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3年8月19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泰国军方人士揭露
侵柬越军又进行新的军事部署
许多群众从柬伪统治区逃往民柬控制区
新华社曼谷8月18日电 泰国武装部队最高司令部新闻处主任威蓬·劳沙天中将今天在这里举行记者招待会,揭露侵柬越军进行新的军事部署以及继续向柬埔寨境内移民。
威蓬说,虽然柬埔寨的雨季给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带来困难,但侵柬越军仍在进行新的军事调动并向一些地区增兵。
他说,前不久,大约有250名越军从马德望省的诗梳风调到尼米村一带。7月底,越军向蒙哥比里增派150人,还增派200名军队到马德望县。
他说,7月份,越军在诗梳风对韩桑林部队的一批从排级到营级的军官实施战术训练。
他还说,民柬抵抗力量正利用雨季在马德望省一些地区展开游击战争,主动袭击一些越军据点、仓库和重要交通线。他们的活动已扩展到柬埔寨东部地区。
威蓬在谈到越南向柬埔寨移民的问题时说,由于大批越南移民侵占了柬埔寨当地人民的居住区和越军加紧镇压柬埔寨人民,不少柬埔寨人因而从韩桑林政权统治区逃到了民柬联合政府控制区。


第6版()
专栏:

西提说越南立场未变访越没有意义
科威特和沙特全力支持东盟对柬问题立场
新华社曼谷8月18日电 泰国外交部长西提·沙卫西拉昨天对此间报纸《民族评论》说:“我看不出越南要在柬埔寨问题上改变立场的任何迹象。”
他说,就他来说,在最近的将来访问河内是没有意义的。他还说,“我们在河内有什么可以讨论的呢?”
对于今年联合国大会上民主柬埔寨的席位问题,西提预料,民柬联合政府可望得到数量大致和过去相同的支持票。
泰国外交部副部长巴博·林巴班图刚刚结束他对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和伊拉克3个中东国家为期一周的访问回国。他昨天透露,在联合国大会讨论柬埔寨问题时,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将全力支持东盟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而伊拉克在这一问题上仍没有作出决定。


第6版()
专栏:

舒科维奇谈南斯拉夫外债问题
利用外国贷款是必要的但要考虑偿还条件
贷款要优先投到生产部门以保证偿还能力
本报贝尔格莱德电 记者严正报道:南斯拉夫联邦执行委员会副主席米·舒科维奇最近接见本报记者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赵成鸿,就南斯拉夫的外债问题回答了记者提出的一些问题。
舒科维奇副主席首先向记者阐述了南斯拉夫接受外国贷款的必要性。他说,由于南斯拉夫自己的积累比较少,要使南摆脱长期落后的面貌,发展自己的国家,建立现代化的工业交通基础和采用新的科学技术,就必须寻求外国贷款。从1951—1979年南国民经济平均每年增长6.3%,成为世界上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这是同利用外国贷款分不开的。
在分析目前出现的外债问题的原因时,舒科维奇说,除了其它因素外,南斯拉夫对世界上出现的能源问题、国际市场上信贷资本的变化情况,以及西方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新执行的货币政策等问题没有及时作出反应和采取措施。而对新的世界经济秩序的建立及其可能采取的最初步骤,估计过于乐观。政治和经济界许多人士只看到接受外国贷款的有利一面,没有看到偿还外债的条件可能会恶化。正是这些因素,使南斯拉夫面临严重的外债问题。
根据南斯拉夫的这些经验教训,舒科维奇指出,在目前的金融市场上,除了极个别的特殊情况外,不存在条件优惠的贷款。资本主义国家发放贷款,也是为了获得利润。资本主义国家的贷款条件是苛刻的,而且它们在发放贷款时还会协调行动。南斯拉夫在接受它们的贷款时,一贯坚持重要的政治原则,即坚决拒绝有可能损害南斯拉夫国家主权、独立和不结盟政策的任何要求和条件。
他说,在使用贷款上,应该优先把它投到直接的生产部门,特别是生产出口商品的经济部门,以保证和提高偿还贷款的能力。在把贷款用于交通运输、道路建设、文化教育设施或其它创汇能力较高的部门时,要控制适当的比例。南斯拉夫过去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这也是造成外债问题的原因之一。
接着,舒科维奇介绍了南斯拉夫为偿还外债而采取的措施。他指出,7月初议会通过的关于贷款的法令和决定,其实质是以立法手段调整国家的内部关系,达到层层负责,确保按时还债。联邦政府和议会都认为,南斯拉夫只要今后保持每年出口递增20%,它就完全有能力以商品和劳务出口换取的外汇按时偿还这些外债。
当谈到南斯拉夫偿还外债的前景时,舒科维奇副主席说,尽管现在在生产和创汇方面,还没有出现根本性的转折,但有一些迹象是令人鼓舞的。例如去年出现的工业生产下降的趋势已被制止,开始出现复苏,今年上半年工业生产比去年同期增长1%,而6月份增长了4%,今年上半年商品出口有明显的增长,特别是自由货币贸易区的出口增长了17—18%,接近了20%的目标,出口对进口的补偿率也从去年的74.5%提高到81.7%。今年农业形势也很好,小麦产量达530万吨。它为增加食品出口增加了有利条件。此外,各劳动组织之间,地方之间和银行之间的主动合作和协调行动也有了进一步的加强。
最后,舒科维奇表示,根据稳定经济长期纲领的精神,今后南斯拉夫首先要减少外债,但并不拒绝在有利条件下的外国贷款,主要的是使贷款的数量与生产和经济实力的增长,以及偿还能力相适应。他特别强调,外债问题是许多发展中国家共同面临的国际问题,如果不改变目前存在的不合理和不公正的世界经济秩序,发展中国家的外债问题就不能得到最终的解决。


