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4年2月25日人民日报 第8版

第8版()
专栏:电视之窗

闪光的道路
——向青少年推荐《生命的故事》
王兆国
我十分高兴地向广大青少年推荐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录制的电视连续剧《生命的故事》。这部电视剧取材于一位我们大家都已经十分熟悉的当代先进青年的动人事迹,又没有简单地局限在事实或素材的框子当中,而是通过艺术的概括和提炼,采用电视艺术所特有的手法,比较成功地塑造出一个有着鲜明时代特点的先进青年的艺术形象。
剧中所描写的玲玲姑娘,是一位身患严重疾病,高位截瘫的残废青年。但是她身残志不残,对党和人民的事业,现实生活和未来都抱有坚定的信心,与病魔和各种困难进行了顽强的搏斗,在人生道路上刻苦自励,锐意进取。她对抚育她成长的社会主义祖国,对关心和爱护她的人民群众,充满了真挚的爱和深深的报效之情。她不甘做一个碌碌无为、只向社会伸手索取的人,而是竭尽心力、千方百计地为社会和人民多做一点贡献。她如饥似渴地追求科学文化知识,孜孜不倦地学习各种为人民服务的本领,终于成为一个对四化建设有用的人才。她关心别人,团结同志,与周围的青年朋友相互帮助、相互鼓励、携手共进,一起朝着振兴中华的大目标奋勇登攀。这是一个血肉丰满、亲切感人的艺术形象,在她身上体现了当代青年忠于祖国、热爱人民、朝气蓬勃、奋发向上的精神风貌。她的成长道路是一条闪光的生活道路,能够给人以巨大的鼓舞和深刻的教育。尤其是广大青少年,更可以从中汲取丰富的精神营养。我希望全国各级共青团组织,在深入开展向张海迪学习的活动中,充分利用好这一生动形象的教材。
当然,这部电视剧并不是完美无缺的,尚有一些可以改进或完善的地方。但总的来说,在塑造当代先进青年的艺术形象方面,这是一次比较令人满意的尝试。我国有两亿五千万青年,在紧跟党中央奋力建设四个现代化的伟大事业中,他们当中正在涌现出千千万万个玲玲。因而,运用文艺形式塑造他们朝气蓬勃的形象,这对青少年的教育工作,是大有意义的。在这方面,电视剧《生命的故事》这朵报春的小花,将会引来一个万紫千红、芳菲满园的繁荣景象。(附图片)
相虹扮演的玲玲 王东明 李亚森摄


第8版()
专栏:访问记

墨海求索
周硕寰
舒同同志的名字是人们熟悉的。他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他的书法被人们亲切地称之为“舒体”。所谓“舒体”,就是:“以颜(鲁公)、柳(公权)之楷为本,取各家各体之长,使圆浑之劲,用藏锋之功,寓巧于拙,借古于今,创独特风格,立七分半字体”,这里说的“七分半”,指楷、行、草、隶、篆各取一分,颜、柳各取一分,何绍基取半分。尽管这些概括来自广大“舒体”爱好者,还有不尽准确的一面,但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舒体”书法的面貌特征。
舒同同志,今年七十九岁高龄了,个子不高,满面红光,很少皱纹,走路挺利索。舒同的墨海生涯从他十四岁在乡间初露锋芒时算起,已有六十五个年头了。
幼时,他家境贫寒,受一位私塾先生的启蒙,他对中国书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七八岁开始临摹王羲之、颜真卿等名家法帖。十三四岁便因善写大字而小有乡誉。这时,他还是一位买不起笔、纸、墨、砚的穷苦少年。他所使用的毛笔,是他和父亲一起用黄麻丝和竹杆制作的;他用的“墨水”,有些是上山采摘黄果加水泡成的;有的是下河捡来红色粉石磨成的,还有的是收集民间工艺师用过的蓝、黑废染料……。他用的纸,都是芭蕉叶和马粪纸一类的代用品。舒同的墨海生涯就在这贫寒的环境和艰苦的条件下起步了。
青年时期的舒同,从江西抚州省立第一师范毕业后便参加了革命,一九二六年就担任党的县委书记。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他利用书写告示和标语口号宣传群众的机会学习书法,就是在爬雪山过草地的时候,也没有中断过。行军路上,他在马背上比划;途中小憩,他用手指在膝盖上写字。人家说,他的裤子都是右边的膝盖布先破。那时,他最经常、最大量地使用的“纸”,除了马背和膝盖以外,就是苍茫大地……。当时许多红军战士都称舒同此举为“马背书法”。
全国解放后,舒同同志先后担任中共中央华东局、山东省委和陕西省委的领导职务,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为报纸、刊物书写报头、刊名,为名胜古迹作诗题词,发表了数以千计的作品,并写了楷行草隶篆五部大字帖,受到广大群众的好评和毛泽东同志的赞扬。
十年浩劫中,他身处逆境,仍然如痴如醉地研究书法。有一次,他奉命上街办事。当公共汽车售票员提醒他买票时,舒同脑子里还在考虑书法,随口而说“公共汽车还卖票吗?”车上乘客捧腹大笑。他恍然大悟,付款时,递给售票员两张“牛棚”饭堂的代金券,而且上面还写了密密麻麻的小字,记录着他对一些书法名家的分析研究成果。当乘客们知道他除了代金券身无分文,而且是正在挨批斗的省委书记后,都争先恐后为他支付车票钱。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舒同同志重新分配了工作。这些年来,登门求教、求书者络绎不绝,“舒体”字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喜爱。为了报效人民和满足广大书法爱好者的要求,他不顾高龄,重新书写了楷、行、草三部大字帖,由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在可能的条件下,他还将整理出版隶书、篆书两本字帖,满足更多的人的渴求。(附图片)
舒同近影


