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83年3月9日人民日报 第8版

第8版()
专栏:勇于向不正之风作斗争

倒卖汽车票的歪风应该刹一刹
今年春节,我在探家归途中到了广州,一下火车,急忙赶到汽车站购买广州至揭阳的汽车票。到售票处一看,一块木牌子上写着:“票已售完”。
第二天早晨4点钟,我又赶往汽车站排队,满以为来这么早,一定能买到车票。谁知才卖十几张票,窗口又关上了,说票已卖完。我正焦急时,迎面走来一个穿喇叭裤留大背头的青年,问我:“你要到哪里去?”我说到揭阳。他说:“我卖张车票给你。”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广州至揭阳的当天汽车票。我按票价给他10.85元,他说:“不够,我是卖高价票的,要20元一张。”当时我归队心切,只好付给他20元。我问他:“是你自己的票,不去了,还是你亲戚的票?”他说:“不是,是我专门买来卖高价的。”我又问:“你怎买到的?”他得意地说:“是通过‘关系’买来的。”说着,他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大把当天的汽车票,有去潮安的,有去汕头的。我问:“你买这么多的当天票,要是卖不完不亏钱了吗?”他说:“我早跟售票员说好了,我卖票赚的钱有他的一半,卖不完再退给他。”这时,我才明白了在汽车站买不到票的原因。
汽车站的售票员利用工作之便,与外人勾结起来倒卖汽车票,这种不正之风,应该刹一刹!
广东省揭阳驻军 马锡联


第8版()
专栏:

买缝纫机带来了麻烦
我家住在黑龙江省五常县农村。去年秋天,我们大队供销社进了一批上海缝纫机,我家也买了一台。
可是,秋收后麻烦事来了。凡是买缝纫机的,每一家都得给供销社的人买200斤大米。后来一打听,全县都是这样,据说是给县里商业部门的人买的。这可愁死我们了!去年我们这里受灾减产,哪有大米给他们!可不给又不行,供销社的人一天来一趟。没办法,只好到市场花高价去买! 一个老太婆


第8版()
专栏:街谈巷议

有感于干部吃“大锅饭”
最近,我到基层去了解农村生产责任制的落实情况。在同生产队的干部、群众交谈中,一个干部高兴之余,很风趣地说:“以前我们吃了二十多年的‘大锅饭’,现在是看你们机关干部吃‘大锅饭’了!”这话说得很中肯。
在我们的机关干部中,有的人小病大养,凭借“关系”,病假证明一张接一张;有的人有事无事一请假就是五六天、十来天,反认为“理所当然”。现在,好象流行一种“病”:干私事比干公家的事重要,领导还批评不得。领导班子中,有的人为工作着急,有的人却逍遥自在,真是忙的忙死,闲的闲懒。公社机关编制不算小,可是真正做事的人却不多。本来一个人可以办好的事,两个人、甚至三个人还办不好。这些现象不是和农村过去吃“大锅饭”的时候一个样吗?
机构改革和干部队伍的“四化”无疑是十分必要的。但我还认为,就一个单位来说,要是把工作好坏与工资多少挂起钩来,这样就可以避免“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弊病。就是以后公社改乡,政社分开,也应从这些方面多考虑。
广东大埔县岩上公社党委书记 苏良浩


第8版()
专栏:建议与要求

制药厂应为司药与服药者着想
现在,同类配方、功能一样的西药,由于全国产地不一,在名称、剂量、色泽、形状、大小、包装上也不一样。相反,有许多不同功能的西药,其形状、大小、色泽、气味却几乎完全一样,有些药也无标记。这些药,如果混在一起,即使是工作了几十年的司药人员,用眼一时也难以识别。有一次,一个患者旧病复发,说是吃错了药所致。当时发药的护士因药片上无标记,解释不清,有苦难言。我住院时,问过医院里发药的护士,也请教了药房工作人员,他们说,这个问题只要制药厂稍加改进就可解决。
制药厂应为司药人员和服药者着想,在药片上制上标记,以便区别。
江西省第二轻工业厅 彭光治


第8版()
专栏:答复反应

九江市已着手解决“两难”问题
你报1月12日第八版刊登《九江市居民的“两难”》的呼吁信后,我市主要负责同志立即深入煤球厂和供应点了解情况,并召集有关部门进行研究,着手解决问题。
我市煤球厂按正常生产情况,完全能够满足全市居民对煤球的需要。但由于领导上工作抓得不够扎实,加上设备陈旧、管理工作没跟上,就造成了市民买煤难的问题。
最近,我们已从用电、运输、领导力量、劳动组织等方面作了改进。现在,每个供应点都有大量煤球出售。我们还准备从资金、厂地等方面改变煤球厂生产面貌及供应办法,从根本上解决居民买煤难的问题。
至于民用煤油不足问题,拟增加适量供应,同时增加矿烛供应,以解决群众照明困难。
江西九江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第8版()
专栏:

自己受骗又去骗人
甘肃高台县城东关的一家医药商店,不久前从外地购进一批天麻。由于采购人员不识货,进的三千多元的天麻竟全是冒牌货!对这批“天麻”该怎样处理呢?他们既没有追究采购者的责任,也没有报告有关部门,居然假戏真作起来:在门市部以“上等天麻”公开销售。有些顾客不识货,受骗了;有些顾客发现是假货,提出质问和抗议,售货员和门市部的领导竟然推卸责任,或者以自己还不知道是假货来搪塞。
甘肃高台县驻军 石 化


