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3年6月4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调查汇报

“湖南芙蓉文艺学院”是何货色?
编者按:本报4月23日第五版“读者推荐”栏,转载了《湖南日报》记者写的一篇“调查”——《有人在借办学行骗捞钱》。文中主要揭露“长沙自修学院”借办学搞诈骗的丑恶行径;同时,也点出“长沙自修学院”的一些“办学”的“办法”,是从“湖南芙蓉文艺学院”学来的。对这一点,这个“文艺学院”又是打电报,又是写信,指责报道“严重失实”。“湖南芙蓉文艺学院”的情况究竟怎样呢?本报委托《湖南日报》群众工作部作了调查。这里刊登的就是他们所写的“调查汇报”。
据悉,湖南省领导机关已于5月26日派工作组进驻“湖南芙蓉文艺学院”,全面清理并严肃处理这个学院的问题。
接到你报的电话后,现将我们所调查的“湖南芙蓉文艺学院”的情况,汇报如下:
“湖南芙蓉文艺学院”的创办人李正平,原是长沙市十中教员。十年内乱时,他是一个“造反”组织中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头目,粉碎“四人帮”后,调市四中教书。他不安心教学工作,却在外搞“生财有道”的“事业”。1982年初,他利用广大青年急欲求知的心理,不经教育部门批准备案,办了一个“长沙芙蓉业余文艺学院”(面授),招收了300来名学生。为了多招学生,这一年4月,他上门邀请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政协副主席谷子元同志担任这个学院的院长。谷子元同志因不认识李,也不了解“学院”的情况,开始没有答应。但在李一再以支持青年学习为由的请求下,谷子元同志便同意了。随后,李就以“院长谷子元”的名义,在长沙市内大贴招生广告,学生猛增到846人,学费收入达1.4万多元。此后,李听说某省有个“刊大”招收数万学生,又灵机一动,设法先后找了省民间文艺研究会分会、省美协、省作协的个别干部,在拟好的招生广告证明信上盖了公章。就这样,在去年9月,以三家之名“主办”的“湖南芙蓉文艺学院”的招收刊授生的广告先后出现在《羊城晚报》、《文汇报》、《参考消息》、《湖南日报》等多家报纸上。很快,5万多封报名信、50多万元的汇款潮水般从全国20多个省、市、区涌进了这个“学院”。
按说,这样一所有5万余名学生的“学院”,应有一个与之相称的教学大纲和教学计划,有步骤、有程序地进行教学,但他们没有这些条件。为了赚钱,李正平要把教学刊物办成文艺性刊物,塞进他们自己的“作品”,为自己扬名得利,根本不管学生能学到什么。谷子元同志发觉这个问题,便组织几位同志选编教材,刷掉了李正平他们的“作品”,编出了《刊授教材》第一辑。李正平为此十分恼火,说:“谷子元是我聘请当院长的,我们可以聘请也可以不聘请。”付印时,李开始不给盖章,说:“公章在我手里,就是不盖章。”还说:“钱在我手上,印出来了我也不付款。”省委有关领导觉察到了这个“学院”的问题,曾予查问,李竟说:“我们是民间办学,私人办学,任何人管不着。这个学院不是省委办的,要省委来管作什么?”
办这个“学院”的都是些什么人?主要成员是:李正平本人,因是在职人员,对外只挂个“学院教务长”的牌子,实际上独揽“学院”大权;副院长肖敏容是李正平的妻子,退休前是长沙市北区搬运站行政事务人员;李的小儿子(在职工人),管“学院”办公室的具体工作;小儿子的未婚妻(在职工人),搞出纳。实权掌握在李正平一家手里,人们称这个“学院”是“李氏学院”。
李正平曾得意地对“学院”的一个人说:“刊授生每人交11.5元,5角钱报名费可以应付招生广告和学生登记证费用。一年每人发给6本教材和一些活页材料,不过4元钱。除去其他费用,至少可赚6元钱。一人6元钱,1万人就是6万元钱啦!”李为此让妻子肖敏容掌握“学院”的财务大权。开始她既当会计又当出纳,后来把未婚的儿媳搞来任出纳。现在到底多少人报了名,收了多少学费,没有个准确的数字。据负责报名的工作人员说,有51,000多人。前不久,长沙市银行对“湖南芙蓉文艺学院”的财务和现金管理情况进行了一次粗略检查,发现没有明细账目可查,单据零散,乱支乱用,任意座支现金、截留公款的情况非常严重。如李的未婚儿媳从收入现金中拿出5,700元,分四次以自己名义开立三本银行储蓄折,存入两个储蓄所里。李的妻子也以私人名义存入储蓄所11,300元。学院的钱可以任李一家人挥霍。如他以私人名义花去2,100多元买了房子;还花了2,000多元买了一辆日本摩托车,由他的小儿子骑(现已卖掉);花数百元买了一套照像设备。李的家中摆设更是“焕然一新”,20英寸彩色电视机、双缸洗衣机、四个喇叭收录机等,样样都有。
从去年12月份开始,很多报了名、交了费的青年纷纷给《湖南日报》来信。对“湖南芙蓉文艺学院”的情况提出质疑。湖南省委对此十分重视。4月6日省委领导同志对这个“学院”的问题作了查处的批示,最近省的有关领导部门已决定停办“湖南芙蓉文艺学院”刊授部,并组织力量进行全面清理。
《湖南日报》群众工作部 郑丁


