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4年12月5日人民日报 第7版

第7版()
专栏:

欧洲共同体举行最高级会议
  集中讨论缓和东西方关系和内部问题
新华社北京12月4日电 都柏林消息:欧洲共同市场各国领导人3日在极其严密的保安措施下开始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举行两天的最高级会议。
这次会议将集中讨论欧洲共同市场的一些内部问题、缓和东西方关系的前景以及西班牙和葡萄牙加入欧洲共同体等问题。
这是自华盛顿和莫斯科上个月宣布将于明年1月在日内瓦就重开军备控制谈判举行预备性谈判以来,欧洲共同体国家首次有机会共同磋商东西方关系问题。(附图片)
图为欧洲共同体最高级会议会场一角。 本报电视照片


第7版()
专栏:

  北约国防部长讨论加强常规军备建设
  华约外长讨论苏联对苏美会谈所持立场
据新华社布鲁塞尔12月3日电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国防部长今天开始在布鲁塞尔举行为期三天的冬季例会。据北约组织官员说,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加强北约组织的常规军备建设。
这届会议以由欧洲十二国组成的北约欧洲集团会议作为开端。北约人士说,欧洲集团会议集中研究了在武器生产方面如何加强合作以及美国要求西欧盟国更多地分担防务费用的问题。
欧洲集团今天在这里散发了一篇由该集团执行主席、英国国防大臣迈克尔·赫塞尔廷撰写的文章。赫塞尔廷在文章中要求“增强欧洲对共同防务的贡献”。
北约官员说,欧洲集团各国国防部长预计将批准最近提出的关于联合生产武器的一些计划,其中包括研制在本世纪末使用的一种新式的军用直升飞机、一种标准化的战舰以及战斗机。
来自北约十四个成员国的国防部长出席了本届冬季会议,法国和冰岛由于不属于军事一体化组织而没有出席。
本届会议还要讨论加速在西欧部署美国中程导弹的问题,以加强美国明年在美、苏谈判中的地位。美国国防部长温伯格2日在抵达布鲁塞尔时说:“我们有机会谈判是因为我们强大,而且我认为,这也是促使苏联回到谈判桌旁来的原因。”他还说,“只有北约保持其实力和团结并坚持其目标,谈判才会成功”。
新华社北京12月4日电 柏林消息:苏联外长葛罗米柯3日从莫斯科抵达柏林,参加华约外长会议。会议将讨论在葛罗米柯和舒尔茨下月举行的会谈中,苏联方面所要采取的立场。
葛罗米柯和舒尔茨预定在明年1月7日和8日在日内瓦举行会晤,讨论苏美核裁军问题。
另据报道,华约国国防部长同一天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开始举行第十七次例行会议,讨论东西方裁军问题。苏联新任总参谋长阿克罗梅耶夫参加了会议,国防部长乌斯季诺夫因健康原因没有与会。


第7版()
专栏:

  西方办公室的自动化“革命”
  王彦林
近年来,主要西方国家在对生产自动化进行大量投资的同时,竞相把先进的电子技术用于办公室工作。这种趋势被西方报刊称为办公室自动化“革命”。
在这场与实现高度信息化社会有着密切关系的“革命”中,美国和日本处于领先地位,西欧国家也开始奋起直追。以信息服务业为例。1983年,法国、意大利以及西德的信息服务收入,比1980年分别增加了27.9%、21.2%和12.8%,其中法国和意大利增长速度均超过美国(14.8%)。西欧活跃的信息设备市场和现代化企业采用先进通讯设备的情况,也可证明这一点。1983年,意大利市场上出售的小型电子计算机达四万九千五百台,出售各种信息设备总额约六十一亿美元,比1982年增长了19.5%,其增长速度名列世界前茅。意大利报刊指出,办公室自动化在西欧已成为一股日益猛烈的潮流。
西方国家为何要搞办公室自动化呢?首先是出于提高办公室工作效率的需要。在过去十年里,主要西方国家对工农业生产自动化进行了大量投资,对改进办公室设备的投资却微乎其微,一般的职员和领导人员仍用铅笔、圆珠笔、记事本、电话等“原始”工具工作,致使办公室工作远远落后于工农业生产的发展。其次,办公室这个概念正发生变化。过去,办公室在企业中作为管理生产的工具,只有少数工作人员,多数人则集中在生产车间,而今天,办公室在现代化企业里已成为生产服务中心,其人员在整个企业里所占的比例竟高达一半以上,因此,办公室的工作效率如何,对整个企业的生产率影响甚大。据美国经济学家的研究报告,办公室自动化后,准备一份文件的费用可节省37%左右,领导人员完成一项与现在同样的工作可节省时间19%,一般职员则可节省时间31%。
随着办公效率的提高,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的绝对数势必在减少,受到裁员威胁的就不仅是秘书和下层职员,而且也包括中上层领导。在西欧的“白领”职员中,中上层领导人员占48%,其工资收入占“白领”职员工资总额的65%以上。因此,提高中上层领导人员的工作效率,减少其数量,将给公司企业带来更大的好处。专家们认为,办公室自动化后,一方面,公司企业的领导人员的权限将扩大,另一方面,一些不能适应新情况的领导人将被淘汰。
办公室自动化“革命”可以说还是刚刚开始,但西方生产信息设备的厂家已经展开了竞争。在一百五十家厂商中,十家最大的厂商垄断了世界信息设备市场的80%,为了提高自己的竞争地位,西欧三家最大的电子计算机公司,即法国普尔公司、英国计算机公司和联邦德国西门子公司已决定共同研制第五代电子计算机,走上了联合研究和生产的道路。