第8版()
专栏:不文明的角落

走进产房 胆颤心慌
春节前夕,我在江西抚州地区人民医院照顾住院的妻子,发现几位产妇对产房一些医护人员的服务态度很不满意。她们说:进了产房本来心情就紧张,因为疼痛,难免叫喊几声,有的医护人员就大声训斥,说什么“吵死人了,又不是杀猪!”“不许叫,怕疼就别结婚生孩子!”弄得产妇更是胆颤心慌!
保证产妇身心健康、婴儿安全降生,是医护人员的天职。现在实行计划生育,人们对产妇、婴儿都特别关心,产科医护人员应该更尽职尽责。
河南灵宝县驻军 松 江


第8版()
专栏:新风集

雪中送煤暖人心
我和爱人平时工作都很忙,家中只有个正在上小学的女儿。元月26日,我去县煤建公司交了买240公斤蜂窝煤的钱和运费。开票的同志告诉我,一周左右可以送到。不料30日中午下起了鹅毛大雪,我们下班回家一看,存煤已烧完。爱人说:“路上这么滑,别指望人家送了,先向邻居借点来烧吧!”
正在这时,忽然门开了,一位青年工人顶风冒雪送来了满满一车蜂窝煤。我见他满身披着雪花,忙招呼他进屋喝茶。他一边忙着卸煤,一边和气地说:“眼看春节快到了,俺公司的青年们都写了决心书,要赶早把煤送给用户。”他麻利地卸完煤,连屋都没进,就拉着车子走了。
望着这个年轻人踏雪远去的身影,我和爱人决定写封表扬信,感谢煤建公司的同志们对用户的关心。女儿说:“表扬信的题目叫雪中送炭吧!”我说:“好!咱就写个雪中送煤暖人心!”山东省菏泽军分区 梁福瑞


第8版()
专栏:问事窗

用尿素生的绿豆芽有毒吗?
问:我在农贸市场买了几斤绿豆芽。豆芽长得挺逗人爱。可是我听说,有些卖豆芽的,为了让豆芽长得快、长得长,多赚钱,竟用尿素水生豆芽!不知人们吃了这种豆芽对身体是否有害?
黑龙江林甸县供销社 赵连生
答:豆芽是人们喜欢的一种食品。现在,有人用尿素发豆芽,人们对这样的豆芽是否有毒表示担心,是很自然的。
尿素,是很多食品的正常成分,也是动植物组织和体液的正常成分。人体内的尿素,一般由氨基酸与蛋白质代谢产生。尿素用作化肥以来,未发现使用它生长的粮食、水果、蔬菜有什么问题。
但是,发豆芽加入尿素,不同于在大田果园中使用化肥。因为大田作物、果树生长期长,化肥大部分在植物体内转化。一部分杂质不被吸收而留在土壤中。但发豆芽的时间很短,如使用含有杂质的化肥或使用过量,这些杂质或过量的化肥都可能与豆芽一起被人吃进肚里,这对健康是不利的。如果尿素是纯的结晶,少量使用,人们在食用豆芽前多加洗涤,就不致危害人体健康了。
中国医学科学院卫生研究所
副研究员 高鹤娟


第8版()
专栏:维护国家利益 保护国家财产

外汇花了几百万,货物到了无人管
北京燕山石油化学总公司前进化工厂,从国外进口了4台球罐。这4台球罐,共计196件(重达670,817公斤),于1982年10月底运抵天津新港。从11月14日至26日,陆续运到周口店火车站52节车皮,共计133件,尚有60多件仍在新港。从新港卸船、内陆发运到周口店车站,近一个月的时间,燕山石化总公司始终无人接运。有不少件已发现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多数球壳板六、七块摞在一起(这是不允许的),用肉眼观察圆弧已被压直变形。这些残损,因为前一段时间无人过问,搞不清是卖方、船方、港口还是铁路运卸的责任,无法索赔。
货到周口店后,因为没有及时提货,光暂存费就花掉两三万元。因为占用了车站大面积货位,周口店火车站去年11月份的任务也未能完成。如果燕山石化总公司有关单位及时过问,货就不应卸在周口店火车站(进口货一般都卸在总公司国外库专用线),也不会造成如此重大损失。
燕山石化总公司负责人虽然于去年11月8日召集过有关单位负责人开会,研究球罐接货、安装、费用及由谁负责组织等问题,但货到周口店后,车站一再催促提货,而总公司有关单位还在扯皮、踢皮球。最后总公司领导责成我们供销公司把这133件货运回前进化工厂,其他问题仍在扯皮,留在港口的60多件仍无人过问。
看到花几百万元外汇买的东西,货到后造成如此重大损失,我们感到十分痛心和气愤!我们不禁要问:这是对国家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吗?所造成的经济损失究竟应由谁来负责?
北京燕山石油化学总公司供销公司 马 兵
答复
马兵同志信中反映的情况,经了解确有此事。因为订货后,厂商的公司倒闭退合同,后又恢复合同;再加燕化总公司的机构变化后领导人员调整等原因,出现了衔接不上的情况和扯皮现象,这是很不应该的。但总公司总经理曾两次召开紧急会议,目前已基本解决。我们准备在3月初召开的全市生产调度会议上,对这件事提出批评。
北京市经委


返回顶部