第6版()
专栏:

以国防部长访贝鲁特使黎国内危机更趋恶化
瓦赞总理拒绝办公表示抗议
本报大马士革8月18日专电 记者陈积昌、周国铭报道:美国特使麦克法兰的助手费尔班克斯昨天对叙利亚作了一次闪电式的访问。
叙利亚副总理兼外长哈达姆同费尔班克斯举行了一个半小时的会谈。
据费尔班克斯的陪同人员透露,美叙在关于黎巴嫩问题的会谈方面“取得了进展”,美国发现叙利亚的立场有“一些新的积极的方面”。双方同意两国法律专家继续对黎以协议进行法律方面的研究,然后费尔班克斯将再来大马士革与哈达姆进行会谈。
但是叙利亚方面对会谈内容未作任何透露。值得注意的是叙利亚报纸在费尔班克斯访问大马士革之际仍在激烈抨击美国的中东政策。
目前,黎巴嫩国内危机已成为有关各方频繁开展外交活动的中心问题。17日,美国特使麦克法兰在对以色列进行了两天的访问后回到贝鲁特,与从大马士革返回贝鲁特的费尔班克斯举行会晤。然后,他又与黎巴嫩外长萨利姆举行了会谈。此间观察家认为麦克法兰迫在眉睫的任务是在以色列军队重新部署之前,促使黎巴嫩国内两派停火,并就黎巴嫩军队进驻以色列军队撤出的地区达成协议。同时在以、叙之间就脱离接触问题达成某种安排。但人们认为这并非易事。麦克法兰自己承认他的使命是“不容易的”。
黎巴嫩社会进步党领袖琼卜拉特继访问沙特阿拉伯之后于17日到叙利亚进行访问。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接见了他。据报道,会谈主要是关于中东地区特别是黎巴嫩的问题。近日来,沙特、约旦和埃及也分别派特使访问黎巴嫩,为谋求黎巴嫩国内的和解作出努力。
同时,以色列国防部长阿伦斯16日突然访问贝鲁特,与长枪党领袖皮埃尔·杰马耶勒和长枪党武装总司令进行了会晤。据报道,阿伦斯的这次访问激起了黎巴嫩国内穆斯林派的义愤。黎巴嫩总理瓦赞已在17、18日连续两天不到总理府办公,抵制了一切会议以示抗议,并要求对阿伦斯的访问进行彻底的调查。
叙利亚执政党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的《复兴报》说,阿伦斯的这次访问“表明黎巴嫩的民族主义(反对派)力量把推翻这个政权放在首要地位是正确的”。
黎巴嫩国内各方的矛盾同外部力量的相互影响已使黎巴嫩的问题更加复杂化了。


