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4年7月16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正副厂长为什么要辞职?
——来自凯里磁性材料厂的报告
贵州日报记者 陈兴孔
编者按:洛阳矿山机器厂党组织支持厂长行使职权和凯里磁性材料厂正副厂长因受到党支部一些人的刁难而被迫提出辞职的报道,值得一读。过去,本报发表鞍山无缝钢管厂厂长王泽普的报道时,曾在按语中提出,选择什么样的人当厂长?怎样当好厂长?怎样处理好厂长和书记的关系?是改革中十分重要的问题。现在看来,在这些问题上,各级党组织如何尽快统一认识,解决实际存在的问题,是十分迫切的。这些问题不解决,经济体制的改革就很难取得成果,大批有胆有识的人才就很难发挥积极作用,四化进程就会受到影响。
今年4月25日,贵州凯里磁性材料厂厂长赵伟元、副厂长史光中,正式向上级递交了书面辞职报告。
凯里磁性材料厂,是电子工业部二十一家定点生产磁性材料的专业厂家之一。该厂虽是二十一家中最小者(仅一百四十二人),然而却以其王牌产品——101磁钢占全国总产量的30%扬名于磁性材料工业界。
产品的竞争,实质上是人才的竞争。1970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物理系的赵伟元和1962年毕业于贵州大学物理系的史光中,1979年分别出任副厂长和供销科长;1981年分别出任正、副厂长。五年来,他们在极为艰难的条件下,锐意进取,使磁材厂这个自1970年建厂后一直亏损的企业,摆脱了濒临倒闭的局面,走向新生;从1979年扭亏为盈后,五年间完成产值二百零五点四万元,上交利润十八点八万元。
然而,就是这两位为工厂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厂长,却在无可奈何中,递交了各自的辞职报告……
这里对知识分子仍然是……
1983年元旦,在磁材厂党支部召开的座谈会上,党支部组织委员这样宣称:“我们现在仍然是执行团结、教育、改造的方针!”这是对该厂党支部如何对待知识分子的绝妙总结。
让我们从知识分子入党问题上,来透视一下其中的问题吧!
建厂十几年来,该厂从未发展过一个知识分子入党。是厂里的知识分子不要求进步,或是不够入党条件呢?否。厂长赵伟元,1972年以来曾三次向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赵伟元扎根苗岭,并作出了贡献,1981年,上级派来该厂蹲点的领导,就准备协助支部发展包括赵伟元在内的一批同志入党,但却遭到支部一些人的抵制。1982年,当时的州经委领导又多次过问此事。当着上级领导的面,支部领导表示要回去发展,但最后是堂而皇之地以什么“要求进步不迫切”、“还要考验考验”、“党员对他不了解”等借口为“免进牌”,长期将赵伟元等一批知识分子拒之于党的大门之外。
对赵伟元尚且如此,其他的知识分子的命运是不难想象的。时至今日,在磁材厂的生产领导班子中,除一人在外单位入党外,所有的中层干部和厂长,竟没有一人是党员!
计算器与科技奖的风波
1983年10月,厂长从贵阳买回八台小计算器(每台仅四十二元),谁知竟引起了一场算盘与计算器的风波。就在厂长把计算器签发给有关科技及科室人员后的第二天早上,厂党支部书记在厂办公室门口,当着众人面,气势汹汹地大声训斥厂长:“你们独断专行,老虎屁股摸不得。我今天就要摸一摸!”怎样摸呢?他首先下令不准发,谁发谁出钱。当科技人员据理申辩,说计算器就象工人的锉刀、鎯头一样是一种工具时,他竟蛮横地说:“我们国家的算盘用了几百年,你们为什么非要买计算器,算盘不是一样用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同年同月,为了奖励科技人员和参加试制产品的工人们创造性的劳动,鼓励他们继续攻关,厂长们决定:拿出三百元钱作科技奖,奖励十项科技成果。可是,原来动辄几十、上百随便批钱的党支部书记、副书记,对发放这三百元科技奖硬要横加阻拦。一个说:“这些不能奖!”一个说:“这些东西(指科技成果)有什么稀奇!买点元件来逗逗就成了。”此后,这笔为数很少的科技奖,虽然经上级批准,但仍让厂长在厂内外跑了无数次腿后才勉强发了下去。就是这样,还是有人向上打了“小报告”。
