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3年6月12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中曾根首相和日本各界人士发表谈话
沉痛悼念廖承志逝世
新华社东京6月11日电 据共同社和时事社报道,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等政府和议会领导人昨天和今天分别发表谈话,沉痛悼念中国共产党和国家的优秀领导人廖承志逝世,高度赞扬他为日中友好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中曾根首相10日晚在首相官邸对记者说:“突然接到讣告,不胜吃惊和悲痛。失去了奠定日中友好合作基础的重要人物,他的功绩是不朽的。”
日本外相安倍晋太郎说:“廖先生在日中和平友好条约谈判时,作为日中两国之间的联系人,不辞劳苦。他也是日中关系中一位有很大功劳的人。失去这样的人是令人遗憾的。”
官房长官后藤田正睛说:“廖承志为了恢复日中邦交、进而为了缔结日中和平友好条约和两国的友好,作为(两国之间的)桥梁而努力工作。所以,对于他的逝世感到遗憾”。
众议院副议长冈田春夫回顾他同廖承志之间的友谊时说:“三十年的交往,令人回忆不尽。”他对廖承志不幸病逝表示沉痛的哀悼。
新华社东京6月11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和时事社报道,日本各政党领导人10日和11日分别发表谈话,对中国共产党和国家优秀领导人廖承志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高度评价他对发展中日友好事业所作的重大贡献。
自民党干事长二阶堂进10日说,廖承志先生是最理解日本的人。他的逝世,对我国来说也是重大损失。我失去了一位良师,一位会谈的好伙伴。
社会党委员长飞鸟田一雄10日说,听到廖承志逝世的消息,我从心底充满悲痛。廖承志是把日本和中国联结起来的中心人物,他很理解日本人。正因为廖承志生活在(日中两国)之间,使我们很早就同中国建立了亲密的关系,所以,他是我们的恩人。社会党已经开始同中国共产党进行交流,今后我们一定要去领会廖承志所期望的中日友好的遗志。
10日晚,社会党还以党的名义发表一项讲话说,日本社会党的全体党员对廖承志逝世衷心表示哀悼。“廖承志先生在日中两国恢复邦交和缔结和平友好条约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廖承志先生对发展我党同中日友好协会等中国各团体以及中国人民的友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正当社会党和中国共产党建立关系,要进一步加深同中国的交流和友好的时候,先生的逝世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我党希望中国共产党、中日友好协会和中国人民化悲痛为力量,进一步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发展、为日中友好、为亚洲和世界的和平而努力。”
公明党委员长竹入义胜今天发表谈话说,“我代表公明党表示衷心哀悼。”“从实现邦交正常化至今的日中关系是无法和廖承志分开的。他的业绩写不完、说不尽。对日本和日本人来说,他的确是代表中国的一位人物。公明党誓为进一步发展日中关系而努力。”
日本新自由俱乐部代理代表河野洋平今天发表谈话说,由于廖承志的去世,日中关系失去了一位重要人物,这对中国和我国来说,都是政治上和外交上一个非常大的损失。
新华社东京6月11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时事社报道,日本各界友好和知名人士纷纷发表谈话,对中国共产党和国家的优秀领导人廖承志的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
日中友好协会会长宇都宫德马说:“廖先生在日中关系不正常时曾说过,想到日中两国间的两千年的历史,日中两国应世世代代友好下去。这话对日本来说,是令人兴奋的。”
“廖先生对日本抱有强烈的爱,没有这样的人,日中两个民族密切联系是困难的。我们失去了一位宝贵的人物。”
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古井喜实说:自从陪同松村谦三先生访问中国,受到关照以来,我和廖承志一直亲密往来。我们之间彼此无所顾忌地坦率交谈,即使在同国家打交道上也进行了帮助,也是很大的依靠。
他说:“廖承志和日本有特别的姻缘。失去了一位宝贵的人,令人遗憾。”
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会长、前外相藤山爱一郎说,得知廖承志先生逝世的消息,感到惊讶。他是一位对日本非常亲切,并熟知日本情况的人。
日中经济协会常任顾问冈崎嘉平太说:“廖承志逝世对日中两国是重大损失。我自1962年为签署日中综合贸易备忘录以来,与他有21年的交往。在没有邦交正常化的长时间内,作为日本与中国的唯一窗口,为维持和确立两国的经济关系,他不辞辛劳。他是详知日本实情的出色人物。”
前首相田中角荣称廖承志“是日中友好的象征”,他说:“日中两国关系在日益密切起来。如今,我唯有从心里为曾经对日中友好起桥梁作用的廖承志而祈祷了。”
前外相樱内义雄称廖承志为“最大的知日派”,对廖承志的突然逝世,表示惋惜和遗憾。
经团联名誉会长、日中经济协会会长土光敏夫说,廖承志是一位为了日中经济交流尽了最大力量的人。
三井物产公司前中国室室长川崎舍恒男说,廖先生不仅在我国政界、财界,在学术界也有很多朋友。廖先生对日中农业交流做出过巨大贡献。廖先生的去世对日中贸易关系来说是个巨大损失。但我并不认为两国的经济关系会因此而发生很大变化。
松下电器产业公司最高顾问松下幸之助说:“对突然的噩耗感到震惊。廖先生作为中日友好协会会长起到了两国的桥梁作用,这一点作为今天两国之间的友好亲善的成果而表现出来,我始终对他怀着尊敬的心情。”
关西经济联合会会长日向方齐说:“廖先生逝世失去了日中友好的一位领导人,他是真正充分了解日本情况的人”。
日中文化交流协会常任理事西园寺公一说:“我从1958年开始长驻北京,13年来无论公事私事,廖先生对我都非常亲切”。“他是中国通向日本的最大渠道。”
日中友好协会理事长宫川寅雄说,廖承志是日本文化的理解者、介绍者,他的逝世令人惋惜。