第8版()
专栏:

绿宝石就在你身边闪光
傅玉华文 陈 志摄影
当春回大地时,北京的居民不仅可以到颐和园、北海公园去寻春,还可以到离家不远的地区性公园去散步休憩,它们会以崭新的面貌欢迎你。
著名的地坛、月坛、日坛都在保持古建筑风格前提下,增添了新的园林建筑。位于安定门外的地坛公园的主建筑——方泽坛,是过去皇帝祭地的地方。1957年以后一直被某单位的仓库所占用,直到1981年园林部门才收回重新修复,目前这个四百多年前的文物胜地又恢复了原来的面貌,供游人观赏。地处建国门外的日坛公园,近年来开辟了曲池胜春的游览区。目前又在西南部修建一组自然山水,今年将初具规模。西城区的月坛公园,处在楼房居住区的中心,游人密度很大。园林部门决定将公园南部封闭的果园改造成为优美、安静的园林小区。这里已经建成一组中式小院作为盆景展览园,还安装了一座嫦娥奔月雕塑(见右图),突出了月坛公园的特色。
宣武区的宣武公园是解放后新建的一处地区性公园,十年动乱中公园成了大堆料场。经过近两年的努力,现在宣武公园内已建成一个园中之园——雅静园。它有云墙、山石、水池、亭、榭(见右下图),颇具苏州园林的特点。在东南城角的龙潭公园也完成了两组景区的改建任务。
除此之外,北京主要街道近几年来建成了街头绿地77处。这些地区性公园和街头绿地的建成,就象在人们身边增添了无数颗绿莹莹的宝石。(附图片)


第8版()
专栏:

电影观众的好参谋
亦 文
展开由甘肃省电影发行放映公司主办的《新电影》报。它给人的印象是:内容新颖而不怪异,栏目繁多但不庸俗。目前,国内出版的电影报刊,多达几百种。论印刷的讲究,装帧的精美,《新电影》报是没法与许多报刊相比的。它主要依靠实事求是地宣传电影、评论电影,赢得了读者的信任。《新电影》报办有十几个栏目,对于影片的宣传,编辑部订有周密的计划。即开拍时发表报道、消息,拍摄中发表拍摄散记,图片剪影,上映前发表电影故事,上映时发表导演创作谈、影评、欣赏随笔,上映后发表观众反应。这些文章不尚无原则的吹捧,有赞扬也有严肃的批评。
《新电影》的编辑部远离各制片厂,居然能及时地发表很多对新片导演的专访文章,如近年来上映的较好的影片《喜盈门》、《邻居》、《被爱情遗忘的角落》、《牧马人》、《天山行》、《一盘没有下完的棋》、《骆驼祥子》、《泉水叮咚》、《人到中年》、《城南旧事》、《特急警报333》、《武林志》、《青春万岁》、《血,总是热的》、《廖仲恺》等,都有对导演的专访文章。这些介绍影片创作意图和艺术追求的文章,同时配以影评、表演评论、赏影随笔等方面的文章;对一些情绪不健康、艺术趣味低劣的影片,和单纯追求“票房价值”的商业化现象,也提出了严肃的批评。对在我国上映的外国影片,《新电影》也注意对观众进行引导,如最近上映的《除霸雪恨》,报纸在分析了影片描写土耳其农村的阶级矛盾,具有现实意义的同时,也指出影片的某些镜头的不健康倾向。这对观众正确理解影片内容,提高对电影艺术的欣赏水平都是有帮助的。因此,大家都夸它是电影观众的好参谋。
《新电影》报只有四个工作人员,他们负责编辑、采访、出版、发行的全部工作。四开四个版的报纸每月出两期,其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新电影》报的成绩受到了文化部、电影局领导的称赞,并被甘肃省委和省人民政府授予先进集体的光荣称号,出席了甘肃省劳模大会。