第7版()
专栏:

  格林纳达新民族党在大选中获胜
新华社圣乔治12月4日电 格林纳达昨天举行大选,新民族党在大选中获胜,赫伯特·布莱泽当选为这个东加勒比海岛国的总理。
据今天公布的不完全统计,三个多月前成立的新民族党已得到了十五个议席中的十一个席位。
自从1976年以来,格林纳达经历了两次政变。去年10月25日又遭受美国的入侵。这次大选是在美国入侵一年多以后举行的。
新民族党是由在美国入侵后成立的四个所谓“中间派”的政党合并而成的,由原民族党领导人布莱泽担任领导。这个党主张美国军队继续留在格林纳达,直到这个国家有能力照管自己的安全为止。
去年10月,以前总理莫里斯·毕晓普为首的格林纳达执政党“新宝石运动”内部分裂,发生政变,美国乘机入侵。至今仍有二百五十名美国军人和二百名东加勒比国家警察留在这个岛国。1979年被“新宝石运动”推翻的前总理埃里克·盖里所领导的格林纳达统一工党昨天也参加了竞选,但遭到了失败。据观察家分析,盖里曾因实行独裁和腐败统治而声名狼藉。美国怕这个党重新当选后,再次引起政治动乱,所以也不希望它东山再起。
新当选的布莱泽今年六十六岁,曾经当过商人和律师。1962年到1967年,当格林纳达还是英国殖民地的时候,他曾担任过内阁首席部长。


第7版()
专栏:

  苏联将开始试验航天飞机
新华社北京12月4日电 华盛顿消息:据美国《航空和空间技术周刊》报道,苏联在近期内将开始它的航天飞机着陆试验。这种航天飞机同美国的航天飞机很相似。
报道说,试验的准备工作显示出,苏联航天飞机的飞行系统已经非常完善,能够保证航天飞机在飞行中测试它的飞行能力、稳定性以及控制性能。
据1984年版的《苏联军事力量》一书介绍,苏联航天飞机与美国航天飞机的区别仅仅在于主要引擎的安装位置有所不同。


第7版()
专栏:

  英煤矿工会藐视法院裁定继续罢工
新华社伦敦12月4日电 英国全国矿工联盟昨晚召开紧急代表大会,继续藐视英国高等法院的有关裁定,呼吁全国各工会组织支持煤矿工人的罢工斗争。这表明,英国矿工联盟决心将已持续九个多月的煤矿工人大罢工坚持下去。
今年10月初,英国高等法院宣布煤矿工人举行罢工属于“非法”。后来,该法院又宣布没收全国矿工联盟的资产,并对矿工联盟以“藐视法庭罪”罚款二十万英镑。上周,该法院裁定由一名“接收人”接管全国矿工联盟的资产,试图迫使矿工联盟作出让步。
在昨天的紧急代表大会上,大多数代表重申了他们的立场,即除非英国国家煤炭局宣布取消它在今年3月初作出的关闭部分矿井和裁减二万名矿工的计划,否则他们将继续罢工。
目前,英国煤矿工人的罢工斗争面临严峻考验。在当局的软硬兼施下,一些工人陆续复工。