第6版()
专栏:

偷梁换柱的伎俩
本报评论员
如所预料,越南当局在柬埔寨战场上的大规模旱季攻势以失败告终之后,正在开展一场外交攻势。越南当局的外交官们抓住一切机会,对东盟国家进行频繁的游说活动。他们面带微笑,口称和平,要求
“对话”,装出一副愿意同东盟国家和平共处的姿态,企图软化东盟国家在柬埔寨问题上的立场,诱骗东盟国家承认越南侵占柬埔寨的既成事实。
越南当局信誓旦旦地向东盟国家“保证要恢复和平”,要“根据共处和互谅的原则友好地解决该地区的争端”。它的外交部长阮基石则宣称柬埔寨问题“基本上”是中国和越南之间的问题。照他的说法,只要东盟国家同越南“对话”,或者只要东盟国家同越、老、柬伪政权“聚集一堂欢唱”,东南亚的和平就唾手可得,越南同东盟国家就可以和平共处。
越南当局用这些花言巧语炮制的糖衣下面,隐藏着阴险的计谋。
把柬埔寨问题说成“基本上”是中国和越南之间的问题,这就是说“基本上”同东盟国家无关,东盟国家犯不着同越南过不去。事情就这么简单吗?谁都知道,越南对柬埔寨的入侵和占领,不仅破坏了柬埔寨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加剧了东南亚地区的紧张局势,而且是越南以印度支那为基地向东南亚扩张,并为苏联的南下战略服务的重要步骤。这个侵略行径也是对联合国宪章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粗暴践踏。因此,柬埔寨问题是一个事关世界全局的问题;是关系到维护亚洲和世界和平、反对侵略扩张的原则问题。中国坚决反对越南侵略柬埔寨,全力支持柬埔寨人民的抗越爱国斗争,主张恢复柬埔寨独立、中立、不结盟的地位,是为了维护东南亚的和平与安全,而不是为了任何私利。越南侵略柬埔寨,在中越边境挑衅,固然威胁中国南部边疆的安全,然而受到越南扩张的威胁最大的是东南亚国家。柬泰边界近年来发生的多次事件,就是最好的证明。怎么能说柬埔寨问题同东盟国家无关或者关系不大呢?越南当局这种论调,不仅企图离间东盟国家同中国的关系,而且蓄意麻痹东盟国家对越南霸权主义的警惕。对于这个从“中国威胁”论演绎出来的新花招,人们需要予以密切的注意。
越南当局说,只要东盟国家把柬埔寨问题“放在一边”,同越南进行“对话”或者“聚集一堂欢唱”,越南就可以同东盟国家和平共处。试问:越南军队不撤出柬埔寨,东盟国家能把柬埔寨问题“放在一边”吗?柬埔寨问题不解决,越南对东盟国家的威胁不消除,东盟国家同越南之间能和平共处吗?阮基石在东南亚公然威胁说,如果东盟国家坚持在柬埔寨问题上的政策,它们同越南之间的“对抗”就将“逐步升级”,而且越南将支持东盟国家内部的“反抗运动”。