需要配套进行,而目前这一点却还没有做到。如果说,其它同步、配套改革可以“从长计议”的话,而这两项改革的同步、配套已是“迫在眉睫”。
一般说来,实行了经济责任制,扩大了企业自主权,企业自然会根据自身利益的需要,自主地进行经营活动。今后国家经济管理部门的职能,应当由主要管衔接产供销等日常经营业务,改变为主要管方针、政策、比例、平衡等宏观经济活动。然而,目前国家经济管理部门的机构设置,不能适应职能上的这种转变,需要相应地进行改革,主要是精简权力机构,加强搞好宏观经济管理的参谋机构。总之,企业扩权后国家经济管理部门决不是无事可做,而需要集中精力做好更加重要的工作:制定科学的宏观经济规划和决策,研究各方面的比例关系,搞好科学的经济、技术发展预测,分析最终产品需求结构的发展变化,以及正确制定并运用各种调节手段。为了完成这些任务,又需要收集、分析、整理大量数据,等等。应当说,这些方面的工作刚刚开始,有关的知识和科学方法我们还十分陌生,实在是“任重道远”。


第2版()
专栏:

不要统得太多管得太死
轻工业部计划司司长 刘峰昌
长期以来,我们管轻工业的一套办法,是自上而下的统,自上而下的管。从产品到原材料,从投资到项目,都要统起来,管起来,企业没有自主权,失去了活力。我国轻工业企业有七万多家,产品种类数以万计,原材料成千上万种,每年投资几十亿元,大小建设项目几千个,这些都靠轻工业部来统、来管,怎么统得了、管得好呢?
仅以轻纺工业中短期贷款为例。按现行规定,一百万元以上的贷款项目,要经国家经委和轻工业部审批。五年内,我们共审批了近二千个项目,平均每年要审批四百个项目。既要审批,起码也得把项目的基本情况弄个明白。这么多的工厂分散在全国各地,我们连工厂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怎么审得了它在技术上、经济上是否合理呢?于是,就发报表、要材料。企业和省市就忙于填、忙于写、忙于报。单是书面材料还不行,还得开会汇报,个别汇报,电话汇报。因为这些汇报都是纸上谈兵,口头办事,全凭汇报者的一张嘴,所以有的省市就总结出一条经验:“跑部(步)钱(前)进。”意思就是腿勤、嘴巧就可以多要到钱。经过这样的折腾,每年多数项目批到省市,再落实到企业,已是8、9月份了,有的甚至拖到12月份。失去了时机,造成很大损失。
由于我们管了很多不该管、管不了、又管不好的事,企业的手脚被捆住了,人财物权全没有。部机关天天门庭若市,忙得不可开交,企业却急得上下跑,团团转。企业的积极性、主动性、灵活性都被扼杀了。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我认为,轻工业部要带头简政放权。例如,老企业的技术改造,就应该把贷款指标切块拨给地方,由企业决策,省市审批,报部备案就行了。报部备案后一个月内,部里提不出意见就应视为同意。原材料、技术措施费等也应如此。这样,企业才能放开手脚,机动灵活地去适应市场变化的需求。另一方面,部机关可以跳出事务圈子,集中力量议大事,抓大事。


第2版()
专栏:

上级部门应抓宏观决策
北京光学仪器厂厂长 林豹
目前,各级行政机构重叠、庞大,各部门都可以向企业提要求、派任务。企业最头痛的是,不管生产的实际需要与否,硬要企业设置与上级“对口”的机构,局里有多少个处室,厂里就得设多少个科室,脱产人员不断增加。大量可有可无的会议、文件、报表纷至沓来,企业疲于应付。事实说明,各级行政机构不简化,企业生产就会受干扰。
行政机构应大力精简,但是,立法、监督、税务等部门的工作则必须大力加强。必要的经济立法是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准绳,正确的政策能给企业以压力,变成激发企业搞活经济的动力。1981年,由于基建压缩,原材料提价,我厂面临很大困难,上级下达利润指标是三百万元,仅为1980年的一半。由于我厂实行了利改税,变统负盈亏为自负盈亏,我们在企业内部实行经济责任制,职工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在当年同行业利润一般都下降50%的情况下,我厂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有所上升。这说明,符合经济规律的政策,威力是强大的;因此,上级部门应当把精力放在制订经济法规和加强政策研究上,而不应干预企业的日常经营活动。


第2版()
专栏:

辽河油田打出一口超千吨井
新华社沈阳7月18日电(通讯员张世荣)辽河油田又传来喜讯:一口探井经过二十四小时的试喷,日产原油一千三百零六吨,天然气七万立方米。
这口井是沈阳探区东胜堡十号井,它是在沈阳探区打出的第二口超千吨井。这口三千七百七十七米的深探井,油层厚,油质好,试油过程中压力稳定,从而进一步扩大了在沈阳探区找油的美好前景。


第2版()
专栏:

东煤公司向煤炭部承包
1990年原煤产量应达1.24亿吨
据新华社长春7月19日电(记者陈广俊)东北内蒙古煤炭工业联合公司(简称东煤公司)向煤炭部承包了1985年至1990年的煤炭产量指标、基本建设规模和吨煤投资指标。这是最近煤炭部部长高扬文为落实国务院原则同意的全国统配煤矿总承包方案,到这个公司现场办公时议定的。
东煤公司1984年计划产煤九千一百一十五万吨,1985年向煤炭部承包的煤炭产量指标为九千四百四十万吨;第七个五年计划期间以1985年的承包指标为基数,每年递增5%。到1990年,这个公司的原煤产量应达到一亿二千四百多万吨。这样一来,东北地区煤炭短缺的情况将可以得到缓和。
高扬文部长说,东北内蒙古煤炭工业联合公司承包的煤炭产量指标的增长幅度,大于全国统配煤矿承包的平均增长幅度,这对其它统配煤矿的承包将起一定的推动作用。
东煤公司是去年1月成立的全国煤炭工业最大的跨地区的经济实体,原煤产量占全国统配煤矿总产量的四分之一。
为保证这个公司实现上述承包任务,进一步搞活煤炭生产,高扬文在现场办公期间还将东煤公司所属矿务局的副局级干部的任免权、新建工程项目的部分审批权、超产煤炭的自销权等,分别下放给公司或矿务局。


第2版()
专栏:

轻工业部转发国际博览会奖章
本报讯 轻工业部19日召开大会,对今年3月、4月、6月分别在来比锡国际博览会、第十五届布尔诺消费品国际博览会、波兹南国际博览会上获得金质奖章的六种展品转发奖章。这些展品包括:北京地毯公司的“飞凤纹”地毯、北京雕漆厂的雕漆花蓝盘、江西景德镇人民瓷厂的四十五头青花西餐具、江苏宜兴紫砂工艺厂的紫砂百寿瓶和一套茶具、江苏苏州刺绣研究所的双面绣“金鱼”。轻工业部部长杨波在会上讲了话。


第2版()
专栏:记者来信

“马路市场”何其多
本报记者 毕月华 衡志诚
五月下旬,我们在南宁参观了不少农贸市场,几乎所有的农贸市场都没有服务设施,农民和个体商贩随便在人行道、马路边和街角树荫下摆摊,使本来已经相当狭窄的马路显得更加拥挤。有的市场上菜头、菜叶、瓜皮、杂物,抛得遍地皆是。据记者调查了解,在得到工商行政管理局正式承认的二十六个农贸市场中,90%是这种“马路市场”。
现在,农民进城做生意的多了。他们希望尽快解决农贸市场的设施问题。


第2版()
专栏:

广丰县支持农民从事商品贩运
运销户走南闯北为发展土特产品生产作贡献
本报讯 江西省广丰县积极采取措施,支持农民经商。全县三万六千多个体贩运户踊跃开展运销活动,促进了物资交流和本地土特产品生产的发展。
广丰县土特产品种类繁多,供销部门难以全部包购包销。广丰县委、县人民政府为支持农民从事商品贩运,采取的措施是:一、明确宣布,凡是国家政策允许上市的各种农副产品,都可以短途和长途贩运。工商管理部门积极为个体贩运户提供方便,办理向外运销手续。二、恢复和增加墟场,活跃城乡集市贸易。三、允许私人购买汽车、拖拉机等运输工具。资金不足,农业银行可酌情给予贷款。
这些措施实施后,个体贩运户迅速增加,目前,全县已达三万六千多户,其中常年贩运的有六千多户。运销户用汽车、拖拉机、平车、手推车、摩托、自行车等,把一批批土特产品推销出去,把大量本地急需的生产、生活物资运进来。去年,全县个体户运销商品总值达二千多万元。 周新春