第5版()
专栏:勇于向不正之风作斗争

  建始县人民医院药费因何超支?
我县人民医院有职工201人,今年1至3月份用去药费14,494元,超出全年公费医疗包干指标近一倍。全院39个药费超过百元的职工中,有25人没住院,但人均药费竟高达141元。这个医院的王副院长,一季度就用医药费410元。他们到底吃了些什么药呢?翻开处方,大多是细胞色素C、三磷三腺?、辅酶A等能量合剂和肌苷片、甲氢咪呱、桂圆肉等价格昂贵的药品。
另外,竟有如此开药法:3月21日,王副院长夫妇俩各开了500片黄连素。按常规每人每天服三次,每次服两片计算,这1,000片黄连素,夫妇俩要服用近三个月。医院规定一般只开三天的药,他们为什么能开近三个月的呢?
名贵药品一到,这个医院的一些人则“近水楼台先得月”。有人甚至借用或盗用自己爱人、亲友或同事的公费医疗证号码,大开其药,不少是“夫为妻开”、“子为父开”、“你给我开”、“我给你开”。这个医院还经常进一些高级包装的似药非药的饮料,招揽生意。3月29日至31日,这个医院突击销售橙维C、茵陈大枣糖浆、山楂冲剂等,门诊部比赶场还热闹。有人公开说:“回去把药倒了,就可以得一个精致的小水杯。”
县里有的领导同志也带头这样干。县人大常委会有一位负责人,今年一季度到医院开了54张处方,平均一天半就到医院看一次病,药费达253元,平均每月84元,相当于本人的工资。县燃化局一位副局长连续开了七瓶肌苷片,费用达189元。
湖北建始县 龚一


第5版()
专栏:读者论坛

  一个值得引起重视的问题
目前,许多大专院校、科研单位开设了各种专业进修学习班,为基层单位培训教师、工程技术人员、工人和干部。毫无疑问,这对提高师资质量和科技人员的知识水平,进行智力开发和职工队伍的知识更新,起着很大的作用。但是,近两年来有些单位所收培训经费却越来越高,基层单位的负担也越来越重,简直难于招架。
进修班的培训费名目繁多,有学费、杂费、水电费、书籍资料费、元件材料费、管理费、住宿费等等。今年,我局送一名中学教师到某市地质学院进修一学期(四个半月),要交学费300元,住宿费每天1.5元;送一名工程技术人员到某省工学院物理系举办的培训班学习三个月,要交学费210元,交书费、杂费20元,住宿费每天1.5元;送几名小学教师到某市师范学校进修一学期,每人要交学费、水电费、讲义费190元等等。我局是一个中型煤炭企业,每年需要送到外地进行培训的教师、科技人员、职工上百人。这样,每年要交给培训单位的培训费达三四万元,经济负担难于应付。一些小厂矿企业,贫穷地区的中、小学校,更急需培养人材,而昂贵的培训经费,就更难以应付了。一些基层单位,由于交不起昂贵的培训费,只好放弃了进修的名额,影响了人材的培养。
大专院校、科研单位开设进修班培养人材,这是四化建设的需要。在实行经济责任制中,适当收些培训经费也是必要的。但是,有关部门应该作出统一的规定,不能由培训单位自立名目,爱收多少培训费就收多少,而且越收越高。这是涉及到经济改革、经济利益和人材培养的大问题,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广西壮族自治区红茂矿务局 陈垂佳


第5版()
专栏:

  积极做好准备 方便农民卖粮
江苏兴化县是一个生产商品粮的重点县。去年,这个县已经出现“卖粮难”的问题。6月下旬卖粮高峰期,曾有400多只粮船停在县粮站旁的河里,造成交通堵塞,空船出不来,粮船进不去,多处发生纠纷。大邹公社粮站旁边的河里,也积聚了三四百只粮船。卖粮的高峰期,正是农活紧张的季节,劳力、时间十分宝贵。但是农民卖一趟粮,即使粮食符合标准,往往也要耽搁好几天。县农委的负责同志说,最长的要耽搁7天。
兴化农民卖粮难,原因主要是以下几方面:一、粮食的交售和结算单位变更,工作量增加。过去粮食的交售和结算以生产队为单位,实行承包责任制后,交售单位变为社员户。交售和结算单位增加了30多倍。二、粮站的设置和经营作风不适应新的形势。基本上是一个公社一个粮食收购点,既少又集中,农民卖粮很不方便。有的粮站营业时间也不适农时,甚至存在“官商”作风。三、过去,生产队派人去卖粮,一般不计较价格,不怕耽搁时间。现在,农民一家一户卖粮,对价格和除杂率等问题都很认真,并急于卖掉回家种田。四、存在着不正之风。个别检样员利用职权“开后门”或故意刁难,把一些不合标准的粮食说成是合标准的,把一些合标准的粮食说成是不合标准的,农民意见很大。  “卖粮难”的问题已引起兴化县委和县政府的重视,他们组织有关部门的同志在一些公社作了调查。县农委和县财办的负责同志对记者说,只要有关部门认真对待,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具体的办法有以下几个:一是合理增设收购网点和仓库,在每个公社设三四个收购点,把一些大队、生产队的空仓库利用起来;二是实行就地收购,粮食部门把粮船放到边远的生产队,粮食收购后直接调往外地;三是加强检样队伍,采取以人定片(队)辅导粮食整晒业务,就队看样,到站复检,力争船到粮站,不打回票。以上办法虽好,但有关部门认识还不一致,需要真正落实。  目前,离今夏售粮高峰期为时不多了,若不从速采取有力措施,兴化农民去年“卖粮难”的困境必将重演。这样的问题,不仅兴化存在。建议有关部门尽快采取措施,替农民分忧!  《新华日报》记者  王建国


第5版()
专栏:建议与要求

  制止乱挖甘草 保护草原植被
甘草,是西北荒漠草原的宝贵植被和自然资源。它不仅是中医必备的药用植物,还是能够适应荒漠恶劣生态环境的豆科野生牧草。在“风库”安西,甘草与胡杨、红柳一起,被誉为安西“三宝”。
近几年来,由于医药部门无限量地收购甘草,使大片植被遭到严重破坏,影响畜牧业发展,危害农业和林业,影响生态平衡。
我县共有可利用草原300余万亩。其中,优质草原仅有40万亩,因挖甘草又被破坏了20余万亩。尤其是利用率最高的十几万亩插花草原,破坏最为严重。
据调查,挖一株甘草,至少破坏草原一平方米,挖60斤甘草,破坏草原一亩。医药部门为获得大量利润,无限量地收购甘草;国营农场为减少损亏,给职工分配挖甘草的任务。甘草贩子也投机贩运,甚至机关干部、居民、学生也去挖甘草。据了解,4月份全县平均每天有2,000多人去挖甘草,影响了春耕生产和植树造林。
1978年以来,我县甘草收购量逐年增加,除本县医药部门收购外,国营小宛农场、外县医药部门,共收购甘草200余万斤,采集量大大超过生长量,使多年的蓄积基本挖绝。大片草原变成了沙丘一片,其危害性已超过毁林。
为此,我们呼吁:
一、压缩与停止甘草的收购。在五至十年内不再收购甘草,才能使荒漠植被有恢复、休养生息的机会。
二、有计划地采集甘草。目前国家已收购的甘草,如停止出口,可用五到八年。今后要根据国家药用的需要进行采集。同时考虑人工种植甘草,以减少天然甘草的采集。
甘肃安西县草原站
助理畜牧师 俞明君
助理畜牧师 宁瑞栋
技术员 樊标林