“我这个书记还管什么?”
现行经济工作的一大弊端,就是管人用人的领导不承担经济责任,而承担经济责任的厂长却不能管人用人。赵伟元、史光中担任正副厂长的莫大苦衷,还在于手中没有一点儿人事权!
去年10月,根据生产急需,厂长在征得科室、车间及本人同意之后,决定将一名以工代干的采购员调回车间干其本行。这本是一次正常而合理的人事调动,但厂党支部负责人却站出来大加干涉,指责厂长们“不服从支部的领导”,理由是:根据厂党支部自订的支部工作条例(这是一个违反中央有关规定的条例),“科室工作人员的调整与变化”、“职工调出调进”均属“支部讨论并决定”的事项。这时,两位厂长针锋相对地翻出国务院关于厂长工作条例中,“厂长对工厂的人员、资金、物资有调动处置权”的条款,与之辩论。于是,在工厂内外开展了一场舌战。在上级主管部门召开的调查会上,当厂长援引厂长条例为自己辩护后,书记立即驳斥说:“你们根本不懂党的原则。我们是代表一级组织,你们把什么事都管了,我这个书记还管什么?”
那么,他又管了些什么呢?
——1982年调整科室领导,厂长提出让几个能独当一面的老大学毕业生担任,支部坚决反对;一名支部委员曾私下给一个车间主任讲:“你不要管生产,生产搞不好,由厂长负责!”;今年4月,厂里组织转干工作,党支部背着厂长及技术人员搞考试,群众反应强烈。
——1982年3月,厂里的一个财会人员,在赵厂长根据厂规扣发其爱人的月度奖后,竟针锋相对地要无理扣发厂长奖金。党支部书记对此不吭一声。厂里某些人多次公开谩骂,甚至要动手打中层干部及厂长。对这些严重的歪风邪气,支部领导却不作任何批评处理,熟视无睹,任其泛滥。
不该管的拚命管,应该管的却不管,本末倒置;抓住人权不放,多方刁难、干涉、阻碍厂长的工作。
“假亏损”及其他
1981年9月底,根据市场销售情况的变化和软磁车间三季度“亏损”上万元的情况,赵伟元决定停产软磁产品,将软磁车间并入硬磁车间生产硬磁产品。这本来是一项明智的决断,但又在厂里掀起一场轩然大波。有的人又是告状,又是散布流言,什么硬磁车间是亲妈养的,软磁车间是后娘的孩子啦;什么影响销路,前段亏损要追查责任啦,等等。实际上,所谓“前段亏损”,完全是当时支部指定的软磁车间负责人蓄意制造的:这个车间负责人将近万元的生产材料开票过账后却不领出,又把几桶生产原料私自藏匿起来(仅碳酸锰就因此而报废几袋,价值几百元)。其目的就是要制造混乱,向厂长施加压力。由于这一“假亏损”事件与党支部某些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故时至今日,仍不了了之。
为了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大幅度提高产品数量和质量,满足社会需要,今年,在反复考察和论证的基础上,厂长们提出了引进西德、日本的磁性材料生产线的计划(投资二百八十六万元,年产一千万只磁钢,一年可创利一百零七万元,该项目已经省批准)。可是,支书却对此嗤之以鼻,阻拦反对。他居然这样责问厂长:“自动化程度太高了,多余的工人怎么办?”实际上,为这条生产线服务的工人,还得增加几十人。
两位厂长向记者谈及上面两桩事时不禁摇头叹息:“上面要我们主管全厂生产,可我们想要动一下,都得费九牛二虎之力。有许多有形无形的绳索牵制着,我们实在干不下去了!”
并非结尾
早在去年,两位厂长鉴于前述的种种情况,就郑重地向上级派来考察班子的同志提出,若不彻底查清厂内问题,调整党支部班子,只有辞职卸任。今年,他们又多次向上级表示过同样的态度。但是,有关领导只将一位书记调走另任,将副书记升任正书记,一切照旧,终于酿成两位厂长的辞职。
毋庸讳言,两位厂长的辞职,在磁材厂内外引起了强烈的震动和反响。
值得一提的是,有的领导至今对此事缺乏正确清醒的认识。认为“并不是原则问题”,主张“过去的事情就算了”。更有甚者,某领导竟如此言称:“从支部来说,对知识分子团结、教育搞得不好,但两个厂长也未能正确认识。”
种种现象表明,发生在磁材厂的事情,反映出落实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在一些单位和地方仍有相当大的阻力,也说明要在企业中进行改革并不那么顺利。现在,州委负责同志已责成有关部门调查处理磁材厂的问题。
(原载《贵州日报》本报有删节)