第2版()
专栏:经济短波

经济短波
中国银行发放贴息外汇贷款
中国银行今明两年将发放四亿美元贴息外汇贷款,用于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加快我国现有企业改造的步伐。贷款的发放对象主要是中央决定进一步开放的沿海港口城市和北京、重庆、沈阳等条件比较好的大中城市。
与国营企业展开竞争搞活经济
昆明市积极开发集体经济
昆明市人民政府最近批准成立一家以开发集体经济为宗旨的昆明经济开发公司。
目前昆明地区很多行业还是国营企业独家经营,经济不太活跃。成立的昆明经济开发公司,决定从两方面与国营企业展开竞争。首先开办一批新的集体企业。目前正在着手筹建或筹划开办综合贸易中心、中外合资的快餐馆、招手即停的出租汽车、文化娱乐活动场以及昆明至全国各地的旅游服务。其次,公司帮助现有集体企业改善经营,提高经济效益。
近八十家外商到大连洽谈合作业务
自今年5月以来,大连市已和十五个国家和地区的七十八家厂商洽谈了包括电子、机械、化工、轻工、服装、饭店等方面的六十三个协作项目。这些厂商主要来自日本、美国以及香港地区。青岛北京间增开特快列车15日上午八时,首趟从青岛开出的二十六次特别快车,载着九百多名中外旅客驶向北京。为适应沿海城市进一步对外开放的形势,满足暑期旅游旺季的需要,经铁道部批准,青岛至北京间新增开了这趟特快列车。
云南发现一个“地下公园”
一个长期被苗族群众称为“神洞”的大深洞,不久前发现原来是一座规模宏大、美不胜收的“地下公园”。
这座“地下公园”座落在云南文山县的一座大山上,由两个天然的大溶洞串连而成,总面积两万多平方米。
榆林地区大力种植紫花苜蓿
陕北榆林地区因地制宜地种植紫花苜蓿,发展畜牧业,引蜂酿蜜,现在,平均每户有苜蓿面积二点五亩。全地区大家畜发展到三十三万头。
齐齐哈尔工业品贸易中心开业
黑龙江省目前规模最大的工业品贸易中心——齐齐哈尔工业品贸易中心十五日开业。贸易中心实行开放式经营,地不分南北,人不分公私,生意不分大小,对象不分工农商,都可以前来交易。 (据新华社)
黑龙江省胜利农场钻井队,5月下旬在三江平原上首次打出一口自喷水井。
新华社记者 王来喜摄


第2版()
专栏:

运销轻骑兵
在山东掖县,人们常常可以看见,一辆辆红色、乳白色的“嘉陵”带着海货、蔬菜、花卉、鸡鸭等农副产品,在公路或小道上奔驰。那驾驶“嘉陵”从事运销的全是农民。
地处渤海莱州湾畔的掖县,物产丰富。前几年流通渠道不畅,“卖难”问题十分突出。就说这里盛产的海蟹吧,年产量达八百万斤左右。每到捕捞旺季,海蟹常常运不出去,象小山似的积放在码头上,造成霉变,最后只好廉价处理给农民沤肥,而本县东南山区的农民和城市的居民却很难吃上鲜蟹。
近几年,农村放宽了政策,越来越多的农民进入了流通领域。他们选择适宜本地的交通工具——“嘉陵”摩托车搞运销。去年骑“嘉陵”搞运销的农民有五百多,今年头四个月又增加了三百多。
这支摩托队为渔民解了愁。去年秋季,掖县海蟹丰收,运销的农民驾着“嘉陵”聚集码头。渔船靠岸后,渔民交足国家收购任务,当场把海蟹批发给搞运销的农民。他们满载海蟹去烟台,下青岛,跑济南,奔山区,一个多月,就运销海蟹五十多万斤。摩托队深受各地群众的欢迎,尤其是居住在东南山区和远离沿海的农民,一听见“突、突、突”的“嘉陵”发动机声,就端盆挎篓跑出家门称鱼、挑蟹。县城里的居民常常手提着鲜鱼鲜蟹,高兴地说:“有了这些‘电驴子’,咱吃鲜海货就不愁了!”
“嘉陵”车队走南闯北,腿长、信息灵,在商品生产中起到了尖兵作用。莱州月季是这个县的特产,在国内久负盛名。今春全县产月季苗二百多万株,可当地无销路。从事运销的农民得知城市兴起“养花热”的信息后,驾着“嘉陵”走村串户登门收购月季花,然后及时运销到烟台、青岛、潍坊等城市出售。
县有关部门对“嘉陵”队非常支持。县农机学校分期分批培训摩托驾驶员,教授维修技术;有关部门把运销户需用的油料纳入计划;为了方便维修,县城、乡镇还增设了修理点。这样,搞运销的农民心里更踏实了,他们驾着“嘉陵”跑得更加欢快!
马旭光 任恩强


第2版()
专栏:

安徽省安庆市的夜市,灯火通明,很多商店一小时的营业额比白天高出10%。图为安庆市开源实业公司的儿童玩具摊前。鲁迅承摄(新华社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