第5版()
专栏:耳闻目睹

  今日泰山游客秩序井然
你报去年6月9日第八版“紧急呼吁”栏,曾经刊登北京商学院韩硕懿、曹小宁的来信和照片,提出泰山旅游秩序亟需整顿的问题。今年“五一”节,我们去登泰山,发现情况大变,所到之处,只见游客秩序井然,不再是去年那样“拥挤不堪”了(见照片)。
据了解,今年“五一”前夕,为使上泰山的中外游客饱览泰山无限风光,泰安市有关部门吸取去年“五一”期间泰山旅游秩序混乱的教训,对泰山旅游高峰期间的工作专门进行了研究,从人力、物力上作好了充分准备。“五一”这一天,市委书记与泰山管理局局长以及近一半科以上领导干部,分别在岱顶、南天门、“十八盘”、中天门、岱庙等地,同150多名地方、公安、部队值勤人员一起值勤。泰山各旅馆也作了充分准备,基本上保证了游客的住宿。
今年“五一”上泰山旅游的游客达5万多人,未发生任何挤伤碰伤人的事故,受到游客们的好评。目前,泰山正以其崭新的面貌,迎接中外游客。
山东泰安驻军 沈洪成 黄元宰


第5版()
专栏:毖后录

  怎能把有毒药品随意出售给农民?
四月九日,我在东胜县一旅社里碰见几个农民,他们每人带着几大纸箱子从盟医药公司买来的药品,其中有控制药品安钠咖,也有止痛片等常用药和一些滞销药品。
他们对医道一无所知,买这么多药干什么?他们说:当地有些群众喜欢吸服安钠咖,据说有刺激神经兴奋的作用。医药公司为了增加销售额,就将安钠咖同常用药搭配出售。买药的人则将安钠咖加一倍价卖给吸服的人,其它药品也能按原价甚至加价脱手。
我盟地处鄂尔多斯草原,很多地方缺医少药。而这么多药品却这样流入私人手中,让他们去抬价出售,甚至危害人民的健康,其利弊是显而易见的。盟医药公司这样做是错误的。希望有关部门予以制止。
内蒙古伊克昭盟盟委
政法委员会 张永录


第5版()
专栏:答复反应

  前郭炼油厂废水已改道下排
你报3月5日第五版刊登《前郭炼油厂排放废水严重污染松花江》的读者来信后,我厂认真检查了废水排放工作,现将情况回复如下:
我厂排放的废水,是经过目前国内炼油企业普遍采用的隔油、两级浮选、生物化学三套废水处理装置处理过的合乎国家“工业‘三废’排放试行标准”的工业废水。1982年12月以前,我厂的废水经由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灌区泄水干渠排入松花江,因冬季渠道冰结,废水时常浸淹农舍、农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考虑,从我厂到扶余镇这段十几公里的江面比较宽阔,下排合乎国家排放标准的工业废水,对扶余自来水厂不致于构成污染,所以设想将排水点再上移几公里,并将明沟排放改为铺设管道压力排放。经有关设计部门进行方案选择,又经环保研究部门进行预断评价,根据卫生部、原国家建委、计委、经委、原劳动总局的规定,我们将排水点设在距扶余自来水厂上游12.3公里处,于1982年12月竣工投用,每小时排放废水140吨。
今年1月中旬经省环保监测总站、白城地区环保监测站、省环保局扶余环保监测站、炼油厂等单位对我厂排放废水水质进行联合监测,同时采样,分别化验,六个项目二十个数据的化验结果,除其中一个单位一项数据有疑异外,其余各项指标,各个单位的化验数据均合乎排放标准。联合监测还表明,在我厂废水排放口上、下游,松花江水水质基本稳定。
考虑到扶余县对我厂废水排放点多次提出意见,经有关部门决定,在前郭县政府的支持和帮助下,疏通了通往扶余镇下游的泄水渠道,我厂废水已改道下排。我们一定进一步提高认识,加强管理,严格监测,搞好环境保护,为四化多做贡献。
吉林省前郭炼油厂


第5版()
专栏:立此存照

菜烂知多少?
——湖南湘潭市下摄司菜店附近
郭圭琮 杨华方摄
多么令人触目惊心的一幅“丰收图”——青菜丰收,但多弃之于地,近似垃圾了。
目击者说,这条铺满青菜的马路,长近百米。
大量蔬菜被弃丢,岂只这一地一时!黄瓜、茄子、白菜……一筐筐一堆堆地报废,在一些地方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了。
春夏秋冬何时了,菜烂知多少?!数字虽然谁也说不清,现象却是谁也看得见。
毛病究竟出在哪里?这类浪费不能减少以至杜绝吗?
——编者附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