第6版()
专栏:

东京报纸指出
日本出现“逆流中的八月十五日”
新华社东京8月18日电 日本官方在今年“八·一五”前后的活动引起日本各界及舆论的警惕和不满,认为今年的“八·一五”是“逆流中的8月15日”。
今年是日本帝国主义投降38周年。这一天,在东京日本武道馆举行了“追悼全国战亡者仪式”。日本政府以中曾根为首的15名内阁大臣参拜了靖国神社。在这之前,7月30日,中曾根在群马县就说过:“8月15日要向殉国的英灵表示感谢,要以抚慰英灵的心情去参拜靖国神社”。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后藤田及厚生省在8月15日前夕专门发表讲话和指示,要求全体国民在8月15日中午“在工作单位、家庭等各自的场所,配合这个仪式,缅怀战死者,致以衷心感谢的默哀。”后藤还说,“向战死者致哀,他们为了今天我国的和平与繁荣,当国家危急时为祖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全体国民要向他们奉献出深切感谢的诚意”。
日本政府为侵略者涂脂抹粉的作法及内阁大臣大举参拜靖国神社的行动引起日本舆论的强烈不满。8月15日东京各主要报纸就此发表了社论。日本《东京新闻》的社论说,“近几年出现的在战败纪念日阁僚们‘大举参拜靖国神社’,它已成为一种时髦的活动,这似乎是逆流现象的一个象征。”社论说,“决不允许把第38个战败日作为‘扩军之年’和‘恢复靖国神社之年’的开始之日。”《每日新闻》的社论说,“如果日本忘掉过去侵略战争的罪行,被周围的国家指出有复活军国主义的危险,那么在道义上就很难说是一个清白的国家。”《东京新闻》指出,今年是“逆流中的8月15日”,“日本战后政治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在国内和国际都面临着一个重大的考验。”
日本在野党、群众团体及各阶层的有识之士对日本政府的作法表示了极大的愤慨。8月15日,各在野党分别发表声明和谈话,呼吁维护世界和平,反对日本政府加强防卫力量,企图实现国家捍卫靖国神社等动向。社会党在声明中说,参拜靖国神社的行动和一直进行修改宪法的准备工作,意味着日本想再次走侵略战争的危险道路。社会民主联合的声明说,现在应该停止内阁大臣大举参拜靖国神社这样愚蠢的行动。
一些群众团体也抗议总理大臣等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他们指出,日本政府的这一作法,是“要为靖国神社的国营化铺平道路”,是为修改宪法开路。


第6版()
专栏:

日外务省出现希望同苏改善关系动向
新华社东京8月18日电 据日本报纸报道:日本外务省内最近出现了希望与苏联改善关系的动向,并且已开始为扩大日苏两国之间的交流做准备。
据《读卖新闻》报道,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外务省领导人说:“既然苏联是邻国,寻求与之改善关系,是理所当然的。”
日本外相安倍晋太郎在上月曾经向苏联发出呼吁,希望两国重开贸易协商。对此,苏联方面在本月16日作出了答复,同意今年10月上旬在莫斯科举行日苏贸易协商。
日本外务省的这位领导人还指出,除贸易关系之外,还准备举行日苏电影节等交流活动。为了准备与苏联进行贸易协商,日本外务省已开始同大藏省、通产省和农林省等有关部门研究具体的日程。


第6版()
专栏:

陈慕华到达赞比亚访问
新华社赞比亚钦戈拉8月17日电 由国务委员、对外经济贸易部部长陈慕华率领的中国政府代表团,今天下午从姆皮卡乘飞机到达赞比亚铜带省的钦戈拉,开始对赞比亚进行为期9天的友好访问。
赞比亚总理蒙迪亚陪同代表团同机到达这里。
中国政府代表团明天将参加中国援建的钦戈拉玉米面厂的移交仪式并参观世界第二大露天铜矿恩昌加铜矿。
中国代表团是在达累斯萨拉姆参加了中、坦、赞3方关于坦赞铁路的会谈后乘坐坦赞铁路的火车到达赞比亚北方省的姆皮卡的。
今天上午,蒙迪亚总理专程到姆皮卡车站迎接中国代表团。