如果说越南当局所谓要东盟把柬埔寨问题“放在一边”的论调还有些遮遮掩掩,那末这里就完全露出了它的狰狞面目。越南的真正意图,说穿了,无非是胁迫东盟国家停止支持柬埔寨人民抗越卫国的正义斗争,以便让它放手侵占柬埔寨,威胁东南亚的和平和安全。在这种情况下,东盟国家同越南之间还有什么和平共处可言呢?
谁都知道,柬埔寨问题是越南的武装侵略造成的。因此,解决柬埔寨问题的前提,就是越南军队必须无条件地全部撤出柬埔寨。柬埔寨问题的任何解决办法,都离不开越南全部撤军。如果越南当局真的想要解决柬埔寨问题,首先必须从这点做起。这也正是几届联大决议所要求的。越南当局现在只字不提联大决议,拒绝宣布从柬埔寨撤走全部军队,却不断玩弄“部分撤军”、“地区会议”、“集团对话”等等花招,妄图用这种偷梁换柱的办法,否定联大有关决议,诱胁国际社会承认其侵占柬埔寨的既成事实。这能说是有解决问题的诚意吗?这能说是愿意缓和东南亚的紧张局势吗?
中国愿意看到柬埔寨问题早日得到公正合理的解决,并且一直为此而作出不懈的努力。但是,我们决不容许越南当局玩弄骗局,给东南亚和亚洲的和平与安全遗下无穷的祸患。柬埔寨战场上当前的形势对柬埔寨人民是有利的。一切爱好和平、主持正义的国家和人民团结起来,一定能使柬埔寨问题按照联大决议得到正确的解决。


第6版()
专栏:

巴颂评阮基石访泰
泰国坚持联大关于柬埔寨问题决议
新华社曼谷6月10日电 泰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巴颂·顺西里今天在这里说,泰国仍然坚持联合国大会关于柬埔寨问题的决议。
巴颂是在评论泰国外长西提同越南外长阮基石6月9日举行的会谈时讲这番话的。
他说,泰国在同越南的谈判中通过采取尽可能灵活的态度,表现了泰国的诚意。他又说,然而,泰国必须非常仔细地研究阮基石的言论,因为越南的言论往往可以作多种解释。
巴颂指出,越南正在充分利用阮基石和西提的会谈作政治宣传。他说:“我们必须仔细研究越南所说的它将考虑的那些建议。我们得看一看越南是否真有诚意。”
巴颂警告泰国商人不要同越南做生意。他说:“事实上,越南目前的购买力几乎等于零。河内政府目前的外债约达40亿美元”,所以,“我们得考虑我们卖给那个国家的货物是否能收到应有的款项”。
他还透露,泰国早些时候向越南提供了100万铢的信贷。但迄今越南既没有偿还又没有付利息。他还说,甚至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拒绝给越南贷款。


第6版()
专栏:

美一官员在澳总理访美前表示
援越对解决柬问题毫无好处
新华社华盛顿6月10日电 一位美国高级官员今天说,“目前对越南提供援助将是极其无益的”。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是在回答记者关于澳大利亚可能恢复对越南的援助的问题时说这番话的。他说,美国一直支持东盟的立场,并且认为对越南提供援助“不是一种建设性的办法”。他说,对越南提供援助将会令人遗憾地“使越南认为柬埔寨问题可以通过军事解决办法获得成功,而无需面对一项政治解决办法”。
这位美国官员就澳大利亚总理霍克将于明天开始访问美国一事向记者们吹风时说,霍克将会见里根总统和美国政府官员,双方会谈的内容将涉及澳新美安全条约、中东问题、东西方关系和柬埔寨问题。


第6版()
专栏:日本通讯

朋友的怀念
本报记者 孙东民
“凡是接触过廖承志先生的人,都会对他的去世不胜悲伤。他的逝世,是发展日中友好事业的巨大损失,他留下的业绩,将永远留在日中友好的史册。”——长期从事日中友好运动的朋友们,怀着悲痛的心情,向记者述说着自己的感想。
在位于东京神田锦町的日中友好协会本部,事务局的朋友都在紧张默默地工作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悲痛的表情。按照惯例,星期六只有一半人上班。但昨天(6月10日)晚上从广播中得知廖承志副委员长去世的消息后,大家不约而同地来到了事务局,向全国的各个支部发出通知,布置追悼廖承志副委员长的活动。
71岁的岛田政雄先生,长期担任日中友好协会的机关报《日本与中国》的编辑工作。岛田先生表示,下一期的《日本与中国》将刊登悼念廖承志副委员长的特集。这位从33年前日中友协成立起就献身于日中友好运动的朋友说,
“每次见到廖先生,他都是岛田君、岛田君地叫我,非常亲切。本来早就想请廖会长再来日本看看,去年因为他身体欠佳未能来成,想今年一定……没想到这一愿望变为再不能实现的憾事……。”说着说着,岛田的眼睛里闪现出了泪花。
担任日中友协顾问的西园寺公一先生,曾在中日恢复交邦之前在中国生活13年,他在电话中对记者说:“我同廖会长有30多年的交往。从1958年我们家迁到中国住时,就一直受到他的亲切接待。为了把日中关系推向前进,有什么事情,他不管是清晨还是深夜,总是不拘礼节地接见我。廖先生与周总理、陈毅副总理、郭沫若先生一样,一贯为世界和平和中日友好而尽力,给后人留下了伟大的足迹。廖先生精神乐观,富于幽默感,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总是脸上露出笑容。他最近还开玩笑地说:‘我不久就去见马克思和周总理’,并说:‘年轻人今后必须努力,我们都要为中日友好培养接班人’。我们现在活着的人,应该继续维护周恩来总理、廖先生铺设的路线走下去,完成他们未竟的事业,为日中友好和世界和平而努力。”
正与友协事务局的朋友们谈话时,八十一岁的副会长赤津益造先生走了进来。老人一边走一边摇头说,“真是令人痛心的事!”早在1953年,赤津先生就与廖副委员长相识。那时他正为把在日军侵华时被强制送到日本的劳工遣返回国和在日本殉难的中国人的遗骨送还中国事奔走。在赤津等日本朋友的努力下,被掠往日本的上万名中国劳工回到了自己的祖国,3,000多遗骨送往中国。老人回忆说:“我每次去送遗骨,廖先生都亲自去天津港迎接,他待人亲切,他的心与日本人民的心是相通的。”
日中友协前理事长宫崎世民先生与廖副委员长是“世交”,他的亲属宫崎滔天为中国革命而奔走,与孙中山先生、廖仲恺先生结下深厚友谊。宫崎先生对记者说:“听到廖先生去世的消息,直到现在我都不相信是真的,昨晚我辗转反侧,一夜未眠。他是一位心胸宽广的人,又是一位坚强的革命家。”
日中友协会长宇都宫德马先生因有急事不在东京。他通过《日本与中国》报的记者发表谈话说:“日中之间的民间外交,在中国是以廖先生为中心推进的,正是廖先生在日中之间发挥了巨大作用,他对日中友好和世界和平的贡献,简直难以估计。廖先生虽然离开我们。我们活着的人必须维护日中友好的路线,并把这一事业更广泛地发展下去。”
这几位老朋友都已年过七旬,都是与廖副委员长熟悉的朋友。廖承志副委员长的去世,在他们心中留下了巨大的创伤,但从他们的话语和表情中,我更感受到他们致力于日中友好的决心和两国人民友好事业的光明前程。