第2版()
专栏:

洛阳矿山机器厂在改革中解决了一个重要问题
书记支持厂长行使决策指挥权
本报讯 记者解国记报道:洛阳矿山机器厂实行厂长负责制之后,厂党委及所属十四个分厂党委(总支)书记,全力支持厂长进行各方面的改革。
洛阳矿山机器厂是拥有十四个分厂、一万三千多名职工的国家重点企业。今年4月,该厂建立了以厂长为主的企业决策层,并由厂长提名,任命了十四家分厂厂长;各分厂也实行厂长负责制。由于多年来党政不分,书记说了算,一些同志认为实行厂长负责制会削弱党的领导。厂党委先后召开了有各分厂党委书记、工会主席、共青团书记、政工科长、班组长以上干部和党员参加的会议,剖析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弊端,统一了思想认识。
提升设备分厂原来由于分配上的平均主义,出工不出力和小病大养的多,新厂长陈国础上任后实行有效工时工资,即从每人月工资中拿出一部分与奖金捆在一起,按每人工作的有效工时发放。一些人说这样做损害了工人利益。分厂党委书记肖俊杰通过和工人们算细帐,使大家看到,这样一改恰恰是要让工人得到更大的利益,实行有效工时工资后多数人收入将会比过去提高,只有懒人才会减少收入。职工的思想通了,生产的积极性很高。
热处理分厂厂长仲复欣抓住本厂人浮于事、工作效率低的要害,从大型、小型两个车间精简出来四分之一的人员,到技术改造项目上去搞劳动承包。一些人不愿下岗,分厂党总支书记胡学敏就一个个去做思想工作。留岗人员精干了,千方百计提高工作效率,降低能源消耗,5月份这两个车间的产量比4月份提高了15%,煤气单耗比总厂规定的指标下降50%,比国内同行业先进水平还低23%。


第2版()
专栏:杂谈

“媳妇”与“婆婆”
吴昊
红楼梦第十三、十四回,写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的一段文字,脍炙人口。针对宁国府五条宿弊,王熙凤果断地采取了治理措施,居然在乱无头绪中理出了头绪。她采取的措施有三条,即量才用人,责任分明,重罚不贷。作为封建大家族中心地很坏的主子,本没有什么可以称道的,完全不能把她的“协理”和现在的改革类比。但是,有一点确是值得深思的:为什么王熙凤这个荣国府的管家婆,可以到宁国府大显身手,治而见效呢?原因有两条,一是贾珍放权,“妹妹爱怎么办就怎么样办……也同那府里一样待人才好,不要存心怕人抱怨”。二是无人掣肘,王熙凤上头有一大堆婆婆,左右有一大堆姑嫂,但在她“协理”时,没人横挑鼻子竖挑眼,没人脚下使绊子。这一点,我觉得,对当前的改革倒是有启发的。
贵州省凯里磁性材料厂的正副厂长为什么辞职?是他们没有治厂的本领么?不是,他们的工作已经见了成效;是他们没有改革的信心么?不是,辞职前,他们还在干着有利改革、有利生产的事情;是群众不拥护他们么?也不是……事实上,唯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缺少王熙凤“协理”时的那两条,特别是缺少第二条。赵伟元、史光中身边的“婆婆”,一不放权,二不落实知识分子政策,三一味的扯皮、刁难、拆台,不要说赵、史二人不是党员,就是党员干部,遇到如此状况,恐怕也是很难干成什么事情的。
根据干部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原则,大批有知识、有本领的年轻干部正在被提拔到各级领导岗位上来。特别是工厂、商店等企业单位,都要让内行人管理,让内行人当家。不少原来是“媳妇”的人,现在成了“婆婆”,不少过去是下级的人,现在和自己“平起平坐”或成了自己的上级。原来的领导干部特别是党组织的负责人,如何对待这些新上来的“婆婆”,如何讲点新的“婆媳之道”,对当前的改革意义十分重大。扶上马,送一程,帮到底,是上上者。即使做不到这一点,也不该象凯里磁性材料厂党支部某些成员那样,处处给新干部为难、设卡,直至把人家逼得辞职。党员干部手中的权力,只能用于支持改革,促进生产,而不能用于伤人、害事,使建设事业受损失。
在改革中,处好“婆媳”之间关系不容易,处好“新老婆媳”之间的关系更不容易。然而为了四化大业,这些关系又都是非要处好不可的。


第2版()
专栏:农村信息

饲料厂带出养猪队
湖北省黄陂县国营武湖农场新立生产队党支部书记肖仁生,联合本队四个农工和家里的剩余劳力,办饲料加工厂。今年4到6月,为群众加工饲料五万七千多斤,带动附近家家户户养猪,使全队生猪饲养量由年初的五百多头增加到一千多头。肖仁生等五户获利一千二百二十多元。 肖崇安
发展家畜家禽业,离不开饲料。养畜养禽户自己搞,原料来源有限,既费时间,又不易做到科学管理。肖仁生等联户办小型饲料厂的办法很好,促进了当地家畜家禽业的发展。这说明发展饲料业,国家、集体要搞,也要提倡农民自己起来办饲料加工厂。——编者