第7版()
专栏:法国通讯

  九位老妪被害以后
  本报记者 翟象乾
最近,巴黎发生的几起凶杀案,震惊了全法国:在短短的一个月内,九位老妇人先后在自己的寓所里被害。
被害者均在七十岁以上,最老的已八十九岁,至于凶手作案的动机是什么?迄今说法不一。据报道,被害者大多都不宽裕,一般每月只能领到三千七百法郎养老金,勉强够糊口。这九位老妇人都年老体弱,守寡多年,孤身一人生活,没有亲人,很少朋友。她们每天迈着蹒跚的步伐去商店购物,然后就守在家里度过漫长的日子。
九起案子中,有六起发生在巴黎第十八区,记者曾去过该区。走在区主要大街——罗歇苏阿大道上,只见街两旁廉价杂货店、酒吧间、咖啡馆,比比皆是,再往西走,便是巴黎著名的夜总会之一——红磨坊。大道的西头是巴黎夜生活的“红灯区”。这个地区治安不好,盗窃案、凶杀案在巴黎最高。该地区的老人自然受震动最大。第十八区有二十万人,六十五岁以上的老年人就有三万六千人。区总人口中20%是孤寡老妇,在区的某些地段,这个比例竟高达60%。从整个巴黎市看,这方面的比例也相当大,六十五岁以上的老人有三十七万,占总人口的17%,其中老年妇人就占65.9%。在巴黎四十六万独居者中,三分之二是妇女。难怪巴黎《晨报》慨叹“巴黎是老人的城市,孤独的城市!”一位名叫马德兰的老年妇人的话反映了人们的心情:“现在我感到一切都很危险,心里害怕,天黑前就赶紧回家”。
凶杀案引起了舆论界和政界对存在已久的法国社会问题的重视。据警察局公布的材料透露,法国每天发生二百万起盗窃案,平均每十五秒一起。巴黎犯罪案是全国最多的,去年一年发生了四十万起,比1982年增加了2.81%。一些报纸指出,暴力犯罪已成为法国继失业、通货膨胀之后第三大社会问题。法国监狱总容量是三万二千人,目前在押的犯人实际已达四万二千人,但犯罪率仍在不断上升。近来,法国报刊直至国民议会都以此为主题,展开了激烈辩论。人们众说纷纭,有的主张恢复1981年10月废除的死刑,认为目前最重的判刑十五年不足以阻遏犯罪;有的则认为警察人数不够,办事不力。有些区索性召集老人开会,授予安全知识;有些区的居民则自行组织起来,护送老人上街……所有这些能否奏效,还要等着瞧。(附图片)
八十岁的老太太让娜·洛朗在巴黎第十八的阿尔芒·戈蒂埃街被凶手刺杀。这是她被杀前在街上行走和被杀后的尸体照片。


第7版()
专栏:

  法国首次举行使用微型电子计算机比赛
据新华社巴黎12月3日电 (刘绍平)法国首次举行的使用微型电子计算机比赛今天在南方工业城市图卢兹揭开序幕。
这次比赛的目的是向公众、特别是向青少年普及电子新技术。参加比赛的人按年龄分为四个小组,十二岁以下的为一组,二十岁以上的为另一组,介于这两者之间的分为两组。比赛的主要项目有:使用微型电子计算机绘图,模拟驾驶“空中公共汽车”飞机,编制技术程序。


第7版()
专栏:

  阿根廷将获五十四亿多美元新贷款
本报布宜诺斯艾利斯12月3日电 记者管彦忠报道:阿根廷经济部2日晚发表公报宣布,阿根廷与债权商业银行的谈判已经结束,并将得到总数为五十四亿七千万美元的新贷款。
根据上述公报,对于阿根廷1982年到1985年底已经到期和将要到期的债务,债权商业银行同意借给四十二亿美元的新贷款;此外,债权国的官方贷款机构提供十亿美元贷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二亿七千万美元贷款,共计五十四亿七千万美元。私人银行提供的贷款利率比美国现行的优惠利率高一点二五个百分点,但比1983年阿根廷借款时的利率低。贷款的宽限期为三年,加上超付期七年,共有十年的宽限。
今年9月下旬,阿根廷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达成提供十四亿美元准备基金贷款的
“谅解备忘录”。这次与国际私人银行谈判达成的协议,将为几周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通过它与阿根廷已达成的上述协议开辟道路。
阿根廷这次借得的新贷款能够支付到明年底的大部分利息,有助于解决阿根廷的债务问题。根据官方公布的材料,今明两年阿根廷需要续借外债二百五十亿美元,1986年续借九十亿美元。偿还巨额外债是阿根廷经济面临的沉重负担,为了还债阿根廷将不得不继续执行紧缩政策,力求扩大出口,压缩进口。