第8版()
专栏:随笔

“身游”还得“神游”
晓 江
从镇江归来已有相当时日了,但在这曾被誉为“天下第一江山”的遨游中所生发的一点感触,却经常在脑际萦回。
那天,我先游北固山,不仅是急于想领略它那“控楚负吴,襟山带江”的雄姿,更是想早点见一见那矗立在山顶的古刹甘露寺,寻找一下当年刘备招亲的遗迹。结果,我得到了很大的满足。接着,我去了金山。金山的秀丽景色以及“寺包山”的独特风格,令我陶醉。还有牵引着我的情丝的,是白蛇传神话所蒙上的神秘色彩。在金山西麓,那相传许仙从此逃往西湖断桥的白龙洞,诱人思绪飘忽,可是,正当我的想象展翅的时候,突然,翅膀断了。因为,洞口一对粗糙、拙劣的白娘子和小青的塑像映入眼帘,把一切想象的兴味都打掉了。
由此我想到,在风景区的建设中,也要注意这条美学原则:启发而不是窒息人们的想象力。
我国的风景区,大都与文物、古迹相结合,流传着许多历史传说与神话故事,使得自然美中荡漾着一股文化气。这是特点,也是优点。风景区应该尽可能让这些传说与神话以“形”表现出来,供人捕捉、玩味。现在,在一些风景区,任文化古迹与历史传说湮没、消失,实在是不小的损失。但是,赋予它们的“形”,贵在以有限的形象,表达尽可能丰富的意境,能启发人们的想象,用美学上的话说,就是要启发和尊重人们“再创造”的能力。北固山那些古迹体现了这一精神,因而那溜马涧虽然只在悬崖上刻下这三个字,那试剑石只是裂为两半的一块巨石,那狠石也只是一块羊形的石头,但却能触发人们历史的幽思。相反,金山白龙洞中设置的塑像,因为过实了,又“实”得那么粗糙、丑陋,反而窒息了人们本可以从那个洞的本身引起的美的遐想。象这样不聪明的事,我在南岳也见到一些。比如,为了使被毁掉字迹的古代名人石碑复原,用红漆补上今人的手笔;为了恢复名刹原来的壮观,用低标水泥大造粗陋的香炉之类……
一般说来,风景区只有和文物、古迹、传说、神话结合起来,使人“身游”而又“神游”,才耐看、耐玩、耐赏、耐想。为此,我想,在风景区的建设中,要注意尊重和发展人们的想象力。想象力是重要的,它是人们享受文化生活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素质。


第8版()
专栏:

北京、湖南工笔画联展 由中国美协北京分会,湖南分会联合主办,于本月十一日至二十五日在北海公园画舫斋展出。北京和湖南是工笔画家较集中的省、市。此次展出的一百一十八件作品是两地优秀工笔画中的部分新作。 (高桦)


第8版()
专栏:

重庆中国画院院展 本月二十日在北京美术馆开幕,这个画院成立于一九八一年十二月。此次展出五十位作者的八十多幅山水、人物、花鸟作品,反映了巴山蜀水的秀丽风光和山城人民的精神风貌。 (玲)


第8版()
专栏:

新《天方夜谭》 英 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