第2版()
专栏:农村信息

农民服务公司业务忙
河北省怀来县西八里乡盛产紫皮大蒜。这个乡韩家房村韩进举等十六户农民集资,于去年春天跨村联合办起农工商服务公司。他们产前为农民提供商品信息,供应化肥、地膜等生产资料;产后帮助推销。一年来,营业额达三十一万元。这个公司的服务范围遍及怀来、宣化、涿鹿三县十五个乡。最近这家公司还与香港一些公司进行贸易往来。
牛连成 赵启家


第2版()
专栏:农村信息

哪里能买到种菜牛?
我们这里是山区,有不少天然草场,许多农民都想养菜牛。但是买不到种菜牛。盼望有人牵线搭桥,帮助买到种菜牛。
江西奉新县澡溪乡 严国森 钟言胜


第2版()
专栏:农村信息

华山盐厂建大型对虾育苗池
山东文登县华山盐场今年初建造了一个大型对虾育苗池,一次可育苗一亿多尾。这个盐场把捕捞上来的青虾放在产卵池加温产卵,然后将卵放在育苗池,经过近一个月的育养即可出池。到今年5月底,共育苗一亿五千六百万尾。
王文茂


第2版()
专栏:农村信息

大市乡与港胞合资办鞋厂
江苏省昆山县大市乡与香港妙丽集团以及中国轻工业对外经济技术合作公司经济合作部共同投资的中国轻妙昆山皮鞋厂,六月七日破土兴建。这是昆山县第一家乡与港胞合资经营的企业。
周泉元


第2版()
专栏:农村信息

大塘乡农民到香港谈生意
大塘乡地处广东茂名市近郊的新坡区,是三中全会以来全市先富起来的典型。今年五月这个乡派出五人小组抵达香港,就联办大塘小汽车出租服务中心等问题与港商洽谈。 蔡理


第2版()
专栏:农村信息

安徽省凤阳县今年5月和60家农户签订合同,把全县366公里沙石公路交给农民承包养护。 张荫曾摄


第2版()
专栏:

采取措施加快小集镇建设
西平县出现一百多个专业市场
本报讯 通讯员戴德云、杨发群报道:河南省西平县采取有效措施,切实加强农村小集镇建设,已初步形成以县城为中心的小集镇网络,促进了商品经济的发展。
西平县现有新老集镇三十个,平均二万多人,四十二个自然村就有一个小集镇,形成了一百六十九个粮食、牲畜、木料、蔬菜等专业市场。这个县在小集镇建设中主要抓了下列几项工作:
一、鼓励农民进集镇务工经商。县人民政府专门成立了接待农民进城务工经商办公室。积极帮助农民解决经营、地盘、房屋等方面的困难。现在农民进集镇经营的已有一千八百多户,从业人数三千四百多人。
二、对小集镇建设舍得投资。近三年来,国家投资三百七十五万元用于集镇各项建设。去年又专门拨款三十一万多元修整城镇街道。
三、组织各部门到集镇设点。国营商业各部门、一些工业和企业,在小集镇设立了下伸单位,并在比较主要的集镇建立了小的贸易中心。
四、有计划地组织物资交流大会和专业市场。一般集镇每年举办两次,少则三天,最多十五天,从1980年至今共举办物资交流会一百六十多次,参加约一千万人次,成交额一亿五千万元。


第2版()
专栏:

新疆建设十个大型农贸市场
据新华社乌鲁木齐7月15日电 (记者柴怀吉)为促进边疆农村牧区商品经济的发展,新疆正在天山南北一些人口集中、交通发达的城市和县城建设十个大型农贸市场。
建立在农牧产品传统集散地和大片绿洲中心的这十个农贸市场,总面积为二十六万多平方米,可容纳三万多个摊位,相当于1980年以来兴建的集市场地面积总和的一点七倍。十个农贸市场大多数规划设置了营业室、旅馆、商品寄存处、饭馆、医疗室、厕所和自来水、排污水等配套比较齐全的设施。


第2版()
专栏:

“石雕之乡”——惠安
素称“石雕之乡”的闽南惠安县,现在有一百五十多种石雕工艺品畅销日本、菲律宾、加拿大、美国和香港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为国家换取外汇。
惠安县的花岗石资源极其丰富,石雕艺人有上千人。目前,除县办石雕厂外,还有崇武公社及五峰大队等石雕厂。惠安人还擅长用花岗石建筑亭台楼阁,近几年,这里每年有十万建筑工人赴西藏、新疆等二十四个省、市、自治区,承建各种工程,年收入达一亿五千万元,相当于全县工农业总产值的三分之二。
本报记者 孙静 顾新生摄影报道
上图:别具一格的影雕。
下图:雕刻工人正在雕刻雄狮。
左图:远销日本的石灯笼,玲珑剔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