第7版()
专栏:阿根廷通讯

  阿根廷经济在恢复中
  本报记者 管彦忠
进入1984年,阿根廷经济继续缓慢恢复,从下半年起,增长的速度开始明显减慢,这表明这个国家摆脱经济危机的路程仍然艰难。目前,阿根廷政府、工商企业界和总工会三方面正在积极协商,探讨对策,准备共同作出努力使多年遭受严重破坏的国民经济得以恢复和发展。
根据中央银行的统计,今年上半年阿根廷的国内生产总值比去年同期增长3.4%,农牧业的增长超过工业,达到5.2%。失业和半失业人数下降,职工的工资有所增加,消费比去年上半年上升4.4%。对外贸易取得了好的成绩,头九个月顺差三十五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加了八亿多美元。但是,国内投资比1983年上半年减少了9.1%,作为重要经济部门的建筑业,例如公共设施的建设,由于政府的公共开支受到严格的控制,投资下降了17%。钢铁、汽车等工业的投资没有增长或者减少了。与此同时,通货膨胀率高得惊人,今年头十个月达到472.7%,是历史上少有的。这些不利因素使经济恢复的势头减弱。据专家们估计,1984年全年的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大约在2.5%—3%之间,大体上与去年的增长速度相同。
阿根廷民主政府去年12月上台后,在经济上提出了“恢复生产,改善收入的再分配,缓和通货膨胀”的目标,并把农牧业的恢复放在优先的地位。在工业方面,政府制定了适当保护本国生产的税收制度,鼓励私人投资,拟定了促进工业发展的法律草案。在财政上,政府将公共开支减少了19.4%,同时还根据市场价格的变化调整了汇率,鼓励出口,控制物价,每季度调整职工的工资等等。但是这些措施收效尚不明显。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阿根廷的经济虽然已经走出危机的沟底,开始回升,但恢复元气并不容易,需要一个过程并付出巨大的努力。
工业协会的一位负责人认为,造成下半年经济增长速度下降的重要原因是严重缺乏资金,“缺少在价格和期限上都合适的贷款”。目前,生产部门有两个渠道得到贷款:一是按官方规定的调节市场利率得到贷款,这种贷款利率虽低,但不易借到;二是平行市场的贷款,利率高,期限短。企业被迫借这种贷款往往是为了救急而不是用于生产。由于经济情况尚未根本好转,本国和外国的投资者仍持观望和等待的态度。而国家又由于要支付外债本息,也拿不出钱来向生产部门投资。据估计,今年到期的外债本息有一百一十六亿美元,等于外贸顺差的三倍。不少大企业由于缺少资金,一些原材料不能进口,设备不能更新,面临破产的危险,有的已部分或全部停工。
此间《号角报》指出,阿根廷经历的经济危机,反映出经济结构上的缺陷,即庞大的金融体系与生产部门的比例严重失调。金融市场的活动不是支持而是阻碍经济的恢复。在七十年代末军政府时期,在“多开银行,少办工厂”思想指导下,金融投机滋长,大量资金转移到国外,外债大大增加,利率猛涨。在1976至1984年间,阿根廷私人银行机构增加了一倍,目前全国大小银行机构共有五千多个。阿方辛政府多次宣布要对现行的金融体系进行改革,但目前尚未付诸实施。
对于经济恢复中的困难情况,阿根廷政府、工商企业界和工会人士是理解的。虽然他们之间还有分歧,但都有使国家尽快摆脱危机的愿望,愿意共同作出努力。不久前,在三方举行的一次协商会议上,决定成立十个共同参加的委员会,分别讨论农业、工业、外债、修改金融机构的法律和价格政策等问题,制定一项大家都能接受的社会经济计划。人们认为,阿根廷有丰富的资源,有相当水平的工业基础,民主政府也有信心克服困难,因此经过几年的艰苦努力,阿根廷经济的恢复和发展是有希望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