第6版()
专栏:

维尔德茨会见我党的工作者代表团
新华社布加勒斯特8月18日电 罗马尼亚共产党中央政治执委、政府副总理伊·维尔德茨今天上午会见了由中共中央委员、浙江省委副书记、省长薛驹率领的党的工作者代表团,并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代表团是7月28日抵达布加勒斯特的。他们先后参观访问了布拉索夫、阿拉德、蒂米什、康斯坦察等4个县的工农业项目和文化设施,同罗马尼亚中央和地方有关部门的负责干部就社会主义建设和经济体制改革等问题进行了座谈并交流了经验。
代表团今晚乘飞机回国。


第6版()
专栏:

巴基斯坦一些地方发生骚乱
民族民主党代主席和其他二十六人被捕
新华社北京8月18日电 据外国通讯社报道,巴基斯坦“争取恢复民主运动”在各地组织的反对军法管制当局的示威游行,到17日已持续四天。
据报道,一些地方的示威已发展成为骚乱,当局逮捕了一些人。“争取恢复民主运动”召集人、民族民主党代理主席卡西姆·瓦利·汗夫人昨天在去白沙瓦的途中和其他26人一起被捕。
当局已于17日向信德省达杜市派遣大批执法队,去平息当地发生的反政府骚乱。
达杜市在信德省省会卡拉奇东北240公里处。反对党14日起在这里组织反政府示威。示威者袭击了达杜市警察局,并冲进达杜县监狱,放走了约一百名囚徒。示威者还放火烧毁法院,袭击和破坏政府机关、火车站、电话局、邮政局和税务所。
官方人士说,支持“争取恢复民主运动”的数千人袭击了达杜市火车站,并抢劫了仓库。
据信德省政府的一份公报说,在卡拉奇东北的凯尔普尔,约有1,500人曾举行示威游行,警察使用催泪弹将游行队伍驱散。
在信德省的拉卡纳,16日判处了四名反对党成员每人服苦役一年、受鞭笞十下和罚款两万卢比(合1,500美元),因为他们参加了反对军事管制的示威游行。


第6版()
专栏:

菲律宾吕宋岛发生七级地震
新华社马尼拉8月18日电 菲律宾北部的吕宋岛昨晚发生7级强烈地震,伤亡情况还不清楚。这次地震是在昨天格林威治时间12点发生的,持续了20秒钟。
北依罗戈省省会、马科斯总统的故乡拉瓦格是受灾最重的地区。城中一些高楼和名胜古迹遭到了破坏,那里至少已有16人死亡,100人可能被压在一栋大楼下面。
菲律宾政府已派部队和医务人员前往灾区救济灾民。


第6版()
专栏:

莫斯科上演话剧《雷雨》受到观众欢迎
据新华社莫斯科8月16日电 莫斯科最近上演曹禺的名著——话剧《雷雨》,受到观众欢迎。《雷雨》是由苏联阿穆尔州话剧院演出的。这家剧院今年春天就在阿穆尔州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海兰泡)上演《雷雨》。


第6版()
专栏:

法国将继续增兵乍得
本报讯 据法国《世界报》报道,法国驻乍得的军事顾问到本周末预料会增加到2,000人。该报说,某些人士并未排除法国当局的整个部署将达到3,000人的可能性。该报还说,一些战斗机将进驻乍得首都。