第6版()
专栏:

联合国副秘书长认为
全面解决阿富汗问题的谈判不可能成功
苏巴外长就阿富汗等问题举行会谈
新华社联合国6月10日电 联合国副秘书长迭戈·科多维斯今天说,全面解决阿富汗问题的谈判在目前国际关系总的气氛下不可能取得成功。
科多维斯将去日内瓦参加解决阿富汗问题的第三轮间接谈判。他今天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谈判“目前正处在非常棘手的阶段”。他说,目前各方面对他提出的解决阿富汗问题的草案的初步反应是积极的,然而他很担心,国际关系总的气氛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因为缺乏相互信任。
关于解决阿富汗问题的第三轮间接谈判将于16日在日内瓦举行。
据新华社莫斯科6月10日电 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今天同前来进行“短暂事务性访问”的巴基斯坦外长萨哈布扎达·雅各布·汗举行了会谈。
据塔斯社报道,双方讨论了“围绕阿富汗形势的政治解决问题”,以及其他国际问题和双边关系问题。
雅各布·汗外长是9日抵达莫斯科的,在这之前他曾就阿富汗问题先后访问了沙特阿拉伯、法国、英国和美国。


第6版()
专栏:

南非群众继续集会示威
愤怒声讨南非当局血腥暴行
非统首脑会议对牺牲的三名自由战士表示哀悼
本报达累斯萨拉姆6月11日专电 记者马世琨、鲍世绍报道:南非种族主义政权绞杀三名黑人自由战士的野蛮行径,激起了南非广大黑人和非洲国家的极大愤慨。
6月10日,在南非最大的城市约翰内斯堡,成千上万群众不顾南非当局的威胁恫吓,为牺牲的三位自由战士举行隆重的追悼会。会上南非基督教协进会秘书长德斯蒙·杜杜主教指出,南非当局应该改变种族主义制度,否则,“被激怒的人民将会以拚死的斗争”来实现这一目标。与会群众高唱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的歌曲。在约翰内斯堡著名的黑人区索韦托,许多愤怒的青年彻夜举行声讨南非当局的集会。示威群众高举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的黑绿黄三色旗,它好比明亮的闪电划破南非黑沉沉的夜空。
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领导人坦博说,南非当局的血腥屠杀吓不倒南非人民,三位自由战士的牺牲“将起到有力的号召作用,人民武装斗争将进一步加强。”他强调说,“现在是我们面对现实的时候了,为消灭种族主义政权,我们必须不顾一切包括用生命进行斗争。”
南非种族主义政权的暴行激起了非洲国家的强烈愤慨。据报道,正在亚的斯亚贝巴参加非统组织首脑会议的非洲各国元首和政府首脑静默一分钟,对这三位自由战士的牺牲表示悼念。10日,坦桑尼亚政府发表声明严厉谴责南非当局这一罪恶行径。声明指出:种族主义者不要认为通过威胁和杀害无辜人民可以延缓他们的死亡,恰恰相反,“这只能使吞没种族主义政权的火焰愈烧愈旺”。


第6版()
专栏:

北约外长会议重申
美苏谈判如达不成协议北约将如期部署导弹
本报巴黎6月10日专电 记者翟象乾、马为民报道:北约外交部长春季会议在举行两天会议后,今天中午在巴黎结束。会议发表的最后公报重申,如果在日内瓦举行的美苏关于中程核导弹谈判达不成协议,北约将按原计划在年底开始在西欧部署美国新式中程导弹。
这次会议是北约的一次例行会议,也是预定在今年年底开始在西欧部署美国潘兴Ⅱ式导弹和巡航导弹之前北约的最后一次外长会议。
武器控制问题和东西方关系是这次会议的中心议题。各国外交部长在会上强调,西方必须保持团结一致和合作。北约组织秘书长伦斯在讲话中呼吁苏联领导人“为日内瓦会谈取得积极成果作出贡献,而不要用部署更多的核武器来进行威胁”。他还特别强调了在欧洲保持军事均势的重要性,并表示将积极参与目前正在进行的裁减军备的谈判。美国国务卿舒尔茨表示,裁减军备谈判的进展取决于苏联“是否继续采取不妥协态度”。许多部长强调说,盟国团结一致是促使苏联同美国达成协议的最好办法。
据报道,美国新式导弹的部署准备工作已经开始。第一批将要部署41枚,其中在西德部署潘兴Ⅱ式导弹9枚,在英国和意大利各部署巡航导弹16枚。与此同时,西方国家内部在这个问题上遇到不少阻力,丹麦议会最近作出推迟部署的决议,一些国家的群众反核示威日趋高涨。但是,西方舆论认为,不管如何,这次会议是继威廉斯堡会议发表核裁军声明之后,又一次显示西方盟国团结的会议,将加强美国在日内瓦谈判中的地位。
这次北约外长会议应法国政府的邀请在巴黎举行,是自17年前法国退出北约军事一体化以来的第一次。法国总统密特朗在昨晚的宴会上说:“欧洲需要美国,美国也需要欧洲。”西方人士认为,这是“法美团结的明显表示”。
在这次会议上,法国领导人再次强调了法国在军事上的独立自主与忠于北约的两个方面,重申了法国的独立核力量不容许成为任何“讨价还价的对象”。与此同时,密特朗总统在讲话中也表示,法国不同意扩大北约的职权和防务范围,反对在北约内部讨论东西方经济关系。


第6版()
专栏:国际札记

虚弱
黎以撤军协议签订已近一个月,以色列侵略军迟迟不撤,打算赖着不走。但是它毕竟是在异国土地上,因而总是坐立不安,唯恐挨打。据报道,以军在黎巴嫩南部“11个城镇和村庄实行无限期宵禁,并开始挨家挨户地搜查武器和可疑的游击队”。
宵禁、搜查武器和游击队,就能使以色列侵略者在黎巴嫩南部逍遥自在了吗?有石头,就会打出火来。以色列侵略者这块石头压在黎巴嫩土地上,就必然要激发出反抗的怒火来。这火,不管以色列再向黎巴嫩增派多少军队,采取什么残暴手段,也是扑灭不了的。可笑的是,侵略军连“牧羊人把羊群赶到草地上去都不准”,足见他们内心之虚弱。
士芳文 方成画


第6版()
专栏:

我代表团长招待贸发大会各国代表
新华社贝尔格莱德6月10日电 参加第六届联合国贸发大会的中国代表团团长、对外经济贸易部部长代表李克,今晚在中国大使馆举行招待会,招待参加这届大会的各国代表。出席招待会的有联合国贸发会秘书长科里亚、民主柬埔寨副主席乔森潘、罗马尼亚国务委员会副主席曼内斯库、南斯拉夫代表团副团长弗拉图沙等。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彭光伟也出席了招待会。


第6版()
专栏:

南斯拉夫外长会见姚依林
新华社贝尔格莱德6月11日电 第六届联合国贸发大会主席、南斯拉夫外交部长莫伊索夫今天会见了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会见时,双方就本届会议讨论的主要问题交换了看法,并表示将竭尽努力使本届会议取得圆满成功。
参加会见的还有中国代表团团长李克和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彭光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