第6版()
专栏:外国摘要

密特朗对乍得的战略
法国《世界报》8月17日发表埃里克·鲁洛写的一篇题为《密特朗对乍得的战略》,反映了法国政府在乍得问题上的处境和法国与美国在这一问题上的分歧。现摘要如下:
密特朗对乍得事件的来龙去脉不置一词,这不禁使许多观察家感到吃惊。他很可能是不想过早地摊牌,不想损害同这场悲剧的各主要角色进行的谨慎交涉,不想使毫无意义的争论(特别是同美国的争论)继续下去。
共和国总统持此种态度是为了避免在这种极为复杂和危险的情况下出现难以挽救的局面。
密特朗的目标很清楚:他要努力阻止冲突的扩大(因为这场冲突有可能导致东西方对抗),要努力避免法国人参加一场无益的战争,同时又不离开他所遵循的原则(特别是关于捍卫友好国家的领土完整和独立的原则)。所以,他谨慎地履行着乍得和法国在1976年签订的合作协议,同时对利比亚的军事干涉奉行应称之为“逐步反击的战略”。
在向乍得提供了大量武器装备之后,法国最近又向乍得派遣了几百名法国伞兵。实际上,密特朗采取如上行动更多地是为了向卡扎菲上校发出警告。这个警告就是:卡扎菲上校的任何向恩贾梅纳前进的行动都会遭到法国军队的阻挡。
密特朗想到的首先是捍卫乍得的合法性政权,其次才是捍卫法国在利比亚的利益。在古库尼当政时期,密特朗当时曾使驻扎在乍得首都的中心的卡扎菲上校的军队撤离了乍得。他当时还向古库尼政府提供了军事和外交支持。现在,他又向哈布雷政府提供这种支持。在这两种情况下,法国总统尊重的是非统组织的决议:承认战胜者的“合法性”。
密特朗打算避免被人拖入(或推入)一场潜在的内战这一错综复杂的事情中。这场内战,十七年来一直在持续。
如果美国在目前这场危机开始前后没有施加十分重大的影响的话,事情恐怕不会这么复杂。法国当局并非一点不知道华盛顿曾向当时还在苏丹避难的哈布雷提供了财政援助和军事装备以帮助他在乍得夺取政权。巴黎人士当时提出的问题是,美国鼓励当时的反叛分子在乍得推翻一个对法国友好的政府究竟是为何利益,而这个政府曾把卡扎菲的士兵打发回国。人们此后看到,美国这一主动行动促使卡扎菲这一次采取了干涉行动。
从那以后,首先是大西洋彼岸的宣传工具,接着是里根总统都先后谈到巴黎和华盛顿在乍得战争中建立的“合作”。其它一些人、特别是苏联的评论员则借机谴责法国人仅仅是“美帝国主义”的“补充部队”。
巴黎和华盛顿在一个明确的问题(让利比亚军队撤退到乍得边界以外)上观点一致是很明显的。但是,除了这一共同目标之外,两国在几乎一切问题上,诸如在行动的目的,结束干预的方法,以及它们各自的动机和对问题的分析等方面,都有分歧。密特朗总统的战略(确保乍得的领土完整和稳定,如果可能的话就通过和平手段实现这一目标)中并没有推翻卡扎菲上校的政权的计划。巴黎认为,如果里根把利比亚领导人看成是一个可怕的应该除掉的妖怪,他可以自由地采取行动。
白宫领导人的荒谬理论达到了顶点。他一方面明确地排除美国进行军事干预的可能性,同时却又慷慨地把这一角色交给我国来扮演。(他坚持说,“因为乍得是属于法国的势力范围”)。里根竟坦率地毫无顾忌地使用了殖民主义时代的语言。
密特朗总统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美国总统坚决要求的是什么。最近几个星期他收到了里根总统的好几封信。对这些不断地施加几乎是不能容忍的压力的作法感到愤怒的法国国家元首再一次表示,法国不能在华盛顿、莫斯科或其它什么地方制定自己的政策。
这就是说,法美“协调”这个词显得多么虚假。关于这一点,必须弄清楚,密特朗只是从报纸上得知两架预警飞机已到达埃及、后来又到达苏丹的消息。他也只是在作出了派遣法国伞兵的决定之后,才通知华盛顿的。目前球是在利比亚方面。如果卡扎菲上校真地希望(正象他多次重复的那样)摆脱美国对他的边境的威胁,他就应参加实实在在的谈判。巴黎人士希望,他的军队最近取得的胜利,特别是在法亚—拉若取得的胜利,足以使他挽回面子,从而使他变得现实起来。


第6版()
专栏:

“雷声隆隆的烟雾”
——维多利亚瀑布探胜
李红
气势磅礴、声如雷霆的津巴布韦维多利亚瀑布,是世界上最大的瀑布之一。加上附近优美的自然景色,每天,它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大批游客。在津巴布韦期间,我曾有幸观赏了这一胜景。
丽日当空,我们从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乘一架小飞机,向西直飞维多利亚瀑布。翠绿的原野,起伏的山岗,如锦似绣,一一闪现在机翼下。约一个小时,我便看到一条银带似的河流,蜿蜒东去,河面上飘起的团团云烟,袅袅上升。同行的一位朋友告诉我:这便是维多利亚瀑布的水雾。
赞比西河发源于中非高原的沼泽地,流经赞比亚、安哥拉、津巴布韦、莫桑比克等国,倾注于印度洋,全长2,600多公里。维多利亚瀑布位于赞比西河中游、津巴布韦西北角与赞比亚交界处。它是赞比西河上最大的天堑。本来西东走向的赞比西河,到了这里突然折向南流,进入峡谷区。大瀑布就是第一道峡谷。
下飞机换乘汽车,我们直趋瀑布,远远就听到阵阵闷雷般的声响,这“闷雷”,愈近愈响,直到震耳欲聋。下车后沿着一条曲径,我们步行进雨雾迷漫的林带。那遮天蔽日的树木,真使来访者如入五里雾中,简直“不识庐山真面目”了。当地人称它为“雨林”。在这里,树木花草,日日月月受瀑布水雾滋润喷洒,一尘不染,苍翠欲滴。在“雨林”中行走约10多分钟,大瀑布忽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只见浩浩荡荡的江水,汹涌澎湃,奔腾咆哮,泻入如被刀斧猛然劈开的百多米深的沟壑中。它银光闪闪,若从碧空飞垂的无数幅素锦,那狂涛与岩石撞击之声,又如隆隆春雷,地动山摇。沟底雪浪翻滚,水雾升腾似云团,直飏高空300多米,初来的人,谁个不为这人间奇景惊叹不已呢!
维多利亚瀑布,人们一般把它分成五段。最西段称“魔鬼瀑布”,这里峡谷险峻,水流急速凶猛,有如翻江倒海。人们一不小心,便会坠入万丈深渊。中间一段是主瀑布。其东有被一个小岛分开的小瀑布,似马蹄形,人们称之“马蹄瀑布”。再向东,便是彩虹瀑布了。这里除可欣赏那巨幅水帘般的瀑布外,还可看到出现在翠谷间的彩虹。它七色分明,灿烂夺目地挂在薄如轻纱、飘忽不定的水雾云烟上,来到此地,犹如置身仙境。最东的一段称东瀑布,至此,便到了尽头。
维多利亚瀑布,当地人称莫西奥图尼亚瀑布,意为“雷声隆隆的烟雾”。它形象地表达了这一壮观奇景。直到1855年英国探险家利文斯顿看到这个瀑布后,惊叹之余,才以英国女王的名字维多利亚给它命名。
几条瀑布下泻汇成巨流之后,通过一个狭窄的出口,奔入一个深池,流水翻滚呼啸,喷云吐雾,人们把这一景称为“沸腾锅”。之后,流水向西冲入第三个峡谷,打了一个急转弯,又折向东,进入第三峡谷。水流速度下降,缓缓进入“静池”,似乎要休息一下。然后水又增速流向西南方向的第四个峡谷,从瀑布到第四个峡谷之间约五华里。峡谷区是世上罕见的天堑。
在“沸腾锅”下方的峡谷上,建有一座铁路、公路桥,通往赞比亚,全长657英尺。滚滚江水在桥下百米处流过。站在桥头,不禁使人想起:当年英国殖民者罗得斯不仅占领了津巴布韦,而且由此向北推进,进而妄想吞下整个非洲。这座桥就是他为了实现其野心而修筑的从好望角至开罗的纵贯非洲大陆铁路的重要枢纽。但曾几何时,滔滔江水,已把殖民者的黄粱美梦冲刷干尽。非洲国家纷纷独立,津巴布韦人民也在1980年获得解放,美丽的江山重新回到人民手中。维多利亚瀑布国家公园已成为世界上最美好的游览胜地之一。人们可泛舟赞比西河,看野生动物戏嬉;或漫步“雨林”,观瀑布于狎角,欣赏那浪花飞溅、水雾弥天的人间奇景;或放歌瀑布桥头,赞颂非洲人民的胜利和美好前程。(附图片)
图为维多利亚瀑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